不過因為爆發出來的的的確確是常見的海蛇血脈之力,是以從表面看去,這種爆發沒有任何問題。

2020 年 11 月 3 日

也就是這樣一種爆發,使得他又一次與爆發出赤鯊之力的赤鯊橫衝平分秋色。

一而再再而三受阻,赤鯊橫衝不可抑止的怒了,觀眾席上圍觀的人也漸漸傻了。

直到這個時候人群才意識到,這個瘦小孱弱看似貌不驚人的挑戰者,原來如此強力,原來擁有如此驚人的力量。

如果說此前所有人都認為赤鯊橫衝必勝,那麼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這種信心開始動搖。

雖然都不願意承認,但是事實明擺著,這一次,挑戰者可能會取得最終的勝利,血蛟號三統領要換人。

最終這不祥的預感還是應驗了!

長達半天的鏖戰進行到最後,赤鯊橫衝戰死,唯有林昊渾身浴血站在場中,將狂熱的目光投向在場所有人。

這一刻全場死寂!

這一刻無數人呆若木雞!

這一刻,看著倒在血泊中全無聲息的三統領赤鯊橫衝,包括一統領在內,所有血蛟號九位統領都渾身冰涼。

「好可怕的小子!」

「還好抽中的不是我!」

「……」

心中暗暗震驚,又暗暗慶幸,暗暗后怕。

想當時挑戰書送到的時候,還紛紛去爭,總以為是件好事,好在是沒爭到,好在是讓赤鯊橫衝搶了先。

否者的話,恐怕現在倒下的就不是赤鯊橫衝,而是他們之中某一個人了…… 挑戰結束,林昊取代赤鯊橫衝的地位,一舉從一名死士青雲直上,榮登血蛟號三統領寶座。

這的確是個很勵志的故事,這個故事的荒誕離奇,很能滿足那些無聊之人茶餘飯後的消遣。

甚至於受此影響,有些個死士營排名天字型大小前十的死士都禁不住發出了挑戰書。

可事實上,這個故事才剛剛開始,這條路遠比想象中要難走。

就像當初赤鯤飛羽麾下有赤鯤宏和飛羽衛等一批人一樣,身為血蛟號三統領,赤鯊橫衝手底下也是有一批人的。

而今赤鯊橫衝雖然死了,但這部分人並不會解散,按理應該由林昊繼承。

除非他不滿意要將這些人遣散,否者這些人是不能擅自離開他麾下的。

然而眼下的情況,雖然這些人沒有明著反叛,卻也沒有一個過來表示效忠。

這是一種排擠,這是一種無聲的抗議,這樣的舉動背後,未必就沒有血蛟號上其它統領的影子。

不過林昊並沒有當回事,對於這種境況,他早有預料,也做好的心理準備。

呆萌一笑秋波起 別看他現在已經成為統治階層中的一員,其實他現在的身份很敏感,很微妙。

他現在是被猜忌被排擠的,他現在並不會得到真正的信任,而今的情況,暗地裡不知多少目光在盯著他,等著他犯錯,一擁而上。

所以為了大局,他現在不動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不動,意味著沒有野心,不動,意味著不會對旁人構成威脅,不動,才能最大限度讓人放鬆警惕,轉移注意力。

當然,這種不動並非把自己關在屋子裡,什麼都不幹。

戰勝赤鯊橫衝脫離死士營之後,他很快得到血蛟號大統領召見。

這並不是一次簡單的會面,這次會面包含了審視探查,敲打警告等多方面的目的,但表面看上去,這就是一次簡單的召見。

召見的結果是,林昊血蛟號三統領的身份得到明確的承認,也拿到了象徵身份的令牌。

接下來就沒什麼事了,彷彿被遺忘了一般,沒有任何人來找他,也沒有任何的任務需要他出面執行。

他也果真如同什麼都不知道一般,住進了原本屬於赤鯊橫衝的府邸,每天什麼事都不幹,就帶著一群護衛頻繁出沒於城中大大小小的秦樓楚館,煙花柳巷,醉生夢死,揮金如土。

當然,僅僅這樣是不夠的。

赤鯊城不比赤鯤城,赤鯤城是有著古老傳承的,赤鯤姓氏本身就代表著一種榮光與使命,但赤鯊城不是。

赤鯊城雖然各方面都照搬赤鯤城,但實際上是一群烏合之眾,其存在的根本原因就是制衡赤鯤城。

這樣的情況下,赤鯊姓氏更多的是象徵力量,而非榮光使命。

想要在這樣的地方生存下去,歸根結底還是要展現自己的力量,讓人怕,讓人不敢招惹。

是以他需要做的,一方面是表明沒有野心沒有威脅,一方面也讓人忌憚,不敢招惹。

這事也簡單,把能得罪的全都得罪,再適當展現一下拳頭的力量,目的就達成了。

所以,流連風月之時,他也不斷在跟人爭風吃醋,專盯著那種所謂的頭牌和被人包養的禁臠下手。

這麼一弄,很順利就跟那些統領級別的人物對上了,一連讓十多位統領灰頭土臉之後,他終於臭名遠揚,再也沒人敢輕易招惹。

偏偏在這過程中,他麾下那些人被他無故打殺了不少,所以,他不光臭名遠揚,還成為了大家眼中喜怒無常的暴君。

這樣的人是沒有威脅的,這樣的人也是不能隨便招惹的,自此,林昊算是真正站穩了位置,雖然依舊被孤立,但是不再被猜忌排擠。

……

聲聲海浪中,不知不覺半年過去。

這天晚上,赤鯊城最大的拍賣行里,一場別開生面的拍賣會正如火如荼。

「三千金珠,此女非我莫屬!」

「五千金珠,這鮫女我志在必得!」

「鮫女,居然是難得一見的鮫女,果然天香國色,名不虛傳,八千,我出八千金珠!」

「……」

金珠,一種產自深海的珍珠,金黃色,蘊含強大的氣血之力,不但是修鍊聖品,同時也是這片廣袤海域之上的通用貨幣。

鮫女,鮫人族女子,天生魚尾,精通幻音之術,常年與深海魔物為伍,因容貌絕美,聲如天籟,一直受到狂熱追捧。

眼下這拍賣會上正在拍賣的不是別的,赫然是一名渾身僅有貝殼遮住要害的鮫人少女。

搶得很兇,對於海上的人來說,這鮫人少女可不僅僅珍稀好玩,更是身份的不二象徵。

而隨著時間的延續,當那些前來參加拍賣的統領級人物登場,漸漸的,競爭越發白熱化。

至某一刻……

「兩萬金珠,這鮫人少女,本統領要了。」

聲音從樓上傳下,懶洋洋的,卻又分明有種說不出的囂張霸道,落下之際,瞬間全場安靜。

「兩萬金珠!!」

「這是……赤鯊紫霄,果然跟傳聞中一樣,揮金如土,目中無人!」

「應該不會再有人爭了吧,這混世魔王可不好惹!」

「傳言此人兇殘暴戾,喜怒無常,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真要還有人跟他爭,樂子可就大了!」

「……」

赤鯊紫霄,血蛟號三統領,雖上任僅僅半年時間,卻已經是凶名遠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清楚了說話之人的身份,頓時人群心裡犯嘀咕,也有些膽大的,忍不住竊竊私語。

樓上單獨的包間里,林昊才不管這些,繼續懶洋洋說道:「要是沒人出更高價,這鮫人少女就是本統領的了。」

又笑道:「上天有好生之德,這半年殺的人有點多了,晚上做噩夢,是時候找點東西放生積德了,我看這條小美人魚就不錯,還請諸位同僚割愛。」

聽起來似乎在笑,實際上卻帶著一種威脅,沒人笑得出來。

此外,所謂上天有好生之德,所謂放生積德,也讓人覺得無語。

按理說這個時候不該有人出來爭了,畢竟這人是公認的不好惹,統領這一層面已經沒人奈何得了他了。

可偏偏就有人忍不住,嘴賤罵了一句:「赤鯊紫霄,你別太過分,同樣是統領,別以為我們真的怕你。」

話音剛落,轟的一聲巨響,一位統領直接從天而降,渾身是血怕都爬不起來。

跟著一人站在拍賣台上,端詳著小美人魚,若無其事道:「兩萬金珠,本統領要帶去放生,沒人有意見吧?」 林昊駕船出海,三日後,瀚海一葉扁舟上。

叫我船長 「你真的要放了我嗎?」看著那個彷彿沒睡醒的男人,小美人魚滿臉好奇。

林昊打了個呵欠:「差不多了,自己下去吧,以後小心點,別被人抓住。」

小美人魚更不懂了,問道:「為什麼?你們不都是以擁有鮫人女子為榮嗎?

我會唱歌,會彈琴,為什麼你要放了我,你不想擁有我嗎?」

前夫,愛你不休 林昊想了想,笑道:「也對啊,這麼漂亮的小魚,會唱歌會彈琴,為什麼要放了呢?

嗯,我改變主意了,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走,回家。」

一邊說,一邊還真的駕船準備返航了。

頓時少女面如土色,驚慌道:「不要,我,我開玩笑的,你,你還是把我放生了吧,我其實什麼都不會。」

「真的?」林昊狐疑,「你真的什麼都不會?」

「真的。」少女認真點頭,說完發出一聲尖叫:「不信你聽,我唱歌好難聽的。」

林昊想了想,點頭道:「的確不好聽,那你下去吧!」

千金一諾 語落,少女如逢大赦,跳下水就不見了。

林昊也沒看,準備返航,忽然身後十多米開外的水面上,少女冒出頭來,高聲呼喊道:「謝謝你,你是好人,我叫紫瑩,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結果林昊也沒回頭,一聲不吭便駕船去了。

……

林昊並未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之所以花兩萬金珠買下紫瑩,又跑到海里放生,不為別的,就是單純豐富人設,讓他目前扮演的角色更加鮮明一些。

只是他沒想到,他這邊才剛剛放生,赤鯊城這邊,已經有人在尋覓鮫人少女的蹤跡了。

三天之後剛剛登陸,便有一隊人迎面而來。

「奉大統領之命,現令血蛟號三統領赤鯊紫霄即刻帶鮫人少女覲見,敢問紫霄大人,那鮫人少女現在何處?」

來人氣勢洶洶,乃是受血蛟號大統領指派,為首者不是別人,正是林昊來到天荒祖地遇上的第一個人,赤鯊千里。

因為打過一場,所以赤鯊千里對他的印象很深刻,過去這半年裡,這人也沒少明裡暗裡跟他作對。

赤鯊千里有一個很鮮明的觀點,那就是林昊來歷不明,極有可能是赤鯤城方面派來的內奸。

固然因為沒有確鑿的證據,沒人在這件事上明著與林昊為難,但是也造成了不少麻煩。

林昊也沒當回事,只好奇道:「赤鯊千里,我就想問問你,誰給你的膽子,讓你這麼跟本統領說話?

莫非你以為你是大統領麾下的人,本統領就不敢動你?」

赤鯊千里是大統領麾下的人,雖然沒有統領的身份,但從他兩個字的名字就能看出,身份地位不低。

赤鯊千里也不怕,冷笑道:「赤鯊紫霄,你別囂張,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原形畢露,現在我問你,那鮫人少女在哪?」

砰!

林昊二話不說,繼續保持魔王作風,抬手就是一拳。

赤鯊千里幾無還手之力,一拳被打飛,七竅流血,狼狽不堪,見狀,同來的一群人大怒,當即將林昊團團圍住。

林昊一臉不以為然:「都說了讓你別這麼跟本統領說話,你那麼沒禮貌,本統領會不高興的。」

囂張,儼然連大統領都不放在眼裡。

周圍這些人也不敢貿然動手,林昊又問道:「說吧,找那小美人魚做什麼,莫非她有什麼特殊身份?」

遭遇如此屈辱,赤鯊千里恨得咬牙切齒,可終究不敢再激怒林昊,沉聲道:「銀鯊城少城主不日即將率使團到訪,大統領受少城主委託,代為尋覓禮物……」

原來如此。

之所以找紫瑩,並非因為什麼特殊身份,而是有貴客要來,準備拿她當禮物送出去。

至於這銀鯊城,其實跟赤鯊城是一樣的,也是為了制衡而存在,只是被制衡的對象並非赤鯤城,而是銀鯤城。

「銀鯊城,銀鯤城,沒記錯的話,好像兩座城池都有我需要的殘片。

而今銀鯊城少主率領使團造訪赤鯊城,這是否意味著機會已經來了?」

林昊心裡悄悄琢磨著,嘴上卻若無其事道:「抱歉,你們來晚了,那小美人魚本統領已經放生了,想要,自己去抓!」

說完就走,儼然這群人根本都不存在。

赤鯊千里氣得渾身發抖,卻終究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暗暗發誓,這筆賬一定會連本帶利算回來。

……

銀鯊城使團的到來比預想中要快,兩天後的上午,一支龐大的艦隊抵港,連天的悠遠海螺聲中,銀鯊城少城主率使團登陸,赤鯊城方面載歌載舞,夾道相迎。

當天晚上,赤雲宮絲竹歌舞,推杯換盞,通宵達旦,轉日,城中央廣場上,一場例行的交流切磋拉開帷幕。

赤鯊城與銀鯊城存在的意義相同,都是某個時期留下來的制衡手段,理論上講,兩座城是同一陣營,但實際上兩座城的關係並不像表面上那麼融洽,暗地裡也存在不少爭鬥衝突。

這種爭鬥體現在例行的訪問中,便是武力上的交流切磋。

這場切磋一共進行了七天,出戰的人從新生代的天驕,到中生代以及老一輩的強者,皆有涉獵。

最後就連雙方少城主都下場,親自動手比鬥了一場。

結果還算好,雖然如同往屆一樣敗少勝多,但場面上並不算太難看。

主要還是林昊太過耀眼,統領層面的切磋中,連下七城,出手凌厲狠辣,銀鯊城方面被打廢的就有三個之多。

這給赤鯊城長了不少面子,可以說是出了一大口惡氣。

這次出戰帶來的直接後果是,他被銀鯊城方面深深的恨上了,同時也得到赤鯊城高層看重,混到了少城主身邊。

因為這個緣故,比斗切磋結束的當天晚上,林昊有幸被邀請到赤雲宮參加晚宴。

就是這天的晚宴上,銀鯊城方面一位仙君級別的強者突然發難,幸得林昊拚死相護,赤鯊城少城主才幸免於難。

即便如此,林昊重傷,赤鯊城少城主重傷。

最後這位仙君級彆強者被合力拿下,卻什麼都沒交代,自爆而亡。 深夜,陰雲密布,彷彿有一層散不去的陰霾籠罩著,儼然連空氣都透著凝重。

赤鯊城中,林昊府邸,城主府,少城主府,各路大小統領,前來探視者走了一撥又一撥,帶來的禮品藥品堆積成山,最後一切又悄悄歸於沉寂,只剩下寂寥的宮燈在暗夜中長明。

後花園里,林昊獨自在園中靜坐,似乎在療傷,某一刻,一陣清風徐來,他淡然睜開雙眼。

「出來吧!」

聲音響在寂靜的夜,聽起來格外突兀。

但似乎根本沒有人,等到聲音落盡,遲遲沒有迴音傳來。

林昊也不在意,淡淡道:「既然來了,何必藏頭露尾?少城主不是派你來殺我么,我就在這裡,你為何不現身?」

篤定是有人了,而且不是庸手。

至於這所謂的少城主,自然不是赤鯊城少城主,而是銀鯊城少城主。

今天晚宴上的變故並不能將銀鯊城少城主以及使團如何,但事後一個交代是少不了的。

而且這樣的情況下,銀鯊城少城主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在赤鯊城多呆。

現在銀鯊城使團已經提前辭行,隨少城主離城返回艦隊,天明之時會正式啟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