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嗎?」葉靈怎麼覺得他這種人應該很多朋友才對。「也不一定是知己,就是聊得來的朋友?」

2020 年 11 月 3 日

總該有的吧?雖然莫小艾對曲星辰原本的生活也沒有太多的關注,但是基本信息還是有一些的,再怎麼說也是了解過才去追求的人。

但她是真的想不出來誰會讓他一說就聽,在印象中是沒有這樣的人的。

「你算不算?」曲星辰撇撇嘴,現在的他哪有時間管別人,每天研究她的事都一大堆了。

「我怎麼能算呢?你把我當朋友嗎?」如果你應是,那正好,咱們重新劃分一下關係也可以的。

「你說呢?」這下曲星辰真翻白眼了,她真的一點都感受不到他的心嗎?這個問題有必要討論嗎?

「我不知道呀,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生物。」葉靈聳聳肩,他又沒有明顯的表現出來什麼,她怎麼可能什麼都知道?

「莫小艾,你真是,有一天會被你氣死!」曲星辰憤憤的看著人,如果這麼久了還說不明白他的心意,那她這個榆木腦袋也是夠塞的了! 爺本紅妝 兩人不歡而散。

當然不歡的是曲星辰,葉靈是吃得蠻歡的。他似乎總是一副欲求不滿的模樣,像是葉靈虧欠了什麼一樣。葉靈表示已經習慣了。要是哪天他換了個表情都覺得換了個人的感覺,哈哈。

一一一

陽春三月,葉靈演完了配角最後一個角色。

「卡!」導演喊停的時候大家發出一陣歡呼。

葉靈也跟著鬆了一口氣,雖然是個小書童,但是竟然跟到最後露了個臉,也算是圓滿了。

「好了,現在補拍那些剩下來的主角戲。人都齊了沒?!」

葉靈看著另一邊又忙碌起來的人群,好生羨慕,有的忙才代表有機會努力呀。

「莫小艾,演得不錯呀。」

帶她的一個場務路過的時候表揚了她。

「是嗎?謝謝。」

葉靈微笑,這樣的話真真假假,早就不去在意了。

場務或許是暫時沒有工作,站在她旁邊跟她嘮叨:「我覺得你一點也不比那個女二差,整天補拍,現在就剩她的戲沒拍完,不然今天都可以去大吃一頓了。」

葉靈眼珠轉了一下,笑笑而已。

「莫小艾,雖然你的外形條件有限,但是現在的化妝技術那麼發達,你還是可以駕馭很多角色的,我看你遲早會紅!」

「謝謝菊姐的祝福!如果紅了,一定不會忘記菊姐你的照顧的。」

雖然是進組才認識的,但是偶爾的一點照顧還是讓她覺得蠻溫暖的。

「哈,那先謝謝了,到時請我上一頓新月就成!」

看著菊姐揚起的眉,葉靈也不含糊:「一定的!」

雖然一頓會吃掉她一兩個月現在的工資,可是紅了之後,這頓飯應該是請得起的。

問題是,她能紅嗎?

看著拍戲的團隊,她深感現在就差一個契機了。

可是契機在哪?

很快李子真就給她送來了。

李子真說帶她參加一個酒會,很多名人導演還有明星的那種。

葉靈也不好仔細打聽她哪裡得到的機會,但既然給她了,那就好好珍惜!

臨走前葉靈不斷給自己打氣!自己是一個見過真正皇帝的人,那些人會比皇帝還厲害嗎?所以沒什麼好怕的。

可是還是生理腳軟的感覺,因為場面不算輝煌,也不是真的很多著名導演明星那種,但是那麼幾個還是有的。

這倒是在可理解範圍內了,真的很大型的話,她都要懷疑李子真的能力了。

但現在總的來說是好的。

這個時候,也是真正體現她之前方方面面學習的機會了。

比如,哪一個是真正的導演。

借著一個遞酒的小機會,葉靈和一位留著鬍子實則年輕的導演搭上了話。

莫小艾的記憶里有這個人,只是距離遙遠,沒想過去接觸,現在竟然見到了真人。

或許是還在上升期,並不是很熱門的那種,所以在葉靈主動的熱情下,當解悶一樣和葉靈隨意的聊著。

葉靈也不急不緩,一直在找著話題。

三句不離本行,終是繞回了演戲的事上。

「哦?你演過文導的劇?」

「獻醜了,只是一個小配角。」葉靈淺淺的笑著,也不失落也不誇張。

鬍子導演這時才正眼看她,像一件待價而沽的商品被從頭看到腳。

「外形還過得去。」

葉靈心裡哭笑不得,臉上還是一副欣喜得到了讚揚的表情:「是嗎?我這個樣子遍地都是。」

「嗯。」

你說的是事實。

葉靈發現自己不知道怎麼回別人的誠實話了。

「形體不是最重要的,演戲要看的還是感染力。演什麼像什麼是第一步。」

葉靈看著鬍子導演沒有走開的意思,反而有一句沒一句的繼續和她搭著話,不過眼睛卻是在場中四處觀察著。

「是啊,我用了一年的時間全在琢磨怎樣演好。」

葉靈想起毛遂自薦這句話,或許現在是個時候。

「一年?琢磨?」

鬍子導演似乎聽到什麼有趣的事,眼睛收回來瞥了她一眼:「你知道什麼是演戲?你是怎麼琢磨的?」

雖然語氣不是太友善,但是葉靈還是抓住機會把自己推送出去。

「你一直在觀察?」

鬍子導演把她的學習歸為觀察,葉靈想反駁,可想想,她似乎也真的只是在觀察,然後學習,反省,她覺得自己進步了呀。

看見葉靈點頭,鬍子導演反而搖頭了。

「你這樣演不好戲的。」

「啊?」葉靈被嚇了一跳,別告訴她這一年的時間她都白花了啊!

「你以為自己琢磨琢磨,就覺得自己會演得比別人好了嗎?」

不是嗎?把別人的缺點都避免了,不就沒有錯誤了嗎?

「小姑娘,如果演戲這麼簡單,娛樂圈從來不缺乏聰明人。」

可為什麼那麼多人都沒有成功?

葉靈被說得啞口無言。

「那……我要怎麼做嗎?」葉靈這時才覺得,有一個老師是多麼重要的事。

鬍子導演把她的神情看在眼裡,倒是看到了一點求知慾。

「我剛才說過。」

葉靈等了好一會都沒下文,仔細回想了一下,似乎是:「演什麼像什麼?」

「那只是第一步。」

「哈?不應該是……」最高境界了嗎?

「如果你演什麼不像什麼,那你根本不用入演戲的門。」

鬍子導演的話真把葉靈給震驚了,難道她所看見的都是假象嗎?

「真正的表演,情境,感悟,忘我,化情,張力,缺一不可。」

葉靈想再細問,但又覺得不是場合,可是真的很想知道啊,她好像一個都沒掌握的樣子。

那她怎麼辦?要從頭再學嗎?已經花了那麼多時間下去,她竟然一直在表面做功夫嗎?她以為她已經做得很好了,甚至都打算好一鳴驚人什麼的……

好不甘心啊。

「可是,不是有好多人……」葉靈的目光不禁往場中焦點移去。

那是被稱為一線的當紅明星,簡直稱得上是炙手可熱被搶著約的那種。

「偶像,不等於明星,明星,不等於演員。你想成為什麼?」

鬍子導演的一句問話,葉靈心都慌了。

「有……有什麼……不一…樣…嗎?」

她話都說不完全了。

「呵。」

鬍子導演一聲冷笑,把她的心都撒了冰渣一樣。 ……

安迪留在了華海,這是林逸沒想到的,本來以為這傢伙目的失敗了就會離開,可是他沒有,反而留在了這裡。

林逸的眉頭緊鎖,心中有些納悶,總覺得事情有些不太對勁,暗自揣測這小子究竟要搞什麼?

不過現在不是林逸關心這個的問題,林逸現在最關心的還是林若煙這裡的問題,此時美姬子在林逸的身邊說明了林若煙那邊的情況,表情當中甚是無奈,前些天還在說林若煙要敗了,可是誰曾想一轉眼林若煙又有反敗為勝的趨勢了。

劉帥帥瞪大了他的眼睛,不解道:「不是說嫂子和莎莎敗了么,怎麼突然形勢又改變了?」

「這……這我也不知道,反正現在就是形勢又僵持住了,鹿死誰手,尤未可知!」美姬子同樣無奈道。

一旁的林逸則是笑著道:「我說過了,林若煙不可能那麼快就敗,林若煙是什麼人我再清楚不過了,哪怕對面是頭老虎,林若煙也要掰下兩顆門牙來,豈是那麼容易敗的?」

全能大佬又被逼婚了 一旁的劉帥帥則是有些不解:「哥,你說嫂子靠著什麼能突然之間就翻盤了?」

「這我怎麼會知道?我對這些又不太懂,要問你也應該問你那個莎莎。」林逸沒好氣道。

劉帥帥則是訕訕一笑:「主要還是哥你說的我能聽懂,姜莎莎說的那些東西都是專業術語,我根本聽不懂。」

林逸笑了笑,拍了拍劉帥帥的肩膀:「你以後還是要接管滇葯的,這些東西多多少少還是要了解一些的,有空你還是多學習學習吧!」

劉帥帥應了一聲:「哥,我知道了。」

看到劉帥帥這極不情願的模樣,林逸沒好氣道:「你看看人家威爾,就如同這世界的百事通一般,好像沒有什麼事情不知道,你再看看你,除了你那看家本事,你還會什麼?」

林逸嘴裡的看家本事就是劉帥帥用毒,可是至於別的,劉帥帥還真沒有精通的。

劉帥帥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兒偷偷道:「哥,你除了打架和玩女人,你還會什麼?」

「……」

京城,盛世集團當中。

第二天,盛世集團的股票再次跌停了,陳天河老爺子想要救市,可是苦於沒有一毛錢流動資金了,此時著急的正在左右踱步。

沒一會兒,京城三人組來了,陳老爺子趕忙迎了上去,還沒有問候就開口道:「古二少,你看,今天我們盛世的股票又跌停了,錢,古二少,我需要錢!」

「陳老爺子,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可是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們的錢都在隆客集團當中,需要時間才能吞掉林氏財團的那筆資金,所以……」

古風有些為難,還不是一般的為難。

陳天河老爺子有些憤怒了:「古二少,你為了打敗林氏財團,全然不顧我盛世集團的死活,你……你……」

古風趕忙道:「陳老爺子,你別急,我說了,我會去籌款,現在大家都知道我們把林氏財團的大筆資金套牢在了隆客集團裡面,都還想著跟我們沾點光,你放心,他們肯定會借給我們錢!」

陳老爺子琢磨了一下:「今天已經跌停了,我就不說什麼了,明天,明天我一定要見到錢,這兩天我們陳氏集團損失了上百億,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好!」古風應了一聲,然後和沈從文張成虎三人離開了。

剛剛離開盛世集團,沈從文就冷聲道:「古二少,看來林若煙說的沒錯,這些世家大族的人只能共富貴,不能共患難!」

張成虎應聲道:「沒錯沒錯,林氏財團那麼大的蛋糕都看不見,還在為自己旗下的產業發愁,要知道如果得到了林氏財團,那就什麼都有了,可這陳老爺子……」

「這個我可以理解,」古風擺了擺手:「人都是這樣,別說陳老爺子,這事要是放在你我的身上,恐怕比陳老爺子還要著急!」

「這……」

沈從文和張成虎二人俱是沉默了下來,人就是這樣,雖然都知道要眼光長遠,可誰看到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損失都會忍不住著急起來,陳老爺子難道不知道林氏財團那麼大一塊蛋糕就擺在眼前嗎?

古風有些發愁,整個京城的有錢人幾乎都參與到了他的世家大族聯盟當中,現在想要借錢,而且不是一個小數目,當真不知道有誰會借給他這些錢。

白蛇進化 可是古風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陳老爺子就這樣被消滅,否則那些跟隨他的世家大族肯定會人人自危,要對付林氏財團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古二少是不是在擔心錢的問題?」一旁的沈從文問道。

古風點了點頭:「是啊,錢,錢,愁死我了!」

張成虎則是皺眉道:「古二少,我們世家大族聯盟當中有一個大家族有錢。」

「嗯?是誰?」古風好奇道。

「當然是應家了,應家參與了我們的聯盟,可是一分錢沒出,現在我們遇到了麻煩,他也該出點血了!」張成虎冷聲道。

古風眼前一亮,對啊,當初雖然只是借著應家的名義成立了這個聯盟,可是現在遇到了麻煩,是該找應家的時候了,古風點了點頭:「好,我們現在就去應家!」

……

古風想要找應海雄,可是應海雄現在壓根就不在京城,他還在華海呢,正和林若煙在一起。

應海雄從第一眼見到林若煙的時候就喜歡上了林若煙,甚至不顧林若煙已經有了一個男朋友,這些天正和林若煙如膠似漆的在一起。

當然了,如膠似漆這個詞是應少爺想起來的,事實上並不是那樣,林若煙依舊冷淡,只是應海雄出去請客吃飯或者是別的,林若煙都會去,可是發展了這麼長時間,應海雄連林若煙的小手都沒拉過,卻還是這樣樂此不彼。

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為了林若煙,現在的應大少爺能放棄一切。

一家西式餐廳當中,應少爺正和林若煙在裡面吃飯,食不言寢不語,林若煙一言不發,不過美女就是美女,連吃飯的模樣都是那麼美,望著林若煙,應海雄的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內心當中痒痒的,很想要和林若煙發生一些什麼。

吃完了飯,林若煙抽出餐巾紙,擦拭了之後,這才望向了應海雄。

「要不要喝點酒?」應海雄試探性的問道,和林若煙在一起這麼長時間,還沒有喝過酒。

這男女朋友嘛,有時候確實需要一點酒精來助興,稍微喝多點,就容易發生一點什麼,不管是底層的還是上層的,皆是如此。

「不,我還要開車。」林若煙冷聲道。

「沒事了,就喝一點點。」應海雄繼續道。

「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林若煙依舊拒絕了。

應海雄有些發愁,撓了撓頭道:「要不喝完酒我開車送你?」

「不行,我不坐喝過酒的人開的車。」林若煙一如既往的冷淡。

這讓應海雄一點辦法都沒有,只好道:「那我送林小姐回去!」

「好!」林若煙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出了門,就看到美姬子正在外面守著,應海雄對美姬子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他和林若煙在一起,有時候興緻起來了,想要拉一拉林若煙的小手,可是都被美姬子給不動聲色的阻擋了,在他的心裡頭恨死美姬子了,可美姬子又是林若煙的人,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過轉念一想,林若煙身邊有這麼一個厲害的保鏢,那別的男人想要佔林若煙的便宜肯定就不行了吧,這說明林若煙還是冰清玉潔之身呢。

想到了這裡,應海雄的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