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七億晶幣呢?全買?萬一,」

2020 年 11 月 3 日

剛說萬一,肖玲趕緊打了自己的嘴巴一下,

「對不起,對不起,」

楊嘯笑道:

「你昨天為我花了3億晶幣,這筆錢不能讓你白花?你把剩餘的7億晶幣全部買了,虧了算我的,賺了算你的。」

「真的全買啊?」

「去吧,你的買盤會改變我的命運的。」

「好吧。」

肖玲起身,隨便找人詢問了一下,便找到了設置賭局的地點。

在飛豹學院的學生之中,有一個專門的組織,名叫博弈社,專門針對一些學院內部的競技賽坐莊,設置各種賭局。

這個博弈社的社員都是一些學院的富二代官二代,像秦小天就是博弈社的社員之一。

博弈社是得到學院承認的正規學團組織,每次重大比賽都會公開接受大家的賭注。

今天的這場楊嘯和秦小天的生死競技賽,算是最近兩年來最火爆的一場賭局了。

博弈社在大操場入口和操場裡面設置了兩個下注點,等到10點比賽開始,便會停止接受下注。

博弈社的運作是比較透明正規的,所有下注的金額比列都是隨時公開可以查詢的,而且學院專門派了專職導師監督每一次的賭局運作。

尤其是這一次的賭局,金額高達五十億晶幣,學院尤其重視,派了兩名導師監督博弈社的賭局,以確保公正公平公開。

學院可以抽取10%的傭金,也就是五億晶幣。

肖玲找到了設置在操場內的下注點,負責監督的導師名叫蘇奇,認識肖玲。

肖玲走到下注點,看到了一塊實時顯示的屏幕,上面寫著秦小天和楊嘯雙方的下注金額。

秦小天贏,38億晶幣;

楊嘯贏,13億晶幣。

按照博弈社規定,學院抽取總金額的10%,博弈社抽取總金額的5%作為日常活動經費,剩餘的85%便作為下注者的分配金額,賭贏的一方將按照比列分配賭輸一方的下注金額。

蘇奇笑道:

「喲,肖玲,你也來買賭盤?你以前可是從來不會下注買賭盤的,怎麼,這次要改變一下了。」

蘇奇自然也看到楊嘯和肖玲倆手牽手進入操場主席台,

最近導師之間都在流傳,說肖玲在和手下的一個學員談戀愛,看來是真的了。

肖玲點點頭,

「我想買一點,買楊嘯勝。」

「好啊,象徵性支持一下男朋友也是不錯的。」

肖玲微微一笑,臉一下子紅了。

她好像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公開聽到別人說楊嘯就是她的男朋友。

也許是第一次戀愛,有些事情還不太自然。

不過,她也沒有反駁,算是默認了。

坐在蘇奇身邊的一個博弈社成員說道:

「那您打算買多少?」

肖玲輕咬紅唇,內心鬥爭很激烈,楊嘯讓她買七億晶幣,可是,她內心真的沒有譜,萬一輸了,真是人財兩空啊!

「我,買一千萬晶幣吧。」

肖玲拿出黑晶卡遞過去。

「一千萬晶幣,楊嘯贏,對吧?」

博弈社的工作人員接過肖玲的黑晶卡,重複一句確認。

肖玲點點頭。

蘇奇聽了,笑道:

「肖玲,你真是奮不顧身啊,人人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我看你的智商現在為負數。」

肖玲:「……」

「你動腦子想想啊,秦小天的基因進化等級接近帝級中級,現在又擁有他母親的二星神兵斷虹劍,

二星神兵,你聽說過沒有?秒殺帝級境界的基因進化者,楊嘯有多高的本領能夠抵擋住斷虹劍的攻擊?

我勸你,買個一百萬晶幣,意思意思一下,求個心安好了。」

蘇奇平時和肖玲的關係也算不錯,所以說話也沒有什麼顧忌,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肖玲當場就愣住了。

「蘇奇,這你就不知道了,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或許肖玲覺得自己可以改變這個戰局的平衡呢?」

一個聲音從身後冒出來。

肖玲扭頭一看,是羅浩。

只見羅浩呵呵一笑,拿出一張黑晶卡遞給博弈社的會員,說道:

「給我買一億晶幣,我賭楊嘯,死!」

最後一個「死」字,咬得格外重。

一邊說,臉上還露出的輕蔑的神情,那樣子,自然就是為了氣氣肖玲,當場詛咒楊嘯死。

肖玲聽了,氣得臉色鐵青,胸部起伏不定。

蘇秦看不過去了,低聲說道:

「羅浩,你買賭局就買賭局,幹嘛說這樣的話呢。」

「呵呵,有些人不知道天高地厚,還鼠目寸光,半個小時之後,某些人就會知道人生崩塌是什麼感覺,可憐死到臨頭還不自知。」

羅浩對於肖玲選擇楊嘯當男朋友,內心一直充滿了妒忌,而這份妒忌開始慢慢發酵,變成了扭曲的仇視。

肖玲氣得一咬牙,說道:

「我卡里還有7億多晶幣,給我全部買了,我賭楊嘯贏!」

「肖玲?」

蘇奇驚訝地看著肖玲。

就連羅浩和博弈社的幾個成員,還有附近幾個準備下賭注的人,都是驚訝得目瞪口呆。

這是目前為止最大的單筆賭注,而且還是賭楊嘯贏的。

「你瘋了?」

羅浩終於是忍不住說道。

「我的事情你沒有資格管,立馬給我開單下注,七億晶幣,買楊嘯,贏!」

博弈社的工作人員只愣了兩秒,立即拿過肖玲的黑晶卡,趕緊在轉賬器上設置好,讓肖玲掃描手掌指紋,生怕肖玲下一秒清醒之後反悔。

博弈社的每個人至少都買了2千萬晶幣賭秦小天贏,這個時候,買楊嘯贏的資金越多,等會兒他們才能分得越多。

肖玲的這筆七億晶幣,無疑是最肥的一塊肉。

距離開賽只有十幾分鐘了,沒有想到還能拿到這麼肥一塊肉,簡直要高興死了啊!

在蘇奇,羅浩,以及眾人一片驚愕的神情中,肖玲掃描了手掌指紋密碼。

「滴!」

轉賬器發出交易成功的響聲。

「好了,下注成功,這是您的卡,還有下注的訂單。」

博弈社一名工作人員將黑金卡和一張白色特製的卡片送到了肖玲手中,白色卡片上標註著肖玲的下注金額,這是日後用來兌獎的憑證。

肖玲伸手接過黑晶卡和下注卡片,心裡立即就後悔了。

「哎媽呀,我怎麼這麼衝動啊,七億晶幣都買了,這個月要吃土了啊,該死的羅浩,早不出現,遲不出現,偏偏這個時候出現,氣死我了!」

肖玲內心懊悔,但是卻不能表現出來,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吞。

優雅地轉身離去。

走了兩步,感覺小腿一軟,一兩個趔趄,差點摔倒。

羅浩和蘇奇看著肖玲的身影,搖搖頭:

「不作不死啊!」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全國公告】:叮!玩家趙青舒成功攻佔中型城池——滁縣縣城!獎勵個人聲望1000!」

趙青舒在李儒的幫助下,成功拿下了滁縣縣城!可不等他開心,一連串的賀翎攻佔的消息就接踵而來!

「【全國公告】:叮!玩家賀翎成功攻佔中型城池——……」

「【全國公告】:叮!玩家賀翎成功攻佔中型城池……」

「【全國公告】:叮!玩家賀翎成功攻佔中型城池——黑月縣縣城,獎勵個人聲望1000!」

趙青舒想吐血,好不容易自己拿下來了一座縣城,算上在自己拿縣城之前賀翎就動手拿下來的那個縣城(紫金鐵騎拿下的縣城),這賀翎竟然一口氣拿下來了四座!?

他一定是開掛玩家吧,上次可是一腳就把自己的鎖城甲給踹壞了….

一般玩家有這個實力么?

找個時間,自己要去舉報他,還讓不讓人有點遊戲體驗感了?



此刻,跟趙青舒一樣想法的玩家大有人在,尤其是黑月城那邊的那個山丘之上觀戰的吃瓜玩家…雖然此刻那個山頭已經被夷為平地了

原來山頭所在地方周圍是一片焦黑的土壤,中心是深不見底的巨大坑洞,讓人為之觸目驚心~

從那賀翎開始架起那門巨大炮筒,如同迫擊炮一樣的大炮,玩家們就知道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你個迫擊炮能弄出蘑菇雲?

那一發射,劇烈的高溫蒸烤著整片大地,天空之上掛著的日頭都徹底黯淡了下來,天地之間只有那一抹耀眼的光亮,震撼人心!

簡直能夠比得上核武器了,這玩意能在三國裡面出現?

玩家們死的連渣渣都不剩,還好有復活的機會,不然這將會是讓多少人家破人亡的慘案,若不是現實的法律並不能施行在三國遊戲中,怕是賀翎能被槍斃幾百次了

這遠處的尚且如此

近處的就更恐怖了

黃忠硬是不信邪,非要站在神威炮跟前,儘管賀翎很耐心的勸導他,但抵不住人家藝高人膽大,就是要站在你炮筒旁邊,感受它有多厲害,居然都不用人去拉弦就能射箭?

一臉不屑的看著賀翎和程咬金躲得遠遠的,賀翎那一千人的部隊也聽從賀翎的指示,四散開來

這場景也吸引了縣城城樓上的縣令和士兵們,都很好奇這是什麼玩意,不是比射箭么,怎麼拉出個這麼奇怪的玩意,難道說是賀翎要用這個跟黃忠比射箭?

巨大的好奇心迫使他們矚目相待

伴隨著一聲巨響,縣令感覺自己的眼睛都要瞎了,強烈的轟鳴聲之下,一道液體似乎從耳朵里流了出來…

再接著,就是震耳欲聾的嗡鳴聲,這強烈的響聲直接震破了縣令等人的耳膜~

站的最近的黃忠,更是狼狽,在炮彈射出的一瞬間,黃忠就面色大變,撒腿就跑,可惜強烈的震蕩波直接將黃忠狠狠的拍到了幾千米之外,生死未卜~一邊飛,一邊身上的血跡還在不斷往下流~

這個炮彈有友軍免傷功能,大唐鎮的士兵們倒是沒事,除了一些微風吹散了自己等人的秀髮之外,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就像看到日出景色一樣,有些耀眼,但是不耽誤自己等人看著那炮彈猛烈的爆炸在那山丘之上,將山丘夷為平地,一股莫名的舒服感油然而生,不知為何,看著那座凸起的山丘,被炮彈直接炸成平地,就會讓人感到無比的舒坦

太解壓了~

程咬金也是驚得下巴都要掉了,自己還是和主公一起捂著耳朵的,巨大的爆裂聲還是震耳欲聾,若不是有股莫名的力量保護著自己,怕是自己會和那些黑月城士兵一樣,緊閉雙眼,兩耳出血了……

最讓人意外的是,那炮彈發射之後,恐怖的後座力讓炮筒直接倒飛而出,說巧不巧的砸中了縣城的大門,這座足足有6W耐久的城門被炮筒瞬間給砸廢了…

這城門一破,大唐的士兵們都不需要賀翎的指示,連忙就往城裡沖!

即便是炮彈已經爆炸,但那空中冉冉升起的一顆蘑菇雲還在無限的乍現光芒,讓黑月城的士兵們都睜不開眼

許久,似乎有隱隱約約的殺喊聲響起,再看周圍,自己戰友的屍體橫七豎八,不遠處,縣令的頭顱已經拿在了賀翎的手裡!

縣令都死了,士兵們更是沒有理由負隅頑抗了,連忙扔了武器就投降,只是,縣城士兵們每個人說話的聲音都是歇斯底里的那種,唯恐別人聽不到,嘶吼著說自己要投降,看來這炮彈對他們的聽覺造成了不小的影響,都快成聾子了~

而賀翎這次射箭比試,也讓他們打心裡願意臣服賀翎,能一下就把一個山頭炸沒的,還弄出蘑菇雲的,不是神就是魔鬼!

顯然人們更願意相信賀翎是前者

拿下縣城之後,賀翎就趕緊和程咬金去找黃忠,這傢伙可是橙品大將,能收服得抓緊他虛弱期收服!

「你拿這個幹啥?」

賀翎叫上了程咬金,卻發現程咬金收起了自己的板斧,拿起了一個鐵杴,賀翎有些疑惑的問道。

「逝者為大,若是他被炸死了,俺親手給他埋了,也算是不負他橙品之名~」

程咬金卻是面色深沉,語氣凝重的說道

賀翎一愣,旋即反應過來,看來老程認為黃忠死的概率很大,只是,他黃忠有這麼好死么?一個橙品大將啊,剛剛也只是在炮筒旁邊罷了,最多也就是重傷,死…不至於吧?

也罷,就讓他拿著吧

兩人連忙往黃忠被轟飛的地方找過去,足足跑了有三千多米,這才看到了黃忠的八寶麒麟弓!

此刻八寶麒麟弓就躺在一片草叢之中,由於是渾身泛著紅光,所以格外顯眼…

「人呢,武器都被炸飛了?」

賀翎咽了口口水,好傢夥,這武器都被炸飛了,人還沒見影,難不成真死了?

上前去拿起黃忠的弓,這可是他本命寶貝,若是丟在這被別人撿了去,可就能讓黃忠氣死了

「嗯?」

賀翎上前正要拿起那弓時,卻發現一隻手還在弓身之上握著,連忙仔細一看,這才發現黃忠竟然被埋在這土壤之下了!?

「老程,快來!」

這下程咬金拿的鐵杴可是有用了,還是老程有遠見啊

「好嘞!」

程咬金連忙走了過來,眉頭微皺,就開始動手,還嘆了口氣,拿起鐵杴,在旁邊鏟了一杴土,在賀翎驚訝的面色下

把土丟在了黃忠的長弓上!? 肖玲對那七億晶幣還真有點心疼。

她的家族並不是巨富之家,能夠送她到飛豹學院修鍊已經很不容易了,她自己在突破了帝級初級境界之後,便主動放棄了進一步修鍊,尋得了一個在飛豹學院帶新生的導師職務。

肖玲如果要繼續進化,像別的人那樣突破到帝級高級,需要的晶幣資源在數百億以上。

基因進化越往上走,每提升1點屬性值,需要的資源都是一個天文數字。

飛豹學院初級學院部有一萬多人,但是到了高級學院部就只有幾千人了,除了天賦的問題,還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一般的富豪家庭都無法承擔如此龐大的資源消耗。

普通的富豪家庭將他們的後代送到了帝級初級境界之後,就算是完成了任務,如果他們想要繼續提升基因進化,就需要自己努力工作賺取金幣,慢慢提升自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