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腫臉充胖子。」陸錦依撇撇嘴。

2020 年 11 月 3 日

伍元嘆氣,也不和她爭辯了,直接起身,過去拉住她的手腕往屋裡走。

「誒,幹嘛呢?」陸錦依面帶狐疑的跟著走,瞧著他,皺皺鼻子不解。

進了屋,伍元放開她,走到柜子邊,打開門,抬手打開最上面一個小隔層柜子的機關鎖,從裡邊取出一個木盒子,轉手遞給她。

陸錦依挑眉,接過盒子,疑惑的看向他,一邊打開蓋子。

蓋子一打開,她就愣住了。 只見盒子裡邊放著一疊銀票,面額有十兩,也有五十兩,有十多張。

她張大嘴巴:「你哪來那麼多錢?」

伍元那回盒子蓋上,放回格子里,再次鎖上:「這些年積攢的。」

陸錦依還有些愣:「那你有這麼多錢,幹嘛還,還……」她打量了下她,意思明顯。

幾百兩銀子,在小村裡也能算是小富之家了吧。

「好鋼要用在刀刃上。」伍元道。

陸錦依斜眼瞅他:「那好歹也把房子休憩一下,或者給大娘和兩小孩添置點衣物之類,你自己不在意,但總不能虧了老人小孩啊。」

聽她這麼說,伍元也有些愣怔。

不是他吝嗇,而是真的沒想到這些。

這大概也是大多時候男人持家和女人持家的區別。

他自己是覺得無所謂,得過且過,只要吃得飽穿得暖就足夠了。

不過現在經陸錦依這麼一說,再想到老娘和弟妹身上同樣打了不少補丁的衣服,突然也有些愧疚。

他想了想,重新把盒子拿出來,取出一張票子,遞給陸錦依。

「幹嘛?」陸錦依盯著十兩銀票莫名其妙。

「我也不太懂這些,明天去縣城裡,你順便幫我購置一些家用和衣物吧。」

「咦~」陸錦依繼續瞧著銀票,眼神古怪斜睨他。

伍元白了她一眼,把銀票塞她手裡道:「我以前沒想那麼多,的確是我的疏忽,至於房子的話,我本來也打算過了農忙就重新修建,不過還沒和娘他們說。」

「哦。」陸錦依抖抖眉毛,拿起銀票好奇瞅瞅,問:「這要怎麼花啊?去買東西人家會給換錢嗎?」

「上鋪子賣東西的話,十兩還是找得開的,也可以去錢莊換成銀子。」

陸錦依點點頭,見伍元往外走,就跟著走,走到一半,突然想到什麼,立刻問道:「你要不要回來房間睡啊。」

伍元腳步突然一個趔趄,腳剛跨過門檻,差點就被絆倒了,幸好及時扶住了門。

他轉頭看她,眼神微妙,當然,他知道對方肯定不是所想的那個意思。

驚世風華:廢材要翻天 果然,陸錦依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聽小鳴說你晚上就在堂屋裡隨便支了長凳子睡,這能睡好么,而且現在快入夏了,蚊子也多,倒不如到房間里,打個地鋪都行,當然,我睡地鋪也是可以的。」

伍元似對她非常的無奈,嘆道:「你是不是沒把自己當女子了。」

「呃,這不說出去不就行了,反正大娘他們都知道情況,別人也看不到不是?」

伍元重重嘆氣,轉頭往外走。

陸錦依忙跟上去,道:「你還沒回答我呢?」

「隨便你。」

「怎麼能說隨便我呢,喂,你要去哪?」

「去田裡看看。」

「誒,我也去。」

「你去幹什麼?」

「幫你啊。」

「你別添亂就行了。」

「怎麼可能。」

「……你放手。」

「那你帶我去。」

「……行行行,先去拿個斗笠戴著。」

「不用,太陽又不是很烈。」

「你戴不戴。」

「……好吧,我去拿,那你別跑啊。」

「不跑。」從語氣聽來,簡直無奈到了極點。

陸錦依拿了伍母的斗笠帶上,雀躍的招手:「走走走。」

聽到外邊的關門聲,另一間屋子裡,伍茵茵翻了個身,小聲湊過去和伍子鳴咬耳朵。

「小鳴,你說夏姐姐會不會成為我們嫂嫂。」

「我想夏姐姐做嫂嫂,夏姐姐做飯真好吃。」

「是啊,還想吃雞蛋灌餅。」伍茵茵砸吧砸吧嘴,似乎嘴巴里還殘留著雞蛋的濃香。

旁邊,伍母似乎已經睡著了,只是嘴角卻是翹著,帶著幾分笑意。

外邊,陸錦依扶著斗笠,一路走一邊四處張望,心情很是不錯。

這會兒正是午後太陽比較烈的時候,所以外邊都沒什麼人出來,四處靜悄悄。

伍元帶著她繞到村后比較偏的一條路,距離田地近也沒什麼人。

兩人走沒一會就見著一大片田地,田地有綠有黃,看起來有些不大規整。

不過淡淡的青草味隨著風飄蕩開來,混合著稻米的清香,感覺還是挺不錯。

伍家村雖然貧窮,但這裡的風景挺好。

田地往邊界處看去,盡頭似靠著一座山,打遠看著一片綠色,顯然山上草木長勢非常旺盛。

陸錦依一看到山眼睛就亮了,她有個奇怪的癖好,就是喜歡山。

她總覺得山林是大自然最闊綽的饋贈,裡邊有著各種天然美味的食材。

她之所以會出現在古代,也是因為進山裡尋找頂級食材,失足墜崖。

可惜那山看著就很遠,伍元肯定不會同意她過去。

這會田裡也沒什麼人,只有零散的幾個人,或坐在樹下聊天,或在田壟上巡視,或在田裡除草。

伍元一路走過,和人簡單打了招呼。

路過的人不免目光都會往他身後的陸錦依看去,神色微妙,畢竟今兒這麼一鬧,她給伍家村眾人的印象也的確很深刻。

陸錦依倒也大大方方擺手,學著伍元和他們打招呼。

不消片刻,便到了目的地。

伍元家有三塊田地,兩塊連在一起的,都種了稻子,這會稻子已顯金黃,估計再過不久就能割了。

他蹲下來,從田裡挖了一把泥土瞧了瞧,便丟回去。

「怎麼樣?」

「沒什麼問題。」他說著,繼續朝前走,另一塊田比較遠,那邊大部分都不是種植水稻,而是各種蔬菜。

她跟著晃晃悠悠的走,突然看到旁邊田壟里多出來一條小水溝,草葉飄蕩,清水潺潺,隱約可見底兒的沙土,尤其是裡邊活躍的魚蝦。

她的眼睛噌的就亮了,扯住伍元的衣服,指著水溝驚喜道:「這裡有魚!」

伍元側頭,朝她指的看去,點點頭:「嗯,不過都是小魚,大魚要到村頭的小河裡才能釣到,不過那些魚刺太多,土腥味比較濃,不好處理。」

「沒事,我有辦法,找個時間我們去釣魚吧,不過今天可以抓點小魚來吃吃,這是鯽魚吧,刺兒雖然多,但燉湯好喝。」

「你喜歡就行。」伍元隨口道,反正他對此興趣不大。

代國不靠海,所以代國的人也沒吃水產的習慣,魚算是比較普遍的,但會去吃的不算多。

兩人聊著,沒一會就到了菜地。

這塊地種著不少蔬菜,有黃瓜、豌豆、蘿蔔、白菜、南瓜等等,量不多,但種類不少。

陸錦依下去兜了一圈,摘了兩條新鮮的黃瓜,說晚飯做拍黃瓜吃。

伍元隨著她自己去鬧騰,專心除草抓蟲。 這幾天他除了早上去田裡澆水外,基本都沒怎麼過來,田裡的草又長出不少。

陸錦依轉了一會就失去興趣,開始去搗鼓旁邊的小水溝。

「伍元,伍元!」

伍元正抓蟲,就聽陸錦依驚喜的叫喚起來,那清脆的嗓音還真的挺清亮的。

剛剛抓下來的蟲子差點沒被他手一抖給捏扁。

他抬頭看去,就見陸錦依站在田壟上,朝他擺手,手上不知道拿著什麼,褲腿挽到膝蓋上,露出一雙俏生生,修長白皙細膩的小腿。

他的臉當下就是一黑,不覺的磨了下后槽牙,起身快步朝她走過去。

陸錦依揮著手裡的東西,笑容明媚,雙眼明亮,臉頰因為熱氣而泛上紅暈,十分招人,但她自己卻沒半點自覺,笑著攤開手道:「看,這是螺螄,有螺螄!」

伍元穩了下神,先撇了下四周,沒見著人,才看向她手心,只見她手心裡躺著幾顆小田螺。

他皺了皺眉,先蹲下去把她褲腿放下來。

陸錦依抖了抖腳丫子,問:「你幹嘛?」

伍元起身白了她一眼,說:「記住你是個女子,注意著點,你拿這東西做什麼?」家裡又沒有養鴨鵝。

「吃啊,我最愛吃爆炒螺螄了,你找個東西給我裝螺螄和魚,晚上有著落啦。」陸錦依聽她對性別的提醒已經麻木了,直接過濾。

伍元深深的嘆了口氣,嚴厲道:「你在這裡別亂動,把鞋穿上,要什麼我給你抓。」

得虧他小時候有當奶爸的經歷,不然還真這麼好的耐心。

陸錦依朝他背影皺鼻子,不過還是穿上鞋子,蹲在邊上傾身去邊邊摸,又摸上來不少螺螄。

伍元提著竹筐走過來,裡邊墊了一層草。

「你別掉下去了。」說著挽起褲腿,便也下了水。

夏多的耐色瑞爾之旅 水溝里的魚不少,還有泥蝦和小田蟹,可把陸錦依給樂壞了,時不時的指揮他抓那個,抓這個。

兩人,一個不耐煩卻也縱容,一個對自己行為完全不自知,田地里都是她清脆的嗓音和笑聲,偶爾夾著伍元無奈的回應。

有尋聲好奇瞧瞧過來的,都撇撇嘴,心想伍元還說兩人沒什麼,看這樣子都趕上兩小無猜濃情蜜意了。

果然還是帶回來當小媳婦的。

不過伍元這運氣也太好了,竟讓他遇上這麼個秀麗的小娘子。

摸了一會,筐底都被鋪得滿滿當當。

伍元完事繼續去拔草抓蟲,陸錦依坐在田壟邊看著筐子,時不時拿著小樹枝把要爬出來的田蟹給撩下去。

田地不大,沒一會草就除完了。

草被放進筐子里,抓的蟲子用葉子包得嚴實,準備回去用來餵雞。

陸錦依雙手扶著斗笠,搖搖晃晃的跟在後邊走,時不時輕哼著曲調輕快的歌。

伍元臉上雖然帶著些許無奈,但整個人卻透著一股子輕鬆愜意的感覺來,顯然心情也很不錯。

淺伏深愛,惹火神祕男神 回到家裡,伍母和兩個孩子午睡完,在院子里幹活兒。

伍母正把晒乾的雞糞均勻的抖落到菜園子里。

兩小孩一個坐在台階上打絡子,一個蹲在地上,用著樹枝寫寫畫畫。

聽到動靜,三人都看過去。

「哥哥,夏姐姐,你們回來啦。」伍子鳴揮動樹丫打招呼。

陸錦依笑眯眯道:「是呀,還給你們帶了好吃的東西。」

「什麼東西?」一聽到好吃的,兩個小孩眼睛瞬間就亮了。

「在裡邊呢,現在還不能吃,要煮過才行。」她把路上摘的九層塔放一邊,隨後走向菜園,笑道:「大娘,麻煩給我摘點紅辣椒。」

「好。」伍母笑著,伸手利落的摘下一把細長的紅辣椒,說:「這是要做什麼?」

「嘿嘿,我想炒點螺螄,大娘能吃魚蝦蟹嗎?」陸錦依接過辣椒,問道。

「我沒什麼忌口的,你們去河裡抓了?」

「沒有,剛剛在田邊的水溝里撈的,還挺多,晚上我們就吃蝦蟹粥和香爆田蟹,再炒盆螺螄。」

「呵呵,好。」伍母這會也沒再說不讓她下廚了,笑著點頭應著。

那邊,伍元把草拿了出來,露出裡邊的螺螄和魚蝦蟹。

兩個小孩蹲在筐邊,看著裡邊的東西哇呀叫著,歡喜得不行。

大人嫌棄田蟹沒肉,吃起來又麻煩,但是小孩卻不嫌,反而把吃的過程當成趣味。

伍子鳴吃過,也很喜歡,只是哥哥每天都很忙,根本沒空去抓這些,娘更不方便,他們則太小,被勒令不准沒大人帶的情況下去水溝或者河裡,所以也很少吃這些。

「這個螃蟹好吃,鐵子哥之前給我烤了一隻,特別香。」伍子鳴轉頭和伍茵茵分享吃螃蟹經歷和心得。

他口中的鐵子哥是村長老大家的小兒子,因為對方與伍元交情也不淺,所以兩家孩子時常玩在一起。

「嗯,這田蟹雖然不夠肥美,但本身也是美味的,隨便怎麼弄都好吃。」陸錦依走過來,聽到他的話,就笑著搭話。

「是啊,夏姐姐也要烤螃蟹嗎?」兩小孩同時抬頭望它,圓溜溜的眼中滿是期待和渴求,像兩隻嗷嗷待哺的小幼崽。

陸錦依笑道:「等會可以給你們一人烤一隻,其他的做別的,也很好吃。」

「太好了!」

「我想吃。」

「嗯嗯,那就先來幫忙。」

「好嘞。」兩人立刻屁顛顛的跟著進廚房。

這邊,伍母看著正把草和蟲子往雞群里丟的兒子,笑道:「自從小錦來了后,茵茵和鳴兒活潑了許多,他們很喜歡小錦呢。」

伍元沒吭聲。

伍母也沒再繼續說,似乎只是隨口調侃一般。

廚房裡,陸錦依端著木盆子走出來,放到台階上,對著跟屁蟲似的兩個小孩說:「你們就負責這個,只需要拿剪子把這個尾部剪掉就行,像這樣。」

兩小孩乖巧答應,然後找了剪子,開始和螺螄鬥爭起來。

「大娘,這兒有沒有人做豆腐的?」陸錦依探頭往外喊。

伍母回道:「你想吃豆腐嗎,我可以做些。」

「您會做嗎?那太好了,我想明兒煮鯽魚豆腐湯。」陸錦依雙眸明亮,俊俏的小臉蛋加上乖巧的模樣,著實讓人容易起好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