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跟你單獨談談。」火衛說道。

2020 年 11 月 3 日

覃勝一把將旁邊的水衛摟在懷裡,笑著:「你們慢慢約會,我們這邊也聚了聚,一個小時之後咱們再談大事,哈哈。」

說完,他不顧水衛尷尬而又有點厭惡的眼神,直接將她拉進山洞裡面,做起那些不能描述的事情。

「進來說吧!」葉雄指著山洞。

火衛走了進去,葉雄在洞口布了一層隔音禁制,這才問道:「你怎麼來了,我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火衛轉身,目光炯炯地望著他:「人族的傳聞,是不是真的?」

葉雄被她誤會的眼神看著,心裡很是不舒服,他真的很想告訴她,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自己設計的。

石驚天只是輕傷,暫時躲起來了而已,他也沒加入海神族,只是想利用海神族牽制精靈族而已,不然的話,哪怕他進入精靈神樹,也未必能將神樹摧毀,歌姬肯定會阻止他。

但是,他不能說。

火衛太單純了,她不是一個好的演員,如果自己說出事實,她肯定會被覃勝跟水衛看出來,對自己接下來的行動不利。反正只是誤會一陣子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想到這裡,他點了點頭。

「這麼說,你加入海神族,尋求庇護,也是真的了?」火衛繼續問。

「我沒有辦法,人族的人肯定不會放過我,我得活下去。」葉雄艱難地說道。

火衛的眼睛里,淚水在打著轉,但是她忍住沒有讓它流下來。

她的呼吸急促起來,顯示著她的內心,十分激動。

對精靈族忠誠一輩子,唯一一次對男人動心,做了對不起精靈族的事情,沒想到遇到的卻是這麼一個爛人,可以說,此刻她的心的失望到了極點,心痛到了極點。

「我應該跟你說一聲謝謝,謝謝你沒要我的身體。」火衛說了句反嘲的話,轉身就走。

不幸之中的大幸,她沒有**。

「火衛,等一下。」葉雄連忙上前攔住她,說道:「有件事情,我想要你幫忙。」

「說……」

「我聽覃勝說,你跟水衛是一班,守護精靈神樹的,我希望到時候我跟覃勝動手的時候,你能張一隻眼睛,閉一隻眼睛,還有,別把這件事情告訴歌姬。」葉雄說道。

火衛慘然一笑:「如果我不答應,你是不是準備向我動手,就像殺石驚天一樣?」

總裁尚未婚 葉雄嘆了口氣,說道:「歌姬為人猜疑,如果你向她說了,她以後也不會現相信你,如果你實在不想幫忙,就當咱們之中的事情沒發生過,也當不知道我們想做什麼。」

「當沒發生過……」、

火衛扭過臉去,因為她真的忍不住眼淚了。

「你放心,我會把咱們之間的事情當成一場夢,我會把你忘記得徹徹底底,至於告不告訴女王殿下,那是我的自己的事情,如果你害怕的話,盡可以殺了我。」

火衛說完,轉身走出山洞,化成一道流光,衝天而起,瞬間就不見蹤影。

看著她離開的背景,葉雄一陣陣扎心的疼。

接下來,是衝天的怒火。

他走到隔壁的山洞,一掌朝隔音禁制擊破,走了進去。

禁制剛破,洞內陣陣的女人**聲就傳來出來,慘慘連連。

葉雄直接走進去,來到他們面前,目光炯炯地盯著他們貼在一起的醜陋的樣子。

「覃勝,停下來……疼,你瘋了。」

水衛見葉雄進來,連忙叫停,哪知道覃勝不怕沒停下來,反而更加興奮。

葉雄一掌朝天拍出,天頂之上,落下轟轟的石頭,直接砸向了他們。

覃勝無奈之下,只好停了下來。

「葉雄,你是不是變態,沒打招呼就進來。」水衛怒道。

「誰讓你帶火衛來的?」葉雄冷冷地問。 見葉雄身上滿是騰騰的殺氣,覃勝連忙解釋:「咱們現在都是一夥的了,我這不是讓水衛把她叫過來,讓你說服她,以後咱們闖迷幻森林的時候,也省得她搗事,再說,我想給你們製造時間約會嗎?」

「下次做事情之前先問過我,不然的話,別想我跟你合作。」

葉雄說完,正眼也不瞧旁邊果露著身體,撓首弄姿的水衛,轉身走出山洞。

女人,心美在前,外貌其次,像這樣的賤女人,看了污了他的眼睛。

水衛弄了幾個姿勢,沒想到葉雄正眼也沒瞧她一下,當下怒道:「覃勝,這傢伙這樣,你也不管管?我都被看光光了,嗚嗚。」

「寶貝,再忍忍,等咱們利用完了他,到時候一刀宰了他。」覃勝黑著臉說道。

葉雄回到山洞,半個小時之後,覃勝跟水衛過來了。

「剛才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別影響咱們之間的合作。」覃勝笑了笑,這才繼續說道:「咱們先來聊聊,接下來咱們的行動。」

欺軟怕硬的東西,葉雄暗暗冷笑。

通過幾次接觸,這個傢伙的性格,已經被他摸了個通透。

典型的欺軟怕硬,你越是懦弱,他越是把你當狗一樣使喚,你一旦強硬起來,他就變得客客氣氣的。

先前他來找自己的時候,態度傲慢的很,刺殺石驚天的時候,還當著人族的臉,揭開自己面罩,自從他一怒之力,跟他打了一架,勝負未分之後,他就開始尊敬起來。

說是勝負未分,那是葉雄留了手,如果真要全力以赴,他堂堂一個海神妖三王子,還不夠看呢!

「你有什麼計劃,儘管說吧!」葉雄淡淡地問。

「我考慮過了,咱們必須要請外援,牽制住歌姬,不然的話,咱們就算能潛進去,也根本沒辦法成功將奇異果實拿到手。」覃勝說道。

他的想法,跟葉雄一樣。

「你可以叫你父親出馬,出面牽制精靈女王。」葉雄道。

「讓我父親出手,你別想了。」覃勝冷哼一聲,說道:「白向仁跟他像兄弟一樣,讓他出手幫忙對付你,他都不幹,只是借了把赤蛇矛給白向仁,你想讓他出手幫忙,想都別想。」

「他不出手,你就不幫逼他出手?」

「逼?」

「他身邊最重要的人是誰?」葉雄問。

「當然是他最寶貝的大兒子覃力了。」覃勝聲音之中,滿滿都是醋意。

「那還不簡單,只要讓歌姬把他的大兒子殺掉,你覺得他會不會來報仇?」

「可是,他們之間沒有任何交織,怎麼讓歌姬殺掉他?」

「簡單,把他引進迷幻森林就行了。」

覃勝眼睛一亮,但是片刻之後,他就搖了搖頭,說道:「覃力詭計多端,十分精明,哪有那麼容易上當?」

「事在人為,沒有什麼事情是辦不了,越是精明的人,越容易上當。」

這種布局下套的事情,葉雄再熟悉不過了。

「你有什麼計劃?」覃勝問。

「吸引男人的東西,無外乎兩樣,一樣是增加實力的東西,一樣是女人;如果這兩個東西疊加起來,你想想,有多少男人能拒絕?」葉雄看了水衛一眼,說道:「水衛姑娘演技不俗,如果能出動美人計,加上奇異果的誘或,我就不信他不上當。」

覃勝哈哈大笑起來,一拍大腿:「妙哉,妙啊,這計劃不錯。」

到時候覃力死了,他競爭族長,就少了一名有力的競爭對手。

「覃勝,你不會真的讓我去勾引他吧?」水衛嘴巴翹了起來,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你只需要勾引,又不是陪他上.床。」覃勝一拍大腿,哈哈笑道:「就這麼決定了。」

水衛雖然心裡很不高興,但是也沒有辦法拒絕,只能認命。

「最近沒空,我要上班,要等到金衛接班,我要輪休才行。」水衛說道。

「也不用多長時間,咱們能等。」

……

一周之後,海神族所有的青海峽。

青海峽是妖界非常著名的海峽,連通青海跟妖海。

這道大裂谷寬五公里,長度數十公里,從天上往下去看,就像一道巨劍,將整個妖獸山脈劈成兩斷一樣。

傳聞這青海峽,是妖界一名大能,以絕世神通,一劍開闢的。

這種傳說,根本就沒人相信。

要想一劍劈出十公里的大裂谷,必須要元嬰期以上的老怪才能做到,金丹修士,根本就完成不了。

眾所周知,元嬰修士是不可能留在這一界的。

海神族建在青海峽中段,那裡有一連片巨大的宮殿,一眼看不到盡頭,可見這海神族如何強大,一點都不比精靈族所在的黑暗森林差,只不沒那麼神秘而已。

「前面有個小城,你們先去那裡落角,我先回族內打探一下覃力的行蹤,回頭見。」

覃勝說完,化成一道綠光,朝青海族而去。

極品男生到俺村 覃勝走後,水衛水汪汪的藍眼睛望著葉雄,輕啟朱唇:「咱們下去吧!」

葉雄點點頭,化身一道流光,落到小城門口。

水衛緊緊跟在他後面。

這座小鎮,沾了海神妖的光,來往的妖獸非常多,熱鬧非常。

「你有沒有頭罩面紗之類的東西,最好把臉擋住,你們精靈族,比較特殊去到哪裡都會被關注,萬人被人認出你的真面目就不妙了。」葉雄說道。

水衛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一張薄薄的面紗,把自己的臉給擋住,只露出眼睛跟額頭。

「你看這樣行嗎?」她問。

愛到深處,總裁的心尖暖妻 葉雄看了她一眼,點點頭:「走吧!」

兩人走進小城,先找到地方落腳。

小城之內,有一間叫做海潮樓的客棧,兩人在裡面租了兩間上房,咱時住下來,等侯覃勝的到來。

晚上,葉雄正在修鍊,房間門被敲響,然後吱的一下,門被推開了。

水衛換上一套薄薄的輕衣,走了進來。

這套衣服似乎太暴露了,上身就穿著裹胸,大片脖頸跟細細的小腰都露了出來,外面只是披了件輕莎,若隱若現的,看起來十分誘惑。

不吹不黑,如果忽略水衛那下賤的性格,單看外貌的話,她算得上一個大美女,雖然比不上火衛,但是也相差不遠,最主要是,豐滿了一些。

「我有些睡不著,想找你聊聊天,行不?」水衛柔聲問。

葉雄鼻子聞到一鼓淡淡地香味,這種味道進入鼻子之後,能刺激人的**。

當下,他屏住呼吸,對於一名修者話來說,屏蔽呼吸一時半會,太容易了。

「水衛姑娘,你在身上噴這麼重的蘭熏草香,到底是幾個意思?」葉雄冷冷地問。

水衛臉色一僵,片刻之後就像沒事情發生一樣,走過來。 「我過來找你,正是為了這件事情,你說我在自己身上抹點蘭熏草,那個覃力的會不會被我迷得東倒西歪?」水衛笑著說道。

這個女人,明明想誘惑自己,現在突然這樣說,腦袋轉得挺快的。

恐怕她做夢都想不到,自己一下就聞出她身上的蘭熏草味。

「靠葯來施展美人計,是最下乘的手段,這樣反而降低了你的檔次。」葉雄正色道。

「那怎麼樣,才是上乘的手段?」 八零之福運小寡婦 水衛走到他身邊坐下來,問道。

「還是等覃勝打探消息回來之後,再說吧!」葉雄閉上了眼睛,說道:「水衛姑娘,我還要修鍊,就不招待你了。」

他已經下了逐客令,哪知道水衛根本就沒有走,反而嘆了口氣,說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葉雄冷哼一聲,道:「我哪敢看不起堂堂的精靈族水衛。」

「別不承認,從你的聲音之中,我聽得出來。」水衛盯著他緊閉眼睛的臉,幽幽道:「我知道自己下作,但是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覃勝的佔有慾你也看到,如果我不順他的意,我都不知道自己會是什麼下場,我是迫不得已的。」

水衛不停地打量著葉雄,見他臉上稜角分明,剛毅之中,又不失柔情。

年紀輕輕就能斬殺白向仁,說明他在修真一道天賦不凡,假以時日,定當名震天下。

覃勝跟他相比,無論是外貌還是實力,都不是一個層次的。

看到覃勝的臉,她除了噁心,還是噁心,但是看著葉雄的臉,她有種忍不住想摸一摸的衝動。

「水衛姑娘,為什麼火衛能拒絕覃勝,到你身上就變成了迫不得已了?」葉雄反問。

水衛頓時語塞,臉色變得很難看。

「夜深了,還請水衛姑娘早點休息,別讓我更看不起你。」

水衛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臉色說不出的難看,她不甘心地瞪了葉雄一下,這才離開了。

葉雄睜開眼睛,看著她的背影一眼,冷哼一聲,這才閉上眼睛,繼續修鍊。

兩天之後,覃勝來找他們了。

「這兩天,我已經將覃力的喜好弄清楚了,他每隔三天,就會去這城裡的銘香樓,品一下那裡的靈茶,吃點心,大概呆半個小時才離開。」覃勝一來就直接說道。

「這麼說來,這半個小時,就是我們接近他的機會了?」水衛道。

「葉兄弟,對於這些美人計之類的東西,我不太懂,要不你安排一下?」覃勝問。

「對啊,我要怎麼做?」水衛望著葉雄。

葉雄在地球做龍組特工的時候,對人性的鑽研比較深,對於怎麼接近一個人,怎麼布局,都有自己的套路,當下也不客氣,說了起來。

「覃力是海妖族大王子,地位,實力都是非常高的,他身邊不缺女人,所以品味一定很高,一般的胭脂俗粉,入不了他的法眼,想要吸引他注意,必須是女神級的人物,所以……如果用主動誘惑的方法去接近他,只會讓他更加看不起。」葉雄說道。

「不主動,那怎麼誘惑?」覃勝問。

「對於男人來說,得不到的女人是最好的;多人哄搶的女人,是最好的;看不清的面容,最讓人好奇……只要成功吸引他的注意力,咱們就成功了一半……」

接下來,葉雄將自己的計劃,說了一遍。

「你們按照我所說的方法去做,把衣服準備好,把細節理一遍,好好演練,只要那覃力不是不食人間煙火,不愁他不上當。」葉雄說完,站了起來:「好了,我先回去休息,你們好好演練。」

等葉雄離開之後,覃勝又想入非非了,去抓水衛的手。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水衛看著覃勝那張臉,再想想葉雄的臉,突然覺得覃勝無比的噁心,有種想一腳將他踢飛的衝動。

「咱們還是演練一下明天的行動吧!」水衛厭惡地說道。

「不急,咱們先快活一下再說。」

覃勝說完,將她一把抱起來,朝床那邊走去。

「我沒心情,你放下我。」

覃勝哪管她,直接將她放到床上,貼了上去。

水衛一氣之下,直接一腳將他踢到床下。

「你有點出息好不好,整天想著這麼點破事,怎麼能成大事?」水衛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勇氣,大聲喝道:「明天就是接觸覃力的日子,成敗在此一舉,你能不能讓我清靜一下,好好演練?」

覃勝不甘心地站起來:「好吧,這是唯一一次,下次再敢踹我,我可不饒你。」

「我先換好衣服,按照葉雄的辦法,演練一遍。」

水衛說完,拿出一套衣服出來,開始跟覃力演練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