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跟你說過,讓你別再進石洞,你怎麼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古月急道。

2020 年 11 月 3 日

「師傅讓我辦事情,我好不容易才回來,怎麼也得跟他打個招唿。」葉雄一邊走一邊笑道:「這是最後一次,不出意外,以後我都不會再進禁地了。」

古月嘆了口氣,認識他算自己倒霉。

按照上次路線,葉雄很快就到了地道面前,他搬開秘道的石頭,鑽了進去。

爬行十幾分鐘,葉雄正想推開石蓋,突然上面有人在說話。

他小心翼翼地爬過去,很快就聽到毒公子的聲音。

石室之內,毒公子跟三清道長迎面相對。

「三清,好久沒見,還記得我嗎?」毒公子哈哈大笑起來。

「你是……龍百川?」

三清道長看著面前陌生的人,那熟悉的語調,震驚之極。

「龍百川,奪舍重生是逆天行道,你會遭報應的。」三清道長急道。

「修真本來就是逆天行事,像你這麼迂腐的人,憑什麼成為仙人?」龍百川哈哈大笑起來,足足笑了半分鐘,這才說道:「我說過自己一定會成功的,你現在相信了吧?」

秘道之中,葉雄聽聞毒公子那熟悉的聲音,終究還是來晚了一步。

就算不晚也沒用,以他的實力,根本就沒辦法阻止龍百川。

今天下午,跟伊依見面之後,葉雄全都明白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龍百川為了重生而設計的陰謀。

為了滿足重活目的,龍百川不但利用葉雄,也利用了毒公子,讓兩人幫他進秘境辦事。

毒公子也許做夢都想不到,他幫龍百川取得清靈果,最後反被奪舍。

葉雄暗自慶幸,還好自己沒取到清靈果,不然被奪舍的很可能就是葉雄本人。

龍百川是四層巔身,修鍊《真元轉換**》之後,轉為鍊氣期四層。他從毒公子那裡得清靈果,煉化之後進階到五層鍊氣期。這個時候,作為修真者有兩條路走,一是衝擊築基期,另一條就是奪舍重生。龍百川選擇了第二條,畢竟以他七十歲高齡,想在修真一道長遠走下去,肯定是不可能的。

讓葉雄沒有想到的是,取捨成功的機率非常低,結果還是被龍百川成功了。

現在的毒公子身體里支配的,已經是龍百川的靈魂了。

「好徒弟,進來吧。」

葉雄正在發愣,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他知道被發現,沒有辦法,只能推開石蓋,從秘道之中爬起來。

毒公子,應該叫龍百川,他此刻站在三清道長面前,一臉得意地望著自己。

「好徒弟,見到師傅也不叫一聲,這麼沒禮貌?」龍百川笑道。

這種情況葉雄怎麼叫得出口,當下訕訕道:「龍百川,你所有計劃都實現了,不如放過三清道長吧?」

絕品仙尊 龍百川突然臉色一凝,厲聲說道:「徒弟,修鍊一道殘酷無比,我此時放了他?讓人知道我奪舍重生,估計古武門派四大高手現在就殺了我。我奪舍重生,實力依然停留在毒公子的境界,根本沒辦法反抗。」

「你還想怎麼樣?」葉雄問。

「徒弟,念在咱們師徒一場的份上,我饒你一命,不過你得幫我辦一件事情。」

「什麼事?」葉雄問。

「你要證明一下你自己。」

龍百川指著三清道長,命令:「把他殺了,他死了,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知道咱們之間的秘密,以後咱們一起修鍊古武,再一起修鍊真元轉換**,總有一天咱們會踏上修仙大道。」

葉雄沉默了,一時之間陷入艱難的選擇之中。

「機會我已經給你了,你不殺他,我只好把你們一起殺了,你覺得以你現在的實力,能逃得了嗎?」龍百川見葉雄無動於衷,開始威脅起來。

毒公子的實力,已經比葉雄高出一個境界,現在龍百川奪舍他的身體,強強聯合,葉雄想贏他,只是天荒夜談。

但是,他答應過伊依,要帶她來見爺爺的。

如果他殺了三清道長,他怎麼向伊依交待?

一時之間,他陷入艱難的選擇之中。

龍百川也不催促他,在一邊慢慢等候,反正時間還多得是,不在這一會。

三清道長即不求饒,也不說廢話,只是閉上眼睛,彷彿在等待命運的來臨。(未完待續。。) 葉雄看看三清道長,再看看龍百川,心念一動。

上次進來這裡,三清道長用元力驅使匕首的事情,他還記憶猶新。

他手腳雖然被鎖住,但這只是很普通的鐵鏈,真能鎖住他嗎?

如果他能逃出去,為什麼還要繼續在這裡,一坐就是十幾年,連家人都不管不顧?

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選擇,萬一選錯了,那可是大大的麻煩。

「龍百川,道長這麼一大把年紀,再活也就二十年,為什麼你就不肯放過他?」

葉雄選了個折中的辦法,誰也不得罪。

「葉雄,我一直覺得你思想覺悟高,有天賦,但你讓我非常失望。」龍百川身上湧起一鼓強烈的殺氣:「既然你不殺他,那我只好把你也殺了。」

話剛說完,龍百川狠狠一掌,朝葉襲攻來。

毒公子本身實力已經遠在葉雄之上,龍百川奪舍他的身體,以他幾十年的古武經驗,實力更是大漲。

一鼓強大威壓迎面襲來,壓得葉難幾乎喘不過氣。

葉雄原本還對龍百川有些舊情,如果不是他,葉雄這輩子都不可能修鍊到這種地步。

但是他現在要殺自己,葉雄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他飛快地從身上掏出三清道長送的那符籙,接下開關。

符籙飛到半空,光華大作,一個巨大的太極圖案出現,朝龍百川攻去。

龍百川大驚失色,他萬萬沒有想到,葉雄身上居然還有如此厲害的符籙,連忙飛快地朝門口跑去。

轟的一聲巨響,門口石壁被太極符籙擊毀,把洞口封住。

葉雄跑到三清道長身邊,抽出冷墨匕首,狠狠地砍過去,連砍幾十下,才將三清道長的手腳的鐵鏈割斷。

「三清道長,咱們快走。」

葉雄扶著他,準備從秘道里離開。

「小兄弟,能不能將你身上的人蔘送給我,假以日時,我必將重重回報。」三清道長說道。

「道長,先離開這裡,人蔘的事情慢慢再說。」

「我需要藉助人蔘恢復實力,只要我恢復了,區區一個龍百川根本就不是問題。」

葉雄當下將人蔘拿出來,遞了過去。

反正這東西他也不知道怎麼用。

龍百川將人蔘接過,懸浮於掌心之上,在滴溜溜地轉著。

一鼓肉眼能看到的元氣,從人蔘裡面滲出來,通過掌心進入三清道長的身體之中。

片刻之後,人蔘掉到地上,靈力枯萎。

吸收人蔘靈氣之後,三清道長從地上跳起來,氣色大好。

「可惜這麼好一株靈藥,沒煉製成丹藥,發揮不了三成作用,不過治好我的傷,綽綽有餘了。」

三清道長從身上掏出一張符籙,甩了出去。

符籙在半空光華大作,一隻太極圖案,出現在半空,再次朝門口襲去。

再次轟的一聲響起,石壁轟然倒塌,露出一條通道。

龍百川站在通道盡頭,看著三清道長出來,大驚失色。

「龍百川,枉我這麼相信你,當年天山之巔一戰,你居然在我身上下毒,讓我輸了一戰,今天我就好好跟你算算這筆賬。」

三清道沖了出去,狠狠一掌朝龍百川擊去。

龍百川轉身逃跑,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打得過三清道長。

要知道三清道長可是當年十大門派第一高手,哪怕身中劇毒,也重創了天門掌門洛真。

「龍百川,你別跑。」

三清道長在後面追,兩人一前一後,片刻之間就不見蹤影。

葉雄追出去,在洞口的時候看到了古月。

「葉雄,毒公子怎麼會在這裡,剛才那個老道士是誰?」見葉雄出來,古月連忙跑過來問。

「一會再跟你解釋,他們兩個朝哪去了?」葉雄急問。

古月指指那邊,葉雄飛快地衝出石林,追上去。

可惜,一連追到山下,還是沒能找那兩個人。

沒有辦法之下,葉雄只好在山下小旅館住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葉雄還在睡覺,有人拍著房間。

葉雄走到門口開門,外面站著兩個熟悉的人影。

伊依跟三清道長一臉微笑地望著他。

三清道長頭髮梳洗過,鬍子也颳了,看起來精神得多。

只不過長期被關在石洞之中,臉色還是很蒼白,看起來沒多少血色。

「龍百川怎麼樣了,捉到他沒有?」葉雄緊張地問。

他幫三清道長對付龍百川,最怕的就是龍百川沒死,到時候來報復於他,他就麻煩大了。以他的實力,根本就沒辦法應付。

「讓他給逃了,不過你放心,他身受重傷,短時間沒辦法恢復。既然你救了我,以後你的安全我保證了。」三清道長說道。

靠山只能用一時,最主要的還是提高自己的實力。

「多謝,以後就全靠道長了。」葉雄說道。

三清道長走進去,在椅子上坐了下來,這才說道:「十幾年前,我跟洛真一戰,被龍百川下毒,最後落敗。龍百川為了重生修鍊,生生把我囚居十幾年,為了防止我恢復元氣,隔段時間就給我下慢性毒藥,還好你的人蔘幫忙。現在我出來了,就要再次向世人證明,修真者才是古武者最終的道路。葉兄弟,你可願意隨我一起,重振修真門派?」

「多謝道長抬愛,我只不過是個凡人,只想普普通通過日子,沒什麼追求。」

三清道長嘆了口氣:「既然這樣,我就不強求,還是那句話,如果你需要幫忙,直接上仙門找我。」

「多謝道長。」

三清道長從身上掏出兩本小冊,放到桌面上。

「這兩本書,一本是《修真小簡》,可以修真入門。不過像地球這麼資源匱乏的地方,不配合靈藥,煉了沒多大作用,頂多修鍊到鍊氣二層。第二本是《真元轉換**》,如果你有一天決定成為修真者,可以轉化之後再來找我,仙門的大門,永遠為你打開。」

說完之後,三清道長站起來,準備離開。

「葉雄,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這輩子都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見到爺爺。」伊依這才有機會說話。

跟爺爺見面之後,好書明顯沒以前那麼冷漠。

「不用了,舉手之勞而已。」

葉雄將兩本小冊收入懷中,目前來說,他根本沒有轉修真者的意思。

至於這本《修真小簡》,他可以讓自己的那些女人修鍊,就當玩玩。

「三清道長,後會有期。」 離開三清道長之後,葉雄連師門都沒回,直接搭上了回家的火車。

他來逍遙派是答應師傅要求救他,誰知道被利用了,這樣一來,他對逍遙派也沒什麼可留戀的地方。

唯一的留戀就是師姐柳晴,沒跟她打聲招呼,真是遺憾。

這一次逍遙派之行,葉雄不但了解古武門派,也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修真者。

他無意間將三清道長放出來,很快古武者跟修真者之間,很快又會點燃新一場的大戰,到時候,古武界又是一番血雨腥風。

但是,這跟他毛關係都沒有,他已經決定了,好好留在家裡陪老婆,只要修真者跟跟古武者的戰火沒燒到他身上他就不管,他們愛怎麼打就怎麼打。

坐在火車上,葉雄電話響了起來。

「師弟,你在哪?」電話那邊,柳晴問。

「回家路上。」

「你怎麼離開逍遙派也不說一聲,掌門現在四處找你呢。」柳晴急道。

「掌門找我幹什麼?」

「昨天晚上,後山禁地發生大事,掌門讓你去問話。」

「你幫我告訴掌門,靈藥我已經給他,也幫逍遙派奪得名次,也算對得起逍遙派。後山禁地的事情,我什麼都不知道。」葉雄撇得一乾二淨。

「你怎麼能這樣,什麼也不交待一下就走了。」

「師姐,你不捨得我離開,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葉雄打趣。

「喜歡你個死人頭,我生平最恨你這種花心大蘿蔔。」

「也對,像你這種女人,喜歡黃瓜多一些。」葉雄一本正經地說。

「葉雄,你這個大混蛋,※#◎※。」

葉雄將電話離開耳朵,等柳晴罵完之後,這才放到耳邊。

「師姐,有空的話來江南找我,我會惦記著你的。」

閑聊片刻,葉雄就掛了電話。

逍遙派,後山草地。

柳晴怔怔拿著手機,失了魂一樣。

葉雄離開,她好像失去很多樂趣一樣,生活又回到了以前那種白開水的日子。

吃飯,修鍊,睡覺。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沒有任何情趣。

在以前她覺得沒什麼,但是現在,她發現自己有點覺得枯燥了。

她突然很羨慕葉雄,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沒有任何顧忌。

坐火車,搭飛機。

回到江南的時候,已經是一天之後。

葉雄打電話查了一下,知道楊心怡在公司,搭著車子過去。

每次任務回來,葉雄有個習慣,就是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給她一個驚喜。

剛下的士,葉雄發現集團心怡樓下停著一輛熟悉的車子。

他走過去,輕輕地敲了下門窗。

「你怎麼會在這裡,不是出差了嗎?」

看到葉雄出現,蕭芳芳非常奇怪,瞪大眼睛,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