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這樣就別怪我們欺負你了,我賭一百萬晶幣。」

2020 年 11 月 3 日

立即有人說道。

「我也押白子,十萬晶幣。」

「我押白子20萬晶幣。」

…..

當即有十來個表示要下注。

秦陸也押了二十萬晶幣,對戴維說道:

「戴叔叔,你要不押一點,這棋局黑子必輸啊,這就是白送錢。」

戴維抬頭看了一眼身邊的楊嘯。

楊嘯一笑,湊近戴維耳邊悄聲說了一個字。

戴維神情一愣。

「你確定?」

楊嘯微微不語,點點頭。

秦陸輕笑一聲,

「楊嘯可是有什麼高見?」

秦陸明知戴維稱呼楊嘯為楊師,可是他偏偏直呼楊嘯的名字,將內心對楊嘯的輕視表露無遺。

這也難怪,畢竟楊嘯的身份只是一個地球來的奴隸,不是每個人都會向戴維那樣尊重他的。

此刻,那個胖子對棋桌旁的老者拱手道:

「黃老,這局棋讓我玩玩,如何?」

老者微微嘆息一聲,空中懸浮的黑子飛回到棋壇之中,說道:

「唉,這局面黑子九死一生,你真有把握贏得了白子?」

「哈哈,不就是玩玩嗎?一百萬晶幣對我來說還不是小意思,這樣,我加到2百萬晶幣,輸了全部歸你們,你們還有沒有要下注的,下的多,賺得多。」

此刻,下注白子贏的人已經達到了二十多個,將近五百萬晶幣。

有人說道:

「這賭局不公平。」

胖子立即說道:

「這位朋友,哪裡不公平了,請你說出來。」

「你執黑子,萬一那位紙白子的人是你同夥,故意輸給你的話,我們且不是入了你們的坑?」

「咦,對啊。」

「不錯,我倒是沒有想到這一層。」

「那不行,我不下注了。」

……

那些下注白子的人當即嚷了起來。

胖子當即雙手一擺,說道:

「你們說的都有道理,為了公平起見,你們自己推薦一個人過來和我下棋,如何?」

眾人一聽,立即覺得這樣不錯,大家彼此交流了一下,推出了一位中年男子。

「這位是趙站長,棋藝算是不錯,經常陪薛榮大師下棋呢。」

蠍女王駕到 那位趙站長也是自信滿滿,說道:

「承蒙各位兄弟抬愛,推舉我來對弈,這樣吧,我下注200萬晶幣。」

趙站長親自下注,自然不會有人懷疑他放水了。

於是,立即又有十幾個人下注,白子下注的金額達到了一千萬晶幣,但是黑子仍然只有200萬晶幣。

如果白子勝,大家就要根據各自下注的比例來分配黑子的200萬晶幣。

不過,對於這種必勝的棋局,5:1的賠率也算是不錯了。

「好了,還有沒人下注,我們馬上開始了。」

胖子叫道。

此刻趙站長也已經取代了另外一個棋手,做到了胖子的對面。

就在此時,戴維說道:

「我下注100萬晶幣,」

胖子高興地說道:

「好,白子再添一百萬晶幣。」

「不,我下注是黑子。」

「黑子?」

胖子一愣,周圍的人也跟著一愣,好像看白痴一般看著戴維。

「戴叔叔?」

秦陸緊急提醒道。

「我下注300萬金幣,

黑子!」

又一個聲音傳來,眾人一驚,扭頭望去。

只見楊嘯氣定神閑地拿出了一張黑晶卡。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中文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那個胖子獃獃地看著楊嘯,眼神中露出了一股異樣的神情。

在楊嘯看來,那是痛苦的神情。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逆轉棋局,看好你,加油!」

楊嘯嘻嘻一笑。

秦陸看了一眼楊嘯,說道:

「你瘋了?這棋局明顯的黑子輸,白子贏,你還要押黑子贏?」

邪性總裁,壞壞寵 「何必在乎輸贏了?大家開心就好。」

楊嘯淡淡一笑。

那個胖子生怕還有人押黑子,趕緊說道:

「行,多謝兩位對我的支持,我儘力而為,賠了可別怪我,我們開始了。」

胖子說完,神識微動,一顆黑子從棋壇中跳出來,落到了棋盤上。

對面姓趙的站長也緊跟著落下來一粒白子。

周圍的人也都目不轉睛地看著棋盤,生怕漏掉任何一步棋子。

剛開始幾步,趙站長的白子接連圍攻黑子,眼看著就要將黑子的一片區域給吃掉了。

不過,那胖子微微一笑,將一粒黑子落到了另外一個不起眼的區域,直接放棄了這片區域的爭奪。

趙站長微微一笑,說道:

「你這是要認輸嗎?」

落下一顆白子,將黑子的一條龍斷開。

胖子氣定神閑,緊接著又落下了一子在另外的地方,

然後,圍觀的人頓時感覺腦海嗡地一聲炸開了。

尤其是趙站長,感覺腦海一震,似乎有一支利箭射入了自己的精神力領域,心臟陡然一陣刺痛。

胖子前後落下的兩粒黑子居然直接搶佔了一塊空白區的先機。

趙站長額頭冷汗直冒,思考片刻,落下一粒白子,去攔截黑子。

不過,兩粒黑子的先機已經形成,胖子落下第三顆黑子之後,更是與與附近的一塊黑子區域形成了連接趨勢。

接下來十來步棋子,黑子一陣猛攻,將白子殺得節節敗退,接連吃掉了三顆白子,直接輸掉了空白區域的爭奪。

趙站長此刻神識不穩,精神力波動,全身冷汗。

圍觀的人大多都下了賭注,一個個也是目瞪口呆。

大廳一片死靜,只有棋子落下的「啪啪」聲。

眾人突然發現,那個胖子的棋藝非常高明,每每有眾人意想不到的妙招出現,甚至達到起死回生的效果,讓人眼前一亮。

又接連下了數十步之後,整盤棋局中黑子不經搶佔了先機,還將之前的那幾塊死棋給連成了一片,將死棋變成了活棋。

這樣一來,黑子基本上確定了勝局。

趙站長此刻滿頭大汗,神識波動劇烈,猶如驚濤駭浪中的小船一般,時刻都有傾覆的危險。

終於,趙站長一咬牙,艱難地說道:

「慚愧,我輸了。」

站起身來,對胖子拱手致意。

胖子呵呵一笑,說道:

「勝敗乃是平常事,我運氣好,多謝承讓了。」

圍觀的人從頭至尾都看著兩人下棋,對於胖子高超的棋藝是心服口服,雖然輸了賭局,也是無話可說。

不過,最大的贏家並不是胖子,而是楊嘯。

黑子的賭注一共是六百萬晶幣,楊嘯三百萬,胖子二百萬,戴維一百萬。

按照規則,楊嘯佔了一半,分了600萬晶幣,剩下的六百萬戴維可得三分之一,分了200百萬,胖子只得了400萬晶幣。

大家交割完畢,胖子目光如炬,看著楊嘯一眼,起身離開棋藝館。

眾人一陣唏噓,看著棋盤議論片刻,各自散去。

秦陸看著楊嘯,臉色很尷尬,問道:

「楊兄弟為什麼押注黑子?難道你也能夠破解此局?」

楊嘯呵呵一笑,說道:

「我並不知道如何破解這個棋局,不過,有一點卻是很明顯的,那就是,沒有人錢多到主動要求輸給別人,這樣的傻事秦兄會願意做嗎?」

秦陸臉色一紅,

「此話怎麼講?」

「很簡單,每個人能夠看出來必輸的棋局,那個胖子卻願意賭2百萬晶幣,主動給大家送錢,這本身就是最大的問題所在。」

「為什麼大家都願意下注賭白子贏?」

「因為人心的貪婪,大家都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而且過於自信自己對事物的判斷,

其實,這棋局的確是黑子處於劣勢,只不過,那個胖子的棋藝遠超過大家,所以他有能力逆轉,而我們沒有能力逆轉。」

「也就是說,他利用了大家的貪婪和棋藝的局限性,設了一個局?」

一旁的戴維問道。

楊嘯點點頭,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三人都是一夥的,三人一起設計了這個棋局,

你們想想,如果不是我和戴站長加入,分了他們一杯羹,一個棋局就可以輕易賺走一千二百萬晶幣,這樣的生意比開礦場的利潤還要高得多了。」

老秦和兒子秦陸聽了楊嘯的一番分析,當即對楊嘯刮目相看,很是恭敬地說道:

「楊師果然不愧是戴站長的師傅,佩服,佩服!」

楊嘯微微一笑,

「哪裡,我不過碰巧分析對了,運氣好罷了,如果真遇到了一個敗家的富二代,我也就只能跟著賠錢了,哈哈。」

秦陸一聽,臉色很是尷尬。

其實楊嘯沒有說出來的是,這種利用殘局行騙的事情,在地球上比比皆是。

以前在大街上,很多人擺上一副象棋的殘局,由挑戰者任意選擇一方賭輸贏。

很多人看到這種殘局總覺自己能夠贏,但是走了幾下之後,才發覺自己想得太簡單了,大多以輸錢告終。

甚至連自己怎麼輸的都不明白。

楊嘯也曾經下過幾次殘局,每次自己覺得能夠贏,但是最後都是輸。

直到他後來去了湘南省圍棋學院,一次偶然的機會跟他的那個小師姐說起這事,師姐當即給他擺了一副殘局,讓他挑選任意一方。

楊嘯先挑黑方,結果輸了。

然後復盤,再次挑選白方,按照師姐的思路去走,又輸了。

師姐最後告訴他。

「無論什麼殘局,最終比的還是棋藝,我棋藝比你高,即便殘局中處於劣勢,也能夠逆轉,這是根本。」

「那外面大街上的殘局呢?」

「這要分兩種情況,一種情況他的棋藝的確比你高明,就好比我和你現在這樣,無論你挑哪一方都是輸,

但是,更多的是另外一種情況,他的棋藝不一定比你高,甚至比你低,但是他依然可以輕易戰勝你。」

「為什麼?」

「很簡單,擺殘局的人對某一殘局研究得非常透徹,知道每一步怎麼走,如何應對,

在某個特定的殘局上,他可能是大師級的水平,

你只看到了十步之後的棋局,他早就分析到了一百步之後的棋局,你能贏嗎?

所以,無論你怎麼走,如果你的水平只是比他高一點,甚至還不如他的話,自然是輸定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中文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戴維和老秦開了一局圍棋,廝殺起來。

秦陸則拉著楊嘯開了一局圍棋。

三十分鐘中,秦陸被楊嘯殺得落花流水,冷汗直冒,這才知道戴維為什麼要拜楊嘯為老師,當即對楊嘯的棋藝佩服得五體投地。

而老秦這邊也是情況不妙,往年都是戴維輸給他,這一次他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最後硬是輸給了戴維。

「戴站長,可以啊,幾個月不見,棋藝進步不少啊,你的精神力估計也提升了不少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