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李俊話還沒說完,雷虎聲音如同炸雷一般,大喝道:「你放屁!你說,你到底拿了胡星的什麼好處?」

李俊被嚇了一大跳,獃獃的看著雷虎,顫顫巍巍的說:「虎哥,我……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拿他什麼好處啊,天地良心啊!」

看到李俊還不承認,雷虎狠狠便是一腳,直接踹的李俊嘴裡鮮血橫流。

等李俊倒在地上之後,雷虎冷聲質問:「說還是不說?」

李俊依舊一臉無辜的表情道:「虎哥,我……我真沒有拿他一分錢的好處!真的!」

雷虎在江湖上也有段時間了,他看得出李俊不是在說謊,於是便對其冷聲質問:「既然不是拿了他的好處,那你為什麼還要將他介紹給我?」

事情鬧到了這個份上,李俊知道,這件事情就算是不說也不行了。

他倒吸了一口涼氣,對雷虎哽咽道:「虎哥,我……我被這個王八蛋給下套了啊……」

原來,李俊和胡星兩人認識也有兩年時間了,只不過因為李俊去了紫荊市發展,而胡星依舊留在湖市這邊,所以兩個人平時也只是在微信上交流互動。

但是這次,李俊身為老城區項目的負責人之一,而且在雷虎面前也算是一個能拿下事情的兄弟,回來之後,胡星一眼就看到了李俊身上的閃光點。

也就是葉浪前往矮子國的前幾天,負責回來勘察地形,聯繫設計公司,對老城區這塊進行設計規劃的時候,李俊自然而然在隊伍內。

來到湖市沒幾天時間,李俊就和胡星兩個人走到了一起。

相比之下,李俊並不缺錢,但這個小四眼喜歡女人,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喜歡。

就這樣,胡星找到了李俊的弱點,這一番軟磨硬泡之下,成功給李俊上了一課。找了個結了婚的女人,陪著李俊出去睡了一晚上,結果第二天就給李俊給了兩條路。

第一條路,合作,第二天路,報警。

李俊很清楚自己在幻影的前途如何,如果因為這種事情鋃鐺入獄,那麼後半輩子,自然會貧困潦倒。

沒辦法,李俊只能千叮嚀萬囑咐,一定不要在這個項目上玩任何貓膩,然後才將這個項目想方設法交給了胡星。

可事情,最終還是朝著李俊最擔心的這一步來了。

雷虎聽完了李俊的訴說之後,他轉過頭,順著旁邊胡星望了眼,然後冷聲問:「胡總,事情是不是這樣的?」

此時的胡星,哪裡敢不承認啊?人李俊在雷虎面前都成了小貓咪,自己這隻螞蟻,還哪裡有狡辯的份?

看到胡星點頭,雷虎又問:「那你拿到項目之後都做了什麼?」

胡星沒辦法,只能將自己所作出的改動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事到如今,真相大白。

雷虎弄清楚了整件事情的真相,他來到葉浪和江一跟前,苦著臉,直接下跪。 「一姐,總閣主,我給你們丟臉了。」說著,雷虎便拿起手槍,槍口對準了自己腦袋。

葉浪見狀,未曾有絲毫猶豫,正當他準備出手的時候,沒想到雷虎伸出左手,直接格擋開來,然後起身,槍口對著腦袋,斬釘截鐵道:「我雷虎用人不當,導致我們誅神在湖市這邊顏面喪盡,就算是總閣主饒了我,我也不會饒了自己。」

說話間,雷虎的手指,已經扣動在了手槍扳機上。

說時遲那時快,眼瞅著雷虎即將開槍,一槍結果了自己的時候,沒想到安靜的夜空下,忽然一道銀光閃過。

葉浪都還沒看清楚從眼前飛過去的物體是什麼,沒想到雷虎手中的手槍,直接一分為二。

隨著槍頭掉落在地上,雷虎獃獃的順著這道銀光飛去的位置一看,只看到一把手指大小的匕首,直接刺進了牆壁深處,不見了蹤影,只給潔白的牆壁上留下一道疤痕。

震驚,除過震驚之外,還是震驚。

而葉浪,此時已經看到門口是誰,他驚訝道:「老馮,怎麼是你啊?」

馮在天苦著臉,無奈笑道:「你這小兔崽子,有你這麼叫我的嗎?」

馮在天話音剛落,葉昊雙手背在身後,徐步進門的同時對葉浪道:「你這小兔崽子,一天天能不能學會尊老愛幼啊?就你這樣的還為人師表,我看你就是跑去禍害人家孩子的。」

「嘿,老爺子,你這話可所錯了啊。我現在那可是出了名的好老師,不知道多少老師以我為榜樣,不相信你可以問問我旁邊這位,她叫劉媛,是咱們一中的優秀教師。」葉浪笑呵呵的介紹著說。

葉昊順著劉媛打量了眼,然後苦笑道:「我說你小子可真夠可以的啊,能不能別學當年老子我的樣子啊?之前凌菲我看就挺好的,現在居然找了一個比凌菲看上去還好的,咳咳……不過這倒也沒什麼,男人嗎。」

葉昊話說到這裡,也沒管葉浪臉色變成了什麼樣子,他直接來到了劉媛面前,一臉微笑的說:「小劉老師啊,老師這個職業好啊,你是老師,我這個兔崽子也是老師,嗯,我看你們兩個人就挺合適的。雖然我這個兔崽子兒子在外面還有女朋友,可我不介意他多找幾個。」

說完這話之後,葉昊索性來到了劉媛面前,帶著一臉歉意道:「小劉老師啊,實在是抱歉,這初次見面,我也沒帶什麼禮品。」

剛說到這裡,葉昊居然又停下轉身對旁邊馮在天問:「老馮,咱們在湖市這邊有沒有什麼產業啊?」

馮在天也不知道葉昊到底想做什麼,便如實道:「有一家五星級酒店,一處度假村,還有家加工廠以及兩座礦井。」

葉昊聽了,於是便對馮在天直言道:「我們年紀大了,要這麼多錢也沒什麼作用,這樣吧,這家酒店就算是送給小劉老師的見面禮,完事之後你看著給辦一下手續啊。」

劉媛徹底懵逼了,這剛見面,二話不說,就直接送給她一家五星級酒店,這老爺子到底是誰啊?

情急之下,劉媛急忙道:「大叔,我……我不要,我不會經營,我……」

然而,沒等劉媛說完,葉昊對馮在天冷聲道:「老馮,你聽見了嗎?我們集團的酒店人一個老師都瞧不上,你按照明天下午就給我全都砸了,連大樓都給我按照月底之前拆了。」

劉媛倒吸了一口涼氣,匪夷所思的看著這位大叔,心想這究竟想幹什麼啊?能不能別玩的這麼刺激啊?姓馬的來了估計也不敢這麼玩吧?就算是姓王的對自己兒子,也不敢這麼瞎胡鬧吧?

而馮在天,居然還在旁邊點頭答應說:「爺說的是,我現在就安排人做。」

葉浪聽到這裡,好像已經洞察到了老爺子的動機,只不過這會人多,該給老爺子的面子,他還是要給的。再說了,人老爺子今天辦事情這麼漂亮,自己總不能羞了人老爺子的臉吧?

所以,等馮在天說完之後,葉浪便對旁邊劉媛說:「劉老師啊,你也別客氣,這是我家老爺子,就他說的這種酒店,全國甚至於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家。送你一家,九牛一毛了。再說了,估計你現在也看到了,這家酒店你要是不收下的話,老爺子估計就要一把火將酒店給燒了。」

說到這裡,葉浪帶著幾分好奇問:「對了老爺子,還沒問你,咱們家在湖市的酒店是哪一家啊?」

除過葉昊還有馮在天以及葉昊這次帶來的兩個手下感覺這父子兩人談話相對正常之外,其他幾個人在聽到父子兩人的對話后,一個個心想這兩貨真是有點太過分了啊。

尤其是一姐,她倒也清楚葉昊的身份,一個人擁有這麼多產業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就算是擁有這麼多產業,也不能滿世界給人炫耀吧?

瞧瞧現在,不說別人了,就房間中被打傷的這些人以及李文台和胡星,在聽到此話后都不可思議的看著葉浪和葉昊兩人,心想這兩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啊?看他們說話的樣子,好像不像是在吹牛啊。

葉昊聽到后,苦著臉說:「我說乖兒子啊,你也算是我的兒子嗎?曹,老子這麼多的產業,你到底知道什麼啊?」

葉浪不以為然的笑道:「要那麼多產業幹什麼啊?我現在已經是紫荊國際學校副校長了,每個月也有近萬塊錢,外加我們誅神的效益,嘿嘿,我養老絕對是用不著你幫忙了。」

葉昊當即瞪大了眼,氣沖沖的說:「你這個小兔崽子,好了好了,啥也不說了。你這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看你手下好像還打算自殺謝罪對吧?」

葉浪點頭,苦笑道:「也沒什麼大事情,其實……」

接下來,葉浪便將整件事情的過程簡單說了出來,等葉浪說完之後,葉昊冷笑了聲,氣沖沖的說:「普通老百姓的錢居然都敢拿,我看這幫人絕對是活膩歪了。」 這麼說完,葉昊直接給葉浪一把手槍,對其直言道:「這件事情是誰做的你看著將他一槍打死。但是你手下這兄弟就算了,他畢竟不知情,再說也是被人給陷害了,留著將功補過吧。」

聽到這話后,葉浪直言道:「我也是這麼想的,可這小子速度挺快,要不是你出手,我都差點沒能攔住他。」

葉昊點頭,徐步走到雷虎面前,一字一句說:「小老弟啊,看你年紀也挺大了,怎麼還做小孩子做的事情啊?誅神的人雖然好殺,但也不是什麼人都殺啊,好了,不說別的了。你也別鬧這些沒用的,留著你這條命以後將功補過吧。」

如此說完,雷虎也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好了,只是獃獃的看著葉昊。

葉昊看到雷虎臉上的表情,於是便對其加重了聲音問:「怎麼樣?我說的話你聽見了沒有?」

只等此時,雷虎方才開口說:「知道了,我知道了爺。」

剛才馮在天喊葉昊爺,雷虎自然是聽見了的。

因此,現在雷虎自然而然是要喊葉昊一聲爺的。

這一聲爺喊出來,葉昊當即開懷大笑道:「哈哈,好,你小子也是個人才啊。好好跟著我這個小兔崽子做事情,如果有一天他虧待了你,你就直接告訴我,我幫你收拾他。」

雷虎尷尬的都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好了,只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葉昊微微點頭。

葉昊從雷虎旁邊離開后,又轉過頭將目光對準了葉浪,好奇問:「小兔崽子,手槍都給你了,難道你還不打算打死兩個人玩玩嗎?」

拿著手槍,葉浪自然知道這是老爺子在和自己開玩笑的。

淡淡的笑了笑后,葉浪便對旁邊胡星問:「胡總,話說李文台這邊……」

此時的胡星已經被嚇破了膽,沒等葉浪說完,他便忙點頭道:「嗯,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知道了,我一定會給他們精神損失費,而且還會給他們支付醫藥費。另外,以後我再也不敢做這種事情了,如果我還做這種事情的話,你就直接幹掉我。」

葉浪冷笑道:「好,今天我暫且相信你一次,如果有下次的話,我不僅僅會幹掉你,還會讓你全家都無法在這座城市繼續呆下去。」

其實不用葉浪說這話,胡星也知道葉浪的能力。

所以,在葉浪說完這話之後,胡星更是連忙點頭說:「我知道,我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了,放心吧小爺,我這會就給他們支付醫藥費。」

說完這話之後,胡星直接掏出手機來,撥通了自己手下電話后,擲地有聲道:「快,快點給我先拿過來五十萬現金,快點的!」

看到胡星著急忙慌的樣子,葉浪笑了笑說:「行,既然你已經知道錯了,那就快點滾蛋吧。」

胡星巴不得現在趕緊離開這裡,一聽葉浪讓自己離開,他連忙朝著門外沖了出去。

胡星手底下的兩個保鏢,也忙跟在了胡星身後,一溜煙的消失在了遠方。

葉浪見狀,忍不住開懷笑道:「就這點能力,我還以為很強呢,結果真讓人有些失望呢。」

李文台看到這裡,再也忍不住了,急忙說:「小爺,謝謝,謝謝您了。那我們這邊是不是也可以離開了啊?」

話音剛落,剩下的幾個年輕人也紛紛開口道:「是啊小爺,我們太疼了啊,都快要受不了了……」

葉浪剛才還忘了這些人受傷的事情,現在聽到這幾個人叫苦連天的呼喊,他連忙點頭說:「當然當然,你們當然可以走了啊,哈哈,瞧瞧我這腦子啊,這麼重要得事情居然給忘記了。」

說著,葉浪掏出自己手機來,直接撥通了醫院得電話。

一則電話打出去之後,旁邊葉昊看上去有些焦急得說:「小兔崽子,你丫的這點事情解決好了沒有啊?」

看到葉昊此時臉上的表情,葉浪不由得笑了笑說:「這麼著急幹什麼啊?反正這會兒時間還早。」

葉昊苦著臉,嘆了口氣,帶著幾分無奈說:「唉……耗子死了。」

葉浪剛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嘿嘿一笑道:「死了就死了唄,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啊?」

只不過,話剛說到這裡,葉浪好像想起了什麼,立即皺眉,轉過身兩手忽然抓住了葉昊的肩膀,冷聲問:「..你說什麼?誰死了?耗子?那個耗子?…該不會是我耗子叔吧?」

葉昊也沒想到葉浪會表現的這麼激動,倒吸了一口涼氣,語重心長的說:「對,就是你耗子叔叔。」

葉浪傻眼了,不可思議道:「怎麼可能?耗子死了?耗子怎麼可能死了啊?他前段時間不還活的好好的嗎?…到底是誰?你..快點告訴老子,是誰..敢動我耗子叔叔?」

葉昊心裡也難過,他知道葉浪是耗子還有瘋子等人帶大的,尤其是耗子,和葉浪的感情,甚至比他這個當父親的還要親。

現在耗子去世,對葉浪而言,肯定打擊非常大。

「小兔崽子,你先別這麼激動行嗎?耗子死了,你難過,你以為我心裡不難過嗎?他可是和老子我同生共死的兄弟啊,告訴你,我也想將殺死耗子的仇人碎屍萬斷,可我……可我……」話說到這裡,葉昊再也說不下去了。

葉浪見狀,冷聲質問:「可你什麼啊?…你到底開口說啊…別以為你是我老子我就不敢將你怎麼樣了。」

說著,葉浪居然一把抓住了葉昊的衣領。

這要是平時的話,葉昊肯定會一巴掌將葉浪給招呼死。

但是今天,葉昊並沒有這麼做,他只是一雙眼盯著葉浪,語重心長的說:「你想要將我怎麼樣就將我怎麼樣吧,我今天絕對不會說你錯了。」

葉浪鋼牙緊咬,猶豫了許久,方才開口說:「我..我……」

當葉浪狠狠一把將葉昊推開之後,一旁的馮在天忙來到葉浪旁邊,對葉浪低聲道:「少主,你先別這麼生氣,我們先找個地方將這件事情說給你聽,等你聽完了,你就知道爺的難處了。」 葉浪看到馮在天眼眶中噙著淚水,同時發現自己老父親眼眶中也充滿了淚水,他知道,這件事情可能沒自己想的這麼簡單。

一旁的劉媛和老王兩個人真心覺得今天晚上就像是活在夢境之中,獃獃的看著眼前這幾個人對話,最終,劉媛先帶著好奇,對葉浪低聲問:「葉老師,耗子到底是什麼人啊?」

葉浪直言道:「他比我父親和我關係還好,你覺得他能是我的人?」

只不過在氣沖沖的丟下這話后,葉浪感覺到自己在劉媛面前說話語氣有點重了,於是便低聲道:「劉老師,你也別多想,這樣吧,時間不早了。你早點回去吧。」

這麼說完,葉浪對一側的江一道:「一姐,你送劉老師先回去。」

江一通過葉浪還有葉昊等人臉上的表情,便知道葉昊那邊肯定出了什麼重要的事情,於是便低聲道:「總閣主,需要我幫忙的話……」

沒等江一說完,葉浪便忙點頭說:「嗯,我知道,需要你們幫忙的話我會喊你的。你現在先送劉老師回去吧。」

如此說完,葉浪又對旁邊老王說:「王大叔,你能不能也出去在外面抽支煙呀?」

老王對於葉浪這個小小的要求還是很好滿足的,朝著門外退出去的同時,他對葉浪低聲道:「大侄子,你們先在我這裡談著,我剛好出去給你們再買點東西,晚上我……」

還是和剛才江一說話時情況一樣,沒等老王說完,葉浪便急忙道:「我知道了,王大叔,你先出去就行了,求你了,求你們了,都快點出去行嗎?」

此時的葉浪,巴不得趕快知道耗子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哪裡還願意聽別人瞎扯這些啊?

很快,寬敞的飯館內,只剩下三個人。

葉昊和馮在天兩人坐在葉浪對面,稍作沉默,葉昊方才開口道:「兒子,這次父親讓你做的事情很可能會讓你為難,但這件事情,非做不可。」

話音剛落,葉浪便冷聲道:「別這麼多廢話了行嗎?你就快說,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葉昊點了點頭,語重心長的說:「事情,是這樣的……」

接下來的十分鐘時間裡,葉昊將當年葉浪和葉流的事情說了出來。

等葉昊說完之後,葉浪驚訝道:「你的意思是,我還有個弟弟叫葉流?」

葉昊點頭說:「對,你的確還有個弟弟,而且事實證明,你的弟弟已經成了狼族成員,且身份非同尋常。」

聽到這裡,葉浪沉默了幾秒,然後問:「說吧,他在狼族是做什麼事情的?」

「狼族族長的女婿。」葉昊說。

「我曹,不可能吧?我還有個弟弟,身份居然是狼族族長的女婿,開什麼玩笑啊?你是人,我是人,難不成你當年還搞了狼族的婆娘?」葉浪不由得好奇問。

這一句話,讓葉昊瞬間瞪大了眼,氣沖沖的說:「你小子嘴上能不能有個把門的?我可是你老爹啊,有你這麼對你老爹說話的嗎?」

葉浪理所當然道:「呵呵,我說的也是事實啊,難道你還能覺得我說錯了?」

葉昊苦著臉道:「我當年儘管和你現在一樣風流,但我還從沒和狼族的人搞過。但是你也應該知道,我葉昊天生就是修行的材料,所以兒子身上自然也繼承了我體內強大的基因。最關鍵的是,葉流從小就加入了狼族,你想想,葉流經過狼族這麼多年的培養,怎麼可能還成為正常人?」

葉浪低頭,詳細思慮之後,於是便對葉昊問:「聽你這話的意思,耗子叔該不會是被葉流幹掉的吧?」

葉昊聞言,點了點頭說:「對,耗子就是被葉流幹掉的。而我們這次來找你,也是想要讓你出手,去幫我們幹掉葉流。」

事情搞清楚之後,葉浪也懵逼了。

看著自己父親,過了許久,葉浪才開口問:「老爺子,你這是在開什麼玩笑啊?你讓我這個當哥哥的,去親手幹掉自己的親弟弟?」

葉昊無奈嘆息道:「事到如今,也只能是這樣了。如果你不幹掉他,那麼他就會在短時間內幹掉我們所有人。」

「不可能,他狼族就算是再厲害,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將我們所有人全都幹掉!」葉浪信誓旦旦的說。

然而,在葉浪說完此話后,馮在天卻低聲說:「你知道為什麼這次只來了我和你父親兩個人嗎?」

一聽此話,葉浪猛然想起了什麼,急忙說:「對啊,為什麼只來了你們兩個啊?瘋子叔和火熾叔為什麼沒一起過來?」

馮在天苦著臉道:「瘋子就在今天下午和葉流對戰的時候受傷了,而且他今天提出了兩個條件,除非我們答應,要不然他會一個個先將我們聯盟的人全都幹掉。因此,為了聯盟其他人的生命安全,就只能讓你火熾叔先留在大本營了。」

葉浪還真有點驚訝了,首先他知道耗子的厲害,但耗子是孤身一人闖入虎穴,最終喪命這倒是能理解的事情。

但是瘋子,怎麼會受傷的?

難不成瘋子是被狼族的人群毆的?

腦海中這般思慮的同時,葉浪帶著幾分疑惑道:「爸,難道葉流很厲害?」

葉昊理所當然的點頭說:「如果不厲害的話,你耗子叔怎麼可能死在他手裡,你瘋子叔怎麼可能會和他單挑的時候受傷?」

葉浪雙眉緊皺,有些不能理解的問:「可是爸,據我所知,狼族這些年和我們根本沒有什麼利益牽扯啊。他們為什麼要對我們下手?還有,剛才你們說的條件,對方提出的條件到底是什麼啊?」

面對葉浪的詢問,葉昊沒有絲毫猶豫,將葉流所提出的條件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等葉昊說完,葉浪不由開口冷笑道:「呵呵,真是國外待傻了吧?獅子大開口啊?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居然還想要我誅神以及你的聯盟?」

葉昊無奈道:「當然,如果只是葉流一個人,我絕對能對付得了,可問題的關鍵是,對方這次是有備而來的。」 聽到這話之後,葉浪笑了笑說:「有備而來?呵呵,我倒是想知道,他準備的有多好?」

接下來二十分鐘,葉昊將葉流這次來的時候帶了多少人,以及葉流的長相,還有這次他們見面所有的對話,原原本本的說給了葉浪。

全都說完,葉昊點燃了一支香煙,深深吸了口,然後對葉浪低聲道:「小兔崽子,這件事情你做不做儘快給我一句準話。如果你做的話,我就自己不出手了。畢竟耗子已經死了,我身邊的瘋子還有火熾以及你在天叔,我們都年紀大了,有些事情還真有點力不從心。」

然而,讓葉昊意外的是,他本以為葉浪會百般推辭這件事情,但是最後當他詢問完葉浪后,葉浪居然一字一句道:「現在出了這種事情,我如果還不出手的話,等什麼時候出手?」

馮在天也沒想到葉浪會這麼痛快的答應下來,於是便好奇問:「少主,你可想好了啊?這件事情可不能做了決定之後再反悔。」

葉浪信誓旦旦的說:「只要我決定的事情,肯定不會反悔的。」

馮在天繼續問:「那麼,這件事情沒有讓你覺得為難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