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葉昊哈哈一笑,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孟董看葉昊沒動靜,以為自己的話管作用,當即站直身形,雙手一背「況且,現在都什麼世道了,砍刀?看電影看多了吧?怎麼不像美國大片似得,開槍?」

葉浪揉著額頭,完了,救都救不了,這世界上敢跟自己這個爹如此叫板的,還是沒多少個,不,這孟董絕對第一人,因為之前的人都死了!

「原來你喜歡這個調調,行,滿足你……掏傢伙,準備!」

葉浪大喝一聲,身後十幾名特戰隊員,紛紛掏出槍械,微型衝鋒槍,對準孟董,時間彷彿停在了這一瞬間!

卧槽,機關槍!

「啊!」

頓時一陣大亂,孟董直接嚇的鑽到桌子底下,其他人也紛紛抱頭蹲了下來!

「給我開槍,突突了這群王八蛋!」

葉昊大吼一聲,特戰隊員可不管其他,作勢就要扣動扳機!

「不要!」

李雅珊大喊一聲,雖然李雅珊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但今天這陣仗未免有些大,面色蒼白到了極點,身形顫抖,哆嗦著嘴唇「叔叔,不要,凡是好商量!」

「兒媳婦,你這麼對準槍口可是不好,太威脅了,都他娘的把槍口調一調,誰都不允許傷了我兒媳婦!」

葉浪一瞪眼,回頭對著眾人說道,特戰十多名隊員,快速分成兩側,跑到孟董身前,將槍口對準孟董!

「咔嚓!」

子彈上膛,孟董嚇的滿桌子亂竄「啊,不要,救命,啊……」

「葉浪,你倒是勸勸伯父啊……」

李雅珊真是急了,這若是鬧出人命,真的不好交代!

葉浪撓了撓頭,思索片刻道「如果是兒媳婦勸的話,我覺得應該管用!」

「什麼?」

李雅珊偏頭看向葉浪,一臉不滿,葉浪搖了搖頭「那我沒辦法了!」

「媽個球球的,還愣著幹嘛,開槍啊……」

葉浪看了一眼葉浪,又瞅了抽李雅珊,對著自己的隊員大吼道,葉浪算是看出來了,自己這個爹明顯是故意的,不過,葉浪喜歡!

「不要,不要……」

李雅珊徹底慌了,她可是看不出來葉昊在演戲,這萬一真開了槍,真是一發不可收拾了,蕭冰等人在後紛紛掛著微笑,誰都知道葉昊這個套路之王在搞什麼!

「爸……爸……」

李雅珊咬著牙,輕聲說道,語氣微弱不可聞,一張臉紅到了極點,耳根都紅了!

「兒媳婦,你說什麼?」

葉昊疑惑的看著李雅珊,不解的問道!

「爸,我,我跟葉浪不知道你要來,沒,沒準備什麼,咱們去我辦公室歇一歇把……」

李雅珊也是豁出去了,對著葉昊說道,葉浪倒是乾脆,當即點頭「好,先歇一歇,回來在收拾這群王八蛋……正好我跟浪兒也有些話說!」

葉浪撇了撇嘴,看著李雅珊有些發笑,李雅珊好像抽盡了全部的力氣,扶著葉浪的肩膀,看了一眼會議室的眾人,扭頭走了出去,這叫什麼事啊!

葉昊幾人這才暫時離開,眾人不由鬆了一口氣,我擦了,葉浪的背景是什麼?這麼牛筆,這麼囂張的爹!

趙永輝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確定葉昊的父親離開了,這才開始找孟董,最終在會議桌地下的一大束花里,發現孟董將頭扎了進去,留著後半部身子在外面顫抖著「孟董,孟董,人走了……」

「啊?啊?走,走了,!」

孟董抬起頭,顫抖著身形,發現葉浪確實走了,猛的吞了一下口水「走,我也走,走!」

孟董站起身形,作勢就要離開,然而,此時,當孟董看到窗外之時,徹底震驚了!

只見窗外站著四個方隊,將紫金國際的整個廣場都圍滿了,這些人身形筆直,氣勢冰冷,整齊不語的站在空地,密密麻麻,根本數不清多少人,身上的服裝與葉昊身後那些下屬的服裝一模一樣,上面有著特戰兩個字……

「嗷!」

孟董怪叫一聲,兩眼一翻,居然嚇的昏了過去……

周圍眾人也是震驚的看著這一幕,久久不能平息,只有親自看見,才知道有多震撼,多嚇人……

PS:親愛的讀者們,第一章VIP,請大家多多支持!!!! 這種場面,眾人只有在電影里才能見到,如今換到現實里,那種巨大的衝擊力,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尤其是孟董,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一個什麼樣的存在,未免有些太可怕了!

紫金國際今天沸騰了,廣場上的陣仗,震驚了整個紫金國際的,當然,這些人還不知道會議室發生的事情,否則一定也驚的不輕!

此時,葉浪等一行人,來到了李雅珊的辦公室,未等葉昊先進門,蕭冰等人快速進門,短短几秒鐘各種站位,窗戶,裡屋,足足檢查了個遍,李雅珊錯楞的看著這一幕!

葉浪翻了翻白眼「爸,這是學校!」

葉昊微微一愣,旋即看向眾人,頓時氣道「行了行了,來我兒媳婦這裡檢查什麼,以後來這裡都不用檢查!」

「是!」

眾人紛紛躬身,開始站位,每個窗戶站著一人,將可傷害葉昊的方向擋住,站在葉昊身後兩人,靈活戒備兩人,剩餘的人守在門口與走廊,至於蕭冰等人,隨便落座!

李雅珊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一抹燦爛的微笑「伯父,我去給您沏茶……」

葉浪微微一愣,猛的站起身形,大喝道「預備隊準備,抄傢伙,突突了那群王八蛋……」

葉浪嘴角一抽,自己這個老子,自己還不清楚,這戲有點過了吧?

「嘭!」

一群戰士竄了起來,整齊排成一排,紛紛應聲「是……」

李雅珊也是個聰明的女孩,瞬間反應了過來「爸,爸,爸……」

葉昊嘿嘿一笑,擺了擺手,眾人紛紛散去,葉昊坐在座位上「舒服,兒媳婦啊,這辦公室不錯,就是小點!」

「您滿意就行!」

李雅珊一根線高度緊繃著,葉昊怎麼說怎麼是,只要不去突突了誰就行!

「頭一次見面,我也沒什麼能準備的,兒媳婦……」

葉昊頭也未回的伸出手,身後的警衛員遞給葉昊一張銀行卡,葉昊遞給李雅珊「喏,拿著!」

李雅珊下意識的接過銀行卡,看了一眼葉浪,又看了一煙葉昊「叔……爸……爸……您這是什麼意思?」

「頭一次來的匆忙,沒什麼可準備的,這卡里有一個億,回頭花沒了在管我要!」

葉昊隨隨便便的說道,李雅珊呼吸急促,吧嗒一音效卡片掉在了地上,一個億啊?零花錢?

葉浪看的雙眼發直,靠,長這麼大葉昊給自己十塊錢以上的次數都可以數過來,現在出手這麼大方,一出手就一個億,看著驚傻的李雅珊,葉浪再旁催促道「媳婦,還愣著幹嘛?這是咱爸給的零花錢,快謝謝爸!」

葉浪沖著李雅珊直擠眼,李雅珊急忙反應過來,頭搖的跟撥浪鼓似得「爸,這錢我真的不能要,您不允許不高興,我希望靠自己的雙手跟葉浪去好好的拼搏,希望您能支持!」

「額!」

葉昊一拍桌子,大聲喝道「好,不愧是我葉家的兒媳婦,有骨氣,有擔當,葉浪,你小子沒錯,有眼光!」

葉浪翻著白眼,有啥眼光,一個億不要,傻啊,葉浪嘿嘿一笑「爸,雅珊頭一次見面,不好意思的,我替她收著!」

葉浪急忙上前撿卡,然而,一名警衛員快速跑到卡前,在葉浪伸手之前將卡拿了起來,在葉浪目光的注視下,裝進了自己的口袋!

「我特啊呦?弄啥嘞?你龜孫!」

葉浪氣的直翻白眼,就差一步啊,差一步來晚,就沒了一個億,差一步掉進深淵……

「爸,您喝茶……」

李雅珊小心翼翼的端著茶,放到葉昊身前,葉昊點了點頭「好孩子,比葉浪強多了!」

李雅珊拚命的給葉浪使眼色,這麼一個神爹,動不動就突突人,葉浪你倒是說話啊,快點把事情解決了!

葉浪還在惋惜剛才的一個億,但對於李雅珊的眼神又不能視而不見,當即上前幾步,坐在辦公桌上「爸你怎麼突然來了?」

「雅珊,你先去給幾位叔叔倒茶,我跟咱爸有些話說!」

葉浪偏了偏頭,對著李雅珊說道,李雅珊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一臉幽怨的看著葉浪,什麼情況?真把自己當成你媳婦了,李雅珊萬般不情願,還是乖巧的應了一聲「嗯!」

話落,李雅珊便轉身拿著茶水,去給蕭冰等人倒茶,葉浪翻著白眼說道「行了,說吧!」

葉昊看了一眼李雅珊,嘿嘿一笑,湊到葉浪耳邊「這孩子不錯,你小子趕緊上手,別給跑了,你爹能給你做的,都做了!」

「爸,你能不能說點正事?」

葉浪翻了翻白眼,同時看了一眼李雅珊,嘿嘿一笑「我心裡有譜!」

「行,有譜就行!」

葉昊點了點頭,旋即猛的竄起來,對準葉浪就是一個大大的脖留,一巴掌拍在葉浪的後頸,葉浪瞬間挺直了身形,捂著脖子蹦個不停「爸,你是不是瘋了?」

「你個小兔崽子,你在訓練基地,一待就是八年,我跟你媽見過你幾回?你剛一出來,就跑這麼個地方,當個什麼破教師,你個混賬玩意,我抽你都是輕的!」

葉昊越說越是生氣,上前就一腳,葉浪嗷一嗓子「爸,別動手,有話好好說……」

「好好說,八年的時間,你給我機會了么?你知道你媽多想你?你個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想飛了,家不要了?」

「啪啪啪……」

李雅珊正在給蕭冰等人倒茶,突然嚇了一哆嗦,轉頭之時,爺倆就打了起來,李雅珊急忙道「這,這是怎麼了?」

「沒事,沒事,沒動槍就不用管!」

火熾擺了擺手,滿臉微笑,李雅珊錯楞,這是什麼說辭?沒動槍就不用管!

葉昊越說越激動,從警衛員那抽出手槍,對準葉浪「老子一槍蹦了你算了!」

葉浪急忙跑起了S線「別鬧,爸,爸,我可是你親兒子!」

「狗屁,我先揍你個不孝子!」

葉昊一邊瞄著,一邊抽出一根煙點燃……

李雅珊頓時大驚失色,急忙道「動槍了,幾位叔叔,你們快……」

火熾慢悠悠的說道「沒事,不開槍就不用管……」

「額!」

PS:正在馬不停蹄的碼字,大家手中有鮮花的粉絲們,請投給戰天!!么么噠!!! 「爸,爸,你悠著點,保險關著沒,別走火,你把我打死,我二媽媽,三媽媽,五媽媽,能放過你么,想想我四媽媽……」

葉浪一邊左右閃躲,跑著S線,一邊對著葉浪喊道,李雅珊在旁聽的迷糊,二媽媽,三媽媽,五媽媽,葉浪這麼多媽媽?

提到五媽媽,葉昊身形一正,看著葉浪,眼中居然閃爍著淚花,將槍口放下,坐在椅子上,葉浪眼前的人,可是國際戰神,自己父親,葉昊,自己長這麼大,葉昊,從來沒有掉過一絲眼淚,在葉浪心中葉昊是強大的,頂天的,無所不能的!

而如今葉浪發現,自己父親兩鬢居然多了一絲白髮,葉浪心中一疼「爸,對不起,我不該瞞著你跟媽來這裡,但是我想走自己的路,爸,龍生龍,鳳生鳳,我葉浪是您葉昊的兒子,差不了!」

葉昊深吸了一口氣,坐在椅子上「行了,你也長大了,有自己的生活就好,但是你記住你老子一句話,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我們的命,不由天,這個主,我們自己做!」

「是,爸,我清楚!」

葉浪身形一正,爺倆總算是能一本正經的聊天了,李雅珊在旁看著,不知為何,鼻子卻有些發酸!

此時的葉昊,不是什麼戰神,不是什麼盟主,更不是守護者,是一個父親,對兒子的教誨,葉昊深吸了一口煙,將煙頭泯滅在煙灰缸「抽個時間回去,看看你媽,她很想你,還有你,四媽媽……」

葉浪身形一顫,當即保證道「爸,我會的,儘快回去,帶著您的兒媳婦一起!」

「好!」

葉昊深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葉浪眼中閃過一抹凶光,惡狠狠的攥著拳頭「爸,四媽媽的仇,我一定……」

葉昊擺擺手,打住了葉浪的話語,葉浪感覺胸口有什麼東西壓住一般,緩緩的深吸了幾口氣!

「其餘事,是你自己的路,你自己怎麼走,我不管,葉浪,別說我不給你機會,一年,這一年,若你在這裡闖不出什麼名堂,乖乖的給我回去,繼承戰神!」

葉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對著葉浪不容置疑的說道,葉浪微微一愣,商量性問道「爸,兩年行不行?」

「半年……」

「爸,怎麼還少了呢……」

「四個月……」

「靠,爸,不能再少了,半年就半年,沒問題……」

「好,就三個月……」

葉昊微微一笑,對著葉浪說道,葉浪無語問蒼天,額頭掛滿了黑線,還能說什麼,在說連三個月都沒有了,當即身形一正,咬著牙「是,爸,三個月,謝謝爸,大人大量!」

「唉,咱爺倆說這些就沒什麼意思了,爸對你的愛,你還不明白么?」

葉昊挑了挑眉,對著葉浪笑問道,葉浪咬著嘴唇「明白,明白!」

李雅珊雖然聽不懂這爺倆咱說什麼,不過感覺這爺倆就不會好好聊天,不是煽情就是打架!

葉昊點了點頭,對著火熾輕聲說道「火熾!」

火熾當即明白,揮了揮手,幾名特戰隊員快速轉身離開,蕭冰,耗子等人也紛紛站起身形,屋內的一群人瞬間消失,李雅珊錯楞的看著這一幕!

「侄媳婦,難道你想留下來看他們打架?」

火熾對著李雅珊問道,李雅珊自然也是個聰明的女孩,這意思自然是葉昊與葉浪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說,不允許在場有人,可是李雅珊很不放心,擔憂的對著蕭冰等人問道「真的可以么?他們兩個可以和平相處么?」

「和平是不可能的,我不是說了么,不開槍就不用管!」

話落,眾人便走了出去,李雅珊擔憂的看了兩人一眼,猶豫片刻,還是走了出去,將門關上的時候,探著頭對著葉昊說道「爸,別生氣昂,葉浪,好好跟爸說話!」

葉浪點了點頭,葉昊看向李雅珊瞬間和顏悅色「沒事,孩子,去吧,我跟浪兒說點悄悄話,一會就還給你!」

李雅珊面色一紅,急忙關上門,輕咳了兩聲……李雅珊思前想後,還是決定去會議室看看,不知道現在會議室的情況怎麼樣了,李雅珊這一路上,兩側皆是戰士戰力,雖然李雅珊不懂武力,可是她也能感覺到,這些人不簡單!

葉浪的父親到底是誰?葉浪居然有這麼厲害的家庭背景,李雅珊心中尋思著,感覺如做夢一般……

此時,屋內,只剩下葉浪跟葉昊……

「爸,你來紫禁市真正的目的不是我吧?」

葉浪見葉昊將人全部支開,自知葉昊要跟自己說些什麼,葉昊平淡道「是也不是!」

「嗯?」

葉浪也順著口袋掏出一根煙點燃,葉昊微微一愣「什麼時候學會的抽煙!」

「秘密基地,據說抽煙可以緩解疼痛,不過好像並不怎麼管用!」

葉浪打了一個哈哈,葉昊心中閃過一抹心疼,秘密基地的八年,自己這個兒子自然吃了不少苦,而葉浪能活著,足以說明他的優秀!

「你小子……」

葉昊翻了翻白眼,眼中有著寵愛,只不過卻不善於表達「既然你這麼聰明,那就說說,我為何來此?」

「天門……」

葉浪言語之中儘是自信,絲毫沒有猶豫的說道!

神棍嬌妻,總裁要跑路 葉昊眼中閃過一抹鋒芒,未打斷葉浪,葉浪繼續說道「我才來紫禁市今天,消息如此靈通,並且敢對我動手的,在華夏,除了天門,我想不到其他人!」

「沒錯,雖然現在的天門已經幾乎被抹除,可畢竟曾經的天門是華夏之最,還有一些傀儡不死心,還抱著什麼反清復明的心思,我這次來就是徹徹底底的將天門抹除,敢動我兒子,活膩歪了都趕不上熱乎的!」

說道最後一句話之時,葉昊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

葉浪猶豫片刻,緩緩說道「爸,我也想跟你談談天門的事情,我想自己解決!」

「嗯?」

腹黑寶寶,媽咪拒絕曖昧 葉昊疑惑的看著葉浪,葉浪繼續說道「死神聯盟,天門,武門,的事情我從小聽著張大,現在的天門雖然已經寥寥無人,但哪怕是隱藏的實力,也是恐怖的,非一般人能比擬,而這次他們打算對我下手,所以,爸,這次交給我來處理,今天以後,天門將徹底的不復存在……」 葉昊微微一愣,旋即嘴角挑起一抹笑容「行,小子,不愧是老子的兒子,這事我批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