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念瘋狂喊著,而龍魂深深看著楊柏,然後猛的吞吐一切,龍威爆發了,同時巨大的龍息也釋放出來。

2020 年 11 月 2 日

「龍御九轉,龍符逆!」

龍魂也喊出奇特的咒語,剎那間,龍紋令的所在風捲殘雲,恐怖的天地無形,還有真正的龍術,降臨在天地當中。

「啊!」

楊柏轟然長嘯起來,無量體彷彿承受某種力量,那是在龍魂和魔念之下,雙方的能量場,都依託在楊柏的無量體當中。

「堅持住,老子只是一道殘念,那頭破龍也是殘魂,只能夠依託給你。把封印打開,我把剩下的魔氣交給你。」

魔念趕緊命令楊柏,這可是關鍵時刻,龍魂能夠鎮壓住法奧,可是要想徹底摧毀法奧和魃,還得憑藉楊柏。

「聖僧,解開封印!」

楊柏渾身都要裂開了,這個時候也明白,如果不是無量體,楊柏根本無法承受龍魔之氣。

龍魂散發的龍氣又一次加持在楊柏的身上,而魔念也又一次爆發,這次兩人聯手,就是為了讓楊柏擁有擊殺法奧的能力。

「敖久,他不是你一個人的!」

可是兩股能量剛剛進入楊柏的無量體,魔念就獰笑起來,這兩人要把楊柏身體當成陣地,都想徹底轉化楊柏。

楊柏也感受到了,身後碎裂的法相,轟然而出。一為金龍,二為魔影,而三為佛光。法相金身的出現,讓普拉的舍利子也來。

「我是我,靈珠逆轉!」

楊柏也怒了,身上的氣息這麼複雜,楊柏的境界卻在瘋狂的提升。而最終,楊柏憑藉靈珠,在舍利子的幫助下,終於徹底融合龍降和魔道之力。

「轟!」

林玄的境界直接攀升,徹底晉陞合體期。 霸愛小妻 楊柏的無量體,本來就是元嬰,如今進入合體期,楊柏的丹田猶如昊日一樣。

「啊!」

楊柏狂吼一聲,斷裂的龍泉轟然跟聖光劍融合在一起,藉助龍氣,楊柏彷彿覺醒更加恐怖的力量。

雙劍合一,楊柏望著前方的法奧,也看到龍魂,楊柏的境界還在突破,要超過合體期,朝著大乘而去。

「法奧,你死定了!」

楊柏怒吼一聲,體內的能量太多了,多的讓楊柏想要爆炸。楊柏舉起神劍,轟然朝著法奧而去。

而此時的龍魂已經無法鎮壓住法奧,法奧頭頂的王冠,也感受到宿敵的氣息,綻放恐怖的毀滅這裡。

「龍魔雙道,殺!」

楊柏的雙眸化為龍術,背後魔影也化為羽翅,龍紋令空間當中,楊柏終於徹底的爆發。

「轟隆隆!」

法奧跟楊柏撞擊在一起,法奧超神,楊柏擁有龍魔殺道之法,那是克制毀滅之力的。恐怖的能量餘波宣洩出來,龍魂扶搖而起,穩定龍紋令空間,而此時佛光又一次返回,又把魔給封印了。

魔念失去最後的魔力,也只能夠任由舍利子封印自己,不過舍利子的能量太也虛弱了,這種封印,也只是象徵性的。

龍魂盯著楊柏,楊柏身後的法相居然合一,在天地當中,楊柏如神一樣,爆發出最強的戰力。

法奧的確強大,可是在龍魔殺術之下,王冠鬆動,被楊柏一劍斬落,失去王冠,法奧根本不是楊柏的對手。

恐怖的力量俯衝而下,法奧在絕望當中化為齏粉。

王冠掉在龍紋令空間,而此時的龍魂剛要對王冠有什麼動作,楊柏已經來到王冠的面前,一抬手。

「轟!」

無量氣轟進王冠當中,靈珠之光也照耀王冠,楊柏居然把魃的王冠可收了起來。

「交給吾!」

龍魂怒吼一聲,魃的東西,應該徹底被毀掉,省的留下禍患。

楊柏卻搖了搖頭,身上的氣息變得相當厚重,楊柏的目光堅定的看著龍魂,一字一句問道:「終極,就是地仙界的入口,你守護地仙界?」

楊柏的話,讓龍魂就是一愣,回頭看了魔念一眼。

「他有資格知道一切,我們都已經這樣了,難道你還想戰鬥?」

魔念不屑的看著龍魂,雙方都沒有鼎盛的時候,而且楊柏吸收龍魔之力,無量體又一次晉陞,而且楊柏掌控王冠。

「守護!」

「為了守護,你也能夠毀掉人間,對嗎?」

楊柏又一次堅定的說著,如今面對龍魂,楊柏已經不是弱小之人。

「守護,吾的使命!」

龍魂沒有多說什麼,不過楊柏已經明白。

「那他們為什麼能夠進去,我的父母,我的爺爺!」

楊柏猛的怒吼起來,雙眸隱約有淚光,這個時候下的楊柏,委屈的猶如孩子,都是因為終極,楊柏失去家人。

「當時吾在沉睡,不然他們必死!」龍魂無情的說著。

「你說什麼?」

楊柏的雙眸已經殺氣騰騰,手中的劍隱約抬了起來。

「楊柏,你別聽他的,他就是這樣的死腦筋。我們還有機會!」魔想要跟楊柏在一起,想要一起針對龍。

楊柏一抬手,無量氣融入舍利子當中,佛光又一次出現,封印猛的加固起來,當場就把魔徹底的封印。

「楊柏,你是白痴嗎,你居然敢這麼對我,剛才可是我救你的!」

魔怒吼連連,而此時楊柏卻根本不聽,讓佛光封印了魔,然後一揮手,從舍利子當中救出普拉之魂。

「多謝你了,聖僧,這股力量,會讓你復甦!」

楊柏把王冠當中一根倒刺,斬斷,化為本源晶石。這神秘的力量,融入普拉之魂當中。 總裁的小逃妻 而此時的普拉已經顯化出來,深深看了一眼楊柏,卻彷彿沒有看到龍魂一樣,在晶石當中,慢慢的從龍紋令空間而出,也衝出異度空間。

楊柏救下普松,如今憑藉自己,就能夠封印魔。在解決完這一切,楊柏終於放下神劍,很認真的看著龍魂。

「我會進找到父母,你要攔我,我就殺你。」

楊柏已經下定決定,而此時的龍魂看著楊柏,卻在最後的時刻,慢慢搖了搖頭說道:「吾不會攔你,吾已經沒有攔你的力量了。」

龍魂目光暗淡下去,沉睡當中復甦的能量已經耗盡,如今的龍魂又要沉睡,龍魂無法阻擋楊柏。

「我的傳承來自你,只要你不阻我,我會幫你得到龍軀!」

楊柏深吸一口氣,很認真的看著龍魂,這句話,終於讓龍魂動容,沉聲看著楊柏說道:「崑崙,叛逆!」

「沒錯,我替你報仇!」 離著重景大廈一戰,已經過去三天,龍魂重新返回龍首山沉睡。楊柏從異度空間出來時候,憑藉如今大乘期境和龍術,把重景大廈中的人,都從異度空間帶了出來。

楊柏消失在重景大廈,教宗法奧等人隕落在港島,這樣的事情,震驚西方地下世界。教宗之人沒有重新派強者進入港島,港島已經徹底成為東方禁區中的禁區。

法奧這樣的強者,都隕落,誰還敢來?

楊柏返回家中,就一直在龍紋令空間修鍊,楊柏想要掌控王冠,王冠的能量能夠超神,那是人間最巔峰的力量。

就在楊柏一直突破的時候,風飛煙卻傳來徐麥心的消息。

「什麼?那個人到了?」

楊柏第一時間就跟著風飛煙前往醫院,徐麥心的傷勢都已經恢復,只是身體還很虛弱。徐家就剩下徐麥心,徐麥心是徐氏集團唯一合法繼承人,隨著徐麥心蘇醒,集團當中各個大佬都圍在徐麥心身邊。

以往的港島雙美之一徐麥心,彷彿一夜間成熟起來。哪怕在醫院當中,徐麥心也在處理集團業務。

等楊柏出現在病房的時候,徐麥心一眼看到楊柏而來,忍了三天的悲痛,終於宣洩而出。

「楊柏,我的父親,還有蘭管家,嗚嗚!」

徐麥心的親人都沒有了,如果沒有楊柏,徐麥心也死了。現在徐麥心孤零零的,心中唯一親人就剩下楊柏。

「還有我們!」

楊柏也長嘆一聲,沖著風飛煙使了一個眼神,讓風飛煙也勸勸。

風飛煙也是眼圈一紅,也摟著徐麥心哭了起來,比剛才哭還要慘。

楊柏只能夠無奈的站了起來,就看著病房當中兩女哭,哭了半個多小時,楊柏都要等不及的時候,風飛煙卻趴在徐麥心的耳邊說著什麼。

隨著風飛煙的話,徐麥心終於不哭了,只是臉頰通紅,一直暗中偷瞄楊柏。

「不哭了?說正事,人呢?」

楊柏關心青銅棺槨的事情,看到徐麥心終於不哭了,楊柏也不管風飛煙到底用了什麼辦法。

「來人!」

徐麥心也正色起來,對著楊柏點了點頭。風飛煙答應徐麥心一件事,這讓徐麥心以後全心全意給楊柏辦事,楊柏想要知道什麼,徐麥心當然也要幫忙。

隨著徐麥心的命令,病房外面那些手下,很快把一個老頭帶了進來。老者滿臉都是鬍子,戴著白帽,紅鼻頭,滿臉都是褶子。

醉紅顏:腹黑掌門掠嬌妻 老者有點醉醺醺的,畢竟常年跑船,老者站在原地,雙腿總是晃著。

「這是布魯船長,他最早發現青銅棺槨的!」

徐麥心的話,讓楊柏趕緊盯著布魯,而關於青銅棺槨的事情,布魯這個老頭並沒有忘記,晃著腦袋,猶如將故事一樣,把從海上發現青銅棺槨的事情,告訴楊柏。

當初在海上發現青銅棺槨,的確遇到奇怪的事情,海面出現巨大的漩渦,猶如腳印一樣。不光一個漩渦,而是一連串漩渦,一路延伸出去,朝著海岸而去。

「腳印?你確定?」

楊柏認真的看向布魯,此時的布魯心有餘悸的點頭,嘴裡發出含糊的聲音,然後又一次說道:「當初我們也好奇,從海上撈出青銅棺槨,我們就開著船,沿著渦旋的方向而去,而就在快到海岸的時候,我們看到天上飄過一個人。」

「不,兩個人,太高了,神啊!」

布魯好像陷入迷茫,說完這些話,居然在搖了搖頭,趕緊解釋道:「或許那天我喝多了,只有我看到了,人怎麼能夠飛,也不可能?」

「兩個人,你說你隱約看到兩個人,兩個什麼人?」楊柏卻咬緊牙關看著布魯。

「先生,我真的不清楚,太遠了,或許是兩個海鷗,我眼花了!」

「是嗎?眼花了,不是人?」

楊柏深吸一口氣,問了這麼多,除了青銅棺槨和那個渦旋印記,並沒有其他的,布魯這些人沒有發現別的事情,也只好青銅棺槨而回。

「那個棺槨很有意思,居然能夠漂浮起來,裡面一定是空心的,我賣了好多錢,我不用在開船了…」

布魯又開始興奮起來,開始說著自己拍賣的事情。可這樣的事情,卻不是楊柏想要的。

「楊柏,你到底要問什麼?這個青銅棺槨很重要嗎?」風飛煙也好奇的問道。

「很重要,我想知道,青銅棺槨裡面的事情。」

「裡面?不可能,裡面根本沒有東西,當初拍賣的時候,用了無數的辦法,沒有人能夠打開青銅棺槨。任何儀器也無法探測青銅棺槨的內部。」

楊柏長嘆一聲,幽幽說道:「我打開了,那個青銅棺槨已經在我的手中。」

楊柏的話,讓徐麥心也震驚起來,而布魯還在那講著自己傳奇的故事。徐麥心終於揮了揮手,而就在布魯要離開的時候,突然回過頭來,對著楊柏說道:「這位先生,那天我好像還聽到一個聲音,聲音也是從高空而來,只是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我喝多了,肯定也幻聽了!」

布魯的的話,讓楊柏瞳孔一縮,趕緊問道:「什麼聲音?」

「好像是什麼苦輪!」

布魯畢竟是老外,剛才說的話,都是風飛煙幫著翻譯的。布魯模仿那個聲音,讓楊柏陷入沉思當中。

「苦輪,那是什麼?」

病房當中只有徐麥心和風飛煙了,而這個時候,楊柏也疑惑的搖了搖頭,嘴裡一直嘀咕著苦輪這兩個字。

「楊柏,別想了,他就是醉鬼,你還指望離著這麼久,能夠知道什麼?還苦輪,窟落,鯤輪什麼的。」

徐麥心也想勸楊柏,而徐麥心的話,猛的讓楊柏一個激靈,雙眸神芒不斷。

「麥心,你剛才最後說的是什麼?」

「我說什麼了?他是醉鬼,還能什麼?」

「不,最後一個詞!」

楊柏激動的看著徐麥心,一把抓住徐麥心,都要把徐麥心給抱了起來。

「詞?鯤輪?」

「麥心,我謝謝你,我終於知道了!」

楊柏長嘯一聲,激動無比,什麼苦輪,布魯聽到應該是崑崙。那天崑崙修真者就在海邊,難道爺爺落在崑崙的手中。

當楊柏激動過後,卻是墜入冰窖當中。如果爺爺楊寒意落在崑崙的手中,那會如何?

「崑崙,你最好被動我的爺爺,不然的話,我不介意血洗崑崙!」

如今的楊柏已經真正的成長起來,如今得到爺爺的消息,楊柏已經無法留在港島。

楊柏花了一天的時間,把港島的事情都處理一遍,跟鄭玉兒道別,同時也讓黑老趕緊聯繫炎黃組。

楊柏本來想要聯繫煌,可是煌的手機並沒有信號,不光是煌,就連宋端武、白勝男等人都沒有信號。

楊柏也聯繫不上冷玉秀他們,薩滿教的人也聯繫不上,這讓楊柏心中就是一驚。

「什麼?你要返回內地?」

黑神元聽到楊柏要返回內地,也驚訝無比。黑神元可是知道楊柏是過來外放的,這個時候返回內地,那邊難道出了大事。

「給我定晚上的飛機,我明天要到龍虎山!」

楊柏已經忍不了了,內心也無比的擔心,知道這次修真大會,東方世界的修真者,都會匯聚在修真大會,那裡應該是結境。

楊柏只能夠親自前往龍虎山,憑藉留在銀雪真人的印記,就會找到那個結境,i進入修真大會當中。

「可是?」黑神元還是擔心。

楊柏卻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我已經無需躲藏了,該躲藏是他們。」

楊柏下定決心要趕往修真大會,而此時遠在YT市的龍虎山,穿過上清古鎮,上到應天寺遺址、從上空俯視玉淵卧龍、七級瀑布、雲客爭路、松林陡坡、九峰聯屏等景區。龍虎山之後的應天山後山,山谷之內,常年霧氣繚繞,山峰陡峭,重巒疊嶂,飛瀑流泉。

應天山是原始森林,森林遮天蔽日,不過此時在霧氣當中,卻偶爾反射七彩之光,這片山谷之內,彷彿隱藏寶物一樣。

人跡罕至的山谷當中,如果有人能夠進入,一定會大吃一驚。在霧氣當中,這裡居然出現一坊市。

修真者的坊市,修真大會已經開了六天,今天已經是最後一天。而留在坊市當中都是各個宗門的修真者,他們在這裡交流。

坊市當然也是依託龍虎山建立,坊市當中有上千名的修真者,大部分都是最低端的。

而在這個坊市的後面,卻有七座大門,金色的大門連環在一起,那是龍虎山布下的結境,只有八山六道等大宗門,才能夠進入修真大會當中。

修真大會以往都是七天,頭三天,各個宗門會派出天驕,進行天驕戰。而中間三天,就是老一輩修真者,為了尋求突破,會以道會友,問道天下。

而最後的一天,卻是各個宗門在組織者的維持下,處理修真界的大事。

就是就是第七天,如今在那結境當中,卻發出一件恐怖的事情,在那結境之後,居然出現一個個青銅鼎,這些青銅鼎化為擎天之陣,阻擋一切,八山六道之人,都被封印在修真大會當中。 歐陽楚的問話讓許醉凝有些發懵。

看這種影片?

重生之魔王請息怒 她沒看什麼奇怪的影片啊?

許醉凝這時才有些後知後覺地發現歐陽楚那雙好看修長的手,正按在她的電腦滑鼠上,他輕輕按了下去,這時,歐陽楚面前的手提電腦屏幕就開始繼續播放一個畫面。

許醉凝也很是好奇的掃了一眼電腦熒幕上的畫面,可只是那麼一眼,她的腦子立馬轟的一聲開始嗡嗡作響起來!

電腦屏幕上的正是秦語純,不過她是躺在床上的,而她身上,還有另外一個光裸著的男人。

畫面激烈,燈光曖-昧,聲音也嬌嬌羞羞的讓人禁不住浮想聯翩,許醉凝都不必仔細去看,就已經知道了電影中的兩人正在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