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天也有些尷尬的搖了搖頭,潘瑤確實是自己的女友,只不過到現在連手都沒有牽到過,當然也可不算是上次逃命時候的牽手。

2020 年 11 月 2 日

吉普車呼嘯,很快就使出了學院,有了教官隊長的請假條,自然是非常的順利,所有人都好奇,這個雲天到底有什麼背景,就連軍訓的教官都對他那麼禮貌,不過這個答案自然是無從得知了。

一路上,火狐都是非常的激動,昨天的訓練真是讓他非常長臉,首長特意表彰了他這次的貢獻,能夠讓他們觀摩到真正特種兵的訓練絕對是受益匪淺。

“而且首長還說,若是你願意轉業,天狐特警隊的大門隨時對你敞開,不過我們也清楚,你這種國寶級的人物自然是不會轉業了。”火狐的話,頓時讓雲天臉上一陣尷尬,殊不知他現在就是退伍的人了。

隨着吉普車進入軍營,道路兩旁已經站門了特警隊員,自發組織前來迎接雲天的他們,對於雲天昨天的表現可是敬佩有加,尤其是雲天走了之後,他們去嘗試了一下,即便是頭上沒有子彈呼嘯,最好的人也是用了八分鐘半才完成射擊,而且也不是次次都可以做到。

“好帥啊。”坐在後座上的潘瑤驚訝的看着那些威武的特警,沒想到他們竟然好似歡迎英雄一樣,這種感覺實在是太讓人激動了。

今天的訓練項目是打靶,足有十畝地的靶場裏,此時特警們都已經聚集在那裏,看着雲天熟練的裝槍上彈,單是那速度就是他們無法比擬的。

“今天是怎麼了,一大羣老爺們傻站在這裏幹什麼呢?”就在雲天做着準備活動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傳來,潘瑤首先好奇的望去,因爲這竟然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雲天也好奇的順着聲音望去,很快靶場外就走進來一個女子,身材高挑的她留着齊耳的短髮,身穿黑色作訓服,顯得那麼的精神,一雙美麗的臉龐絕對不輸於潘瑤,而黑色的眸子裏,帶着的卻是一種鄙夷的目光。

“玄貓你怎麼來了?”火狐沒想到這大小姐怎麼突然駕到,急忙走了過來,擋在了玄貓的面前。

“我怎麼就不能來,難道我這個特殊隊員就不能進靶場了嗎?”玄貓一臉冷笑,但是她的目光並沒有離開站在那邊的雲天。 玄貓,特警大隊特殊成員,現在還就讀於警察學院的她在一年前加入了天狐特警大隊,而對於她的背景,火狐他們只知道她的父親是公安部一個高層,而她的師傅更是一個非常厲害的角色。

但是玄貓可不是靠着她父親的面子才進入到特警大隊的,過硬的本事纔是讓所有隊長都閉嘴的能力,超級敏感的觀察能力,讓她一來就打破了天狐特警大隊所有的射擊記錄,作爲優秀的狙擊手,她的才能讓所有人都望塵莫及。

“哪裏哪裏,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來此訓練的夜貓,我們都是來觀摩的,既然來了就不如一起看看吧。”火狐急忙對着玄貓說道,同時帶着她走到了雲天的面前。

“就射擊而已,有什麼好看的,不過是菜鳥裏的高個而已,我平時練習的時候也沒有見過你們都跑來圍觀啊,國家養你們是讓你們看戲的嘛?”玄貓一張嘴,可就是帶刺的,而且上下打量了一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雲天,眼中的不屑一目瞭然。

“喂,你說話怎麼這麼過分,什麼叫做菜鳥裏的高個,搞的像你很厲害一樣。”雲天還沒有開口,一旁的潘瑤可受不了了,現在所有人都那雲天當英雄一樣,她卻在那裏胡說八道什麼。

“厲不厲害誰說的都不算,有本事和我比一場不就知道了。”玄貓並沒有理會潘瑤,直接對着身後的雲天說道。

“你天天在這裏練習,他纔剛來,你覺得這樣公平嗎?”潘瑤再一次擋在玄貓的身前,冷冷的說道。

“大小姐,這裏的靶場有三千種變化,你覺得如果依靠記憶的話可以記得住嘛,開啓雙人模式,誰先打到終點誰獲勝,敢不敢來。”玄貓依舊是一臉的冰冷道。

這套系統是國際先進的射擊靶場,根據在裝載靶場中的紅外線探測,可以知道人員到達位置,同時開啓各種彈簧靶,所以變化非常之多,而且難度等級也非常的大。

“打就打,怕你啊。”從頭到尾,雲天一句話都沒有說,不過潘瑤卻直接一口答應了下來,這讓潘瑤身後的雲天可是非常的無奈。

“好啊,來啊。”玄貓冷笑着說道。

直接放下了自己身後的槍袋,熟練的掏出自己的配槍,九五式自動步槍已經被她擦得錚亮,同時右膝的槍袋裏,裝着一把九二式手槍,這可是中國特警的基本裝備。

“加油,我知道你一定贏。”潘瑤這才轉身,直接走到了雲天的身旁,一臉興奮的對着雲天說道。

“貌似我沒有答應比賽吧?”雲天無奈的搖了搖頭,不知道爲什麼,他感覺這個玄貓好像就是針對自己而來的。

“人家都這麼說你了,你不比行嗎,我可告訴你,絕對不可以輸,否則你就是故意放水。”潘瑤撅着小嘴對着雲天說道。

“我爲什麼要放水啊,輸贏豈不是很正常嘛。”雲天搖了搖頭,戰場之上輸贏在所難免。

“那可不行,誰讓她那麼漂亮,你要是放水就證明你喜歡她,那我就不理你啦。”女人的邏輯永遠都是那麼的特殊,而一番話說的雲天只能嘆了口氣。

“剛纔那一瞬間我感覺你很有吵架的本事啊。”雲天還真沒想到,潘瑤竟然還這麼爭強好勝。

“那又怎麼樣,誰讓你騙我的。”潘瑤小臉一紅,不過她纔不肯承認是自己的問題呢。

“我什麼時候騙你了?”雲天疑惑的看着潘瑤道。

“你說這軍營裏都是男人,爲什麼會有女人,我要是不跟過來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呢,所以接下來我每天都會來。”潘瑤吐了吐舌頭,而大感冤枉的雲天也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就這樣,兩個人已經開始準備了,每人佩帶三個彈夾,算是這次比賽的所有彈藥,而潘瑤則在火狐的陪同下,直接走上了高臺,在這裏可以將整個靶場一覽無遺。

“移動靶三十二個,彈射靶二十一個,固定目標四十三個,隱藏靶八個,共同靶一個。”在兩個人填裝完畢後,程序員已經走了過來,把所有的靶子數量告訴給了兩人。

“哇,變態級別的。”當聽完程序員的話,所有的隊員也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九五式自動步槍容彈量三十發,九二式手槍容彈量十五發,那麼也就是說,他們一共就有一百零五發子彈,還要擊中一百零五個靶子,這絕對是箭無虛發。

“明白。”雲天和玄貓都點了點頭,而玄貓的眼神之中帶着一種別樣的憤怒,這讓雲天非常的不解,他不明白自己那裏得罪過她,之前他絕對可以保證沒有見過這個女孩。

不過既然要比,雲天也來了興致,他到底要看看,這個囂張的小美女到底有什麼本事,而拎着自動步槍的玄貓,可是別有一番風味,巾幗不讓鬚眉的盡頭,讓她嬌嫩的臉蛋帶着一種威嚴。

“預備……”隨着口令官下達口令,兩人都打開了保險,並且拉栓上膛,站在木門口的他們,等待着最後的命令。

“開始!”木門隨着口令完畢後瞬間打開,而兩個人也都同時衝入了靶場中,首當其衝的三名悍匪靶瞬間被擊倒。

買個爹地寵媽咪 站姿、跪姿、臥姿,兩個人的軍事動作都相當的熟練,不斷藉助掩體前進的他們,身上還佩帶着特殊的紅外線接收器,若是在靶子彈射出來兩秒之內沒有被擊中,他們就會中彈了。

“單手換彈夾!”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就在潘瑤關注着一個個被擊倒的靶子時,旁邊的特警隊員們卻關注着另一個關鍵,那就是換彈夾的速度。

戰場之上的勝負只在瞬間,遲了哪怕半秒,恐怕就要命喪當場,所以作爲內行人,最關注的就是換彈夾的時間和方式,若是太慢,在敵人衝上來的瞬間無法應對,可就等於自殺了。

當第三十顆子彈上膛的瞬間,右手依舊保持持槍動作的雲天,左手已經掏出了彈夾,完全憑藉感覺,用左手彈夾直接撞擊彈匣卡榫,舊彈夾掉落的瞬間,新的彈夾已經上膛。

“不到一秒!”當雲天的扳機再一次扣動下,他的速度從未降低,連續射擊的他,竟然在一秒內完成了彈夾的轉換,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引得所有特警隊員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原本齊頭並進的兩個人,在換彈夾的速度上明顯不同,所以雲天瞬間領先,向着下一個目標點衝去,而用了三秒鐘才換好彈夾的玄貓立刻慢了幾步,再想追擊已經來不及了。

“沒想到頭狼把壓箱底的本事都傳給他了。”此時,不遠處的辦公樓裏,火鳳拿着望遠鏡,把下面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尤其是剛纔那換彈夾的動作,火鳳都不由得驚歎,頭狼真是毫無保留的培養雲天。

“你徒弟唐曦已經算是不錯了,只不過今天遇到一個更厲害的角色而已。”站在火鳳身旁的正是天狐大隊的大隊長,一臉笑容的他看着下面的靶場,這個雲天果然是夠神勇,就連唐曦這種天才射手都無法超越。

“是啊,不過她有些心高氣傲了,是應該讓她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時候了。”火鳳微笑着點了點頭。

原來唐曦的怒火都是被她點燃的,真不知道雲天若是知道之前教訓自己的就是他親生父親,而親生母親又找人前來挑釁,會不會鬱悶死呢。

不過現在的他可是高度集中,快速行進下的射擊完全是憑藉着槍感,百發百中下的他,一邊前進,一邊還要觀察四周,尋找那些隱藏靶,同時還要記住自己的子彈數量,好在最後一發的時候上子彈。

時間在持續,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看着那顯示器上的擊中數量,雲天已經領先了唐曦五個靶,而他也已經來到了最後一個靶子前,面對着三十米外的靶子,雲天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贏嘍!”看臺之上的潘瑤恐怕是最興奮的,在所有人都驚歎於雲天射擊的精準以及速度時,她卻只在乎輸贏。

“十二秒!”當唐曦來到終點前的時候,她已經足足的比雲天晚了十二秒,這讓唐曦說什麼也不敢相信。

“紅方中靶九十個,藍方中靶八十九個,紅方勝。”隨着口令員的彙報,這場比賽也算是結束了,而唐曦漲紅的臉上帶着無比的憤怒,她沒想到自己竟然輸給了這個少年。

“不就是十二秒嘛,我一定會贏回來的。”唐曦惡狠狠的對着雲天喊道,同時拉動槍栓,褪掉了最後一顆子彈。

“那你要加油。”可就在這是,雲天竟然也拉動了槍栓,同時退出彈夾的他,冷笑着將三顆子彈退到了手上。

“你怎麼會有三顆子彈?”此時所有人都圍攏了過來,而潘瑤更是自豪的站在了雲天的身邊,但是唐曦卻不敢相信,爲什麼一百零五個靶子後,雲天竟然還剩下三顆子彈。 “一槍雙孔!”突然,火狐激動的看着雲天,這三顆子彈難道就證明雲天三次用一發子彈擊中了兩個靶子嘛,這簡直太可怕了。

“其實還可以更少的,動作太慢了。”雲天笑着把槍械和子彈交還給了靶場管理員,同時對着唐曦笑了笑後,直接向外走去。

“他到底是什麼人?”看着雲天的背影,唐曦愣在原地,他不僅比自己快,而且還三次一槍雙孔,這種恐怖的傢伙到底是誰。

唐曦心裏很清楚,這靶場雖然有各種靶子的變換,但是走位卻都是不變的,那麼在這裏訓練了一年的她,自然比雲天更加了解這裏的環境,在這一點上她佔足了地利,可還是完敗給了雲天。

中午的午宴自然是非常豐盛,直接在特警食堂吃飯的潘瑤對於一切都那麼的新奇,尤其是現在所有特警望向雲天的眼神都充滿了敬意,而作爲他的女朋友,潘瑤覺得是那麼的驕傲。

而那個唐嫣也一直坐在遠處,一邊吃着飯一邊怒視着雲天,雙眼帶火的她可是第一次輸,而且還輸得那麼慘。

不過這朵帶刺的玫瑰,可沒有人敢去招惹,誰讓人家的射擊水平在全隊之上,只是輸給雲天一個人,也不算丟人。

吃過午餐,原本的午睡時間已經取消了,雖然雲天此時也非常的睏乏,但越是這樣,就越是要鍛鍊,而潘瑤自然是一直都陪在一旁,只不過在看到雲天的泥潭強渡後,她整個人都驚呆了。

“他還是人嘛!”而另一旁,唐曦也看到那槍林彈雨中的雲天,這簡直就是不要命的訓練,子彈橫飛下,依舊猶如獵豹一樣,那迅猛無比的速度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怎麼樣,現在知道想要進入天狼特戰大隊沒有那麼容易了吧。”當唐曦被叫到一間辦公室裏的時候,火鳳已經坐在那裏了,看着泥潭中依舊摸爬滾打的雲天,他表現得不錯。

“他就是天狼特戰大隊裏的人?”此時的唐曦這才知道真相,他竟然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神祕部隊裏的人,怪不得如此的恐怖。

“當然了,他是狼牙,差一點就拿到鷹眼,所以你要加油了。”對於自己的這個愛徒,火鳳可是疼愛有加,因爲她的母親,也是自己的一個老戰友,只不過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壯烈犧牲了。

“我會的。”唐曦點了點頭,隔着窗戶看着眼前的雲天,她強烈的自尊心遭到了巨大的打擊。

原本以爲,那神祕的特種部隊也不過如此罷了,憑自己的實力,鷹眼的稱號豈不是手到擒來,卻沒有想到在今天的比賽中,雲天所表現出來的能力是她望塵莫及的,現在看起來要想進入天狼特戰大隊都恐怕沒有那麼容易。

“好了,完成這個任務之後,我會給你特別訓練一下的,不過現在有一個線索我要去追蹤。”火鳳站起身來,拍了拍唐曦的肩膀,而唐曦此時也轉過身來。

“是關於魔術師的嗎?”唐曦一提到這個名字,頓時感覺到一把利刃刺入了她的心臟一般,因爲她的母親就是在追捕魔術師的時候犧牲的。

“沒錯,恐怕最近他就要有所行動了,大批不明身份的傭兵已經祕密潛入國境,我們必須要儘快找到線索。”火鳳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辦公室,只剩下唐曦緊握着拳頭站在窗口。

“媽媽,你放心,我一定會進入天狼特戰大隊,而且我也一定會給你報仇。”唐曦的眼中帶着淚花,不過很快她就擦乾了眼淚,向着隔壁房間走去。

蒙上雙眼的她已經開始不斷的拆卸着那零零散散的槍械,同時對於今天雲天單手換彈夾的動作加以細心的研究,即便短時間內無法追上,但是從今天起,她已經有了新的目標。

訓練在持續,潘瑤的心也隨着那槍聲忽上忽下,生怕雲天一個不小心被子彈擊中,這種刺激的心情讓她整個人比雲天更加的勞累,直到日落西沉之後,她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西餐廳的包廂裏,按照大小姐的緊急要求佈置了一張大牀,並且添置了三套衛生急救箱後,晚上的雲天真是一身的疲憊,這瘋狂的訓練簡直已經抽乾了他所有的力氣。

接下來的日子裏,他每天白天就在訓練場上揮汗如雨,而晚上就在這二樓養傷,而潘瑤則細心的幫着雲天處理着渾身上下的傷口,一週的時間,她簡直已經成爲了職業護士。

“你就不能小心點嘛。”又是疲憊不堪的一天,當雲天再一次趴在那大牀上的時候,潘瑤已經抱着急救箱走了過來,看着雲天身上那被鐵絲網刮破的傷口,潘瑤熟練的用消毒酒精消毒之後,再熟練的包紮好。

“不小心嘛。”對於潘瑤的照顧,雲天也只有報以感激的微笑,不過這兩週的特訓之後,雲天已經不再那麼吃力了。

“我有個問題想問你。”潘瑤咬着嘴脣對着雲天說道,這個傢伙這半個月裏天天就知道瘋狂訓練,晚上回來就呼呼大睡,根本就沒有理會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什麼問題?”雲天擡頭看着潘瑤。

“你真的那麼想回軍營嗎?”潘瑤看着雲天,他的特訓徹底打亂了她的計劃。

“我不知道我不回軍營還能做什麼。”潘瑤的話讓雲天一愣,同時他也瞬間明白了潘瑤的意思。

若是他回軍營,那麼潘瑤怎麼辦,兩個人剛剛建立的感情又將何去何從呢。

“或許有其他的方法,繼續讀書,畢業後好好工作,這世界上不是隻有當兵的。”潘瑤看着雲天,這是她第一次和雲天談論這個問題,而這個問題如果沒有結果,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也無法進一步了。

“我……”潘瑤的話讓雲天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愣在那裏的他看着潘瑤,這種初戀的甜蜜讓他當然不想和潘瑤分開,尤其是這半個月來,潘瑤細心的照顧,讓雲天有了一種從未有過的依賴。

“不用着急,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 遠夢輕無力 潘瑤並沒有急於追問雲天的答案,她知道這種事情需要雲天好好的思考一下。

“哦。”雲天點了點頭,潘瑤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她話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如果他真的歸回軍營,那兩個人之間一定會出現問題,畢竟按照天狼特戰戰隊的休假制度,一年也見不上幾回了。

“別忘記,明晚要陪我去宴會,我父親不在,我是代表,明天下午就先回家準備一下,所以你明天上午就別那麼拼了。”潘瑤貼心的對着雲天說道。

“知道了。”雲天點了點頭,而他臉上的笑容帶着甜蜜,雖說這半個多月的時間裏,兩個人連手都沒牽過,可單是看到潘瑤站在不遠處,雲天就感覺比吃蜜還甜。

“還有,離那個唐曦遠點,我可告訴你,你可不是以前了,注意點你的言行。”潘瑤這話中,很明顯是帶着醋意,尤其是最近唐曦天天跟在雲天的身後,這讓潘瑤很不放心。

“我沒做什麼啊?”雲天無辜的看着潘瑤,真沒想到她也有吃醋的時候,不過這句話反倒讓雲天心裏甜甜的。

“好了,明天上午我要去取珠寶,還有查看一下古琴的展出情況,就不陪你去了。”潘瑤吐了吐舌頭,因爲明天的慈善拍賣會比較重要,作爲父親的代表,她不得不去操心。

“知道了。”潘瑤的體貼以及大氣,絕對是一般女孩所無法比擬的,這段時間貼心的照顧更是讓雲天心裏極爲的感激,真沒想到一個千金小姐可以如此的細心,雲天可以說是非常的滿足,不過恐怕他還沒有意識到,接下來兩個人的嚴重分歧。

疲憊依舊陪伴着雲天,這半個月來他都是在這二樓睡着的,而潘瑤看着雲天閉眼之後,再才離開,不過回到房間裏的她可沒有那麼容易睡着,因爲她察覺到了一絲危機。

這危機不僅是因爲她和雲天那一絲的分歧,還有來自於同性唐曦的威脅,敏感的潘瑤在這半個月裏已經發現,這唐曦從之前的鄙視很快就轉化成爲了一種欽佩,而不輸於自己的容貌,讓潘瑤第一次感覺到了威脅。

一直以來,潘瑤對於自己可是非常的自信,絕好的家世以及超美的容貌,再加上從小到大的成績優異,她從來就沒有覺得有人比她好,更何況從初中開始,她的課桌裏天天都是滿滿的情書,她自然不會覺得自己未來男友會花心了。

一婚定情:億萬老公要定你 可自從雲天開始訓練遇到了唐曦,一旁的潘瑤卻發現了不對勁,尤其是最近唐曦總拉着雲天比試,雖說她是不服輸,不過在潘瑤的眼中卻不是這樣,尤其是那最近崇拜的眼神完全就當她這個女朋友是空氣嘛。

不過好在,雲天也答應潘瑤,只要軍訓一過他就好好上課,在得到李清揚進一步消息之前,他也過一過真正大學的生活,所以潘瑤也決定,在接下來的日子裏,一定要看緊雲天。

===推薦票,拜託各位了,同時也感謝幾位讀者的打賞,衷心感謝=== 打靶場上,雲天再一次退下子彈,看着他手中剩下的五顆子彈,這一次雲天不僅一槍雙孔了五次,而且比唐曦快了二十秒,不過唐曦也完全不在乎,因爲她知道,自己絕對不是雲天的對手。

“不錯啊,兩個一槍雙孔。”看着唐曦退下的子彈,她剩餘三發,擊中八十九個靶子,那麼也就證明她已經完成了兩次一槍雙孔的射擊。

“那不還要多謝你,要不是和你學了這麼久,怎麼會想到槍還可以這麼打呢。”唐曦再也沒有了第一天的戾氣,略帶活潑的她笑着對雲天說道。

“慢慢來吧,我這也不算什麼,照比那些可以和槍融爲一體的人,我還差得遠呢。”雲天笑着脫下了裝備,距離狙擊手的鷹眼稱號,他只差一點點,可這一點點,絕對不是那麼容易追逐的。

“這麼快就不玩了?時間還早呢,不會是跟屁蟲沒來就沒有心情訓練了吧?唐曦還沒有打過癮呢,尤其是這一次的成績已經算是最好的,她還想進步呢。

“那裏,我下午有事,所以要早點回去。”雲天苦笑着搖了搖頭,最近潘瑤和唐曦一見面就鬥嘴,儼然成了一對冤家一樣,真不知道美女之間還有這麼深的仇。

“好吧,那改天再玩。”沒有了雲天,唐曦也不想打了,於是脫下裝備後說道。

“恐怕暫時我不會來了,軍訓也要結束了,我要上學了。”雲天搖了搖頭,或許這是他最後一次打靶了。

“爲什麼?你還真以爲你是出來上課的嘛?執行完任務你不就回去了嗎?”唐曦沒想到雲天竟然說以後不來了,這可怎麼行呢。

“我不是執行任務,其實……我退役了。”半個月的相處,大家也算是朋友,尤其是一起拿過槍的戰友情讓雲天不太想隱瞞自己退役的事情。

如果說在他提出來這裏訓練的時候,他一心想要回到那綠色的軍營裏,但是經過了這半個月,他有些猶豫了,因爲潘瑤對他實在是太好了。

曾幾何時,他勃然一身,戰場上的腥風血雨對於他來說,不過是宿命中的安排,生生死死他也並不是那麼在乎,但這一次,離開部隊後的初戀,讓他突然有些放不下了。

尤其是昨晚,潘瑤的問題讓雲天一夜沒睡,腦海中全都是潘瑤的笑容,這半個月來她沒有絲毫埋怨的陪伴在他身邊,放下大小姐的架子給他擦拭傷口,這是曾經的雲天從未遇到過的。

所以,雲天真的無法放下這種甜蜜的生活節奏,一旦回到軍營的話,那麼兩個人一年見面的次數恐怕無法維繫這段情竇初開的戀情了。

“退役?”唐曦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驚訝的她看着雲天,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閱讀封神系統 這半個月相處下來,唐曦已經發覺,自己和雲天的實力簡直相差的不是一個檔次,而第一次見到如此厲害的角色,雲天簡直就是她心中的戰神了。

所以當聽說雲天退役,這無異於晴天霹靂,不過看着雲天一臉認真的模樣,尤其是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那份失落感絕不是開玩笑的。

“這不挺好嘛,天底下能人很多,比我厲害的更是不少,而我也當了這麼多年兵了,應該過一過普通人的生活了。”雲天無所謂的笑了笑,當愛情沒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可以大言不慚,可當這份感情擺在面前的時候,抉擇可是非常痛苦的。

“你放得下你這身本事嘛?”唐曦實在是忍不住的問道。

雲天的本事無愧於兵王的稱號,不管是體能還是射擊,都絕對是普通人望塵莫及的,這些年摸爬滾打練就的能力,難道說他真的要放棄嘛。

“有什麼放不下的,只要認真練習,你也會成爲很厲害的人,我相信很快你就會成爲兵王。”雲天搖了搖頭。

潘瑤對他的好,是他從未感受過的,而自己連一點回饋都沒有,而且聰明的雲天也看得出,她是在潛移默化的培養自己,成爲一個可以和她同一層次的人。

或許這對於很多人來說會覺得憤怒,但是見識過潘瑤家實力的雲天卻覺得,潘瑤能夠願意放下大小姐的架子和自己在一起,就已經是一種犧牲了,而自己爲什麼就不能給她一個犧牲呢。

“你拿槍的時候纔是真正的你。”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就在雲天向外走去的時候,唐曦突然開口道。

不得不承認,當雲天握上鋼槍的瞬間,他就好似變了一個人一樣,沉默低調的好似一塊石頭,但動起來卻猶如閃電,可是放下槍,他就是一個有些靦腆的大男孩,而唐曦更喜歡他拿槍時候的模樣。

“軍魂是脫不掉的。”雲天笑了笑,轉身離開了靶場,因爲此時管家的車子已經停在了軍營之外,他必須要趕回去爲晚上的宴會做準備了。

今天的天狐特警大隊非常安靜,最近火鳳追蹤的那夥僱傭兵已經有了新的動作,於是火狐立刻調動本地的警力予以圍剿,而城市作戰可是特警的本行,這一點連雲天都要承認。

特種兵的天地是野外,叢林沼澤、山丘沙漠,在那裏他們可以憑藉着驚人的毅力和頑強的生命力存活下來,所以天狼特戰大隊一直以來,都是在漫長的國境線和毒梟正面作戰。

而城市裏的戰鬥,就沒有那麼廣闊了,狹窄的空間、擁擠的人羣、四通八達的交通網,隨便都會有很多人質在手,再加上樓房林立,特警的要求是精準和配合,還有周密的作戰計劃。

在這裏,雲天所有的野外生存完全無用武之地,所以可以說,特種兵天生就是以少打多,而特警註定就是以多打少。

五個支隊全部出動,相信今晚一定是一個大的圍剿,而唐曦這段時間是故意留下來,因爲她發現,在雲天身上有很多可以學習的地方。

wWW ¸тTk Λn ¸¢O

看着坐上了豪車遠去的雲天,辦公室裏的火鳳卻雙眉緊鎖的坐在那裏,而房門推開,唐曦已經走了進來,不過她也沒有想到,師傅竟然還在。

“師傅,你不是去追擊魔術師了嘛?”唐曦一直都在待命,因爲五個事發地點不能確定魔術師的具體位置,她還等待着火鳳的召喚,可以第一時間趕到一個地點。

“是啊,不過總覺得那裏不對勁,這種傢伙不會犯那麼低級的錯誤,現在幾個地點完全暴漏,反倒讓我有些懷疑了。”火鳳坐在那裏,搖了搖頭的她看着市區地圖,她總覺得這件事情有些太容易了。

“那我們怎麼辦?”唐曦當然知道母親的深仇大恨就是那魔術師所爲,緊握着拳頭的她看着火鳳。

“等進一步的情報。”火鳳搖了搖頭,現在也只有看暗影他們的了,希望他們可以在魔術師行動前發出有用的情報。

“對了師傅,雲天說他退役了,你知道嗎?”唐曦拉過椅子,坐在了火鳳的對面,好奇的追問道。

“是啊,不過是年輕氣盛而已,再歷練一下就會覺悟,他屬於軍營,今生今世都屬於。”火鳳點了點頭,就連唐曦都不知道她和雲天的關係。

“我也覺得他應該會回去的,不知道今年天狼特戰大隊的新兵選拔,他會不會參加呢?”唐曦好奇的問道。

“不知道,他的心不靜,即便回去也沒有用。”火鳳搖了搖頭,看着絕塵而去的雲天,他的路由他自己選擇。

“我今年一定會通過的。”唐曦的話,讓火鳳疑惑的轉過頭來,在這一瞬間她彷彿捕捉到了什麼,但是火鳳卻沒有說破,年輕人有年輕人的路。

原本,火鳳是想把唐曦介紹給雲天,畢竟這個丫頭不管是容貌還是家世以及秉性,都絕對是一等一的,卻沒有想到半路殺出的潘瑤搶佔先機,而唐曦又陰差陽錯遇到了雲天,或許這就是命吧。

此時,一個城中村的幾齣租房內,坐在那裏的僱傭兵們都在做着最後的彈藥檢查,隱忍了這麼久的他們,終於得到了魔術師的通知,同時新運到的裝備讓他們愛不釋手。

“今晚所有人的行動任務都已經明確在你們手中的卡片上,各司其職不要多問,看完之後立刻銷燬。”突然,靜默的對講機裏,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