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珂眼神複雜的看着陳默,片刻後咬着嘴脣說道。

2020 年 11 月 2 日

她,沒有絲毫期待,甚至眸子都有些黯然了下來。

和別的女人一起伺候這個男人?

或許這就是自己的以後了吧。

然而,讓她想不到的事情發現了。

“可以!”

陳默嘆了口氣,認真的看着陳珂,說道:“我永遠不會勉強你。”

“謝謝!”

總裁住對門:不撩自來 陳珂聞言愣在了原地,她沒有想到陳默真的會答應。

一時間陳珂忍不住有些患得患失起來。

爲什麼?

他爲什麼會同意?

以他的實力和勢力,想得到自己明明輕而易舉,可他爲什麼要去做那麼多事情?付出了那麼多,最終卻同意了自己的拒絕?

他,和別人還真的有些不一樣啊。

陳珂眼神複雜,深深的看了陳默一眼,隨後轉身離開。

看着陳珂的身影遠去,陳默一時間也百感交集。

‘我爲什麼喜歡你?因爲你離開後,我沒有辜負你的期望,我將繁星一脈撐起來了。’

陳默怔怔的看着陳珂漸漸消失的背影。

‘但那時的我,翻手爲雲覆手爲雨,可我翻來覆去總覺得這雲雨間少了個你。’

…….

“走吧!”

陳默走到趙均衡幾人所在的位置,輕輕開口。

霍總強寵:夫人,敢拒絕試試 “老大,她……!”

陳蓋世伸手指向陳珂遠去的背影,忍不住開口,但是還未說完便被旁邊的趙均衡暗中扯了一把,頓時口中的話全憋了回去。

“我先回去做一番修整,你們今日之內穩定繁州局勢,明日一早我便會離開繁州前往省城。”

“是!”

“是!”

……

待到陳默走遠,陳蓋世轉身疑惑的看向趙均衡,問道:“怎麼了?爲什麼不讓我說啊?剛剛那個女人就是咱們一直尋找的陳珂吧?老大這纔剛找到,怎麼就讓她離開了啊。”

說着,陳蓋世還有些疑惑。

“你懂什麼!”

趙均衡恨鐵不成鋼的瞪了陳蓋世一眼,說道:“閣主自己感情的事情豈是咱們能跟着瞎掰扯的?成了還好說,可萬一鬧掰了呢?”

“天涯何處無芳草啊!”陳蓋世開口說道。

“那是你!”

趙均衡無奈,說道:“每個人對待感情是不一樣的,記住,感情的事情千萬別跟着瞎起鬨,真鬧掰了信不信閣主分分鐘拎着刀砍死你!”

“……”

時間一晃而過,第二天一早,陳默收拾了自己的東西,隨後打開了房門。

房門外站着陳蓋世和趙均衡,而在陳蓋世和趙均衡身後,不但是兄弟盟一脈的高層,甚至是蓋世幫,甚至是後續加入繁星蓋世閣的那些人,全都站成一排排等待着。

陳默沒有覺得驚訝,他的聽覺已經很強大,在這些人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心知肚明。

因爲這裏不是南州,陳默在這裏終究是基礎淺薄,因此臨走前見一見也是好事。

既是讓繁州這些人記住自己,也是讓趙均衡和陳蓋世徹底樹立威嚴和威信。

這一趟路,踏的不止是地面,也是人心。

擡腳向前,陳默一步步向着勢力基地外走去,這一路上,道路兩邊站着的都是新勢力精銳和管理層。

每一步踏出兩側都會有人低頭表示恭敬。

陳默就這麼緩緩的一步步走到基地外,在陳默身後,有資格跟着的唯有趙均衡和陳蓋世兩人。

“不用送了,繁州就交給你們了!”

陳默走到道路的盡頭,忽然開口。

“承蒙閣主搭救,一路提攜,士爲知己者死,趙均衡今生今世,唯忠誠於閣主一人!”

趙均衡深吸一口氣,在不少人的注視下緩緩的單膝跪下。

“承蒙老大收留,救我陳家一脈,陳蓋世誓死守護繁州,若老大有令,縱千里之遙,誓死追隨!”

陳蓋世眼中閃過一絲決絕,隨後也跟着單膝跪下。

“起來!”

陳默淡淡開口,轉頭看向別處,說道:“繁州交給你們不是讓你們爲繁州服務的,記住一句話,這個末世,實力纔是關鍵,現在看似實力差距不大,到了以後,一人可成軍,一拳可摧城,一念可翻天,有了實力就有了一切,千萬不要讓權勢迷了雙眼。”

“是!”

“是!”

“好了,不用送了,我走了!”

…… “過年了啊!”

數日後,省城豫州邊界一處道路上,漫天的大雪覆蓋了地面,到處蒼茫一片。

陳默牽着一匹獨產於豫州的奔雷烈馬緩慢的行走着,他頭戴斗笠,身上殘留着一些雪花。

奔雷烈馬是高等級怪物,等級高達六七十級,是雷火雙屬性,雖然在凡境時期雷火屬性等同於沒有,但是戰鬥時仍能給敵人造成灼熱和麻痹的效果。

馬是搶來的,斗笠也是,路遇一囂張壯漢,自稱豫州十二霸王之一,因陳默走過一片平原,在雪地上踏出了痕跡,從而導致那壯漢覺得陳默影響了他帶姑娘遊逛的心情。

沒二話,壯漢殺了,姑娘也殺了,馬和斗笠也就成了陳默的。

什麼十二霸王,陳默聽都沒有聽說過。

奔雷烈馬渾身漆黑,眸子呈湛藍色,馬蹄如火,踏在雪地上必然會留下一個漆黑的印痕。

在陳默身後,一排印痕烙印在大地上,漫天風雪,一人一馬,風景如畫。

“小哥這是去往哪裏?”

前方,一排拉貨的馬車停在原地,幾十個男男女女正圍坐在一起吃着東西,馬車很多,足足有二三十架,馬車上用布匹包裹着,也不知道里面拉着的是什麼貨物。

在陳默靠近時,人羣中走出一個老者,笑吟吟的迎上來,對陳默熱心詢問道。

“暫無目的,尋一處熱鬧之地。”

陳默輕笑道。

“也是!”

老者聞言似有所思,看着陳默,笑道:“今天是大年三十了,一個人在外過年確實孤獨淒涼,如果小哥不介意的話便和我們同行吧,老頭子我是大禹商行的管事,這次是奉命出來從邊界運送一批貨物回商行,我們大禹商行在豫州最繁華的地方,那地極其熱鬧,特別是現在要過年了,商行裏和在那邊居住的人應該弄了不少活動,小哥跟着去那邊過年,倒也熱鬧一些。”

“大禹商行?劉耕的大禹商行?”陳默聞言有些意外。

“不錯,小哥認識我們會長?”老者驚奇道。

“不認識,聽說過!”

陳默搖了搖頭。

劉耕他自然是認識的,但那是前世了,劉耕此人出身普通,一輩子都是個普通市民,但是誰曾想末世降臨後忽然崛起,一步步建立了大禹商行,最終大禹商行在繁星晉升聖地之後併入繁星一脈,成了繁星一脈商業方面的主要負責人。

對於劉耕這個人,陳默是極其熟悉的。

前世時陳珂身爲聖主的時候,劉耕便和陳默以及另外幾人並稱爲繁星一脈主要人物,在陳珂身死,陳默成爲繁星一脈新的聖主之後,劉耕也曾幫了陳默不少忙。

可以說兩人之間的感情是極爲深厚的。

數百年的交情,直至前世時遊戲失敗的時候,陳默還曾召集了繁星一脈所有高層一同飲酒,陳默仍記得那老小子哭成個孩子的樣子。

“走吧,恰好我需要購買一些需要的裝備和物資。”

陳默眼中閃過一絲懷念,隨後對老者點頭說道。

老者聞言大喜,隨後召集了其他人,車隊開始緩緩行動了起來。

“小兄弟,這裏到商會需要大半日的時間,恰好能在晚上飯點之前趕到,你如果乏了倦了就告訴我,咱們車隊裏也有供用休息的馬車,我隨時可以給你安排。”

“多謝,不過不必了,我不累!老丈你若有事便忙活你的去吧。”陳默笑了笑。

“那行,那我就先去忙活了。”

老者聞言想了想,笑着說了一句,隨後轉身離開。

師出反常必有妖,陳默盯着老者遠去的背影,眸子中閃爍着精光。

雖不知老者爲何邀請自己一同前往,但是陳默知道,這件事估計不簡單,要麼車隊後面的路有危險,要麼就是這老頭對自己有圖謀。

但無所謂了,初入豫州,陳默倒也不介意幫一把劉耕,而若那老頭對自己有圖謀,陳默也自信目前階段自己足以在任何地方全身而退。

車隊後方,幾個明顯身份不同的人聚在了一起。

“老張,你什麼意思?你知道這趟貨有多重要,你這隨隨便便就弄了個不明來歷的人過來,難道你就不怕出事?”

有人開口質疑道。

“老張,這次你得給我們一個解釋。”

“沒錯,這趟貨關乎我們最近的所有生意,如果出了事,會長哪裏怎麼交代?”

“現在軍方一直盯着我們大禹商會,老張你這次,唉……!”

“別急!”

老者,也就是老張,聞言意味深長的看着幾人,說道:“就是因爲接下來的路不好走所以我才邀請了哪位小兄弟,你們外出少,可能不太知道那匹馬意味着什麼。”

“馬?什麼馬?”

“那個年輕人牽着的那匹?”

“模樣倒是挺好看的,但是不就是一匹普普通通的馬麼?”

幾人疑惑。

“那可不是普通的馬!”

老張眼中閃爍着精光,說道:“前幾日有人拜訪會長,是咱們豫州十二霸王之一,那人意欲在咱們商會訂購一批裝備,當時我在場,那人騎着的便是和剛剛那小哥騎着的一模一樣的馬,會長曾誇讚過,那馬名叫奔雷烈馬,是雷火雙屬性怪物,等級高達68級,是豫州罕見的高等級坐騎,一匹價值壽元過千年,這種馬,在咱們豫州屬於有價無市,所有擁有者,全都是頂級高手。”

“什麼?”

“只是一匹馬,竟然如此珍貴?”

“我的天!”

“那也就是說,那人是高手?”

幾人震驚的看着老張。

諜網 老張點了點頭,又說道:“我跟着會長也見了不少高手,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那人絕對是頂級高手,這種人跟着我們,我們後面的路也能安全不少,甚至關鍵時刻說不得還得那人幫忙解決。”

“平白無故的,他會幫我們嗎?”又有人擔心道。

“會的!”

老張點頭,眯着眼睛說道:“那人對我們商會明顯有好感,而且他也說了接下來會去購置一些需要的裝備和物資,如果真有危險,我們許以好處,他肯定會幫我們。”

…… 時間流逝,一整個下午緩緩過去。

白茫茫的雪地映照的天空都有些發白,已是傍晚,但天色依然沒有徹底暗下來。

老張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這一路上極其安穩,安穩的連老張那些人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陳默也是如此,按照正常套路來說他這個時候應該是救下了車隊,然後得到商行的感恩戴德,這也方便他後續融入豫州。

但是現實就是現實,危險沒有出現,陳默跟着車隊一路抵達大禹商行,這讓陳默無語的同時倒也感覺悠閒自在。

沒有事情發生倒也不算是壞事,壽元陳默不缺,沒有別人的感恩戴德陳默依然可以買到他想要的東西。

‘也罷,不暴露實力也是件好事,先將裝備什麼的弄好,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

陳默心中暗自嘀咕了一聲。

“小哥,到了,這裏就是大禹商行了,你不是有東西要買嗎?在此稍等片刻,待老頭子我進去交了差親自帶你去買,以老頭子我的這張臉,你買東西倒也能優惠不少。”

老張笑吟吟對陳默說道。

陳默微微點頭,輕笑一聲,伸手道:“您老隨意,我便在此轉悠一會兒,等待片刻。”

拒愛:踢走二手總裁 “好!”

老張聞言也不多說廢話,帶着手底下幾個人向着大禹商行中走去。

重來一世,陳默倒是有了機會能看看這前世被劉耕那貨吹噓百年的大禹商會,一路轉悠,陳默心中對大禹商會的實力也有了個低。

豫州倒也不愧是省城,整個豫州的發展甚至比南州還要鼎盛,高樓大廈早已被拆除個乾淨,一棟棟圖紙建造出的古建築林立,整個豫州城如同古代皇城一般氣派。

而大禹商行就位於豫州城的正中心位置,這一帶極其繁華,單單是站在大禹商行門前陳默就看到往來者過千人。

這還只是一小會兒,一天下來,這商會得接待多少客人?

陳默一時間倒是也信了前世時劉耕吹的牛皮,大禹商會在豫州前中期,當真算得上是整個豫州,甚至整個豫省最富的勢力。

“小兄弟,喝點茶?”

這時,在陳默閒逛的時候,大禹商會門前茶樓服務員笑呵呵向陳默招呼了起來。

茶樓內有三層,外也有路邊攤位桌椅,陳默聞言隨手拎了把椅子坐下,笑道:“在這裏開茶樓,你們老闆背景不凡啊!”

“嗨,可不是麼!”

服務員是個三十多歲的漢子,聞言笑了起來。

“我們老闆啊,姓劉,是劉會長的表兄弟,這不劉會長髮達了,順帶着我們老闆也跟着發達了。”

“給我來壺你們這最好的茶吧!”陳默坐下,隨後對漢子說道。

漢子點頭應了一聲,隨後轉身進屋泡茶,片刻後端着一托盤的茶具放在了陳默面前。

“小兄弟需要茶藝師嗎?還是您自己來?”漢子熱情的問道。

“我自己來吧,你忙活去吧!”

回了一句,隨後陳默開始自己泡茶,一邊品着茶水,陳默一邊翹着耳朵聽着周圍的議論談話。

茶樓確實是最好的消息渠道,雖然這些消息不值錢,但是對於陳默這個初來省城的人足夠了。

一壺茶的時間,陳默將從周圍聽來的消息在腦海中理了理,隨後輕笑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