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墨能明顯從她的聲音里聽出來雀躍之色,想必很期待今晚的約會吧!

2020 年 11 月 2 日

可現在自己卻……

陳墨看著床上的衛安靜,只想給自己兩個大耳光。

渣男啊!

「我很快過去。」

陳墨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衛安靜問道:「誰的電話?」

陳墨胡扯道:「老闆的電話,說有急事找我。」

衛安靜皺起了黛眉,「現在就要走?」

「嗯。」陳墨硬著頭皮點頭。剛剛都說有急事了,哪能不走。

「咱們把該辦的事辦完再走吧!」衛安靜又如同水蛇一般,纏上了陳墨。

「等辦完事,時間就太晚了。」陳墨搖頭拒絕。他現在算是理解,在影視劇和小說里,那個接了電話,連炮都不打的男主角的心情了。

剛剛X蟲上腦的時候,陳墨覺得,天大的事,也沒有炮事來得重要。

可現在激情退卻,他的感覺是相反的。

這世上,還是有很多事情,比炮事要緊要的。

有句話叫什麼來著?

「擼前淫如魔,擼后聖如佛。」

前半句,是安清雅來電話之前,陳墨的心態。

後半句,是安清雅來電話之後,陳墨的心態。

衛安靜從陳墨的身上下來,並拉過旁邊的薄被,蓋住了自己動人的身子,癟著嘴,滿臉寫著「不高興」這三個字。

「明天,不,後天我一定抽出來時間陪你。」陳墨想起明天還要和明雨卿等人去參加商業晚會,於是便改了口。

「陳老闆真是個大忙人,以後我想見你,還得預約了。」衛安靜哼哼道。

她不是那種兇悍的女人,這幾句話,倒沒有陰陽怪氣的味道,就是語氣憤憤,顯然真的生氣了。

「靜靜,回頭我一定給你賠罪。」

陳墨湊到衛安靜耳邊,說道:「這次咱們比較倉促,等過幾天我好好準備,保管給你一個難忘的第一次。我用性命擔保。」

衛安靜捂住了陳墨的嘴巴,「呸呸呸,我只要你平平安安,不用你做什麼擔保。現在保鏢不好做,而且也特別危險,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要不是你固執,我早把你給雇下來,當我的永久男佣了。」

「我肯定好好服侍你。」陳墨伸手在衛安靜身上抓了幾把,惹得她臉紅不已,頻頻躲閃,這才心滿意足的穿戴整齊,離開了屋子。

……

安清雅一下課,就跑去了學校停車場,將自己的甲殼蟲開到了校門口,等著陳墨過來。

足足等了半個多鐘頭,陳墨才到。

「陳哥,約會這種事情,一般是女生才有資格遲到的好吧!你讓我一個女孩子,等你一個大男人這麼久,好意思嗎?」安清雅氣呼呼的說道。

「下班高峰,路上塞車了,不好意思。」陳墨歉然的道。

這是大實話。

「那我們還開車不?」安清雅問道。

「開吧!咱們總不能因為塞車,就光靠兩條腿走吧?」陳墨剛陪衛安靜逛了小半天,此刻能坐著休息一會兒,還是很樂意的。

安清雅發動了車子。

她顯然是做過計劃的,並沒有問陳墨要去哪裡約會,而是有了既定的路線,都做好了打算。

第一站,當然是吃飯了。

這個時候正是飯點。

不填飽肚子,哪還有精力做別的?

陳墨這點很有異議。

他也還沒吃完飯,但還真有精力做別的。

要是沒有安清雅這個電話,他現在估計就在和衛安靜做著很費精力的事情呢!

不同於衛安靜喜歡高端西式餐點,安清雅喜歡的是各種接地氣的街邊小吃。

此刻,安清雅就帶著陳墨,來到了一條美食街。

整整一條街,都是各種美食店,小吃攤。

「這些東西,不太健康啊!」陳墨雖然也覺得這些街邊小吃味道很不賴,但前陣子他看了315打假晚會,對這種看起來就不是很乾凈的攤子鋪子,印象就不是很好了。

就算這些東西味道確實不錯,也不能拿健康開玩笑啊!

「那陳哥你挑一家。」安清雅說道。 陳墨領著安清雅四處看了看,最終選了一家看起來還算高檔的串串香火鍋店。

「陳哥,你品味不錯。之前我在這家店做過美食直播,老闆還送了我一張優惠券呢!」安清雅揚了揚手裡的金色卡片,笑著說道。

「那是,你陳哥的品味,那是相當不錯。」

陳墨大言不慚的領著安清雅進了火鍋店。

兩人坐定之後,陳墨問道:「要不要開個直播啊?這麼好的素材,不要浪費了,還能收點禮物錢呢!」

「不開直播。」

安清雅輕橫了陳墨一眼,說道:「約會這種私密的事情我才不直播呢!陳哥,你為了禮物錢就要把我賣了呀!」

陳墨滿臉為難的道:「賣不了賣不了。無價之寶咋賣?」

安清雅紅著臉啐道:「討厭!」

陳墨哈哈大笑。

服務員弄來了湯底,陳墨和安清雅兩人去拿了自己想要吃的串串,滿滿的一大盆,並且還自己弄了調料。

等火鍋燒開,串串下鍋,蒸騰的香氣撲鼻。

陳墨和安清雅兩人也不含糊,直接開吃。

這頓火鍋,吃了半個小時左右。

緊接著,就是去看電影了。

陳墨二刷了「驚奇女士」。

他中午才剛跟衛安靜看過,短時間內是不想看第二遍的。

可安清雅對這部電影很有興趣,陳墨也就只能陪同了。

看完了電影。安清雅便帶著陳墨逛街購物去了。

這整套流程,就跟衛安靜那一套差不多。

約會嘛,差不多就這麼一套。

陳墨倒也算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司機」了。

兩人一直玩到了晚上12點鐘。

安清雅是不打算回寢室了。

「陳哥,要不要回公寓里坐坐?」安清雅主動邀請道。那俏臉紅撲撲的,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陳墨果斷搖頭。

他都沒把衛安靜拿下,又怎麼能跟安清雅回公寓呢!

這不是厚此薄彼,區別對待么!

要上,咱就一起上。

要不上,那誰也別上。

沒錯,就是這麼有原則!

「好吧,那我送你回去。」安清雅有些失落,但也沒有勉強。

強扭的瓜不甜。

況且,現在的時機也不太合適。

「我打車回去吧,不然你還得繞路。」陳墨搖搖頭。

「那你到了給我簡訊。」

「你也一樣。」

兩人相視而笑,甜蜜分離。

……

距離臨江市商業晚會開始,只有兩個小時了。

別墅里的眾女,都換上了華麗的禮服。

連武芸和武冰冰也不例外。

顯然,兩人也打算去湊熱鬧。

陳墨也穿得人模狗樣。特別是手上那個幾十萬的表,更讓他增添了幾分成熟的味道。

再看明雨卿簡詩琳和武芸三女,一個個宛若仙女下凡,漂亮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真要形容的話,陳墨只能想到兩個字——石更!

蘇薇冷鐵冷清梧桐水仙夜鶯等人,也衣著華麗,美妙動人。

陳墨看得眼花繚亂。

皇帝選妃,也沒有這麼個場面吧?

畢竟,幾百年前幾千年前的女人,有現在漂亮?

大多數古代女人,都不會比現代女人漂亮。

畢竟,現代社會,女性保養品化妝品大行其道,有哪個年輕女人成天素顏,而且還不做保養的?

「我們走吧!」明雨卿說道。

眾人浩浩蕩蕩的出發。

不過,除了簡詩琳和武芸武冰冰之外,其他人都是陸陸續續出發的,沒有同行。

畢竟,要是都一起走的話,那不就成了車隊了?

到時候,要多引人注目,就有多引人注目。

不利於梧桐水仙等人在暗中保護。

陳墨和明雨卿坐一輛車。

武芸武冰冰和簡詩琳坐一輛車。

「給你說幾個注意事項。」明雨卿忽然說道。

「你是老闆你說了算。」陳墨聳了聳肩。

「能參加這種級別的商業晚會,基本上都是各項行業的大佬。你可不要得罪人,老老實實待著就行。」明雨卿道。

「聽你這意思,怎麼感覺好像,你打算在這場晚會上出賣色相了?」

「都說了,來參加晚會的都是行業精英。錢多到半輩子都花不完的人,還會缺女人?」明雨卿沒好氣的敲了陳墨的額頭一記,說道:「我是怕你惹是生非。現在雨墨集團發展得很快,已經惹得很多人眼紅了。我可不想豎立太多的敵人。」

「長得跟個包子似的,就別怨狗跟著了。」陳墨道。

「我哪裡長得像包子了!」明雨卿剜了陳墨一言,剎那間風情萬種,有種別樣的美麗。

陳墨的目光從她臉上,開始下移。

明雨卿穿的,是背心款的禮服。

中間開了個V字領,雖然不是很低,但也隱隱能看到溝壑。

這不就是包子么!

不,應該說是——大白饅頭!

「你這傢伙,該正經的時候不正經,不該正經的時候又假正經。」明雨卿抱著胳膊,用手臂擋住了身前的春光。

也不知道這禮服是誰設計的,領口開得這麼低。

很快,車子就開到了晚會所在的場地。

「明月俱樂部」

這是晚會的地點。

「你開得俱樂部?」陳墨扭頭看向明雨卿。

之前雨墨集團還沒改名的時候,可不就叫明月集團么!

現在這看到這「明月俱樂部」,陳墨也下意識的以為這是明雨卿的產業。

然而,明雨卿卻是搖了搖頭,說道:「雨墨集團旗下的產業早就整合完畢,都用上了雨墨集團的商標,不存在沒改名的公司。這個俱樂部不是我的。具體是誰的,我就不知道了。」

「哦。」陳墨也沒有多問。

俱樂部是誰的,並不重要。

他只是隨口問問罷了。

也沒有多想。

暖婚蜜愛:BOSS大人難伺候 兩人一起進了晚會。

因為是商業晚會,所以明雨卿也不整那些虛的,沒有陳墨期待中的「假扮男友」之類的劇情。

這讓陳墨有些失望。

明雨卿這種級別的超級大美女參加晚會,怎麼能不找擋箭牌呢?

沒有擋箭牌,那些公子哥富二代什麼的,還不得過來展開追求?

這實在不是明智之舉啊!

陳墨在心裡嘆息,但嘴上也沒有多說什麼。

說得多了,那不是顯得自己太過刻意了么!

真正有魅力的男人,當然是靠不經意之間流露出來的品質吸引人了!

陳墨覺得,他就是這種男人! 「明總裁,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啊!」

陳墨和明雨卿剛進俱樂部,就有一個肥頭大耳,笑容看起來極其猥瑣的油膩中年男迎了過來。

「好久不見,久仰陳總大名。」明雨卿笑著朝這個油膩中年男伸出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