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茶聽到奶奶要把自己送走,紅著眼睛抱住了可善奶奶說,「奶奶,我不想離開你。我想一直陪著你。」

2020 年 11 月 2 日

「傻丫頭,奶奶活不了多久了。不可能一直陪著你,你去跟著莎草小姐,她會對你很好,教會你很多東西。」可善奶奶抱著阿茶,眼裡不停地流下淚水。

葉簡汐說:「奶奶,你先站起來,咱們好好說話。」

可善奶奶站了起來。

葉簡汐看著哭泣的奶孫倆說:「可善奶奶,到時候你跟我們一起走吧。」

「不行,我一個年老的人,跟著你們會拖累你們的。你們走吧,我一個人在這裡,守著我們的家就行了。」

這個家只剩下了她們兩個,男丁跑出去當兵,在南約軍的轟炸中,全都死了。

她捨不得阿茶,但她明白,阿茶年紀小,再留在自己身邊,只有死路一條。上天讓她這時候救了眼前的女子,或許就是為了給阿茶留一條活路。

「奶奶,我們不怕你連累。你看阿茶多捨不得你,難道你願意讓她小小年紀,孤零零的到另一個地方嗎?」

「我……」

「奶奶,你別不要阿茶。阿茶要跟著你。」阿茶稚嫩的嗓音,不停地發出嗚咽的聲音。

可善奶奶心疼到了極點,不願再開口。

葉簡汐說:「可善奶奶,你懂得比較多,我們路上或許還得靠你呢,你還是跟我們一起去吧。」

「你讓我考慮考慮。」可善奶奶嘆息了聲說。

葉簡汐點頭,「奶奶,你好好考慮,反正還有幾天時間,才會離開這裡。」 站住你馬甲掉了 趁著可善奶奶考慮的時間,葉簡汐積極的調理自己的身子。可食物匱乏,周圍的環境又差到了極點,往往是病情剛有點起色,很快再次複發。葉簡汐纏綿病榻了整整三天時間,看著鏡子里自己越髮蠟黃的臉色,覺得不是辦法,於是拿了一些錢,塞給了可善奶奶,讓她去換些食物和藥品。

可善奶奶聽葉簡汐的話,趁著夜色偷偷去換了東西。但令人失望的是,二十萬的敘利亞幣,只換來了十個饢和一盒治療發燒的葯。

可善奶奶生怕她誤會自己獨吞,一直跟她解釋,這些東西是她能換的最大極限了。

葉簡汐知道這個淳樸的老人不會騙自己,安慰了她后吩,咐阿茶去煮水。

就著熱水吃了泡的發軟的饢,又喝下去了葯,葉簡汐捂在被子里整整兩天的時間,總算感覺好了一些。

而這時,可善奶奶也下定了決心,要和她們一起前往風漠城。

出發的日子,定在了明天晚上,葉簡汐格外的高興,把剩下的饢再烤了一遍,留作路上的乾糧,同時又取了一些錢,讓可善奶奶買了兩把匕首,以防止那些不軌之徒的騷擾。其實,她更想買槍的,這裡是戰亂區,買槍和買刀一樣容易,前提是你有足夠的錢。

葉簡汐剩下的八十萬敘利亞幣,可以買一把槍。

但她想著,不知道需要多少天才能抵達風漠城,也不能保證路上會不會出現別的意外,所以打算把剩下的錢省著,以備不時之需。

可善奶奶也把家裡為數不多的糧食,都拿出來曬了一遍,連夜製作成了饢。然後,把家裡能用的東西都帶上了。

葉簡汐見她還要帶被子,阻止了她:「奶奶,這些別帶了,會拖慢我的行程。帶一些厚衣服就行了,等找到了我丈夫,我會讓他給你安排新的住處,這些也都會給你們新的。」

可善奶奶有些捨不得自己的家當,可葉簡汐說得對。

於是,把重的東西都丟下,只帶了三人的衣服和吃的,以及一些作料和鍋。

……

眨眼的時間,第二天的傍晚便到來。

葉簡汐、可善奶奶和阿茶,著急的等著別人來通知。眼看著時間越來越近,有人匆匆的跑過來,氣喘吁吁道:「不好了,組織去風漠城的事情,被上面的人知道了。現在他們在到處抓人,你們不想留在這裡,趕緊出城,城外有一小隊人,已經提前去風漠城了。」

葉簡汐心頭一沉。

現在桑巴在滿世界找她,萬一那些人搜過來,看到她一個突出的中國人,肯定會嚴格排查。

她不能留在這裡坐以待斃。

葉簡汐迅速的判斷了形勢,對奶孫兩人說:「咱們得趕緊出城,奶奶,你在這裡住了一輩子了,知不知道哪裡可以避開城門守衛的?或者,哪些地方守衛比較松?」

可善奶奶擰緊了眉頭,想了會兒說,「城北的圍牆之前被炸掉了,我幾次路過,都只有兩個看守員。」

「好,我們從那邊走。」

葉簡汐說完,把最大的背包,挎在了自己身上,然後攙扶著可善奶奶,牽著小阿茶,往城北的方向走。

……

半個小時后。

抵達了城北,葉簡汐仔細觀察了下,的確跟可善奶奶說的一樣,城牆坍塌出能通過一人寬的洞。

洞前站著兩個敘利亞的男子,他們扛著槍,叼著煙,嘻嘻哈哈的說著什麼。

看來,他們還不知道城內的情況。

葉簡汐拿出煤炭,把自己的臉上又塗黑了一圈,然後往自己身上,撒了一些狗糞。這樣一來,她整個人都髒兮兮,臭烘烘的,根本沒人敢接近。

阿茶驚奇的盯著她。

葉簡汐笑了笑,往小丫頭的臉上,塗抹了一些狗屎。

阿茶立刻嫌棄的的躲開。

葉簡汐露出了一絲笑意,不過很快便斂去,嚴肅的說:「走吧。」

「好。」

可善奶奶緊緊地攥住自己孫女的手,嚴肅的跟上了葉簡汐的腳步。

走到了城牆跟前,兩個男人拿起槍,對著三人比劃,嘴裡大聲嚷嚷著,讓她們滾遠點。

葉簡汐趕緊掏出十萬的敘利亞幣,笑著說:「二位,家裡實在過不下去,我們想去投奔親戚,能通融一下?」

男人毫不猶豫的接過錢,眼珠子滴流滴流的在葉簡汐身上轉,但因為她被煤炭遮掩的臉蛋,和身上散發出的臭烘烘的屎味,厭惡的擰了眉頭,「好,放你們一次,不過不許對外人說!」

「一定,一定!」

葉簡汐趕緊讓可善奶奶過去,然後拉著小阿茶準備過去時,另一個色眯眯的士兵,忽然伸手摸了下阿茶的臉蛋。

「小姑娘,長得挺漂亮的,哥哥陪你玩玩好不好?」

寵妻成癮:腹黑老公請放手 阿茶聽不懂他的話,但能感覺到他對自己的惡意,嚇得往葉簡汐身後躲。

葉簡汐擰了眉頭。

阿茶的確長得漂亮,可她不過才七八歲,這人竟然對一個孩子起淫心,實在是畜生!忍著心裡掀起的怒意,葉簡汐陪著笑,從兜里又拿出十萬的敘利亞幣,塞到了男人的手裡說:「哥哥,你就放了我們吧,我把唯一的錢都給你。」

男人看了看手裡的錢,目光又在阿茶的臉上打量了一圈,最後依依不捨得問:「你真的沒錢了?」

「我們一家都活不下去了,怎麼還會有錢呢?」葉簡汐把自己身上的兜都翻開。

男人下流的往她的胸口摸了下,「內衣里沒藏錢吧?我得親自檢查一下。」

葉簡汐在被他碰到的那一刻,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幾乎下意識的攥緊了手裡的匕首。

而就在這時,先前收了她錢的男人,沉聲道:「來人了,趕緊把她們放出去,別再墨跡了。」

眼前的士兵臉色一變,揮了揮手:「走吧!」

葉簡汐忍著怒氣,抱起小阿茶,快速的向可善奶奶跑了過去。

可善奶奶看到她們平安脫險,眼角有些濕潤,但堅強的沒有落淚,而是拼勁全力往前走。

而在她們走後沒多久,一撥軍人趕到了城牆口,層層嚴守著她們通行過得地方,不許任何人再出入。 向著城外前進了將近一個多小時,總算追上了逃向風漠城的大部隊人馬。葉簡汐鬆了口氣,雖然和這麼多人一起行動,目標有些明顯,但在敘利亞這種戰亂地區,一個人行走在路上,簡直是槍靶子,危險性實在太高了,跟著這麼多人,至少在危險來臨時,能有逃跑的機會。

葉簡汐攙扶著可善奶奶,繼續往前走,時不時的拉一把阿茶。

隊伍格外的沉默,沒有人說話,只要不停地往前走。

從晚上七點多,走到了凌晨兩點,眾人感覺到累了,才紛紛停下來休息。

可善奶奶到底是老年人,行動有些不便,走了這麼久,臉色已經開始不好了,喘氣也沒那麼均勻。

葉簡汐讓阿茶煮水,準備用晚餐。自己則把厚衣服拿出來幾件,鋪在地上,讓可善奶奶躺在上面,自己給她按摩。

可善奶奶擺手說:「不用忙活了,你已經很辛苦了,我休息一下就好。」

「我不累,奶奶,你就安心歇著吧。」

葉簡汐從頭到腳給可善奶奶按摩完,又去幫阿茶煮東西。

饢餅湯煮好,葉簡汐端給可善奶奶一碗,服侍她用完,這才坐到篝火堆前,開始用晚餐。

阿茶望著跳躍的炊火里葉簡汐跳動的臉龐,歪著腦袋說:「姐姐,你給我的感覺,好像媽媽。」

「是嗎?」葉簡汐笑著問:「你還記得媽媽長什麼樣嗎?」

阿茶搖了搖頭,「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就死了。」

葉簡汐把阿茶樓到了自己懷裡,說:「那這段時間,你可以把我當成你的媽媽。」

一念成婚,歸田將軍腹黑妻 「真的嗎?」阿茶高興地問。

「嗯。」

葉簡汐點頭。

聊齋世界的贅婿 阿茶伸手摟住了她,靜默了片刻,低聲喊了句:「媽媽。」

葉簡汐眼眶有些濕潤,強忍著沒有落淚。

……

吃過晚餐,葉簡汐讓阿茶先睡,自己收拾好東西,才躺在了奶孫倆旁邊。望著夜幕中閃爍的星星,心裡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慕洛琛,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不知道他好不好,不知道他有沒有在戰亂前,把菁菁救出來……

腦子裡渾渾噩噩的想了好多東西,最後沉沉的睡過去。

一夜風平浪靜,第二天早上五點多,陸陸續續的有人起來,繼續向前趕路。葉簡汐匆忙得拿出饢,和可善奶奶、阿茶一起吃了點,再次跟著大部隊出發。

走了大概五六個小時,眾人準備再次停下休息時,前面的路上,卻忽然揚起了風塵。

隊伍最前的面出現了騷動,緊接著有人開始四處的跑。

葉簡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本能的察覺到了危險。

拉著可善奶奶和阿茶,拚命地往後跑。但帶著老人和孩子,哪裡跑得了多遠?葉簡汐回頭望著那滾滾的沙塵,便知道對方是開車來的,想著靠兩條腿跑,肯定跑不了,葉簡汐迅速的做出決定,找個地方藏身。

萬幸的是,在附近找了沒多久,就發現一個能容下兩人的土坑,她讓可善和阿茶跳進去,立刻從旁邊拉了一堆草,掩蓋在了上面。

跳進土坑裡,葉簡汐抱住了阿茶,問:「可善奶奶,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可善奶奶顫抖著身體說,「是南約軍,他們闖進來了。」

葉簡汐蹙了眉頭。

她聽過洛琛提及南約軍,南約軍是多個國家組成的聯盟。他們在這片土地上,肆意的投擲炸彈,進行轟炸,看到反叛軍的人,甚至是平民,都會進行毫不留情的殺戮……一點都不把當地人看做人。

難怪可善奶奶,對這些人那麼害怕。

葉簡汐捂住了阿茶的嘴,再次往外面。這會兒,遠處的車子越來越近,飛揚的塵土中,能看到有兩輛卡車行駛而來,車上站著南約軍的人,手裡持著衝鋒槍,朝手無寸鐵的流竄人群掃射。

砰砰砰的子彈里,一個有一個人倒下。

阿茶瞪大了眼睛,葉簡汐抬手,捂住了小傢伙的嘴巴。

寂寥的原野上,無聲的殺戮進性了整整十分鐘。

等到只剩下老弱婦孺時,那些人終於停止了掃射,從車上跳下來,朝著那群人走了過去。

他們像挑揀牲口一樣,打量了其中幾個女人,然後將長得稍微有姿色的人,從人群里拖出來……

女人的慘叫聲和男人滿懷惡意的聲音交織在一起。

葉簡汐的心頓時變得悶悶的。

這人也都有血有肉,有家人朋友,他們犯了什麼錯,要遭受這麼大的屈辱?

他們不過是生在了這片土地罷了。

可這些南約軍的人,仗著自己的身份,便這般對待他們……

葉簡汐捂住了阿茶的嘴巴和眼睛,不讓她去看這殘忍的畫面。

等回過頭看向可善奶奶,見老人家早已淚流滿面。

葉簡汐伸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

勝利者的『狂歡』持續了整整兩個小時,那群南約軍的人心滿意足的跳上車,準備揚長而去時,變故卻突然發生。

一個女人忽然跳起來,把隊伍最後一個男人的槍奪過來,絕望的嘶吼了聲,對準那些軍人射擊。

可她是新手,子彈大多打空了。

南約軍的人反應過來,一槍崩了她。

女人的身體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大概是她這個舉動人怒了南約軍,原本要走的人,又都跳下來,開始瞄準那些殘存的人。

人群再次出現了騷亂,向著四面八方跑去。

葉簡汐看著有三兩人朝著她們的方向跑來,心頓時被揪得緊緊的。

她一再的祈禱,別往這個方向跑。

可上天似乎聽不到她的聲音,腳步聲越來越近。

一個南約軍,手持槍械,跟在了她們的後面,開始不停地開槍。

眼看著距離逐漸的縮短,葉簡汐臉上的血色一寸寸的退去。

「嘭!」

又是一聲槍鳴響起,跑在最後面的女人倒下。最前面的兩個女人,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十米……

五米……

三米……

……

只剩下最後一米時,葉簡汐攥緊了阿茶和可善奶奶的手,準備一起跳出去。

但就在這時,又一聲槍鳴響起。

快要踩在她們身上的女人,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女人死不瞑目,瞪著通紅的眼睛望著她們。葉簡汐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心臟也跳動的格外的緩慢,周遭的世界迅速的退去,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過了許久,等她回過神來時,那些南約軍已經驅車離開,可善奶奶抓住她的胳膊,提醒她趕緊出去。

葉簡汐抱著阿茶,跳出了土坑。看著那些慘死的女人,心裡生出兔死狐悲的情緒。

或許,在沒遭到洛琛之前,自己也會遭遇不測吧。

真到了那一步,哪怕死,她也不願意被人侮辱。

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到那些死去的敘利亞女人跟前,葉簡汐緩緩地合上了她們的眼睛。

這是她能為她們做的唯一一件事了。

「走吧。」

葉簡汐拖著可善奶奶和阿茶往前走。

三個人都沒有再說話。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