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在顧柒面前推開,木門發出沉悶的聲音,顧柒竟然有一些緊張。

2020 年 11 月 2 日

她從未聽過穆南樞提過他的家庭,更沒有說過他的父親。

不知道穆南樞英俊的外貌究竟遺傳了誰?是像他的母親還是父親。

顧柒推開門就看到一位身穿白袍的長發男人坐在那,顧柒見到這人,上前就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樞樞,原來是你在裡面裝神弄鬼,你不是說去做什麼研究了嘛?跑這來裝你爸爸,你無不無聊啊,還是心理變態?」

顧柒往旁邊一坐,順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正好我口渴了,你這茶真好喝。」

喝完了一杯茶,她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穆南樞離開的時候並不是穿著這樣花色的長袍,而且他身上也並不是穆南樞的香味。

顧柒腦袋機械轉向身邊的人,面前這個人雖然長了一張和穆南樞一模一樣的臉,但氣質是不同的。

穆南樞猶如天上浮雲,不管任何時候都是雲淡風輕。

此刻她面前的男人則是氣質有些陰鬱,而且衣服上的央視是木蘭花。

難道這位長相和穆南樞一樣的絕色男人是他爹?不,不可能吧!

他就算再小生孩子,現在起碼也得40歲以上。

現在整容技術很發達,就算是打了這樣那樣的針,臉上是會有痕迹的。

例如僵硬,或者會讓人覺得不自然,面前的男人分明就是一張天然的臉。

顧柒咽了咽口水,這大概是她平生見過最靈異的事情。

對了,她知道了,這人應該不是穆南樞的父親,說不定會是他的兄弟,對,是兄弟就能說得清了。

她小心翼翼打量著那人,那人卻是主動開口:「茶好喝嗎?」

嚇得顧柒差點沒從椅子上滑下來,分明是一張看似和穆南樞很像的臉,開口說話的聲音卻宛如七八十歲衰老的男聲。

這是怎麼回事!

「你,你究竟是誰?」顧柒小臉一白。

「小丫頭,剛剛在外面不是很神氣的樣子?我是誰不是早就告訴你了?」

顧柒臉色大變,「你你你是小樞樞的父親?」

「怪不得他會喜歡你,真是一個有趣的丫頭。」穆子期笑意盈盈,剛剛還覺得他陰沉,一笑起來就不同了。

「是,我是他的父親,穆子期。」

顧柒一下子炸了起來,「啊啊啊……抱歉伯父,我剛剛不是故意要拍你肩膀的,我,我看見你們一模一樣,還以為是小樞樞。」

她手忙腳亂的解釋,誰讓她這自來熟的性格,她也太丟臉了,腳上還穿著穆南樞的大拖鞋。

「沒關係,小丫頭真是活潑可愛。」

「伯父,你為什麼這麼年輕啊?是去做了什麼整容手術的嘛?」

說完顧柒又覺得自己很失禮,怎麼能問別人這樣的問題呢。

「抱歉伯父,我向來口無遮攔慣了,你不要介意。」

穆南樞是熟悉她的性格,但其他人可就未必了。

雖然不知道穆南樞和穆子期之前究竟有些什麼恩怨,好歹人家是穆南樞的父親,她心裡很緊張。

醜媳婦要見公婆,畢竟顧柒頭一回見到穆南樞的父親,剛剛還鬧了一個大笑話,這會兒她手足無措。

穆南樞這個壞蛋,怎麼都不說這裡是他父親的宅子。

還有阿旺和阿才兩人說得就好像這裡是什麼狼穴虎窩一樣,她還以為這裡住著一個大魔王呢。

「哈哈哈,好久都沒有見到你這麼有趣的人了,我怎麼會怪你。」

「伯父,小樞樞都沒說過你的事情,所以我今天來得很唐突,也沒帶什麼禮物。」

這丫頭倒是坦誠得十分可愛,讓穆子期覺得有趣至極,怪不得他那悶葫蘆兒子喜歡她。

「我不需要其它禮物,你來就是我最好的禮物。」

「哈哈哈,伯父你倒是比小樞樞會說話多了,不像他,很少會對我說這樣的話。」

「小丫頭,你喜歡我兒子嗎?」

「當然喜歡了,不然我才不會留在他身邊呢,他又悶又不好玩,每天都是忙忙忙,我好無聊啊。」

見顧柒十分乖巧的發牢騷,穆子期也很喜歡。

「既然他這麼無聊這麼悶,你為什麼還喜歡他?」

「因為他帥啊,而且還很有型,頭髮還直,身材也很好,對了,皮膚也比女人好。」

「這麼說來你是個看臉的女人?」穆子期也沒想到顧柒這麼好玩。

「當然不是了,伯父你都不知道,我第一次見到他,他正在殺人,當時嚇死我了!」

「哦?你撞見了他殺人,他沒帶著你一起殺了?」

「當時他看我的眼神就不對,我那個害怕哦,但還是很快就反應過來,親了他一下趁著他沒反應過來我從爬樹逃走了。」

說到這的時候顧柒小臉一臉激動,「伯父,我爬樹可厲害了,就連阿才和阿旺都只能眼睜睜的看我逃走。」

「小傢伙挺自豪。」

「是啊,我就沒見過幾個爬樹比我更厲害的人。」

「一個女孩子家怎麼喜歡爬樹呢?」

她的背景穆子期多多少少也了解,他有些奇怪生在那樣的家庭怎麼會這麼頑劣。

或許也正是因為顧柒的與眾不同才會吸引了他那兒子,讓他為她牽動心神。是緣是劫,總歸要遇上了才能知道。 顧柒最擅長說謊,每次說起謊話來眼睛都不會眨一下的。

南宮離皺著眉頭,他這是遇到了一個什麼怪人。

「我更想要看看,你究竟丑成了什麼樣?」

簽到從捕快開始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知道吧?我比那癩蛤蟆還要丑上一百倍,我不讓你看是為了你好。」

南宮離看著她小嘴旁邊的肌膚白玉無瑕,她要真像癩蛤蟆才有鬼了。

「好,你不摘,我來摘。」

南宮離昨晚就很好奇她的身份,這人知道他是南宮家的人,卻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

究竟會是誰呢?

顧柒一頭扎進他的懷裡,臉緊貼著他的胸膛,不讓他觸碰自己的面具。

「不給就是不給,大不了我讓你打我幾下,面具比我衣服還要重要,不能摘。」

她在南宮離懷中掙扎,身體在他腰間扭動,很快她便感覺到他身下起了反應。

「呀,你這個變態,居然連我一個醜男都不放過。」

此刻南宮離臉都快要紅得滴血,她剛剛那麼用力在他身上動來動去,他起反應也很正常吧!

顧柒趁著他臉紅的時候快速起身,「媽媽說過,好孩子不能和變態一起玩的。」

她逃離的時候還不忘扯開他的浴巾,讓他無法追出來。

南宮離看著倉皇逃離的那人,臉色十分難看,究竟誰是變態!!!

顧柒終於逃出生天,她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柒爺,你沒事吧?」

「我哪能有事,南宮小哥哥善解人意,很快就放我出來了。」

顧柒才不會說是她扒了人家的浴巾這才離開的。

「悠悠,昨晚究竟是怎麼回事?他當真沒有欺負你?」

悠悠紅著臉搖頭,小聲將昨晚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經年很奇怪,她們在之前都被注射了藥劑,那個節骨眼上,她們根本就沒有選擇的機會。

既然是一同注射的,為什麼她沒有反應?只是很困罷了。

「也罷,想不通就不要想了,悠悠,你再等我一段時間,等我回了美國就找錢將你贖回來。」

顧柒剛剛才胖揍了南宮離,逃都來不及,怎麼可能久呆。

趕緊下了船,乘坐快艇離開。

經年還沒有時間好好和悠悠說話,就被顧柒強行帶走。

「柒爺,你跑得這麼快乾什麼?後面又沒有大老虎。」

「後面可是比大老虎更可怕,再晚點我就逃不了。」

剛剛她能揍南宮離,那是人家正在洗澡,要是在正常的情況下,自己早就被打死了。

皇道金丹 想象南宮離那被揍青了的臉,她就覺得太慘。

顧柒迎風張開了雙手,「我又自由了!」

快艇已經離開游輪很長一段距離,她回頭看了一眼,看到甲板上有著一個白色的小點。

為什麼她覺得那個小點那麼像是穆南樞呢?

「湄兒,你幫我看看,那甲板上是不是站了一個人?」

「好像是三人吧。」

「我怎麼覺得像是穆南樞呢?」

「距離太遠我看不見,柒爺,你別自己嚇自己,如果真的是穆先生,你覺得他可能放你離開嗎?」

「不可能。」顧柒搖搖頭,「打死都不可能的。」

「那不就對了,柒爺,咱們可要趕緊回去了,過不久就是老爺子的大壽,你呀也得收收心裝裝樣子。」

「對哦,爺爺的生日快到了,湄兒,我賬上還有多少錢?」

「三千多萬。」

「這麼少?」

鄔湄拿著計算器,「你還知道少呢?這次的利潤一個多億你就花了一億,就剩幾千萬。

其它錢暫時無法周轉出來,你花錢如流水,動不動就大把大把的用錢,賺的還不夠給你花。」

顧柒托著臉頰,「就只剩幾千萬了啊?我之前就看好了一副古畫,要六千多萬呢,爺爺可喜歡他的畫了。」

「要不是我們攔著你,這幾千萬都沒了。」

「對不起,柒爺,都是因為我……」

看經年自責的樣子,顧柒連忙寬慰道:「你別在意,我只是暫時手頭不寬裕,又不是我真的窮,不就一個億,你也太小看我了。」

顧柒盤算著,「我好久都沒有見到洛哥哥了呢,哈,不如去拜訪一下洛哥哥吧。」

鄔湄見她臉上出現這個表情,就知道某人又要遭殃了。

顧浣一拍手,「對哦,Bernard向來出手闊綽,肯定願意當這個冤大頭的。」

「小浣熊,洛哥哥聰明睿智,怎麼能叫冤大頭?再說從奸商嘴裡摳點東西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顧浣笑了笑,「柒爺,也就只有你臉皮最厚。」

「嗯,我當你是在誇我。」

幾人有說有笑,甲板上的白袍男人衣袂飄飄。

阿旺和阿才都急了,「先生,顧小哥可是真的逃了,你就這麼看著他走?」

「讓她走。」

不管走得再遠,她都是他的籠中鳥。

「這顧小哥怎麼離開得這麼匆忙?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畏罪潛逃呢。」

兩人討論著,不知道今早究竟發生了什麼。

穆南樞負手而立,目送著顧柒離開。

小柒兒,你逃不掉的。

顧柒幾經周轉回到美國,回去的第一件事就去找Bernard。

地下堵城,顧柒熟門熟路的進去,來這裡她只要刷臉就行。

一見她的到來,這裡的人都是點頭哈腰,「柒爺來了。」

有的則是叫著她的英文名,不管是什麼人群,來這裡的人一個個都對她很恭敬。

到現在經年都還不知道顧柒的身份,總覺得她很神秘,而且還很吃得開。

「柒爺,咱們來這種地方幹什麼?」

「還能幹什麼,當然是來敲詐,不不不,是來看我可愛的洛哥哥。」

「我剛剛似乎聽到了敲詐兩個字。」

「不,你聽錯了,我這樣奉公守法的好青年怎麼可能去敲詐別人呢?」

說著她帶著經年走到了頂樓,「小經年,一會兒要是有男人要輕薄你,你記得扇他兩耳光!」

「哦。」

顧柒推開了門,一進門就甜甜一笑,翻臉比翻書還快。

「啊,我的心我的肝,天底下最可愛的洛哥哥……」

她操著一口流利的英文朝著一人撲了過去。

在沙發上坐著一個金髮綠眼的男人,手中夾著雪茄。

見著顧柒撲過來,他習慣性的將雪茄移開了些,生怕燒著了她,穩穩接住顧柒。

「小傢伙,好些天沒有見著你,真去中國了?」

「那可不,剛回來呢,第一時間就來看你了,洛哥哥,你看小甜心我可是隨時隨地都想著你的哦。」

明知道她是虛情假意,他也喜歡,揉了揉她的頭,「中國好玩嗎?」

「當然好玩啦,有好多好吃的,還有好玩的。」

「都玩什麼了?」

顧柒小嘴很甜,巴拉巴拉說了一通,最後掏出一個小東西。

「喏,你看,我還特地給你帶了中國的特產呢。」

洛看了她手中的小東西一眼,那是一枚康熙年間的古幣。

這還是顧柒從穆南樞家裡順走的,她當時帶了一口袋,畢竟小。

「就一枚?」

「對啊,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真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