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告訴他,這裏有大量的靈氣。

2020 年 11 月 2 日

林天當即盤腿而坐,開始修煉,衝刺煉氣期第四層。

約莫一個小時後,林天感覺到丹田裏的靈氣氣旋正在膨脹。

突然間,他的腹部猛地劇烈疼痛了一下。

這疼痛他差點昏迷了過去。

一瞬間,林天大汗淋漓,彷彿剛剛經歷過了一場惡戰。

難道失敗了?

林天嘗試內視丹田裏的靈氣氣旋。

氣旋明顯比先前要大了一圈!

“成了!”林天興奮地喊了出來。

熬了這麼多天,苦修了這麼多天,終於邁過修煉以來的第一道難關!

正式進入煉氣期第四層。

шшш⊙ttκa n⊙C ○

這一次修煉下來,除了實力的提升之外,林天結合《醫卜星相》,又悟出來了不少東西。

首先,修煉需要一個強大的肉身,否則每一個境界裏提升的關鍵節點,身體可能會扛不住。

其次,他的肉身被菸酒廢了三年,今後需要補強,一方面可以鍛鍊,另一方面可以藉助丹藥。

邁入第四層,明顯感覺到身體裏的靈氣更強大了。

天已經大亮。

但林天沒有着急離開,而是盤坐在打石頭上,進行恢復。

因爲山裏面沒有信號,他也就沒接到唐子怡的電話。

小半個時辰後,林天睜開眼睛。

雙眼清靈,視力比之前又好了許多,連地上螞蟻的全貌都能夠看清楚。

聽力也提升了上去,好幾種鳥叫各自的方位一下子辨別出來。

林天很滿意。

跳下石頭,林天走出深林,去到了出租車旁。

上車,關門,林天道:“師傅,去唐千山家。”

唐家別墅門外不遠處的路口。

一輛路虎的SUV車旁邊站着兩個黑墨鏡和黑西服的保鏢。

車上後排,坐着宋傑彬和王大師。

王大師四十多歲,可卻是頭頂稀疏,好大一片地中海,他身材矮小不說,還胖的像只酒桶。

“宋少,你安排在唐家的那個女人可真不

錯,這一次要不是她,我們也不會這麼成功!”王大師笑了起來。

他原本就長的很猥瑣,一笑,就更加猥瑣了。

“唐子怡以爲她能輕易甩掉我,哼,其實,他們唐家,早就在我的掌控當中!”宋傑彬洋洋得意地笑了笑。

而後,他看向了王大師道:“王大師,接下來可就全都拜託你了!”

王大師承諾道:“宋少放心,我一定讓宋少如願以償,抱得佳人歸。只是,這事成之後……”

“事成之後,我在兩百萬酬勞費的基礎上再加五十萬!”

兩百加五十,這不是二百五嗎?

王大師聽了想打宋傑彬。

不過,看在五十萬雪花花的鈔票份上,他忍了下來。

“宋少果然大氣!時間差不多了,我先過去。”

王大師和宋傑彬告別後下車離開,拿着他吃飯的傢伙,一根寫有“算命”幡布的竹竿,快步走向唐家。

唐家裏面。

唐千山已經打了好幾個電話給老朋友,可一個能提供幫助的都沒有。

關係最好的老朋友家裏也出了狀況,也正在想辦法找高人。

“老爺老爺,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啊,王大師來了!”門外面,唐家的下人興奮地衝了進來。

唐子怡眉頭馬上皺了起來,她可不喜歡王大師。

“爸,王大師當初也抑制住了子怡的黑蘚病症,他的實力應該不比林天差,我們唐家有救了。”唐金華彷彿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現在也只能是讓他來看看了!”

唐千山點了點頭,朝下人大聲道:“快,趕緊把王大師請進來。”

不一會兒,穿着一身灰色棉麻衣服的王大師走了進來。

在就要進入大廳的時候,他突然站住了。

閉上眼睛,大拇指在四根手指頭上掐了一遍,眉頭逐漸皺了起來。

“糟糕!”王大師又猛地張開雙眼,然後快步走向大廳,先是去看了看昏昏欲睡的黃麗紅,然後又掃視了兩眼唐子怡。

完全一副絕代宗師的模樣。

然而實際上,他正非常享受地欣賞着唐子怡的大長腿。

唐子怡能明顯感覺到他眼神和林天的區別。

“哼!”唐子怡愣愣地瞥了他一眼。

“王大師,您剛剛進來的時候說糟糕是怎麼會事?”唐金華走到了王大師身旁,十分恭敬。

“你們王家可要大禍臨頭了啊!”王大師長嘆一聲。

唐家人的臉色全變了。

“王大師,請你一定要幫幫我們唐家,只要你幫我們度過了這一個難關,不論需要多少錢,我們都會如數奉上!”唐金華拉住了王大師的衣服。

唐千山不喜歡提錢,道:“王大師,請您幫幫忙,今後,我唐千山任憑差遣!”

可以隨意差遣唐千山!

那在海城豈不是可以橫着走了?

王大師心裏面樂開了花。

他擺出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樣道:“兩位言重了,我這一次回來,正是爲了解決麻煩而來。”

“王大師你不是出遊去了嗎?怎麼會知道我們唐家這裏出事了?”唐千山問道。

“這有何難,我只需稍稍算上一卦,就可知曉。而且這一卦,我也算出來,你們王家會遭此大禍,全都是因爲她!”王大師突然轉身,看向了唐子怡。 唐家上下,全都懵了。

唐子怡明明是受害者,怎麼成爲了罪魁禍首?

“王大師,這裏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唐千山灰白的眉頭擰了起來。

“沒有誤會,就是大小姐的過錯。不過,也不能怪大小姐,大小姐也是太過單純,這纔會受賊人欺騙。”王大師感嘆了起來。

“你在這裏胡說什麼!”唐子怡漂亮的大眼睛怒火漸起。

“子怡,對王大師尊重一些,先聽聽他怎麼說。”一旁的唐金華呵斥道。

“行,我聽他說!”唐子怡氣的直接坐了下去。

她生氣是因爲王大師污衊林天是個騙子,林天騙了她,給唐家帶來了禍端。

在她心裏面,林天的地位猶如神明。

“好,大小姐,我問你,之前你從古鎮帶回來的那一把木梳,是否已經燒燬?”王大師呵呵笑着。

剛坐下的唐子怡猛地就站了起來,她吃驚地看着王大師。

這個猥瑣的傢伙,他是怎麼知道的?

“要是我沒有算錯的話,你是將一張辟邪符連同木梳一起燒了,是吧?”王大師依舊微笑。

唐子怡愣在了那裏。

不可能!

當時燒燬木梳,只有她一個人在場,別人根本無法知道!

除非眼前的王大師真的很會算卦。

難道,他真的有點本事?他真的全都算到了?

“另外,我還從卦象裏看出來,你應該是從一個年輕人那裏買的符,是他教你燒燬木梳,並且告訴你,可以徹底治好黑蘚。這一切,我可都說對了?”王大師的眼神裏愈發得意起來。

“可我那麼做之後,我的黑蘚的確是全部脫落下來。”唐子怡據實抗辯。

“看來大小姐是承認我所說的全都是對的了。”王大師滿意地點了點頭。

唐子怡無言以對。

王大師道:“沒錯,燒掉木梳,的確是能夠治好你的黑蘚,可那也只是短暫的改變你的病症而已。大小姐可知道,你將木梳裏面寄宿的邪物也一併燒了,如果那一張符靈力不足,根本無法徹底消滅邪物。”

說着,王大師掃視了大廳一眼,長嘆一聲道:“眼下唐家的災難,正是那沒被消滅的邪物帶來的。那邪物被焚燒的時候沒有足夠的靈力鎮壓,很快便帶着更大的怨念復活,短短几天時間,附着到了你們唐家每一個人身上,這也是爲什麼唐老爺會到鬼門關走一遭的原因了。”

王大師看向了唐千山。

唐家人全都愣在了原地,他們看着王大師的眼神,愈發充滿欽佩。

王大師太厲害了!

“王大師,你的意思是,我們全家並非被陰邪陣法所困?而是被林天給害了?可林天的符卻是救了我一命啊!”唐千山問道。

關於林天在廟前賣符一事,唐子怡昨晚已經告知全家人。

“他可沒有救您啊唐老爺,他是用邪物將您喚醒,那邪物被您帶回家之後,徹底激怒了原來木梳上的邪物,木梳上的邪物將其吞併,實力變的更強,這才能夠一夜之間讓唐家大半的人遭難啊。”王大師道。

這一切

看起來毫無破綻。

唐子怡有心要回擊,可卻無從下手。

唐金華已經快步走到了王大師面前,請求王大師出手幫助唐家化解爲難。

“這樣,讓我先和邪物交流一番,看看邪物想要什麼。”王大師說完,直接盤坐在地上,閉上了眼睛。

出租車停在了唐家別墅前面的路口。

林天下車後,朝唐家走了過去。

可走了沒多久,明明唐家別墅就在前面,林天卻竟然又回到了路口那裏。

鬼打牆!這是林天的第一直覺。

單手捏了一個劍訣,立在緊閉的兩眼中間。

“開!”林天猛地大喝一聲。

等再張開眼睛,前面的鬼打牆直接消失,風輕雲淡。

走到唐家別墅門前,林天沒有急於進去,而是掃視了好幾眼唐家別墅的外觀。

“唐老爺子說對了,還真的有陰邪陣法。”林天摸了摸下巴,回想了一番昨晚在腦海裏看到的內容,便微笑着,走了進去。

在林天過來的路上,宋傑彬可沒有閒着。

宋傑彬第一時間帶上保鏢,趕往酒店,在那裏,接了一個三十來歲的壯年男人。

楊飛一米八多的的身高,體格健壯,隱隱約約之間,透着一股橫勁。

而不同於宋傑彬對王大師的傲慢,他見到壯年人,馬上笑着諂媚道:“飛哥,終於等到你了!”

楊飛是個武者,武者比起拳擊手和普通打手,強出可不止一個等級!

萬界之我開掛了 地球上,有一部分人會將功夫和真氣結合起來修煉,,他們的等級分爲,武者,宗師,小宗師,大宗師。

重生之最強大亨 能進入到大宗師的寥寥無幾。

不過,即便能夠達到武者等級,就已經足夠吃香。

那些商界大鱷和江湖話事人都會搶着要。

NBA全能王者 楊飛是他們宋家的座上貴賓,宋家爲他提供了一處私人別墅,供他修煉。

“有什麼解決不了的麻煩,非得我過來?你不知道我修煉很忙的嗎?”楊飛伸了伸懶腰。

“飛哥,這一次還真的事遇到硬茬了,我覺得,對方很有可能也是一個武者。”宋傑彬道。

聽說是武者,楊飛立即來了精神道:“走,帶路!”

衆人上車。

但,宋傑彬並未將楊飛帶去唐家,而是來到了林天和葉婉清的住處。

“他在這裏?”楊飛看向宋傑彬。

“不,他不在這裏,我想請你幫我把裏面的女孩給綁走,只要將女孩給綁走,不愁他不會過來。”宋傑彬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笑。

“好,等着。”楊飛拿了宋家那麼多的好處,這點事,他還是會做的。

“砰”楊飛一腳將外面的房門直接踹飛了進去。

不到一分鐘,楊飛將敲暈的葉婉清扛了出來,扔到車上。

宋傑彬看着車後座的葉婉清,心道:“林天,這一次,我看你還怎麼幫唐家的忙!”

在他看來,林天一定會前往唐家。

而唐家的王大師正在執行宋傑彬的計劃,計劃一旦成功,唐子怡不但要嫁給他,而且,唐家的所有財產也會全部歸入他的名下。

宋傑彬想要幫助父親吞併唐家,超過方家,成爲海城第一大家族!

唐家別墅大廳。

鬼王寵妻:絕世醫妃 “好了!”王大師猛地張開了眼睛。

“王大師,邪物怎麼說?”唐金華很小聲地問了起來,彷彿害怕會驚動了邪物似的。

“這……”王大師一副很是爲難的模樣。

“王大師,您儘管說,不要有任何的顧慮!”唐千山也開口了。

王大師又前後思索了一會兒,道:“好吧,那我就把邪物的要求跟你們說一下吧,至於你們怎麼選,這還是得看你們自己。”

“邪物說它有主人,他的主人想要娶大小姐,另外,還要宋家的全部財產!”

“什麼?”正在發高燒的黃麗紅直接昏迷了過去。

“麗紅,麗紅!”唐金華快步衝了過去,掐住了黃麗紅的人中,不斷地喊着她的名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