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彥琛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們先去帳篷那邊!"

2020 年 11 月 2 日

他們幾個人再次回到帳篷這兒。

火堆已經在旺盛的燃燒著。

危機解除,雲彬柯和杜立斌去弄柴火。

葉一朵看見小孩看著火上的食物,雙眼發光。

只不過,她再看看小孩的雙手,黑漆漆的,就連臉上也髒的烏漆嘛黑的。

她柔聲道:"小朋友,姐姐先帶你去洗臉,然後過來吃點東西,好不好啊?"

小孩子看到葉一朵臉上的笑容,他終於艱難的點了點頭,剛才的害怕也減少了不少。

葉一朵帶著小孩子去河邊洗了洗臉,把他的小手洗了洗。

她這才發現,小孩的手上,有好多傷口。

葉一朵頓時心疼不已。

她開口道:"走吧,姐姐帶你去吃好吃的!"

葉一朵把路彥琛剛烤好的兔肉撕開,她遞給小傢伙,讓他吃。

結果,小傢伙剛接到手裡,就狼吞虎咽,二十秒不到,一個兔腿就被他吃完了。

葉一朵看他滿嘴的油,嘴巴鼓鼓的,她頓時覺得心疼的要命。

這孩子一看就是餓極了,這都多久沒吃東西了啊!

果然,她剛這樣想,小孩就咳嗽起來,被肉卡主了。

他難受的咳嗽著,連剛才吃的東西,都吐了出來。

看著他難受的樣子,葉一朵心疼的要命:"小夢,你把水壺拿來,給他喝一點,然後拿一盒八寶粥,讓他先吃點粥墊一墊,我感覺他都很久沒吃東西了!"

雲夢恬連忙點頭,拿著水壺帶著一個杯子過來,還順帶拿了一盒八寶粥。

她把水遞給小孩子,小孩子抬頭看著她,他明亮的眼睛,似乎沒有剛才那麼怕生了。

雲夢恬把水遞給他,他安靜的喝了幾大口。

雲夢恬仔細觀察了一下,她發現,這個孩子長的很好看。

雖然看的出來是個男孩子,可是,他洗完臉之後,眉眼看著都很精緻。

就是那雙手,看著不像是有錢人家的孩子。

小孩喝了水,葉一朵給他打開粥,他立馬幾口喝完。

葉一朵看著他這個樣子,擔心的不得了:"你慢點喝!"

小傢伙喝完東西,巴巴的看著葉一朵剛才給自己吃的兔肉。

葉一朵愣了愣,立馬又給他撕了一大塊。

小傢伙吃的很快,葉一朵不停地給他廝肉,不一會,大半個兔子,都被他吃完了。

這時,路彥琛走過來了。

他低頭看著小孩,開口道:"你叫什麼名字? 一胎兩寶:高冷老公呆萌妻

小孩低著頭,不願意說話。

自從他們把這個孩子帶到這之後,他好像就沒有說過一句話。

葉一朵看著他油滋滋的手,開口道:"小白哥哥,他會不會不會說話啊?"

路彥昭的眉頭皺了皺,似乎在思考這個可能性。

葉一朵低頭拉著小傢伙的手:"你吃飽了嗎?"

小傢伙點點頭。

雲夢恬開口道:"他應該會說話吧,我看他能聽懂你說的話啊!"

葉一朵想了想:"這樣吧,我先給他擦個手,然後慢慢問! 重生之把你掰直

雲夢恬和路彥琛也沒有什麼意見。

葉一朵從包里拿出一包濕巾,給小傢伙擦了擦手。

她的動作很溫柔,很她平日里的性子,都不一樣。

路彥琛看的有些失神。

葉一朵開口,溫柔的輕聲問:"小傢伙,你能聽懂姐姐的話嗎?"

小朋友點了點頭。

葉一朵繼續問:"你現在吃飽了嗎?沒吃飽的話,你想吃什麼,告訴姐姐,姐姐給你拿!"

小朋友繼續點頭。

葉一朵也著急了,這是吃飽了,還是要吃別的東西啊?還是說,他只是聽懂了自己的話?

葉一朵皺眉道:"小傢伙,你會不會說話啊,你這樣,姐姐沒法跟你交流啊!"

小朋友繼續點頭。

葉一朵崩潰:"你要是會說話,就跟我說一句啊,你這樣不聲不響的,我們是繼續把你留在這裡呢,還是帶你走呢?"

聽到葉一朵這樣說,小傢伙頓時抬頭看向葉一朵。

他的眼珠子轉了轉,漆黑的大眼睛,巴巴的看著葉一朵。

他張嘴,終於說話了:"姐……姐……"

葉一朵吃驚的看著他,又有些心疼:"你是不是很久都沒有說話了,不著急,我們慢點說!"

小傢伙點了點頭:"恩,謝謝姐姐……給我吃的!"

他雖然會說話,可是,可能是很久沒說話了,聲音很沙啞。

小孩子的聲音,本來應該是清脆的,可是,這個小傢伙的聲音,聽著很難聽。

葉一朵知道,肯定是久不發音的緣故。

她想了想,繼續問:"你吃飽了嗎?"

小傢伙點點頭:"飽了!"

葉一朵又繼續問:"那你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小傢伙看了一眼葉一朵,眼睛里突然就蓄積了淚花:"我叫獵風,我是一個獵戶的孩子,我跟我爸爸來打獵,他掉進陷阱里,我把他拉不上來,他的腿受傷了,我走不出去,找不到人,救不了他!"

葉一朵震驚不已:"你在這裡呆了多久了?"

獵風回到:"一個多月了!"

葉一朵感覺自己的聲音有些艱澀:"那你爸爸……"

獵風突然就哭了出來:"他死了,他掉下陷阱的時候,腿上動脈血管被扎破了,他告訴我,他活不了了,讓我努力走出去這片林子,去找好心人收留我!"

葉一朵更心疼了:"那你媽媽呢?"

獵風低頭,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她跟人跑了,我從小到大,都是跟著我爸爸的,他以打獵為生,我們以前沒有來過這邊,一個月前,他帶著我,追著一個野豬,跑到這邊,野豬不見了,他掉進了陷阱里,我找不到回去的路,我也不敢出去,我害怕,我在這裡呆了一個月!"

葉一朵心疼的要命:"那你平時都吃什麼啊?"

獵風低著頭,紅著眼睛:"我吃樹皮,草根,喝溪水!"

葉一朵還想問什麼,路彥琛就沉聲道:"剛才的狼叫聲,是不是發出來的!"

獵風抬頭看了一眼路彥琛,表情有點害怕。

但是,他還是點了點頭:"恩,是我發出來的,我不僅會發出狼叫聲,我還會各種動物,甚至蟲鳴聲,都會!這些都是我爸爸教我的!"

葉一朵看著這麼大點的小孩,覺得心裡揪心的疼:"你多大了?"

獵風咬了咬小嘴:"我七歲了!"

雲夢恬瞪大眼睛:"我看你就五歲多一點!"

獵風有些害羞:"我們村裡的孩子,都長得比較小,大人們說,是水土原因,我爸爸告訴我,是因為我們營養跟不上,雖然瘦小!"

葉一朵聽到這些話,怎一個揪心得了。

她伸手揉了揉獵風的腦袋:"以後想吃什麼,姐姐給你買!"

獵風感動的連連點頭。

路彥琛卻皺起眉頭:"朵朵,你要收養他嗎?你別忘了,你還在上學,還有,他家裡還有沒有親戚,這些你都不知道! 嬌妻有毒:總裁別靠近

葉一朵囧了,可是,看了一眼獵風,她又覺得,這個小孩子太可憐了。

她特別想幫幫他,給他做點什麼。

葉一朵還沒有回答路彥琛的話。

路彥琛又繼續問獵風:"你剛才既然看見我們了,為什麼不直接出來,要發出狼叫聲嚇唬我們呢?"

獵風害怕的看了一眼路彥琛,不說話。

葉一朵低聲道:"你別怕,我們就是問問,想知道原因而已,沒有什麼惡意的!" 墨容麟覺得趁熱就要打鐵,他破釜沉舟那一親,好像有點效果,至少史芃芃沒有推開他,也沒有生氣,走的時侯臉紅紅的,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有點……勾人,所以他決定晚上去鳳鳴宮睡。

史芃芃倒是沒想到他有這樣的計劃,今日在南書房石破天驚一吻,她到現在還有點恍惚,覺得皇帝這一步邁得有點大,雖然他說自己很好,但整個人那樣燙,應該是發病了,總得好生休養幾日吧。所以早早就焚香沐浴,到床上躺著了,快要睡著的時侯,迷迷糊糊聽到外頭通傳皇上架到,她還以為自己在做夢,躺著沒起,直到賬子撩起來,一個高大的身影鑽進來,她才一個激靈,醒了瞌睡。

「皇,皇上,您怎麼來了?」

「朕來睡覺。」墨容麟把她往床里推了推,「以後你就睡裡邊,朕睡外邊,省得你掉下去。」

史芃芃眨了眨眼睛,坐了起來,以後……是什麼意思?以後他都要來這裡睡啦?

女配她真的不想死 「坐起來幹嘛,不睡覺了?」

史芃芃總覺得不自在,伸著脖子往賬子外頭看,「誰在外邊?」

「沒人,都被朕打發走了,」墨容麟笑著說,「你就安心睡覺吧。」

史芃芃,「……」那越發不能安心了呀……

以前墨容麟也來她這裡睡過,但那次他們起了爭執,他氣走了。現在他臉皮厚了,她心裡的芥蒂也沒什麼了,這一次會怎麼樣,她心裡沒底。

兩人並肩躺下了,賬子閉合,小小的空間里似乎有點悶,史芃芃規規矩矩的仰面躺著,整個人都是僵的,她很少和人睡在一張床上,有點不自在。

墨容麟的鎮定功夫比她好,閉著眼睛,呼吸均勻,就像真的睡過去了一樣,但史芃芃知道他沒睡著,真要睡著了,呼吸哪有這麼輕的?

墨容麟當然沒有睡著,他只是比較專心,所以氣息控制得比較好,他閉著眼睛在被子底下專心摸史芃芃的手,先是小指試探的碰了碰,她沒有躲,再一根一根挪過去,整個手掌覆上去握住。

被握住的剎那,史芃芃咽了下喉嚨,感覺舌干口燥,她微微掙了一下,「皇上,我要喝水。」

墨容麟靜了一瞬,「好,朕給你拿水。」

等他下了床,史芃芃才意識到,自己那話說錯了,要喝水叫金釧兒或是瓊花瓊玉就是了,為何叫皇上?而且她那口吻不像跟皇帝說話,倒像跟自己的夫君,等等,他就是她的夫君啊……

正胡思亂想,墨容麟端了水過來,招呼她,「來喝水。」

史芃芃往外頭挪了挪,伸手接杯子,墨容麟避開她的手,把杯送到她嘴邊,史芃芃,「……」

就著他的手喝了幾口水,史芃芃重新躺回去,墨容麟放了杯子很快也回來了,揭開被的時侯摸了摸她的手,「冷不冷?」

怎麼會冷,剛才被子底下的握手讓她渾身發熱呢。

墨容麟卻說,「怎麼這麼冷?」

史芃芃,「……」

他躺下來,因為前面那句話的鋪墊,他很自然的把她抱進了懷裡,「朕給你暖暖。」

史芃芃,「……」再暖她就要燃起來了。

假愛真歡,總裁狠狠愛 他的胳膊墊在她脖子底下,把她圈在懷裡,下巴貼著她的臉,呼吸糾纏,越來越熱,但誰都沒有動。

過了許久,史芃芃終於耐不住了,「皇上,臣妾,熱。」

「熱啊,」墨容麟鬆開她,伸手過來解她的衣扣,「熱就脫了。」

史芃芃,「……」

她心裡綳著一根弦,有種預感,好像今天這個晚上,他們就要完成那最後的一步。她害怕起來,按住墨容麟的手,吶吶的,「臣妾,又,不熱了。」

墨容麟嗯了一聲,倒也沒勉強,說,「朕倒是熱了。」

史芃芃沒看他,但是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是他在脫衣裳。她駭了一跳,卻不知道要怎麼阻止,餘光里,他把上衣扔到床尾,又抬腿脫褲子,她頓時感覺呼吸都不順暢了,不行,還是熱,熱得她額頭冒了一層汗。

墨容麟都佩服自己,心跳得都快要出來了,表面還那麼鎮靜,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額頭,「怎麼出這麼多汗?」

史芃芃,「……」

「還是脫了吧,脫了涼快。」墨容麟說,「中秋都過了,怎麼還這麼熱,秋老虎么?」邊說邊又解她的衣扣。

這次史芃芃沒有攔他,因為她發現,墨容麟做每件事都像是有預謀的,從冷到熱,從熱到脫衣,再下一步是什麼,已經很清楚了。她突然就認了命,要來的總是會來,怎麼都躲不過,他能為她遣散後宮,她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呢。

墨容麟確實是這樣打算的,他不想再拖拖拉拉了,他是干大事的人,優柔寡斷不是他的性格,他必須把史芃芃拿下,讓這個女人從身到心,都依附於他,她是他的,他要征服她,這個念頭在他腦子裡盤旋,比什麼都要強烈。

他開始親吻她,從額頭到眼睛到鼻尖到嘴唇,下巴脖子鎖骨,一路往下,她在他身下發抖,像一朵嬌花,可憐的,柔弱的,甚至有些委屈,怯怯的呢喃,「皇上,你要輕點……」

墨容麟啞著聲應她,「我會輕的,很輕……」

過了一會兒,史芃芃又問,「皇上,你,行不行……」

這句話無異於火上加油,瞬間就燃起了墨容麟的鬥志,他幾乎是咬牙切齒,「很快就讓你知道朕行不行?」

其實墨容麟誤會了她的意思,她惦記著他的隱疾,怕他受不住才問,墨容麟卻以為她在挑戰他的雄風,這些事情是晉王給他啟蒙的,他雖然有隱疾,沒有實踐過,理論知識卻相當的豐富。

他身子用力一沉,史芃芃尖叫一聲,「啊,疼!」墨容麟被她叫得不敢亂動,史芃芃實在是害怕,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一腳將他踢下床去……

墨容麟跌在賬子裡頭,像一條被網住了的大魚,瞪著眼睛錯愕的看著她。

史芃芃是真沒想到有這麼疼,一定是他的方法不對,不可能這麼疼的,真要這麼疼,以她娘親那個脾氣,早就把杜將軍打得滿床跑了,怎麼可能還把她和弟弟生下來?

本來沒打算加更的,讀者們太熱情了,所以還是加吧,有讀者說沒看夠芃芃和麟兒,那就再來一章。新書月票投起來啦。

預告一聲,明天只有一章,小王妃倒計時開始。 獵風這才開口:"我聞到了香味,你們烤的肉,很香,我想吃,就在那邊學狼叫,我想把你們嚇跑,然後過來偷吃點,其實,我也很害怕,我害怕你們發現之後打我!"

葉一朵囧了,原來這小孩,是想把他們嚇走,過來偷吃東西啊!

想到他們剛才緊張的模樣,葉一朵都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

路彥琛倒是沒有什麼反應。

葉一朵抬頭看著他:"我現在的確沒法收養他,可是,我們也不能不管他啊,這個小孩,挺可憐的!"

雲夢恬連連帶頭:"是啊,聽得我都心酸了,實在不行,我讓我爸媽收養他們!"

路彥琛的神色有些嚴肅:"他是個小孩,不是小動物,說收養就收養,況且,你們什麼情況都不了解!"

說罷,他看著獵風:"獵風,你實話告訴我,你們家住在哪裡,還有沒有親戚?我們就算是要幫你,也要查實了這些情況,再做打算!"

獵風點了點頭:"叔叔,我知道你的意思!"

獵風的話一出,葉一朵和雲夢恬都愣了愣,直接笑了出來。

路彥琛的俊臉黑了黑,怎麼到了他這裡,就變成叔叔了,他老的那麼明顯嗎?

明明葉一朵和雲夢恬都喊他哥哥的,現在這小傢伙喊了一聲叔叔,卻喊她們姐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