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與之相反,此時,所有存在於此的天魔,見了他,無一不是一臉唯唯諾諾,點頭哈腰的樣子,又或者是狼狽鼠竄,逃之夭夭。

2020 年 11 月 2 日

在他們身上,沒有了一點天魔的恐怖殘忍。

因為在他們眼中,楚河的形象,已經成為了比他們更為恐怖殘忍的魔鬼的代名詞,誰也不敢在口中說起,就算是自己在心中想上一想,唯一想到的,也是恐懼。

楚河完全將魔界二重天變成了他的領地,所有的天魔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臣服,沒有辦法,強者為尊,不想死,就只能臣服,無關種族,在他們眼中,楚河無疑已經化身成為了他們的尊王。

而他們,自此,每一天,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中,所有的天魔,都在楚河的拳打腳踢下,委曲求全的度日生存。

終於有一天,在他們眼中宛如噩夢般的楚河,忽然,宣布了一句話,讓他們欣喜若狂,舉世同喜起來。

因為楚河說:我要離開了!

為此,所有的天魔,無不搖鼓吶喊,歡送之至,臉上紛紛的露出由衷的喜悅。

彷彿自出生起也沒有這麼高興過,天魔們都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彷彿又回到了相比從前天堂般的日子,不由紛紛在心中暗自想著:走吧,快走吧,不要回來了,千萬不要回來了。以萬魔之主達普拉的名義深切祈求!

「有時間的話,我可還是會再回來的!」

楚河在臨走之時,在他們一臉歡呼喜悅的神情下,忽然一臉嚴肅認真的看著他們,如此說道。

然後,所有的天魔便無不如一灘爛泥般的癱軟在地上。

############

二重天中心地帶,一處山嶺彙集的高山大地,楚河現在,正沿著一處山間的小路,緩步向通往一重天的次元之井走去。

他一邊走,一邊不住的唏噓感嘆;「哈哈,這二重天比一重天倒是有意思的多了,天魔們的質量上升了一個檔次,而我的修為每天都可以得到不同程度地增長。天魔界真是個戰鬥修行的好地方!」

如今,楚河的修為,在二重天不知經過了多上時間的戰鬥修行后,此時,已經達到了95000.,還差一步,就可以上升到了100000。

此時,相比去二重天以前,楚河的整體修為,無疑又提升了兩倍以上,這不由讓楚河感覺到十分高興。

每一次的力量提升,都彷彿將身體千錘百鍊,同時,也是靈魂上的升華。

這種感覺上的體驗,美妙絕倫。楚河非常享受這種感覺。

唯一讓楚河感覺美中不足的是,就是身處在天魔界,竟然感覺不到時間流失去的概念,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時間過了多久。

而後來,當楚河忽然問起時,才二重天其他天魔口中所得知,因為這天魔界的次元與人間界是不同的,不在同一時間軸上,所以,在時間的流逝方面也是不同的。

在這裡待上一天的時間,相比地球上,則是十天。

如此時差,令得知后的楚河頓時感到十分詫異。他估計自己在這待了差不多有四十多天,那麼相比外界,人間界恐怕已經過了大約一年多了。

哎! 星光璀璨:慕少寵妻太深情 當他知道這件事後,稍一計算,頓時大覺失算了,沒想到竟然還有這種事。

現在才感覺,在這修鍊,真是有點坑人的感覺,雖然可以享受到不斷戰鬥的快感,但作為代價,卻坑了他不少時間。

光陰啊,把我的光陰還給我。

楚河想要如此仰天咆哮吶喊,但是,事已至此,也無法挽回,楚河只能無奈的接受。

所以,對於那比二重天更高的三重天,楚河已經決定現在還是不去了。

以楚河那種對於修鍊戰鬥時后而不覺歲月流失的武痴習慣,誰知道會在一下子待上多久,要是一不小心錯過了時間,等回到人間界,已經百年悠悠。到時候,不要說是打敗龍珠各個強者,成為最強,恐怕到時,黃花菜都要沒了。

這可不行啊。

所以,楚河已經決定要回到人間了。而且,他也不得不回去,因為他估計,從武道會結束時他和悟空分別那日算起,之後,他先是在神殿修行了一年多,然後,又在這魔界被坑了一年多,姑且算來,差不多已經有三年了吧!

這一屆的天下第一武道大會可能即將到來了。 寵婚VIP:玦爺娶一送三 而作為龍珠中的第一個出現的BOSS,比克大魔王緊跟這也要降臨了。

雖然這比克大魔王對於現在的楚河來說,根本就什麼也不算,已經是屬於那種揮揮手就會恢復煙滅的存在,但是按照冥夜對他的要求,他卻還是要等比克大魔王故事發生時最強狀態的時候再打敗他。

這就是遊戲的規則,同時,也是一個證明的過程,不管你有多強,都要一步步地去證明,如同程序認證,雖然呆板,但卻是必須遵守的規則。

這是來到這個世界前,冥夜與他做的約定,楚河已經答應了下來,所以,即便是楚河,也要遵守約定,不能不這樣去做。。

做如此無聊的事對於他來說,還真是無奈,他心中不由不斷地安慰自己,心道,「算了,就當是藉機去見見悟空他們吧……還有布瑪……」

想到布瑪,記憶中那俏麗活潑,又含嗔帶笑的美少女,楚河頓時就微微一嘆,心中不由暗暗慚愧了起來:哎!答應了要經常去看她,卻沒有做到,真不知要如何解釋!只能對她說聲真誠的說聲抱歉了。

……………

天魔界九重天每一重天都存在於一個次元空間,而這次元空間,竟然罕見的存有次元界限。,如同空間壘壁。

楚河的瞬間移動竟然在此也無法施展,感覺被一陣奇異的力量屏蔽,所以,他也只能老老實實地從次元之井中行走了!

對於楚河來說,從去倒返,自然是輕車熟路,輕而易舉了,很快他就穿過了次元之井,回到了第一重天。

當楚河踏入這一重天,見到那片熟悉的環境時,頓時,哈哈一笑,忍不住高聲長喝了起來。

「……哈哈,我又回來了?」

他這一喊不要緊,但情不自禁中,卻是運氣而發。

楚河的氣今非昔比,雖然只是稍微運轉,但卻已經如風雷咆哮。擴散至下,傳遍了四方。

原本安穩的一重天,此時,頓時驟然沸騰起來。

存在於一重天中的惡魔,此時幾乎全部都身體顫抖了起來。

那股氣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熟悉了,就是前不久前那如同天威的氣息,現在竟然又來了。這對於才剛剛過了一臉安慰日子的他們來說,不亞於晴空霹靂。

他們以為噩夢就要來臨了。當他們都陷入絕望的情緒中時,令他們意外的是,這股氣只是持續了片刻,便消失不見了。

他們不知,此時,楚河已經不在這裡了,而是再一次通過了第一重天的次元之井,現在的他,已經來到了阿修羅所在的魔界之內。.. 「哈哈,現在又回到了一個熟悉的地方呢!」

「真是令人唏噓……感嘆呢,魔界,這個通往天魔界修行時的起點,哈哈,我又回來了!」

在地形險峻而又昏暗陰沉魔界內,此時,楚河正一臉悠然的緩步行走,他的臉上看不出半分對此地環境的厭惡,反而淡然自若。。

因為相比環境更為惡劣的天魔界來說,現在再次來到這裡,楚河只覺得原本魔界中陰沉的氣色,在楚河眼中,竟然顯得亮了許多。

畢竟是在天魔界修行了這麼久,楚河早就適應了極其惡劣黑暗的環境。此時,猛然間又回到這裡,竟然還讓他生出了幾分不習慣的感覺。

「不知那兩人此時還在不再?」

來到這裡,自然就想起了送往他去天魔界的領路人阿修羅以及美拉,楚河輕輕一笑,精神感知瞬間擴散至整個魔界,片刻間,就感應到了兩股熟悉的氣。

這兩股氣,毫無疑問的便是阿修羅和美拉這兩人的氣。

「沒想到還在呢!」楚河想了想,頓時自覺啞然失笑起來,心中不覺暗道;哈哈,也是啊,不在這,他們又能去哪呢?

於是,楚河決定先去打個招呼先,當然,最主要的目的,也是要去問問阿修羅那傢伙在他去往天魔界前,怎麼不告訴他天魔界時差與人間界不同,害的他被坑了那麼多的時間。

若是不知道的話,那還好說,若是忘記了或是故意沒告訴自己,那,楚河只能對阿修羅說聲對不起了。

失去的時間,楚河就從他身上全部還回來的。並且,還是十倍、百倍的還!

楚河嘴角牽起一抹邪惡的微笑,於是,他感應著兩股氣所在的方向,緩步行走,然後,輾轉了數個複雜崎嶇分岔路,終於,在一處類殿堂的門前停了下來,

而阿修羅與美拉的氣,就在這裡面。

楚河神色平靜的來到門前,將身體中內斂的氣微微擴散了少許,頓時,楚河的氣就向四面八方瀰漫而去。

而與此同時,正在殿堂內相互談笑的阿修羅與美拉兩人忽然感應到了楚河的氣,頓時臉色一邊,旋即,便雙雙飛速出現。

兩人從大門前快步走出,剛一抬頭,就看到了眼前的楚河,頓時,兩人臉上頓時不約而同的閃過驚訝之色。

其中,阿修羅率先上前一步踏出,然後看到楚河后,青白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笑意。

阿修羅對楚河抱了抱拳,然後,微笑說道;「楚河,果然是你,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從裡面出來了呢!」

「快嘛?」楚河輕哼了一聲,心道;對我來說,可是好久不見了。

楚河盯著阿修羅的眼睛,稍一沉吟,便開口問道;「阿修羅,我去了大概有多長時間?我想知道一個具體的數字!」

聞言,阿修羅神色明顯的愣了起來,旋即,他心中立即就苦苦思索起來,想了半天,卻也沒有想出來個具體數字,於是,他只得無奈的回答道;「很對不起,我也不知道具體的時間!」

「反正,我感覺你從去到現在回來也沒多久呢!」

阿修羅如此的說道,然後,似乎是害怕楚河不信,於是,他又轉頭對他身旁的美拉說道;「是吧,美拉!」

「恩,我也感覺從上次你來到這裡救走公主到現在沒過多久呢!」美拉想了一想,回答道。

「是嘛?很短嗎?」

聞言,楚河看了看阿修羅,又看了看美拉,見他們似乎也沒有欺騙自己的必要,於是,也只得無奈的接受了這個答案。

於是,楚河在心中對自己無奈的嘆了口氣,心中不由暗想;「看來,他們是真的不知道呢?應該說,他們對時間概念的理解與自己是完全不同的吧!」

「也是啊,他們都是在黑暗的沒有時間概念的環境下生活的習慣了,又加上壽命悠長,所以,我去的這點時間,在他們眼前看來,或許真的是很短呢。」

想到此處,楚河便覺得,也不必對阿修羅說聲對不起了,不過嘛,損失了的時間,也是需要精神補償的,楚河是要收回點自己時間被損失后的利息。

他嘴角露出一絲邪惡,暗自心道。

見到楚河似乎在想什麼不好的事情,阿修羅愣了一愣,還有些不明所以,他可不知道,自己剛從鬼門關走了一遭,現在又正在被楚河算計上去了呢。

「請恕我冒昧的問一下,你……你真的到了天魔界一重天,並與天魔們交手過了嗎?」阿修羅深吸口氣,忽然一臉期待的看著楚河,出聲問道。

聞言,楚河將方才的思緒瞬間收回,對阿修羅點了點頭,說道;「那是自然!」

聽到楚河肯定的話語,阿修羅神色中頓時湧現出了一抹激動神色,一旁的的美拉也是如此表情的望著楚河。

兩人的眼中都不自覺的閃過崇拜之色。看來,這天魔界,對他們來說,真的是心生嚮往的聖地呢。

見到他們激動的樣子,楚河頓時微微一笑,他遲疑了一下,又繼續說道;「阿修羅,而且,我還在魔界一重天見到了你的師父,奧迪斯!」

「什麼?你見到了我的師傅,那他…..他現在還好吧!」阿修羅此時,神色比聽到剛才的消息變得更加激動了起來,他一雙眼睛緊緊盯著楚河,用迫不及待的語氣問道。

重生之盛世醫女 聞言,楚河微微一笑,緩緩說道;「沒想到你的師傅奧迪斯竟然就是那一重天的第一高手,當時我見了他,就想起了你來呢?」

「什麼,第一高手,我的師傅是第一高手嘛!」

阿修羅南喃喃了幾聲,頓時,眼中閃過一抹動人的光亮,眼中時不時的也閃爍出幾分興奮之色,顯然對此是十分的自豪。

忽然,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目光落在楚河的身上,急聲問道;「你……剛才說,你見到了我的師傅,那麼,你,是不是與他交手了呢!」

說到這裡,阿修羅眼中頓時閃過一抹擔心,內心也不斷的忐忑了起來。若是別人,阿修羅並不擔心,但眼前的楚河實力卻是深不可測,相比去前,阿修羅感覺眼前楚河給他的壓迫感更加的強大了起來,不由十分擔心。

看到阿修羅的樣子,楚河就知道他在擔心什麼。

楚河先是輕笑了一聲,旋即,嘴角一抹邪惡的笑容閃動間,臉色飛快地就是一變,嚴肅而認真了起來。

他目光如刃,盯著阿修羅,用低沉的聲音緩緩說道;「怎麼,阿修羅,你是怕我殺了他嘛?

「不……不是,我沒這樣以為!!」

見到楚河如此表情,阿修羅頓時心中不自覺的地急速一跳,然後就開始手腳發麻,心中也忐忑了起來。

「不是?沒這樣以為?」

楚河失笑一聲,臉色一沉,看著阿修羅忽然說道;「哈哈,你可不要太天真了,你應該知道,我到天魔界可不是去玩的,而是去和天魔們展開殊死決鬥的!」

「你說,你的師傅是第一高手,我又如何能不去呢?」

看著阿修羅,楚河繼續說道;「而且,你也應該清楚,高手交戰,是要全力以赴,每一招都力求達到傷害最大化,我與你師傅非親非故,自然無需遵守什麼點到即止,留手的對決原則!

「我們可是生死之戰!」

「所以……你應該明白,我現在安然無恙的出現在此,而你的師父,現在自然是……」

說到此處,楚河的聲音驟然停頓了下來,旋即,他哈哈一笑,便用一副戲謔的神色緊緊盯著阿修羅,同時,他的嘴角也微微牽起一抹詭異的弧度。

阿修羅聞言,心中頓時一沉,臉色也漸漸的變得難看起來。

那一瞬間,他只覺得自己的心彷彿一下子沉入了谷底,全身如墜冰窖,手腳癱軟,一種名為悲傷地情緒迅速地在他全身不斷地瀰漫了起來。.. 看到阿修羅此時的樣子,一時間,楚河的心中暗爽不已了起來。

就權當是自己時間被坑后小小的精神損失報復好了。此時,楚河的心中,不僅絲毫沒有對欺騙阿修羅的愧疚之意,反而心安理得的對自己如此的言明。

楚河先是在心中大笑了好幾聲。旋即,他正了一下神情,繼續緊緊繃住臉龐,用嚴肅而認真的神色盯住阿修羅,輕笑一聲后,便沉聲說道;「怎麼?阿修羅。現在你知道了自己的師傅被我殺了,難道說,你不準備找我報仇嗎?」

說完,楚河便雙目一閃,將目光緊緊落在了阿修羅青白的面龐上,想要仔細的瞧瞧,看看他是如何做出反應的?

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才好呢?

聞言,阿修羅雙目驀地閉合了起來,與此同時,他的身體竟然也時不時地微微顫抖起來。

阿修羅慢慢將頭低下去,不去看楚河。他緊緊咬住下唇,青白色的臉上忽然布滿了複雜之色。

阿修羅雙拳時而握緊、時而鬆開,與此同時,他的眼睛不時將目光瞥向美拉,面色一陣猶豫不定。彷彿心中似在想著做出什麼艱難的決定!

而同時,美拉在楚河話語剛一落下后,便用一臉緊張擔心的神色望著阿修羅,生怕他說什麼為什麼危險的話語,而後,她又時不時將目光望向楚河,眼神中滿是濃濃的哀求。

楚河對此視而不見,他心中不由暗笑起來,心中默默的想;「放心,放心,我不會要他的命的,我只不過是想要看看他的反應而已?僅此而已! 純禽冷梟請溫柔 哈哈」

只見此時,阿修羅忽然抬起頭來,睜開血紅的雙眼,神色毅然而決然的盯著楚河的眼睛,鼓起全部的同楚河對望。

阿修羅深吸了口氣,鬆開雙拳,然後面對楚河,用毫不猶豫口氣大聲說道;「楚河,你……現在殺了我吧!」

微微一頓,阿修羅繼續開口;

「我知道,我無論怎麼修鍊,都無法敵得過你,而且,你在先前,也曾經放了我一條生命,我也發過誓,自此,無論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

「但是現在,你畢竟殺了我的師傅,所以,就算是你,我也無法對此當做沒有聽到。」

「所以,你殺了我吧,不然的話,我自己也沒有辦法面對自己了!」如今,在說出此話時,阿修羅的目光中,已然沒有了畏懼,也沒有了仇恨,有的,只是一片坦然赴死的神采。

阿修羅是坦然了,剛一說完此話,而美拉的神色卻焦急了起來。她滿臉都是凄然的色彩。

美拉快步來到阿修羅跟前,不斷對其哭喊,與此同時,又不住回頭對楚河哀求,泫然欲泣的說道;「求求你,不要殺阿修羅,求求你放過他吧!」

阿修羅遺憾的看了美拉一眼,低頭嘆息地說道;「美拉,我只能說對不起了!你以後一個人好好生活吧!」旋即,他就一把推開美拉,然後,一步步走到了楚河的面前,停了身體。

阿修羅閉上眼睛,對楚河說道;「來吧,楚河,現在就殺了我吧!」

而美拉跌坐在地,滿臉哽咽,雙手猛地捂住雙眼,似乎是不忍見到下一幕的發生。

阿修羅等了半響,卻不見前方有半點動靜,心中正暗自在奇怪,忽然,他耳朵一動,就聽到前方傳來一陣奇怪的動靜。

阿修羅心中疑惑,一臉愕然地抬起頭來,睜大眼睛朝前看去。

只見在他面前的楚河,此時低垂著頭,身體正微微地顫抖了起來。旋即,就見他的身體隨著起伏,顫抖也變得劇烈了起來。

阿修羅頓時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著楚河,心中不由忐忑不安,不明白楚河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不成是羊癲瘋發作了?

阿修羅心中忽然閃過如此念頭,正當他正胡思亂想之時,突然,阿修羅看見楚河猛然抬起了頭,目光向自己的臉上望去,面色嚴肅中,於此同時,嘴角卻一點一點地向上翹起,嚴肅的臉龐瞬間被打破,楚河立即捧腹狂笑了起來。

「哇哈哈哈哈!」

「阿修羅你可真有意思,尤其是剛才那一臉嚴肅認真的樣子,哈哈哈哈!」

楚河一手指著阿修羅,神色癲狂,前俯後仰,樂不可支。得意的臉上笑意難掩。

「啊,什麼意思!」 龍虎香江 阿修羅被楚河的表現一下子愣住了,神色獃滯,瞠目結舌。

阿修羅不明白,但是美拉卻一下子就明白了,於是,滿臉的悲傷瞬時消失不見,旋即一臉喜意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小跑至阿修羅跟前,激動地說道;「阿修羅,他……他剛才是騙你了啊,你的師傅沒有死了!」

「我……我的師傅沒有死!」阿修羅見到楚河的樣子,想了一下剛才的話語,頓斯,恍然大悟起來,心知自己是被楚河耍了。

阿修羅心中絲毫沒有被耍后的動怒,反而,喜從悲中來。心緒的強烈反差令他一下子激動的流出了淚水,他喃喃的說道;「這……真是太好了!師傅沒事,沒事就好!」

在阿修羅高興地哭了起來時,楚河卻還在因為剛才的事兒不管不顧的仰天大笑,看起來,好像還沒有想要停止的跡象,楚河幾乎笑得都快喘不過氣來,差點連眼淚都飆飛出去。

終於,過了一會兒,楚河的笑聲才漸漸的收斂回去,終於不再笑了。

他的面色漸漸恢復平常的神態,平穩了一下情緒,旋即,楚河移步走到阿修羅面前,開口道;「阿修羅?」

阿修羅從方才的心緒中回過神來,看著楚河,心中情緒突然變得複雜起來,已不知該如何面對楚河了!

「哈哈,你不用如此的緊張!」

見到阿修羅的樣子,頓時,楚河輕笑一聲,旋即一臉正色說道:「剛才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