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的話讓兩人頓悟,原來這才是他今天的目的,怪不得一直都很親和的樣子,為的就是打消顧錦的警惕性。

2020 年 11 月 2 日

「爺爺,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南宮熏有些不恥這種手段,也想不通老爺子這樣身份的人來做這種事。

「為什麼?還不是為了你!如果不是見你這麼喜歡她,顧錦不嫁就不嫁,我南宮家還愁找到一個好媳婦?

你在中國為她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要不是對她動了真情以你的脾氣怎麼可能一直容忍著她。」

老爺子嘆了口氣,以他長輩的身份的確不適合做這些事情。

南宮熏是他很心疼的一個孩子,論性格遠不如南宮墨的開朗。

從小南宮熏的性格就冰冷執拗,從來沒有什麼人能入他的眼,更不可能將誰放在心裡。

顧錦是他唯一表現出的喜歡的人,這也是為什麼老爺子一直對顧錦很好的原因。

這可不是假裝,哪怕知道她已經不是處子之身,老爺子也不介意。

天下的女人再多再美再好,南宮熏連看都不看一眼,自己這些年來給他塞了多少女人都沒用。

唯獨這個顧錦讓他喜歡,甚至連性格都改變了。

以前的南宮熏想要什麼搶過來就完了,在顧錦身上他竟然有了一些憐惜。

學會了怎麼去保護不傷害一個人,也許顧錦就是能夠改變南宮熏的人。

老爺子在顧錦身上看到了希望,或許她有污點,但她的優點更多。

如果顧錦離開的話還不知道對南宮熏是怎樣的打擊,甚至會讓他的性格變得更加冷漠和殘忍。

老爺子為了這個孫子也是良苦用心,不然他一個長輩能用這樣下作的手段么?

「爺爺,我……」

「別說你不想要這個女人,只要你們有了夫妻之實,這樁婚事就跑不了。」

南宮墨憤憤不平,「爺爺,你不能這麼對錦兒,這樣的方式我們南宮家和土匪又有什麼兩樣?」

「你不想看到你哥哥幸福?」老爺子反問。

南宮墨啞然,不管南宮熏喜不喜歡他,至少他是喜歡南宮熏的,也是真心希望南宮熏幸福。

從小到大那個孤獨的身影,什麼時候他的身邊才會有其她人陪著他。

老爺子拍拍手,幾個女傭出現,「替顧小姐清洗身體。」

幾人從南宮熏懷中抬走了顧錦,老爺子看著南宮熏,他的臉上並沒有開心的神色,反而有些迷茫。

「熏兒,機會只有一次,如果你不好好把握就會遺憾終身,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怎麼做的。」

南宮熏沒有開口,南宮墨想說些什麼,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他要打擾南宮熏的好事么?如果這一次真的會成呢?

見南宮熏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老爺子朝著另外的女傭看去,「送大少爺回房梳洗。」

南宮熏被拉回了房,老爺子看向杵在客廳的南宮墨。

重生之不做炮灰 「你也回房去,今晚對你哥來說是很重要,你不要打擾。」

「哦。」南宮墨摸了摸鼻子,垂頭喪氣的離開。

作為顧錦的朋友,他當然不想發生這樣的事情,可作為南宮熏的弟弟,他也不該去打擾。

老爺子遣散了下人,坐在主位上慢悠悠的喝下最後一口紅酒。

拄著拐杖緩緩離開了客廳,離開之前關上了所有燈。

第一至尊 一道閃電劃過,客廳瞬間被照亮,那一桌豐盛的菜肴還剩下了大半。

桌子上點燃的香薰蠟燭還在靜靜燃燒,客廳中沒有一個人,只餘下一室寂靜。

外面狂風暴雨不停歇,花枝被打得亂顫,暈黃的路燈下一片大雨傾盆落下。

司厲霆看著外面的大雨心裡莫名有些不安,看了看錶,時間還早,顧錦應該還沒有吃完吧。

今天顧錦是去道歉的,他要是出現在南宮家反而不好。

也許是眼皮一直跳讓他覺得不安心給顧錦發了一條信息。

「蘇蘇,吃完了嗎?雨很大,我來接你。」沒有人回應。 司厲霆站在窗前,窗子沒有關上,一些雨絲朝著他身上飛來。

等待顧錦回簡訊的心情真的很難熬,三分鐘過去了,顧錦沒有回。

他可以解釋成在餐桌上玩手機是很沒有禮貌的表現,也不知道南宮家今天來了多少人,也許她顧不得看手機。

十五分鐘過去,顧錦仍舊沒有回答,司厲霆再發了一條。

「蘇蘇,是不是喝醉了?我現在就過來好嗎?」

如果事情不是到了緊急關頭,他不會出現在南宮家,畢竟他現在的身份很尷尬。

顧錦就是因為他才和南宮家發生了不滿,要僅僅只是南宮家和顧家他倒也不會理會那麼多。

更關鍵的事情是激化南宮家的矛盾,受到損失的是顧錦,顧家的人又會找各種借口。

凡是遇上了和顧錦有關的事情司厲霆就會投鼠忌器,生怕會傷著了顧錦。

又是十五分鐘過去,顧錦那邊仍舊沒有回信,司厲霆實在按捺不住心情,直接給顧錦打了一通電話。

電話是無人接聽狀態,這下可就讓司厲霆抓狂。

顧錦在到了南宮家的時候曾給他發過一條簡訊,但現在卻突然沒有人接電話。

就算南宮家的人很生氣,但也不至於拿她怎麼樣,好歹她還是顧家的家主。

顧錦沒有接通電話只有一個原因,手機沒有在她身邊。

都這個點了,她知道自己會擔心,就算有什麼事情她也會提前打個電話過來。

她沒打電話也沒說什麼,她那邊肯定是出事了。

司厲霆再也忍不住,就打算馬上驅車去找顧錦。

理智徹底控制了他,他告訴自己不能這麼衝動,於是他準備撥通顧南滄的電話問一下虛實。

才拿出電話顧南滄倒是先給他打了過來,顧南滄的名字亮起,讓司厲霆心中更是一緊。

「喂。」

「剛剛我外公接到南宮老爺子打來的電話,說外面雨太大,妹妹今晚就在南宮家住下了。」

「不可能,蘇蘇絕對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聰明的人一聽就知道事情有問題,還別說現在顧錦是去講和的。

就算顧錦和南宮熏真的訂婚,女方住宿在男方家裡也就代表了某些意思。

現在這個節骨眼上,顧家一心想要和南宮家劃分開界限,又怎麼可能在南宮家留宿。

豈不是代表她和南宮熏的訂婚成立?顧錦不是小孩兒,當然不會作出這樣的事情。

「我自己的妹妹我還能不了解么?我想一定是妹妹遇到麻煩,剛剛我給她打過電話並沒有人接通。

老爺子在電話里也不好說些什麼,讓我來告訴你,至於怎麼選擇就看你了。」

作為和南宮關係良好的顧家,顧老爺子不好當面反駁南宮老爺子。

幸好這幾天司厲霆所做的努力起了作用,老爺子讓顧南滄來知會司厲霆一聲。

「我馬上去南宮家。」

顧錦電話沒人接,這就只有一個可能了,那就是南宮家給顧錦下了葯。

不然顧錦死都不可能在南宮家過夜,南宮老爺子已經肯定給了顧老爺子答覆,那就確定顧錦今晚不會離開。

顧錦不能離開就是被下藥了,總不可能被南宮老爺子用繩子綁住了手腳吧。

沒想到堂堂南宮家竟然會使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司厲霆已經洞悉了老爺子的心思。

黎先生的甜蜜嬌妻 恐怕他知道顧錦心意已決,所以才會出此下策,讓顧錦和南宮熏先有了夫妻之實,然後兩人就能名正言順的結婚。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自己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顧南滄著急的聲音傳來:「你不要衝動,我和你一起去南宮家,也許事情並沒有我們想象中那麼壞。」

「我先出發了。」司厲霆今天回了自己美國的公寓,聽到這個消息,他拿起鑰匙就沖向了雨幕中。

從公寓到南宮家的途中,司厲霆將油門一直踩到底,在這樣的傾盆大雨中,很容易發生側滑。

他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他只知道要是自己晚去了一秒也許顧錦就完了。

顧家到南宮家的距離本來要比司厲霆公寓進一些,顧南滄也差不多是同一時間出來。

然而他快要到南宮家的時候發現一輛猶如獵豹般的車從另外一條路上橫衝直撞而來。

不,那應該不叫獵豹,應該叫瘋狗了。

他為了攔住司厲霆,一路上已經開得夠快,而比他遠的人竟然和他同一時間到達,可見一路上司厲霆是用怎樣的速度在開。

顧南滄瘋狂給司厲霆按喇叭,司厲霆連油門都沒有松一下,一閃而逝。

「這個瘋子!」顧南滄看到司厲霆開車的狀態就知道他徹底瘋狂了。

在心中祈禱顧錦一定不要出事才好,不然這個瘋子還指不定要做出什麼事情來。

為了防止司厲霆發瘋,他趕緊追了上去。

南宮家。

南宮熏在花灑下站了很久很久,他一遍又一遍在心中問自己,這就是自己想要的嗎?

腦中一遍遍浮現出顧錦依偎在司厲霆懷中的模樣,如果她也能在自己身邊也能有那樣溫柔該有多好。

正當他猶豫不決,門外傳來了女傭的聲音。

腹黑總裁夜夜撩 「大少爺,你已經洗了很久了,顧小姐那邊已經安排妥當。」

南宮熏裹著一件浴袍出來,跟著女傭到了顧錦的房間。

所有的女傭全都退下,房間布置得十分溫馨唯美,甚至還有一點浪漫。

她是天使和魔鬼的結合體,看臉蛋就和天使一樣,而身材卻是魔鬼。

怪不得司厲霆可以為了她放棄美國的大好前程,這樣的佳人誰會捨得放手呢。

當他才這麼想起的時候,那本來睡著的人兒卻突然睜開了眼睛。

一雙淺淺的藍色雙瞳猶如蔚藍色的天空,南宮熏的手尷尬伸在空中,繼而緩緩收了回來。

「你醒了?」他淡淡開口,聲音早就有些喑啞。

女人突然嬌俏一笑:「厲霆哥哥,你來接蘇蘇回家了?」

她眼前看到的人是司厲霆並不是自己,南宮熏這才知道老爺子給她下的是迷幻藥。

也許是怕她反抗,或者做出激烈的動作傷害自己。

迷幻藥會讓她將面前的人想象成她最想念的人,她便以為是司厲霆來接她了。

這種感覺並不好,他竟然被當成了一個替身,對他來說是一種極大的侮辱。

顧錦並不知道,而是直直朝著他撲來,雪臂攬著他的脖子,眉眼彎彎。「厲霆哥哥,蘇蘇想你……」她親昵的蹭著南宮熏的臉頰。 也許她不開口叫南宮熏為司厲霆的名字,南宮熏還難以把持住自己。

顧錦那一聲厲霆哥哥猶如一盆冷水潑下來,徹底澆熄了他的慾火。

見南宮熏並沒有觸碰她,顧錦鬆開手看著他,「厲霆哥哥,你怎麼了?你不喜歡蘇蘇了嗎?為什麼不抱蘇蘇?」

南宮熏紫瞳越發加深,表情更加冷漠,他沉默不言。

顧錦嘟嘴有些不開心,「厲霆哥哥,你抱抱蘇蘇,蘇蘇難受。」

南宮熏伸手狠狠拽住了她的手,「我是誰?」

「你是我的厲霆哥哥,你怎麼了?平時你不是這樣的。」顧錦想要朝著他懷裡撲去。

南宮熏卻沒有讓她靠近,他是想要這個女人,但不是借著另外一個男人的身份。

他的自尊心不允許他做出這樣下作的事情,南宮熏將顧錦推倒在床上,順便用被子將她身體嚴密包了起來。

「乖乖呆在這裡不要動。」

一屋兩寶:蜜寵小嬌妻 顧錦眨巴著眼睛盯著不遠處的南宮熏,他站在窗前,打開窗,任由著寒風猛烈灌入。

雨絲斜斜飛入進來,南宮熏屹立不動,任由身上被雨淋濕,這樣才能驅散他內心的燥熱。

他南宮熏有著屬於他自己的驕傲,要是在這種情況下要了顧錦,他這輩子都過不了這個坎。

等了一會兒,顧錦的葯勁也漸漸上來了,但南宮熏叫她裹著被子不要動,她就乖乖的不動。「厲霆哥哥,我有些難受,你可不可以過來親親我?」

「不許動。」南宮熏不敢保證要是顧錦主動他會不會忍住。

「哦。」顧錦還真的像是乖巧的小貓窩在被子里,哪怕身上已經香汗淋漓了。

南宮熏知道外面有南宮老爺子的人,儘管他並不願意,也不能現在出去。

他知道老爺子這麼做是為了他,而他打小就很尊敬這個爺爺,他並不想要老爺子擔心。

思來想去他只有用這樣的方式站在原地,而顧錦也很難受的窩在被子里。

司厲霆並不知道,在他心中難宮熏就是一頭餓狼,顧錦這隻小綿羊一定會羊入虎口。

心中才這麼想著,腳下用力,油門早就踩到了底。

顧南滄生怕司厲霆會亂來,也加快了速度,兩輛車一起到了鐵門前。

顧南滄表明自己的來意,「你好,我是顧南滄,我來接我妹妹回家。」

「顧公子稍等,我去問問。」這麼晚了門衛也不敢隨意亂放人進來。

知會了老爺子,從老爺子那裡得到了答覆,門衛開口道:「顧公子,顧小姐已經睡下了,老爺子讓你先回去,明天我們會親自送小姐回來的。」

言下之意老爺子就是不讓他們來打擾南宮熏的好事了,顧南滄心中也很著急。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汽車發動機轟鳴的聲音,從反光鏡朝著外面看了一眼,司厲霆掛了倒檔退走。

所以他這是打算離開了?可這並不像司厲霆的作風啊。

顧南滄剛想要問問司厲霆打算怎麼辦,下一秒就聽到轟油門的聲音。

司厲霆退出了幾十米,繼而從幾十米開外的地方猛地加速沖了過來。

知道司厲霆的做法之時他都驚呆了,司厲霆這個瘋子,他竟然打算用車將門給撞開!

他趕緊下車想要阻攔司厲霆,「司厲霆,你清醒點,不要衝……」

回答他的是司厲霆飛快開過去濺起來的水花,他吐出嘴裡的水,司厲霆的車子已經狠狠撞向了鐵門。

「轟隆隆!」合著天上的雷聲發出一聲巨響,門被撞開了。

司厲霆那輛幾百萬的車也差不多可以報廢,車頭全部變形。

門衛都驚呆了,誰知道會遇上這樣的瘋狗啊!

他第一時間呼叫保安,有人擅闖南宮家!

司厲霆哪裡管那麼多,他心中只有那一個人的安危。

雨夜中保安快步沖了過來,顧南滄趕緊出面協調,「都是誤會,不要傷人,我們是來找人的,我妹妹在這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