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方面,總統府白宮那邊已經開始不斷的距離著數千的示威遊行者,他們的口號很簡單,還納稅人的錢。他們覺得戰爭是為美國民眾謀取更多的利益的,而且他們很多的親戚朋友都是在參軍。

2020 年 11 月 2 日

這一次美國派出了幾十萬軍隊,本身受害人家屬就比較的多,何況現在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是不是真的有事?如果有事應該怎麼辦呢?所以他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給美國政府施加壓力。

美國白宮內,政府這邊已經是焦頭爛額,他們正在不斷的罵著麥克阿瑟,此時的麥克阿瑟已經不是他們心中的那個常勝將軍了。

而是替他們丟人的人物,政客們還不會管這幫人的死活,他們要的是政績。要的是能夠打贏,要的是能夠有利益。

但是現在戰爭依舊在繼續,他們也沒有看到任何的利益,這個才是最為鬱悶的一件事情。美國的民眾示威者越來越多,他們唄有心人開始不斷的鼓動,甚至已經出現了民眾開始衝擊美國白宮的現象。

這個是非常的嚴重的,王介聽到了這樣的消息之後,也是笑容不斷。這一次的集會遊行可不簡單是華盛頓方面,而是整個美國爆發了大規模的遊行。

遊行的人數數量開始不斷的增多,華盛頓方面給麥克阿瑟發去了最為嚴厲的電文,敦促他們務必要給一個明確的說法。實際上布朗是準備等消滅了這伙中國人在上報戰況的,畢竟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誰願意在這個時候去觸霉頭呢?

只是他不知道318軍居然在美國也有根據地,而且竟然能夠發揮如此大的作用。要知道中勝集團在美國現在的影響力已經非常的大了。

事實上美國人也知道中勝集團幕後的股東是王明宇,但是沒有辦法,人家現在和你作戰,可是這個是人家的產業。

你總不能因為這個把美國的華人都殺了吧?美國是一個講究民主的國家,這種事情,他可以在別的國家做,但是在本國人的眼中這個是絕對不可能的。而且中勝集團現在能夠提高給美國幾萬的就業崗位。

到時候一旦出了任何的事情,這幾萬人就是一個讓美國政府頭疼的問題,而且最大的壞處就是以後投資者再也不敢貿然前來投資了。

否則的話,到時候一旦兩國衝突,所以的產業豈不是全部化為泡沫了嗎?所以這並不是簡簡單單的中勝集團的問題,這個裡面涉及的東西非常的多。

而且王明宇和318軍在美國人心中的地位還是比較的高的。這個追本溯源的話,要說到國民政府時期的318集團軍了。

當時中美之間是合作關係,中國出現了一個英雄一般的人物,這也是一個很好的話題。既然是很好的話題的話,那麼為了吸引眼球,美國的媒體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消息,有一段時間關於王明宇的一些消息甚至在報紙上瘋傳。

不過現在雖然沒有多少了,但是還是有些人把這些往事慢慢的翻出來了。

美國人以後就會漸漸的知道,他們正面對的是,中國英雄一般的部隊—318軍。如果美國民眾知道這個的話,恐怕又要掀起一次遊行集會的*了。麥克阿瑟接到政府的消息的時候,心中有些哇涼哇涼的,因為他不知道漢城已經丟失了。

而此刻遠在日本的他,基本上是十三不靠。消息來源比較的封閉,可以說目前只有布朗才能與之溝通,一旦布朗不想告訴他的話,他也是不知道大的。

麥克阿瑟不知道布朗竟然有膽子瞞著他這麼重要的事情,如果不是華盛頓方面發出消息來的話,恐怕麥克阿瑟還以為第八集團軍正在全力以赴的進攻漢城呢。

讓麥克阿瑟非常鬱悶的是,他的電文發過去,大約過了兩個多小時布朗那邊才有了回應。當然解釋的自然也是比較的多的。不過麥克阿瑟覺得解釋有用啊?

顯然是沒有任何的用處的,這個時候麥克阿瑟覺得自己應該好好的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然後慢慢的和布朗談一下。

不過麥克阿瑟沒有這個閑工夫。麥克阿瑟沒有任何的猶豫,提出了三點。

第一點就是全力以赴的進攻平壤,務必要在中國志願軍到來之前拿下平壤;第二點就是務必要消滅進攻漢城的這伙敵人;第三點就是布朗的總司令位置問題,如果完成不了上述的兩點的話,布朗自己自動辭職。

麥克阿瑟這一次真的有些惱怒了,這個簡直就是連續抽打他的臉,給布朗一個機會,他卻不值得珍惜,這個讓麥克阿瑟覺得布朗有些讓人感覺可惜。

但是可惜的同時,他恨不得一槍崩掉布朗,現在麥克阿瑟的壓力卻隨著布朗一起陡增了起來。

原本麥克阿瑟覺得自己的機會還是比較的多的,現在看來,一旦整個朝鮮戰爭沒有太大的改變的話,恐怕他到時候也得像布朗一樣,直接捲鋪蓋捲走人。麥克阿瑟可是五星上將啊,他丟不起這個人。

他原本覺得中國人非常的好對付,隨便丟丟炸彈,隨便開點坦克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現在看來即便是經過艱苦卓絕的戰爭,也是有些困難的。

麥克阿瑟相信,因為中國人靠著他們的主場,這一次的戰爭看上去就是非常的有難度的。只不過麥克阿瑟不想把這個難度擴大化,他想要用最容易的方式解決這幫中國人。

可是中國人那麼多,最簡單的方式?人家也不會傻了吧唧的站在那邊給你轟炸吧?就拿上一次來說吧,襲擊平壤的時候損失了那麼多架飛機。

說不心疼誰都不信,一個上午的功夫損失了二十多架飛架。難不成麥克阿瑟家裡自己造飛機么?顯然不是的。

麥克阿瑟心疼也沒有辦法,現在的情況就是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誰也不能輕易的使用飛機。

布朗接到麥克阿瑟的電報之後,心中也是十分的平靜,畢竟他是知道這個結果的,而且這一次麥克阿瑟沒有撤職就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這個可是第八集團軍最後的機會了啊,或者說他在第八集團軍最後的機會了。

也可以說是最後的瘋狂了,不過布朗知道,如果當真是要讓第八集團軍拿下平壤的話,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現在平壤的形勢,已經到了非常嚴峻的時刻了。布朗知道,即便是在增加五萬人的軍隊,也是於事無補,這幫中國人實在太過狡猾了,他們就像是泥鰍一樣。

他們的部隊每次前進一點,就會在某一個時段又被打下去,這麼多天下來,損傷了大幾千人不說,最後一點點的戰果都沒有。

就連平時和他一直過不去的米歇爾參謀長,也是頗為同情他。現在都已經不跟布朗頂嘴了,他們也是知道整個第八集團軍現在的窘境的。

米歇爾雖然有些看好戲的味道在裡面,但是總的來說,他還是關心第八集團軍的生死的。所以當麥克阿瑟的命令被拍到桌子上的時候,米歇爾也是拍了拍布朗的胳膊道:「總司令啊,這一次恐怕真的是很難過關了。第二個還有可能實現,第一個實在太難了。我們剩下的時間還有不到十天。再過十天恐怕中國人的軍隊就開始進入平壤地界了。到時候我們可就是真的束手無策啦!」。

布朗苦笑道:「如果我下令不計傷亡代價的進攻的話,恐怕還真是會有些效果的。但是我卻不能拿我士兵的生命開玩笑。即便是拿不下漢城我也不覺得有都丟人,因為我們面對的軍隊是一支壓根也不弱於我們的軍隊。但是偷襲我們的那幫人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布朗心中對於偷襲漢城的這支部隊是咬牙切齒一般,這是是有著切膚之痛的一場慘敗。而且整個集團軍的補給就這樣給打沒了四分之一,這個代價是任何的軍隊都難以承受的。

米歇爾道:「這個是必然的,我真是難以相信,居然我們的大洋彼岸已經收到了這樣的消息,而且據說已經開始瘋傳了起來。這個到底是誰泄露了這個秘密呢?」。

布朗道:「現在說這個還有什麼意義嗎?當時我開始接手總司令這個位置的時候躊躇滿志的想要干一番事業出來。但是現在來看,卻是有些不太可能了。希望第八集團軍在這一次平壤爭奪戰之後,能夠繼續的發揮著他的作用,米歇爾,這個可就要靠你了。我知道你有能力,有才華。雖然不一定這個位置輪到你,但是我估摸著你背後的那個人也會為你儘力爭取的。」。

米歇爾搖搖頭道:「如果是以前,我還真有些想法。但是現在我發現我不適合擔任這個位置,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帥才來擔任,才能力挽狂瀾。否則的話,到最後恐怕我們什麼也得不到啊。」。

布朗道:「麥克阿瑟將軍讓我們進攻平壤,我只能象徵性的進攻一下了,不過對於目前被我軍困在208高地上的中國人的軍隊,我們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消滅他們,否則的話,到時候我們就無臉面對我們美國的民眾。無臉面對我們自己的士兵,也沒有臉來面對我們幫助的韓國人了。」。

米歇爾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道:「我們整天看不起韓國人,雖然他們更不行。但是這一次我們也吃了個大虧,恐怕很長一段時間內,韓國人會拿這個說事的。他們的性格我們還不了解嗎?」。

布朗笑了笑道:「我已經無所謂了,我決定增派一個軍的兵力去圍堵這幫人,讓他們知道知道,偷襲我們的下場也不是那麼的美的。既然他們有偷襲的覺悟,那麼就要有被全殲的覺悟。」。

米歇爾呵呵一笑道:「全殲是有可能的,但是我們必須要儘快,否則的話,我們可能會更加的被動,另外這幫人佔據著非常有利的地形,我看我們還要好好的商討一番,不計成本的進攻,最終我們的死亡人數很有可能超過兩萬人以上,以為他們的地形優勢實在是太過的巨大了。」。

布朗道:「我已經說過了,這幫中國人我是必須要消滅的,不管花費多大的代價,因為他們已經超過了我們能夠承受的範圍,而且他們雖然佔據著地形的優勢,他們的糧食呢?他們的水源呢?他們的武器彈藥呢?這些恐怕都是不太夠的吧?呵呵,你想想看,這樣一支瀕臨絕境的部隊,雖然爆發出來的戰鬥力非常的強大,但是有一點我必須要說明的是,他們的士氣隨著他們的補給會慢慢的消失。」

米歇爾點點頭道:「呵呵,這個我是同意的,那麼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208高地上雖說是秋天,此刻也是異常的寒冷,好在這一次王明宇等人帶過來的禦寒的衣物還是非常的多的。

讓李賢宇非常高興的是,這一次他們不但從自己的地方帶出來一些。更是從美國人那邊拿了不少。

要知道這些很多都是美國人的禦寒之物。

你現在睡在荒山野地裡面,底下那麼多的衣物墊著,那可是極為舒服的一件事情,如果沒有衣物呢?那情形可就是不妙了哦。

李賢宇現在可是抱著為他們著想的念頭,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情的話,他們的辦事效率恐怕也還能更加的高一些,不過這些東西到是非常的好解決的,因為棉被啊衣服之類的東西是非常的好拿的。

美國人至少有一半的禦寒之物已經放在了這邊,主要就是因為他們作戰根本也不需要攜帶那麼多的衣物吧?這行軍打仗一般後面自然有一個後勤部,你現在沒有後勤部的話,那麼美國人肯定是非常的沮喪的。

而且現在對於美國人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困惑,他們到底是在堅持什麼?如果他們是想要消滅這夥人的話,他們就應該立刻行動,只不過布朗現在還沒有下令真正的開始進攻。

一開始的一個師現在已經變得有些無奈了,漢城丟了他們自然是知道的,在漢城還能有什麼聲音能夠發出如此的巨響?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軍火庫被人偷襲了,不過那個哥們心中想的是也跟他沒有任何的關係,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也沒有缺胳膊少腿的。不過漢城軍火庫丟失之後,此人也知道,如果真的要算罪責的話他肯定是逃脫不了的。

所以一旦第八集團軍的司令部下令的話,恐怕到時候這個陸戰師絕對逃脫不了被徵召的命運的,這個是沒有任何辦法的事情。與此同時,現在漢城內,距離了大約三萬餘人,除了那些落荒而逃的人,其餘的都是前來支援的美軍。

這伙美軍看著滿目瘡痍的漢城也是頻頻搖頭。現在漢城的百姓看到美國人也不是那麼的敬如天神一般,因為他們丟了漢城,這個就是非常大的一個讓人失望的地方。

百姓們自然也是非常的現實,你如果能夠有用的話,那麼我自然是信服你的。但是你現在一點點的用也沒有,別人怎麼信服你呢?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人怎麼也要把這一夥讓他們丟了面子的人給消滅掉。布朗的命令很快的就達了這裡,目前正在前面休整的眾人也是接到了布朗的命令。此刻和前面這個陸戰師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聯繫。

如此一來他們之間只能通過電文溝通了,這樣是非常的吃力的,因為戰爭中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根本性的變化,這一點大家都知道。而且這種高地攻堅戰,想想大家都覺得非常的艱苦。現在大家已經非常的鬱悶了,因為任何一個軍隊遇到一夥佔據著優勢的軍隊都是非常的鬱悶。

不過此刻在漢城,由於這些軍隊都是來自於不同的集團軍,或者一些單獨編製的軍。所以他們之間基本上不存在上下級的關係,此刻不僅僅關乎到第八集團軍的面子,事實上也已經關係到很多人的面子問題了。

尤其是麥克阿瑟將軍,如果布朗一旦完不成這樣的人物的話,恐怕他真的是非常的不好過的。208高地現在已經是猶如鋼鐵堡壘一般,被李賢宇苦心的經營著,李賢宇這一次沒有任何的目標,他的目標就是最大限度的保存自己的實力。李賢宇準備開一個專題的討論會,一旅長等人都已經到來了。

這是一個簡陋的會議室,大家基本上都是坐在鋪著厚厚的棉被子上面,其實做起來還是異常的舒服的。

李天舒笑著道:「我們現在也等於是苦中作樂啊,呵呵!咱們什麼時候能夠真正的活捉麥克阿瑟的話,那麼到時候不知道軍長能不能給我們發一個白虎皮做的大墊子。呵呵!」。

參謀長笑著道:「白虎皮咱就不想了,咱就弄個大沙發坐坐就可以了呵呵!師長,你給我們講一下作戰會議的精神吧?」。

幾位旅長和參謀長都圍著李賢宇看著他,李賢宇笑著道:「兄弟們,我們現在可是非常時期,現在我們已經相當於困獸了,所以我們現在能夠依靠的只有我們強大的信念,我們堅持的時間越長,那麼我們等到救援的機會就越大。我不知道你們跟著我出來的時候有沒有後悔,或者什麼,但是我李賢宇帶著第六師雖然時間不長,但是我也沒有任何的後悔!」。

一旅長笑著道:「師長,你帶第六師雖然時間短,可是你帶我們的時間可就長了,像以前的羅師長等人都是我們的老領導了,你們誰當都是一樣的,呵呵!」。

二旅長笑道:「就是這個理,反正我們現在也已經這樣了,我反正是破罐子破摔了,呵呵!」。

三旅長哈哈一笑道:「我說哥幾個,你們可別破罐子破摔啊!咱們雖然被困,但是咱們還是有很多的樂趣的嘛!」。

一旅長鬱悶道:「我就好口煙,現在咱們整個旅的煙也沒有多少了,你說要是讓個把月不抽煙的話,我渾身上下都沒有一點點的力氣。要是誰能夠把我這個問題解決的了話,那麼我就沒有任何的問題了。」。

二旅長笑著道:「煙我好點,但是我不能沒有酒啊,現在我都讓警衛員看著我呢,一次都只能喝一點點,即便是這樣,我看能撐過去一個星期都不錯了。」。

參謀長呵呵一笑道:「我也好煙,但是沒辦法,咱們現在都已經是這樣了,咱們也不能變出煙來吧?師長倒是好,啥也不好。哎,如果要是有個煙酒啥的話,我看我們到時候打起仗來那可是真的太過癮了。只可惜……」。

李賢宇道:「同志們克服一下困難啊了,這裡可不是318軍,即便是318軍也不是敞開了給你們供應的,每個人都是定量的。我知道你們喜歡這一口,我也帶了一些,不過一個人只能是兩包煙啊,多了我也沒有,至於酒嘛,這東西帶著麻煩我真是沒有樂意帶。早知道這樣的情況的話,我還真的帶一些過來了,到時候高價賣給你們,哈哈哈哈哈哈!」。

幾個旅長和參謀長等人都是唉聲嘆氣,一旁的三旅長笑而不語,二旅長就問道:「我說三旅長,你一個人傻呵呵的笑個啥?你不也跟我一樣?要是沒有個煙酒你還能活的下去?」.三旅長義正言辭的說道:「說什麼呢?我是你們想象的那樣的么?我告訴你,我這個人就是非常的自覺,你懂么?呵呵,自覺你們知道么?我還真告訴你們了,打仗的時候喝什麼酒?抽點小煙雖然說是可以的,但是也不能把他當成命啊?」。

眾人怔怔的看著三旅長,這他娘的算是怎麼回事?難不成今天的太陽是從西邊出來的?要是三旅長能夠戒煙戒酒的話,那麼一旅長和二旅長自然都能了。

一旅長哈哈大笑道:「三旅長,你要是能夠把煙和酒的戒掉了的話,我直接從後面那大懸崖跳下去。你看中么?」

三旅長臉色微微一紅,不過還是笑著道:「你們可不要看不起我啊,我告訴你們,你們一個個跟師長抱怨這個抱怨那個的時候,我說啥了?我告訴你,我啥都沒有說。為啥?因為我忍得住!」。

一旁的三旅參謀長再也忍不住的捧腹大笑起來,眾人一看三旅參謀長笑了,就知道這其中有貓膩了,都是兩眼放光一般的看著三旅長道:「好你個兔崽子,竟然敢藏私貨?參謀長,說說吧?咱們應該怎麼辦?」。

三旅長一個人哪裡是他們幾個人的對手,在李賢宇的默許下,他們一個個露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三旅的參謀長一看旅長都這樣了,笑著道:「我來說吧,呵呵!今天咱們在城內找到了一個美國人專門放煙酒的地方,下面的士兵準備一把火燒了……」

二旅長立刻站起來道:「哪個王八蛋乾的這事,要是被我知道了,我非踹他幾腳不可,真是不知道自己領導的意圖啊!」

三旅參謀長笑著道:「後來不是沒有燒么,三旅長意思留下來和大家平分……」

一旅長明顯不通道:「我說三旅長,怎麼看你也不像這麼好的人,說吧,你自己藏了多少?你小子現在越來越膽子肥了啊,在師長面前都耍大刀啦!」

三旅長嘿嘿一笑道:「我就藏了那麼一點點而已,你們也知道的,我這個需求量大一些,再說了,這些可都是我發現的……」

二旅長站起來道:「放你娘的屁,那你意思我們就活該守陣地,讓你們去攻城?是不是城裡面搶個黃花閨女也是你們的啊?娘的!」

一旅長道:「師長,你看么,咱們這個是不是應該平分?」

李賢宇笑著道:「平分我看就不用了吧?三旅長阻止有功,就多給他一條煙兩瓶酒吧?」

一旅長和二旅長咧嘴一笑道:「這個當然沒有問題!」

三旅長非常的苦悶,現在他覺得很是受傷啊,怎麼好好的竟然是這麼回事呢?要知道他之前可是準備的很硬氣的啊,誰要都不給。

怎麼現在師長一開口自己就露餡呢?這個讓三旅長非常的鬱悶,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現在已經露餡了,而且師長都已經開口了。基本上就相當於命令一般被定格下來了。

會剛剛開始,眾人就開始了分贓大會。原本還有些沉悶的氣氛,瞬間被調動的熱烈了起來,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覺得有些匪夷所思一般。怎麼是想什麼來什麼呢?看著二旅長那抽風一般的摸樣,就好像小孩得到了什麼心愛的玩具一般,那麼的歡快。

參謀長也是笑著道:「萬寶路?美國貨么?呵呵,據說這個煙勁頭還挺大,以前咱們在美國的時候也不抽著玩意,沒有想到現在到了朝鮮了,咱們居然開始抽起美國貨了啊!」。

李賢宇看著眾人的表情,在看看丟積如山的東西,有些鬱悶的說道:「三旅長,你就不能少帶一些過來么?我滴個乖乖,咋這麼多呢?」。

三旅長呵呵一笑道:「師長,你光看我們幾個人了,要是就我們幾個人抽煙的話,你覺得我們抽到什麼時候才能抽完啊?我看我們抽完都快變成煙囪了。這些還得分給下面是的一些戰士們,不過戰士們就開始限量供應了,要是人手都充足的抽吧,那麼在多一倍恐怕都不夠。以前一天抽一包的,現在變成一天五更吧,我的命令是,每隔多長時間由排長單獨發放一次。當然了,你可以不抽,但是我們發肯定是每隔多長時間發一次的。」。

李賢宇嘖嘖道:「你還別說,你們這些老煙槍想出來的辦法還是挺絕的么?呵呵,不過我可告訴你們,抽煙喝酒我李賢宇也不是很管你們的,但是戰爭期間,白天一律不準飲酒。晚上你們可以喝點酒,吃點罐頭什麼的,畢竟咱們可不是呆在這邊一天兩天的。」。

三旅長哈哈一笑道:「師長英明,不過師長,你還不了解我們么?你看我們什麼時候為了喝酒什麼的誤事的啊?呵呵,而且洋鬼子這個酒喝著我也不太習慣,慢慢的來吧,估計等習慣了的話,我們早就衝出重圍了。現在要是誰用一瓶老白乾和我換的話,我換他五瓶!」。

二旅長不屑道:「別說五瓶了,十瓶我都跟他換。可是你要是有呢啊?」。

李賢宇看著眾人都有些開始不斷的跑題了,於是冷著臉道:「行了,現在你們開始抽著美國人的煙,商量商量怎麼打美國人吧,反正開完會之後還有你們看的呢,現在可別把眼珠子掉進去,就是說你呢,二旅長,還看,有什麼好看的?小心我讓你以後一根煙也抽不著……」。眾人咧著嘴笑了笑,不過眼神還是有些不時的像那邊飄著……

李賢宇也是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這幫崽子們實在是沒辦法管了。 李賢宇看著眾人嘻嘻哈哈的表情,絲毫沒有大戰將至的那種緊張的感覺,心中也是笑了笑。雖然表面上佯裝非常生氣的樣子,實際上心中並沒有生氣,相反看著他們一個都活蹦亂跳的樣子,李賢宇的內心才感到欣慰和滿足。

每當黑夜,李賢宇看著漫山遍野,看著一座座山峰,就好似一座座豐碑一般,那麼的冰冷,那麼的遙不可及。就像已經逝去的戰士在遠處,他想要去觸摸他們,卻好像離的那麼遠。

李賢宇曾經想過,要是他死了之後,歷史會不會銘記他呢? 故此淮安莫惘然 最後他給了自己一個答案,那就是自己壓根也不在乎歷史是否銘記他,他只在乎他的這幫兄弟能夠很好的活下去。

李賢宇不知道戰爭還要進行多久,但是他知道,戰爭只要進行一天,他們這些作為軍人的人就要履行一天的職責,這個職責是其他人代替不了的。

李賢宇道:「現在我們師的位置就在這,咱們也不用分析什麼美國人有多少人了,或者我們的能夠堅持多少天了,這些都是扯淡。我告訴你們,我們堅守的時間沒有任何的限制。」

參謀長吧嗒了一口煙道:「師長,咱們現在的糧食可是只能夠堅持一個月的啦,你覺得我們堅持的時間還能夠超過一個月么?其實咱們是有限制的,這個限制就是一直到我們的糧食都沒有了為止。」

李賢宇道:「也可以這麼說,但是我們的糧食真的只能夠堅持一個月么?那是我們滿打滿算的情況下,你覺得我們到了一個月之後還能夠一個人不死還是怎麼地?呵呵,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倒是希望只堅持一個月呢。」

一旅長道:「軍長那邊有沒有什麼消息不?如果咱們沒有個盼頭,我們的戰士們很容易軍心不穩垮掉的啊。師長,你可是我們的主心骨啊,你要給我們一點點盼頭不是?」

李賢宇輕聲的咳嗽了一聲,用手揮了揮道:「你們這幾個大煙囪……,軍長自然是有指示的,要不然我在這跟你們扯淡幹什麼?但是我們能夠把所有的希望都壓在軍長那邊么?我這些話是跟你們幾個說的,而不是跟外面的那些士兵們說的,我告訴你們,即便是我們粉身碎骨,也要學習狼牙山五壯士一般,絕對不能夠有任何的後退……」

二旅長呵呵一笑道:「師長,咱們還有啥可退的,你看看咱們後面那麼深的一個懸崖,你覺得我們能夠退到什麼地方去啊?呵呵?師長,軍長到底說的啥啊?咱們為啥不能指望軍長?我跟你說師長,軍長說話就是算數,要是軍長說一個月救我們,那我們就堅持一個月。」

三旅長道:「我也覺得,軍長說話向來算數,就算是不算數,我也有動力堅持下去,哈哈!」

李賢宇呵呵一笑道:「你們這幾個人啊,就是嘴范閑。欠扁啊……軍長說了,只要彭老總的大軍一到,他就開始針對美國的第八集團軍開始反擊,實際上只要將從平壤到漢城一線的美國人趕走了,那麼我們就能夠從容不迫的撤退了。」

參謀長道:「軍長的意思是我們西北側這一方的美國人?呵呵,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突圍的希望可真是大增啊,軍長看來已經想好了,否則的話,他不可能這麼從容不迫的給我們發電文的,你想想看,我們這可是一個師的兵力啊!」

李賢宇道:「首先我們要確立的一點就是軍長絕對不會不管我們的,但是我還是要說的一點就是,我們現在先暫時拋開外圍因素不談,我想聽聽你們對於這一次的高地防禦有什麼建設性的意見?」

參謀長道:「我們現在就跟一顆釘子一樣釘在了漢城的外圍,這個對於美國人來說簡直就像是成天有人拿槍在他們的眼前晃悠,這個他們不可能允許的。因此我們這個高地最終肯定是要失去的,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再者說,我們這邊雖然有優勢,但是優勢越大,劣勢也越大,我們是佔據了各種地形的優勢,但是我們的藥品、食物等如果不是美國人的『支援『的話,恐怕我們都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吧?呵呵」

一旅長道:「既然參謀長都這麼說了,那麼我們只能就能不打就不打,死守唄!咱們打防禦戰一直都是非常的有心得,我覺得我們現在也應該繼續我們的防禦戰策略,不知道大家覺得如何呢?而且就我們現在這個樣子,想要攻出去的可能性並不是很大的。」

參謀長繼續道:「剛才我說了,我們其實並沒有多少的優勢,所以我認為我們現在就要不斷的加固工事,不斷的開始構築新的防線。首先第一次打一定要把這幫美國人打怕了,讓他們不敢輕易登上我們的防區,這樣我們拖延時間才能夠取得很大的成功。」

李賢宇問道:「要是美國人不惜一切代價要進攻我們的高地呢?日以夜繼一般的不停下來呢?那我們到時候應該怎麼辦?呵呵,他們的人數可以無限擴大,而我們的人數卻在不斷縮小,這個我認為就是我們兩方人目前來說最大的差距。」

二旅長道:「那是自然的,要是咱們人數相同,我看這幫美國人還得在回去練幾年,才能來和我們過招吧?呵呵!既然美國人要日夜都進攻的話,那麼我們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那只有輪換制進攻了。只是這樣我們的戰士根本來不及休息,恐怕到時候車輪戰我們真的吃不消啊,一旦到了那個時候,我恐怕我們真的是危險了……」

眾人的臉色有些凝重,如果美國人當真是不惜一切代價開始狂攻的話,那麼到時候車輪戰的後果就是他們這一方堅持最多一個星期可能就垮掉了。但是美國人真的能夠車輪戰堅持一個星期?呵呵,這一點大家還真的不太敢確定呢。

李賢宇笑著道:「跟我們玩車輪戰?呵呵,其實這個方面我之前是最主要的一個擔憂,不過現在我倒是不怎麼擔心了,說起來,打了這些年的仗,真正的硬碰硬實際上很少。要是美國人真的是甩開膀子和我們干一場的話,我倒是樂意奉陪的。就怕他們堅持個兩天看到傷亡巨大的話,最後他們就放棄了!」

參謀長道:「想當年在羅店,那就是絞肉機一般的地方。我們已經經歷了那樣的場面,我看對於這樣的場面恐怕也不是很陌生吧。美國人雖然說是身經百戰,實際上他們經歷的戰爭,或者說殘酷的戰爭並沒有我們多。我們在這個方面是他們的師傅才是。」

李賢宇道:「現在我們的人數雖然還很多,但是我知道再過一段時間我們的人數就不斷的減少了,希望你們能夠在戰鬥的過程中多讓我們的士兵們多一點自我保護,我這一次不是看你們殺敵有多少,而是看你們最終能夠為我第六師留下多少的火種。在這裡我告訴你們一句,一旦建制全滅,那麼你們的番號將永遠的撤銷,我也不希望在看到你們!」

李賢宇的這個話似乎是有些嚴重了,不過看在眾人的眼中卻好像是很應該一般。李賢宇的話實際上就是代表了李賢宇的態度,這一次208高地他們是沒有任何的辦法,否則的話他們怎麼可能把自己*上絕路呢?即便是美國人也沒有想到,他們居然就選擇在這裡開始構築工事,而且還弄的有模有樣的,此刻的美國人當然不知道,其實他們這一次要經歷的是他們美國歷史上最為殘酷的戰役之一。

史書後世記載了這一次有名的戰役,史稱「208高地爭奪戰」!說是爭奪戰,實際上是後世美國人實在沒有臉再說是他們合圍第六師的了,因為戰鬥的慘烈情況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一般,讓他們有些難以適從。

李賢宇繼續道:「軍長要求我們,要發揚我們318軍的風格,在困難的情況下要不怕艱苦,用於攀登。堅決不能把丟了我們318軍的人。當然軍長還表揚了我們318軍在偷襲漢城中立下的功勞,並對我第六師要進行全軍嘉獎。另外軍長提到,中央軍委對於我們在這一次漢城中的表現也是提出了高度的評價,主席更是用『常勝之師』來形容我們,希望大家不要墮了這個名頭,到時候我找你們算賬可了不得了……」

參謀長笑著道:「沒有想到我們的戰績居然傳播的如此的話,連主席都知道了,呵呵,也不枉費我們這麼大老遠的跑一趟啊,現在咱們可是亦步亦趨的開始往前邁進啊!這一次我們能夠堅持到回去的話,那麼等待我們的將是萬丈榮光!」

二旅長道:「我說參謀長,你可別拿這些虛的跟我們說事啊,你要是給我兩包煙的話,我覺得你啥也不說也很好,哈哈哈!」

李賢宇笑著道:「瞧瞧,這幫小子現在就跟那些老兵油子一般,一點點都不服管教啊,參謀長,我看咱們以後有空還得跟他們練練啊,否則的話,這幫小子當真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啊。」

三旅長道:「師長您說的是啊,二旅長就是得瑟,居然敢和參謀長頂嘴了,我看就得拿二旅長給咱做個榜樣,師長您說是不是啊!」

二旅長嘴都氣歪了道:「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師長,我看要辦第一個辦他好了。」

李賢宇笑著道:「你們兩個辦誰都一樣,要不猜拳吧?呵呵,我看你們三個猜拳就行!」

參謀長笑呵呵的說道:「還是回歸正題吧,咱們現在的兵力情況大致就是這個樣子了,平均下來差不多一個旅三千人左右。或許略微少一些,現在咱們還沒有時間去統計。我看咱們現在先說一下到底如何拖延時間吧?我覺得我們除了第一仗要打好之外,我們的特種兵們也要發揮一些作用!」

李賢宇笑著道:「這個是自然的,不過我看這一次就分配一些輕鬆點的任務給他們把,咱們也不能總做那些讓人提心弔膽的事情啊!」

參謀長道:「咱們到現在還沒有鄭凱同志的消息,我看這一次也不能在分配那些難度很大的任務給他們拉。這一次師長您的打算是怎麼樣的?」

李賢宇道:「鄭凱的事情,唐風已經跟我溝通過了,這件事情特種團也非常的鬱悶,不過唐風也知道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出現這樣那樣的意外都是避免不了的。所以也沒有太過的說什麼,但是我知道其實他也就是尊敬我是他的老教官,否則的話罵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這一次我讓特種團的執行的任務自然是相對很簡單一些的了。比如在外圍放一些冷槍什麼的,他們在密林之中很難被抓到,而且美國人想要抓住他們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們在叢林中的偽裝和生存能力都是極為的強悍的。」

參謀長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可就放心了,鄭凱的事情說到底其實也不能夠怪在任何一個人的頭上。當然對於這件事情我們深表遺憾,不過戰爭不是小孩子過家家,既然是戰爭就是要死人的。傷心是在所難免的,都是我們的兄弟哪一個死了我們不傷心?唐風團長的個性我還是了解的非常的清楚的,絕對沒有任何的事情。」

李賢宇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你們就去準備把,戰士們現在已經開始休息了,你們等明天中午左右的時候,開始跟戰士們上上課,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的後面也是有人的。咱們的軍長也是隨時準備支援我們的。」

參謀長道:「咱們的政委都沒有帶,現在咱們戰士們出現一些思想波動也是非常的正常的,我希望同志們能夠在接下來的過程中既當爹又當媽,一定要把戰士們的情緒給安撫好了,同時要認清形勢,不斷的自我調整,爭取在未來的戰爭中給我們一個驚喜,給國家一個驚喜。」

重生之首席千金 眾人點點頭,現在他們心中已經有了方向和目標了…… 李賢宇在208高地環顧四周,看著前面美國人開始慢慢的布防,李賢宇笑了笑,美國人真是太逗了。

他們布防的地方離208高地似乎有些遠,也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不過李賢宇可不管這麼多,現在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美國人能夠晚點進攻。

能夠拖延一會就一會,反正他們最要緊的就是拖延時間,美國人的想法李賢宇暫時不知道。

現在李賢宇的想法就是盡量的拖延時間。美國人正在積極地布置進攻,而中方這邊則是積極的布置防禦,這兩方人之間的選擇都是不盡相同的。

美國人那邊主要是因為布朗的命令,當然其實最主要的還是麥克阿瑟的命令。麥克阿瑟的命令可不是對布朗一個人說的,他的命令可是對著整個在朝鮮的美國的軍隊說的。

208高地上的這一夥中國志願軍就是整個美國的恥辱,如果不把這幫人消滅掉的話,美國人的顏面何在。

美國的報紙現在都派出了隨軍記者開始奔赴208高地周圍,隨時準備報道戰況,原本美國的民眾覺得美國人打這場戰爭就是跟過家家一樣。

肯定是贏的,所以美國人壓根也就不重視這些東西。但是現在突然爆料出美國人在這邊基本上都占不到任何的優勢,這個讓美國人感覺有些顏面喪失,不斷的開始關注朝鮮戰爭的進展了。美國人一關注朝鮮戰爭的進展,這個問題就出現了。什麼問題呢?

那就是那麼多納稅人關注這場戰爭,對於美國當局的壓力可想而知了。現在為了能夠讓給美國的民眾滿意,只有取得足夠的利益,只有這樣美國才能有更好的資源來調配整個戰爭。 重生之開掛女法醫 鬼妻待嫁:槓上克妻駙馬 人家請你們過來可不是為了打敗仗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