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鬼火飄忽不定,抓住艾小咪腳腕的鬼抓冰冷刺骨,頭頂盤旋的駭人音樂聲一陣陣傳入她的耳中。

2020 年 11 月 2 日

有一群打扮成生化危機里的殭屍團隊正浩浩蕩蕩從積滿塵土的墳地里爬出來,他們一個個齜牙咧嘴、滿身是血……

「啊!不要過來,求求你們,不要過來!嗚……」

艾小咪嚇得臉色鐵青,可是她現在無法逃脫,唯有捂住眼睛和耳朵直接蹲在了地上。

那一群殭屍見狀通通圍了上來,把艾小咪圍了個水泄不通。

這些假扮殭屍的遊樂場工作人員特別盡職,他們的目的是確保每一個進來鬼屋迷宮的遊客都能夠感受到恐懼帶來的靈魂震撼。

「啊,不要!豐城爵,你在哪裡? 烈焰 嗚……豐城爵,快來救我!嗚……」

艾小咪是真的被嚇到了,她痛苦地抱著腦袋感覺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

十秒過後,她的眼前居然出現了幻覺:有一個身穿鎧甲的武士拿著一把聖劍沖了過來,將那些醜陋噁心的殭屍打得落花流水,紛紛抱頭鼠竄。

「小咪寶貝?小咪寶貝?」

艾小咪在失去意識之前彷彿看清了鎧甲武士的臉,豐城爵?

怎麼可能是他?

不,是幻覺,一定是幻覺。

與此同時,在鬼屋迷宮的另一處角落,夏沫正一臉無奈地被幾隻扮相貞子的「女鬼」擋住了去路。

那幾隻「女鬼」披頭散髮遮住了臉,身穿雪白的長衫在夏沫的眼前飄來移去,兩隻慘敗的手作出掐人脖頸的姿勢。

「兩位大姐,麻煩你們讓一下行嗎?我和我的朋友走散了,現在急著去找她。」

夏沫不為所動,一手拍開「女鬼」的腦袋徑直走過。

扮相貞子的工作人員從未見過如此膽大的遊客,決心再接再厲。

「歡迎來到地獄!」

一陣陰風吹來,撩起「女鬼」頭上的長發,長發下是一張慘白慘白的臉,沒有一點血色,更可怕的是在那張臉上看不到人類的五官。

夏沫沒想到遊樂場的工作人員還挺執著,於是靈機一動掏出口袋裡的手機。

夏沫打開手機照明抵在自己的下巴上,在昏暗的環境中她的臉一瞬間變得尤為恐怖,還翻著白眼:「兩位姐姐,我們一起來玩吧!」

「啊,鬼啊!」

下一秒,貞子們的尖叫聲響徹天際。

「哈哈哈,膽小鬼……」

真正能嚇到鬼的也就是比之更嚇人的鬼了,哈哈!

夏沫嚇走「女鬼」之後,按照指示牌上的提示獨自尋找出路,只是她之前還能聽得到艾小咪大呼小叫的聲音,可是這會兒無論她怎麼叫都得不到任何的回應。

艾小咪不會是被鬼屋迷宮裡的假鬼嚇暈了吧?

「小咪?小咪你在哪兒呀?能聽見我的聲音嗎?」

夏沫開始有些擔心了,艾小咪膽子這麼小,現在一定是被哪只「惡鬼」嚇到魂不附體了吧!

夏沫在鬼屋迷宮裡尋找了大半天,沿路還詢問了裡面的「妖魔鬼怪」有沒有見到過艾小咪,最後是一群殭屍打扮的工作人員告訴她,艾小咪被一個身穿鎧甲勇士的人救走了。

「鎧甲勇士?」這又是個什麼鬼?

殭屍工作人員告訴夏沫,之前他們見艾小咪嚇得不停大叫還蹲在了地上,就將她圍住打算安慰幾句的,沒想到這個時候不知道從哪裡衝出來一個身穿鎧甲的勇士。

那人一上來就對著他們拳打腳踢,還真把自己當成了正義的使者般。

之後艾小咪大概是受了不小的刺激,居然暈倒在鎧甲勇士的懷中。

「那後來呢?他們人去哪裡了?」

夏沫急忙問道,那個鎧甲勇士不會是什麼壞人吧?

「後來,那個鎧甲勇士就抱著你的朋友離開了鬼屋迷宮,他好像對這裡很熟悉,應該是以前來過。」

殭屍工作人員如實回答。

這下糟了!

艾小咪該不是被那個鎧甲勇士打扮的壞人綁架了吧?

夏沫一想到這裡,著急忙慌地離開了鬼屋,可是遊樂場里這麼多人,她一個人又該如何去找艾小咪呢?

有了,打電話給豐城爵,向他尋求幫助!

事態緊急,夏沫也顧不了這麼許多了,她迅速撥通了豐城爵在立豐集團總裁辦的電話。

「喂,我是夏致遠的女兒夏沫,我有急事要先你們豐董。」

「夏小姐,您好。豐董在一早就乘坐私人飛機去往鹿城了。」

「什麼?豐城爵也來鹿城了?好的,我知道了。」

算算時間,如果夏沫沒有猜錯的話,豐城爵此刻應該抵達鹿城了。

難道那些殭屍工作人員所說的鎧甲勇士就是豐城爵嗎?

料想豐城爵趕來鹿城應該是為了見艾小咪,所以他這是有備而來,故意在鬼屋迷宮裡上演了一番英雄救美的戲碼。

呵呵,既然愛小咪是被豐城爵帶走的,那夏沫也就用不著在這裡嚇操心了。 這一次的鹿城之旅還真是意義非凡,夏沫臨行前給艾小咪發了一個簡訊:小咪,我永遠支持你,加油!

艾小咪被一個身穿鎧甲勇士的男人帶走了,當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特大號的圓形大床上。

「我這是怎麼了?」

艾小咪張望四周,這裡看上去像是一個酒店的客房,只是她一覺醒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小咪寶貝,我們又見面了!」

從門外走進來一個金髮碧眼的男人,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令人無法抗拒的吸引力。

「豐城厲,你怎麼會在這裡?」

想起來了,艾小咪記得她在鬼屋迷宮裡被一大群殭屍圍攻,嚇得魂飛魄散,最後還倒在了地上。

是一個打扮成鎧甲勇士的男人幫她趕走了那群殭屍,之後還將她帶出了鬼屋。

看這情形,豐城厲應該就是那個身穿鎧甲的勇士了,是他救了艾小咪。

「怎麼?小咪寶貝難道不想看到我嗎?」

豐城厲的俊臉突然間放大在艾小咪的面前,女孩兒只覺自己心臟的位置又開始了不聽使喚的猛烈跳動。

為什麼豐城厲每次出現在艾小咪的面前都是這麼突然?

「不是,我只是覺得……好巧!」

還記得那次豐城厲被豐城爵「請」進了西山別墅,之後這兩兄弟間發生的不愉快直到現在還是歷歷在目。

豐城厲,其實我是豐城爵的女人。謝謝你送我回來,現在你可以走了。

艾小咪想起之前在西山別墅,豐城爵用豐城厲的生命安全威脅艾小咪說出了那一番不知羞恥的話。

再次面對豐城厲,女孩兒感到無言以對。

「不是巧合,我是特地來找你的。」

其實豐城厲一直在暗中派人監視著艾小咪,他一早就知道女孩兒來到了鹿城,為了見她一面也是煞費苦心。

豐城爵這幾天忙於公事一直留在黃金城,可是豐城厲知道他一定會派人二十四小時跟著艾小咪,所以想要不被發現和艾小咪見上一面,鬼屋迷宮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鬼屋迷宮是鹿城遊樂場必玩的項目,所以豐城厲在此之前就買通了裡面的工作人員,在夏沫和艾小咪進去之後就暫且關閉了鬼屋迷宮的進出口通道。

只是豐城厲沒想到艾小咪的膽子竟會這麼小,原本他穿著鎧甲勇士的服裝還想在女孩兒面前上演一出英雄救美,豈料艾小咪連他是誰都沒來得及看就直接暈倒了。

「你特意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男人的坦率令到艾小咪羞愧難當,事到如今她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再去面對豐城厲了。

「你猜!」

有一段日子沒見,艾小咪這張純天然的俏臉看上去更加美麗動人了。

豐城厲伸手撫摸著女孩子烏黑亮麗的秀髮,寶石般璀璨的目光中充滿了難以言表的喜愛。

「我,我不知道。」

豐城厲的呼吸離自己好近,艾小咪極力撫慰著自己小鹿亂跳的心臟,下意識往後退。

一步、兩步、三步,直到她退無可退,一不小心便向身後的大床倒去。

豐城厲出於本能拉住了艾小咪的手,跟著她一同倒在了酒店客房的大床上。

四目相對,豐城厲的眼睛真的好美,而他目光匯聚的地方,正是艾小咪那張如櫻桃般綻放水嫩的雙唇。

艾小咪是一個在不經意間就能令到對方方寸大亂、丟失理智的女孩子。

她的目光是如此清澈,清澈得如同碧波潭中沒有一絲雜質的泉水。

「小咪寶貝,其實我一直都很介意。」

「介,介意什麼?」

今天的豐城厲看上去有些不對勁兒,他平時雖然總是喜歡利用自己的高顏值來戲弄艾小咪,但也從未像現在這樣認真過。

「介意你那天說的話,你說你是豐城爵的女人,這是真的嗎?」

果然,豐城厲對於那天在西山別墅發生的一切始終還是耿耿於懷。

正因為艾小咪是豐城爵的女人,所以他才有意靠近,但是接觸下來,豐城厲卻驚奇地發現:她是不同的!

艾小咪給人的感覺溫淡如水,書卷氣極濃,彷彿你只要給她一本書,她就能立刻置身於世外桃源中兩耳不聞窗外之事。

豐城厲從未見過這樣品性的女孩子,艾小咪絕對是頭一個。

她的身上總帶著一種與世無爭的恬靜與愜意,擁有這樣的特點正是豐城厲和豐城爵一生都在追尋的釋然。

有一瞬間,豐城厲終於明白到為什麼豐城爵會把艾小咪這樣的女孩兒放在自己身邊了。

因為艾小咪純樸善良與不驕不躁的性情可以讓身邊的人也感受到同樣的溫暖與包容。

「小咪寶貝,你為什麼不說話?」

艾小咪羞紅的雙頰嬌美可人,但是豐城厲卻能從她那雙純凈如水的目光中看到一絲淡淡的無奈和憂傷。

「對不起,我……說謊了。」

艾小咪心中有苦卻實難表達,因為她和豐城爵之間那看似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著實也令到自己在午夜夢回的時候輾轉難眠。

只不過有一件事艾小咪卻可以理直氣壯地宣之於口,那就是:她不是豐城爵的女人。

從前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絕不會是。

正如豐城厲所料,那天在西山別墅艾小咪果然是為了自己能夠安全離開才逼不得已聽從豐城爵對他說了那些連鬼都不會相信的蠢話。

豐城爵的確是很需要把艾小咪留在自己的身邊,因為他的怪病根本就離不開她的緣故。

所以艾小咪在某種程度上也就演變成了豐城爵的軟肋,只要有心人善加利用這一點,那麼打倒豐城爵也就指日可待了。

豐城厲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倘若不是豐城爵一再阻攔和脅迫,他的媽咪也不至於一生都活在被人指指點點的惡言中受盡委屈和屈辱。

人的一生何其短暫,能夠遇見自己心愛的人更是值得珍惜,豐城爵為什麼始終都無法明白這麼簡單的道理呢?

既然豐城爵可以為了他死去母親的所謂尊嚴頑固到底,那麼他豐城厲就更加應該為了自己尚在人間的媽咪去做些什麼了。 艾小咪的確是說謊了,她不是豐城爵的女人!

事實上,就在那天豐城爵當著她的面把契約書撕毀的一瞬間,艾小咪也就已經不再是他的小看護了。

更何況,豐城爵就快和那個黃金城的交際花千慕菲舉辦婚禮了,所以艾小咪從今往後在西山別墅也就沒了立足之地。

想來這個世界上是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會允許自己的丈夫把一個從大街上擄來的陌生女孩子一直放在自己身邊的。

「豐城厲,對不起,那天我說謊了。是豐城爵讓我這麼說的,否則……」

「否則他就威脅你不讓我走出西山別墅的大門是不是?」

「……嗯。」

原來豐城厲一早就知道了,看來艾小咪之前的擔心都是白費的。

豐城爵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他總喜歡仗著自己有錢有勢有手段就欺凌善小、威脅儒弱。

自從被豐城爵抓進西山別墅之後,艾小咪都已經算不清被他威脅過多少次了。

「小咪寶貝,豐城爵是個很危險的男人,留在他的身邊你一定會受到傷害!」

豐城厲接近艾小咪的目的就是為了勸說她離開豐城爵,艾小咪是豐城爵的軟肋,所以抓住了她的心就等於將豐城爵的命脈牢牢掌控。

即便整個西山別墅已經將豐城爵與艾小咪同住一室的消息全力分鎖,可是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

豐城爵每次發病發狂時的動靜都是大得驚人,雖然豐家傭人的嘴特別嚴實,但豐城厲還是想到了辦法將西山別墅中發生的事調查了個清楚。

原來艾小咪和豐城爵雖然每晚都在一個房間休息,但是兩人之間的關係仍舊保持在男瘋癲女呆萌的狀態中。

而且豐城爵的投入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因為怪病引起的無法自控,所以那天豐城厲在聽了艾小咪的話之後並沒有太過相信。

「小咪寶貝,離開豐城爵,只要你願意,我可以幫你!」

「豐城厲……」

豐城厲和豐城爵雖是同父異母的親兄弟,但是艾小咪知道他們兩的關係一直都不好。

所以之前豐城厲見到艾小咪脖子上的勒痕才會變得如此激動,這說明他是真心在關心艾小咪,看不得她受委屈。

為此,艾小咪真的很感激也很感動。

但是,豐城爵在黃金城的勢力如此龐大,區區一個豐城厲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與之抗衡的。

艾小咪知道豐城厲的提議是為了自己著想,可是她真的不希望看到豐城厲為了自己的事受到任何的牽連和傷害。

豐城厲也實在是沒有必要為了她這麼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就去得罪豐城爵,這麼做太不理智了,也不值得。

「豐城厲,其實你誤會了,豐城爵對我沒有你想象中這麼壞的……」

豐城爵就快牽著另外一個女人的手步入婚姻的殿堂了,料想再過不了多久,即便是不用豐城厲幫忙,艾小咪也可以全身而退地離開西山別墅了。

「豐城爵是什麼樣的人,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小咪寶貝,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被他欺負,那樣我會心痛的!」

心痛?

「豐城厲……」

豐城厲的甜言蜜語沁入心脾,這一刻艾小咪感覺自己的身心都已經被男人溫柔體貼的關懷治癒了。

豐城厲真是一位外表英俊瀟洒,內在體貼溫柔的紳士,艾小咪很感激他能這麼關心自己,只可惜她和豐城爵之間的聯繫並不是單方面想斷就可以斷的。

如果艾小咪還想在黃金城好好地讀完四年大學課程,就必須事事以豐城爵為先,聽從他的指示,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艾小咪從來都是被動的,而她的角色設定也只能是被動的。

倘若有這麼一天的到來,豐城爵不再需要她的陪伴,那麼艾小咪也會乖乖順從。

即便她此時此刻的心,只要一想到有那麼一天的到來,就會變得酸楚異常。

「小咪寶貝,跟我走好嗎?我帶你離開這裡,只要有我在就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的傷害。」

豐城厲自知能夠接近艾小咪的機會並不多,為了達到遊說的目的,他加重了語氣,更是表現出了十二萬分的真誠。

「帶我走?不,不可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