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的這個花虞,還真的是傻的有些可愛,不過他也沒有賣關子,只是說道:「你把簪子拔下,我教你一句口訣,可將簪子收入你體內,並且掩蓋住你身上的妖物氣味。」

2020 年 11 月 2 日

還有這種好事?那感情好啊。

花虞幾乎是想也不想地,就按照他說得做了,這周圍的人都顧著要去見沈清風這個傳奇人物了,花虞走在了人潮當中,就算是有些個什麼動作,也算不得引人矚目。

何況她做的很是隱秘,等親眼看著簪子化作了一道白光,徹底的消失在了自己的手中,而她的掌心,卻多了一道銀白色的淺淺的印記之時,花虞這才安下了心來。

也是這會子,她才有時間思慮了一二,鳳歌要她將簪子給藏起來,看著這簪子應當是一個極其稀罕的物什才是,莫不是連帶著沈清風那個修為之人,也會對這簪子起了什麼心思不成?

若是如此的話,只能夠說明這個簪子更加了不得了,可她怎麼樣都想不起來那三年中消失的記憶來,更不知道這簪子究竟是如何認自己為主的。

眼下雖是知道簪子了不得,卻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得了,不是說沈清風乃是這天域大陸的第一神話嗎?好好地去見你的神話去,想這麼多作何?」鳳歌的聲音有些個發涼。

花虞從自己的思緒當中回過了神來,一時忘記,又是被這個人給看穿了,花虞實在是不喜歡這個器靈會跟著自己的思緒捆綁在了一起的事情。

讓她有一種被人給剝光了扔在了大街上的不適之感!

「想要讓我剝光你的衣裳?也不是不可以,等下一次……」哪成想,那個早就讓她閉嘴的人,居然將花虞這一番話都聽了進去,花虞面色瞬間漲紅,隨即怒聲罵了他一句,切斷了兩個人之間的聯繫。

這幾日內,她也發現了一些個端倪,雖說她跟這個器靈是緊密聯繫的,可若是真的使用修為切斷了的話,他只要不強行突破,那也是可以保持自己的私=密性的。

否則什麼都讓這個人聽了去,她真的是……

「花虞,你說沈師叔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啊?」花虞還在這邊想些個有的沒的呢,秦柔柔忍不住走到了花虞的身邊,輕聲問了這麼一句。

花虞被鳳歌影響了不少,這會兒道:「就跟咱們一樣,是個人唄。」

總歸沈清風還沒有成仙,這個話絕對是對的就是了。

我的極品護士老婆 秦柔柔聽了她的話之後,卻略微有些個失望。

花虞看在了眼裡,不由得略微勾了勾唇,倒也不怪秦柔柔會帶著這樣子的期盼,認真的說起來,沈清風是生長在了南鳶國的每一個人心中的神抵一般的存在。

不僅僅是他的修為天賦,還是他曾經憑藉一己之力,力挫六大門派,在最為混亂的時候。 將眼下的南鳶國護住了,還保留下來了仙門。

若是鳳歌不這麼打岔花虞的話,連帶著花虞對於這個沈清風,都是有些期待和好奇的。

這個人身上有著太多的光圈了,而今又是當今世上數一數二的高手,雖說不是第一人,可卻也是年輕一輩當中最為能耐的了。

是所有的人競相追逐的對象,這個話總是沒有錯的。

旁的姑且不說,且看那一位太子殿下,在聽到了沈清風這個名號之後,乖覺了不少,就能夠知道沈清風這個人對於整個南鳶國的影響力了。

是神話,也是許多人心安的源泉。

天域大陸似是南鳶國這樣子的國家其實不少,雖說南鳶國可是一個大國,佔地面積也極其的廣闊,可天域大陸之大,是人所難以想象的,在這樣子的地方立足,沒有一個強有力的後盾如何可以呢?

這沈清風,就是這個後盾了。

這也是仙門為什麼在南苑國內的身份地位如此之高的原因,瞧瞧,連帶著那個似是高不可攀的容雲衣,都對沈清風心馳神往到不行嗎?

花虞扯唇笑了一瞬,面上卻只是對那秦柔柔勾唇輕笑了一下,隨即跟著所有的人一起,走進了正殿之中。

仙門的這個正殿很是寬廣,說是一個正殿,其實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廣場一般,花虞走入其中,沒有先瞧見了那沈清風,倒是先看到了這密密麻麻的人群。

整個西安門內,便有數百萬人,而這個正殿之中,恰好能夠容納下來這麼多的人。

這樣子的寬闊,是從前在凡界全然瞧不見的大場面。

凡界哪裡會有一個門派內有數百萬人的道理,更別說能夠站在了這裡的人,絕非等閑之輩,皆是從各個地方選拔出來的佼佼者了。

身處這其中,花虞能夠從根本了解到了這個仙門的龐大,自己融入了其中,無論是修為還是其他,都不過是小小的一部分罷了。

當然了,撇除了外貌。

花虞的外貌還是太具有衝擊性了一點,哪怕她其他的算不得出彩,光是因為這麼耀眼的容貌,就已經贏得了無數人的回眸,小小的引發了些許的騷亂。

不過因為他們身份的緣故,卻也只能夠站在了外圍。

想要站上前去,親自瞧見那沈清風的風姿,想來是不大可能的。

不過……也有例外。

「太子殿下,這邊請。」先前來的那個白師兄,雖說修為很高,不過對待這段衡還是較為客氣,畢竟段衡乃是後起之秀,加上兩個人都屬於金丹期。

他是金丹巔峰,段衡則是金丹初期,可光是如此,就已經能夠讓他足夠的重視段衡了。

何況這也是師門的吩咐,太子殿下畢竟不同於一般的弟子,往前站也是應該的。

那段衡在眾人艷羨的眼光中,便要跟著這人離開,可抬腳邁了一步,卻回身看了那花虞一眼,輕聲道:「姐姐一起來啊。」

花虞……

這個時候他還能夠想著自己,真的是難為他了。

可在這麼萬眾矚目的情況之下,花虞還真的不好說些什麼,本想拒絕。 可當瞧見了旁邊的容雲衣眼中流露出來了的光彩之時,花虞忍不住輕輕地挑了挑眉,拒絕什麼?這些個人不高興了,她也就高興了。

於是花虞就在眾人羨慕的眼光之中,堂而皇之地,跟著那個段衡一行人一併往前走去。

那位白師兄對於段衡對花虞的稱呼有些個奇怪,不過他涵養到家,並沒有問出什麼不合時宜的話來,只聽之任之。

花虞走出來的時候瞧見了秦柔柔那眼巴巴的目光,她微嘆了一口氣,她也想要帶上秦柔柔啊,可惜眼下的這個場合併不是她說了算的。

這會子在提出什麼意義來,那可就是不識抬舉了。

花虞不在乎這些個人的想法,不過沈清風可不同於一般人,這樣子的一個絕頂高手,不是眼下的她可以輕易地在此造次的。

往前站了之後,才發現了前面已經擺了幾十個白玉椅子,上面端坐著的,皆是仙門當中的元嬰老怪物們。

這裡坐著的人中,除了尹昊海之外,其餘的年紀都是在五位數之上了,不僅是活得久,連帶著修為也極其的高深。

到了元嬰之後,這人的壽命似乎變得很是綿長了起來,具體能夠有多久,花虞也是不清楚的,不過光看著眼前的這一群老怪物,便能夠知曉了,這其中年紀最大的,應該是天語峰的尊座了。

也就是為首那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聽說,對方已經有九萬歲的高齡了,不過如今瞧著依舊還是一副精神極好的模樣,顯然,只要不出現意外的話,還能夠繼續往下活。

而這其中,最為令人矚目的,便是年紀最小,也是整個仙門之內品行最為奇特的尊者——尹昊海。

尹昊海今年不過五百來歲,說起來跟沈清風差不多大的年紀,可是他們之間的差距已經可以用雲泥之別來說了。

元嬰期和分神期雖說是臨近的,可到底分神就是分神,這一級別之差,可能差的就是一輩子。

尹昊海在所有的元嬰期老怪物里,年輕最輕,性格嘛……也最為浪蕩。

沒錯,這位可是個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雖說在修仙的世界裡面說這樣子的話不合適,可尹昊海浪名在整個天域都是有點名氣的。

他修行上不如沈清風,這男女情事之上可真的是一等一的厲害,修行之人不曾禁慾,也講究一個雙修之法,因此這男女之間你情我願還是可以的。

甚至還有不少的豪門大派之中聯姻,促成了一樁佳話。

可是尹昊海厲害啊,這位在各大門派當中都有相好,不僅是如此,人的手還觸及到了魔道那邊去。

據說跟魔道一個修為極高的魔女牽扯不清了許久,這個事情還令得仙門的掌門人頭疼了許久。

好在尹昊海還有些個理智,沒有跟著那個女人揚長而去,直接撇下了所有的一切追逐愛情。

說到底其實他就是個沒有心的人,招惹了那麼多,也未曾為誰停留過。

尹昊海此時也在殿內,他那別緻的性格,還有騷包的性子,都讓他很是顯眼,更別說這個人一向是與眾不同,這場合。 他不穿仙門中的衣裳也就算了,竟是穿了一身緋色衣裳,這一身衣服穿在了他的身上,他又生了一個極其俊俏風流的模樣,站在了這大殿之上,還在跟底下的女弟子拋媚眼。

他爹尹肅站在了他的身邊,臉都青了。

尹肅也是仙門門人,同樣元嬰期的修為,年紀比這個尹昊海要大的多得多,只是性格完全不一樣,尹肅是一個極其嚴肅刻板的人,最為看不慣的就是尹昊海這招蜂引蝶的模樣。

因此平日里對於尹昊海是吹鬍子瞪眼睛的,偏偏還拿尹昊海沒得辦法。

尹昊海修行還是有些個天分的,如今已經元嬰中期的修為,在這仙門當中也屬於極其厲害的高手了,而他爹尹肅,這麼多年來沉浸於修行,修為也跟自家兒子一模一樣,同樣都是元嬰中期。

這尹肅年紀一大把了,自然在尹昊海面前直不起身子來,因此雖是對於尹昊海所不喜,但也管教不了他,後來瞧見他也沒拉下了自己的修行,也就沒多說些什麼了。

不過尹昊海還是那麼一副模樣,在這種場合,面對的還是沈清風,說起來沈清風比尹昊海還小個幾十歲呢,尹肅想起來真真兒不是個滋味。

只是沈清風與尹昊海兩個人私交頗好,這一點上,倒是讓尹肅欣慰一點。

尹昊海那一身區別於旁人的緋色衣裳,讓人不自覺地就注意到了他,何況他長相極其的俊朗,這邊的女弟子不少,皆是眼含秋水的去看他。

不過花虞對他沒有什麼興趣,她最大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古榮身上。

古榮,便是容雲衣那一位了不起的師傅了。

多年過去了,古榮還是那麼一副道骨仙風的模樣,站在了這正殿內最為明顯的位置之一面前,低頭斂目,跟周圍的人有些個格格不入,卻因他強大的修為,而讓人老是對他投注了目光過去。

花虞扯唇冷笑了幾瞬,她經歷了地下的兩世,過得都算不得多麼的好,這人倒是越來越精神了,如今還成為萬人敬仰的尊者,當真是可笑。

她眼中帶著一抹冷光,不過卻也知曉這是在仙門當中,眼前這麼多的元嬰尊者,隨便一位就能碾碎了她,因此她沒有將情緒外露,只是低垂著頭,站在了人群里,算不得顯眼。

唯獨上首的尹昊海看了她幾眼,這仙門當中的弟子是數不勝數,尹昊海不是全部都認識,但認真的說起來,這長相能夠稱之為絕色的,他皆是知曉。

旁的不說,此前他還動過容雲衣的心思呢,若不是那古榮老兒是個刻板的,當即打到了他的門上來,眼下那女人說不準已經被他弄到了手上來了。

只是這個事情算不得什麼光彩之事,他也沒有對外宣揚。

他注意到了花虞,主要還是因為花虞的容貌,如此妖嬈入骨,勾魂奪魄的女子,當真是極其的稀罕。

別說是旁人了,這尹昊海縱橫天域大陸這麼多年,未曾見過這等罕見的美人兒。

一時間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 可惜美人似是沒有察覺到了他的目光一般,連一個眼神都吝嗇給予。

那尹昊海挑了挑眉,瞧著花虞的裝束還有她的修為,想了一瞬,終於是想了起來,今日正好逢著新弟子入門,這個女子,只怕是剛剛才入了這仙門之中。

這可有點意思。

尹昊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得格外的浪蕩。

「賢者到——」正殿內正熱鬧著,卻忽然聽聞這麼一道聲音,響徹了整個正殿,剎那間,整個正殿內居然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所有的人停住了交談的聲音,皆是看向了殿後。

卻見那邊先行走出來了一人,那人穿著紫色的衣袍,瞧著是一副中年模樣,許多人不禁有些個失望。

不過很多人反應過來,這人乃是門中的童掌門。

並不是沈清風。

這仙門如此之大,卻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見到了掌門的,掌門日理萬機要處理不少的門中事物,輕易不常見人倒也是一件常事。

聽聞這件事情之後,那些個人皆是整了整面上的表情,滿懷期待地看向了那童掌門的身後。

這一次沒讓這些個人失望。

童掌門身後,走出來了一個身穿雪衣,器宇軒昂,容貌極其俊朗的男子。

此人生了一張極其好看的臉,便是在花虞這種看過了似是鳳歌那種絕色的人後的人看來,也是極其好看的。

比不得鳳歌那起子天上地下難找的容貌,可跟從前的褚凌宸相比,卻也是不相上下了。

只是褚凌宸的氣質更加邪肆一點,而他,則是真正的謫仙之氣,舉手投足之間,皆是表露出來了一種不像是凡人一般的神仙氣質。

加上那一張臉,邪眉入鬢,黑眸似繁夜,宛若神抵一般的面容。

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了 皆是叫人驚異到了極點。

好一個俊秀的美男子,好……令人驚懼的氣勢。

許是因為要見的是自己門中的門人,那沈清風可以收斂了自己身上的氣勢,且一步一步,都是緩緩走出來的,並沒有用上什麼其他的方式。

可便是這樣,卻也讓人覺得壓迫力十足,讓人有些個喘不過氣來。

這位天域大陸的神話,當真是名不虛傳。

連帶著花虞,都感覺自己的一顆心砰砰直跳,她忍不住伸出了手去捂住了心臟,好巧不巧的是,這隻手正好是那瓊花冷玉簪隱匿的手,這輕輕地一接觸,頓時讓花虞身上的壓力瞬間消失。

她微怔了一瞬,卻聽鳳歌道:「好些了嗎?」

這人,在這個時候卻還記得關心她,她心中微暖了一瞬,隨即道:「沒事。」

「這沈清風也是個人物。」鳳歌聽到了她這麼回答之後,也沒有說些個什麼,更沒有嘲笑她在沈清風的面前露怯,反而是頗有些個玩味地說道:「他突破了。」

「什麼?」花虞微怔了一瞬,尚且沒有反應過來,便聽到了上首的那個童掌門,用一副極其激動的嗓音,大聲地說道:「諸位!」

「仙門之幸!仙門大幸啊!!!」那童掌門滿臉的激動,竟是一張臉都漲得通紅,道:「清風他!突破了!就在不日前!」 「清風他!已經邁入了大乘期!成為了我仙門有史以來,第一人!」那童掌門整個人激動到不行,連帶著說話都帶著些許的顫音。

大乘期!

全場先是死一樣的寂靜,隨後整個沸騰了起來!

沈清風閉關百年,居然突破了!

且還是直接就邁入了大乘期!

大乘期啊!

他這個年紀,別說是仙門了,就算是放眼整個天域大陸,那也是第一人!

天域大陸目前那個大乘期的修士,年紀已經是不可追尋了,總歸也是老怪物級別,活了不知道多少歲了,卻還止步在了大乘期初期。

此後一直都未曾有過突破,據說是差一點點就能夠踏入了中期,可到了這大乘期之後,所謂一眼萬年,便是一點點,也足夠讓人鉚足了勁了。

可是!!!

在這樣子的情況之下,沈清風居然就突破了!

這下連帶著花虞都有些個傻眼了,大乘期是傳說中的境界,如今的天域大陸經歷了數萬年來,也不過有著那麼幾位大乘期的修士,因為仙門原來的創始人隕落,便只是剩下了如今那一位。

而現在!

他們擁有了新的大乘期修士!還是沈清風!這個值得讓人為他奉獻上了所有的欽佩的男人!

一時間,什麼長相年紀之類的都不重要了,唯獨大乘期這樣令人熱血沸騰的修為,久久地停留在了人的心間,讓人沒辦法反應過來。

「嗤,有趣。」鳳歌感慨了一句,面上帶了些似笑非笑的光,道:「不只是幾十萬年,應當說天域大陸就出現過幾個大乘期修士,哦……現在又添了一個。」

花虞反應過來,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的去回答這鳳歌的話。

鳳歌說得輕描淡寫,但是這其中的不容易,誰都能夠知曉,大乘啊,無數修仙者夢寐以求的境界。

認真的說起來的話,這大乘之後還有一個境界,叫做渡劫。

但其實渡劫實際意義上卻不是一個修為境界,而是跟它的名字一樣,是一個劫難。

人只有在渡劫成功了之後,方才能夠真正的蛻化成仙。

渡劫之難,據說足以毀天滅地。

而這樣子的劫難,要一個人來承受,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讓人稱之為渡劫。

但其實算不得一個境界,人的修為,到了大乘巔峰,就是到頂了,容器裝滿了水的那一天,就是渡劫來臨的時間。

屆時,生則成仙,死則隕落。

出於這個原因,其實大乘期的修士們而言,不突破或許更好一點。

因為大乘期已經代表著在這邊是無敵的狀態,可以在天域大陸享受著最高的優待了,被人像是神仙一樣的供奉起來,而且壽命已經差不多可以無限延長了。

在這種情況之下,留在了這邊享清福,自然是最好的一件事情了。

何必拼上了一切,要真的去渡那個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的劫難呢?

當然了,有的人終其一生,就是為了成仙,若是為了成仙,拼掉了一切,也是在所不辭的。

這一切,都在於人的選擇。

但說來說去,大乘期,便已經是一隻腳踏入了仙門。

此時,不應該稱之為賢者,而是應當叫其仙人了。 一百年的時間,對於眼下的花虞等人來說是極其漫長的,但是對於在場的這些個元嬰老怪物們,一百年也不過是彈指一揮之間罷了。

然而就是這麼短暫的瞬間,居然能夠成就了似是神抵一般的人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