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他喵的活膩了!

2020 年 11 月 2 日

韓香柳見雲邪緊張的站了起來,還以為他是驚喜,臉上泛著微紅,小聲的說道:「父親與我同意了這門親事,現在只待雲王爺向皇上請旨,即可以為我們二人舉行大婚。」

「打住!韓香柳,就算你與韓將軍同意,本世子爺可沒有興趣迎娶你為妻。你若有這份心,還是早點息了這份心思!本世子還有事忙,恕不奉陪!」

說完,雲邪已經怒氣沖沖的離開是杏嵐山莊,直往皇宮而奔。

留下了一臉忽青忽白韓香柳站在大廳,半晌都沒有反應過來,她完全沒有想到,世子爺竟會拒絕她!

她哪裡不好?

囂妃,你狠要命 她是京城第一才女,如何配不上他?

以前是覺得雲爍有才又有前途,才會應允與雲爍訂親,可現在雲爍已經沒有任何前途可言。正好雲王爺前來府中,提出讓她與世子爺成親。世子爺得到了睚眥,前途不可限量。

在韓香柳眼中,雲王世子妃是她的囊中之物!

應允與雲邪成親,也是因為看到了有利可圖,卻沒想到雲邪竟說沒興趣迎娶自己,這簡直就是當面打她耳光!

婢女秋蓉見小姐面色難堪的站在那裡,上前勸道:「小姐,我們先回府吧。」

「哼!雲邪,就算你不想娶我,也必須娶我。我韓香柳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

主僕二人一離開杏嵐山莊,韓香柳在馬車裡就吩咐秋蓉,讓她調查世子身邊是否有別的女人。

她們二人離開的時候,完全不知道大廳上還有一隻鬼王,而這隻鬼王聽到了韓香柳居然口出狂言,野心勃勃的想要搶他命定的鬼妻,這口氣豈能忍?

「哼!本王倒要看看,誰敢搶我夫人!」

迦夜一張俊臉陰沉的可怕,教人不敢直視。

心如明鏡的知道雲邪是個女人,根本不可能娶妻,可讓別人覬覦自己的夫人,讓迦夜的心情極度惡劣!

於是,尾隨著韓香柳去了韓將軍府。

……

皇宮,安寧宮。

雲邪從杏嵐山莊,直奔太后居住的安寧宮。

急沖沖的闖進安寧宮,見著了太后正在鳳位上坐著,不管不顧直接跪倒在地上,朗聲說道:「太後娘娘,雲邪不想娶韓香柳為世子妃,特進宮請您老人家替雲邪做主!」 「太後娘娘,雲邪不想娶韓香柳為世子妃,特進宮請您老人家替雲邪做主!」

太后坐在鳳位上,被雲邪這麼一個照面,給唬得半天回不了神。

倒是身邊的恆姑,很快的反應過來,走到了雲邪的面前,「世子爺,您快起來,有什麼話好好向太后說說就行。」

恆姑善意提示,雲邪卻執意不願起身,繼續向太后稟道:「太後娘娘,請您替雲邪做主,雲邪不想娶妃!」

太后總算是回魂,她皺眉,一臉疑惑,「怎麼回事?」

雲邪抱拳恭聲而答:「回稟太後娘娘,您還記得二個多月前,雲邪及冠的時候,在雲王府里唐突了韓香柳姑娘,當時韓香柳身邊的婢女以為雲邪是登徒浪子,出手重傷雲邪。韓將軍當時向父王言明,此事不給他一個交待,絕不善罷甘休。

事後,雲邪向父王提議,雲邪願意迎娶她為世子妃。可是梅側妃卻不願意,後來梅側妃與父王去了一趟韓將軍府,回來后,崔管家向雲邪告知,韓香柳與二弟雲爍談攏了親事,兩家已交換了信物。只等雲爍及冠,即可以舉行大婚。

這兩個月發生的事太多,二弟雖然及冠,但與韓香柳的親事也就此耽擱。可讓雲邪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前幾天父王竟與韓將軍商議,要將韓香柳嫁與雲邪!太後娘娘,雲邪不願意迎娶她,她與二弟已經交換了訂親信物,等於是二弟的女人。我這個做大哥,豈能搶奪二弟的親事?」

雲邪將前因後果說了出來,太后當即怒了,「雲王竟敢做這樣的事?恆姑,你去太極殿請皇上過來哀家這裡一趟!」

「是。」

恆姑當即離開了安寧宮,朝太極殿而去。

雲邪依舊跪在地上,既不起身,也不再發話。

太后見這孩子在這裡,竟是如此的守本份,想到雲邪是季家的血脈,心中柔軟了許多。

雲邪在皇室子弟考核時取了第一名,還有灣島的尋寶,也得上天眷顧,得到了龍神之子睚眥。從此,一舉從廢物,變成了京城人人知曉的雲王世子爺。

仔細看雲邪的面龐,只有一兩分與盤古候季飛宇相似的地方。大多的地方,都像仙逝的雲王妃。

「你先起來吧。」

太后柔聲吩咐道。

雲邪抬首看了太后老人家一眼,隨後起身,「謝太後娘娘。」

「你放心吧,只要有哀家在一天,絕不讓人欺負你。韓將軍也真是膽大包天,真以為他家的女兒是什麼寶貝疙瘩不成?既已交換了兩家信物,那便讓雲爍娶了韓香柳便是,折騰這麼多事兒做什麼!」

太后開口說這番話,似乎在安慰雲邪。

雲邪不敢亂回應,只能靜靜站在一旁角落傾聽。

在安寧宮沒有等候太長時間,皇上急沖沖的走進了安寧宮,「母后,您有什麼急事找兒臣?」

太後面色一正,嚴肅的喝問道:「皇上,你且回答哀家的問題,雲王可有提及雲邪的親事?」

皇上呆了一下,隨後看到了一旁站著的雲邪,抓住了一絲頭緒,但還是有些模糊,乖乖的答道:「有,剛剛雲王提議讓韓將軍的女兒與雲邪成親,讓孤給他們二人賜婚!」 「你答應了嗎?」

太后急急的追問。

皇上苦笑,「孤還未曾回答雲王,結果恆姑嬤嬤就跑來太極殿,說太后急著召見孤,孤將太極殿里的大臣們都拋下,趕來見太后。」

雲邪聞言,心底鬆了一口氣,幸好阻止了。

否則她只能使計讓韓香柳與二弟生米煮成熟飯,怎麼著也要讓自己脫身才是上策。

太后瞪了一眼皇上,「你可知道韓將軍的女兒與雲爍已經訂過親,雙方還交換了訂親信物?」

「這個……不知。」

皇上有些詫然,完全不知道這其中還有這麼一茬。

他的眼神落在雲邪的身上,「邪兒!這事你可沒和孤說!」

「皇上也沒有問。」

「你——」

皇上氣絕,這小子真的是越來越敢與自己對著幹了!

雲邪兩手一攤,裝出委屈的神色,「太後娘娘……」

太後會意,當即開口,「皇上,你不用為難他。要不是他今天進宮稟明這事,若是傳了出去,咱們皇家的臉面還要嗎?雲邪很差嗎?就算雲邪再差,難不成整個京城,就韓家有女兒不成?哀家可告訴你了,雲邪的婚事,自有哀家做主,哀家要給他挑個頂尖好的女子,任何人都休想打他的主意。」

「母后做主便是。」

皇上被太后壓著一頭,只能應允。

雲邪這才鬆了一口氣,只要自己的婚事由太后拿捏著,總比在雲王那個老傢伙手上捏著要好上許多。

皇上看向太后,「母后,還有一件事,想與您商議一下。」

「什麼事?」

太后疑惑,皇上自親政以來,就不再和自己商議事情,今天是發生什麼事了,竟讓皇上的神色這般難看。

皇上的眼神,在雲邪的身上轉了一圈,難以乞口,最後還是把心一橫,直接說道:「之前,在灣島的時候,上仙示告,孤對著眾人許諾過如得到奇珍異寶者,皆會封王,並賜封地。今日章太師提議,需要派人去景南郡,而梅國公在旁直接提議讓雲邪去景南郡,將景南郡賜給雲邪,由此封王。讓孤頭疼的是,梅國公的提議,還得到了許多大臣們的附議。他們附議雲邪得到了龍神之子睚眥,該去擺平景南郡的混亂。」

話說到後面,皇上面色微窘,眼神不敢再看雲邪。

太后則是面色蒼白,「你說什麼?梅國公竟如此膽大!那景南郡豈是能活人的地方?雲邪他怎麼可以去那個地方?」

太后都能預見,如果雲邪去了那景南郡,與送死無異。

雲邪在旁聽得一清二楚,想起了迦夜曾經說過,如果有封地的話,讓她一定要選擇景南郡。梅國公推薦自己去那景南郡,其實正是應了自己心意呢。

不過,為什麼太後會說,景南郡不是活人的地方?

原諒雲邪對景南郡了解不多,出於對迦夜的信任,所以雲邪直接跪倒在地上,「太後娘娘,皇上,雲邪願意前去景南郡。」

「雲邪!你這孩子……」

太后驚叫,想阻止雲邪,但皇上則是眼前一亮,眉飛色舞,「雲邪,你果然是好樣的!不愧是我南樂皇室的好男兒!孤這就去下旨,封你為景南王,封地景南郡!」 「雲邪,你果然是好樣的!不愧是我南樂皇室的好男兒!孤這就去下旨,封你為景南王,封地景南郡!」

皇上迫不急待的吩咐,頓時讓太後到嘴的話,全部給卡在嗓子里,吐不出來。

雲邪則是溫馴的跪下接旨,「雲邪接旨。」

皇上笑得格外開心,「好,好!」

景南郡那個地方,他真的是聽到名字就頭大。

太后氣不打一處來,對著雲邪揮了揮手,「雲邪,你先出去。」

「是。」

雲邪不解太后的臉色怎麼變得這般難看,反正她已經達到了目的,也就不再糾纏,退離安寧宮。

恆姑則是親自送了雲邪離開安寧宮,寢宮內,就只有皇上與太后二人。

太后待雲邪離開后,神色有著不悅,「皇上,你怎麼可以這樣做?」

「母后,孤可沒有逼雲邪要去,是他自己說要去的,難不成孤不許他去?」

皇上卻在這個時候耍起心眼,一舉將自己剛剛做的事,給推得一乾二淨,他本還在猶豫,但云邪自告奮勇,他當然樂得將那景南郡丟給雲邪當封地。

太后被噎了一句,半晌才說道:「雲邪是白丞相的外孫,他若是有個好歹……」

皇上擺了擺手,滿不在乎的說道:「母后不需要擔心雲邪,雲邪身邊的睚眥可不是吃素的,它一腳就能將梅元豐給弄死了,別人想要傷害雲邪,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頂多孤再給他派些人過去幫忙。」

「哀家記得,章雄正是駐守蠻西,到時讓他隨雲邪去景南郡吧。」

「那蠻西怎麼辦?」

「派季飛昂過去。」

皇上聽太后這麼一說,也只是略微思索了一下,隨後點頭應允,「一切遵聽母后意思。」

太后則是朝他揮了揮手,「皇上回去太極殿處理政事吧。」

一旦雲邪要去景南郡,她該怎麼去面對盤古候季飛宇。

季飛宇年歲已經不小,也該給他指一門親事才對。

想到這裡,太后更覺得頭疼不已。她會同意讓雲邪去景南郡,一方面是雲邪自己同意了,二是皇上也表露出了想讓雲邪去,不管是哪一個,太后都沒有辦法駁回他們的意思,只能是盡自己能力去安排,但求能給雲邪多點保障。

雲邪離開皇宮后,便直接回了一趟雲王府。

回雲王府,並不是要找雲王爺,而是要找梅側妃。

梅側妃雖然被自己廢了雙腿,可不代表她真的什麼事也做不了,雲王想要算計自己,也得看看梅側妃是否同意!

畢竟,韓香柳可是梅側妃給自己兒子挑的媳婦人選,可雲王卻越過她,想讓兒子成為京城的笑話,她豈會甘願?

一入宜蘭居,草藥的味道迎面而來,差點沒把雲邪給嗆得暈過去。

雲邪對著在院外煎藥的婢女招了招手,「你,過來!」

那婢女一抬頭,就看到了雲邪,驚得面色大變,但不得不站起身子,磨蹭到了雲邪的面前,「世子爺,您有何事?」

雲邪掃了她一眼,恍然大悟的說道:「原來是庄寧。我知道,你對二弟可謂是十分傾心,只要你替我辦妥一件事,我定讓你成為二弟的人。就連二弟的夫人,也奈何不了你,怎麼樣?」 婢女庄寧立即對著雲邪搖了搖頭,「世子爺,奴婢不願嫁給二少爺。」

她的回答,讓雲邪大感意外,「這是為何?」

「嫁給二少爺沒有任何前途可言,奴婢不願。」

婢女庄寧的回答,讓雲邪挑了挑眉,冷笑,「真看不出來,你會有這樣的眼見利。那依你看,在這王府里,你覺得依附誰才能掙到你的前途呢?」

聽到雲邪的詢問,婢女庄寧則是眼前一亮,連忙答道:「若是世子爺願意,庄寧願追隨世子爺。」

「跟隨我?可以啊,正好我過些時候就要離開京城前往景南郡,到時你隨我一起去。」

雲邪似笑非笑的如此說道。

婢女庄寧嚇了一跳,立即花容失色,「世子爺要去景南郡?」

「對啊,你想去的話。現在進去幫我做一件事,做完這事,我帶你走。」

雲邪一本正經的答道。

「不!不,奴婢不去景南郡!」

婢女庄寧連忙甩頭,拒絕了雲邪的好意。

「不是你說要跟隨我嗎?怎麼又不願了?」

「世子爺,那景南郡豈是人呆的地方?奴婢雖然貪戀自己的前途,但卻不想把命給玩完了!」庄寧嚇得不輕,見雲邪不說話,跪在地上,磕頭求饒,「世子爺,您饒了婢子,婢子願為您效力!」

雲邪笑得一臉無害,「庄寧啊,明明是你說要追隨我的,怎麼這會兒卻又要我饒了你呢?」

「世子爺,是婢子錯了,請您饒了婢子……」

話還沒說完,庄寧則是紅了眼眶,馬上就要哭起來。

看見眼淚,讓人心情煩悶。

雲邪摸了摸下巴,幽幽的說道:「行了,別哭了,你只要替我做了這件事,我便饒了你……」

隨後,附在庄寧的耳邊,輕語幾句。

庄寧連連點頭,表示自己會意。

交代完了這事,雲邪打量了一下庄寧的模樣,她五官清秀,一雙秋剪水眸,身姿妖嬈,倒是一根好苗子。想到雲王那個老東西竟閑得給自己的添堵,若是自己不回敬點什麼,這口氣該怎麼咽下去?

當下,一個主意湧上腦,雲邪突然對著婢子庄寧輕笑道:「庄寧啊,你可知道,在雲王府其實最能讓你享福的人是誰嗎?」

庄寧愣在那裡,半晌過後,搖了搖頭,「奴婢不知。」

雲邪伸出食指,點了一下庄寧的腦瓜子,輕聲蠱惑道:「庄寧你真傻,如今梅側妃已經被廢癱在榻上,雲王爺除了莫姨娘那裡的可以去,你說你能若不抓住這個機會,真的要從此一輩子只做個婢女么?」

「世子爺說的是……」

庄寧聽到雲邪的話后,心跳加速,要說她不心動,那是騙人。

雲邪一提起這茬,簡直就是點燃了她心中的希望之火,恨不得馬上就將雲王爺勾搭上。理智還有一絲清明,「王爺怎麼會看得我這樣的婢女?」

雲邪嗤之以鼻,繼續誘惑道:「莫姨娘同樣出身婢女,只要你想,那就在他的茶里加上這東西,保你心想事成。」

說完,從懷裡掏出一顆土黃的丹藥,遞給了庄寧。

庄寧望著這丹藥,小心翼翼的詢問:「這是……」 雲邪只是挑了挑眉,淡淡的吐出二字,「助情。」

婢女庄寧聞言,連忙低首,藏好了丹藥,不敢再多說什麼。

雲邪也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即走。

宜蘭居的外頭,崔管家正好守在那裡,雲邪對庄寧所說的話,他全都聽見了。

見世子爺出來后,崔管家則是有些不解,「世子爺,庄寧這丫頭野心不小,為何……」

雲邪揮了揮手,低聲說道:「只是指條路給她,至於她走與不走,那是她的事。崔管家,雲王做的事,你還是多費些心思盯著他。如果有庄寧的丫頭做他的枕邊人,也可以提防他時刻想著算計我。他這次想要算計我的親事,如讓他得逞,沒的讓我噁心!」

「是,是老奴的錯,請世子爺恕罪。」

崔管家連忙告罪。

雲邪瞟了他一眼,「也算不上全是你的錯,你的家人去了我杏嵐山莊,他不信你也是有的。所以,你不妨給找些美人,即可當他身邊的解語花,又可以為已所有,這有何不可?」

崔管家聞言,乖乖的點頭,「世子爺說的是,老奴曉得了。」

雲邪見他會意,便笑了笑,「另外,梅側妃已經成這個樣子,王府後宅的主事,也輪不到她去負責。那雲王必然會再迎側妃入府,所以你還是要精挑細選,切莫讓他看出別的苗頭。這幾天,你若是有空的話,可以去一趟北夜堂的葯膳,看看那段銘軒如何。如果你對他滿意的話,我倒可以問問他是否願意娶你家女兒,也算是早點讓你女兒安定下來。」

「謝世子爺,老奴一定去看。」

崔管家眼前一亮,立即應允。

只要女兒嫁得好,那他還有什麼好求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