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華真的一度以為,子澈已經忘記了溫如意,準備和顧明珠好好的過日子了。

2020 年 11 月 2 日

沒想到,臨了了,又鬧成這樣。

他們三個人,一個兩個感情都不順,難道是遭了詛咒嗎?

沈清華摸了摸自己的臉,長嘆了一聲,說:「阿澈,我覺得真是天妒英才,尤其是洛琛,都被老天妒的沒了……」

想到慕洛琛,沈清華的臉色,又暗淡了幾分。

容子澈猛地踩了剎車,側首看向身邊的人,說:「再胡說八道,就出去。」

沈清華見他是真的冷了臉,忙圓場:「好,好,是我胡說八道,你趕緊開車。」

容子澈定定的望著沈清華好一會兒,才開了車。

溫如意開著車,想把葉簡汐送回到醫院。

可快拐彎向醫院的時候,葉簡汐忽然開口說:「別去醫院了,如意,我去你那裡休息一晚吧。」

她不想再住在醫院裡了,因為那裡有不好的氣息。

溫如意猶豫了兩秒,改變了方向。

車子緩緩地向著她的公寓而去。

到了公寓,兩人進了房間后,溫如意拿了雙拖鞋,放到葉簡汐跟前說:「你換了鞋子,在客廳里休息下,我去給你煮碗面。」

「我不餓,你不用煮了。」

葉簡汐邊說著邊換拖鞋。

「你不餓也得給我吃,你看看你現在都瘦成什麼樣子了?還有人形嗎?簡汐,別忘了,你答應過我,要好好的活著。」溫如意話說到最後,聲音忍不住的上揚。

葉簡汐手頓了兩秒,而後繼續穿鞋,說:「好了,你不用生氣了,去煮飯吧,我吃還不成嗎?」

溫如意這才滿意的轉身去煮飯。

葉簡汐換好了鞋子,走到沙發跟前坐下,一個人靜靜的發獃,時間不停地流逝,可對她來說,什麼感覺也沒有。

溫如意很快把面做好,然後端了出來。

她做的是荷包蛋面,這是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飯菜。

「吃吧,不吃完不許睡覺。」

「嗯。」

葉簡汐微微的笑了笑,端起面開始吃。

可剛吃了一口,胃裡就一陣翻江倒海,身體本能的排除進食。

她很想吐了,但視線觸及溫如意滿含期待的目光,又強迫自己吃下去。

一口,兩口……

每一口她都裝作吃的很香。

很快一碗面下去。

葉簡汐把空碗放在桌子上,說:「都吃完了,現在我可以去睡覺了嗎?」

溫如意滿意的笑了笑說,「好,去睡覺吧。」

葉簡汐起身,往客房走。

走到客廳里,她關上門,迫不及待的往衛生間走。

到了馬桶跟前跟前,她無力的蹲在地上,哇的一聲,把剛才吃下去的面,全部都吐了出來。

酸腐的味道迅速的在衛生間里瀰漫,葉簡汐按下了沖水的按鍵。

把吐出來的東西,全部沖走。

「簡汐?」

溫如意的聲音在卧室門口響起。

葉簡汐捂著抽搐的胃,慌亂的站起來往洗手池邊走,接了一捧水漱口后,才回答她的話:「我在這裡。」

溫如意走到衛生間門口,聞到一股酸酸的味道,眉頭皺了起來:「你剛才吐了?」

「沒有啊,你想什麼呢?」

葉簡汐故作輕鬆的說道。

溫如意上前一步,攥住她的手,說:「簡汐,你別騙我了。」

葉簡汐的笑容漸漸的斂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她低聲說:「如意,我是真的吃不下東西,或許過段時間就好了。」

她已經很久沒吃東西了,都不記得上一次吃東西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現在,她每次吃東西,都會嘔吐出來。

像是身體本能的排斥這些東西。

溫如意淚水在眼裡打轉,她知道前段時間,簡汐一直靠著輸營養液維持生命。

可她消失了兩天了,如果她一直吃不下去東西,那她這兩天都沒吃東西?

如果是真的……

她真不知道,簡汐是怎麼度過這兩天的。

「傻瓜,哭什麼。」

葉簡汐見她又落淚,拿了紙巾擦去她眼角的淚水。 第611章曾經有個男人愛她如生命

溫如意接過紙巾,自己擦去眼角的淚水,說:「你吃不下去東西,我去那些葡萄糖喝,總不能什麼都不吃。」

說著,不等葉簡汐說話,她便轉身去了客廳。

葉簡汐望著溫如意的背影,嘴角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

溫如意很快把葡萄糖拿過來,親眼看著葉簡汐喝下去,她緊張的問:「有沒有感覺到不舒服?」

「沒有。」

葉簡汐淡笑著說。

溫如意舒了口氣,說:「你有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說。」

「嗯。」

溫如意看著她幾秒,又拿出自己一套新的睡衣,遞到她手裡,說:「你先洗澡吧。」

葉簡汐接了睡衣后,去了洗浴室。

溫如意在卧室外面,等著她洗完澡出來,這才徹底的放心,「那你好好睡覺,有事情記得叫我。」

「嗯,我記得了。」

葉簡汐掀開被子,躺在床上。

溫如意關上燈,走出了房間。

咔嗒一聲——

房間里陷入了黑暗,葉簡汐睜著眼睛,卻一點睡意也沒有。

她怕自己睡著了,又會做惡夢。

夢裡很多很多的鮮血,她不知道那些血是誰的……

是阿琛的嗎?

可為什麼他不肯出來見她呢……

葉簡汐腦子裡不停地胡思亂想著,大腦發燙到快要爆炸了。

溫如意半夜起來,想要看看葉簡汐有沒有睡覺,走到門口的時候,卻發現裡面隱隱的射出了光線。

她胸口一滯,輕手輕腳的打開了門。

房間里的燈光大亮,葉簡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起身,身著一身單薄的睡衣,坐在了飄窗上。

飄窗外面的窗戶打開,風吹進來。

她白色的髮絲,隨著風起舞著。

可這些都沒有打擾到她,她只是靜靜的望著窗外的方向,那麼專註,甚至沒有注意到房間里來了人。

溫如意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隱隱的看到萬千燈火里,最引人注目的那個紅色的尖塔——那是簡汐和慕洛琛以前住的別墅的方向。

她在看著他們曾經的家。

溫如意鼻子酸澀的緊,她走到飄窗跟前,「簡汐,睡不著嗎?」

葉簡汐身體微微的顫動了下,過了一會兒,她轉過頭說:「嗯,在想一些事情。」

「想什麼?」溫如意順著她的話問下去。

「在想……人沒了之後,會不會變成星星,會不會有來生存在,如果沒有……那麼人活一輩子,不是有太多的遺憾嗎?」葉簡汐低聲的喃喃。

溫如意咬著下唇瓣,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葉簡汐見她不說話,笑了笑說:「算了,就當我胡言亂語吧。」

人怎麼可能會有來生,科學家不是已經證明了嗎?

她希望有來生,不過是給自己一個寄託罷了。

若是有,她願意用一切,來換和他的重逢。

可這些,不過是奢望罷了……

葉簡汐想要從飄窗上下來,可坐得太久了,手腳麻木到了極點,她身體一歪,差點跌下來。

溫如意連忙扶她坐穩。

葉簡汐揉了揉自己發僵的胳膊說,「真是老了,坐一會兒,身體就僵硬了。」

她說著話,滿眼的滄桑。

可事實上,她才不過二十多歲。

溫如意幫她揉胳膊,說:「汐汐,我相信,人死後是會變成星星的,尤其是洛琛,他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嗯……」

葉簡汐悶悶的應了一聲。

過了一會兒,葉簡汐感覺手腳都回暖了,對她說:「好了,如意,你回去休息吧,我這次保證,會好好休息的。」

溫如意聞言,沒立刻走,而是掬了一縷她白色的頭髮,說:「汐汐,明天……我們把頭髮染回來,好不好?」

這樣的頭髮顏色,讓她看著太心疼,也太刺眼。

葉簡汐俯首,看了下自己頭髮的顏色,說:「不了,我覺得這個顏色挺好的,如意,總要有東西提醒我,過去發生的事情。」

她想一輩子都記住洛琛。

哪怕有一天,時間的流逝抹殺了她對他的記憶,那麼至少有東西提醒她,曾經有個男人愛她如生命。

溫如意看著她恍惚的面容,到嘴邊的話,終究咽下。

算了吧……

頭髮就算染回去了,又能如何呢?

簡汐再也不是以前的簡汐了。

葉簡汐搬了新家,她怕再見到和他有關的一切,也怕再去醫院。

家裡的傭人,除了郭嫂和文清外,她都辭去了,新聘請了人。

住在陌生的環境里,她才能讓自己,不去想那麼多。

天佑和天寶一歲半了,兩個人都會像模像樣的走路了,天佑說話,也都是一句一句說,雖然句子都是短的,但能清楚的表達出他的意思。

有時候,葉簡汐看著他的模樣,就忍不住透著他去看另外一個人。

她見過他小時候的模樣。

天佑和他很像,很像……

葉簡汐經常會發獃,有時候做著事情做著事情,會忽然忘記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甚至說話的時候,也會突然停下。

跟她親近的人,都發現了她這個毛病。

溫如意還特地請了醫生,來給她看病。

可醫生說葉簡汐的身體除了虛弱外,沒什麼精神問題,加之葉簡汐好好的,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旁人知道她有這個毛病,每次都等她回過神來,再繼續跟她說話。

安定了家裡之後,葉簡汐著手對付柏原崇的事情。

她現在活著,只剩下了一個念頭,想要柏原崇得到應有的懲罰。

她不管是正大光明的手段,還是私下裡的手段,只要能要了柏原崇的命,她都願意去做。

容子澈把蘇子夜的住址給了她。

因為,柏原崇怕蘇子夜知道,他當初的所作所為。

而在他們把蘇子夜接走之後,柏原崇曾經三番五次的,試圖把蘇子夜解救出去。

容子澈沒把柏原崇那些事告訴蘇子夜,他在等著葉簡汐清醒,等著她做出選擇,畢竟蘇子夜是她的親生母親。

所以,這件事最好還是由她來選擇,告訴還是不告訴蘇子夜。

葉簡汐拿到地址之後,一個人在家裡發獃了一整天。

隔天,她早早的起來,洗漱了一番,化了淡妝,然後坐上了去蘇子夜住的地方的車。

到了地方——

葉簡汐走到門口,輕輕的敲了敲門。

門應聲而開。

蘇子夜看到滿頭白髮的葉簡汐,笑著打趣:「你這孩子,怎麼學那些潮人,做這種顏色的頭髮?」

葉簡汐笑了笑說,「因為想看著年輕一些,好看嗎?」

「好看,都好看,我女兒怎麼樣,都好看。」

蘇子夜牽著她的手,寵溺的把她往房間裡面帶。

葉簡汐坐在沙發上,蘇子夜倒了一杯茶,說:「你前幾天,去哪裡了?我看如意他們挺著急找你的。」

葉簡汐摟著她的胳膊,撒嬌道,「媽,我們母女兩才見面,你不要說這些好不好?我今天中午,想吃你做的飯,你給我做飯吃,好不好?」

女兒好久沒跟自己這麼親近過,蘇子夜一顆心都要化了,哪裡會不答應?

蘇子夜笑著說:「好,好,我這就給你去做,你想吃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