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正君平復了心情,扭身準備離開。

2020 年 11 月 2 日

沈含煙卻不捨得摟住了她的胳膊,「哎呀,正君姐,咱兩從小好到大,你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告訴我的?你就告訴我嘛,是不是我未來的姐夫?我剛才看你笑的可甜了,以前你跟那些男人交往的時候,可沒露出這樣的表情,這次是不是有什麼不同?」

她喋喋不休的問話。

沈正君被吵得有些頭痛,強行拉開她的胳膊:「我不會告訴你的,趕緊給我走遠點,我還有正事要辦。」

「哼!神神秘秘,你不告訴我,我也有辦法知道!」

沈含煙辦了個鬼臉,轉身往沈家宅子里跑。

沈正君只當她小孩子耍脾氣,根本沒放在心上。

……

可她不知道,沈含煙跑到沈家,就給楊樂打了電話。

「喂,楊樂,你們家不是消息很通達嗎?幫我調查下,我堂姐最近跟什麼人有來往。」

「什麼?你不幫我?你不幫我,我可去找你老相好的麻煩啦!你大概還不知道,她的靠山慕洛琛,現在破產了吧!沒人可以護著她了!你說,我要是這時候,跑到你家老爺子跟前,哭著說你又跟她攪和在一起了,宮家會怎麼對付她?」

「答應了?這才對!哼,我告訴你,要趕緊幫我查出來!要是讓我知道了,你不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我絕對饒不了你!」

掛斷了電話,沈含煙偷偷地傻樂。

哼!

讓堂姐不告訴她,她自己找人去查!

早晚會查到的! 第1280章暗地裡的聯合

沈含鈺乘車趕到了資產拍賣的會場,見王東擎已經來了,只不過這會兒人病怏怏坐在輪椅上,半是幸災樂禍半是調侃道:「王六少,你都成這樣了,還來參加拍賣,看來對慕家是志在必得啊!」

王東擎瞥了他一眼,說:「沈總,之前我們家跟慕家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這次剛好能出口氣,我不來參與,豈不是錯過了報仇的好機會?今晚的拍賣,還希望沈總能高抬貴手,讓一下我們王家,改日如果沈家有用得著我們王家的地方,我一定還沈總這份人情。」

沈含鈺心道,就你們王家跟慕家有過節,我們沈家就沒有?

而且,讓我讓著你,你哪來的那麼大的臉?

沈家和王家向來不和,緣由在老一輩那裡。如今雖然表面上和和氣氣的,但私底下絕對是勢同水火。

若非如此,前段時間,沈家跟慕家斗的時候,王家早就和沈家聯合,一起對付慕家了。

沈含鈺暗暗地冷嗤,面上卻故意裝作一派和氣的模樣,「王六少說的是,等下能讓著王家,我自然會讓著。」

才怪!

他一定要出比沈家高的價格!

不止能踩了慕洛琛,還能駁了王東擎的顏面!

沈含鈺這麼想著,咧嘴一笑,眸光閃亮的到拍賣會的另一邊坐下。

……

沈、王兩家各居一方,前面是拍賣會的主場地。

負責拍賣會的主持人和司儀小姐,一樣樣的把慕家的財產清單列出來,由他們兩家開始拍賣。

最初拍賣的都是一些不動產,王東擎似乎是有意讓著沈含鈺,所以沒參與。

可接下來,到拍賣的大頭,慕洛琛名下的慕氏集團的幾個子公司的股權,王東擎開始往上抬價格。

沈含鈺得意的笑了笑,毫不猶豫的舉起競拍的牌子。

價格一點點的上升……

王東擎擰起了眉頭,扭頭看向沈含鈺那邊。

沈含鈺似是早就等著他看過來了,沖著他露出笑容,那模樣好像是在炫耀似的。

王東擎靜默了幾秒鐘,又開始舉牌子。

眼看著競拍的價格,一再的攀升,沈含鈺的臉色漸漸的變得有些不好看了。本來他參加這次競拍,多半的目的是為了撈點油水,可眼下的價格,別說撈油水了,能不賠本就不錯了!

這王東擎是有多恨慕洛琛,才會緊咬著慕氏集團這點資產不放?

沈含鈺咬著牙,再次報出新的價格。

台上的主持人興高采烈道:「這邊王先生出二百一十億,沈先生還要叫價格嗎?如果不叫價格,那慕洛琛先生名下的分公司的股份,將全部由沈先生拍得!十、九、八、七……」

最後一個數字出來時,王東擎直接舉起了二百億。

那一刻,沈含鈺只覺得王東擎瘋了,竟然出高於市價將近一半的價格,買那些股權!

主持人期待的看向沈含鈺。

沈含鈺臉色鐵青,不停地急喘著氣,不知道要不要繼續拍下去。

就在他猶豫的時候,王東擎朝著他的方向,遙遙的露出一抹輕蔑的笑容,像是在對他說——出不起價格,就別來丟人!

沈含鈺一愣,緊接著腦子嗡的一聲作響,再次舉起了競價牌。

而且,這次他直接出了二百五十億!

主持人開始倒數數字,沈含鈺望著王東擎的方向,見他愁眉不展,只覺得自己胸口鬱結的那口氣,終於順了下去。

敢跟他沈含鈺斗,斗得過嗎?

「鐺!鐺!鐺!」

競拍槌落下,交易最終確定,沈含鈺起身朝著王東擎走過去,說:「王六少,承讓了。」

原以為,這番會讓王東擎感到不快。

卻沒想到,王東擎一反剛才的苦相,面帶嘲諷的說:「都說沈總會做生意,可今天親自跟沈總同台競爭,我才發現,沈總也不過如此。拿二百五十億買價值一百億的股權,沈總,我覺得你應該去醫院看看腦科了。」

沈含鈺仔細的盯著他看了好半晌,卻沒看出王東擎有絲毫的介意,心頭暗暗地滴血,臉上卻笑著說:「王六少,你是嫉妒我,拍賣下慕家的資產,才故意說這些話氣我吧?」

「沈先生,如果這麼想,能讓你開心一些的話,那我承認是這樣吧。」

王東擎微微一笑,示意身後的傭人推著他離開。

這般淡然,不放在心上的模樣,讓沈含鈺生出了疑竇。

難不成,王東擎真的一開始就沒打算拍賣,而是為了故意引誘他上鉤,才假裝要拍賣的模樣,抬高價格?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自己可真的就做了冤大頭!

王東擎快到門口時,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事,回頭對沈含鈺說:「對了,沈先生,忘記跟你說一句,幫我向您妹妹,正君小姐問一聲好。」

話說罷,他也沒有其他解釋,直接走了。

沈含鈺被他這句沒頭沒腦的話,弄得有些糊塗,什麼時候正君跟王東擎有了牽扯?他怎麼沒聽說過?

但沒多會兒,沈含鈺很快想到了自己出發之前,正君似乎攔著他,不讓他來參加拍賣會!

心裡起了疑心,沈含鈺更加惱怒。

竟然敢吃裡爬外,跟王東擎一起聯合來坑他!

他絕饒不了她!

……

王東擎出了拍賣會的現場,乘坐上了一輛加長的勞斯萊斯。

車子行駛出一段距離,他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對電話那邊說:「我已經幫你做到了你想要的,之前我欠你的恩情,可以一筆勾銷。」

「那是自然。」電話那頭的人說。

王東擎看著手機,輕勾了下嘴角:「慕先生,能問一下嗎?慕家對你那麼惡劣,你為什麼還費心幫助慕洛琛?」

「原因有重要嗎?」

「當然重要。我知道了,或許能找到辦法,讓慕先生跟我做朋友呢?我覺得慕先生是很值得深交的人。」

「跟我做朋友,會有很多麻煩,我不想害了王先生。」

「我不怕麻煩。」王東擎道。

「我怕麻煩。」

電話里傳出來那人淡然的聲音。

這麼明顯拒絕意思,王東擎怎會不明白?「好,慕先生不想跟我做朋友,我不勉強。將來慕先生若是有什麼難處,盡可以跟我開口,我王東擎定會竭力相助。」

辣媽當家 「嗯。」 第1281章告訴她一切

掛斷了電話,王東擎不由得感慨,這慕洛琛的運氣不是一般的好。之前有安老爺子傾盡全力幫他,如今落難了,又有慕江墨暗中相助。

看來,將來若是要跟慕洛琛對上,還是要謹慎點好。

……

深夜掩不住冬日的寒冷,呼嘯的風從破碎的牆體里,不斷的鑽入房間。

葉簡汐坐在冰冷的地上,渾身瑟瑟發抖。

她不明白事情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在白雲寺的時候,慕江墨不是來了嗎?他到了之後,應該會拖延一些時間,按照時間估算,洛琛應該差不多那個時候來了吧?

自己醒來之後,為什麼不是在家裡,而是被困在了這裡?

是誰扣押的她?

裳於悅嗎?那慕江墨現在在哪裡?他會不會出事?

還有阿琛……

中午的時候,這裡的人讓她跟阿琛通了視頻,可那時候她被捆綁著,嘴巴也被堵著,根本沒辦法告訴阿琛任何信息。

也不知道,現在外面情況怎樣了。

葉簡汐滿腹的擔憂。

……

緊閉的鐵門咿呀被推開,一男一女走了進來。女人看到葉簡汐瑟縮著躲在牆角,擰了眉頭:「先生不是讓你們好好看著她嗎?」

「這不是好好的嗎?」男人粗啞著嗓子回答。

女人瞥了他一眼,警告道:「這也叫好好的?你看她的臉,蒼白的都不成樣子了,她若是出了什麼事,你們可給我小心點。」

男人似是懼怕他口中的先生,不情願的走到葉簡汐跟前,問:「你想吃東西,還是想喝水?」

「喝、喝水。」

葉簡汐上下牙齒不停地打著顫說。

男人聞言,不耐煩的走了出去。

葉簡汐看著留在房間里的唯一女人,小心的開口說:「謝謝。」

女人冷著一張臉,說:「你不用跟我說謝謝,不讓你出事,是先生的命令,我不過是遵從先生的命令罷了。」

葉簡汐眼睛滴溜一轉,順著她的話問:「先生是誰?」

「先生是……」女人差點脫口而出,但在說出那個緊要的名字時,忽然打住了嘴,戒備的盯著葉簡汐說,「你別想從我這裡套話,我不會告訴你的。」

葉簡汐誠懇的眨著眼睛說:「我就是那麼隨口一問,你不告訴我就算了。」

兩人話說到這,去取水的男人返回了房間,把一瓶礦泉水,遞到葉簡汐跟前,「喝。」

葉簡汐就著水瓶口喝,沒喝兩口,忽然被嗆住,拚命的咳嗽了起來。

男人嫌惡的皺眉:「真是麻煩!」

葉簡汐止住了咳嗽,抬頭望著他,說:「你能把我的手鬆開,讓我自己喝嗎?你們這麼多人,我就是想逃,也逃不了。」

「不行,先生說不能把你放開。」男人粗聲粗氣的說著,又把水遞到她跟前。

葉簡汐喝了幾口,就沒有再喝下去。

這水太冷了,喝了幾口,她就感覺身體不舒服。喝多了,只怕要生病。

她不能讓自己在這個節骨眼病了。

……

男人見她不喝了,把水瓶收起來,放到了一邊。然後獨自走到牆角里,默默地拿出一盒煙開始抽。

女人則冷著臉,守在門口。

房間里沒有說話,靜悄悄的像是講書先生說到最恐怖之處,戛然而止的剎那,讓人忍不住的發慌。

葉簡汐心裡突突直跳。

總覺得事情不會那麼輕易地結束,所以拚命的想著辦法。

而就在她終於想到,借著解決生理問題,讓女人給她鬆綁時,房間的門再次打開——

緊接著一群穿著醫生衣服模樣的人走了進來。

葉簡汐看到那群人,不由得瞪圓了眼睛。因為那群人力,有一個她熟悉的人——蕭雁南!

他怎麼會在這裡?

難道綁架的事情,也跟他有關係?

心裡冒出一個驚嘆號,葉簡汐獃獃的盯著蕭雁南。幾秒后,她腦海里,驀地閃過之前自己眼瞎的時候,蕭雁南的確對自己下過手!

是了……

他一定跟裳於悅暗中聯合了!

可蕭雁南這麼做是為什麼?自己跟他無怨又無仇,唯一有聯繫的地方,就是他是天寶的親生爸爸!難道是為了天寶?

葉簡汐腦子飛快的轉著,直到蕭雁南站在她跟前,咬著牙問:「蕭雁南,你根本不是天寶的父親,對不對?」

如果蕭雁南根本不是天寶的親生父親,那一切都說的通了!

蕭雁南沒想到,她開口第一句話問的是這個,他還以為她會問自己,為什麼要綁架她呢。

惡魔總裁你好毒 看來,葉簡汐沒有他想的那麼蠢。

蕭雁南嘴角微微的翹起,露出一抹冰冷陰鷙的笑容:「沒錯,我不是天寶的親生父親。他爸爸搶走了我的女人,我跟他是仇人關係。本來,這件事你可以不摻合在其中的,只要你答應把他交給我。」

蕭雁南低下頭,抓著葉簡汐的下巴,說:「可你每次到關鍵的時刻,都改變主意。既然你非要保護天寶那個野種,那我也就不客氣,把你一起帶過來了。」

「你跟天寶父母的事情,為什麼要牽扯到天寶?他才四歲,什麼都不懂!」

「誰讓他身上留著骯髒的血呢?要怪就怪他不會投胎,非要做那對狗男女的兒子。」蕭雁南哼哼一聲冷笑。

葉簡汐聽他這麼說,氣的臉色發紅。

張嘴就朝著蕭雁南的手,狠狠地咬了過去。

可蕭雁南反應很快,在她下嘴之前,就把手撤開了。

「嘎嘣」牙齒狠狠地碰在一起,葉簡汐疼的臉色都變了,忍著疼,她朝著蕭雁南低吼,「你把天寶藏在哪裡了?」

「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蕭雁南輕蔑的道,「現在他好好的在我那裡呢。你放心,在用他把那個賤人引回來之前,我不會宰了他。」

葉簡汐聞言,半信半疑。

蕭雁南怎麼會那麼輕易地告訴她這麼多事情?

難道他不怕,中途洛琛救走了她,自己破壞他的計劃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