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望著櫻子道:「可是你也清楚,忍者村裡面的人不管男女老幼都會忍術,而且他們一貫崇尚武士道精神,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讓你的手下進入,你會拿著你手下的性命做賭注嗎?」

2020 年 11 月 2 日

櫻子沉默了下來,黛眉輕蹙,半晌沒有說話。

林逸沉聲道:「櫻子,你的心思我比誰都要清楚,可是你也要知道,現在的伊賀忍者已經不是你父親伊賀川平時期的伊賀忍者了,武藏五郎對伊賀忍者內部展開了大清洗,你父親以前的那些老手下都是死的死傷的傷,剩下的全部都是忠心與武藏五郎的人,留著也是禍害!」

櫻子點了點頭:「不管怎麼樣,我聽你的。」

林逸這才鬆了一口氣,林逸和伊賀忍者之間也交鋒多次,雖然伊賀忍者並沒有傷到林逸,可是這些忍者如同牛皮糖一般一直纏著林逸,讓林逸難受還沒有一點辦法,現在徹底的剷除也是林逸想要見到的事情,他最害怕在這種關鍵的時候櫻子突然後悔了,那林逸可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不過所幸,櫻子還是很識大體的,答應了下來,這就行了。

一輪明月漸漸升空,一旁的銀狐看了一眼手腕上面的手錶,望向了一旁的林逸:「時間不早了,可以動手了!」

「好,動手!」林逸深吸一口氣道。

伴隨著銀狐一聲令下,五個方向的銀狐雇傭軍團成員們就開始行動了,不得不說,這些雇傭軍擁有極高的專業素養和作戰配合能力,每個人的耳朵上面都有最新的電子通訊設備,還有各式各樣的武器也是運用自如。

眾人開始行動了,林逸也換上了一身野戰服,林逸沒有那麼傻,在這種大半夜穿著西服來這裡,西服寬大,不便於身手展開,而且容易暴露目標。

就在這個時候,櫻子突然跟了上來,攔在了林逸的面前:「我給你們帶路,這片樹林裡面的暗哨和陷阱我全部知道,這樣也能避免你們這些手下的傷亡!」

林逸一愣,立刻拍了拍腦袋,怎麼忘記了這個,櫻子以前可是鬼忍伊賀川平的女兒,對這些東西了如指掌,讓她帶路,那成功率可就更高了。

「好,櫻子,你前面帶路!」林逸拿起一個高科技設備遞給了櫻子。

櫻子望著這個東西,上下玩弄了一下,隨後不解道:「這是什麼東西?」

「夜視設備,忍者善於隱蔽,用這種東西就能看到他們!」林逸笑著道。

櫻子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誠然,忍者善於夜間隱蔽,可是面對這種高科技設備也是無處可藏,不得不說現在是一個末武時代,各種高科技設備層出不窮,武者快要沒有出路了!

…… 「哼哼,我就說她定有企圖。」

晏子浩一副我就知道的樣子。

葉靈低頭抿抿唇,沉默不語。

晏子浩看人委屈巴巴的表情,像是被冤枉了一般,動動唇,最終冷哼一聲扭開頭去。

晏子晉不動聲色的看著兩人,直到片刻后才開口:「不知王妃需要什麼?」

「我可不可以,在府里到處走動?」

晏子晉看見人帶著期待又小心翼翼害怕被拒絕的看著他。

「自然可以。」晏子晉斂斂眸,掩下眼中的疑惑。

「謝謝王爺!」活動範圍擴大是第一步!

「有什麼好高興的!」

晏子浩睨了她一眼,似乎是真的很開心的樣子?之前一直被困在小院子里哪也不能去,大概是會……覺得悶?

晏子浩看人眉開眼笑的樣子,像是得了什麼好的寶貝一樣。不過是多了點活動的地方,有什麼好開心的,膚淺,這麼容易就滿足!

「能在王府到處活動我已經很開心了。」這樣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打聽情況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不是嗎?

有八卦她就一定能聽到的!

葉靈已經想好了要什麼時候出去找人「聊天」……

「但是王妃要注意,有的地方如果禁止入內,請不要隨意去靠近。」王府不是一般的地方。

葉靈看著晏子晉帶著幾分告誡的眼神,爽快的點頭。

她開心得把自己生病的事忘了,但是兩兄弟也不再提起這事。

心知肚明不拆穿,對大家面子都好過。

一一一

葉靈吃過飯就去遊盪。

「聽說,四皇子要成親了!」

「四皇子?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聽說是來路不明的!四皇子出外辦事的時候遇上了,然後就認識,四皇子一直沒有正妃,聽說要娶她做正妃呢!」

「天哪!哪個女人這麼好命,竟然直接做了王妃!四皇子一點也不比其他皇子差,將來……」

「你找死啊,妄議什麼?!」

「是是是……」

兩個僕人看看四周沒人,鬆了口氣,速速離去。

葉靈隨意的從花絲中站起來,蹲得有點久,腳有點麻的樣子。

每天把王府的花草仔細看了又看,她都能把每個角落的花葉子給數出來了!但重要的消息還是沒聽到多少。

這跟她原來的打算有點出入啊。

看來聽僕人們的八卦,知道最多的,不過是紫雲城有多少女子想著變鳳凰,有多少女子瞄著皇帝那九個兒子,即使最小的都未成年……

當然,晏王爺也還被人惦記著。

雖然名義上已經有了她這個「妻」。

可是可以有很多妾呀。

這憂傷的年代,一對一多省事啊,又不是鴨子,幹嘛後面要跟著一串串的呢?

「你鬼鬼祟祟在幹什麼?」

葉靈眨眨眼:「在看花。」

「哪有花?」晏子浩雙手抱胸的看著她。

「它要開花了你不知道嗎?」葉靈指了指那一排綠葉的植物。

晏子浩半信半疑的瞥了幾眼,哪看見什麼花蕊花苞!

「騙子!」

「你不信你來看呀。」

葉靈蹲下去,一副等著他的表情。

表情過於認真,讓人很想相信。

晏子浩猶豫再三,忍不住好奇跟著蹲了下去。

「哪……!」

「看這裡。」葉靈縴手一指。

晏子浩順著方向,仍是看見綠色。

「這個就是它的花。」葉靈指著冒出來的枝杈說。

「你當我白痴呀,那明明是要長葉子。」

「它不是葉子,雖然跟長葉子一樣,但是它是要準備長花了。」

晏子浩看著那一片綠意盎然的植物,輕蔑地哼了哼。

「你不信去查查唄,這個叫羽衣草……」

晏子浩看她說得有板有眼,多瞄了那植物兩眼。

「你在這多久了?」

「就……」葉靈本來已經蹲了很久,才站起來又迫不得及蹲了下去,現在不想仰頭跟人說話,於是想麻利地站起來,腳卻跟不上大腦的反應,差點直直的把自己砸在花囿中。

「謝謝啊。」對於伸手拉她一把的晏子浩,葉靈說謝謝是真心的。

「多大的人啊,站著都能摔倒……」晏子浩後知後覺的想到什麼:「你是不是故意的?然後想跟我搭話?」

兄弟,你這樣我無法接呀。

「我剛才蹲太久了,所以一下突然起來,腳有點麻了。」

晏子浩審視的目光掃了又掃。

「你沒事幹?」

「嗯。」的確沒事幹啊,每天養豬一樣吃了睡睡了吃。

「你們女人不都是彈彈琴寫個詩作個畫就一天了的嗎?」

葉靈竟無言以對。

「我沒有琴,沒有筆……」

「你不會讓人給你準備啊?你不是王妃嗎?蠢不蠢?」晏子浩總是很鄙夷她的樣子。

她剛才已經想到了,但她心不在那,哪裡會想要讓人準備什麼的……

「我是怕太麻煩了,所以……」

「堂堂一個晏王府,還會缺了你一把琴不成!」

恰好一個僕人經過,晏子浩當場吩咐把琴給她送過去。

「等等!」

剛走遠的僕人又被叫了回來。

晏子浩把琴棋書畫都給她備齊了。

葉靈瞄了瞄人,這是真心為她考慮嗎?竟然是個懂得關心體貼的小孩?

「沒事多練練藝,免得出去給王府丟臉!」

葉靈表示收回關心體貼的話!

看著葉靈低頭不語,晏子浩想了想又問:「要不要給你找個師傅?想必在歐陽府也沒學到什麼真本事,一點名聲都沒有,唉……」

葉靈聽著他的嘆息,有點想揍人!

你還嘆什麼氣!她的本事你知道多少!原主在府里都沒機會表現,哪裡學得不好了!

「有什麼不服氣的?現在哪家的女子要是有才的不早早顯露出來,還藏著掖著?傻不傻?有才有貌的女子被高官看上了,一輩子的榮華寶貴享之不盡,不是你們女子最想要的嗎?不過,她們倒是沒你命好,直接就撿了個王妃來做。大哥他哪樣比別人差,縱使這樣,想嫁入晏王府的還是排到城門口的位置,你要是不努力一點,位置被人搶了去,到時哭都沒地哭去……」

她見過啰嗦的男人,但是沒見過啰嗦又未成年的男孩!

你一個年紀輕輕的男孩子,能別像人家的媽一樣喋喋不休的么? 怕是不能。

「晏王妃可不是那麼好當的。你既然知道那麼多人凱嵛王妃的位置,就要好好努力,要是被拉下來,後果你想像得到,哼哼~」

「謝謝小王爺指點。」

葉靈面帶微笑,虛心的接受教導。

「跟我就不用裝了,你什麼樣我們早知道。」

葉靈心裡一驚,早知道是什麼意思?

「不過,來了晏王府反而沒規矩了……」

看著晏子浩投來猜疑的目光,葉靈一下就明白過來。

「因為剛來這邊,都不太熟悉……」加上你們倆兄弟愛理不理,家裡又沒老人,她一個人行規矩給誰看?

「規矩總是要有的。無規矩不成方圓知道不?家有家規國有國法,你是一個主子,你沒規矩,下人也跟著沒規矩……」晏子浩是教導上癮了嗎?葉靈暗暗翻了個白眼。

晏子浩確實是覺得過癮。

平時都是大哥訓他話,每次他都得乖乖聽著,現在有個人不得不「乖乖」的聽他訓,這種感覺很好呀,原來平時大哥訓人是這種心情?雖然平時大哥訓他不多,但偶爾還是有點委屈的時候,現在這種感覺,跟訓僕人有些不一樣呀……

晏子浩暗暗挑眉,覺得有「適當」的機會,還是要教導一個初來乍到的「新人」,畢竟都是為她好嘛。

這樣一想,看她的目光都順了些,語氣也沒那麼挑剔了。

「這晏王府可不是一般的人家。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晏王府,出去就是晏王府的形象,知道了嗎?」

葉靈微笑表示明白。

「好了,也不說你這麼多,怎麼說你也是宰相之女,規矩多多少少應該還是懂的。」

你現在才知道啊?

愛上單細胞男人 葉靈垂下眸,掩飾自己的情緒,抬頭的時候已經一如既往的溫柔體貼仁義大方!

「謝謝小王爺。小王爺慢走。」

晏子浩暗暗得意,抬頭挺胸,一首「都是小事」的模樣,揮揮手走了。

葉靈看著人走遠,才把笑容撤下來,嘴都快僵住了。

之後,葉靈總是在路上遇見出門或者回來的晏子浩,總是會停下來說她幾句。

別以為她沒看見他眉間隱藏的得意。

哼哼。

不過也好,她可以打聽些事。

「這幾天是不是王爺都不在府里啊?出來轉了許多次,沒一次遇見過王爺的?」

「哼!女人!想跟大哥製造偶遇?你別費心思了,大哥是不會喜歡你的,遲早死了這條心吧!」

熊孩子!她哪個字提到愛情了嗎?!你往那邊想幹嘛?

「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是哪個意思?孫蔓春說了,女人就是這樣的,整天想著爭男人。不過,我哥就你一個女人,你還爭他幹嘛?」

葉靈心累,這孩子每天想這麼多幹嘛?

「晏子浩,你今年十幾了?」

「十八了,怎麼了?」

「你確定十八?」

「過完年就十八了,現在說十八有什麼不對?」

哼哼,比她還小一個月呢,她都才十六不到十七好嗎?

「哦。」她也不是非要他說,畢竟都已經知道了,就問問而已。

「你不信!」

「我信。」

「你哪裡信了?你明明就是不信,我十七了就要十八,說十八有什麼不對?!」

「沒有。你總會十八歲的。」

「對啊!」

葉靈看看人家理直氣壯的樣子,想調頭就走。

換了個角度,把臉低下,眸半垂著,然後輕聲的說道:「我想著都嫁過來這麼久了,連跟王爺吃頓飯的機會都沒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