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浴室里傳出了「嘩嘩」流水的聲音。

2020 年 11 月 2 日

一樓,易梅臉色陰沉的走回餐廳,看到餐桌上已經冷卻的飯菜,她心中的憤怒更是不打一處來。

走到餐桌前,端起飯菜,她快步走進廚房,賭氣朝著垃圾桶倒去。

然而,倒了一半兒,她手上的動作忽然停下來,不再倒了。

因為此刻,她腦子裡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夜魅修在日常工作時間,中午是不回家裡來吃午餐的。

這樣一來,明天中午,她做飯,就是給殷漓一個人吃了……

就她,也配她給她做飯?

易梅陰毒的目光慢慢轉向了被自己倒進垃圾桶里的剩菜,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冷笑:

唉,這些剩菜倒掉實在是可惜了,還是留著明天中午給殷漓吃……

想到這,易梅拿起沒有倒掉的剩菜轉身走大理石檯面上,隨手放在了上面。

將碗筷洗刷乾淨收拾好后,易梅拿起一塊抹布來到客廳,假裝擦著傢具,耳朵卻仔細聽著樓上的動靜,在確定沒有開門聲和腳步聲從樓上傳下來后,她立刻拿著抹布轉身朝著儲藏室走去。

來儲藏室門口,易梅快速推開門走進了房間,伸手打開房間里的燈,朝著房間里看了一眼,隨後,將輕便摺疊梯搬到柜子跟前打開支撐好,慢慢爬了上去。

在柜子最上方,貼進櫃沿處她將藏在那裡的小紙包拿起來,放進口袋裡,然後,順著梯子爬了下來。

快速將梯子摺疊好,放回到原處,隨後,又掃了眼房間里的陳設,在確定沒有遺漏后,她抬手關上房間里的燈,從裡面走了出來。

目光警覺朝著周圍快速巡視了一眼,見沒有什麼異常的情況,她立刻輕輕合上房門,快速朝著廚房走去。

回到廚房,易梅立刻走到冰箱前,伸手打開冰箱門,從裡面拿出了一盒鮮牛奶,轉身走到微波爐前,打開微波爐放了進去,設定好時間。

緊接著,她走到消毒櫃前,伸手打開櫃門,從裡面拿出來一隻玻璃杯放在大理石檯面上。

東西都準備好后,易梅沒有立刻做手腳。

而是先走到微波爐前,從裡面將已經熱好的牛奶拿出來。

然後,警覺地朝著廚房門口張望了一下。

在確定沒有人走下樓來后,她這才拿著牛奶走到放著玻璃杯的大理石台面前,從口袋中掏出拿包從儲藏室里取出來的小紙包,小心翼翼地打開,將裡面的粉末朝著杯子里倒進去了一些。

許是太過緊張的緣故,她的手不受控制地顫抖著,將紙包里的粉末灑到了大理石檯面上了一些。

顧不上去清理灑落在大理石檯面上的藥粉,易梅立刻將熱好的牛奶倒進杯子里。

隨後,將剩餘的粉末迅速包好,放回到口袋中,拿起勺子在杯中攪拌了起來。

知道將杯子里的葯沫與牛奶攪拌均勻,易梅這才長長出了口氣,放下心來。拿起一旁的抹布,將大理石檯面上散落的藥粉擦抹乾凈。

抬頭看了眼牆壁上的掛鐘,見時間已經不早了,易梅連忙穩了穩心神,隨後,端起牛奶杯走出了廚房。

這一次,她沒有給夜魅修準備牛奶。

因為昨晚,她在翻看閔睿給她的那些資料時,發現夜魅修並不喜歡喝牛奶。

沿著蜿蜒的樓梯,易梅朝著樓上走去。

在走到二樓的時候,忽然,聽到有電梯在運行的聲音。

易梅頓時心中一驚,泛起了陣陣疑心。

電梯怎麼會在運行?難道是……

易梅的心中感到一陣恐懼和不安。

顧不上再多想,她急忙加快了腳下的步子,匆匆走上了樓。

來到佔據了整個三樓的主卧室門口,她立刻抬起手來,敲了幾下房門。

房間里,由遠及近傳來了腳步聲,緊接著「咔噠」一聲,房門從裡面打開了,身穿著粉紅色浴袍,帶著速干帽的殷漓,一手抓在門的金屬把手上,開著門,另一隻手,正在輕輕拍打著臉上,還沒有全部吸收的潤膚水。

「夫人,這是剛熱好的牛奶」一邊說明自己的來意,易梅一邊將手裡端著的牛奶朝著殷漓遞了過去。

「謝謝」

殷漓伸手接過牛奶杯,正要關門,忽然,聽到易梅又問道:「夫人,boss他需要牛奶嗎?」

禁慾總裁:甜妻高調愛 「他去書房了,你上樓去問他吧」

殷漓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隨後,懶懶地回答了一句,便關上了房門。

原來是夜魅修坐著電梯去了書房。

易梅頓時送了口氣,隨後,她轉身朝著樓梯走去。

不過,她並沒有上樓去書房找夜魅修,而是朝著樓下走去。

到了年根底下,按照以往的工作慣例,每年但凡在此時,夜魅修大多都會在國內參加各分公司組織的年會,對員工進行年終慰問。

但是今年,他卻並不打算年前再去國內參加這些活動。

原因主要是,他想著帶小丫頭和亞瑟早點回M國去,討好一下母親。

與小丫頭,雖然還沒有舉辦婚禮。但是,他們畢竟已經領取了結婚證書。

從法律上講,倆人已經是正式夫妻了。

可是,這件事情到現在,他都還沒有跟母親說起過。

為了將功補過,他決定今年提前幾天回M國去,帶著小丫頭和亞瑟去見母親,在家裡多陪陪母親。

相信母親在看到孫子后,一定會很開心的,也就不會計較他與小丫頭先斬後奏,私底下領取結婚證書這件事情了。

與各分公司負責人開完視頻會議,已經是凌晨時分了。

關上電腦,夜魅修從座椅上站起身,稍稍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脖子,他邁步走到門口,伸手關上房間里的燈,打開房門,走出了房間。

沿著樓梯走下樓,來到三樓主卧室門口,他伸手推開房門,看到房間里的燈全都點亮著,他頓時想起了小丫頭獨自一人在房間里害怕的事情來。

心裡感到一陣歉疚,他急忙輕輕關好房門,躡手躡腳走進了卧室。

看到卧室正中央的kingsize大牀上,小丫頭已經躺在枕頭上面,沉沉地睡著了。

牀頭上方的兩盞壁燈,卻還依然點亮著。 樓下,易梅已經做好早餐,正在客廳里打掃著衛生。

倚天之屠盡群雄 由於不知道殷漓的情況怎麼樣了,她的心裡始終忐忑不安,干起活來,也顯得心不在焉。

聽到樓上傳來腳步聲,她連忙抬起頭,神色有些緊張地朝著樓梯的方向望去,看到夜魅修身穿著黑色筆挺西裝,手臂上搭著黑色羊絨大衣,神色平靜淡然的從樓梯上走下來。

儘管知道此刻並不是該花痴的時候,但易梅還是感到自己的心不受控制地蕩漾了起來。

這個男人長得實在是好看,哪怕他的臉上,表情只是單調的冷漠,卻依然俊美得令人心跳。

看到夜魅修已經從樓上走下來,易梅貪戀地咽了下口水,掩藏起眼神中的炙熱,開口詢問道:

「先生,早餐已經準備好了,是現在開飯?還是等夫人一起…」

「不用等了,開飯吧」

夜魅修連抬眼看都未看易梅一眼,淡淡地說了一句后,便邁步從她身前走過,朝著餐廳走了過去。

易梅目光灼熱,充滿膜拜地注視著夜魅修高大英挺的背影,心情完全沒有被他的冷漠影響。

相反,她卻從夜魅修亦如往日淡漠的神情中判斷出,殷漓喝的牛奶被下藥這件事情,並沒有被發現。

看來,那個男人給的藥粉,應該是一種慢性藥物,藥性並不凸顯。

只要她每天晚上少劑量的添加在殷漓的牛奶中,應該就會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除去殷漓這個絆腳石…

忐忑不安的心,終於平穩地放進了肚子里,看到夜魅修步履優雅地走進餐廳,易梅沒敢再耽擱,急忙快步跟了過去。

走進廚房,她手腳麻利的將已經準備好的早餐放進托盤中,端著走進了餐廳。

看到夜魅修慵懶地靠坐在餐桌前的座椅上,一雙包裹在筆挺西褲下修長的腿彼此交疊著,悠閑地翹著二郎腿,正在瀏覽著今天的報紙。

「boss,您請用餐吧」

易梅將手裡端著的早餐,逐一擺放在了夜魅修的面前,隨後,拿著餐盤靜靜站在了一旁。

瀏覽完報紙上的新聞,夜魅修隨手合上報紙,放在了餐桌上,然後,斯文地吃起了早餐。

易梅靜立在一旁,兩隻眼睛里不住向外冒著粉紅色的桃花,痴痴地注視著高貴宛如王子一般,安靜斯文用餐的夜魅修,心中忍不住地讚歎:

這個男人簡直是太完美了,就連吃飯的樣子,都是這樣的高貴迷人…

然而,至始至終,夜魅修都沒有用正眼看過易梅。

吃過早飯,他便走出家門,坐著車去了公司。

看到夜魅修乘坐的奢華黑色轎車駛離了別墅,易梅立刻快步朝著蜿蜒的樓梯走去。

雖然剛才,從夜魅修的神情上,她猜測到殷漓在喝下那杯奶后,身體上應該沒有表現出異樣來。

大牌女編劇:首席的十年專寵 但是,沒有親眼看到,她始終還是放不下心來。

還有,就是那個裝過牛奶的杯子,要儘快拿出來處理掉…

匆匆走上樓,在臨近三樓主卧室時,易梅輕輕放緩了腳下的步子,躡手躡腳來到卧室門前,將耳朵貼在了房門上,仔細聽了聽房間里的動靜。

房間里靜悄悄地。

易梅微微思索了片刻,隨後,伸出手去握住房門的金屬把手,緩緩扭動了一下。

「咔噠」

房門被輕聲打開,透過打開的縫隙,易梅朝著位於卧室中央,kingsizebed大牀上快速地瞄了一眼,見殷漓整個人埋在被子里,只露出鼻子以上的部分在外面,好像還在沉睡中…

易梅嘴角微微撇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抹極為不屑的神色,稍後,她緩緩推開房門,目光一邊盯視著躺在大床上的殷漓,一邊試探著朝房間里輕輕走了兩步。

大床上,殷漓躺在上面,身體始終保持著不變的姿勢,並沒有醒來的跡象。

看到這裡,易梅輕輕鬆了口氣,微微轉過頭,將目光看向房間里,開始尋找那隻裝牛奶用的杯子。

很快,她的目光便鎖定在了沙發前的茶几上。

因為在那上面,正擺放著昨天晚上她送過來的牛奶杯…

看到杯子里的牛奶已經被喝完,只剩下一些殘夜掛在杯壁上,易梅嘴角露出一抹陰冷的笑,隨後,輕輕走過去,伸手拿起杯子,轉身走到房間,緩緩帶上了房門。

———————

炫黑色勞斯萊斯幻影駛離別墅大門口,很快便打起轉向燈,匯入快車道,宛如一條墨色的魚龍,快速超越穿行在清晨道路上川流不息的車海之中。

車廂里,夜魅修慵懶地靠坐在車後排奢華皮座椅上,漂亮的眼眸閉合著,一邊養著精神,腦子裡一邊在琢磨著公司里的事情。

直到車子的行駛速度減慢下來,穩穩停靠在氣派高聳的Y.M公司辦公大樓門前,夜魅修這才緩緩睜開閃爍著璀璨星光般墨染的星眸。

「boss,早」

門口的保安立刻跑上前來,伸手幫他打開了車門。

夜魅修肩披黑色羊絨大衣,從車上走下來,朝著一旁的保安微微頷了下首,隨後,包裹在筆挺西裝褲下修長的雙腿邁著優雅穩健的步子,朝著公司大門走去。

「boss,早」

「boss,好」

「…」

此時,正值上班的高峰期,那些腳步匆忙走向公司辦公大樓的員工們,在看到神形俊美宛如神祗降臨般的大boss,紛紛駐足,恭敬的向他行禮問好。

夜魅修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輕輕頷首與大家一一做著應答。

然而,這鮮為一見的微笑,卻令那些平日里看慣了他臉上嚴苛冷漠硬線條的員工們受寵若驚,難以自控了。

大家紛紛猜測著,是什麼原因讓他們一貫波瀾不驚,冷靜自持的大boss,竟然一大清早,便展露了難得一見含笑的俊顏?!

「boss,給夫人定製的服裝已經做好了,對方打電話來說上午會送過來,您看是讓她們送到公司?還是直接送到…」

就在大家內心充滿好奇,竊竊私語的時候,從後面匆匆走來的貝蒂,突然冒出句話,石破驚天,將謎底揭曉了出來。

「什麼?」

「夫人?」

「boss結婚了?」

萌寶成雙:媽咪,爹地又上頭條辣! 一時間,大家都有些驚呆了,不約而同將目光看向正站在一旁等待著夜魅修示下的貝蒂,眼神中充滿了疑惑。

聽到身後傳來貝蒂的詢問聲,夜魅修收住了腳下的步子,微微轉過頭,若有所思地朝著已經快步走到自己身邊的女秘書看了一眼,稍後,他面色平靜地吩咐道:

「讓她們直接送去別墅,你跟著過去,聽聽夫人的意思。如果,夫人對這些服裝感到不滿意,就讓她們立刻回去重新設計。」

「是」

貝蒂聽后連忙點了點頭。

原來,boss竟然真的已經娶了妻…

他們之間的對話,讓站在一旁,正在緊張等待著事情真相的員工們,脆弱的玻璃心,頓時灑落了一地。

難怪這兩天,boss那張千年不變的冰山臉,開始轉暖,一直都是滿面春風,笑意盎然。

答案,原來是這樣的。

注視著已經邁步穩健的步子,走進總裁專屬電梯,夜魅修挺拔矯健的身影,大家在感嘆之餘,對那個虜獲了boss心的女子,充滿了羨慕和好奇。

「叮」的一聲,電梯上行到頂層停了下來。隨著電梯門地打開,夜魅修從裡面走出來,邁著穩健優雅的步子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來到辦公室門口,他伸手掏出鑰匙,打開房門上的鎖,隨後,推開房門,邁步走進了房間。

脫下披在肩膀上的黑色大衣,抬手掛在了門口的衣架上,轉身,他朝著時尚奢華的辦公桌走去。

這時,放在西裝褲口袋中的手機發出了「嗡嗡,嗡嗡」震動的響聲。

夜魅修連忙伸手從褲子口袋裡掏手機,看到屏幕上顯示著Austin的電話號碼,一閃一閃在要求視頻通話。

與Austin視頻?

他可沒有興趣。

在寬大的老闆椅上坐下,他伸手正要掛斷電話,忽然,腦子裡閃過了亞瑟藍寶石般圓溜溜的大眼睛和那張胖乎乎漂亮的小臉蛋。

該不會是這個小傢伙打來的電話吧。

想到這,夜魅修立刻用手指滑開屏幕上的解鎖鍵,接聽了視頻電話。

幾天沒見了,他心裡真挺想念這個胖乎乎的小傢伙。

視頻電話接通了。

畫面中出現的並不是亞瑟那張胖乎乎漂亮的小臉,而是,Austin那張有著典型西方人稜角分明,深邃的五官和泛著淡藍色幽光的眼睛。

讓夜魅修微微感到有些驚訝的是,與上次在機場匆匆見面,相隔不過幾天的時間,Austin竟然清瘦了許多。

「嗨,修」

視頻畫面中,傳來Austin的說話聲。

儘管,看到夜魅修狂狷俊美的臉上,發自內心,透著難以掩飾的幸福,Austin的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酸澀和苦楚,但是,在看到夜魅修炯炯有神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時候,他清瘦的臉上,還是扯出了一抹淡淡地微笑。

夜魅修沉默地注視著視頻畫面中,赤果著精壯的上身,腰間只系著一條白色浴巾,慵懶倚靠在奢華的沙發靠背上品著紅酒,神情顯得有些頹廢的Austin,兩道烏黑濃密的劍眉不由自主擰向了眉心。

既然視頻電話不是亞瑟打來的,他也就沒有必要與Austin進行視頻通話,抬起修長的大手,他將手指滑向了手機屏幕。

「修,你要是敢關上視頻,看我不把你兒子吊起來,屁股打開花」

夜魅修未加掩飾的舉動,立刻被正透過視頻畫面,貪婪地盯視著夜魅修盛世容顏的Austin,查覺到了心思,沒等他手指滑到屏幕上,Austin陰森森地威脅聲,已經從畫面中傳了出來。 雲煙畔見煙雲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