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李一葉大喊了一聲,然後指著陳天的位置說道:「這個人才多大年紀啊?怎麼可能是武道高手呢?你肯定是在幫他對不對?」

2020 年 11 月 2 日

「李小姐,老夫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李大千表情無奈的解釋道。

「我今天還就不信了沒有人能治得了他!」

李一葉冷哼一聲,然後高聲沖著門外喊道:「阿坤,你進來處理一下這個小子!」

「好的!」

門外的一名壯漢聽到這話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阿坤也是一位武道高手,是我師傅花重金聘請過來的,今天我倒要看看這小子是不是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厲害!」李一葉抱著肩膀,趾高氣昂的沖著李大千說道。

「李小姐,您可千萬不能動手啊!」

李大千看見情況不對,連忙高聲勸道。

但是為時已晚。

保鏢阿坤本身為築基境巔峰的武者,當他看見陳天那瘦瘦弱弱的模樣以後,根本沒有把陳天放在心上,直奔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不可以……」

柳子曦連忙驚呼一聲。

但是阿坤卻沒有任何停頓,猛然便是一拳奔著陳天的腦袋上面砸了下來。

眾人看見這一幕紛紛露出了期待的表情,彷彿所有人都在等著陳天被阿坤一拳打飛的樣子。

「嘭!」

房間裡面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這……這怎麼可能?」

李一葉等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臉上的表情就跟當初眾人看見李大千召喚出來的那隻鬼魂一模一樣。

房間正中間。

逐漸成為神豪 陳天單手掐住了阿坤的脖子,面色平靜。

而阿坤的雙腿此時已經離開了地面,瘋狂的掙扎著,但是於事無補。

陳天的右手宛如鐵鉗一般死死的扣住阿坤的脖子。

阿坤在陳天的面前,就好像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孩童一般,喉嚨裡面發出陣陣滲人的嘶吼聲。

「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還真有些本事!」

孫神醫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同樣非常震驚。

「李小姐,我早就跟你說過了,千萬不要跟陳公子動手,你為什麼就是不聽呢!」李大千表情異常無奈的沖著李一葉喊道。

「誰……誰能想到他竟然真的這麼厲害,他的年紀也就跟我差不多吧……」

李一葉呆愣楞的看著陳天的位置,結結巴巴的回了一句。

「不知死活!」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阿坤不屑一笑,然後宛如隨手丟棄一個垃圾一般,直接將阿坤扔到了一旁。

「嘭!」

一聲巨響,阿坤的身體狠狠的砸在了牆壁上面,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陳天看似隨意的一個動作,但是帶來了眾人想都不敢想的破壞力。

眾人此時才真正意識到陳天的實力,之前嘲諷過陳天的那些人連忙奔著病房裡面跑去,戰戰兢兢的看著陳天,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剛才你們不是想要把我的腿打斷,然後把我扔出去嗎?現在怎麼都跑了?」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眾人問道。

眾人神情恐懼的看著陳天的位置,沒有人敢說話。

「現在還有人想讓我給他道歉嗎?」

陳天冷聲喊道。

「你……你不要以為自己會點功夫就可以為所欲為,今……今天這件事就是你的不對!」李一葉壯著膽子,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喊道。

「可笑!」

陳天看著李一葉不屑一笑,然後轉身奔著屋子外面走去。

這一次,再也沒有人敢出來阻攔陳天了。

孫神醫雖然醫術高明,但是陳天的實力彷彿更加恐怖一些。

而孫神醫坐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不知道心中想些什麼。

「咳咳咳!」

就在陳天馬上要走出病房的時候,病床上面的婦人突然大聲的咳嗦了兩聲。

眾人以為婦人馬上就要醒過來了,所以紛紛扭頭看向婦人的位置。

「噗!」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柳子曦的母親竟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眾人看見這個景象,全部都愣在了原地,眼神之中閃過了不解。

「孫……孫神醫,這是什麼回事啊?我妻子怎麼還吐血了呢?」

柳西斌指著地上的血跡,結結巴巴的沖著孫神醫問道。 彷彿突然被人按了暫停鍵,系統立即噤了聲。

片刻后一道極小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頗帶幾分咬牙切齒的意味。

【讓你作,疼死你活該!】

風玫睫毛微顫,在心中輕笑:「也許,這一次你的願望真的要實現了。」

系統的願望:風玫能夠兩次任務失敗,生命值歸零,被抹殺。

系統徹底沉默了下去。

這二傻子莫不是心底偷著樂呵去了?感受了一下身體的情況,風玫睜開眼透過窗口看向外面,前一刻分明還是烈日當空的,此刻卻已經下起了滂沱下雨,雨霧繚繞,眼中的整個世界都變了朦朧起來。

她輕嘆一口氣,她的時間……真的不多了啊。

約一個時辰后,紅娘子抱著身體再次凝實了許多的小悅走到風玫的身邊來:「大佬,我們回去吧。」

「嗯?」風玫看著她懷中的孩子,此時孩子的身體已經能看出全貌了,是個很可愛的小姑娘,身上是粉嫩嫩的公主裙,頭上扎著兩個羊角辮,有著一雙靈動的大眼睛以及一張慘白的臉,眉眼間有著掩飾不住的虛弱與疲憊。

孩子明顯還很虛弱,還需要更多的陰氣補給,紅娘子不該停手的。

「我們先回鬼域,那裡的壞境對小悅的恢復有幫助。」紅娘子很認真的開口,心中卻是知道,風玫不可能再破碎虛空回去了,若想在鬼節之前趕回鬼域,就必須儘早出發。

風玫略有詫異:「你不打算為她報仇?」

剛看到孩子的情況時,紅娘子身上迸發的殺意可是實打實的。

「不急。」紅娘子扯了一下唇角,是冰冷的弧度,「小悅的身體要緊。」小說娃小說網

既然她都這樣說了,風玫自然沒有意見,她也確實需要儘快趕回鬼域去。

正打算動身,一直好奇地盯著風玫的孩子突然從紅娘子的懷中向她伸出了手:「漂亮姐姐,抱。」

風玫:「……」

紅娘子:「……」

「走吧。」直接忽略那伸出的雙手,風玫轉身出去。

「漂亮姐姐。」孩子委屈了,「漂亮姐姐身上舒服。」

紅娘子此時已經反映過來,她點了點小悅的額頭,警告性地瞪了她一眼:「你倒是敏感!別以為你是小孩的模樣就真當自己是小孩了!」

都是不知是多少年的鬼了,雖然是小孩子模樣,那心理年齡也不小了,本身的實力也不弱。所以她才能敏感地感知到風玫周圍的陰氣更加濃郁,也更加純粹——

畢竟風玫是純靈至陰的鬼體。

若是被風玫抱著,她的身體也確實會恢復的快一些。但是,紅娘子卻是知道,風玫其實是不喜歡與人有肢體接觸的。

比如,她從來都沒抱到過風玫。

再比如,偶爾不得不觸摸到她時,風玫也只會捏著她的手腕,並且能鬆手時絕對不會多停留一秒。

小悅眼巴巴地看著風玫的背影,在紅娘子的再三瞪視下,終於撇著嘴放棄了。

路上寂靜,小悅便與紅娘子說了她受傷的原因,聽的紅娘子擰緊了眉頭,就連風玫都凝了神色。 「是啊,我母親不是馬上就要好了嗎?這怎麼還吐血了呢?」柳子曦跟著喊道。

眾人聽到這話紛紛看向病床旁邊的儀器,此時儀器上面的各項數值都開始逐漸下降,這分明就是病人隨時都有可能死亡的表現。

孫神醫聞言連忙起身跑到了柳子曦母親的身邊,然後將自己的右手放在了夫人的腦袋上面。

「這……這不應該啊?這是這麼回事啊?」

孫神醫聲音微微發顫,臉上的表情異常緊張,額頭上面也開始冒出細密的汗珠。

「孫神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病人怎麼好端端的還吐血了呢?」

「是啊,孫神醫,這是什麼情況啊?」

眾人從孫神醫臉上的表情就能夠看出來情況不對,紛紛站出來詢問情況。

「陳……陳公子?」

孫神醫此時才終於意識到自己剛才可能真的錯了,眼神恍惚的看向房門的位置。

但是此時陳天已經離開了病房。

「柳小姐,大事不好了,你快點把那位陳公子給喊回來,要不然你母親可能就沒救了!」

孫神醫表情異常激動的喊道。

柳子曦聽到這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眼神費解的說道:「孫……孫神醫,您說什麼呢啊?我母親怎麼了啊?」

「我現在沒有時間跟您解釋那麼多東西,您還是快點把陳公子請回來吧!」孫神醫顫顫巍巍的喊道。

「我這就去!」

柳子曦反應過來之後,直接轉身奔著病房外面跑去。

眾人看見柳子曦離開之後,臉上的表情彷彿更加不解了,因為他們想不明白此時孫神醫為什麼又要把陳天給請回來。

「滴滴滴……」

孫神醫站在病床旁邊,看著儀器上面逐漸下降的數字,表情絕望的感嘆道:「糊塗啊,我真是太糊塗了……」

「孫神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妻子好端端的為什麼會吐血呢?」柳西斌到現在都沒有想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柳老闆,老夫實在是愚笨啊!怪不得陳公子說老夫就是一位庸醫,我真是對不起你啊!」孫神醫老淚縱橫,雖然他剛才一直都表現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但是其實孫雀自己對醫術的要求還是非常嚴格的。

「孫神醫,您說什麼呢?」柳西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絕望。

「剛才那位陳公子說的沒錯,你夫人體內的氣息根本就不是陰氣,我貿然使用陽氣試圖逼走體內的陰氣,雖然暫時看上去有所效果,其實根本就是助紂為孽,不僅不能治好你妻子身上的病,相反還讓你妻子的病情得到了加重,剛才那位陳公子才是真正的高人,您務必要將他請回來!」孫神醫哆哆嗦嗦的喊道。

眾人聽到這話,一片嘩然。

誰能夠想到,孫神醫竟然真的錯了,而那個在眾人眼中嘩眾取寵的陳天竟然真的是對的。

……

柳子曦在離開病房之後,發現陳天還沒有走遠,連忙快步跑到了陳天的身邊。

「陳先生,等一下!」

柳子曦氣喘吁吁的喊道。

陳天聞言扭頭淡淡看了柳子曦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問道:「還有什麼事情嗎?」

「陳公子,剛才是我們做的不對,孫神醫現在已經知道錯了,您能不能跟我回去一趟?」柳子曦表情焦急的沖著陳天問道。

「回去做什麼?去給那個庸醫道歉嗎?」

陳天輕聲問道。

柳子曦聽到這話,一時語塞,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

「你母親的病應該嚴重了吧?」陳天淡淡問道。

「恩,現在已經吐血了,而且心跳也慢了很多!」柳子曦的雙眸當中噙著淚水,低聲回了一句。

「我早就說過,如果按照那個庸醫的辦法去治療你母親,根本不可能治好你母親身上的病,相反還會加重病情,但是你們卻沒有一個人聽我的話,既然沒有人聽那就不要來找我了,讓那個庸醫治吧!」陳天語氣極其冷漠的說道。

「陳公子,就當是我求求你了,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我……我當初真的不應該相信那個孫雀的話!」

惡魔強寵,情人不乖 「現在後悔來不及了!」

陳天說完這話,直接轉身奔著前面走去。

柳子曦看著陳天的背影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絕望,雙膝微微彎曲,竟然直接跪在了地上了。

「你這是幹什麼?」陳天看見柳子曦跪下以後,皺眉問道。

「陳公子,就當是我求求你了,救救我的母親吧!」

柳子曦帶雨梨花般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柳子曦,無奈嘆了口氣,輕聲說道:「你起來吧,我現在跟你回去!」

「謝謝陳公子!」

柳子曦聽到這話連忙起身,拽著陳天奔著病房的位置跑去。

……

片刻之後,陳天跟柳子曦兩人回到病房當中。

柳西斌在看見陳天以後連忙高聲喊道:「陳公子,求求你了,快點救救我妻子吧,我妻子馬上就要不行了!」

陳天淡淡看了柳西斌一眼,沒有說話。

一旁的孫神醫看著陳天的位置猶豫了兩秒鐘,隨即咣當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

眾人看見孫神醫這個舉動,全都被嚇了一大跳,臉上的表情異常不解。

「師傅!你這是幹什麼啊?」李一葉表情激動的喊道。

「陳公子,剛才是在下愚昧無知,懇求陳公子不吝賜教,救救柳老闆的妻子!」孫神醫高聲沖著陳天的位置喊道。

「你起來吧!」

陳天看著孫神醫淡淡說道。

「好好……」

孫神醫聞言連忙站起身,然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剛才是在下眼拙,沒有看出來原來您才是真正的高人,希望您能不計前嫌,幫我收拾這個爛攤子!」

陳天看著自己身旁的孫神醫,實在是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剛才還百般看不起自己,此時竟然就跟換了一個人一樣,瞬間就把自己的姿態放到了最低。

而在場的那些人臉色更是不解,雖說孫神醫剛才確實診斷錯了病情,但是這點事也不至於給陳天跪下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