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點!”

2020 年 11 月 2 日

六個人跳下船後,雲天壓低了聲音說道,進攻的號角已經吹響,殺戮即將開始。 月光散落在叢林之中。

隱約可見那些隱藏在叢林之中的小哨卡。

雲天在前,將槍械背在身後,一點點的向着那個小木屋摸了過去。

整個木屋被漆成了綠色,如果不仔細看的話,絕對看不到。

而此時,小木屋中,一個僱傭兵揹着槍,拿着望眼鏡瞭望着東岸的海灘。

這是他是職責,只要發現海灘有人,立刻給據點發回信息情報。

無聲無息,雲天一點點的接近了那個木屋。

左右兩邊的紅龍和牛博宇,則端着槍進行掩護。

遠處的潘瑤、唐曦護着跟隨着的格瓦拉娃,她們的職責就是保護她的安全。

鬼魅一般的雲天,一個前滾翻就來到了小木屋的側面。

至於裏面的僱傭兵,卻根本沒有發現死神已經靠近。

就在他聚精會神的觀察着遠方的時候,一隻手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巴。

與此同時,鋒利的羊角匕首也刺穿了他的脖子。

屍體癱軟在地,那傢伙到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雲天輕輕的把他放在地上後,這才轉身的走了出來。

“唐曦,我需要你的配合!”

小隊繼續向前摸去,很快又有兩間哨所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雲天趴在草裏觀察了一下,這兩個哨所的位置很近。

如果自己偷襲,還沒有百分百的把握。

於是他急忙把身後的唐曦呼喚了過來。

“是!”

唐曦急忙摸了上來,把槍背在身後,同時打開了左手的無聲弩。

“你左我右!”

大概的分析了一下後,雲天率先向着右側摸了過去。

唐曦則拉弓上箭,把目標鎖定在了左側的僱傭兵身上。

悄無聲息的雲天,很快就來到了右側的哨所旁,如法炮製的將裏面的傢伙做掉。

而此時,左側的哨所裏,突然傳來了一陣響動,雲天快步衝了過去。

那個守衛剛剛發現隊友不見,還不等他明白,唐曦手中的無聲弩就直接貫穿了他的咽喉。

確認死亡之後,黃泉小隊繼續前進,又端掉了對方五六個隱藏哨所。

一路無話,他們一點點的接近了半山腰的位置。

那裏樹立的房子,正是禿鷲所說的據點了。

這個據點里居住着五六十人,而且天然的屏障讓這裏地勢開闊。

沒有圍牆,只有拉起的鐵絲網,所以他們要想穿越這裏唯有硬闖。

“潘瑤,一會幹掉那個高塔上的哨兵,唐曦你負責門口的守衛!”

雲天觀察了一下地形後說道。

“明白!”

兩女答應一聲,潘瑤立刻尋找射擊角度,至於唐曦則快速的向前潛行。

“牛博宇,給我掛掉那個機槍碉堡,紅龍你隨我來!”

對着牛博宇說了一聲,雲天立刻貓着腰,帶着紅龍向前摸去。

牛博宇也急忙找了一個位置,將機槍架上,打開支架後,死死鎖定了對面的機槍碉堡。

趁夜潛行,雲天快速的來到了那鐵絲網前,把槍背在身後,掏出了雙刺。

陰陽雙刺鋒利無比,很快雲天就在鐵絲網上,刮出來了一個口子。

“準備進攻,你拿掉左邊的宿舍,我負責右邊的兵營!”

拉動槍栓,榴彈炮蓄勢待發,雲天和紅龍匍匐着爬進了據點之中。

“砰!”

突然間,一聲槍響,位於最後方的潘瑤被迫無奈下扣動了扳機。

因爲高臺之上的哨兵,已經發現了摸進去的雲天和紅龍。

就在他擡槍準備射擊的時候,潘瑤率先打爆了他的腦袋。

“嗖!”

殿下寵溺小丫頭 幾乎同時,另一邊的唐曦,也射出了無聲弩。

鋒利的弩箭直接貫穿了其中一個傢伙的脖子。

而他身邊的同伴卻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無聲弩連射,幾個門口的守衛立刻倒在了血泊之中。

“噠噠噠噠噠噠……”

槍聲響起,機槍碉堡裏的機槍手也急忙爬了起來。

可還不等他有所還擊,牛博宇已經扣動了扳機。

子彈呼嘯而出,直接撞在了碉堡之中,機槍手頓時被打成肉醬,碉堡裏也是一片鬼哭狼嚎。

爆炸響起,子彈橫飛,爬起來的雲天和紅龍,則好不怠慢的向前衝去。

完全不理會左右兩邊的他們,把自己的生命寄託在了隊友的身上。

子彈飛射間,他們猶如閃電般的來到了營房面前。

此時慌亂的營房中,陷入沉睡的士兵們急忙穿衣服拿槍。

習慣了平靜生活,疏於鍛鍊下,他們並沒有第一時間衝出房間。

可此時,死神已經到來,雲天和紅龍的榴彈炮呼嘯而出。

榴彈炮輕易間撞碎了玻璃,落在了那足有十多人的營房中。

突如其來的襲擊讓他們觸不及防,隨着一陣爆裂,裏面的人死傷不少。

藉着榴彈炮射出的機會,兩個人腳步不停的衝到了營房前。

掏出手雷精準的順着玻璃扔入房中,那些沒死的士兵立刻想要奪門而出。

不過,兩個人手中的自動步槍,早就對準了他們唯一的逃生通道。

隨着房門被推開的瞬間,雲天和紅龍的子彈也射了進去。

有效減少自己傷亡的最好辦法,那就是第一時間幹掉所有的敵人。

只有這樣,纔是對於自己的最好保全,所以兩個人沒有絲毫的留情。

一梭子子彈不過五秒鐘就被打完,再一次換上彈夾的他們,也快步的來到營房的門口。

榴彈加手雷,對於這營房可是非常大的衝擊,微微探頭進入後,兩個人又確認了一遍。

“全部擊斃!”

紅龍走出營房,依舊小心警戒着周圍。

“沒有活口!”

雲天也走了出來,對着遠處的黑暗揮了揮手。

整個營房從開始進攻,到全部擊斃,也不過用了兩三分鐘罷了。

但是分工明確的他們,趁着敵人不備,將其全部擊斃了。

帶着格瓦拉娃的潘瑤和唐曦以及牛博宇,立刻走了上來。

致命遊戲之天價寶寶 看着那一片的狼藉,他們並沒有任何的憐惜。

這是戰場,如果你善良,那麼死的只有你。

“好了,立刻補充彈藥,五分鐘後出發!”

雷霆之勢的代價就是彈藥消耗極大。

所以他們必須要儘快的補充彈藥。

“是!”

幾個人答應一聲,快速的開始從屍體上尋找可以使用的彈藥。

雲天則快步的來到了最右邊的房間。

這裏應該就是守衛首領住的房間了。

從剛纔進攻到現在,他連一聲都沒有吭過。

“小心點,這小子恐怕還在裏面!”

雲天壓低了聲音,對着牛博宇說道。

牛博宇點了點頭,將輕機槍背在身後,右手掏出手槍。

這個營房不大,如果要在屋子裏戰鬥,手槍自然是不二之選。

兩個人快速的貼在門的兩側,屏住呼吸向着房間裏聽去。

不知道房間裏的情況,他們不能貿然衝入。

雲天對着牛博宇使了個眼色後,牛博宇立刻一腳踢在那並不怎麼結實的房門上。

“砰!砰!砰!”

就在門被踢開的瞬間,子彈立刻飛了出來。

不過貼在門口的雲天和牛博宇,都沒有進屋。

“你們別亂來,我手上有人質!”

不見來人,裏面立刻傳來了憤怒的吼聲。

“人質?你是不是想多了?”

雲天冷笑着,同時快速探頭看了一眼。

但此時,他卻看到,裏面一個傢伙,正死死的勒着一個沒有衣衫的女人躲在牆角的位置。

手中的手槍,更是頂在了那個女人的腦袋上。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的來路,我告訴你們,如果你們敢亂來,我就斃了他!”

衣衫不整的男子靠在牆角的位置,憤怒的咆哮着。

“哦?你知道我們的來路?”

雲天對着牛博宇使了個眼色,牛博宇立刻點了點頭,轉身向着後方走去。

“當然,否則你們怎麼會把這些女人都救走,我告訴你,別亂來,否則我就殺了她!”

男子不斷的咆哮着,退無可退的他現在只能用這一招了。

“好吧,那你說,你想要怎麼樣?”

雲天依舊沒有進來,靠在門旁的他對着裏面的傢伙說道。

“你們立刻退出這裏。”

男子想都沒有想的喊道。

“好不容易進來,你說退就退嘛,不如這樣,我放你走,怎麼樣?”

雲天努力的拖延着時間,給牛博宇更多的機會。

“你當我傻子嘛?我告訴你,你趕緊給我退出去,這個女人可是你們老闆的妹妹!”

男子當然不會相信,雲天會輕易的放過他。

緊緊勒着那個女人說道。

“老闆?什麼老闆?”

雲天一愣,他說的老闆又是什麼人呢。

“你還裝傻嘛,你們不就是那個臭****僱回來的嗎!”

男子一臉冷笑,很明顯他覺得手裏這個女人,就是他的護身符。

“你說誰呢?”

這個傢伙說的話,越發的讓人聽不懂了。

“還有誰,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嘛,要不是……”

可就在他剛剛話音未落的時候,牛博宇已經從他右側的窗口外伸出了手。

“砰!”

槍聲響起,直接順着他的太陽穴將他貫穿。

渾身一軟的他,話也說不出來了。

屍體撲通一聲栽倒在地,直接將女人壓在了身下。

“如果讓他說完就好了!”

雲天邁步走了進來,一臉疑惑的他很想知道這個男人想要說什麼。 據點內的槍聲,算是徹底的平復了下來。

聽聞到槍聲的潘瑤等人,也急忙趕了過來。

“妹妹!”

此時,格瓦拉娃也跑了進來,急忙抓過牀單擋住了妹妹身體的她,緊緊的抱着妹妹。

“這是你妹妹?”

看着姐妹倆相擁而泣,雲天卻突然感覺到奇怪。

這個傢伙臨死前不是說,這是老闆的妹妹嗎。

“是的,兩年前我們一起被抓起來的,後來我逃出去了,她卻沒有!”

格瓦拉娃擦乾了眼淚,痛苦的說道。

“好了,別提以前的事情了,用不了多久,一切都會好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