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剛洗完澡換了睡裙,袖子一拉,衣領就露出大片雪白。

2020 年 11 月 2 日

「嘖嘖嘖,你們看,這就是傳說中的冰肌玉骨。」

李婉蓉的手從她的鎖骨撩過,一臉色相。

「好了,別鬧。」

歐陽清霜一邊笑笑一邊拉上自己的衣服,她不喜歡別人碰自己的身體。

除了冬姨在她自己沒法動彈的時候,照顧她那段時間,就沒有再讓別人碰過她。

「舒瀟好像是我們這邊的人吧?」

一個女生突然問,她以前在哪裡聽說過有這麼個人來著。 「嗯對啊,我看到她個人簡介了,是A中的。」

李婉蓉接著補充。

「A中跟我們學校比,哪個更好?」

有人問。

「當然是我這裡。」

回答她的是歐陽清霜。

這話說出口,她也怔住了。

「你以前在A中上過學嗎?」

那人繼續問。

當然沒有,歐陽清霜自己都驚訝為什麼脫口而出就是這個答案,明明A中只存在她聽說的時候。

說什麼去那裡上過學,她根本都沒去看過。

「額,沒有。」

她果斷承認了。

「……」

有些冷場,李婉蓉及時地給她台階下:「清霜是覺得我們學校太好了對吧,沒有什麼地方能比得上。」

「嗯對,特別是人也很好。」

歐陽清霜順著她的話,卻永遠有些不安。

大家接下來都在討論曾經待過的學校,都再說自己的小學初中趣事。

歐陽清霜坐在中間,居然覺得渾身發冷。

她從來沒意識到這個問題,可是對於她高中之前的生活,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在一群嘰嘰喳喳的女生中間,她手腳冰涼。

李婉蓉一直坐在她旁邊,感覺到不對勁,一摸她手。

「哇,你很冷嗎?」

往外探出頭:「空調還沒開啊?」

「我……有點不舒服,先睡覺了。」

歐陽清霜從梯子爬回去自己床上。

她暈倒的事情已經被彭喬這個大嘴巴給傳開了,所以大家也沒在意她的異常,只是看她躺進蚊帳之後,說話的聲音都降低了分貝。

本來想只是想迴避這個話題,躺到床上之後她也慢慢地有了睡意。

在宿管來敲窗戶之前,她已經睡著了。

做了一個漫長的夢。

夢見有個男生一直站在她旁邊夾娃娃,最後兩個人拿了好多種玩具在手裡。

又夢見有人送她禮物,那東西看不清楚模樣,可有個很熟悉的聲音在她耳邊說話:「不許取下來。」

「不許早戀!」

這個人還對她說了好多話。

忽然畫面一邊變,她被什麼東西給甩了出去,然後有人拖著她走動。

在她即將被泥土埋上的時候,打了個冷戰。

睡覺的時候身體突然地抽搐了一下。

睡夢醒了大半。

天剛蒙蒙亮,宿舍里有幾個女生均勻的呼吸聲。

空調是開著的,她在被窩裡有些發冷。

往背上一抹,才發覺都是冷汗。

這個夢最後一段可真夠滲人的。

她想起之前李婉蓉跟她說的,人要是睡覺的時候突然狠狠地抖一下,那是因為大腦以為身體的主人已經死亡。

所以她要是在剛才那個夢境的最後沒有這麼一下,豈不是真的要長眠在此了?

「呼……自己嚇自己……」

她深呼吸了幾下,感覺好多了。

第二天彭喬看到她的時候又露出一副誇張的表情,被她狠狠地瞪了回去,愣是沒敢出聲。

林思翰看著她眼下一片烏青,問:

「昨晚上沒睡好?」

「嗯,做了個很奇怪的夢。」

做夢就是這樣,她明明覺得很可怕,可是到了白天,就會忘得一乾二淨。

只記得是個很特別的夢境。 歐陽清霜趴在桌子上忍不住打了個哈欠,那個夢境不重要的,反正天天晚上都得做夢,總不能叫她每次都記得一清二楚。

比起這個,她倒有些在意昨天晚上跟舍友聊天的內容。

她真的想不起來自己以前在哪裡上學,也想不起來讀高中之前的任何事情了。

以前有提到過一兩次,她記得哥哥好像是說自己生了場病,就把之前的事情給忘了。

醫生說要是勉強自己的身體去尋找記憶的話,會反而對身體造成損害。

所以她也沒放在心上,這是這幾年來,她頭一次這麼在意自己的過去。

第二節課間有個大休息,時間有半個小時。

林思翰解出來一道大題,把手裡的筆往邊上一丟。

拿起水杯喝水,發現前面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去了。

心下一動,他一口氣把杯子里剩下的水都喝完,拿空杯子出去裝水。

「幫我也裝下。」

後面的彭喬毫不客氣把自己的杯子遞過去。

他接過朝外面的飲水機走。

這個點來打水的女生很多,而且手裡都拿著三四個杯子,全是替班上的同學打的。

他排在後頭,前面兩個女生手裡的杯子差不多有十個。

「那個,你先打吧,我們打完應該沒水了。」

其中一個往後看了眼,突然對林思翰說話,她很緊張,一句話的說得心怦怦直跳。「噢,謝謝。」

林思翰低聲道謝,兩個女生把中間的位置讓出來給他,裝好之後就直接走了。

手裡也拿了有兩個杯子的女生突然用手肘碰了同伴一下:「你幹嘛讓他先打。」

「額,我們拿這麼多,對後面的人不太好嘛。」

「切,你以為我不知道,平時也沒見你這麼好心,還不是因為剛才那個男生長得帥。」

「……他是很好看啦……」

兩個女生的音量都沒有刻意壓低,讓了人的女生既不想讓他聽見,又希望他能回頭看一眼。

林思翰沒有回教室,手裡拿著兩個瓶子到了教學樓後面。

連著的是一棟藝術樓,比普通的教學樓矮了兩層。

這裡比教室那邊安靜許多,很多小情侶在這邊躲開老師偷偷約會。

他在一對對拉著手的人里,成功找到一個小巧的身形,她一個人,卻佔了這層樓最好的看風景的位置。

有對情侶好像很想去那個位置,可是她一點眼力見也沒有,還是對著外面遠眺。

直到林思翰走過去,那對情侶的女生才作,她有些氣憤地甩開男友的手。

「不去教室睡一覺嗎?」

林思翰站到另一邊空出來的位置。

「不想睡了。」

歐陽清霜有些煩躁地抓了抓頭髮。

她的頭髮不長不短,正好是在下巴多一點點的長度。

紮起來吧,總有那麼幾縷不聽話的跑出來,放下的話又扎在脖子上,怪不舒服。

她看著外面,林思翰卻側著頭看她。

「有什麼煩心的,要不要跟我分享一下?」

她的臉實在是像極了那個人,所以他的語氣和耐人都比面對別人的時候好很多。 歐陽清霜搖搖頭:「不要,這個事情太私密了?。」

他眉頭一挑,饒有興趣:「那你問我一個問題,我回答你一次先?」

她沒想到他會這麼想知道這件事,想了想:「你之前在哪裡上學?」

「……A中。」

又是A中,她忍不住想起了昨晚上的八卦。

「舒瀟是你們學校的吧?」

林思翰眼神一暗,又被勾起了往事。

「嗯,是我們的學姐,我讀初一的時候她還在,後來就畢業了。」

歐陽清霜看著他認真回答的樣子,就像是上課的時候被老師叫上去講解題目。

「A中是個很不錯的學校啊,你為什麼要轉過來?」

她看到對方的表情一變,露出了厭惡的神情,知道自己真的問到了隱私。

「抱歉,你可以不回答。」

這時候她簡直善解人意得可怕。

林思翰看著她的側臉,雖說大家都是用可愛來形容她,可仔細一看,她的五官立體度很高。

側臉顯得更成熟些。

「沒關係,是因為家裡的事情。」

他第一次對人敞開心扉。

「A中是我家的長輩一手創建起來的,家裡人希望教育和商業兩樣都別落下,我爺爺只有兩個孩子,我媽和我大伯。」

林翹繼承了家族的企業,林啟明成為了一個受人尊敬的教師。

兩人在各自領域也都發展得很順利。

大伯在學校教書的時候遇到了大伯娘,兩個人都在學術上有很高的成就,更重要的是精神和心靈上的契合。

在林思翰的記憶里,他們從來沒吵過架。

而自己的母親林翹,就不一樣了。

她比大伯活潑很多,也是在工作的時候遇到了喜歡的人,家裡人卻沒有同意。

爺爺說這男孩子雖然家境也不差,可是他父母的品行似乎不太端正,這個男生似乎也沒那麼簡單。

可林翹正在第一次熱戀中,他就是夢想中的白馬王子,長得帥又夠浪漫。

大家拗不過,最終成了一場不幸的婚姻。

歐陽清霜靜靜地聽著,這時候,她只能做一個傾聽者。

剛開始那男人忌憚爺爺,努力地假裝一個好先生,好父親。

林思翰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開開心心地成長為一個小胖子。

可是後來,母親不知道為什麼帶他搬回了家裡跟大伯他們一起住。

後來她也越來越忙,直到有天,那個男人找上門來,手裡還牽著一個大著肚子的人。

他的父親,指著他和母親罵:「你這個死胖子,哪裡有一點我的樣子,都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種!」

話說得狠,事情,做得更加噁心人。

他把所有的偽裝都撕碎了,那個大肚子的女人是他的情人。

而他從前偽裝的和善也都變了樣,一直不斷地向已經掌管企業的母親要錢。

去養活他和他的新家。

「他和那女人老是到學校里來找我,所以我就轉學了,太煩人。」

林思翰低下頭:「大家都說我長得像他。」

五官精緻妖嬈,鼻樑高挺,眼角上挑,眼波流轉動人。 胖的時候人家都說這孩子長得有福氣,唯獨那個男人指著他說不像是自己親生的。

瘦下來他露出原本的五官,反而收到許多議論:「這孩子長得像那個白眼狼。」

倒是他有次遇見那男人,對方看見他的變化難得笑了一下,那笑容於他而言卻極其嘲諷。

「你跟我長得這麼像,以後也應該跟我多親近,別理會你媽那個工作狂。」

林翹為了家族企業日夜操勞,在他眼裡卻是個不懂風情的工作狂。

話說到這裡,林思翰停下來,那個男人太噁心了,他已經不想再提起。

北齊帝業 歐陽清霜始終沉默著,在他停下來之後認真地看著他的臉。

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臉:「你長得很好看,但是一定是跟他不一樣的人。」

林思翰一怔。

「小時候就學過了呀,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我以前老是夢見一雙眼睛在看著自己,聽起來挺可怕的吧,但是我能感覺到對方的眼神里沒有惡意,他一定是個很善良的人。」

「是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