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面微微有些混亂,劉羽欣趕緊讓她們回去繼續練習。

2020 年 11 月 2 日

瑜伽館能有什麼美景參觀?最大的美景就是這群練瑜伽的女人,她們不練,男人看什麼?站那乾瞪眼嗎?

一旦男人愛看,以後還想看,那不得掏錢辦會員卡啊?這才是每月一次開放瑜伽館的真正原因所在。

至於什麼推廣瑜伽,說說而已,賺錢才是真的,不然哪有錢經營下去?

不過,話又說回來,來的人多了,看得人多了,那也是變相的推廣瑜伽嘛。

接下來發生什麼顯而易見,一群精心挑選出來的娘們,擺出了各種各樣撩人的瑜伽姿勢,看得一眾男人心潮澎湃。

立馬就有不少男人表示要投入到練習瑜伽的大家庭中來。

秦思雨忙活起來,忙著收錢,辦理會員卡,顧銘則是去看價錢表,嚇了一跳。

一個月會員要1599,三個月會員3999,半年會員6999,全年的9999,價錢不可謂不高。

當然,不僅僅是看,還是有裝門的教練指導練習,至於練不練得下去,那就看自己了。

但不管怎麼說,還是能說一句瑜悅佳人生財有道,賺錢有方啊。 以前打死他也沒有閑錢去做這樣的事情,但如今他懷揣兩百多萬巨款,為了追求喜歡的女人,這點錢該花。

修真之以弱制強 顧銘豪氣的準備直接辦個一年的,但就在這個時候,劉羽欣找到了他。

「劉小姐,有事?」

劉羽欣笑道:「別叫什麼劉小姐,聽著怪彆扭的,你既而是思雨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不嫌棄,以後叫我一聲欣姐就行。」

「欣姐好!!欣姐以後可以叫我銘子。」

「銘子?感覺怪怪的,以後我還是叫你顧銘吧!」

「行,欣姐你喜歡怎麼叫就怎麼叫,叫我好弟弟我都不介意。」

「那叫好哥哥呢?」

「好哥哥?」

顧銘一愣,這軟糯的聲音,在床上叫好哥哥怕是非常好聽吧!

最強平民NPC 福太太悠閒生活 當然,現在也好聽,更是令人心生漣漪。

忍不住,顧銘仔細觀察了一下劉羽欣的表情,發現她正在笑吟吟的看著他,猜測不到她心中究竟在想什麼。

莫非是試探他?

顧銘立馬正經的說:「好哥哥也行,只要不是好老公就沒事。」

「哈!!」

劉羽欣笑了,波濤起伏的說:「那也得你有本事才能讓人家叫你好哥哥,沒本事,弟弟都沒人認。」

「這個嘛,小弟最不缺的就是本事。」

「是嗎?」劉羽欣用懷疑的語氣說。

「一定是!!」

「行,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敢上嗎?」

「現在?人是不是多了一點?要不找個沒人的地方再上?」顧銘看著周圍的看客說。

「跟我來!!」

劉羽欣轉身往裡走,露出一絲奸計得逞的笑容。

可惜,這些顧銘看不到,還在想,難不成今天又有艷福享受?

很快,劉羽欣把他帶到瑜伽館沒人的換衣間,顧銘瞬間激動了,抬起了頭。

想著能跟劉羽欣來一場深入的友誼賽,他想入非非的同時,還暗道不虛此行。

心思不在走路上,他壓根沒有注意到劉羽欣停了下來,直接就貼了上去。

好軟!好舒服!

顧銘瞬間熱血沸騰,劉羽欣大腦一片空白,她以為顧銘是故意的,膽大的離譜。

資本不俗,別有一番滋味,但她不會試,這不是她帶顧銘到這裡來的真正目的。

她離開,轉過身的時候,撇了一眼那地,說:「小~弟弟,你不老實哦,小心我告訴思雨。」

「啥?」

顧銘嚇了一跳,趕緊說:「欣姐,那個,誤會,我是無意的,你千萬別告訴思雨。」

尼瑪,這要是讓秦思雨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別說給他機會讓他追求,指定馬上把他當色~狼看待。

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喜歡的類型,還是一位有真功夫能解鎖很多姿勢的女人,他可不想就這樣錯過。

劉羽欣說:「一句誤會就完了?」

「那欣姐想讓我幹什麼?」

婚色撩人 「把衣服脫了。」

「啊?」

「啊什麼啊?快脫。」

「那個,就我一個人脫不好吧!要不欣姐你也脫?」

「我也脫?你想幹什麼?」

三界紅包群 「欣姐想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顧銘聰明的回道。

劉欣羽笑道:「這可是你說的,男人,說到就一定要做到。」

「肯定。」

「那你快脫,然後把這個穿上。」劉欣羽遞來一個還沒有打開的包裝袋。

「運動服?」

「準確來講應該叫做瑜伽服。」

「幹什麼?」

「穿啊!」

「穿上幹什麼?我還沒交錢入會呢,不用這麼急著開始學吧?」

「哈!!」

劉羽欣笑道:「你那水平還用學?只要把動作記牢,當教練都綽綽有餘。」

「你這是要我當你這裡的教練?」

「怎麼,不樂意?你要知道,好多男人想進我這來當教練都沒有資格。也就是你,跟思雨是朋友,所以我才讓你這麼輕鬆進來。」

顧銘苦笑說:「欣姐,我不適合這份工作,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好了、好了、跟你說實話吧!是她們想跟你切磋一下,所以讓我過來邀請你。」

「那你直說啊!!」顧銘吐血。

「直說?」

「我直說你肯乖乖跟我來?直說你會答應跟她們切磋?剛才讓你劈個腿都磨嘰半天,不用點特殊手段,怎麼把你引到這裡來?怎麼發現你這小色鬼的真實面目?怎麼抓住你的把柄呢?」

說著,劉羽欣上前,抓住顧銘的把柄。驚呼道:「小~弟弟,你這……這哪個女人受得了?」

「欣姐不想試試?」

「試你個大頭鬼。」

「不過,你想試,到真可以試。」

「真的?」

「真的,只要切磋你能贏,自然有女人看得上你,只要你敢,隨時都可以,就怕你沒有哪個膽子上。」

膽子他不缺,但他也不是看個女人就上啊!沒有姿色的女人,這能上?打死也不能上啊。

「那個,欣姐,能給我看看照片嗎?」

「不行!必須等你贏了之後,我才會告訴你她是誰。而且,你放一百個心,我不會告訴思雨的,反到會替你打掩護,讓你安安心心在我這裡偷~吃。」

「這個……」

「怎麼,不相信我?」

這能信?剛才還坑他呢,誰信誰腦子有病。

顧銘想了一下說:「欣姐拿出點誠意來我就信。」

「什麼誠意?」

顧銘把目光投向劉羽欣胸口,心想,這個的手感肯定比方雪、馮妍、還有藍穎的都要好吧!!

「想摸?」

劉羽欣瞬間明白顧銘想什麼。

不是她厲害,而是男人看到她都想干這樣的事情,顧銘作為正常的男人,不老實的男人,想摸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以嗎?」

劉羽欣真想說,當然不可以,這地方能隨便摸嗎?必須男朋友才能摸好不好。

但是,想到那個女人,想到她曾經對她的幫助,拒絕的話她就怎麼也說不出口。

要是沒有她資金的幫助,就沒有現在的瑜悅佳人,她好不容易相中一個男人,豁出去也要搭線成功啊!!

更何況,她剛才還抓了顧銘……

雖然,那是為了驗貨,但抓了就是抓了。

「摸吧!但是別出去亂說,明白嗎?」

「嗯!!」 顧銘激動的把手放了上去,感覺不要太好,他陶醉了,忍不住加大力度。

悲劇發生了,劉羽欣發出「啊」的一聲慘叫。

顧銘回過神來,連聲致歉道:「欣姐,那個,不好意思,用力過猛,沒弄疼你吧?」

「我都叫了,能不能疼嗎?」

「也可能是舒服。」

劉羽欣:「……」

慘叫和舒服的叫,截然不同好嘛,這個能聽不出來?顧銘這分明就是詭辯。

「滾,快換衣服,換好了跟我出去。」

「好吧!!」

有錯在先,他也是不好意思繼續邀求劉羽欣讓他摸,利索的把瑜伽服換上。

「這個,有點小啊!」顧銘苦著一張臉說。

他現在是輪廓分明,還是靜態,他懷疑一遇到動靜,他會把褲子撐爆。

劉羽欣一直看著,自然知道顧銘的衣服有點小,無奈說:「這已經是現有最大的了,你將就穿,等下次我進貨的時候,多進點大的回來。」

頓了一下,劉羽欣又打趣道:「其實,這沒有什麼不好的,現代女人都喜歡大的,你這要是穿出去,指定迷倒一片飢~渴難耐的少婦。」

「小~弟弟,你真不打算到我這裡來當教練?你可要知道,我這裡別的不多,就少婦多,你要是過來當教練,艷福無邊哦。」

很誘人的提議,但顧銘一點都不心動。

艷福?他沒有?他現在有的是艷福享受。

相比艷福,他更加看重的是賺錢,有了錢,什麼艷福他享受不到?到時候找幾個初女不好嗎?非得用人家用過的?

到不是說別人用過的不好,只是也不能一直用別人用過的啊!該找的初女還是要找的。

至於現代社會有沒有初女,那個另說,實在不行養個童養媳,等她個十八年,初女不就有了?

男人這輩子,還是要沾一下初女的血,否則多失敗。

顧銘含糊道:「那個以後再說吧!我們先去干正事。」

「行!!」

劉羽欣意外的看了顧銘一眼。

但是,她卻是沒有想到,顧銘出人意料的拒絕了。

看來,這顧銘也不是一無是處,身上還是有一點可取之處。

來到外面,顧銘的穿著驚呆了一眾吃瓜群眾,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他。

第一次接受這樣的目光,講真話,有點得意,畢竟他是憑實力震驚全場,而不是弄虛作假。

很快,劉羽欣把他帶到女人練習瑜伽的地方。

那些女人停止練習,打量顧銘的同時,忍不住交頭接耳竊竊私語起來,都是說著好大之類的話。

咳咳!!

劉羽欣清了清嗓子說:「大家先安靜一下。」

練功室安靜了不少,但依然有聲音,劉羽欣沒有在意,接著說:「先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顧銘,思雨的朋友,也是瑜伽愛好者,這一次到我們館來參觀,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以瑜伽會友,挑戰一下瑜伽最難的十個動作。」

嘩聲一片。

顧銘也是驚呆了,問:「欣姐,不是說好切磋的嘛,怎麼變成挑戰了?」

「都一樣,在意那些細節幹什麼?」

顧銘吐血。

這能一樣嗎?這可是挑戰瑜伽最難的十個動作,光是聽就知道難度很高,不是一般人可以完成的。

「那個,欣姐,我壓根不知道瑜伽最難的十個動作是什麼,這挑戰我看算了吧!」

「沒事,思雨會,你跟著她做,只要能夠完全做出,挑戰不就完成了?」

「好好努力,爭取在思雨面前好好表現一把,說不定艷福享了,還能抱得思雨這個美人歸。」

「這個,我試試吧!!」

很快,秦思雨過來,看到顧銘,先是愣了一下。

她沒有想到,一會不見,顧銘居然穿成這樣。穿就穿吧!褲子還明顯小了一號。也虧得這是韌性不錯的瑜伽服,否則她都懷疑顧銘會把褲子撐爆。

「你這是?」秦思雨忍不住詢問道。

「你問欣姐。」

劉羽欣把事情的始末講了出來,秦思雨詫異的說:「顧銘,你都沒有練過瑜伽,你確定要挑戰瑜伽最高難度的十個動作?」

顧銘:「……」

真當他想?還不是上了劉羽欣的賊船,還下不來的那種嘛。

但,既然事情都進行到了這一步,那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進行下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