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心跳亂了……

2020 年 11 月 2 日

唔,夏海芋,你怎麼了,你爲什麼會覺得這麼悶?!

好像是……吃醋了似的……

天啊,你又在胡思亂想什麼,什麼吃醋啊,唐旭堯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難道因爲他昨天說喜歡你什麼的,你就開始想入非非了?!

不要傻了,他只是在逗你,他身邊的女人多的是,媒體雜誌上經常出現的那些名門閨秀,還有影視紅星,還有剛剛那個女孩,那麼漂亮、那麼可愛,那麼活潑,你跟人家比差遠了!

哎呀,不對,你跟人家比什麼,完全沒有必要!

夏海芋,你現在關心的不應該是這些,應該是電話號碼的問題!

小小對你寄予了那麼大的希望,你卻錯過機會……哎……

看了看時間,糟糕,要來不及了!

夏海芋拔腿就跑,可心頭的那抹怪異卻還是沒有消失,她覺得自己真的是神經了!

雖然時間很早,但超市裏的顧客卻不少,夏海芋買了一些新鮮蔬菜,都是白浩然喜歡的口味。全本書庫

然後又買了幾盒酸奶,那是打算送給小小的。嗯,算是討好她吧,因爲她沒有在第一時間要到電話號碼,說不定小小會很鬱悶,所以買點好吃的哄哄她。雖然知道小小不會怪她什麼的,可她還是覺得有點抱歉。

哎呀,人和人之間的緣分怎麼會這麼奇怪,小小怎麼會和邵衡遇上了呢,她又怎麼老是因爲這樣那樣的原因要跟唐旭堯扯上關係呢?!

重生之妖孽貴千金 煩啊!

悶着頭,走到了零食區。

零食區的人比蔬菜區少了一點,而且顧客大都是年輕人,有情侶組合,還有的是一家三口全出動……都是有人陪的。

只有她,孤孤單單的。

超市裏到處都還是上個禮拜的節日氣氛,還沒有撤下的情人節宣傳海報張貼得到處都是,五彩的氣球飄得高高的,就像是放飛的希望。

坐在推車裏的孩子們都仰着頭,看着那些“希望”,不停得伸手去夠。

“氣球……球球……爹地,媽咪,我要那個球球……”一個金髮碧眼的小女孩,可愛得跟天使一樣,坐在推車裏,伸手夠着氣球,當然她是夠不到的,於是還不怎麼懂事的小女孩一下子站了起來!

“啊——”小女孩的推車一下子滑了出去,她的小身子也搖搖欲墜。

“寶貝兒!”小女孩的父母正站在貨架前,手裏還拿着商品,想要將他們的寶貝兒救回來似乎有些來不及。

夏海芋恰好站在對面,眼看着小女孩的推車朝着自己衝過來,她瞪大了眼睛,回頭看了看,身後是偌大的柱子,如果她閃開的話,那小女孩就會狠狠地撞上柱子,但如果她不閃開,那她也會被撞得很慘。

千鈞一髮之際,夏海芋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勇氣,竟鬼使神差地往前跑去,直直地迎向小女孩,用自己的雙臂,擋住了推車。

呃,好痛!

但是小女孩安全無恙,雖然嚇哭了。

“嗚……嗚嗚……”淚流滿面。

夏海芋想去抱抱小傢伙,可卻擡不起來胳膊,雙臂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完全不聽使喚……

看完記得: 總裁上司強制愛幸福味道

小女孩的父母及時趕到,一個抱起小寶貝兒,一個連忙問她的情況,“小姐,你怎麼樣,謝謝你救了我女兒,你有沒有受傷?!”

“沒、沒有。夏海芋堅強地說着,應該是沒有受傷吧,只是有點疼。

“小姐,我們送你到醫院檢查一下吧!”

“不用了,我沒事的。”夏海芋輕輕動了下自己的胳膊,嗯,好像有點知覺了。

擡起頭,朝着那對美國夫婦笑了下,“我沒受傷,你們不用太客氣,好好照顧小寶寶吧,再見!”

揮了揮手,胳膊還是有些疼痛,但她還是爲自己救了小女孩而感到開心。

咬牙,走向了水果區。

走了幾步,又忍不住回頭去看那幸福的一家人,心生羨慕。

她什麼時候才能跟家人一起出來逛超市呢,海星到底還需要多久才能完全康復走出醫院呢?

看着錢夾裏的那張全家福,眼角微微有些泛酸。

回程的路上,夏海芋坐在公交車靠窗的位置上,眼神有些迷茫地望着窗外,周圍嘈雜的聲響好像被阻隔住,她一個人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手機忽然滴滴答答地響起,夏海芋怔了怔,才反應過來。全本書庫

“海芋……”白浩然的聲音透過話筒,淺淺地傳來,飄蕩到她心裏。

莫名地,夏海芋感到一點點緊張,努力保持鎮定地回了一聲,“浩然……你上飛機了嗎?”

“還有五分鐘,我大概六小時後到。”

“嗯……那我等你。”等一個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吧!

公車轉彎,車子一下子顛簸起來,夏海芋連忙去扶扶手,可胳膊又忽然痛了起來,一個不小心,手機就摔了出去,“啪”得一聲落在地上。

夏海芋嚇了一跳,連忙彎腰去撿,可千萬別摔壞了啊!

拾起一看,屏幕還亮着,忐忑的心安定下來,還好,還好。

那一頭,傳來白浩然焦急的聲音,“海芋……海芋……你在聽嗎……你怎麼了……說話啊……”

一句句迫切的關心,從她的耳畔,傳入了心底。

恍若這一瞬間,全世界都靜止了,就只剩下了他的關心。

“海芋……你到底在不在……”

終於,她找回了正常的神智,回答他,聲音裏透着一絲沙啞,“在……我在……”

電話那端,他長長地鬆了一口氣,沉默了一下,才又開口,“海芋,剛剛怎麼回事兒?”

“我……手機摔到地上去了……”夏海芋保留地說着,沒提自己胳膊痛的事。全本書庫

“那還有沒有別的問題?!”

她搖頭,“沒有,只是嚇了一跳,心疼死手機了,真怕摔壞了呢!”

白浩然忍不住低嘆,“海芋啊,只要你沒事就好,手機而已,壞了也沒關係,不是還有我嗎,我幫你買新的……”

夏海芋的心被溫得暖暖的,慢慢地說完再見,聽着話筒裏那一長串嘟嘟的盲音,體會到了幸福的感覺。

幸福不是聽過多少甜言蜜語,而是當自己失落的時候有人對你說:沒事的,有我呢。

唐旭堯的公寓裏,不復往日的安靜。

趙芷汐又在磨人,“唐旭堯,快中午了,我們出去吃飯好不好?!”

“我不餓,你自己去吧。”唐旭堯腿上放着筆記本,正在查資料,說話的時候眼睛都沒擡一下。

趙芷汐眯了眯眼,裝作很可憐的樣子,“我在美國人生地不熟的,萬一走丟怎麼辦啊?!”

“那我幫你叫外賣好了。”他完全不爲所動。

“外賣?!”趙芷汐差點吐血,“你也太過分了吧,我千里迢迢來看你,你居然讓我吃外賣?!”

唐旭堯哼了一聲,“我讓你吃就不錯了,吃完了下午就給我乖乖回澳洲!”

“我不!我不!我不!”趙芷汐任性地嚷嚷,纔來這麼一會會,他就要趕她走,休想!

唐旭堯冷聲道,“我已經幫你訂好機票了,必須走!”

“唐旭堯,你這個惡魔!”

“謝謝讚美。”他依舊沒有擡頭,眼睛專注地盯着筆記本屏幕。

趙芷汐也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兒了,他看什麼那麼認真?!

走了過去,瞄了瞄他的網頁,立即滿臉詫異,“蝸牛?!”

唐旭堯抿脣不語,沒錯,他就是在看蝸牛的資料。

昨天他想了一個晚上,都沒有想明白,夏海芋說的那個蝸牛的故事到底是什麼意思,她把自己比作蝸牛,又是什麼意思……?!

她,是在害怕受到傷害嗎,所以就想像蝸牛一樣,先弄個殼把自己保護起來?!

其實,她並不像是表面那麼堅強,其實,她是很膽小的吧?!

“喂,唐旭堯,你在想什麼呢?!”趙芷汐咋呼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唐旭堯這一次終於擡起頭來看向趙芷汐,反問,“現在只剩下兩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吃午飯了,你確定要把時間浪費在這裏?!你應該很清楚飛機上的套餐有多難吃吧?!”

“你……”趙芷汐咬牙啓齒,雙手叉腰,存心跟他對着幹似的,吼道,“我要吃蝸牛,法國蝸牛!你現在陪我去餐廳的話,我就乖乖上飛機,要不然,我就不走了!”

吃蝸牛?!

唐旭堯的目光一下子冷了下來。

雖然他也知道法國蝸牛是一道名菜,但這一刻,他爲什麼會有一種想掐死趙芷汐的衝動?!

夏海芋把自己比作那種可憐的小動物,趙芷汐卻……人和人的差距怎麼這麼大?!

感覺到自己怒火上揚,唐旭堯猛地站起身,路過窗邊,不經意一瞥,竟一下子看到樓下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嗯?!

她的胳膊怎麼了?!

看完記得: 總裁上司Out只是鄰居

夏海芋拎着大大的購物袋走至樓下,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啊……終於到了……好累啊……”?

仰頭望了望5樓的高度,忍不住有些遲疑,她的胳膊越來越痛了,不知道還能不能把東西拎上去。全本摘書網qbxs8.com可是不拎上去還能怎麼辦呢?爲了節能環保,7層以下的樓層都沒有電梯。?

咬咬牙,舉步維艱地前行。?

“啊……”不行了,胳膊痛得好像要斷了,購物袋猛地掉落在地上,裏面幾顆新鮮的蘋果咚咚咚地滾了出來。?

蹲身去撿,卻疼得快要抽筋。?

天啊,她怎麼這麼倒黴啊?!?

正在懊惱,唐旭堯的身影倏地出現在她面前。?

嗯?!?

她還以爲是幻覺,但仔細看看又不是。?

仰頭看着他,因爲姿勢的問題,他修長的身影在她眼裏顯得更加高大,而他的臉在陽光的照射下浮出一種朦朧的美感,夏海芋怔在原地,頃刻之間就覺得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

心跳加速,呼吸微亂……?

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會在這一刻出現在她面前。?

怎麼辦,怎麼辦,她應該說什麼,她可以說什麼?!?

腦子裏亂亂的,最後,她竟是什麼也沒能說出來。全本摘書?

相反,唐旭堯倒是先開了口,“需要幫忙嗎?!”?

雖然嘴上是這麼問着,但他說話的同時已經蹲下了身,伸手幫她把地上的東西撿了起來。?

夏海芋面對這意外的情況有點措手不及,可是在她無能力爲的時候有人忽然可以幫忙,這種感覺真的很好呢!?

手臂還是好痛好痛,她努力試着擡起胳膊去接他幫她撿起來的蘋果,可是卻怎麼都做不到。?

額上,冒出了因疼痛而起的冷汗。?

唐旭堯發現她的不妥,問,“你的胳膊怎麼了?”?

“……”她疼得幾乎連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忽然——?

“唐旭堯……你跑哪兒去了……”趙芷汐人未到聲先到,空曠的樓道里傳來清脆的聲音,“討厭鬼,快點陪我去吃飯啦,我要餓死了!”?

聞聲,夏海芋腦袋裏的那點混沌立即散開,大夢初醒似的,連忙奪過唐旭堯手裏的蘋果,轉身飛奔上樓。全本摘書?

胳膊還是疼,但跟她此刻心裏的麻亂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唐旭堯,你在樓下嗎,我下來找你嘍!”趙芷汐的聲音再次飄來,清亮的嗓音響在整個樓道里。?

夏海芋忽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想法,恨不得自己短暫地失聰一下,可那終究只是一種幻想。?

不止如此,她還和從樓上下來的趙芷汐碰個正着。?

當兩個女孩擦身而過的時候,就像是第六感,她們都不自覺地擡頭看了一眼對方。?

夏海芋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臟緊縮了一下,連她自己也不明白爲什麼會這樣,慌亂地別開了眼。?

不自覺地,她加快了腳步,一口氣跑了數十個臺階,但還是隱約聽見趙芷汐跑下樓後的聲音。?

“唐旭堯,我說你怎麼半天不回答我,原來是看美女呀,說,你和她什麼關係?!”?

“你是不是看上她了?!”?

“說啊!”?

唐旭堯半天沒有吭聲。?

夏海芋覺得自己的呼吸也好像在一瞬間窒住了,理智告訴她應該趕緊走開,可雙腿就像是被灌了鉛,怎麼也邁不出那一步,不自覺地就等待起了他的答案。?

“唐旭堯,你要是再不說,我就跟你一直耗在這裏,跟你沒完!”?

“我說到做到哦!”?

趙芷汐糾纏個不停,唐旭堯終於被惹煩了,語氣像是不耐似的敷衍一句,“她只是鄰居!”?

只……是……鄰……居……?

原來是這樣啊!?

夏海芋心頭有一種說不清楚的感覺,像是釋然,又像是失望,懵懵懂懂的。?

慢慢地走上樓,掏出鑰匙,輕輕地開門,關門。?

生活的海洋裏,總有太多的波浪,讓人們以爲沒什麼可以在乎的,但其實,卻在不自知的情況下在乎着,一句話,就會狠狠刺進心裏。?

頭,還是有點昏昏的,整個人也有一種渾渾噩噩的感覺。?

幾個小時的時間,嗖得一下子就過去了,一轉眼,就到了快吃飯的時間。?

廚房裏,夏海芋坐在飯桌前悶頭摘菜。?

忽然,坐在她對面的雲小小用手輕輕噹噹敲了幾下桌面,“海——芋——”?

“嗯?!”夏海芋猛地擡起頭來,只見雲小小一張粉嫩嫩的臉上寫滿了無奈。?

“海芋,你把好的菜葉都摘掉了啦!”拿起兩根完好的菜葉,晃了晃。?

夏海芋擡頭一看,懊惱不已,“哎呀……我沒注意……”?

雲小小眨了眨眼,目露賊光,語氣裏帶着取笑,“嘻,等男朋友來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樣啊!”?

呃……等男朋友來的人……?

夏海芋微微一怔,她剛剛……是在想……另外一個人……?

見夏海芋不說話,雲小小還以爲她是害羞了,更忍不住捉弄,“海芋啊,看你這個樣子,好像很想白浩然哦,那等一下他來了,要不要給他一個愛的kIss啊?!”?

“……”夏海芋咬了咬脣,放下了手裏的菜,怯怯地說,“小小……如果我說……我想的人不是浩然呢……”?

“啊?!”雲小小一臉驚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