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社會關係都有調查。

2020 年 11 月 2 日

各種證明都要蓋章。

整個地區的派出所都被我光顧了。

逝去的父親,在怎麼樣,祖上幾代人的關係還是要簡單的調查的。

各種證明,蓋章,結束之後,等待的就是通過。

最後通知走的時候,是大家一起洗了個澡。

也不知道是什麼用意。

所有的即將成為軍人的一群人,全部在澡堂子洗乾淨了。

算是和家鄉的水告別吧。

看著大家那麼興奮,我卻那麼安靜。

說是心事重?

不是,是什麼,也不知道,或許是羨慕。羨慕別人的熱淚盈眶,羨慕別人的千里相送。

再看一眼車外的風景,靜靜的我坐著車到了火車站,我想火車站那個場景應該是我這輩子都忘不了的吧。

都是和我穿一樣的衣服,迷彩服,拿著一樣的行裝,一個黑色的包,背著一樣的裝具,迷彩的背囊;

我們人都集合在一起,我的心卻在憧憬著未來精彩而又刺激的生活,

就這樣等待著。

我們早早的在集合地點等待,等火車,等一列去往未知世界的火車。

聽說晚上七點火車才到呢

我們都坐在火車站的候車室,小道消息從來不曾停止。

此時的我,一直在憧憬著部隊的生活,在想象血與火的洗禮,全然沒有他們那樣的心情,

玩著手機,有的人在和家裡聯繫聊天,有的人在和女友聊天,哈哈笑的亂七八糟的。

各種各樣的都有。

我挺納悶個怎麼都是這個樣子?軍人是這個樣子嗎?即將是一名軍人了,怎麼都不注意形象啊?

這些人,還不是軍人,所以大家都是知道的,哪有什麼軍人的樣子。

當兵去的時候,和回來的時候的確是不一樣。

只是今天的樣子,算不得軍人,只是一群社會青年。

就像做火車,和做高鐵的環境是不一樣的。

不知道天是什麼時候黑的,也沒有那個心情去關心,總之該吃飯了,只是我還是沒有餓的感覺,況且我看著泡麵也沒有什麼食慾,又不想到處亂跑,怕耽誤事。

聽首長說,此時我們已經是一名軍人了,此時逃跑就是一名逃兵,在地方上是沒有戶籍的,不管是與不是,那個時候的我就一直在車站等著,不知道我是怎麼沉住氣的,反正一直到了天黑,還在一直等著。

「星河」在眾多的人中,左盼右顧終於聽到點我名了。

是火車來了!

走嘍,是的。

是和大家一起走了!

我們走的是綠色通道,沒有檢查,直接就是上車。

在車上就更熱鬧了,和想象的不一樣。。。

『水果瓜子零食有人要嗎』

瞬間被搶光,大家好像很有錢的樣子,恨不能把這個流動小車買下來。

『聽說到了部隊,東西都要上交的,不讓花錢,也不讓用手機』在這裡還有一些難聽的話,我就不說了,那些黑部隊的,我想等大家看完這部小說會有新的認識

看著這些人手裡這麼多錢,好像成了累贅,恨不得全花完了,水果三十一盒,不夠賣

這水果在外面三十塊錢夠買好幾斤的了,只是這裡不讓出去。

並且都有錢,無所謂,開心就好,反正到了部隊沒有地方花,說不定還會被班長黑了,於是乎,水果零食都是售空了,一個小推車的貨物怎麼夠一車廂的人搶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坐著無聊了估計是,有點餓了,

以前不吃泡麵的我現在只能吃泡麵了,統一提供的泡麵,免費,隨便吃。

漸漸的水果的價格降低了,二十元一盒,走過一圈沒有人買了,後來的情景是這樣的

『務員十塊一盒買一盒『;

『不行的,要不二十賣你兩盒『

『行『

『買兩盒『』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大家開始惜金了。

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好像過去了一樣,

其實泡麵吧,吃第一桶的時候還是挺好了,至少讓我知道,泡麵沒有那麼討厭,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餓的。

激動了一天也累了。是的,是激動。不管表情是怎麼的冷靜,始終是掩飾不了內心的激動的。

在火車上漸漸的感覺無聊了,況且還要做好長時間的火車,而且還不知道要去往哪裡,只知道部隊

如果不是軍列,我想我一定會崩潰,沒有方向,沒有目標,只知道一直走。。。

一直走。。。

到了晚上,深夜,火車依然在行進,然而車上的喧鬧並沒有減少。

大家都很有精神。

但是我卻感覺有點暈暈乎乎的,不知道是暈車造成的,還是神經蹦的太緊了太累了,感覺有點不舒服。

不知到了什麼時候,外面開始下起了雨,在車窗上面留下了一道道水影,漸漸的車上面安靜了。

但是車裡並沒有那麼冷,相反還有點熱,

因為人比較多,都是從北向南過來的,最遠的有山東的,

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啊,也是大開眼界,沒想到會和外省的人同坐一輛火車,,此時在車上也都慢慢的熟悉了,問著從哪裡來的,猜測這到哪裡去,結果是仍然沒有結果,沒有和自己有關的消息,或者是有關於自己去向的消息。

因為範圍太廣,不知道自己會前往何處。。。

豪門家族:替代你的新夫人 夜深了,都累了,也都困了,此時才發現沒有睡覺的地方。。。

似乎到處都是人,椅子上地板上,白天坐車,還好一點,但是晚上睡覺,在火車座位上,真不舒服。

睡在椅子上還不如睡在地板上舒服,至少地板上有各位的包,包裡面可都是被子啊,因為車廂里不冷,就都沒有拿出被子,直接就把包放平,當成了床,睡在上面了,迷迷糊糊睡著了,在搖搖晃晃之中這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第二天發生了什麼我自己都記不清了,反正都在火車上,餓了就自己去泡泡麵吃,吃飽了就坐在座位上,打牌拉呱

第三天換乘了一次火車,到上海了,到了上海,很熟悉的地方。我來過,我自然記得,自然會留心。

依然記得那天情景。

早上吃的是盒飯。。。。。。

中午什麼飯都沒有這不早上吃過了,沒有那麼多講究。 紅樓英雄傳 因為吃的遲了點所以中午飯就免了,此時有沒有飯,都是次要的,此時的心情不在吃的上面,而是在選兵的幹部上面,

因為他們在挑選新兵。

然而我心裡很是擔憂,為什麼走的不是自己,不僅僅我一個人這麼想,他們也是這樣的感慨。

看著一個一個的都被帶走了,我心裏面也是非常著急的,私心都在想著,現在被調走的,都是到了好一點的地方,那我們這些挑剩下的,是不是就。。。。

哎,苦逼了。

懷著忐忑的心情,我們又上車了。。。

哎,又是一夜,天天主食都是泡麵。。。。。。。。

讓人蛋疼的事情是做了四天三夜的火車,天天都是泡麵火腿泡麵火腿泡麵火腿。。。。。。

泡麵火腿泡麵火腿泡麵火腿似乎成了我們的夢魘。。。

終於下車了,下車的時候,似乎還在鐵軌上晃悠,大地還在震動轟隆轟隆。。。

感覺自己就是泡麵了,一碗在混沌之中的泡麵。。。

此刻我想我應該是脫離了原來的社會。

因為此刻我們與從前不一樣了。 第一百二十二節、重生去吧

優秀的人總是被挑的,這是不變的定律

搖搖晃晃的下了火車,懷著憧憬的心情,內心大喊一聲血與火我來了

我來了,血與火,

我來了,我們的青春

熱血不過三秒。。。

我就提著一個包背著一個包,走著隊列,零散的跟著帶隊的人走,走到了候車室。

此時很安靜沒有太大的嘈雜聲,只有軍人在下著口令,這裡的空間比較大,雖然人多,但是非常井然有序。

我們被隔離在空曠的地方,周圍都拉著分界線。

我們就坐在包上面在等,等什麼?

等待被挑走。

如果能夠在重生一回,我想此時此刻,沒有人比我更想重生了。

看著領導手裡拿著我們的檔案,在討論著,在說笑著,我們似乎都掌握在他們的手中。

是的我們都掌握在他們的手中,我們的去向,我們的未來,都會在此刻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看著出口站著兩個警衛,挺拔的軍姿,睥睨天下的神情,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

我心裡在想著,以後自己也會像他們一樣,甚至要比他們還要帥。

『一米八以上的出來』一聲恫嚇,把我們的注意力都拉了回來

只見幾個人都出列了,站在走道里。

『立正』一個命令,他們一個個都照著口令在做

然後一個領導在邊上看著,

『你這肩膀,怎麼一邊高,一邊低啊,調一下,怎麼調不過來啊,』

『哎,小夥子,你這是什麼情況』

『還真調不過來,行了,你回去吧』

只見他又提著包,回到我們的隊伍中,看著他的神情,似乎很失落,沒辦法,人長的就是這個樣子嘛,能怎麼辦?

『哎,小夥子,你的腿怎麼一長一短啊,立正,讓我看看』

『還真是一長一短,哎行了,你回去吧』

又回來一個

看著他們,多少心裡還是有點羨慕的,畢竟有人在考察,有人在選擇,他們有這個參加的機會,而我根本沒有這個機會

『小夥子,可以啊,胸夠大的啊,不是雞胸吧』

『啊』

現場一片鬨笑,雞胸?是啥?

『喔不是啊。』

『行了,你們這些人跟我走』

看著兩個領導敬個禮,揮揮手,就帶走了一批,然而我還在原地待著,心裡有點著急,因為我還不知道自己將要去向何方?

此地是哪裡?是福建火車站,我們將要去哪了里?不知到,最著急的莫過於此了,被挑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最喜歡的,但是優秀的人總是被挑的,這是不變的定律。

『會打籃球的舉個手,我看看』

涮涮涮好幾個都舉手了,我也想舉手來著,但是一看他們的海拔,我想還是算了,都是高個子,像我這樣,海拔不行,彈跳不行的,實在沒有那個信心,看著他們幾個都是剛剛挑剩下的大高個。

總裁老公太兇猛 我一想唉,還是算了吧。

又被帶走了一波,我這心,緊張了,真的緊張了,完全沒有一點自主權啊,我會去哪裡,不會像許三多那樣,被送到。。。不敢想,也不願想。

『懂點藝術的,舉個手看看,沒有?會畫畫,寫作,會唱歌也行,攝影,也行』

我草,這樣也行?就這樣又帶走了幾個

我的心啊,我也想去啊,寫作我行啊,唱歌,攝影我都會一點啊,但是看著領導的樣子,我就自慚形穢了,實在是拿不出手,況且高中生畢業,哪有那麼多的技能,算了。。。

此時此刻,我知道了學好語數外走遍全天下是老師騙我們的,在這個地方語數外再好有什麼用?首先我們缺少的是自信啊!

婚然心動 從頭到尾都沒有聽到牧軍這個名字,內心著急著,也是緊張著。

看著一個一個的都被拉走了,還留下這麼多人。

算了我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份子,聽天由命吧。

看著他們都走了,我還在原地,完全就是高興不起來啊

『都有,起立,提包,走』

我們這些剩下的人,就更著領導走了,說也奇怪,我這一路都是跟著陳科長走,從老家,一直到現在。

千山獨行 依稀記得陳科長,那是二毛一,那時候我還分不清什麼是尉官,什麼是校官,只知道將軍是掛著星星的。

那時候我還傻傻的認為,只要留在部隊時間長,就可以當官,一年比一年大,將來說不定就可以當上將軍了。

早上估計是下了雨,地上還有不少的積水,真慶幸,雨停了。

跟著陳科長,我們上了車,東風大卡車,歡迎入伍入伍光榮幾個橫幅打字貼在車上面,迷彩綠的軍車,沒想到,有一天我也會坐在這種車上,此刻心裡還是很高興的,選兵的事情一掃而過,因為有一群人和我一起,

終於走了,不是嗎!

部隊,軍營,叢林,槍林彈雨,我來了,哈哈

其實呢,似乎很多人都會懷著這樣一個心情入伍,那就是隨時回家,只是這個時候要是回家,那就是逃兵。但是並不影響我們想要記著回家的路線。

汽車發動了,先是在轉彎的地方繞了一圈,然後就是像東行駛了

我草,這車開的真是的,直接過來不就好了,還繞一圈

車漸漸的多了,但是奇怪的是沒有堵車,我看著一輛一輛的車根在我們的後面,不斷的有小車超越我們,牌照都是閩A的,我們此時此刻在福州,殊不知福州在我的人生里留下了永遠的印記。

嗚嗚穿過一個山洞,果然是部隊,遠離社會的喧囂,在深山叢林里,此刻心裡是熱血澎湃的,

嗚嗚又穿過一個山洞,我期待著,我幻想這電視裡面的場景,牛逼的部隊都在隱秘的地方,哈哈

嗚嗚又穿過一個山洞,突然天上下起了大雨了,這雨下的,我坐在最後一排,想記著路線的,顯然此刻要往裡面挪移了。

嗚嗚又穿過一個山洞,哎天晴朗了,雨停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