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進入病房,護士長正在給溫如意換輸液,見到他們進來了,打了聲招呼,又笑眯眯的看著容月兒:「這是誰家的小公主呀?怎麼這麼漂亮?」

2020 年 11 月 2 日

「我是容家的女兒!容子澈和溫如意的小公主!」

容月兒頗為自豪的回答。

護士長眼角的皺紋加深了很多,抬手摸了摸她柔軟的頭髮:「容先生,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先出去了。」

「嗯。」

總裁的天價契約 護士長走出了房間,順手帶上了門。

容月兒好奇的走到床前,打量溫如意。 明草 她對溫如意的印象並不深刻,當初領養了她沒多久,溫如意就離開了,之後關於她所有的事情,都是從容子澈那裡聽來的。她知道自己的媽媽很仗義,長得很漂亮,性格很豪爽……當然有點小暴躁啦,不過這點無傷大雅,對她來說,溫如意都是世上最美麗的媽媽。

時隔將近一年,再看到溫如意,記憶里關於她的一切,都變得鮮活了起來。

容月兒爬到床上,輕輕的摸了下溫如意的臉頰。

涼涼的,滑滑的……她喜歡這個媽媽。

因為班裡的每個同學都有媽媽,唯獨她沒有。最最重要的是,爸爸也喜歡媽媽。她喜歡爸爸,所以爸爸愛的一切,她都會喜歡。

「月兒,別打擾媽媽睡覺。」

容子澈提醒。

「哦,好的。」容月兒乖巧的收回手,趴在床邊,眼睛一錯不錯的繼續盯著溫如意,問:「爸爸,媽媽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再過幾天就醒啦。」

「具體是多少天?是一天,兩天,還是一個星期?」

「爸爸也不知道,這要看你媽媽什麼時候願意醒過來。」

容月兒托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說:「那媽媽為什麼不願意醒過來?是生爸爸的氣了嗎?爸爸,你是不是做了什麼錯事,媽媽不高興,才不想醒來看到你?」

容子澈瞪了眼睛,不滿的說:「我在你眼裡就是會做錯事,惹你媽媽不開心的人?」

容月兒毫不畏懼的點頭,一板一眼的回答:「嗯,因為爸爸也經常惹月兒不開心。」

「我什麼時候惹你不開心了?」容子澈覺得莫名其妙,一直以來,他覺得自己對月兒比親爸爸還親,都快把她當成祖宗伺候了,這小丫頭還有不滿的?

容月兒掰著手指頭數落道:「有很多呀,上次家長會,你沒過來。還有,我參加學校的親自比賽,你也沒來。對了,你還經常三天兩頭的不見面,背著我偷偷喝酒……」

小丫頭吧吧的說了一大通。

容子澈:「……」

「好了,我以後不那樣了,總成了吧?」容子澈有些愧疚的說,「我之前是因為你媽媽不見了,傷心過了頭,才會做出那麼多錯事,現在你媽媽回來了,我會一一改正。」

「這可是爸爸說的哦……我都記得了。」容月兒回頭,笑眯眯的望著溫如意說,「媽媽,你也聽到爸爸說的話了吧?你趕緊醒來,咱們一起監督他。」

「鬼精靈!」

容子澈一指頭點在她腦門上,容月兒穩不住身子,噗通一聲跌坐回了床上。

「壞爸爸,欺負人!」

容月兒清脆的聲音充斥著房間。

容子澈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而就在父女兩人和睦相處時,門口響起了敲門聲,容子澈以為是護士又來了,對容月兒做了『噓』的動作,朝著門口走過去。

打開門,門外站著的不是護士,而是兩名身著警察制服的人:「容先生,我們是市警察局第一大隊的,這是我們的證件。」

檢查了他們的證件,發現的確是真的,容子澈問:「你們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之前你們家有人報警,說是自己的孩子差點被陌生人搶走了。現在我們已經找到了那人,可她堅持稱自己是孩子的母親,並且提出要跟孩子做親子鑒定,所以……我們想請你回警察局一趟,看看怎麼處理這件事。」

警察一板一眼的把話說完,容子澈回頭看了眼容月兒。見她正往自己的方向看,連忙把門關上,走出了病房,「我們去那邊談。」 兩名警察跟著容子澈走到相對僻靜的地方,容子澈開口道:「我領養月兒的時候,福利院負責接納月兒的老師說,她的父母已經雙亡,唯一最親近的爺爺也在不久後去世。所以,我不認為,這個女人會是月兒的親生母親,作為月兒的監護人,我有權利拒絕她的無理要求。」

「是,容先生,你說的情況,我們在來之前,已經做了了解。福利院那邊的老師也跟我說了月兒的情況。但監獄那邊我們也問過了,她說當時跟自己的丈夫有些矛盾,丈夫誤以為,女兒不是自己親生的。於是,在女兒一歲左右的時候,丈夫把孩子偷偷地抱走送給了別人。後來,她百般質問,都沒得到孩子的下落,在那之後不久,孩子的爸爸就去世了,她便一個人單獨在找孩子,一直找到了現在,才確定月兒小姐是她親生女兒。」

警察把具體情況介紹了下,說:「容先生,我們也不是故意為難你們。實在是她說的有板有眼的,我們警察局也沒辦法把她趕走,所以……你看要不要到警察局了解一下具體情況?」

「好,我過去看一下。」

容子澈點頭同意。

兩名警察臉上露出明顯鬆一口氣的神情。來之前,局長再三吩咐他們了,如果容子澈不肯過去,不能勉強他。

當然,能勸說來最好了。

他們聽到這話,還以為容子澈是多難對付的人呢,沒想到挺和顏悅色的。

容子澈折回病房,對容月兒說:「月兒乖乖的在這裡陪媽媽,爸爸出去一趟,很快就回來。」

「嗯,爸爸,拉鉤。」容月兒抬起小拇指。

容子澈露出淺淺的笑容,勾住她的小拇指,然後將大拇指對在一起,「好,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誰變誰是小兔兔。」

走出病房,容子澈交代護士長進去看著月兒,然後跟著兩名警察上了車。

警察局。

容子澈和兩名警察踏入審訊室,負責審訊的兩名警察立刻站起來打招呼,「杜筱染,這位是容先生,也就是現在月兒的爸爸。你有什麼話,趕緊跟他說吧。」

被拷在椅子上憔悴不堪的女人,聽到這話,神情頃刻變得激動了起來,拚命的掙扎著想要靠近容子澈,但椅子是固定在地面上的,她根本離不開半步。

發現了這個事實,杜筱染不再掙扎,順著椅子跪在了地面上,「容先生,囡囡真的是我的親生女兒,我已經找了她整整九年的時間,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我知道你很疼愛她,可是,我真的求求你,把她還給我吧,她是我們家唯一的希望了……」

話到最後,杜筱染泣不成聲,低著頭不停地給容子澈磕頭。

咚咚咚!

磕腦袋的悶響不停地回蕩在房間里,一個負責審訊的女警官不忍心的錯開了眼睛。

容子澈擰眉望著杜筱染,不知道是他受到影響產生了錯覺,還是真的是這樣,打從看到杜筱染的第一眼,他就覺得和月兒有些相似。心微微的有些發緊,他面上卻沒有露出任何聲色:「你說月兒是你的女兒,有什麼憑證?」

「我可以做DNA鑒定的!」杜筱染顫著聲音回答,「對了,囡囡的後背上有個蝴蝶形的胎記,很容易認的出來的,容先生如果不相信,盡可以去看看。」

「好,等回去,我就去檢查。」容子澈沉靜的說,「你既然找到了月兒,為什麼不直接去容家跟我說,而是私自搶走孩子?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很容易傷害到她?她嚇得根本不敢睡覺?你說你是月兒的親生母親,可哪個親生母親會這麼對自己的孩子?」

「我……」杜筱染張開嘴巴,呼吸急促的說,「我來之前打聽過了容家的情況,聽說你們家權大勢大,我怕直接跟你們要,你們不肯把孩子還給我,所以……」

容子澈聽到這,氣的冷哼了聲:「我沒話問了。既然你敢做親子鑒定,那我們就等鑒定結果出來再說吧。」

他扭身朝外面走,腳踏出門口,又聽到杜筱染說,「容先生,我真的很感謝你,把我的囡囡養的那麼好。大恩大德無以為報,真的對不住了。」

容子澈心頭止不住的煩躁。

月兒是他和如意的女兒,這杜筱染還沒確定是月兒的母親呢,憑什麼感謝他?

張了張嘴想反駁她,但終究覺得沒必要,邁開步子走了出去。

……

「容先生,接下來我們會安排月兒小姐與杜筱染做DNA親子鑒定結果,請您耐心的等待結果。」

警察大隊的隊長,跟在容子澈身邊,畢恭畢敬的說。

從當爺爺開始 容子澈點了點頭,應了聲:「嗯。」

車子開出了警察局,司機問容子澈是不是要回醫院,容子澈搖頭說:「暫時不回,先去福利院那邊看看。」

哪怕那個女人說的信誓旦旦,不看到真相的那一刻,容子澈也是不相信,月兒是送養的。

因為如果那樣,他捧在手心裡的寶貝,真的要送給別人了。

車子停在福利院門口,容子澈剛從車上下來,看守門衛的大媽就開心的說:「容先生,你好久沒過來啦,小月兒怎麼沒跟你一起來?」

「她這兩天課業比較忙,等抽出空了,我一定帶她來看看。」容子澈隨意的回答。

「哎。」

容子澈徑自進入了大院,幾十個孩子正在院子里做遊戲,看到他進來了,其中一部分孩子認出他來,立刻圍上前,說:「容叔叔,你怎麼才回來呀,我們都想死你了。」

「容叔叔,你給我們帶糖果了嗎?上次你帶的巧克力糖可好吃了。」

「容叔叔,我這次考試考到了滿分!」

「容叔叔……」

聽著孩子嘰嘰喳喳的報告情況,容子澈鬱悶的心總算緩和了一些,露出笑臉說:「這次沒給你們帶東西,你們想吃什麼,就去外面跟司機叔叔說。等下次來的時候,容叔叔都給你們買來。現在,容叔叔有些事情,要找楊老師,你們能不能告訴我,楊老師現在在哪兒?」

「楊老師在給我們做飯。」

「好,真乖,下次多獎勵你一些糖吃。」容子澈摸了摸開口說話的孩子一下,然後邁開修長的腿,朝著福利院的廚房走了過去。

……

隔著廚房的玻璃,看到楊老師的身影,容子澈揚聲喊道:「楊老師,我有些事情想要問你,可以方便出來一下嗎?」

楊老師聽到他的聲音,連忙放下了手裡的麵糰,跑出來,看到是他,笑著說:「容先生,今天怎麼有空來了?月兒呢,她怎麼沒有跟你一起呀?」

容子澈回答:「我想來問一些有關月兒的事情,不方便帶她過來。」

楊老師爽快道:「容先生,你有什麼問題儘管我,我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嗯,楊老師,月兒在之前的家庭,是不是抱養回來的?」容子澈開門見山,「現在有個女人上我家說,她才是月兒的親生母親,當初月兒是被家裡人偷偷送走的。」

楊老師愣了下,說:「不可能呀!」話說完,頓了一會兒,抬手拍了拍腦袋,「完了,完了,完了!送月兒來的是她的遠房親戚,當時她直說月兒的親生父母和爺爺都死了,家裡沒人撫養她了,只能送到福利院,我也就沒多想,給月兒辦理了入院的手續。我記得當時登記的時候,月兒是A型血,她父母都是O型血,我還奇怪呢,兩個O型血怎麼可能生出一個A型血的孩子,可是帶她來的親戚說,她父母的血型是隨便填的,不能當真。我也就忽略了這點。容先生,你說,是不是不是沒搞錯,而是……月兒真的不是她父母親生的孩子?」

楊老師想到可能面對的情況,自責不已。

來這裡領養的父母,大多數都是真心實意想領養一個孩子,可十有八九都是想領養男孩,像容先生這樣想領養女孩,並且真心實意對待的,實在是太少了。

若是因為自己的過錯,害的容先生失去了女兒,那可真是天大的過錯了。

「對不住呀,容先生,實在是對不起。」

楊老師不停地道歉。

容子澈眉頭微斂,「楊老師,你先別忙著道歉,你現在還能聯繫上月兒的家裡人嗎?」

「登記的資料都在電腦上,我去查查,應該有的!」

楊老師連手都顧不得擦,快速跑向自己的辦公室。

打開電腦,搜索了下關於月兒的記錄,楊老師說:「有了,這位就是送月兒來的,她的遠房舅舅,當時她登記的地址是方華鎮文明街10棟-1-303,就是不知道過了這麼多年,他有沒有搬家。」

「沒關係,我先過去那邊問問,如果他搬家了,那就在朝朝。」容子澈微微的頷首,客氣的說:「謝謝你了,楊老師。」

「容先生,你千萬別跟我說謝謝。月兒這事都怪我,是我沒把資料記清楚,還害的你家這樣……容先生,我該跟你說聲對不起才是。」

楊老師越說越覺得對不起。

容子澈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說對不起,楊老師,我先走了。」

「我送送你。」

「不用了。」

婉拒了楊老師,容子澈對司機說,「去這個地方。」

「是。」

……

方華鎮就在A市的郊區,一來一回也就不到三個小時。容子澈趕到方華鎮,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他直接問了當地的一個老婆婆,找到了容月兒叔叔的住址。

可到了地方,他這才發現,這一家人都已經搬走了。

問了附近的鄰居,得知在兩年前,這家的兒子大學畢業,把二老接去了帝都。

容子澈立刻問清楚餓了具體的情況,然後打電話給帝都那邊的朋友,讓他們幫忙找人。 折騰了一天,回到醫院,容子澈剛推開門,護士長抬手放到嘴邊,輕輕的做了個許『噓』的動作,然後指了指床上。容子澈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窩在溫如意身邊的容月兒。

小丫頭睡的正熟,不知道夢到了什麼好吃的,時不時的砸吧自己的嘴。

容子澈只覺得自己辛苦了一下午的疲勞瞬間消除了。

「容先生,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出去了。」護士長輕聲說。

「辛苦你了,去休息吧。」容子澈說完,踱步到床邊,輕輕的摸了摸月兒的腦袋,心裡充滿了不舍。打從見到她第一眼起,他就覺得這小丫頭跟自己很投緣,後來相處下來,他是實打實的把她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來看待。

現在好不容易培養出感情了,月兒也拿他當親爸爸看,他怎麼捨得把她拱手讓給別人?

甭說那人是月兒的親媽,哪怕天王老子來了,他也不樂意。

容子澈眼裡閃過一抹堅定,扭頭問傭人:「月兒吃過晚餐了嗎?」

「小小姐說,想等你回來一起吃飯呢。沒想到等到了她睡著,先生才回來。」

「嗯,那準備點飯菜吧,等下月兒醒了,我跟她一起吃。」

「好。」

飯菜都是家裡做好再放在保溫食盒裡送過來,所以傭人只要擺盤端進來就成。沒多會兒,所有的吃食都準備好了,容子澈看著時間已經到了晚上七點鐘,讓月兒再睡下去,只怕小丫頭晚上要睡不著了,走到床邊喚醒月兒。

容月兒睡的正香,被人打擾到,不滿的哼哼了兩聲,容子澈笑著捏住她的鼻子,寵溺的說:「月兒小公主,是爸爸呀!再不醒來,那可就沒晚餐吃咯。」

聽到他的聲音,容月兒刷的睜開了眼睛。

小手摸了摸他,確定眼前的人真的是他,高興的抱怨:「爸爸,你怎麼那麼晚才回來呀,你不是答應我,很快就回來嗎?」

「有點事情耽擱了,來,下來,咱們一起吃飯。」

容子澈把小丫頭放到了地上。

容月兒聞著飯香,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爸爸,媽媽不跟我們一起吃飯嗎?」

「媽媽還在睡覺覺,等她醒來,才能跟我們一起吃飯。現在,我們兩個先吃飯。」

「哦!」容月兒拿起小一號的筷子,又問:「那媽媽一直睡覺,不吃飯,不會肚子餓嗎?」每次她睡覺醒來,都會很餓很餓呢。

「不會,媽媽有輸營養液。看到沒,就那個透明的小管子,會供給媽媽營養。」容子澈耐心的解釋。

容月兒點了點頭,張嘴還想問問題。

容子澈夾起一隻水晶蝦餃,放到她的嘴巴里:「食不言,寢不語。不許再問了,聽到沒有?」

「唔……唔……唔……」

容月兒含糊的說了句話,張大嘴巴,用力的嚼了嚼餃子吞咽了下去。

……

吃過飯後,容子澈給溫如意擦身子,倒尿盆,又給她仔仔細細的按摩了一個小時,一通忙活下來,額頭上冒出了一層密密的汗。容月兒拿著紙巾,擦去他額頭的汗水,說:「月兒要快點長大,等月兒長大了,幫爸爸一起照顧媽媽,爸爸就不會那麼辛苦了。」

「爸爸不辛苦,只要有媽媽和月兒陪著,爸爸一點都感覺不到辛苦。」

容子澈幫溫如意掖好了被子,對月兒說:「晚上,媽媽一個人睡覺會害怕,所以爸爸要陪著她,月兒,你回家睡覺,明天再過來,好不好?」

「不好,我想陪著爸爸媽媽一起。」

容月兒雀躍的臉上瞬間布滿了不高興,嘟著嘴巴不肯答應。

容子澈說:「醫院這邊細菌和病毒多,小孩子免疫力低,你一直待在這邊會生病的。聽爸爸的話,乖乖的跟著傭人阿姨一起回去,等改天爸爸給你買玩具。」

「我不要……」見他伸過來手,容月兒往後一躲,抱住了溫如意的胳膊,不肯放開,「爸爸,你別趕我走,我害怕,我想跟你和媽媽在一起,你讓我留在這裡,行不行嘛?」

說著話,她圓溜溜的小眼一眨吧,淚水頓時流了下來。

容子澈最見不得女人哭,以前是自己老媽,之後是如意,現在又多了一個月兒。這三個女人都是他的剋星。

心疼的要死,他態度也沒那麼堅定了,妥協道:「好吧,不過只許今晚待在這,明天必須回家裡住,聽到了嗎?」

「聽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