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唐若也發現一個問題:“你說你能把衣服拿出來,但是衣服多了的話,這麼大的目標,你的東西會不會被搶?”

2020 年 11 月 2 日

男人頓了一下,爲難了。

確實,他之所以只拿了一件裘皮大衣正是因爲一件好隱藏,而多了,勢必會露出邊邊角角讓別人看見,導致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說實話,他每次擺攤都是一大早乘着這裏人還沒有起牀就走了,晚上也都是晚到人流涌動,這裏華燈已上大家各自娛樂,纔回去,還當真沒有大中午就回來的。

潘曉萱本來也想站在門口等待,但是站在這裏就同被打量的異類一樣,讓她十分不舒服,而且都走到這裏了,其實這裏比起裏面也沒有好上多少了吧。

“我們還不如一起進去吧?”潘曉萱建議。

薛姐她們也沒有反對,都是贊成:“是啊,進去吧,早點拿了早點出來。”

她們有膽量進去的原因也是因爲相信唐若的異能。而她們自己對自己的異能也是信心不少,還有一個原因,她們都沒有見過所謂的“紅燈區”這次也想見識一下。

大家都說進去了,唐若自然不會反對什麼,於是朝男人說:“馮老闆你帶路吧。”

男人見幾個姑娘一點都沒有害怕躊躇之色,三言兩語之間就決定跟了自己後頭,更加不敢忽視這幾個姑娘。

本以爲只是政權家的小姐而已,現在看來……還是有強大異能的有權有勢之人。

他有眼色之人,看見其他三人都以唐若爲首,朝她伸出手彎腰請道:“那麼各位這邊請。”

對於這樣的街道,就同a市的十二號大街一樣,也像h市抗戰路一樣,本質上都一樣的。

唐若詳細見過抗戰路上居民的生活狀況,對於這裏只是再見上一遍而已。

然而她見過,其他三個姑娘倒是都沒有見過,幾乎是目不轉睛的瞧着旁邊的人。

當街一言不合就打架的,有人跪地求饒有人躺在地上吐血的,還有姑娘脫光了當街表演只爲賺口飯吃的……

三個姑娘看見後下巴都差點掉地上。

然而,她們目不轉睛的看旁邊人羣,其他人也在目不轉睛的看她們。

有人想着上前來打個招呼套個近乎或者挑逗一番之類的,又不敢。

四人乾淨無比,雖然年齡有大有小,但是各個貌美,見着就不是這條街出來的人物。

很明顯,這樣的人,他們得罪不起。

末世還能生存下來的,眼色如果沒有,都是活不到現在的。

潘曉萱拉着唐若“哎呀哎呀”的邊看邊嘀咕:“那幾個女的,你看,這麼冷的天,脫成這樣……你看看,那個男人都要被打死了,還要打下去?哎呀,那個小朋友才這麼小,就要撿這些垃圾了……”

閒事不要管。

出門之前,白七已經交代過。

所以見到許多不平事她們都是掃過一眼,然後筆直跟在馮老闆的後面而已。 馮老闆覺得自己末世後就沒有這麼舒暢快意過,以前哪一天不是抱着頭如同過街老鼠一樣,躲躲藏藏的出門與進來,就只有今天,他走在最前面,後面跟着四個天仙的姑娘,昂首挺胸,闊步往前走過來的!

不過總有人要眼紅幾個裝扮的,自己不敢過來,就推着自己的小孩過來。

那小孩也是機靈人,跑的飛快的過來,就撲過去想抱唐若的大腿。

唐若在末世練出警覺來,這麼一撲,她速度更加快的往旁邊一邁,直接給自己和幾個姑娘貼身開啓了精神力屏障。

那還孩子沒抓到唐若,立刻準備扯上潘曉萱的裘衣:“姐姐,姐姐,施捨點吃的吧。”

四人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馮老闆腳一踢,就把那小孩的手給踢走了。他直接從後面的袋子裏抓出一件毛衣扔過去:“去去去,不要擋着各位神仙的路!”

這樣的當街要飯,在這裏打死都是活該。

大家心中都有數,所以沒有大人過來,只讓自家小孩過來。

那孩子見這麼一求就得到一件毛衣,也非常高興了,抓起來說了幾句謝謝就跑掉。

馮老闆看着周圍說:“有小孩的不要再過來了,不然我當街就會打人了!”

他的話是沒有人害怕,但是架不住他身後的四個乾淨姑娘啊,那些想讓自家小孩過去要東西的瞬間被唬住。

馮老闆轉回身,朝着唐若笑:“對不住,這裏的小孩不嚇唬是不會死心的,不然全都纏過來就跟糟糕了。”

唐若四人都點頭,表示知曉。

麻煩有些都是自找出來的,對於l市這樣的情況,她們一點都不想插手,很多時候,尤其是現在的環境下,只會越幫越忙,越幫越把自己等人陷於險地。

很快到達一家棚戶前,他請人進門後,在一個非常大型的古式的木箱之前搬搬撿撿,然後從下面拿出幾個袋子。

“這幾件我包養的非常好,裏面的樟腦丸我都不願意拿出來。”說着一件一件從衣服封塵袋裏拿出衣服來。

這個劇組之前真的是大製作,裘皮大衣非常多,光他這裏居然就有八件左右,有白有灰有黑有咖啡色,還有幾件是男款的。

光這麼一筆支出,估計都要幾十萬。

薛姐她們一人挑了一件,剩下的潘曉萱當下就叫道:“我們全要了!”

唐若睜大眼睛:“這麼多,都買了?”

她倒不是捨不得晶核,比起其他人出門一天大概也能只能打200左右的隊伍,他們可以上千的收集。但是,這麼多其實也很佔空間。

“對啊,我們隊里人也多啊,一人一件還不夠分呢。”

這麼一說,又有道理,唐若也就不再糾結,直接付款。

馮老闆拿着幾百個晶核樂的飛上天了,乘着財主還沒有走,立刻把箱子裏能拿的出手的東西都拿出來:“小姐,我這裏還有幾件寶貝,你們可否要看一下?”

來都來了,大老遠的,有東西當然都拿出來看看。

得到同意,馮老闆更加不遺餘力,把壓箱底的都撈出來:“這個是一串真的清代五帝錢,佩戴這一串可以化煞保平安的功效,我之前可是請高人花了大代價得來的,一般人我真不願意拿出來。”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 華國很推崇風水學,這種東西信者有不信者無。

自己穿越與白七的重生都經歷了,連萬年不遇的末世都來臨了,還有什麼計較的,唐若拿來看了看,就說:“好吧,留下吧。”

妾本布衣:王爺,別放肆 馮老闆的第二件寶貝是一件金絲軟甲。

“刀槍不入,真的是刀槍不入,我們公司花了幾百萬仿做的,說是仿做,以現在的科技,其實比起古代的,只有過之而無不及啊。”不過沒有人欣賞,他也一直放着,而且這個還是他一路沒有異能還能過來l的重要原因,算是他的保命符。

潘曉萱二話不說,從空間抽出一把唐刀就劈過去。

“叮”一聲,閃出一些微弱的光,然而,那軟甲還是完完整整。

“好東西。”薛姐都稱讚。

唐若亦點頭:“這件也留下。”

第三件起她們就沒有什麼興趣了,都是一些玉器,而且看着的模樣,也只是後來仿照古玉的模樣而已。

之前的玉器劈開多了,也沒有見過與自己一樣的空間什麼,所以這些都打算要。

不過買了那麼多東西,四人都沒有還價之類的,馮老闆直接當成添頭就把這些東西都送給衆人。

一次得到近千個晶核,馮老闆覺得自己完全可以遠離這個貧民窟了,然後把所有東西一打包就說:“各位小姐等我一下,我跟各位一起出去可以嗎?我想要把這個房子退掉,還是住地上好點,這裏每日都提心吊膽的住着。”

富了就不敢單獨走路了,這個底下地府還真是牛鬼蛇神什麼都有,就怕一個來搶,什麼都沒有了。

他送了這麼多東西,大家也是順路出去帶帶他而已,自然沒有拒絕。

五人再次走出房子,打架鬥毆的已經換了一批人。

潘曉萱看着說:“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太閒,每日每日的打架不凡麼。”

正說着,一個男人一腳被另一個男人踹飛到衆人面前。

男人全身都不乾淨,他像狗熊一樣的撲倒在地,又立刻站起來跑過去想繼續打架。

一腳踹他的男人嗤笑一聲道:“彭正寧,就你這樣的垃圾還想與我搶女人?再說了,不是老子想跟你搶的,而是你的女人自己倒貼上來的。不過也是,你這樣的廢物,難怪那女人都不要你。”

“你!”彭正寧衝過去,很快那男人擡起一腳想把他踹回去!

“彭正寧?”薛姐聽得這個名字,腳步一旋,手上的水龍柱已經擊打而出。

二級異能,速度很快,蜿蜒不斷,直朝那個先前嗤笑的男人而去。

男人是力量系,面對如此的水龍柱,反應也很快,直接雙手交叉一檔,用十分的力量才擋下那攻擊。身上雖無大礙,不過全身已經溼透。

彭正寧突然聽到薛姐的聲音,直接愣住了,直到半天才僵硬的回過頭,看着眼前的女人,艱難的開口:“啊香,你,你沒有死?” 因爲之前這個人旁邊的一個女人說他們要去l市,自己哪裏比不上那個女人,被阿寧罵道,你口中的那女人是我老婆,而讓她印象深刻。

如今這個國家縮小到只有四個基地,人口只有原來的百分之幾,想遇到一個誰還真是挺容易!

山不轉水轉,真是哪裏都會遇故人。

薛姐自然也聽見之前男人的嗤笑話語了,自己末世前的老公,爲了個女人,被人打成喪家犬,而那個女人卻不是自己,想想自己當初還跑到h市去找他,而現在……除了苦笑一聲,然後各走各的,還能說什麼。

彭正寧見薛香等人要走,再見她們全都一身光鮮,單看衣着就知道她的異能強大,不管不顧,恬不知恥的抓住了薛香的手就道:“阿香,阿香請你幫幫我。”

“幫你?幫你求追別的女人?”

“不,不是。”彭正寧急忙解釋說,“是阿莫,她拿走了我的積分卡,我所有的身家都在那積分卡之中,我此次過來只想取回積分卡而已。”

而他們在基地之前登記時候,選擇了夫妻的備註,所以他的積分卡可以被配偶直接使用。

“啊哈,阿莫?”薛香聽後笑起來,那笑非常難看,很快,她笑着甩了他一巴掌,“你居然,你居然和我的好閨蜜勾搭在一起!”

毒女爲夫 這麼一來,還不是末世後才背叛的自己。

“不,不是這樣的啊,我之前上a市過去找你的,但是a市的喪屍太多了,所以,所以……”彭正寧捂着臉叫苦不迭:“現在不是說這個時候,先請你把我的卡拿過來,我,我再給你解釋,好嗎?”

薛香直接一個水球砸向去:“滾,你這個人渣,你怎麼還有臉要求我幫忙?”

她的水球不大,彭正寧也沒有受什麼實質傷害,他不死心,在地上快速爬過去抓薛香的褲腳:“阿香,看在我們幾年夫妻的情分上,你幫幫我……”

“你如果還胡攪蠻纏,小心我現在就殺了你!我們之間的關係到此爲止!”

唐若與潘曉萱也只是看不明的吃瓜羣衆,站在一旁看八卦的,人家的私事怎麼樣交給他們自己處理就可以,現在見薛香氣憤的要走,也就尾隨着後面走出去。

“站住,你們這麼濺了老子一身水,還想一走了之了?”恨事情鬧得不夠大的自然還是再有人在,被濺水是小,被抹面子纔是大。

薛香轉回身,從包裏摸出一袋晶核朝那人扔過去,打算息事寧人:“這位先生不好意思,之前爲了這個人渣弄髒你衣服,這幾個晶核當賠禮。”

男人伸手握着晶核袋子,也不知道該露什麼表情,想豪氣的扔回去,又捨不得。不扔回去,又丟不下這個臉就這麼直接認慫了。

最終,他還是壓制住了貪圖這點小便宜的念頭,扔掉了手上的晶核袋子,說:“賠償就這麼一點,你當我是乞丐啊!”

“你想怎麼樣?”

“你們幾個長的都很不錯呢。”廢話太多光靠嘴不靠手,就不是出來混的,男人保持調戲良家姑娘該有的態度,直接一招手,簡單明要的就讓身後的夥伴上!

他認爲自己這裏十幾個男人,打四個女人和一個看上去都像是沒有異能的廢物,哪裏還打不過的?

在這個地府混的異能者都陰險兇毒。

他看見四個嬌滴滴的姑娘,剛纔在她們進入這裏時,就想上去試上一試,正是因爲自己覺得人手不夠,剛纔纔去上面拉了自己的老大過來而已。

如今人已夠,自然不再遲疑了!

他身旁的異能者紛紛擊射出手上異能。

其中有火有水有土……冰系、雷系這類強大的異能倒是沒有人擁有。

唐若與潘曉萱之前警惕地注視着對方的一舉一動。

見異能擊射而來,這下,四個姑娘也都要出手了。

她們其中三個清一色是水系。

只見水球漫天飛閃,晶瑩剔透。

爆破之後,漫天雨水一樣的水滴又紛紛揚揚地飄灑了下來。

許多瞧熱鬧的人羣恨不得想把自己家的桶子拿出來裝一些水回去,誰讓如今基地的水也很貴啊。

唐若拉着潘曉萱避開異能,潘曉萱拿着離子槍以防萬一。

來來回回幾個異能之下,唐若被這幾個人弄煩了。

對方等人的異能應該還只有一級,靠的只是人海戰術,對打之類的,對於異能歷練也根本沒有好處。

“躲我後面去。”她朝潘曉萱等人叫了一聲,直接拉出巨大水球,縱身一擊,什麼火水土都被包裹在裏面,劈頭蓋臉且速度驚人徑直朝着那一羣人砸了過去。

十幾個人被一招擊倒在地,水濺了一身,這個水球砸力道還不小,想爬起來都不能。

這一爆,所有的人都大驚失色。

他們這才知道這姑娘看似嬌弱,卻絕非庸流之輩。

唐若摸出一袋晶核,扔在他們腳下,面無表情:“已經給你們說對不起了,就不要再咄咄逼人了,每天在這裏打來打去還不如省點異能出外打喪屍。”

潘曉萱收了離子槍,朝對方嗤了一聲:“是啊,你們如果那麼閒還不如去外面提升自己的實力,在普通人身上找什麼存在感。”

“走吧。” 極品辣媽萌寶寶 唐若說。

“好。”

四人準備離開這裏。

這一刻,一道冰晶直飛而來,直射唐若腦門。

其他四人都瞧見了這個冰晶,但是,它速度之快,連說小心,都來不及!

只是瞬間,唐若的面前出了聯排的水球,那冰晶被水球包裹之後,速度直接減弱,到最後一個水球時候,水球頓時縮小,連帶冰晶都停止了前進,掉落在地。

這一來一接的招式來的太過突兀,在場人都傻愣着冷汗直流,說不出話來。

一招之間,震懾全場!

唐若漆黑如墨的瞳孔倒映出一道隱隱的霸道和癲狂:“是要戰麼?” 其中一個青年的男人走出來,看着唐若,冷酷的點頭說:“我是圓點團隊的副團長賈圓,我看你異能不錯,想與你……”

他那個與你切磋話還沒有說完,唐若手上的水龍柱就一掠而去。

賈圓悚然一驚:“你偷襲!”

手忙腳亂的用自己的冰系變化出盾牌來阻擋。

“學你的。”唐若說着,雙掌推出手上的水球,水球再次飛旋而去。

水龍柱還沒應對呢,又來了一個水球。

賈圓完全沒了打鬥的招式條理,陷入被動狀態。

之前有一個團隊的人見到唐若四人這樣裝扮而不敢上前,反而上去請隊友的,自然會有第二個一樣的團隊、第三個……

這裏其實站了許多被青過來的各個團隊大佬級人物,他們此刻都擺出一副高姿態來看戲。

剛纔那一招就算賈圓不使出來,自然也會有第二人使出來。

現在賈圓已經幾招被那個小姑娘給壓制了,其他人也就想試試這個姑娘到底還有何本事。

但是,自己那麼多的大男人,聯手欺負這麼一個小姑娘?

又覺得放不下這個面子!

這裏是貧民區、紅燈區,但是正是因爲這裏人多嘴雜的環境,讓那些大佬都在這裏十分保持形象。

不過看着唐若已經異能施展完畢,要走的意思。

其中的一個人忍不住還是出手了!

他舉起雙手,霎時間,身邊烈火組成的火焰像花瓣一樣的綻放開來,直往唐若奔去。

唐若剛轉回身,又見一個人偷襲而來,也怒了。

這樣的防不勝防,煩不煩!

l市的異能者果然都好閒!

一排水球再次放出,很快她就熄滅了周邊的火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