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是渴望身心地擁有她,可現在,變成了滿足自己那點自尊心了。

2020 年 11 月 2 日

然而沒想到宋唯晴竟然來陰的。

遙控無效,手剎也無效。

眼看車速越來越快,池南情緒也高度緊張起來。

終極小村醫 他不打算死。

現在的他不能死。

他還沒有報仇,池母還在等著他,他不能倒下的。

池南掐著慕初笛的手,「清醒點。」

疼痛使慕初笛稍微清醒了一些,她聽到池南焦急的喊話,只是,她的身子漸漸的無力。

遽然,跟前迎面而來一輛泥頭車。

呯的一聲,車子撞飛了起來,在地上翻了好幾個身。

跟在慕初笛車后的夏冉冉看到這一幕,焦急地大喊,「小笛。」

另一邊,隱藏著後方的鏡頭再次拍攝不停。

直到拍得滿意了,對方才打了通電話過去,「事成了。」 車禍相撞的那一刻,池南臨時改變了方向盤的方向,速度極之快,慕初笛還沒有反應過來。

原本,慕初笛出於本能,是想護著池南,保證他的安全的。

可池南反應更快。

呯的一聲,轎車被撞飛,滾了幾圈。

慕初笛腦子本來就不太清醒,現在更是天旋地轉,她只覺得渾身疼痛,頭暈耳鳴。

猛烈的慣性,額頭被撞破。

鮮血溢入眼睛。

她只看到一大片紅色,氣若遊絲,「池……南……」

隨後便失去了意識,暈了過去。

馬路上出現車禍,不少車輛停了下來,裡面的人員紛紛下車想要看看情況。

夏冉冉把車子停下來,衝車里喊了一句,「留在車裡,不許下車。」

牙牙並沒有出聲,一副乖巧聽話的樣子。

然而當夏冉冉打開車門的那一剎那,一道嬌小的身影從她眼前飛過。

牙牙竟然跑得比她都要快。

「媽咪,媽咪……」

肉呼呼的小臉,被汽車撞飛的那震驚的一幕給嚇到了。

嘴裡一直嘀咕著同樣的話。

嗚嗚嗚,他不要媽咪出事。

「喂,小心啊,危險。」

關心則亂,夏冉冉不想讓牙牙有什麼危險,畢竟他是慕初笛交託給她的。

她要好好照顧牙牙。

然而當她跑沒幾步,牙牙就在轎車前面停了下來。

「你就救媽咪吧,我在這裡看著,不會亂跑的。」

小臉此時面若冰霜,然而烏黑分明的眼睛里,擔憂是揮之不去。

他知道自己會使夏冉冉分心,所以,他必須乖乖地呆著,這樣夏冉冉才可以去救媽咪。

他恨自己的年小和無能,不然,他就能夠救媽咪了。

在夏冉冉的認知里,小孩子都是小魔王,不聽話,搗亂。

可牙牙不同,他成熟許多,至少能分得出輕重。

夏冉冉看著前方翻轉的車輛,她嗯地點點頭,沒再多說一句話。

跟聰明人說話,從來不需要多說。

她快速奔向轎車,擔憂的大聲喊道,「小笛,你聽到嗎?」

「聽到應我一下。」

「你還好嗎?」

現在她多麼想要聽到慕初笛的聲音,這樣至少能確定她還活著。

夏冉冉自己都沒有發現,她的聲音因害得而發抖。

為什麼自己要多事,不管池南的事不就好了?

她不應該讓慕初笛來的,就算要來,也應該是她來,而且找到池南后,她更不應該答應讓慕初笛送池南回去。

還不如直接報警讓警察來照顧池南呢。

懊悔,蠶食著夏冉冉的內心。

她眼眶通紅,淚水洋溢著眼眶。

她的小笛,本來一家三口,過得很幸福的。

不行,她絕對不能讓小笛出事,小笛就該一直幸福下去。

夏冉冉去救人後,現場也有人打電話報警。

牙牙點開他的小手錶,撥打了一個熟悉的電話。

電話接通后,牙牙快速道,「老霍,你快來,媽咪出車禍了。」

沒有什麼,能比老霍更讓他心安的。

只要老霍來了,媽咪一定會沒事的。

老霍,你快點過來。

此時此刻,牙牙恨不得老霍能夠插上翅膀,轉眼間來到眼前。 人群里,有個人一直在現場拍錄,然後發過去。

宋家

宋唯晴洗了個牛奶澡,敷著面膜,品著紅酒,無比休閑地躺在陽台的椅子上。

在軍部的拘留所呆了一天一夜,她必須要好好修養一下。

她身旁的桌子上,擱著IPAD,IPAD正同步放著那個錄像。

拍錄的正是慕初笛出車禍的現場。

親眼目睹車子相撞,被撞飛然後翻滾,宋唯晴覺得這比她剛才泡的牛奶澡還要讓她舒服。

輕輕地搖晃著紅酒杯,唇瓣因紅酒的渲染而越發的艷麗。

這下,慕初笛該活不下去了吧。

池南的車,是她找人處理的,從頭到尾,她都只想利用池南除掉慕初笛,而沒有想要跟池南合作。

撞上他們的車是她找來的,對方的車速很快,撞飛的話,活著的機會很微弱,那可是宋唯晴找人模擬好幾次才得出的結果。

「再不行,就去醫院,傷得那麼重,不一定能夠醫治好。」

對方一下子就明白宋唯晴的意思了,他點點頭。

宋唯晴辦事向來謹慎,既然有這麼好的機會,她當然不會放過,她要一次性地除掉慕初笛。

所以,在醫院那邊也有她的人。

天氣晴朗,溫暖的陽光撒下,宋唯晴輕輕地閉著眼睛,曬著太陽,等待她的好消息。

另一邊,由於出車禍的地段距離鬧市不遠,交警很快到場處理。

交警來到的時候,夏冉冉已經拖出慕初笛半個身子。

同時,轎車開始漏油,差點發生爆炸。

交警以最快的速度把人救出來,帶離車禍現場,直奔醫院。

由於事情發生得太快,他們人員不夠,好幾個人要留下來處理現場,所以跟著過去醫院的人並不多,還沒時間跟醫院那邊進行交代。

然而沒想到,警車停在醫院后,早就有醫生和護士站在門口等候,見他們的車停下來,連忙推著移動病床過來,好像一直在等他們過來的樣子。

不過交警沒有想那麼多,開了車門,就讓醫院人員來處理。

夏冉冉和牙牙都跟在警車上,醫護人員把慕初笛和池南送上病床后,有護士過來夏冉冉跟前,「小姐,你是不是也受傷了?」

「過來我們幫你包紮一下。」

夏冉冉先是一怔,後來發現是護士小姐誤會了。

她搖搖頭,「我沒受傷,這是我救人時候沾上的血。」

夏冉冉雙手全是血,而這些鮮血,都是慕初笛的。

如此想來,慕初笛得傷得有多重。

夏冉冉雙手緊握成拳,她焦急地拉著護士道,「我朋友不會有事的吧?」

儘管她知道護士小姐不能保證什麼,卻依然想聽她的保證。

「放心,我們醫生會處理的。」

夏冉冉抬眸,看向另一邊的醫生,這醫生黑髮白褂,帶著藍色的口罩,他正在給慕初笛檢查。

也許是察覺到夏冉冉的視線,對方也跟著看了過來。

不知為了,這一眼,讓夏冉冉覺得很不舒服。

她的心臟猛然地跳動,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然而只是一眼,醫生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專心致志地給慕初笛做檢查。

貼身兵王俏總裁 夏冉冉壓了壓心臟的位置,告誡自己,不要多想。

「需要做手術,馬上安排手術室。」

略微陰冷的聲音傳來,護士們十分專業和默契,直接拿出對講機進行一番溝通。

家有蠻妻 很快就回到,「二號手術室有空位。」

然後,醫護人員把慕初笛給送到二號手術室,池南就去一號手術室。

萌寶甜妻:總裁的私人誘寵 人都是偏心的,夏冉冉也不除外。

她心心念念的人就是慕初笛,所以同樣做手術,她只呆在慕初笛的手術室外。

牙牙輕輕地拽了拽夏冉冉的手,「媽咪會不會有事的?」

牙牙小鼻子通紅,眼眶一片濕潤,可以看得出他在壓抑著情緒。

他只是一個四歲大的小孩,至今遇到這種事情,他肯定是傷心難過又擔憂的。

夏冉冉蹲了下來,揉了揉牙牙的小腦袋保證道,「不會有事的,你媽咪人那麼好,絕對不會有事的。」

她的話,十分的堅定。

倒是把牙牙給安撫了下來。

牙牙小雞點米地點了點頭,「嗯。」

他家媽咪那麼好,一定不會有事的。

只是,老霍,為什麼這麼久還沒到?

牙牙心裡十分的焦慮。

夏冉冉把牙牙抱到椅子上,然後見醫生快要進手術室,她連忙上前,一把抓住了醫生的手臂。

他的手臂,十分的強壯,肌肉滿滿,一點都不像是醫生,反而像什麼雇傭兵之類的。

然而夏冉冉並沒有想到那麼多,她請求道,「醫生,請你務必要救我的朋友。」

「她兒子才那麼小,拜託你了。」

醫生往牙牙那邊瞥了眼,然後用鼻音里嗯了一聲。

雖然是答允的話,可這聲嗯,聽起來很是敷衍。

救人不能有片刻的怠慢,所以,夏冉冉不敢妨礙醫生的時間,唯恐因此而耽誤慕初笛救援時間。

手術室的門關上。

夏冉冉心跳得更快了,好像有什麼揪著心臟。

她雙手合十,「上帝啊,請你一定要保佑小笛。」

手術室內

醫生換好衣服,進入手術室后,目光直射病床。

慕初笛已經被換好手術的衣服,她緊閉著眼睛,安靜地躺在病床上。

她的臉上,好幾處破了皮,傷害累累。

然而儘管這樣,依然不能掩蓋她的魅力。

她,非常漂亮。

只可惜,這樣的美人,很快就要消失在世界里。

應客人的要求,他要在慕初笛的心臟位置,切上幾刀,對方需要他切出一小塊,帶給她確認,然後才會撥尾款。

還真是夠變態的。

不過這種變態,他很喜歡。

美人他最喜歡,切美人的器官,他更喜歡。

醫生走到慕初笛的面前,熾亮的燈光照了下來,他欣賞著慕初笛暴露在外的肌膚。

嫩白如玉。

不知道刀尖刺破肌膚的時候,會是怎樣的感覺呢?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嘗試。

「刀子。」

醫生下了命令,護士們連忙遞上刀子。

沒人懷疑醫生的判斷,正如沒人知道他是假冒的。

刀尖定在慕初笛心臟的位置,慢慢地往下。 儘管有的是時間,可他向來不喜歡拖延,避免出現意外。

這就是他出任務成功率最高的最大原因。

刀尖,按在嫩白的肌膚上,很快,就劃出一個小破口,鮮血從傷口處流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