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造就的不是一個悲劇,而是兩個悲劇,連帶著顧柒。

2020 年 11 月 2 日

顧柒的毒不是其它,偏偏是一種古怪的。

你說要命吧?人家還真不要命,就是時不時暈倒而已。

想解決問題,最好的方式就是全身換血,換的還是自己親生兒女的血。

彷彿穆家陷入了一種詛咒之中。

「我一定會找到破解辦法。」穆南樞發狠道。

從前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要看那麼多的醫書,如今他知道了,就是為了顧柒。穆子期輕嘆一聲,一切都是他的錯。 什麼,同居生活?

顧柒一時半會兒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這兩個糟老頭子就那麼害怕自己嫁不出去?

還找個男人住在家裡,自己有那麼差嗎?

「你給我等著。」

顧柒風風火火就要去找兩人算賬,她奶奶和媽媽相繼去世,顧柒頭上還有兩個哥哥。

但老爺子和顧爸爸最心疼她,對於她的婚姻大事更是十分著急。

她才十九歲而已,兩人就恨不得馬上將她踹出門。

「柒兒妹妹連鞋都沒穿,這急急忙忙是打算去哪?」

開口的人正是顧柒二叔之女顧筱,她一直對顧家繼承人虎視眈眈。

「這不是筱姐姐嗎?你不將你男朋友管緊一點,管我去哪?」

顧柒最不喜歡她,這女人三天兩頭就往老宅跑,打小自己摔碎了花瓶,打碎了玉器都是她告的狀。

「我和我男朋友關係可好得很,不日就要訂婚,不勞你操心。

倒是妹妹你將來可是要繼承顧家大業的家主,這連鞋子都不穿。

若是被外人見了,豈不是要笑話我們顧家一雙鞋都買不起。

再者妹妹的未婚夫不是特地回國,要是見了你這個樣子,怕是立馬就要閃身走人的。」

顧筱從小對顧柒就是含沙射影,彷彿這樣她就能心情愉快一點了。

一道冷清的男聲響起:「柒妹妹天真活潑,我喜歡她都來不及,怎麼捨得離開?」

「你是……」

「南宮離,柒妹妹的未婚夫。」

顧筱看著顧柒身邊那身材高挑,樣貌俊美的男人,他便是南宮家的南宮少爺?

雖然是亞洲面孔,論起長相絲毫不比自己那外國男友差。

「原來是南宮少爺,你還在顧家呢,我以為你都走了。」

「伯父讓我留下來和柒妹妹培養感情,最近我都會住在顧家。」

這樣的好男人讓顧筱羨慕嫉妒恨,本來想要挖苦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了。

顧柒勾唇一笑:「筱姐姐,建議你去夜色瞧瞧,你男朋友左擁右抱可熱鬧了呢。」

說罷顧柒轉身離開,想要打擊她先看看自己夠不夠格。

「顧柒,你什麼意思,你回來給我說清楚。」

顧筱不依,就要回來纏著顧柒。

「顧小姐,你想對我未婚妻做什麼?」南宮離高大的身體橫在兩人中間。

「南宮少爺,我就是想問問她我男朋友的事情,我能對她做什麼呢?」

見顧柒被人這麼護著,她恨得牙痒痒。

該死的,在家有爺爺和大伯護著顧柒,現在還多了一個南宮,她的命怎麼就這麼好!

顧柒做了一個鬼臉,「你男朋友的事情當然是問他,我又不是你男朋友,問我幹什麼。」

氣得顧筱跳腳,顧柒蹦蹦噠噠就走了,難道自己的男朋友真的有問題?

到了沒人的地方,顧錦蹬瞪了南宮離一眼,「誰是你未婚妻了?我都沒有答應。」

「顧柒,你是不是天生沒心沒肺?剛剛我幫你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利用完就想一腳把我踹開?」

「南宮哥哥,你都和悠悠那啥了,悠悠漂亮可愛,你怎麼就不能收了她呢?」

顧柒又要將戰火引到悠悠身上,她看得出悠悠挺喜歡南宮離的。

不然那天也不會攔著她打南宮離,顧柒對南宮離是沒有半分感覺。

「顧柒,要不是你,那晚根本就不會發生什麼!這件事我還沒找你算賬。

再說一遍,我不喜歡她,南宮家也不會要一個商品做女主人。」

「什麼商品!她是你的女人!」

「顧柒,從今以後,我的女人只有你。」

「你這個混蛋!」顧柒剛想要脫鞋砸他,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穿鞋。

氣得她也不找顧老爺子了,又回房換裝,只有去夜店找點樂子才能平復她的心情。

顧柒熟門熟路的摸到後門,一開門,南宮離守在那。

「要去哪?」

「你是鬼魂嗎?這麼陰魂不散的。」

「大晚上的你要去什麼地方?還穿成這個樣子。」

「找樂子。」

「好一個找樂子,我這就去告訴老爺子。」

顧柒哭唧唧,「你怎麼這麼煩?」

南宮離一本正經看著她,「顧柒,我調查了你這些年的所作所為。

你很聰明,學校里的學業十分優秀,剩餘的時間自己發展業務。

除去顧家,你手中已經有兩個公司,經營得風生水起。

你喜歡泡吧,經常以柒爺的身份勾搭女人開房。」

顧柒見自己老本都被他知道了,有些悶悶不樂,「你嫉妒我妹紙多。」

「我可不羨慕只喜歡和妹紙下飛行棋的你,你看似胡鬧,卻是十分理智的人,從來不和人牽扯真正的感情。

不過說你理智,你揮金如土,沒心沒肺,就像是自由的風,誰都想要沾染,卻誰都不能留下你。」

簡而言之,顧柒看似純粹,大大咧咧,其實卻是心思細膩,情商極高,一個矛盾體。

要拿下這樣一個女人,不用些手段是不行的,當然光用手段不用心也不可以。

有著鼠的聰慧謹慎,又有貓的調皮矯捷,這個女人一般人無法收拾得了。

顧柒把玩著衣衫上的裝飾品,褪下臉上單純無害的表情,換上一抹妖冶的笑容。

「沒想到南宮哥哥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就將我了解得這麼清楚,這可不是一個好的信號。」

「為什麼?」

顧柒突然上前一步,勾住了南宮離的脖子,讓南宮離心跳加快。

月下少女嘴角揚起,用一種近乎冰冷的聲音道:「因為啊……愛上我,會讓你萬劫不復。」

「若我執意要愛你。」

「那麼……就等著下地獄吧,如你所言,我是沒有心的,我的心絕對不會為任何人停留。

男人也好,女人也罷,婚姻從來不是我的歸宿,我只想要隨心所欲、酣暢淋漓的活著。」

「如果我願意給你自由呢?」

我有幾百斤房產證 「沒有任何人能給我,南宮哥哥,你能忍受我每天扎在男人或者女人堆里?

開心的時候我會喝得爛醉,不開心的時候就拉著男男女女陪我下飛行棋。

一時興起我或許會飛去非洲挖礦,甚至拔了獅子尾巴上的毛,差點被咬死。

也許是我投胎的時候就弄錯了性別,這樣的我不會為任何人駐足。」

這不是一個女人,是一隻妖精。

顧柒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所以這裡不要有我,我擔不上你的喜歡。」

她退後一步,消失在黑夜之中。

天生就像是風一樣的女人,這世上真的沒有人能讓她停留嗎?

南宮離撫著被她觸碰的胸口,嘴角勾起一抹無奈的笑容。

「柒妹妹,如果我說,這裡已經有你了呢?」

她是那麼特別,特別到讓他這些年一直牽腸掛肚,從來沒有忘記過那個小傢伙。

小傢伙現在可是長成了一個了不得的女人,要用怎樣的方式,她才會對自己有心?

看她樣子也不會喜歡其他男人,那她嘴裡那一個先生指的又是什麼人?

落基山脈。

一行人已經在山中呆了幾天,阿旺就不懂了。

「我的先生,最近你老是往火山地區跑幹什麼?這落基山脈這麼大,你非要來火山口。

就算顧小哥逃了,你也不至於傷心到變態啊。」

「胡說,先生哪裡是變態,明明是在實地考察地形。」

顧南樞長長的頭髮紮好,身上穿得也是行動方便的便服,倒是多了一些人氣,少了一些仙風道骨的意味。

「今天幾號?」

「十三了,先生最近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嗎?」

「十三?去給我準備一份禮物送去顧家。」

「顧家?你說的是美國十大家族的顧家?」

「嗯。」「難道顧小哥是顧家的人?得嘞,我馬上去準備。」 穆子期終究沒能說服穆南樞,他是自己的兒子,自己什麼脾氣他就是什麼脾氣。

兒女之情和顧柒身體相比,顯然顧柒的身體是首要第一的。

顧柒在他反而束手束腳,等她離開了自己才能安心研究,想要早點給她解毒。

回到房間,卻被千赫告知顧柒剛剛已經離開。

「主子,你別難過,我覺得顧小姐那大大咧咧的樣子,說不定生兩天氣就好了。」

見穆子期臉上的表情又陰沉下來,他嘆了口氣。

「到底這都是命,我穆家的男人都得不到幸福。」

「主子,你千萬別這麼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顧小姐的毒和太太不同,少爺那麼聰明,一定會想出克制之法。」

「千赫,到了現在我才知道,過去這二十多年我都在干一件蠢事。

我不僅沒能將梨兒救活,還浪費了她用性命換回來的孩子一生,讓他不幸福。

顧丫頭的父親和我一樣的遭遇,卻是選擇將她好好養大,我真的很後悔。

當年如果沒有劍走偏鋒,走向那麼極端,南樞現在也不至於這樣,更不會連累顧丫頭。

梨兒若是在天有靈,她一定會怪我怨我的所作所為。」

「主子,你不要自責,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太愛太太了,太太不會怪你的。」

看著院子里那一棵棵梨樹,也許這輩子他都見不到他的梨兒。

「梨兒……」他輕嘆一聲,言語之中儘是無盡的懊悔。

顧柒終究還是離開了,她的驕傲和自尊都不能讓她再在那裡呆下去。

離開之前她還特地去薔薇古堡和甄管家道別,也許這就是永別了。

經過漫長的飛行時間,她回到了顧家。

「小丫頭,最近又瘋哪去了?你爸去學校怎麼沒看見你?」老爺子戳著顧柒腦門。

顧柒就像是一隻飛出去許久的鳥兒,一頭扎在了老爺子懷中。

「老頭子。」

要是這樣的稱呼被別人聽見,一定會斥責她沒大沒小。

偏偏這丫頭從小就是沒大沒小慣了,顧家的人都已經習慣了。

禁歡:總裁的蝕心嬌妻 看她臉上的表情老爺子就是一臉心疼,「怎麼了?誰欺負我家的小可愛了,我讓你爸揍他去。」

別看平時老爺子老是彈她腦門,然而極其護短,他可捨不得別人欺負他的小丫頭。

「爺爺……嗚嗚嗚……」

顧柒突然在他懷裡嗷嗷大哭起來,說不出的委屈。

「別哭別哭,你告訴爺爺,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誰欺負你了?」

顧柒天性活潑可愛,小時候就算是摔得滿頭包也只是爬起來繼續笑下去。

能夠讓這丫頭哭成這樣,可見她是真的受了委屈。

顧爸爸也心疼了,「這是怎麼了?還有誰敢欺負你?」

都市至尊殺神 「爸,你沒有女婿了。」顧柒哭唧唧,哀嚎出一聲。

之前顧柒說她有男朋友,神神秘秘的樣子,其實兩人並沒有在意。

畢竟這孩子向來性格活潑,嘴裡也沒個實話,他們以為就是小丫頭找的借口而已。

「還有人敢甩我女兒,我倒是要看看是何方神聖,那臭小子是誰。」

「是一個混蛋,一個大混蛋,不是他甩的我,是我甩的他。」

「你甩了他,那你還這麼傷心?」兩人都很疑惑。

這小丫頭是敢愛敢恨的性格,如果她真的不喜歡那個男人,就不會像是現在這哭哭啼啼的樣子。

像是當初邁克那麼喜歡小丫頭,兩人在一起青梅竹馬長大,邁克不知道給她背了多少次鍋。

雖然一般的豪門家族都希望找個門當戶對的,可看到邁克對小丫頭死心塌地。

顧老爺子也就默認了,大不了找個上門女婿,以後輔佐小丫頭。

都以為她們是一對,誰知道邁克以死相逼顧柒都不答應給他一個機會。

這小孫女的心顧老爺子也是看不懂了,這幾年來由著她貪玩,連南宮家她都不看在眼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