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夜沒睡,一直在等待著艾濃濃的消息。

2020 年 11 月 2 日

只是過去了一整夜,他的女孩始終杳無音信。

就在孟星辰準備親自去找孟元真要人的時候,忽然就聽到了院子里傳來鄒姐著急的喊聲。

孟星辰三步並作兩步,衝到了院子裡面。

看到了那麼嬌小的身影,此刻雙眼緊閉,倒在鄒姐的懷裡不省人事。

孟星辰衝過去,將艾濃濃抱住,不停地喊著她的名字,「濃濃?濃濃!」

然而艾濃濃始終雙眼緊閉,任憑他怎麼喊,就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孟星辰一把將艾濃濃抱了起來,才發現她渾身濕透了。

她這是淋了多久的雨?

為什麼不會進屋裡來?

沒有時間想那麼多,孟星辰吩咐鄒姐去拿乾淨的毛巾和衣服,轉身抱著艾濃濃上車。

鄒姐快速的跑回屋子裡,匆匆忙忙拿了干毛巾和衣服,又急匆匆的跑了回來。

這邊,孟星辰的車已經發動了。

「快上車!馬上送濃濃去醫院,你在後面幫她把濕衣服換了。」

孟星辰親自開車,艾濃濃和鄒姐坐在後面。

鄒姐幫著艾濃濃把濕衣服脫了下來,用乾燥的毛巾把她的身體擦乾淨,再給她重新穿上了乾淨的衣服。

孟星辰專註的開著車子,眉頭緊緊的皺起。

他從後視鏡裡面看了一眼,艾濃濃在換衣服的過程中都沒有蘇醒。

鄒姐把她摟在懷裡,不停的試圖用手揉搓,想要讓她冰冷的身子快點溫暖起來。

孟星辰的腳狠狠踩向了油門。

快一點!

再快一點!

然而很是不幸,他們遇上了早高峰。

這個時間正是早上出行上班的高峰期,汽車很多,在主幹道上排起了長龍。

「該死!」

孟星辰怒吼一聲,快速做出了決定。

他把艾濃濃背了起來,讓鄒姐幫忙用厚重的毛毯緊緊裹在她的身上。

然後背起了艾濃濃,扔下了汽車,一路背著艾濃濃朝著醫院狂奔。

昨天下了一夜的雨,今天氣溫驟降。

寒風撲面而來,冷空氣侵入心脾。

孟星辰的耳邊只剩下了呼呼的風聲,和自己的喘氣聲。 「濃濃!你醒一醒!」

「你還沒有真正成為我的女人,你怎麼可以死!」

「該死,你給我清醒點!」

孟星辰一邊跑,一邊不斷的和背上昏迷不醒的艾濃濃說著話,企圖喚醒她。

然而,回應他的只有一片死寂。

艾濃濃始終沒有半點反應。

不行,要是再不趕到醫院的話,濃濃可能真的會出事!

意識到這個可能,孟星辰加快了速度,不斷的狂奔,在緩慢行駛的車流中飛快的穿梭。

醫院已經近在眼前,孟星辰沒有放慢速度。

他雙眼猩紅,頭髮凌亂,背著艾濃濃一頭闖進了醫院。

「叫陸月白過來!馬上!」他大吼著。

急症室的護士們看到孟星辰來勢洶洶,全都圍了上來,「這位先生,你先把病人放下來。」

「去叫陸月白,馬上去!」孟星辰把艾濃濃放在了急救室的病床上,沖著護士們吼道。

馬上有人拿著通話器通知了陸月白。

陸月白剛剛才到醫院,還沒有來得及換上白大褂,就接到了通知。

這貨急吼吼的沖著通話器吼道:「先把病人送去急救啊!蠢貨!」

這邊,艾濃濃被推進了急救室。

孟星辰被擋在了外面,向來冷靜沉著的他,慌得理智全失。

他站在原地,眼神空洞又茫然,望眼欲穿地盯著急救室被關上的大門。

陸月白一邊穿白大褂,一邊急吼吼的跑過來,看到孟星辰急忙說:「什麼情況?小嫂子已經被送進去急救了嗎?」

看到陸月白來了,孟星辰黯然的眼睛突然一亮,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濃濃髮高燒了,現在昏迷不醒,你快點進去救她!快點!」

「哦哦,我馬上就去!」陸月白戴上口罩,又不放心地回頭說:「辰哥你別著急,我一定會用畢生醫術救活小嫂子的。」

主要是他從來都沒有見過孟星辰這副狂躁的樣子。

陸月白真的擔心孟星辰會一怒之下,把他的醫院給拆了。

其實他還想八卦一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辰哥不是說要跟小嫂子表白嗎?

怎麼表白到醫院來了,這也太激烈了吧!

但是看到孟星辰那副要殺人的樣子,他沒敢問。

「快進去!」孟星辰怒吼一聲。

陸月白連滾帶爬的跑進去了。

急症室的門被推開,再次被關上。

一道門,彷彿隔著兩個世界。

孟星辰雙眼死死地盯著這道門,想要透過這道門,看到裡面的情況。

但,終究一無所獲。

鄒媽也跟在後面跑,但是她的體力沒法和孟星辰比,遠遠的被孟星辰給甩開了。

直到過了半天,鄒媽才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

看到孟星辰站在那裡,鄒媽急忙跑過來,「先生……」

孟星辰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急救室的門。

他雙眼赤紅一片,雙手緊緊地握成拳頭。

這副暴戾的樣子實在是嚇人,鄒媽原本還想問問艾濃濃的情況,看到他這副樣子,也只好把話全都咽了回去,默默的站到了一旁,在心裡祈禱著艾小姐千萬不要有事。

說起來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艾小姐會一大早的暈倒在院子里?

昨晚可是下了一整夜的雨啊,難道艾小姐就那麼在雨里站了一夜嗎?

真是造孽啊!

這都叫什麼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孟星辰一直都站在急救室的門前,整個人就好像是被釘在那裡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急救室的門忽然從裡面打開了。

孟星辰好像忽然蘇醒了一般,急切的沖了上去。

陸月白才剛剛打開門,露出了一個腦袋,頓時就被一股大力給拖了出去。

「唉唉唉,哪個不要命的敢拽小爺我,敢在小爺的地盤醫鬧,想死是不是……咳咳!」

陸月白的臉色立刻變得諂媚,「辰哥,原來是你啊!」

孟星辰現在沒時間跟他胡扯,拽著他的衣領,語氣森寒,「如果你救不活她,我會拆了你的醫院!」

陸月白哆哆嗦嗦地說:「別別別,千萬別啊,小嫂子沒事了!」

為了自己的小命和他們陸家的基業,陸月白趕忙一口氣說道:「小嫂子沒有生命危險,就是高燒不醒,幸好你送來得及時,不然燒壞腦子就麻煩了。」

孟星辰本來稍微冷靜了一點,聽到陸月白後面的話,整個人又暴躁了起來,「你說什麼!?她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她沒事,只是沒這麼快醒來,辰哥,我用我的節操跟你發誓行不行?」

陸月白真的是要哭了。

交友不慎啊!

他為毛要和這個煞星做朋友?

現在絕交還來得及嗎?

艾濃濃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來,她臉上帶著氧氣面罩,還在輸氧,纖細的手腕上打著點滴。

本來她就屬於比較嬌小的,現在看上去更是小小一隻,可憐巴巴的。

弱小、無助,又可憐。

孟星辰一把推開了陸月白,撲到了艾濃濃的面前,小心翼翼地喊她:「濃濃?濃濃?」

旁邊的醫生看到自家小老闆都差點被揍了,有些小聲地說道:「病人沒事了,現在要送到病房去,家屬請一起吧。」

病房是醫院最好的VIP病房,環境清幽,設備齊全,除了衛生間,所有的地方都有監控,24小時值班,可謂是安全又隱秘。

艾濃濃躺在病床上,依舊沒有清醒。

雖然情況看起來好了一些,但臉上依舊沒有什麼顏色。

孟星辰握著艾濃濃沒有輸液的那一隻手,眼睛緊緊地盯著她,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好像擔心只要眨一下眼睛,她就會在自己面前消失不見一樣。

鄒媽帶了兩份早飯過來。

「先生,你先吃點東西吧!」

孟星辰沒什麼反應,依舊緊緊地盯著病床上的人兒。

鄒媽把早飯放在一旁,「先生,我先回去一趟,給艾小姐收拾一些換洗的衣服過來。」

孟星辰依舊沒反應。

鄒媽嘆息了一聲,又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臉色蒼白的女孩,轉身走了。

艾濃濃一直在昏迷,期間陸月白來看過兩次。

雖然這貨覺得交友不慎,但還是盯著巨大的壓力來了。 陸月白給艾濃濃測量了體溫,「藥物起作用了,開始降溫了,等到輸完液,輸氧可以停止了。」

看到孟星辰抓著艾濃濃的手,望妻石一樣守著自家小媳婦,陸月白嘎巴嘎巴嘴,總覺得莫名被秀了一臉。

孟星辰一直守著艾濃濃,一直都沒有離開過。

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

一直到了半夜的時候,艾濃濃的睫毛動了動,輕輕地發出了一聲囈語,「水……」

孟星辰一個激靈,急忙喊她:「濃濃?」

艾濃濃睜開眼睛看了他一眼,但是那眼神卻沒有半分焦距。

就算孟星辰就站在她的面前,好像都沒有看到他一樣。

「水……」她低聲喃喃道。

孟星辰這回聽清楚了,急忙倒了一杯溫水過來。

「濃濃,水來了,我扶你起來喝?」

然而,病床上的人並沒有什麼反應。

小臉依舊蒼白,沒有血色。

「濃濃?」孟星辰皺眉又喊了一聲,可艾濃濃依舊閉著眼睛。

孟星辰這才接受了事實,原來剛才艾濃濃並沒有醒過來,只是在囈語而已。

看到艾濃濃的嘴巴發乾,都已經干到起皮了,孟星辰盯著手裡的水杯看了一眼,微微皺了下眉頭。

他找來棉簽,沾了一點水,很有耐心,小心翼翼地放在艾濃濃乾裂的嘴巴上。

她雖然依舊沒有什麼反應,但是不再囈語了,就彷彿剛才是孟星辰的幻覺一樣。

放下了水杯,孟星辰回到病床前,看著依舊昏迷不醒的女孩,他的心情很是沉重。

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濃濃明明回來了,卻沒有進去別墅,而選擇在外面站了夜,淋了一整夜的雨?

這一切的疑問,只有等到她醒來才能知道了。

「濃濃,我的女孩,你快點醒過來。」孟星辰的手輕撫開她額頭上的碎發,聲音溫柔動聽。



第二天上午,許清來了。

看到自家主子眼底一片黑眼圈,整個人看上去憔悴又狼狽。

許清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聲音說道:「主子,我在這裡守著,你去吃點東西,休息下吧!」

孟星沉搖頭,「不用。」

許清說:「現在艾小姐還沒有醒過來,要是你也生病了,誰來照顧她呢?你要保重你自己的身體才是啊!」

這話說得有道理,孟星辰先是伸手探了探艾濃濃的額頭,發現她已經退燒了,這才稍微放心。

「主子,我給你帶了點吃的和換洗的衣服。你先吃點東西,再去洗澡換件衣服吧!」許清趁機說道。

這裡是醫院最好的VIP病房,休息室、浴室這些設備齊全,跟酒店的豪華套房差不多。

「嗯。」孟星辰應了一聲,站了起來。

高大的身子在站起身的瞬間竟然晃了晃,許清急忙上前扶住他,「主子,你太辛苦了!為了艾小姐,你都守了兩天兩夜了,你沒吃沒喝也沒休息,就是鐵打的身體也受不住啊!」

孟星辰伸手推開許清,「我沒事,你在這裡看著,我馬上回來。」

他走開一步,又不放心的說道:「要是濃濃醒了或者有什麼事情,你馬上叫我,我就在隔壁。」

「主子,你就放心吧!」

許清嘆息,以前還覺得自家主子過於冷清,向來不近女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