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三魂七魄。

2020 年 11 月 2 日

三魂是人神的三個組成部分。冼星堯說過,若丟一個魂還可以,丟兩個魂還能活著,若丟三個魂,人就成了行屍走肉了。

這麼多孩子,好好的怎麼就丟魂了呢?沈笑瀾想到剛才陸倩不太自然的反應,直覺她知道些什麼,但有所顧忌而不敢講。

……他們可是城西的人,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城東本來就是個謎,孩子們丟魂,是不是又是那個幕後黑手搞得鬼?他究竟想要幹什麼?

秦淵好不容易停止了做法,周圍一片沉寂,在場的人都緊張的等著他說出結論。

「……不行。」秦淵搖搖頭。

「秦師傅都說不行,這到底……」劉副院長眉毛擰在了一起。

醫學,是通過科學或技術的手段處理人體的各種疾病或病變的學科,但這種病例並非醫學手段能夠處理——孩子們體檢一切正常,這是神智出了問題。

在醫學上,可能這就需要等待了——等待病人自己神智清醒,等待家屬們用愛喚醒他們。這叫做「奇迹」,具體需要多長時間不得而知。

不過這種事若是交給秦家人,「手到病除」。

儘管最初很多人不相信這點,但事就是那麼玄,由不得你不信。

如果本次只是一兩個孩子遭罪落得這樣的下場,那麼倒還好說——腦部受到撞擊或者精神受到刺激,都會導致痴獃。

可這是二十個孩子,年齡有大有小,結果驚人一致,無法堵住悠悠眾口。別說輿論了,就這些孩子的家長們鬧將起來,醫院也好過不了。

「不行也就是兩個原因吧。要麼他們的魂太遠了,超出召喚的範圍;要麼就是他們的魂被『扣住』了,沒辦法被召喚回來。」秦淵嘆了口氣說。

劉副院長與其他醫護人員面面相覷,這個領域他們是真的不懂,也不知道怎麼接話。

「一般來說魂魄離體會在附近徘徊,我覺得大概能排除『超出範圍』這個原因了。」沈笑瀾忍不住開口。

「嗯。跟我想的一樣,只是我現在還不知道原因……」秦淵像是剛發現她在場似的,轉頭問:「你怎麼過來了,不是讓你別亂跑么?」

「我朋友受傷了,我過來看看。不行嗎?」

「……沒說不行。他呢?」

「在家裡。」沈笑瀾知道秦淵這個「他」指的是冼星堯。

「你怎麼能讓他一個人在家?哎,不是跟你說過了嗎,這哪裡能起到監管的作用啊……你才了解他多少?」秦淵壓低聲音。

沈笑瀾不爽:「什麼樣的叫了解,是不是要知道生日星座血型才叫了解啊?」

「生日?」秦淵一愣,瞬間想到了什麼:「劉副院長,麻煩你把這些孩子所有的病歷資料給我看看,我需要了解他們的生辰八字,信息越全越好。」

「……好。」

在劉副院長的指示下,幾個醫護人員手腳麻利,很快就把材料匯總遞給秦淵。

秦淵快速翻了一遍,表情越來越凝重。

「……怎麼了?」沈笑瀾也跟著緊張起來。

「這些孩子雖然年齡各不相同,但都是農曆十一月份且子時到丑時出生的人。」

「……有什麼說法?」

「這個月份這個時間段出生的人,天生陰氣重。也許真的有人想要利用他們的魂魄……」秦淵自己也說不下去了。

應該是有人在養鬼,而且是在養厲鬼。

養鬼,需要不斷吞噬精良魂魄。

如果孩子們的魂已經被吞噬了,那他們便是無法再復原了。

秦淵真希望自己的推斷是錯的,但事實基本擺在了面前。他心亂如麻,收了招魂幡,清掉法陣。

也沒有什麼他能做的了。鬼門的失守跟這也有關係吧?說白了,還是他們秦家人沒盡到責任。

劉副院長見秦淵要走,小心翼翼的問:「秦師傅,他們的病……」

「按照醫學的角度,驚嚇過度還是什麼的,類似精神受創那種。你們看著定吧。」秦淵嘆了口氣開門離開。

沈笑瀾緊跟在他後面。

有個問題令她十分在意。雖說這些孩子都是農曆十一月份子時到丑時出生的,但幕後黑手為什麼要把他們費勁從城西弄到城東來動手?如果直接在城西操縱這些不是更方便嗎? 秦淵逃也似的奔出醫院急診大樓。他不敢再去看那些醫生們期待的目光,不敢面對守在門口那些毫不知情的家長。

說白了,他心裡也可以很輕鬆,他只不過是醫院請來做一下嘗試,嘗試失敗了而已。

秦淵還是有些接受不了這結果。以前他也有過失敗經歷,但從來沒像現在這樣低落過。

二十個孩子失了神智,沒有轉好的機會,只能痴獃一輩子,人生毀了!

秦淵一拳重重打在旁邊的石柱上,他分不清是因為無力還是因為疼痛,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他還想要跟小叔秦洲證明自己呢,證明個屁……

沈笑瀾從後面追上來,看到秦洲落寞的背影,忍不住問:「……你又哭了?」

「沒有!」秦淵胡亂抹了一把臉。

「上回我們被困在那個百貨大樓,你也哭了。」

「誰哭了?!」

「好了。」沈笑瀾拍拍秦淵的肩膀,「事情已經這樣了,想想後面該怎麼辦吧,怎麼才能把損失控制在最低。」

這種結果她心裡也很難過,但看到秦淵這樣,真心想寬慰他幾句——很少有男孩子會在她面前暴露出脆弱的一面,秦淵不管再怎麼驕傲嘴硬,畢竟也跟她年齡相仿,一樣的少年心性。

秦淵緩緩點點頭。他也明白這道理,可就是難以說服自己。

「你說,為什麼城西的孩子會在城東丟了魂啊?」沈笑瀾問出了自己的疑慮。

「很簡單啊。因為操縱這一切的人在城東啊,他開了鬼門,搞出了這麼多混亂來……哎,說到底,還是我們的問題,沒能守住。」

「你們的問題?別多想了,人家這擺明了計劃好的好嗎?這一環扣一環的,誰能防得住啊?別說你了,你小叔還不是被人耍得團團轉……」

「噓!我小叔是你能說的嗎?」

「怎麼不能說了?」沈笑瀾翻了個白眼,「你們要監管我,我還不能說兩句?」

秦淵的手機突然響了,兩個人都嚇了一跳。

「……不會是你小叔打來的吧?」沈笑瀾很狗腿的問。她跟秦洲沒說過幾句話,但就是怕他。別是他有什麼類似千里眼順風耳之類功能的法器,聽見自己剛才說的了……

秦淵鄙夷的看了沈笑瀾一眼,接起電話:「喂,劉副院長。嗯,什麼?!」

沈笑瀾看他的表情變得驚愕,不知道電話那端說了些什麼。他們剛剛才從留觀室出來,該不會是孩子們出了什麼問題?

「我馬上過去。」秦淵掛了電話,拉著沈笑瀾就走。

「怎麼了?」沈笑瀾問。

「有兩個受重傷住院的警察,有些反常,應該是出現了屍化的特徵。」

「屍化……他們會死?」

「死還是小事,如果普通人被他們抓傷咬傷,也會中屍毒。生化危機看過吧,就會演變成那個樣子。」

沈笑瀾點點頭。

死了的人變成行屍,行屍再咬了活人,活人再變成行屍……如果失控,很快就要爆發世界末日危機了!

幕後黑手甚至都不用自己出面,靠它們就能達成消滅人類的目的!

她突然想起那個用招陰幡把這片地區行屍全部引到煉化陣的陳默來了。

不管陳默是不是為了自己煉丹的私利,他的做法,已經拯救了這一片的普通人,沒讓屍毒擴散出去。

不過,就像劉副院長跟秦淵求助提到的那兩個警察一樣,一定有人被行屍所傷,屍毒潛伏在暗處,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規模性爆發。

……

城西分局的小趙和小王自被送往醫院后就進了手術室,之後又被送進了重症室。他們傷勢很重,一個被開膛破肚,一個被貫穿前胸,但是奇迹般的都活了下來。

可就在主治醫生和護士之前進入重症室例行檢查時,他們突然動了,而且動作很大,幾個人都按不住。

打下鎮定劑,好不容易用醫用固定帶綁住了他們,但他們仍在掙扎,傷口滲血卻彷彿渾然不覺,只是漫無目的想要仰脖子咬什麼……十分詭異。

廢柴五小姐之魔尊快下榻 劉副院長一接到消息,覺得非同尋常,馬上聯繫了秦淵,希望他趕回來再看看。

秦淵和沈笑瀾來到重症室,清退了其他人,上前檢查。

小趙和小王拚命的張著嘴,口水淋漓而下,眼中布滿血絲,很是痛苦的樣子。

秦淵立刻從口袋中摸出一個小瓷瓶,倒出最後兩粒黑色藥丸,給他們倆一人餵了一顆。

很快,小趙和小王漸漸平息下來,呼吸也均勻了。

「……還好,趕上了。正好也就剩這兩顆。」秦淵舒了口氣。

「你剛才喂他們吃的什麼?」沈笑瀾第一次見到屍化「患者」,也是第一次知道能用藥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屍丹。這東西很珍貴,一般有價無市。」

「屍丹?!」沈笑瀾立刻想起陳默。這傢伙之前煉化了附近所有的行屍,收穫了好幾顆屍丹。看來他當時說自己吃不起,要拿去賣,還真是這麼回事。

「據說煉一顆普通屍丹需要上百個行屍不止,而且還有一定的失敗幾率,一般情況下誰會有這條件煉丹啊。再說了,現在基本沒人會煉,除了……」

「陳家?」

「你怎麼知道?」秦淵一愣。即便是圈內,知道這事的人也真不多。

「我知道的東西多了,所以你有什麼知道的也別瞞著我,指不定我知道的比你還多。」

「是嗎。」秦淵將信將疑,「屍丹這種東西,我們秦家也是隔段時間才採購一次,一次也只有幾粒而已,他們倆算運氣好的,這是最後兩顆,都給他們了。」

沈笑瀾眼前突然浮現出楊一諾憔悴的臉來,頓感手腳冰涼。

「那個……如果,中了屍毒沒有屍丹吃的人,怎麼辦?」

「那要看程度了。要是剛剛被行屍攻擊中毒,把毒血逼出來就可以了。但要是時間久了,只能靠屍丹解毒,否則就得等死。中屍毒死了的,還必須得被清除掉,否則會殃及到其他人。」

「謝謝。後面我就不陪你了,我還有點事要處理一下。」沈笑瀾轉身離開重症室。

「誒——」秦淵有些納悶。

她還能有什麼事?等等,怎麼叫陪我呢,不是她自己一直好奇跟著的嗎? 生希在國際設計大賽上得過獎,她的爸爸又是T市的議員。

她便認為自己不可一世,在公司里一向都是趾高氣揚。

生希這麼一凶,秘書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過了好半天,秘書才小聲地說:「下班前我會自己做好的。」

夏念念冷冷地看著生希,女人的直覺讓她清楚感覺到了生希的敵意。

她是莫太太,是總裁夫人,生希當然不能直接罵她。

於是轉而把怒氣都撒在秘書身上,變相罵秘書是因為陪著她才不能完成工作。

生希眯起那雙描著精緻眼線的眼眸。

「好,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做得完。現在去把設計部開會的會議紀要拿給我!」

秘書剛剛站起了身,卻被夏念念伸出一隻手,優雅的給擋住。

夏念念慢悠悠地說:「你到這裡來應該就是拿會議紀要的吧?既然是你自己的事情,為什麼要別人去做?」

生希看著只塗了點淡色唇蜜的夏念念。

臉上沒有任何一點粉妝,膚質呈現出原本極佳的質感。

看得她眼紅,恨不得用長指甲刮破,留下幾道細痕。

生希惱羞成怒:「莫太太,公司的事情你懂什麼?不懂就不要胡亂指手畫腳!」

夏念念挑起秀眉道:「我只是就事論事。如果你的事情都讓別人做了,那還請你做什麼?不如你早點辭職回家好了!」

生希氣得差點腦溢血!

她仗著爸爸是議員,在公司一貫囂張慣了,什麼時候有人這麼教訓過她?

突然她眼睛一亮,腦子裡想到什麼似的,眼眸里劃過一絲算計。

生希立刻換上一副虛偽的笑容:「莫太太說得對,是應該我自己去拿。」

說完她又沖著秘書說:「你們一下午都打算窩在休息室里嗎?那多無聊啊!你帶莫太太去公司四處轉轉嘛!」

秘書恍然大悟道:「對哦,莫太太你要不要去公司的休閑區轉轉,那邊有很好吃的冰淇淋、茶點供應,還有很多好玩的設施。」

夏念念在休息室里坐了半天了,也想出去活動活動,於是就答應了。

休閑區是御尊集團給員工提供的福利。

不僅有免費的食物,而且還有運動場地,可以供公司的員工在這裡休閑娛樂。

夏念念和秘書走到休閑區的咖啡廳,秘書去拿了兩杯聖代冰淇淋。

突然有一個美女出現,立刻吸引了休閑區不少男人的注意。

御尊集團的女員工妝容精緻,幾乎都是清一色的職業裝打扮,一看就是職場精英。

夏念念懷孕已經兩個月了,雖然肚子還不顯。

但她那有點懶洋洋的模樣,就像是一隻慵懶的小奶貓,在公司里顯得格外特別。

她只是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吃著聖代冰淇淋,不時和秘書說笑幾句,就已經勾走了不少男人的視線了。

有一個新來的男員工,大膽地走了過去,沖著夏念念笑道:

「你好!我叫王豪,是新來的銷售部主管。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夏念念有些愣神,不明白他的意思。

倒是秘書醒悟過來,這個男人是跑來搭訕的。

開玩笑!

找莫太太搭訕,是不是瘋了?

秘書緊張地站起來,正想要跟王豪解釋。

沒想到起來得太急了,手一下子就撞翻了桌上的聖代冰淇淋,有不少濺到了夏念念的身上。

王豪紳士地抽出紙巾,想要幫夏念念抹乾凈。

夏念念吃了一驚,在他碰上來之前就推開他的手,退了一步。

「沒關係,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就這麼一瞬間,躲在一旁的生希已經用手機拍了下來。

王豪背對著,他們動作看上去格外的親密。

王豪有些抱歉地說:「對不起,是我冒昧了。不過我以前從來沒見過你,你也是這裡的員工嗎?」

秘書不想夏念念為難,沖著王豪拚命眨眼睛,示意他別問了。

王豪看著秘書,不解地問:「你眼睛不舒服?」

秘書翻了個白眼。

夏念念淡淡說道:「我不是這裡的員工,我是來找莫晉北的。」

王豪還沒反應過來,秘書無語道:「這位是莫太太,總裁夫人!」

「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