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王子猶豫了一下,也離開了。

2020 年 11 月 2 日

最後,偌大的王朝大殿便知剩下帝王和完顏康,以及十幾個侍衛和宮女。

飛豹帝王對侍衛們揮揮手,所有的侍衛和宮女一起離開大殿,並且順手關上大殿的門。

完顏康呵呵一笑,

「陛下留我不知道有什麼事情要詢問?」

飛豹帝王用手捻了一下白須,看著完顏康,淡淡地說道:

「最近帝都不太平靜啊,大王子身邊的幾個貼身侍衛接二連三找到暗殺,你可知道?」

完顏一愣,說道:

「大王子最近深得您的寵愛,朝廷內外都在盛傳說您想要將帝位傳給大王子,您也是知道的,無論哪個帝國,帝位傳承人的爭奪都是非常激烈的,甚至可以用殘酷來形容,

大王子身邊的人接連被殺,我猜測與此有關。」

「嗯,你分析的不錯,我也是這麼想,康兄,你身為帝國第一戰將,對於未來誰更合適成為帝位傳承人,有什麼想法?」

完顏康趕緊鞠躬,低頭道:

「屬下惶恐!

我雖然也是王族之一,但是,我只是您的臣子,哪裡敢對帝位傳承的事情說三道四。」

飛豹帝王微微一笑,說道:

「聽說你平日里和二王子走得很近,你會不會覺得二王子更適合繼承帝位?」

「這,這是陛下的家事,屬下實在不敢多言!」

「你也是王族國親,帝位繼承人既是我的家事,也是國事,說說你的看法,無妨。」

完顏康猶豫了一下,說道:

「二王子聰慧過人,基因進化天賦在所有王子中都是最高的,飛豹帝國一向都是以武立國,從基因進化天賦優秀的王子中選拔繼承者。」

飛豹帝王點點頭,

「你說的沒錯,二王子的基因進化天賦的確是最好的,看來,你是傾向於立二王子為帝位繼承人了?」

「陛下英明!」

「呵呵,英明倒未必,我也是當局者迷,一時間難以決斷,對了,你覺得大王子怎樣?」

「大王子?」

完顏康內心咯噔一下,看了看帝王,硬著頭皮說道:

「大王子穩重大氣,思維開闊,對於帝國管理很有自己的一套理念,個人覺得,大王子未來會是一個很好的管理者,

只不過,大王子基因進化天賦不夠,在巫星,終究是難以立足啊!」

飛豹帝王沉默片刻,點點頭,

「你說的很有道理,如果他們倆兄弟能夠齊心協力團結一致就好了,我也能夠安心將帝國交給他們。」

「陛下,一山不容二虎,一國不容二帝。」

「呵呵,我聽說前天夜裡,大王子的幾個手下在夜宵街遭到了刺殺,最有有一名超級強者,利用電系攻擊的功法殺死了一個同伴滅口,同時也用電系功法擊敗了大王子的手下,

我聽下面的人彙報,這個攻擊者戰力了得,恐怕得皇級境界的超級強者才能做到,

康兄,在這帝都內,皇級進化者,擅長使用電系攻擊的人,好像只有你啊,難不成那個人就是你?」

飛豹帝王說得輕描淡寫,好像就在講故事一般,還面帶微笑。

可是,完顏康聽到后,卻是內心一股寒意,立即鞠躬低頭解釋:

「陛下,難道您懷疑是我?」

「呵呵,我只是推理一下,這不正和你探討嗎,你覺得可能會是誰?」

「我,我也不清楚,不過,據我所知,梁豹並沒有死,另外兩個同伴也沒有受傷,如果是我出手的話,陛下認為他們三人能夠逃命?」

飛豹帝王一笑,說道:

「我也是這樣想啊,康兄身為帝國第一戰將,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怎麼可能參與到兩個王子的爭奪之中呢?更不肯親自上陣的,對吧?

再說,我早就頒布過規矩,誰要是直接參与王子們之間的爭鬥,我必定滅他全家,我雖然前幾天在戰場上受了點傷,但是身為飛豹帝國的帝王,這個能力還是有的。」

完顏康後背冷汗直冒,立即鞠躬道:

「陛下英明,屬下殫精竭慮,報效陛下,絕對不敢違抗您的命令!」

飛豹帝王哈哈一笑,走進完顏康,伸手扶起他,非常親切地說道:

「康兄,你是帝國的頂樑柱,無論哪個王子繼承帝位,都必須倚重您啊,你完全沒有必要參與任何一個王子的爭鬥,你說呢?」

完顏康立即低頭道:

「陛下英明,屬下再愚蠢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

「嗯,你明白就好,我真怕你陷入其中,最後弄得國家內亂,一發不可收拾,非得逼著我出手大義滅親,那就真是悲劇了啊!」

完顏康:「……」

「呵呵,我只是假設,假設,一句玩笑話,康兄不會背叛我,我自然也會厚待康兄及其家人了!」

……

飛豹帝王又啰嗦了半個小時,這才拍拍完顏康的肩膀,

「好了,我們兄弟倆今天的談話到止為止,這些話都說我的肺腑之言,望康兄能夠領會我的一片苦心,

我們飛豹帝國原本就勢弱,好不容易有了現在的和平發展機會,千萬不能內訌啊!」

「屬下一定謹記陛下教誨!」

「唉,什麼教誨,你我兄弟,我們就是拉拉家常,說說心裡話罷了。」

……

完顏康走出王宮大殿後,一陣微風吹來,感覺全身一陣寒意,伸手一摸,這才發現自己全身冷汗。

飛豹帝王對於完顏康和二王子結成團隊的事情,早就了如指掌。

以前只有二王子一個人有資格繼承帝位,飛豹帝王也就懶得去管,反而覺得這樣有利於二王子日後繼承帝位。

可是,現在不同了,出現了更合適的帝位繼承人,飛豹帝王不得不警告敲打完顏康。

完顏康發現自己還是小瞧了飛豹帝王,以至於當帝王有意無意說出了很多細節的時候,都是讓他冷汗直冒。

完顏康雖然也是皇級進化者,可是,他只是剛剛突破皇級,而飛豹帝王比他要更高一些。

此外,飛豹帝王還擁有龐大的軍隊,精銳的侍衛,要殺他,並不難。

完顏康雖然自信憑藉自己的實力,飛豹帝王不會輕易和他撕破臉,可是,如果他真的殺了大王子,打亂了飛豹帝王的帝位傳承計劃,飛豹帝王一怒之下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完顏康伸手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暗自嘆息一聲,想起了飛豹帝王說的一句話,

「不管哪個王子最終繼承了帝位,他們都的依仗你,拉攏你。」

完顏康微微一笑,

「我還爭個鎚子?讓他們倆兄弟去殺個你死我活,我一旁看好戲算了,我就看看他們到時候如何收場,嘿嘿,等帝王死了之後,還不照樣是我的天下?我說的話誰敢不聽?」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第一戰將完顏康回到府中,在大門口,就遠遠看到管家站在門口等候著,臉色很是焦急的樣子。

管家遠遠看到老爺回來,趕緊跑了上來。

「老爺,您回來了!」

「管家,你今天怎麼了?怎麼站在門口等著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管家左右環顧了一下,湊到完顏康的耳邊,悄聲說道:

「老爺,大王子殿下過來了,正在大廳喝茶等您呢。」

「啊?」

完顏康驚愕地看著管家。

十多年前開始,完顏康和二王子私下較好,結成了一個鬆散的利益團隊,完顏康和大王子便沒有了什麼來往。

像這樣大王子主動到完顏康府上拜訪的事情,還是第一次。

完顏康愣了一下,收回心神,看著管家:

「他來做什麼?」

「殿下沒有說,我也不敢問,他畢竟是大王子,又是現在帝王心目中的接班人,我也不可能趕他走不是?」

完顏康一旁沉默。

「老爺,如果您不想見他,可以不用回府,我就說您有事情外出,今天可能不回來了。」

完顏康猶豫了一下,說道:

「他既然敢來我家,我還不敢見他了?笑話,見!我倒要看看他來給我耍什麼把戲,走。」

說著,完顏康大步跨入府內。

大王子完顏何正在大廳喝茶,大廳內站著連個會侍女和倆個侍衛。

「哎喲喲,大王子殿下,您怎麼來了,真是稀客,貴客,真是令得老臣府上蓬蓽生輝啊!」

完顏康滿臉堆笑,從外面走了進來。

完顏何放下茶杯,趕緊站起來。

「康伯伯,侄兒剛才路過王府,想想都十幾年沒有來您家裡看看了,特意進來坐坐,您不會不歡迎我吧?」

「哈哈,瞧殿下說的,您是貴客,我請都請不來呢,您來了,我是高興都來不及,管家,吩咐后廚,按照最高規格準備宴席,款待大王子殿下。」

「是!」

管家看了大王子一眼,轉身離去。

完顏何淡淡一笑,

「康伯伯客氣了,我就是過來坐坐,對了,我有幾句話想單獨跟您聊聊。」

完顏康點點頭,對大廳的侍衛侍女揮揮手,眾人立即退出大廳。

完顏康看著大王子,

「殿下,您有什麼話,儘管說,老臣洗耳恭聽。」

完顏何站起身來,對完顏康深深鞠躬。

完顏康一驚,趕緊站起來,雙手扶住大王子,

「殿下,您這是幹什麼呢?您是王子,這不是折殺老臣嗎?使不得,使不得!」

大王子挺直身體,抬頭看著完顏康,非常恭敬地說道:

「論輩分,您是我的伯父,侄兒給伯父行個禮問候一下,這是應該的。」

「這,哈哈…」

完顏康開心一笑,趕緊說道:

「殿下快請坐,您的心意我領了。」

完顏康親手端起茶壺,給大王子倒滿一杯茶。

「請喝茶!」

大王子端起茶杯淺淺喝了一口,

「嗯,好茶,前些天父王賞了一些上好的雲霧雪頂茶給我,我一直沒捨得喝,今天就做個順水人情,孝敬給康伯伯。」

大王子說著,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個綠色小盒子,放到了完顏康的茶几前面。

完顏康一愣,看著大王子。

這雲霧雪頂茶乃是茶中極品,生長在高山雪峰之上,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耐寒茶樹品種,危險稀少,富含冰系能力,對於輔助提升冰系功法的修鍊極有好處。

由於產量稀少,即便是飛豹帝王每年也得不到多少,只有最親近的屬下和王子才能分到一小盒。

飛豹帝王也曾經賞賜了兩小盒給完顏康,完顏康自然也知道這高山雪頂茶的珍貴。

「呵呵,殿下,這怎麼好意思呢,這是帝王賞賜給你的,我怎麼能收呢?」

「康伯伯,我來你家也是兩手空空,再說您也不缺什麼,我就是個順水人情,一點東西不帶,讓我很慚愧呀!」

完顏康也不再推遲,

「既然殿下這麼說,我再推辭就顯得生分了,行,茶我手下了,多謝了。」

大王子見完顏康收了茶,內心一寬,說道:

「康伯伯,侄兒十幾年都在飛豹學院隱居修鍊,沒有時間來您府上走動看望您老人家,您可別對我生分啊。」

「殿下這是說哪裡話,殿下生分尊貴,老臣巴結還來不及呢。」

「康伯伯嚴重了,父王經常對我說,你是帝國第一戰將,為帝國立功不少,要我多尊重您,親近您,康伯伯如果不介意的話,日後我還要厚著臉皮來打攪您呢。」

總裁的合約戀人 「哈哈,歡迎,歡迎,老臣求之不得。」

「侄兒以後有什麼做得不對的,還請康伯伯指教。」

「殿下嚴重了,我一個老頭子,充其量多經歷了一些事情,協助殿下還是可以的,指教不敢當。」

「哈哈….」

大王子和完顏康兩人在大廳繼續聊了半個小時,東扯西拉,極盡恭維,讓完顏康很是受用。

「康伯伯,我還有事,現在告辭了,改天再來看望您。」

「殿下,留下來吃頓便飯吧?」

「下次吧,今天真有事要等著處理,以後我會常來的,蹭飯肯定是常有了,哈哈!」

「那好,我就不勉強了,我送送您。」

完顏康送大王子到門口。

「康伯伯留步,我走了。」

「好,殿下慢走,恭送殿下!」

……

看著大王子離去,完顏康長吁一口氣。

管家站在身後,悄聲問道:

「老爺,殿下不吃飯就走了?」

「呵呵,他哪裡是來吃飯的?」

「那他?」

「唉,我這一把年紀真是白活了啊,大王子真是深不可測,令人敬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