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兩天的時間過去,迦葉這兩天過的極為平靜,再也沒有人來招惹他。林超的事情在之後一天便在瓊仙派宣揚開來。現在幾乎整個瓊仙派都知道了師門中來了一位尊貴的客人,三招之內大敗林超,並且將其扒光了衣服丟在廣場上,讓其顏面無存。

2020 年 11 月 2 日

這件事驚動了瓊仙派的諸位長老,但奇怪的是,這件風波卻被很快的壓制下去,再沒有人提,也沒有人來找迦葉的麻煩。

對此,迦葉只是報以微笑,他早就料到了這件事會被秦盛給壓下來,甚至是瓊仙派的掌教親自出面壓制的也說不定。畢竟迦葉只是羞辱了林超一下,並沒有真的除掉他。

又過了兩天的時間,武家兄弟也告辭離開了,只有迦葉一個外人留在這裡。

瓊仙派後山的虹橋。

迦葉獨自盤坐在上面,身體隱藏在雲霧之中,靜靜的修鍊。這道虹橋乃是大神通者以神通法則凝聚出來,在此可以感悟天地大道,自從迦葉來過這裡之後,連續三天都沒有離開,在這種地方修鍊,對迦葉來說簡直事半功倍。

另一邊,柔兒也坐在迦葉的不遠處安靜修鍊,感悟天地之道。

一圈圈濃郁的天地精氣匯聚而來,形成一個漩渦朝著迦葉的體內灌輸而去。渾厚的天地精氣在迦葉的引導下入體,淬鍊著他體內的神通法則,鞏固,強化。

暗黑色的光芒從迦葉體內綻放出來,魔氣繚繞,在頭頂凝聚出各種各樣的物體,大山,河流,湖泊,氣象萬千。最終,所有的暗黑光華全都會聚在一起,似乎化作了一尊大佛。不過這尊大佛通體烏黑,青面獠牙,兇殘無比,相貌與迦葉本體一模一樣,簡直就是一個模子了刻出來的,倒不像是一尊佛,反倒像是一尊羅剎。

「轟!」

突然,迦葉體內傳來雷鳴般的聲響,所有的暗黑魔氣如海納百川一般全都匯聚到了迦葉的體內,眨眼間消失不見。迦葉體內「隆隆」作響,如同海嘯,又如同千軍萬馬在奔騰。下一刻,迦葉陡然睜開雙眼,一股強橫的氣勢從他體內崩發而出,圈圈擴散,將周圍的雲霧全都激蕩開來。

「公子突破了嗎?」柔兒被驚醒,跑到了迦葉身邊。

「恩。」迦葉點點頭,嘴角掛著一絲笑容。

「看樣子公子距離大神通者又邁進了一步,可是……..」柔兒柳眉微蹙,道:「公子進步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恐怕不是件好事兒,柔兒有些擔心。」

迦葉笑而不語,只是拍了拍柔兒的香肩,柔兒並不知道他的修鍊道路本來就已經開拓過,修鍊速度自然比別人快得多。而且自迦葉出道以來,最不缺的就是血戰,這種每次周遊於生死邊緣的歷練,對迦葉的修為提升更是一種幫助。

站在虹橋的頂端,迦葉朝著瓊仙派的主峰望去,目光深邃。

瓊仙派的主峰該有數千米,懸浮在半空中,綻放出萬千光輝,時而可以看到一道道流光划空而過,那是瓊仙派弟子御空經過。而這時候,又有數十道流光劃破天際,落到了瓊仙派的主峰上。

迦葉微微皺眉,低聲道:「瓊仙派莫非真的有什麼大事發生?總覺的最近每個瓊仙派的弟子都是急匆匆的,連秦怡那丫頭都很少見到了。」 轉身走下虹橋,迎面正好撞到了迎面走來的楚玲玉。

「葉飛少俠,我就知道你在這裡。」見到葉飛,楚玲玉臉上一喜。

「怎麼了?你們瓊仙派這段時間是怎麼了?莫非有什麼大事發生了?」迦葉問道。

「恩。」楚玲玉點點頭,道:「再過兩天就是我們瓊仙派立派五千年的紀念日,這可是大日子,現在師門中的每位弟子都在為這件事而忙活著,就連在外歷練的一些弟子都已經返回師門了。而且我們瓊仙派會宴請南域諸大勢力,到時候可是風雲際會。」

「哦,原來如此。」迦葉點點頭,心中沉思,這對迦葉來說可不是個好消息。

南域諸大勢力紛紛到來,到時候自己再動手無疑會生出很多麻煩。

「秦盛師伯請你過去照看一下秦怡小師妹,據說山海盟的人到了,現在人多眼雜,秦盛師伯沒時間照看小師妹。」楚玲玉說道。

「好的,柔兒,你先自己回去,我去去就來。」迦葉說道。

「恩,公子小心。」柔兒點點頭,目視著迦葉和楚綾鳳離開。

看著走在自己前面的楚玲玉,迦葉心事重重,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兒,秦盛未免也太在意自己的女兒了吧,不就是搞個宴席嗎,還說什麼人多眼雜,怕秦怡有危險。這根本就是沒必要去做的一步。除非……想到這裡,迦葉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

他想起了之前秦盛的話,說不久之後瓊仙派會發生一件大事,整個瓊仙派可能會大洗牌,難道就是發生在這次宴席上。

想到這裡,迦葉的心慢慢冷靜下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瓊仙派恐怕會亂翻了天,或許這是自己出手的最好機會。

十幾分鐘后,迦葉被楚玲玉帶到了一座偏殿之中,在這裡,秦盛和秦怡兩個人已經在等候了,見到迦葉到來,秦怡臉色微微紅了一下,低下頭去,可能還是在意著幾天前與迦葉在虹橋上的對話。

「你來了。」秦盛淡淡開口打招呼。

「恩,見過前輩。」迦葉拱拱手,稍微意思了一下。

「接下來就拜託你了,這幾日請務必好保護好小怡的安全。」秦盛說道,聲音鄭重,似乎是在闡述一件天大的事情。

「放心,職責所在。」迦葉道。

「好!」秦盛可謂是語重心長,轉身對秦怡道:「小怡,山海盟的人已經到了,據說這次齊雲飛和獨孤小天兩位山海盟的傑出傳人也到了,你跟我出去見一見吧。」

「齊雲飛……人家不去,討厭見到那個人。」秦怡撅起小嘴,看了迦葉一眼說道。

「不要胡鬧。」秦盛輕喝一聲:「再怎麼說,你和齊雲飛也是有婚約的,出去見一下怎麼了,他可是你未來的夫君,不要再任性了!!」

「婚約?」迦葉心中一動,微微轉頭看著秦怡。

「爹…….」秦怡水汪汪的大眼睛立刻變得通紅,帶著幾分哭腔道:「爹爹,三年前您為何要答應這門婚約,女兒真的不喜歡那個人,爹爹,你就退了這門婚約吧。」

「絕對不可能!」秦盛想也不想的果斷道:「你以為婚約是什麼,想退就可以退嗎!除非是齊雲飛死了,不然這個人你嫁定了!!」

說完,秦盛一甩袍袖走了出去。

秦怡傻傻的站在原地,委屈的留下來淚水,梨花帶雨,晶瑩的淚珠劃過白皙的皮膚,看起來楚楚動人。

「要他死很疼容易。」不知為何,迦葉心中突然冒出一個念頭,一個要殺死齊雲飛的念頭兒。

看著秦怡哭得傷心的傷心的神情,楚玲玉有些不忍,走過去安慰:「算了小師妹,我們出去見見吧,這齊雲飛怎麼說也是山海盟的傑出傳人,而且相貌英俊,儀錶堂堂,在南域青年一輩中更是有著赫赫威名,你嫁給他也不算吃虧啊。」

「誰要嫁給那種人,傳人就了不起了嗎?山海盟就了不起了嗎?」秦怡撅著小嘴道,臉上委屈之色不減。

「好了好了,不要鬧彆扭了,我們出去吧。」楚玲玉勸說,並且朝著迦葉使眼色,希望迦葉也說兩句。

「一句話,要他死,就活不過明天。」迦葉嘴上沒有說話,而是悄悄的傳音給秦怡。

聽到迦葉的聲音,秦怡有些吃驚的抬頭看了一眼,眼中儘是複雜之色,但還是漠然的搖了搖頭,擦拭掉眼角的淚水,整理衣衫朝著外面走去。不管怎麼樣,秦盛的命令她還是不敢不敢從,整個瓊仙派,除了她的爺爺瓊仙派的掌教之外,也只有秦盛可以約束這個瘋丫頭。

悄悄嘆了口氣,迦葉也邁步跟了上去。

瓊仙派的正殿之中,迦葉跟在秦怡的後面邁步走了進去。本來瓊仙派的正殿是不容許外來者入內的,但迦葉現在身份不同,可以說是秦怡的貼身保鏢,自然也有了特權。

瓊仙派的正殿頗為氣魄,宏偉壯觀。

迦葉一進入其中,便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此時的瓊仙派正殿內,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全都是高手,無形間釋放出來的氣場可以讓一個普通人粉身碎骨。由主到此,坐在首座的,自然瓊仙派的掌教,這是一位滿頭華髮的老人,鶴髮童顏,皮膚紅潤,眼睛灼灼有神,可見修為非同一般,此刻這位老人正在和另一名同樣滿頭華髮的老嫗交談著。

再其次便是秦盛,百花仙姑等人,恭敬的站在瓊仙派掌教的後面,無形間釋放出一股淡淡的氣場。

再往後便是瓊仙派的一干傳人,不過並非所有的傳人都能站在這裡,只是挑選了幾個代表性的人物,為首的,自然是嫪青和另外一名青年,英武不凡,眼神如刀子一般格外攝人。

此人的身份和地位絲毫不在嫪青之下,甚至還要過嫪青,赫然是瓊仙派的第一傳人,也是秦怡他們口中所說的大師兄級別的人物,蕭寒風。

迦葉粗略的掃了這些人一眼,尤其是在嫪青的身上停留了片刻,隨後便默不作聲的跟在秦怡身後走了進去。

「小怡,你來了。」瓊仙派的掌教目光投了過來,柔和的目光盯著秦怡,而後微不可查的掃了一眼迦葉,並沒有說什麼。

「見過爺爺,各位前輩。」秦怡這時候還算是比較通情達理,飄飄下拜。

「呵呵呵呵,秦怡小姑娘真實生的越發的水靈了,看來雲飛真是好福氣啊,有你這麼一位未婚妻。」坐在瓊仙派掌教旁邊的老嫗呵呵笑道。

「吳長老切莫誇她,這丫頭很不知道謙虛的。」瓊仙派掌教捋著鬍子笑道。

「呵呵呵,以後都是一家人了,沒什麼。」那被稱之為吳長老的老嫗笑道,而後轉頭看向身後山海盟的一幫弟子,道:「雲飛,怎麼你害羞了,還不出來和秦怡姑娘打個招呼。」

此時山海盟的弟子中,一名青年站了出來,赫然是齊雲飛。

與之過去相比,齊雲飛依舊意氣風發,雖然上次在五指山中敗給了迦葉,顏面盡失,但現在齊雲飛的修為似乎更勝往昔,眼神更加逼人,氣勢洶湧,整個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劍一般鋒芒畢露。

而此刻在齊雲飛的旁邊,還站著一人,此人看上去不過十七八歲,還是個少年,生的眉清目秀,但身上的氣勢卻絲毫不在齊雲飛之下,眼神更加的懾人,目光如電,但凡是被他盯住得人都仿似被雷擊了一般。

秦雲飛走了出來,站在秦怡的身邊,微微笑道:「秦怡姑娘,好久不見了。」說著,似是有意無意的瞥了迦葉一眼,眼中露出古怪之色,似乎很疑惑秦怡身邊為何跟著這麼一個人。

「恩,好久不見。」面對齊雲飛的招呼,秦怡也是笑著點點頭,不過這笑容卻是有幾分遷就。

「小怡,雲飛還是第一次來我們瓊仙派,你帶他四處轉轉,我們還有要事商量。」瓊仙派掌教笑眯眯道,朝著秦怡揮了揮手。

秦怡黛眉微不可查的皺了皺,她有心想要拒絕,但此刻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不好讓自己的爺爺下了不來台,當即僵硬的笑了笑,看了一眼齊雲飛,道:「齊公子隨我來吧。」說完,不等齊雲飛回答,秦怡已經轉過身,就朝著殿外走去。

齊雲飛滿意的笑了笑,正欲跟上去,卻突然發現迦葉還在秦怡的身後,當即露出不滿之色,喝道:「你是誰?」

「說我嗎?」迦葉停下腳步,頭也不回的答道。

「還有別人嗎?」齊雲飛皺著眉頭,言語高傲:「我與秦怡姑娘單獨相處,你跟在旁邊算是怎麼回事?」

「我去負責秦怡姑娘的安危。」迦葉道。

「你什麼意思!」齊雲飛氣勢上漲,眼神冰冷道:「你是說秦怡姑娘跟著我不安全?」

收個神仙做徒弟 「職責所在。」迦葉的回答依舊是這四個字。

「齊公子,葉飛是父親委託來保護我的,並不會影響我們的。」秦怡黛眉微蹙道。

「但我不喜歡有外人跟著,影響了我們之間的談話。」齊雲飛道,氣勢強硬,轉頭看向迦葉,喝道:「我們不需要你,你不必跟著去!」

「你在命令我?」迦葉聲音也冰冷下來。

「沒錯!」齊雲飛高高揚起頭,器宇軒昂,無形間的氣勢波動釋放出來,一股壓力陡然而出。

迦葉微微回頭,看向秦盛,見秦盛竟然沒什麼反應,心中輕叱一聲,他知道這算是默許自己的舉動,當即對秦怡道:「秦怡姑娘,我護送你出去。」

「恩。」秦怡點點頭。

「放肆!!你沒聽到我的話嗎!!」齊雲飛猛的暴喝一聲,洶湧的氣勢翻騰上來,在如此眾目睽睽之下,竟然被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無形小卒無視自己的存在,齊雲飛只感覺羞愧難耐,一隻大手朝著迦葉抓了過去。 兇狠的氣浪如猛獸出籠,朝著迦葉撲了過去。

敢在瓊仙派的大殿中動手,這本來就不符合規矩,但出奇的是,不管是瓊仙派的老輩人物,還是山海盟的老輩人物竟然都沒有出言阻止。尤其是瓊仙派掌教和秦盛,反倒是露出饒有興趣的神色。

齊雲飛和秦怡之間有婚約,算是瓊仙派未來的姑爺,他們之所以不喝止住齊雲飛,說白了就是為了檢驗一下齊雲飛的實力到底有多強。而迦葉則無辜的成為了反面教材,充當齊雲飛的沙包。但也並非所有人都是如此,比如說秦盛,此刻目光則是緊緊的盯著迦葉。

面對齊雲飛兇悍的攻擊,迦葉只感覺身背後如同洪水決堤一般,氣勢洶湧。

「齊雲飛你做什麼!」秦怡回身嬌喝。

「哼!」心中輕哼一聲,迦葉頭也不回,果斷的往前邁出一步,這一步踩在地上,竟然傳出悶雷般的聲響,彷彿是雷神在怒擊神鼓,聲音渾厚,大氣。

「砰!」

下一刻,那瘋狂的湧向迦葉的氣息在頃刻間粉碎,蕩然無存,齊雲飛更是悶哼一聲,被這股氣勢反彈出去,踉踉蹌蹌的後退出去十幾步。

「什麼!」

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都露出了凝重之色,瓊仙派掌教眼皮狠狠的抖動了一下。而山海盟的那位吳長老,更是直接站了起來。在場的這些人中沒有誰比吳長老更了解齊雲飛的實力,自從上次蠻荒古林歸來之後,齊雲飛修為已經完全踏入了歸元境界,可以說是同輩之中無敵。但此刻面對齊雲飛的強悍攻勢,面前這個神秘的黑袍人竟然如此輕描淡寫的化去,只是向前邁出一步,什麼都沒做,僅此而已。

「大神通者嗎!」吳長老嘴角微微抽搐。

同一時間,嫪青,獨孤小天等在場的傑出傳人同樣朝迦葉投去震撼的眼神,就連嫪青這種心高氣傲的人物都不禁露出了凝重之色。

「你放肆!敢對我出手!」齊雲飛臉色發紫,如此眾目睽睽之下,被人舉手投足間震退,像齊雲飛這種傲氣凜然之輩怎麼可以忍受。

當下,齊雲飛不顧一切的朝著迦葉沖了過去,揮手間一邊神通光華交織而出,化作一道道神通法則纏繞上去。神通乃是人體溝通大道氣息化成的,一股洶湧的大道之力猛的朝著迦葉席捲而來。

迦葉默不作聲,依舊向前邁出一步,腳踩地面,傳來雷鳴般的聲響。

「噗!」

下一刻,齊雲飛的神通再次應聲而碎,如摧枯拉朽,沒有任何懸念。

「這……」齊雲飛完全呆住了,他難以置信的看著迦葉,如此輕描淡寫的破去自己的神通,除非是大神通者,不然這種奇異的現象絕對無法解釋。

此時此刻,齊雲飛不得不重新審視迦葉,在他看來,迦葉絕對是一位大神通者級別的存在。但一位大神通者是何等高貴的身份,又怎麼會心甘情願的到瓊仙派來甘當護衛呢?

「放肆!!!」這時,山海盟的吳長老終於忍不住了,站起身來大聲呵斥,不過卻不是對迦葉,而是對齊雲飛。

「雲飛!你怎麼如此不知禮數,在人家大殿之中就動手!難道忘了我對你的教導嗎?」吳長老沉聲喝道,無形的威嚴頓時籠罩當場。

啟稟陛下,娘娘又上戰場了! 「是,吳長老。」齊雲飛立刻乖乖的退到一邊,態度恭敬,不過看向迦葉的目光,依舊充滿了敵視。

深吸一口氣,吳長老又轉頭看向瓊仙派掌教,微微皺眉道:「秦掌門,是老身管教弟子無妨,請不要見怪。」

「無妨。」瓊仙派掌教站起身來,再次朝著迦葉這邊投去一個訝異的眼神,而後朝著身後的秦盛使眼色。

秦盛會意,站出來道:「葉飛,山海盟是我瓊仙派的貴客,你怎能傷害對方!不然傳出去別人會以為我瓊仙派待客無妨。這是你的責任,你必須要負責,我看關於你的酬勞,要減半了,你沒意見吧。」

「抱歉。」迦葉默然點頭,站在秦怡的身後。他早就料到秦盛會站在自己這邊,替自己圓場,所以才會毫無顧忌的對齊雲飛出手。

瓊仙派掌教滿意的笑了笑,再次坐回了位置上。

此時此刻,迦葉毫無疑問成了大殿中的焦點,不管是瓊仙派還是山海盟的人,目光全都投到了這個神秘的鐵面具人的身上。聽聲音他們可以判斷的出,這人是個青年,但如此年紀,卻擁有堪比大神通者的修為,簡直是駭人聽聞。

「有意思的人……」嫪青摸了摸下巴,嘿嘿笑道。

「怎麼?嫪青師弟對這個人有興趣?」瓊仙派第一傳人蕭寒風微微笑道。

另一邊,山海盟的另外一位傑出傳人獨孤小天同樣露出了饒有興趣之色,目光在迦葉的身上掃來掃去。

「大長老到!」

突然,一道突如其來的聲音打破了這短暫的寧靜,大殿的門開,一股雄渾的氣勢瘋狂的撲來,不知何時,在大殿的門口多出了幾道人影,為首的一人是名身材魁梧的老者,雖然頭髮花白,但氣息絲毫不弱,魁梧的身材如一尊磐石,虎軀一震,似乎可以震碎大山,尤其是那對如星辰似的雙眼,爍爍放光,像是兩團火炬,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氣息。

「大長老!」

一時間,大殿中除了瓊仙派的幾位老輩人物外,其他人具是恭敬的朝著這位身材魁梧的老者行禮,那氣場,簡直比瓊仙派掌教親自到場還要氣魄。

「原來是田岳山閣下,失敬失敬。」連山海盟的吳長老都站起來,朝著門口的魁梧老者抱拳。

「哈哈哈哈!山海盟的貴客到來,我田某怎麼會不出來迎接呢。」田岳山,即是瓊仙派的執法堂大長老大笑一聲,龍行虎步的走進了大殿中。在他身後,田倩兒和林超跟在後面,恭恭敬敬。但當兩人看到迦葉之後,臉色都不由的變得鐵青起來,雙目中射出濃重的恨意。

「恩?」這時候,連田岳山都停了下來,站在迦葉的面前,如火炬般的眸子緊緊的盯著迦葉。

「嗨。」迦葉抬手打招呼。

秦怡俏臉微變,趕緊伸手拉了拉迦葉,沖他使了使眼色。

迦葉自然也明白,拱拱手:「見過田前輩。」

「哼!」田岳山冷哼一聲,聲音並不響亮,但聽在迦葉的心中確是如驚雷一般,震得他氣血翻騰。

迦葉眉頭當即皺了起來,他自然知道這是田岳山有意在為難他,或者說是在試探他。畢竟前幾天林超在自己手底下吃癟,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迦葉初步判斷,此人的修為,最起碼要在大神通者二階那裡,不然不可能有這麼強大的氣息。

「小怡,還不趕緊待雲飛公子去逛逛,且末怠慢了客人。」秦盛眉頭皺了一下,開口喝道。

「是,爹爹。」秦怡這回完全換了一副臉色,她知道再呆下去恐怕會有麻煩,田岳山是出了名的護短的,迦葉之前教訓了林超,若田岳山在如此眾目睽睽之下要討個說法,估計迦葉在劫難逃。

「雲飛公子這邊請。」當下,秦怡態度親和的在前面引路,帶著一臉鐵青的齊雲飛走出了大殿。

「前輩告辭了。」面具之下,迦葉冷冷笑了笑,再次朝著田岳山供了一下手,不過聲音卻不是太恭維,轉身跟著秦怡走了出去,與田岳山擦肩而過。

「哼!」看著迦葉離開的背影,田岳山再次冷哼一聲,龍行虎步的走進了大殿中,直接落座在瓊仙派掌教的身邊,聲音不是很滿意道:「掌門師兄,為何突然派個人來保護小怡,難道還怕派中有人對他不利嗎?」

瓊仙派掌教微微皺了皺眉,笑道:「當然不是,這個葉飛之前護送小怡進入陰仇山,還算有些能耐,因此讓他在派中多呆了幾日。」

「哼!」田岳山冷哼一聲,道:「此人不是個省油的燈,我看掌門師兄應該儘早把他轟出去。」

「是嗎?」瓊仙派掌教的眉毛抖動了一下,似笑非笑道:「這一點不勞師弟掛心了,我是掌門,自有我的安排…….」

此言一出,兩人之間的氣氛立刻變得冰冷了起來,田岳山似乎從瓊仙派掌教話中聽出了什麼,嘴角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不再說話。

…….. 瓊仙派景點有幾百個,秦怡自然不可能一一帶著齊雲飛去參觀。

迦葉走在秦怡身後的不遠處,秦怡和齊雲飛則是在前面結伴而行,讓迦葉怎麼看怎麼彆扭,他承認自己不喜歡秦怡,但也不得不承認此刻看到秦怡和別人若神仙眷侶一般結伴而行心中糾結萬分。不過好在秦怡始終和齊雲飛保持了一定的距離,臉上露出遷就的笑容。

半日的功夫下來,秦怡帶著齊雲飛轉了數十個景點。齊雲飛時不時的朝著迦葉投去仇恨的目光,顯然是對迦葉成見很深。

「M的! 你給的溫柔已過期 如果不是這裡是瓊仙派,老子早就搞定你了!」迦葉心中悶悶的想道,不知為何他感覺心中有種強烈的殺人的慾望,連他自己都解釋不清楚這是什麼情況。

「齊公子,今天好累哦,我要回去休息了。」秦怡有些疲倦的笑道。

「哦,既然如此,那我送你回去吧。」齊雲飛紳士的笑道。

「不用了,讓護衛送我回去就可以了。」秦怡說道,朝著迦葉點點頭。

「好……好吧…..」齊雲飛僵硬的笑了笑,朝著迦葉這邊冷冷的瞪了一眼,哼了一聲,而後一甩袍袖離開。

看著齊雲飛的背影,面具之下迦葉皺了皺眉頭,走到秦怡身後,道:「要不要直接搞定了他。」

「別胡來。」秦怡輕喝道:「雖然齊雲飛很討厭,但最起碼他現在是我們瓊仙派的客人。還有,葉飛少俠,我一向覺得你行事很有理性的,為何今天會變得這麼奇怪,難道你很在意齊雲飛這個人嗎?」說著,秦怡目光灼灼的盯著迦葉,似乎想要穿透面具,看到迦葉的表情。

「沒有。」迦葉冷冷的轉過頭,道:「不瞞你說,我和山海盟有些恩怨,僅此而已,並沒有別的意思。」

「是嗎?」秦怡小臉上寫滿了不相信,黛眉微微蹙在一起。

「我送你回去吧。」迦葉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