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妹所言極是,自從出了姜…姜明師兄的事情,我蜀山的地位便是一落千丈,哪怕是一個普通的江湖高手都敢輕視我們。

2020 年 11 月 2 日

而趙國竟然在此時當出頭鳥,掌門師兄我覺得剛好可以拿趙國的軍隊殺雞儆猴,警告那些敢於小視我們蜀山的江湖中人。」洪三魁心中也有振興蜀山以及揚名立萬的決心,不過上面一直有殷若拙壓著才一直沒有表露出來。

如今趙國卻是送上門的時機,正是壯大蜀山威名的時候,不由開口勸道。

楊書雲和白世榮兩人不由點頭贊同,白世榮勸道:「掌門,你師弟說的也是,儘管我蜀山是一個修道門派,本不應該有什麼好勝心,可是壯大威名,才能更容易收到天賦傑出的弟子,適當的顯露實力也有好處。」

雖說殷若拙為蜀山掌門,但對於眼前兩位太上長老的意見還是很重視,思索片刻,發現的確顯露出一絲實力才能驚走趙國軍隊,緩緩點頭道:「就依兩位太上長老所言。」

說著,舉起掌門令牌喝道:「雲龍現。」 ps:本章有資料,所有多發!不騙錢!

陳曉奇終究沒有去跟災民見面,這樣的行爲被很多人批評爲“幼稚”,但是他不在乎,他覺得自己受不起那些父老鄉親骨肉同胞的一拜,他甚至爲覺得自己將這些人弄來山東,背後掩藏的那些算計都是非常不道德的,有違良心的。

時局卻容不得他有絲毫的時間去愧疚,他還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1928年10月,日軍徹底撤出山東,整個山東恢復了完全的自主和寧靜,而山東臨時維持委員會會長陳曉奇也被正式發表爲山東省主席,至此,他這個隱藏了許久的野心家終於正式踏上了軍閥割據的大戲臺。

陳曉奇作爲官方認可的山東首腦,再次跟停駐在青島的海軍副總司令、代總司令沈鴻烈進行正式交談。沈在1926年11月,奉命率江防艦隊抵青島,與渤海艦隊合編爲東北渤海艦隊,被任命爲艦隊副司令。1927年7月,任海軍第一艦隊司令,11月升任海軍副總司令、代總司令。是東北軍中一位有文化教養的將領。

張作霖被炸死之後,張學良匆忙潛行回到東北,而這支艦隊就丟在青島無人管了。日軍入侵山東的時候,他們躲在那裏不敢出頭,因爲他們所謂的艦隊的總實力加起來都比不過半支日本聯合艦隊的十分之一,加上沒有命令,不好出頭挑事。

眼下,山東已經事實上歸了陳曉奇的管轄,停留在青島的艦隊歸屬無人問津,而南京政府此時正是雞毛鴨血千頭萬緒的,也沒工夫管他這個茬兒,或者說故意安排這麼一支隊伍在這裏誠心令陳曉奇不得舒坦。如此一來,渤海艦隊就陷入了不尷不尬的境地,名義上他們是國家的艦隊。但是軍餉卻還拿着東北方面的,駐在的地方卻是山東的,這事情鬧得太彆扭了。

而在這時候,陳曉奇主動伸出橄欖枝來,想要邀請沈總司令加入到他地陣營裏來,貌似面子蠻大。但是沈鴻烈卻不吃這一套!在他而言,陳曉奇本事再大也不過是陸地上的能耐,下到海里,他連一條船都沒有,怎麼跟他相提並論?再者說,沈某怎麼也是中央海軍的代總司令,委身區區一個山東小軍閥,有什麼前途?

沈鴻烈不給面子,陳曉奇也不着腦他也不過是試探一下而已。看樣子自己的廟還是小了一些啊!不要緊,咱們走着瞧。

陳曉奇馬上宣佈爲將要建立的山東海軍購買兩艘輕型巡洋艦,提供商當然是美國人。出的錢就是他發行股票上市地私房錢!

這兩艘輕型巡洋艦,完全不同於這時候各國海軍裝備的軍艦,他表面看上去跟德國的“柯尼斯堡級輕型巡洋艦”非常相似,某些設計參數都差不許多,但是細節上卻有很大的差別。首先是造船用得鋼材全部來自於山東最新技術與美國“交流合作”生產的新一代艦船用鋼材,屈服度更高;其次是首艘採用全焊接技術建造的戰艦;再次是首次常識獨立防水隔艙設計,大大增加了戰艦的防魚雷和水平面防護性能。

其次是武器裝備。 一嫁三夫 採用三座三聯裝155毫米/60倍徑主炮。防空武器將採用四座雙聯裝88毫米防空炮。四座雙聯裝40毫米博福斯炮。另外四座20毫米機關炮。4座三聯裝533魚雷發射管。另有兩架艦載水上飛機。

該艦全長177.1米。全寬16.2米。吃水4.88米。採用柴油動力。3軸推進。總動力輸出66000馬力。設計航速爲34節。設計排水量爲6900噸。

這裏面很多地先進設備和技術都是在戰艦上第一次使用。比如跟德國人一起祕密研製地88毫米防空炮和40毫米防空炮就是要拉回家之後重新改裝地。而20毫米機關炮純粹是擺設。回來後將要換成兩座20毫米“密集陣”防空系統。並祕密改裝雷達系統。而採用155毫米主炮這個古怪口徑。被看作是亞洲人地怪癖性。衆所周之155毫米炮還是1914年地設計。全世界也就是日本人採用了。現在中國人也採用了。不知道他們怎麼想地。

美國人當然不會拒絕這樣地訂單了。事實上在1928年。美國地造船業陷入了新地低谷。特別是戰艦製造。因爲條約限制加上國會地某些人地不作爲。令一年之中戰艦製造總噸位只有200噸這麼個少得可憐地數字。各大造船廠已經是閒得快撐不下去了。連商業船隻地訂單他們都少得可憐。反倒是陳曉奇名下地三家造船廠一年到頭都不閒着。

這兩艘戰艦地訂單另美國人很高興。這就意味着陳曉奇不會輕易抽走自己地資金。這樣給美國人制造商業利益解決就業機會。是非常友好地做法。而且通過這兩艘巡洋艦設計中地某些奇思妙想。令美國人受益匪淺。

這種事情當然瞞不住人。直接受到威脅地日本人在得知部分參數之後便選擇了無視。在強大地日本海軍看來。沒有戰列艦地艦隊便是一堆廢柴。以中國海軍目前地情況。這麼大地戰艦造出來後。自己能不能開得起來還是個問題呢!已經斷層了地中國海軍要想重新崛起。那不是有錢就能辦到地。不過按照慣例。日本人還是耀武揚威地威脅了一番。甚至有些人發出狂言。要將這兩艘巡洋艦直接擊沉在太平洋中。令他們沒有服役地機會。

這樣的消息通報給山東軍的一幫海軍軍官們之後,得到大片的歡呼,很多人更迫不及待的想要親自到美國去參與那兩艘巡洋艦的建造工作,哪怕是先熟悉熟悉也好啊!這裏頭,以兩個年輕軍官刺頭易隨風和鄧雲飛非最,不過他們地牢騷沒有得逞,兩艘剛剛打撈出來正在修復地輕型驅逐艦還在等着他們呢。而另外一種強大的海軍兵器,卻也正在緊鑼密鼓地製造當中,便是某實驗室多年磨一劍的深海殺手—潛艇。

以二戰著名德國U型潛艇VI型爲藍本製造的潛艇十分之一地模型經過各種環境的實驗確定了尺寸和裝備,去掉了德國人設計的大炮和防空機槍。整體設計製造的條件都已經成熟,而大珠山下的祕密黑魚窩已經快要建成,濟南鋼鐵和萊蕪鋼鐵兩個地方開始建造艇體,上來就採用了反覆驗證過的分段製造工藝,將整艘潛艇分成多個部分,建成後通過鐵路、小清河水路祕密運到位於煙臺地造船廠進行整裝。再拖到大珠山海港進行進一步的曬裝。

當然這是臨時的策略,在不久之後,日照造船廠將會投入使用,等日照—臨沂的鐵路建成通車後,將從那裏祕密將大量的設備和剛纔從海上運到大珠山下,這樣就最大限度的避開了遍佈青島的各方耳目,等英國人離開威海之後,山東半島頭上的那些天然良港和絕佳的基地也會利用起來,將會形成沿着山東省一圈地海港和造船廠。現在。還不到暴露的時候。

這是一天下午,在萊蕪基地的火車站裏,陳曉奇帶着幾個核心參謀成員。看着正在魚貫登上改裝過地集裝箱的數百少年,面色肅穆,在他的面前,站着近衛軍首領徐元,和空軍飛行員中“飛龍隊”的隊長恭郎。

陳曉奇看着那一羣已經長大了許多,但臉上仍帶着稚氣的男女少年,心中暗歎一聲,對徐元道:“這一次任務的細則你應該已經全部清楚了,現在還有什麼疑問和要求。說說吧,不說可就不一定有機會了。”

徐元面色平靜的彷彿跟自己完全無關一樣,淡淡的說:“老闆,我明白您的意思!這是我要走地路做的事,我自己選的就一定會走到底!”

陳曉奇點點頭道:“很好!那我不勸你了!這八百人是你的班底,我讓你全部帶走,希望你能把他們的作用發揮到極致!記住,南洋我們從來沒去過,這麼多年了。也不知道我們的存在還能有多大的號召力,這次你的擔子不輕,但是任務必須完成,必要時,可不惜任何代價,任何手段!”

徐元道:“是!老闆!南洋必須只有一個聲音,一個領袖,一種思想,我會做到的。”

點點頭。陳曉奇又問恭郎:“你剛回來沒多久。我就把你派出去了,有沒有什麼想法?”

恭郎俊俏地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回答道:“報告老闆!沒什麼想法!只要能讓我隨便的飛,在那裏都一樣!”

陳曉奇笑道:“那行!反正在那片地方對你們有威脅的勢力不多,你們自己多加小心就是了。”末了,他用力的拍拍恭郎的肩膀,道,“無論如何,好好活着回來,否則我沒法跟六哥交代,他很在意你。”

1928年10月,一艘萬噸集裝箱貨輪和往常一樣從青島港出發,駛往東南亞各地,他首先要在新加坡卸貨,然後到位於婆羅洲的坤甸港略加修整,再到雅加達裝載了貨物返回青島,完成一次航行運輸。

只不過這一次的運輸物品中,多了八百個不可見光的人,二十架被拆成大零件地戰鬥機,一批彈藥武器裝備,還有大宗地機械設備,他們的用途,無人知曉。

同月,山東中醫協會向全國出版了一整套地中醫相關書籍,包括非常通俗易懂的《中國醫學發展史》,《中醫基本理論》,《中醫典籍速讀》,《中醫自學入門》,《中醫家庭保健手冊》,《中醫內科學》,《中醫外科學》,以及中醫兒科、婦科、骨科、推拿、鍼灸、急救、養生等等一系列叢書,將中醫的各個方面用最爲平實的話語分門別類的展現出來,總數達二十餘種,全部都用橫排標點斷句的印刷方式,分成單行本、集合、精裝收藏版等等多種樣式,面向全國發行,價格非常低廉!

經過積分有影響的報紙和電臺每天定期播發的專題講座板塊,以及報紙上那圖文並茂通俗易懂的直白描述,普通老百姓很容易就能弄明白自己身邊觸手可得的一些東西的醫學功用和療效,而一些日常生活中經常碰到的小病小災,又可以很簡單很廉價的就治療得當。這項活動推出的口號,就是“讓所有地人小病不求人,大病不糊塗”。

手冊中,除了將每一種病的一些簡單成因和發病原理講解一番,還給出了治療一般的預期時間和藥物的大約成本,令每一個人都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治病要花多少錢。避免老百姓被無良醫生給坑害詐騙錢財。

其中一些四季養生的常識,更印刷成十幾頁紙地小冊子,通過齊魯商會在全國各地的分支機構免費發放,並在一些駐辦點請人專門朗讀講解,並邀請當地的名醫當街坐堂提供解答,免費給老百姓說明白一些令人困惑的問題。

在這些小冊子中,刻意的淡化了往常大夫們專門用來顯示自己水平高深、造詣高杆的五行八卦知識,這些中醫必備、但是病人根本都聽不懂的事情,在這些專門寫給老百姓看的東西里面是不太講的。因爲講了之後老百姓不但聽不懂反倒覺得麻煩,繼而敬而遠之,這就是中醫被人詬病地很大原因之一。

避開這些神祕莫測的大道理之後。普通人對於自己的病痛就有了一個直觀地瞭解,說起來也分外的容易,所以對於治療疾病就沒有什麼神祕感,隨之的恐懼感也就減少,這種情緒上的穩定坦然對於恢復治療的效果自然也有加成作用,看起來效果好得多。

這樣的舉動,自然是“逆歷史潮流而動”,此時的南京國民政府裏面,以汪精衛和餘雲岫一般人正在加班加點的謀劃廢除中醫的行動。一些風聲通過不同地渠道放了出來,隱隱約約的又要重新拾起十五年前汪大燮等人未竟的事業的意思。

這裏頭,特別是餘雲岫這個人,他本身是章太炎的學生,章太炎的老師俞樾,則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明確提出來“廢除中醫”的有影響力的儒學大師,起因不過是因爲他的老婆得病沒治好死了,他就將一腔怨氣發在中國醫學身上,而具有諷刺意味地是。“中醫”這個詞卻是從俞樾纔開始正式確立命名的。

俞樾這個人自然沒有中國古人學者的那種“不爲良相便爲良醫”的胸懷和修爲,所有的也只是明清以來的儒學修爲而已,對於中醫幾乎是一竅不通,所以有生之年,他也只是幹吼“滅絕中醫”,卻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而餘雲岫這個徒孫就不一樣了,這個人留學過日本,學的又是西醫,本身作爲章太炎的弟子國學功底深厚。所以分析批駁古典典籍看起來很像是一回事。他學西醫水平倒不怎麼樣(實際上西醫真正有大的話語權和真正完善醫學理論系統還要在五十年代後)。在上海開診所,限於當時西方醫學地稚嫩簡陋。有沒有抗生素這種“大殺器”在手,可以說收效很低。

餘雲岫是有頭腦地人,這樣的生活既不能帶給他名聲也不能帶給他利益,所以他就撿起來祖師爺地柺杖,以批駁中醫獲取大名。經過多年的鑽研分析,他精心編造了《靈素商兌》一書,對裏面的一些普通人根本理解不了的內容進行逐條批駁,看起來很有一股大宗師的做派,講的也很像是那麼一回事,這樣的批文在國學已經衰落無已的民國初年,根本沒有多少人分得清真假好壞,而且在那個年代,除了軍閥政客之外,沒有人會關心醫學這種邊角的東西,人們的思想都放在了怎麼“救國強國”身上,那種狂躁炙熱的空氣,就如同文革時期什麼事情都要加上“革命”二字,一切事情都要從“革命出發”相類,更幾乎與後來的一切事情非“科學”掛帥不可,離開“科學”兩個字就不會講話,將“科學”徹底的妖魔化、宗教化、無限制的擴大化的做法。

這就是神奇的中華大地一年年一代代涌現出來的神奇的事情,偏偏這種事情就能搞得成功,搞得好的人就能在裏面得到大利,不能不說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

餘雲岫在書中痛批中醫,他認爲“不殲《內經》,無以絕其禍根”,中醫學“是占星術和不科學的玄學”,“中醫無明確之實驗,無鞏固之證據??不問真相是非合不合也??”總之,中醫被餘雲岫說得一無是處,甚至被詬爲“殺人的禍首”。

他下手可謂準確,因爲是個學醫的都知道,《黃帝內經》是中國醫學的根本典籍,一切中醫學的根本理論發端都出自這一本書,但是這本書是非常難以理解的,可以說按照中醫的標準,每一個合格的中醫,首先必定是學富五車滿腹經綸,其次必定是聰明睿智品學兼優,誇張一點,那就要“貫通天人之學”,明經明事理,在做人上已經是人才了,只有這樣的人方能稱的上是“中醫”,否則一個良醫如何跟“良相”相提並論?《內經》之難,用《易經》差可類比,而《易經》又是中國文化的發源地,這兩者,學醫的人是必讀的,必須讀得懂才能懂得中醫中的辨證治療理論,才能真正懂得“天人合一”、“陰陽和諧”的大道理,如此才能真正會辯理辯病,才能稱的上“良醫”。這也正是爲什麼中醫年紀越大水平越高的原因之一,並非只是一般人理解的“經驗多”,關鍵的東西都在醫學之外,中醫治療疾病不是從病下手,而是從人本身下手,真正的中醫,他首先不會去問病變怎麼樣,他首先關心的是病人的日常生活、心態、情緒、環境甚至家庭瑣事,因爲按照中國醫學理論,所謂的“病”非是外來引起,首先是因爲作爲主體的“人”本身出了問題,就像是一塊土地變得貧瘠了,不長莊稼光長草,就像是一潭水便成了死水,便不養魚蝦水草,而專生浮游生物和臭泥。

這些淺顯的比喻只能勉強形容中醫的出發點,他是建立在“天人合一”思想之上,人非是脫離世界而獨立存在的,天地爲大宇宙,人身爲小宇宙,兩者皆同。天地之間有萬事萬物星辰列張,而人體內也是一個複雜的小天地,各種臟器管脈筋肉細菌病毒寄生物微生物等等一切組成了這個複雜的世界,可以說,人體就是宇宙的微縮版。

推薦朋友的一本新書《官路漫漫》,有直通車可達,剛上架,有興趣的朋友去支持下,謝謝! ps:本章有資料。已加更字數。

建立在這麼一個龐大恢宏的理論體系下的醫學。是中華先祖在數以萬年計的遠古生活中逐漸觀察摸索積累起來的。而這種理論無疑從一開始就是正確的。在西方醫學發展了兩百年之後。他們從簡單的放血、降溫、催吐。發展到能夠將人體細微切片甚至搞包括大腦在內的移植手術。不能不說其迅速。但是在21世紀。整個世界的醫學發展尖端。卻發現在三千年前的中國人的中醫之中。將他們的最新發現都作爲了基本的治療手段。他們自以爲是“發明”的醫學心理學。環境影響理論。將人體看做一個整體來治療等等。都不過是中醫之中最基本的內容而已。所以在21世紀。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主流國家。開始慢慢的接受並讓中國醫學合法化。而原本早就在明治維新時期拋棄了中醫的日本。和造就搞沒了傳承的韓國。卻忙不迭的在全世界搶先註冊專利。稱“漢醫”是他們的發明。而偏偏真正的中醫學的鼻祖。數千年後的中國人。卻在不斷的妖魔化中醫。惡意貶低中醫。甚至到了全世界都開始接納承認中醫的時候。還在大肆宣揚要廢除中醫。說這些話的人。存的是什麼心思!

餘雲岫甚至主張要“堅決消滅中醫”。“如不消滅中醫。不但妨礙民族的繁息、民生的改良”。而且國際地位的“遷善”也無從談起;“舊醫一日不除。民衆思想一日不變。新醫事業一日不向上。衛生行政一日不能進展”。

餘雲岫完全把中醫當成腐朽陳舊的舊醫學。必欲取消而後快。他主張禁止一切有關中醫地書刊出版。禁止中醫辦學校培養新中醫。

當然。從他開始搞這一套的十來年間。他是沒有獲得應有的地位和關注。但是他卻憑着自己的一些其他的手段逐漸爬到了高位上。成爲中華民國醫藥學會上海分會會長。更入了汪精衛的眼底。

另一時空中。就是這個始終扛着“滅絕中醫”大旗的傢伙。在1917年以來一直不斷的攻擊貶低妖魔化中醫。直到新中國成立。其更是混到了衛生部的高位。藉着新中國推行新政地風。他再次祭起這柄妖刀。號召在全國“滅絕中醫”。但是沒想到這樣的呼喊不但沒有得到多少人地贊同。還被包括太祖在內的許多人批評。餘雲岫頓時“幡然悔悟”。不但從此不再反對中醫。倒過頭來鑽入了支持中醫的陣營。更在數年中炮製出了一系列的文字來。結果反倒被後世吹捧成了“大恩人”。“中國醫學的播種者”。簡直是一臺絕世荒唐的醜陋劇!

此人對中國醫學地影響之大。破壞之深是無法估量的。作爲後世來的陳曉奇清楚的親身體會到。在21世紀的中國。看個感冒就動輒數百塊。兒科感冒更是出手上千塊。隨便生點內科病就要傾家蕩產。做一臺手術便要險死還生。醫學成爲了聚斂財富的絕佳工具。醫學不爲國民而存在。只爲了經濟利益而發展。

他不知道的是。在那個時候。一個普通縣城的二甲醫院。一年的純利潤就超過兩千萬。一個地級市的三甲醫院。一年地純利潤就上億。一個省城的三甲醫院。一年的設備維護費就在一千五百萬以上。每年地設備採購額就上億。而這些大大小小的醫院每年採購的設備中百分之八十來自於進口。每一種設備的價格都超過國產貨的一倍。利潤更是遠遠超過西方人認爲的“百分之十五暴利”這樣一條線。

已經市場化了的醫學將國民地生命安危當作搖錢樹。沒有人關心絕大多數普通老百姓地死活。他們生一場病就意味着末路的到來。治療。則傾家蕩產後半生無依無靠。不治療。則忍痛等死無可奈何。

醫學是什麼?醫學就是保證人民健康地學問。是要用一顆誠懇的心去對待病人。一如孫思邈之“大醫精誠”般所言。當“視病人若父母”。不如此。如何當醫生?

遺憾的是。當得起“大醫精誠”這四個字的人。在後世十幾億人中屈指可數。 不做你的哥哥 有那種水平和心思的人。因爲不是科班出身。不是某大學的畢業生。就不能行醫。看病都跟做賊似的。絕對不敢收醫療費。開方子都不敢寫名。事前還要跟病人說明白。千萬自願。否則不要看。

更加可笑的是。堂堂中醫院裏。設備器械設施跟西醫院沒任何區別。偌大的一個醫院裏面就一個“中醫科”。其他的絕無兩樣。就這樣還“振興中醫”?真正是振興中醫了。 假愛真吻:億萬總裁戀上我 以21世紀中國的教育普及程度。完全可以讓億萬人民小病不去醫院!大病不那麼花錢!

山東這般“逆歷史潮流而動”的做法。廣大民衆是持歡迎態度的。因爲在這個時候。全國的西醫一共就那麼點兒。除了從國外留學回來不當大夫專門醫治人的“思想”的超級大夫之外。絕大多數來自於西方國家作爲侵略排頭兵的教會醫院。

從1905年開始。西方人終於學會了文化入侵中國的套路。收起他們的長槍短炮大軍壓境。而是揮動起金錢大棒。在中國各地建立教堂和教會學校。將他們自己其實還遠遠不夠系統的醫學知識傳授給中國人。又鼓動鸚鵡們幫他們鼓吹宣傳。藉此在宗教、思想、生死上面對中國人進行洗腦和控制。

西方人要的是能幫他們說話幫他們辦事的人。傀儡。不是真的要提高中國的醫療水平。挽救中國人民大衆的生命健康。所以這種行動的雷聲大雨點小。二十多年來培養出來的人極少。灑在全國跟一顆豆粒掉進海里似地。根本不夠看。

這些人都聚集在大城市中。操着冷冰冰的鋼鐵器械。專門給那些達官貴人政客軍閥們當健康顧問和主治醫生。類似梁啓超老先生被人切錯了腎還大聲叫好的例子所在多有。但是都淹沒在民國大潮裏面。

這些人總數量不過一兩萬。遠遠不夠四億六千萬老百姓的需要。再說中國的老百姓都窮得很。根本請不起他們。連傾家蕩產的資格都沒有。因此儘管從清末以來。中醫被打壓的從業人員自七十多萬迅速減少到五十多萬。這些人仍然是救死扶傷的中堅力量。但是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沒有話語權。所以他們只有本着自己當醫生的本份和良心。默默地爲這個國家這個民族保駕護航。

陳曉奇這個怪才一出。什麼花樣都搞出來了。從1924年到現在整整四年的時間。他便請山東省內地中醫名家。組織大量人手搞出來這一系列中醫叢書的第一版。本着拋磚引玉的態度向全國發行。收回來的只是本錢。因爲造紙術和印刷術的改良。成本大大降低。所以他玩的起。藉着他現在全國知名地頭銜。藉着齊魯商會的影響力。這一套書開始在全國各大主要城市“肆虐”。“氾濫”。引起很多黨國要人的不滿!

但是他們的不滿得不到任何的答覆。因爲陳曉奇不在乎。山東人不在乎。全國的老百姓也不在乎。只要能讓自己的身體健康得到保障。只要照着書上按壓幾個穴位就能將自己的病痛減輕。照着書上的飲食方法改善生活習慣就能減少患病的機會。幹嘛不去做呢?管他是那一國地醫學!

陳曉奇手段夠狠。他當然不會忘記在自己的那個時空。有“求人不如求己”、“治病不求人”之類的書和講座。大大地火!而且很實用。這時候他正好將這種點子照搬過來。找一些名醫照葫蘆畫瓢。做起來當然迅速的多!

只有切膚之痛才能令人腦筋清醒。這是適用於絕大多數人的說法。備受西醫高額治療費殘害的年代出來的人。陳曉奇當然知道那樣發展的全國醫療保障體系花錢是多麼的恐怖。即便是美國人也玩不起。真正對於普遍性民衆醫療衛生有意義地。就是中醫。這個無可置疑。

一浪接一浪地風潮從山東吹起來。整個中國的大半眼球都被陳曉奇爲首地一幫人在後面推動的事件給吸引着。無人關注他們在私底下搞得一些陰謀詭計。那將引起更大的後果。

中醫叢書事件剛剛刮起來不久。南京國民政府又往商業圈裏扔了一塊大石頭。財政部長宋子文任總裁的“中央銀行”在上海成立。隨即美華銀行上海分行就率先發出聲名支持。並調集一千萬頭寸來幫場。另該銀行的開業大典倍增榮光。就在成立的大宴賓客之時。宋子文親自宣佈。將由他具體承辦第一次全國軍隊的被服裝備招標會。採購總額預計將會達到五千萬!

這一筆從來都沒有過的巨大招標剛一發布消息。就引來了無數人的眼熱。不管是中國人還是日本人還是英國人還是美國人。世界上最大的四個紡織業國家的商人們頓時都將眼睛瞪得巨大無比。生怕這一塊大蛋糕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最先下手的還是近水樓臺的中國人。宋子文跟蔣中正彙報完了之後。雖然他們沒有怎麼對外宣揚。這卻是架不住中國人的裙帶關係太過利害。各種小道消息傳播的比電波都快。在宋子文還沒有發表的時候。就有人通過各種途徑找到他這裏來。準備直接拿下這一大單。自然其中有多少的貓膩可想而之。

但是誰都不會想到。這一次的訂單是一個子虛烏有的事情。宋子文乃至整個國民政府根本就拿不出這筆錢來搞這麼一樁事情。宋蔣之所以這麼做。還不是因爲陳曉奇在裏面搗鬼?

所以找到蔣總司令的。就直接推到了宋子文這裏。找到宋的。卻又被宋一句“此筆生意貨款墊付”爲由給搪塞了過去。那些手眼通天的人卻也知道。當下的南京地確是沒錢。成立上海中央銀行的目的。卻是用來撈錢的。目標就是原來的交通銀行和中國銀行!

在吞掉那兩家銀行之前。中央銀行沒錢。自然也就辦不成這麼大的交易。但是既然喊出來了。那一定有他的辦法吧?

所以宋子文正式宣佈之後。那些人的心思又活絡起來。不過這時候已經晚了。這件事情已經登報。宣揚的滿世界都知道。而爲了買賣公平起見。這件事還邀請了英國“加德士”拍賣行並一些法律界地前輩一起來監督買賣的合法性。想要弄鬼。就算是真地要招標。 豪門二少 南京政府卻也不會弄虛作假了。否則在全世界面前丟臉的責任。誰都負不起。

招標會定在十月十五日召開。凡是有資格的企業或者代辦機構都可以報名參加。鑑於這一次的買賣數額巨大。爲防止一些不法之徒渾水摸魚。甲方規定凡是前來報名投標的需要繳納投標保證金五百萬元。

這一下子就將百分之九十想要渾水摸魚的傢伙都趕了出來。他們沒那麼大地財力跟人家玩。倒是有很多的各省各地財團組織起來。準備好好的幹一傢伙。但是仔細計算一番之後。他們發現這件事情的風險實在太大了!這麼大的數額足夠很多大富豪們傾家蕩產的。必須要仔細研究才行!

這一仔細研究可不打緊。國內的那些商家們別的本事不敢說。扯皮的功夫一流。他們原本就聚集在上海周圍。每一家都吃不下這麼大的一筆買賣。但是分拆開地話。誰家的多。誰家的少。這可就不還計算了。光在這件事上吵吵鬧鬧就沒個完。進度不是一般地慢。

英國人和美國人起初都有參加的打算。但是內部一些人在打聽了一番中國人和日本人打算出的價格之後。都偃旗息鼓了。因爲那樣的價格讓他們來做。真要虧到血本無歸了。這當地優勢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日本人是大喜。他們的紡織印染業現在正處在艱難時節。已經很久沒有米下鍋了。這次出來的這麼一大筆地買賣。正是救命地稻草一般。有這麼一大筆訂單在手。就可能將日本的紡織印染業盤活。賺到地利潤足可以讓他們撐過這最艱難的時期。等待國內政局穩定金融改革結束後。或許就是一個嶄新的上升期。這一次太關鍵了!

日本駐滬商務領事矢田七太郎。這個曾經代表日本與南京政府交涉濟南事件處理方案的傢伙。原本是日本人放出來羞辱中國人的尖兵。只不過因爲國內國際環境的急劇變化纔沒讓這場鬧劇持續下去。換成了公使駐華公使芳澤謙吉具體負責。

日本這個國家。死都不改這種在關鍵時刻羞辱對方的心態和做法。不管國力膨脹到什麼程度。永遠是那麼一副小家子氣。上不得檯面。這一點就比不過堂堂的“我大清”了。不問青紅皁白就跟列強開戰。雖然招致八國聯軍進京。打得抱頭鼠竄。那也是牛叉了一回不是?

再不然也得看看堂堂大中華的作風。不管你是殺了我的人還是佔了我的島。還是搶了我的傳統節日。還是打死我的漁民。還是弄走我的資源。一律是“譴責、抗議”。輕飄飄的吆喝兩聲拉倒。咱是“文明古國”。“大國”。“盛世”。不跟他們治那個氣。

話說這個時候。日本比中國確實強。論國力論軍力。那都不是一個檔次上的東西。在東亞人家是頭一份的強國。牛逼的有道理。有理由。

宋子文發表了招標通告之後。當天晚上。位於公共租界區日本勢力範圍的虹口區內。關西財團的駐華代表濟濟一堂。各家的直系親屬後代多少都在這裏管事。這一次他們被矢田七太郎召集起來。就這次的招標問題進行慎重討論。決定拿出意見來。看看是如何的處置。

矢田七太郎一身黑色和服。小鬍子上的眼鏡後面。一雙小眼賊亮。他盤着雙腿坐在榻榻米上。身前桌上一個精緻的白瓷酒壺冒着醉人的酒氣。旁邊一雙竹筷外加白瓷酒杯。再前面六個碟子碗裏面擺放着薄薄的壽司料理和生魚片。看樣子沒怎麼動。

下面兩側排列着兩溜方桌。每桌後面都是一個人。不過這些人穿和服穿西裝的都有。大半西裝男都是年輕人。油頭粉面的。臉上眼神中都是一副桀驁的神情。貌似對矢田不怎麼感冒。

這些年輕人一個個的身家豐厚背景顯赫。又多半受過高等教育甚至留過學。對於老一輩的生意人是很不以爲然的。同時那些人的生意經在他們看來是非常陳舊的。遠不如新生代的那些西方企業靈活大氣。做起事情來沒什麼顧忌。尤其是在金融上面花活兒很多。在股票市場上翻雲覆雨。那才叫痛快呢!

矢田七太郎低聲咳嗽一聲。面色陰沉的狠狠瞪了下那幾個正在旁若無人跟歌妓調笑的年輕人。低聲喝道:“無關的人全都出去!叫你們來是商議大事的!不是遊玩嬉戲!”

年輕人都撇撇嘴貌似不在乎。歌妓一個個低眉順眼的哈着腰低着頭倒退着出去了。臨走還跪下來將門拉上。很有教養的樣子。

矢田七太郎沉聲道:“這一次召集大家來。是有重要的事情宣佈!今天支那政府發佈的招標文告想必你們已經都清楚了。國內的意思。是務必要將這一訂單拿下!具體怎麼做法。請各位今天拿出懇切的意見來。共同決定一下。這可不是一兩個人的事情。這關係到帝國未來的經濟運轉。更關係到我們這些在上海投資事業的生存!”

年紀大的代表們都深以爲然。頻頻點頭不止。但年輕人卻不以爲然的撇嘴冷笑。更有一人輕佻的說:“這件事情還有什麼好理論的。看起來數額很大。做起來卻非常辛苦。有那麼大的資金。不如拿去投到美國的股市上。說不定用不了半年就能翻上一番。這麼快的獲利手段。可比整天在這裏被支那人抗議罷工攪擾的好!”

繼續求票!推薦《官路漫漫》。有直通車可達! 殷若拙手裡的掌門令牌立即發出一陣灰濛濛的光芒,射入護山大陣之中,霎時大陣內風雲涌動,一聲聲龍吟聲此起彼伏,一堆由白雲組成的龍之九子當場現身。

只見龍頭蛇身的囚牛怒吼一聲,嘴裡吐出一陣如同水波般的音波,突如其來的變化,立即讓飛行船上的士卒出現頭昏眼花,胸悶心悸負面感覺。

飛行船主將王彥章目光一冷,立即察覺到了大陣的變化,入陣之前王鈞已經下令,他們一行人只不過是試陣事有不對立即撤退,手裡的雪狼槍臨空刺出,一聲令人熱血沸騰,戰意激昂的狼嗷聲叫出。

餘光注意到底下的士卒恢復了少許精神,連忙喊道:「撤。」

一聲龍吟從飛行船下方傳來,一頭龍頭龜背的霸下出現當場,它的體型足足有飛行船三倍大,完全是一座島嶼,「轟」聲撞在船底,接著好似粘上了膠水脫離不得。

飛行船立起的主帆隨即放出一束冰晶色的光束,大陣內的所有雲龍動作當即停頓片刻,隨後飛行船猛的一振脫離龜背,一頭扎進虛空撞破開一條退路,安然無恙的退了出去。

此刻蜀山之外並非只有一艘飛行船,連帶王彥章的坐下的飛行船,一共有三艘飛行船圍在蜀山山門外。

才一退出大陣的範圍,飛行船上三分之一的士卒全都虛脫的坐在地上,王彥章一臉嫌棄的表情,低聲喝罵道:「一群廢物,回去給給本將軍加訓。」

隨即沖著正中間飛行船頂端的王鈞拱手一拜,道:「啟奏皇上,蜀山護山大陣頗為神異,陣哪湧現出來的雲霧,可以幻化成龍之九子的形態,而且每一個龍子都能發揮其天賦神通。

例如囚牛好樂,它可以使用音波攻擊敵人。

霸下好負,它可以用龜背將敵人固定在背後,形同囚禁。」

頓了頓,小聲的道:「由於士卒受不了囚牛的音波,末將就下了退兵的命令,隨後被霸下偷襲,背在龜背上,因此飛行船的破禁神光適時釋放,飛行船便破開了大陣退了出來,而其他的龍子能力沒有試探出來。」

王鈞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轉頭看向狄青,面露微笑,問道:「怎麼樣有信心闖過蜀山的護山大陣嗎?」

狄青聽了一陣撓頭,若是讓他帶兵打戰,行軍動眾完全沒有問題,可是破陣就比較麻煩了,要是軍陣他還有一絲把握,不過蜀山的陣法和軍陣完全不沾邊,他一點頭緒都沒有如何敢保證破陣,道:「聖上,不是臣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實在是臣對修道者的陣法七竅不通通六竅,一竅不通。

末將不害怕失敗,卻不願意看到麾下士卒因為末將的無知送命。」

王鈞冷眼盯著狄青許久,見狄青毫無避諱地念頭,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道:「不錯朕沒有看錯人,狄青你的確不是一個為了自己屁股底下位置會隨意犧牲他人的傢伙。

不會就不會今後可以慢慢學,不過剛才你如果真的隨意答應下來,就會讓朕看不上你了。」

稍微停頓片刻,讓狄青等人細細琢磨了一會,舉起雙手輕輕拍了兩下。

聲音剛落,諸葛亮一身儒服,頭戴布巾,搖著八卦扇從船艙走了出來,默默地走到王鈞身後,抱拳道:「孔明見過諸位將軍。」

眾將一瞧諸葛亮現身問好,連連到不敢,在場誰人不知道滿朝文武王鈞最信任的便是諸葛亮,假如王丞相不是先帝的顧命大臣,加上曾是太子太傅,他的丞相之位早已被罷免。

反倒一眾武將齊聲抱拳,道:「末將見過諸葛大人。」

諸葛亮微微一笑,拱手道:「諸位客氣了。」

王鈞擺擺手打斷了他們的客套,沖著蜀山的護山大陣努努嘴,道:「孔明這陣法你在旁邊觀看了半天,可有方法破陣?」

諸葛亮自信的笑笑,手裡的八卦扇指著蜀山的護山大陣,道:「皇上,臣已經看穿了蜀山的護山大陣,它是一個綜合陣法包含了困陣和殺陣一體,即使陣中出現的九條雲龍實際上對我們的威脅也不大。

不過萬事都有特立,倘若臣沒有猜錯的話,那九條雲龍應該可以組成九宮陣,那才是對我們真正的威脅。」

王鈞聞言心裡清楚,既然諸葛亮都這麼說了,起碼諸葛亮有七八成把握,畢竟不可能每一次遇到陣法都有由他親自去破陣,點點頭道:「孔明交給你了。」

諸葛亮微微欠身,道:「遵旨。」

上前幾步越過王鈞,一副自信滿滿地樣子,沖著眾將,道:「王彥章,郭進兩位將軍你們在蜀山一左一右等候,一旦我軍攻破大陣,你們要第一時間攻入蜀山。」

王彥章和郭進一聽軍令,抱拳道:「末將遵令。」

轉頭看向狄青,道:「狄青將軍命令破浪號,入陣。」

自從王鈞將飛行船交付給狄青使用,狄青私下裡便將飛行船命名為破浪號,恰好讓諸葛亮聽到了,因此直接稱呼腳下的飛行船為破浪號。

瞭望台上的士卒,揮舞著手裡的令旗,打起開船入陣的旗號,霎時破浪號緩緩的進入了九霄雲龍陣。

…………………………

蜀山演武場上的殷若拙再次看到飛行船進入護山大陣,即使以他多年修行出來的道心,也感到一陣怒火,暗道:「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此試探,還真的把我們當死人了。」

回過頭,沖著白世榮,楊書雲道:「太上長老看來我們蜀山多年低調發展,的確是讓別人小覷了,竟敢一再的挑撥鬍鬚,還請兩位趙老入陣各掌一處陣眼,給他們一些厲害瞧瞧。」

這麼多年來殷若拙的表現從來沒有讓他失望,不枉他一直壓制自己的師弟楊書雲插手蜀山的事務,道:「掌門說笑了,都是為了蜀山出力而已,師弟入陣。」

話音剛落,一白一灰兩個身影進入了陣眼位置,霎時九霄雲龍陣的運轉快了三分,陣內的風力強了兩成,白雲的厚度和密度提高了五層。

諸葛亮第一時間發現了大陣的變化,不過還在他的意料之內,朗聲道:「大家小心,大陣現在有人操控,大陣的威力提升了不少。」

一條長達千丈的囚牛悄然從破浪號後面出現,雙目炯炯有神,滿是靈性,龍口一張,大吼一聲,層層音波從嘴裡噴出。

「典韋將軍有勞了。」諸葛亮看向王鈞旁邊的典韋說道。

典韋一聽拔出腰后的虎戟,隨即兩隻短戟輕輕互敲下,兩聲驚天虎嘯從短戟發出,瞬間把音波擊潰。

隨後其他八頭龍子睚眥、嘲風、蒲牢、狻猊、贔屓、狴犴、負屓、螭吻逐一出現,或是無畏的沖陣搏殺,或是盤踞高處,雙目放金光射殺,或是聲若洪鐘震蕩四方,或是口噴煙火,或是以背撞擊船底,禁錮破浪號,或是分辨善惡,使人心靈懺悔,或是引動浩然正氣,或是張口吞咽。

諸葛亮從容的指揮著破浪號,或是用撞角和睚眥搏鬥,或是豎起船帆遮擋視線,阻攔金光,或是敲響戰鼓,壓制聲響,或是放火箭引誘狻猊吞噬,或是放出破禁神光,解除禁錮,或是請王鈞下旨赦免罪責,或是派遣范仲淹書寫文章,吸引負屓,或是拋棄雜物任由吞噬,不慌不忙一一化解這些龍子的神通。

殷若拙有著掌門令牌因此可以看清陣內的情況,見到龍子失利眉頭大皺,掐動法訣喝道:「九龍退,真龍出。」

九個龍子緩緩退卻,退了十來里各佔據一個方位結成九宮陣,九龍仰天慘叫連連,身體逐漸分解慢慢的匯聚在陣中心的狻猊,沒多久一頭應龍出現。

它生有雙翼,鱗身脊棘,頭大而長,吻尖,鼻、目、耳皆小,眼眶大,眉弓高,牙齒利,前額突起,尾尖長,身上地龍威自然擴散,一雙銳利的眼睛虎視眈眈地盯著破浪號。

雖然應龍的出現使得陣法地威力再次大增,但是護山大陣多年未曾使用,或是以前被人破壞過,隱藏在大陣的陣眼出現了一個霎那。

一直關注大陣的諸葛亮,第一時間便查到了陣眼所在,喊道:「東南方,三百里位置,斜上方,破邪炮攻擊。西北方,一百里位置,偏左方,破邪炮攻擊。」

「砰砰砰砰。」炮聲連綿不斷,一連串耀眼的火光從炮口噴出,一顆顆帶著破邪和煞氣的靈石彈「嗖」的飛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