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真的是你啊楚然!」

2020 年 11 月 2 日

冷艷美女看著趙楚然驚呼了一聲,然後輕聲問道:「楚然,你怎麼在這裡啊?」

「我來參加聚會啊,本來應該是我媽媽來參加的,但是我媽媽有點事情來不了了,所以我就過來了……」趙楚然笑盈盈的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小姨,你應該是跟我外公一塊過來的吧?」

「對啊,你外公就在那邊呢,要不要過去跟你外公打聲招呼?」

趙楚然的小姨輕聲問道。

「好啊,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到外公了……」趙楚然十分開心的笑了笑,然後邁著步子就要跟冷艷美女離開,但是就在這個時候趙楚然突然想到了自己身邊還有一個陳天。

趙楚然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天,你跟我一塊去見一見我外公吧?」

「……」

陳天聽到趙楚然的這句話以後猶豫了一下,然後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好!」

冷艷美女此時也意識到了陳天的存在,輕聲沖著趙楚然問道:「楚然,這位小帥哥是?」

「小姨,這位是陳天,是我的男朋友!」

趙楚然說完這話然後扭頭沖著陳天說道:「陳天,這位是我的小姨,韓如雪!」

「你好!」陳天看著韓如雪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好……」

韓如雪連忙回了一句,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然後扭頭輕聲沖著趙楚然說道:「楚然,你什麼時候有了男朋友啊?怎麼也沒有跟小姨說一聲呢?」

趙楚然輕輕的吐了吐舌頭,然後笑著說道:「我跟陳天在一起才不長時間,還沒有來得及告訴你呢……」

「是沒有來得及告訴我,還是根本就沒有打算告訴我啊?」

韓如雪笑著開了個玩笑。

「當然是沒有來得及告訴你了,我怎麼可能瞞著你呢……」

趙楚然連忙說道。

惹火逃妻三帶一 「這還差不多!」

韓如雪十分滿意的笑了笑,然後扭頭看了一眼跟在他們兩個身後的陳天,沒有多說什麼。

韓如雪雖然是趙楚然的小姨,但是因為兩個人的年紀差不多,所以兩人也是非常要好的閨蜜,基本上就是無話不說的地步,所以兩個人好久沒有見面自然也有很多話要說,一路上兩個人一直都在竊竊私語的聊著天,而陳天則安靜的跟在這兩個人的身後。

陳天能夠感覺得到韓如雪跟趙楚然之間的關係還是非常不錯的。

幾分鐘以後,陳天跟隨趙楚然還有韓如雪兩人來到了一位老人的面前,但是因為老人此時正在跟他的朋友寒暄,所以趙楚然並沒有著急上去打招呼,而是扭頭沖著陳天說道:「陳天,這個人就是我的外公,一會你可得好好的表現,知道嗎?」

「知道了……」

陳天無奈答應了一聲。

…… 風雲會所內。

趙楚然自己把陳天帶到了她外公韓平山的面前,等到韓平山跟他的朋友寒暄結束以後,趙楚然直接跑到了韓平山的面前,然後抱著韓平山喊道:「外公,咱們兩個都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你有沒有想我啊?」

「當然想了!」

韓平山知道是趙楚然以後十分開心的回了一句。

「真的想了嗎?」

趙楚然笑盈盈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想了……」

韓平山語氣有些無奈。

「這還差不多!」

趙楚然十分開心的笑了笑,然後直接扭頭沖著自己身後的陳天說道:「陳天,你過來!」

陳天聽到趙楚然的這句話猶豫了一下,然後直接邁著步子走到了趙楚然的身邊。

「外公,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男朋友陳天!」

趙楚然十分自然的挽住了陳天的手臂,笑盈盈的沖著韓平山說道。

「外公,你好!」

陳天十分客氣的沖著韓平山打了聲招呼。

「陳天,名字不錯,小夥子長的也很精神!」

韓平山淡淡的看了陳天一眼,然後就沒有繼續搭理陳天的意思,直接扭頭看向了趙楚然,笑呵呵的沖著趙楚然說道:「沒想到一眨眼我們家楚然都已經有男朋友了啊!」

「那當然了,我大學都已經快要畢業了……」

趙楚然十分開心的回了一句。

韓平山淡淡的看了趙楚然一眼,然後輕聲說道:「楚然,我那邊還有幾個老朋友,我去打聲招呼,你先跟如雪陳天他們待一會啊……」

「外公,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趙楚然笑盈盈的說道。

「好!」

韓平山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伸手拍了拍陳天的肩膀,直接轉身奔著遠處走去。

韓如雪看見韓平山離開以後,輕聲沖著趙楚然說道:「楚然,你跟我過來一下,我有些話想要跟你說……」

趙楚然聽到韓如雪的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扭頭看了陳天一眼,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天,那你在這裡等我一下吧,我一會就回來了!」

「好!」

陳天看著趙楚然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則趙楚然則直接跟著韓如雪奔著遠處走去,畢竟女生之間都會有些小秘密的,陳天在這裡韓如雪有些話不方便說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趙楚然並沒有多想什麼。

但是陳天卻能夠看得出來,此時韓如雪就是故意把趙楚然引走的,所以他安靜的站在原地,並沒有離開的意思。

果然,一位中年人走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輕聲沖著什麼問道:「請問一下,你是叫陳天嗎?」

「是!」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們家老闆在外面等著你呢,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說,麻煩你跟我走一趟吧!」

中年人面無表情的沖著陳天說道。

陳天在聽到了中年人的這句話以後淡淡一笑,並沒有拒絕,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風雲會所外面走起。

其實陳天早就已經猜出來了這個中年人的老闆是誰。

他也知道對方肯定會忍不住找到自己的。

果不其然,中年人把陳天帶到了一輛勞斯萊斯前面,然後伸手打開了車門,輕聲沖著陳天說道:「上車吧!」

陳天眯著眼睛看了一眼車內的韓平山,眼神十分的平靜,因為他早就已經猜到了這個時候找到自己的人肯定就是韓平山,剛才韓平山看陳天的眼神就有些奇怪。

「上來吧!」

韓平山看見陳天一直都沒有上車,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陳天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選擇上了車。

「老爺,咱們去哪裡?」

司機看見陳天上車以後,輕聲沖著韓平山問道。

「隨便轉一轉!」

韓平山淡淡回了一句。

「好的!」

司機聽到這句話以後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啟動了車子。

車子啟動以後,陳天表情平靜的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韓平山,輕聲問道:「你喊我出來有什麼事情?」

此時趙楚然不在,陳天根本就不會把這個韓平山放在眼中,而且陳天也知道韓平山這次找到自己也絕對沒有什麼好事,所以說話的語氣自然也不是很客氣。

韓平山扭頭淡淡的看了陳天一眼,然後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陳天問道:「你覺得我這輛車怎麼樣?」

「我不懂車!」

陳天不卑不亢的回了一句。

「你要是不懂車的話,我可以給你介紹一下,這輛車是我花了五千萬買下來的,這個價位的汽車在整個西寧省可能都非常的少見,普通人努力一輩子可能都買不起這一輛車……」韓平山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陳天說道。

「你想要跟我說什麼你就直接說好了!」

陳天現在可沒有什麼心情在這裡聽韓平山廢話,語氣平靜的問道。

「陳天,我想問問你,你覺得你要是想買一輛這樣的車需要多長時間?」

韓平山直接了當的沖著陳天問道。

陳天聽到韓平山的這句話忍不住淡淡一笑,韓平山可能還不知道這個問題對於陳天來說到底有愚蠢,現在整個江南省跟整個西寧省都是陳天,陳天如果想要買下這樣一輛車,可能連一秒鐘都不到。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還是一輩子?」

韓平山看見陳天沒有說話以後繼續問道。

「我剛才已經說了,你要是有什麼話直接說,不用在這裡跟我兜圈子!」

陳天十分不耐煩的沖著韓平山說道。

韓平山看著自己身邊的陳天,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驚訝,因為他萬萬沒有想到陳天在面對自己的時候竟然還能如此的冷靜,這要是如果換成了其他的普通人,估計早就已經嚇得說不出來話了。

即便是開車的司機也忍不住的扭頭看了陳天一眼,他想不明白陳天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竟然敢用這樣的口氣跟韓平山說話。

要知道韓平山在西寧省這邊也算是一個非常出名的企業家了,市裡面的上市公司就有八家,資產過十億。

如果要是一個普通人能夠得到一個可以跟韓平山如此近距離講話的機會,那肯定會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但是此時的陳天似乎根本就沒有害怕韓平山的意思,說話的語氣就好像是在跟一個普通人說話一樣,這一點確實非常的罕見。

「你應該已經猜到我要跟你說什麼了吧?」

韓平山面無表情的沖著陳天說道。

「你想讓我離開趙楚然是嗎?」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沒錯,你這種人還沒有資格跟我外孫女在一起,我韓平山也絕對不會允許一個普通人跟楚然在一起,所以我警告你最好快點離開楚然,否則後果自負!」

韓平山看見陳天已經把話說的這麼直接了,他也就沒有什麼可掖著藏著的了,十分直接的沖著陳天說道。

「如果我要是不離開趙楚然你會怎麼樣?」

陳天原本是打算跟韓平山說清楚,自己只不過就是假裝趙楚然的男朋友而已,他跟趙楚然之間並沒有什麼關係,但是當他看見韓平山跟自己說話的語氣有些居高臨下以後,突然改變了想法。

「……」

韓平山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沖著陳天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如果我不離開趙楚然你會怎麼樣?」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重複了一句。

韓平山瞪著眼珠子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臉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可思議,因為他原本以為自己說完這句話以後,陳天肯定會跟他說他跟趙楚然是真愛,希望不要拆散他們兩個這樣的話。

但是讓韓平山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陳天竟然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小子,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跟什麼人講話?」

司機似乎是有些看不下去了,扭頭沖著陳天喊道。

「我不知道……」

陳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道:「我也不關心,我跟趙楚然在一起那是我們兩個之間的時間,跟其他人沒有任何的關係,所以現在無論是什麼人讓我離開趙楚然我都不會離開,但是我倒是有些好奇,如果我不離開趙楚然,你會怎麼處理我?」

韓平山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臉上的表情異常的憤怒,因為他嫩家狗狗感覺到,此時的陳天明顯就是在挑釁他,而且還是赤裸裸的挑釁。

「小夥子,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哪裡來的這份自信跟我說的這番話,但是我告訴你,你根本就沒有資格跟趙楚然在一起,所以你最好快點給我離開趙楚然,否則的話,我絕對會讓你後悔的!」韓平山瞪著眼珠子沖著陳天喊道。

「後悔?」

陳天聽到這句話以後淡淡一笑,然後輕聲說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後悔這兩個字應該怎麼寫,而且你現在也沒有資格命令我做任何事情,我看在你是趙楚然的外公的份上,不想跟你一般見識,如果要是換成其他人敢跟我說這些話,可能早就已經成為死人了!」

「……」

韓平山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震驚。

…… 「阿奴……」

「阿奴……阿奴……」

風玫揉著眉心起身:「二傻子,你是不是故意坑我的?」

睡個覺都睡不安穩,這日子沒法過了!

【怎麼又是我的鍋了!】系統不忿,【我都如此盡心儘力地為你查信息了!】

「你查信息不是應該的,還值得邀功了?」

房門被推開,向綰端著杯溫牛奶走進來。

蜜語甜言:我的治癒系男友 風玫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怎麼還沒睡?」

現在是凌晨兩點半。

向綰將牛奶遞給她:「你最近,」她比劃了一下風玫臉上的黑眼圈,「都休息不好嗎?」

風玫喝了一口牛奶:「還好,」她捏了捏向綰的臉頰,笑,「不用擔心我,別忘了我可是你的守護神,沒什麼能打倒我的。」

遲嶼自小便以向綰的守護神自居,劇情中會戳和向綰與封易,是因為覺得既然是向父向母選的,定然是最好的。

「爸說,你要去破解詛咒了。」向綰的聲音悶悶的。

「嗯,怎麼這麼不開心?我找到破解詛咒的方法了,不是該為我開心嗎?」

向綰低著頭不說話。

風玫失笑:「捨不得我?」

向綰猛地抬頭,雙眸亮晶晶地看著她:「你帶上我吧。」

風玫輕彈她的額頭:「說什麼傻話呢?你不上學了?」

她現在才上大一呢,小丫頭一個,膽子倒是不小。

向綰皺了皺鼻子:「不上了,要跟阿嶼一起。」

風玫愕然,而後警醒:「我喜歡的可是男人!」小說娃小說網

向綰:「……」

「而且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向綰立即皺起眉頭:「那個臭流氓?」

風玫笑著搖頭:「不是,等我將詛咒解了,就帶他回來見你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