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老師,我們開始錄製了。」

2020 年 11 月 2 日

工作人員過來喊他們,幾個人還有點兒意猶未盡的感覺,不過也不能耽誤錄製,就一起到後台候場,等著的時候還在不斷聊,那些小朋友只能看著,因為他們知道,自己上去了也不會受歡迎,不得不說,不管什麼圈子都會有一個自己的小圈子,想進來就要得到認可,要不然即使大家在一個大圈子裡,也不會有什麼交集。

開場主持人先上去,然後帶著年輕人一起唱歌熱舞,等到主持人說到他們了,他們才一個一個上去,易陽先上去,他是一首歌兒,黃宣和佟莉亞也是一首歌,不過他們兩個是合唱的。

「我在春天的風裡感受著冬的氣息,

我在別人的夢裡體驗著不同的境遇,

我在白雲的上頭觀賞著山河的壯麗

……」

易陽唱了一首另一個世界的歌曲,雖然大家沒聽過,但是還是挺給面子的故障,還有粉絲拿著他的應援,還是挺有面子的。

黃宣他們上來唱了一首主題曲,唱完掌聲更熱烈,這就是觀眾緣,目前易陽是比不了的。

男神投喂指南 「好,歡迎大家收看每周六晚的……」

廣告是綜藝節目開場必不可少的,這就是金主。

「那下面我介紹一下今天的來賓,首先歡迎我們的黃宣……」

「大家好我是……」

先歡迎的是兩位重量級嘉賓,這個不講究把重要的人放在後面,反而是越前面越重視一些,可能是不成文的規定吧。

「那下面就是我們第一次來大本營的易陽老師,大家歡迎。」

掌聲響起,易陽鞠了一個躬表示感謝。

「謝謝大家,我是演員易陽,不用叫我老師,太捧我了,第一次來大本營,請多多關照。」

易陽的回答中規中矩,畢竟他也不是年輕人了,沒必要弄個什麼驚艷全場的開場。

隨著人都介紹完了,就是主持人採訪時間,然後就是遊戲環節,這個套路易陽還是知道的,最主要是綵排的時候也是這個順序。

「我記得易陽好想和周遲是合作過的吧?」

「對,我和易陽老師一起演過一部戲,當時被易陽老師的演技征服了。」

這也是對好的,周遲也是經過排練的,問題也是設計過的,不得不說,劇本這個東西,能用的地方太多了。

「易陽對周遲是什麼印象?」

「感覺他很年輕,很有活力,也很有想法,現在的年輕人都很厲害。」

易陽實在是不能昧良心說周遲有多好,只能是用一個萬金油一樣的說法,至於怎麼理解就看觀眾自己了,畢竟中華文化博大精深。

「那你們二位合作的時候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拍攝的時候……」

這段採訪的時間是五分鐘,就為了讓周遲露臉,然後希望他能通過這個改變一下在粉絲觀眾心中的形象。

後面就是一些遊戲環節,易陽有點兒放不開,他還沒有從老年人完全過渡到年輕人,所以看起來笨手笨腳的,不過有句話說得好,因禍得福,正因為他笨手笨腳,反而讓觀眾多了很多笑點,有些人覺得易陽很冷,但是看了這個之後,覺得自己之前真是看錯了,這明明就是很萌。

節目錄製完,易陽赴約去了飯局,除了大本營主持人,就是他們三個嘉賓,年輕一點兒也受到何老師邀請了,但是他們都知道,什麼該答應,什麼不應該答應。

他們吃著飯,不知道有觀眾忍不住把易陽評價周遲的那一段發上去了,於是就有人做出了解讀,而且特別符合易陽的心意那種。

「解讀一下易陽評價周遲的一句話,很年輕,說明他不成熟,很有活力說明他不踏實,很有想法,說明他不聽指揮,我只能這樣解讀,因為我實在想不到易陽大佬能夠說出誇周遲的話,畢竟,是拍戲之後就沒有聯繫的人。」

這段分析當然遭受到了一定的反駁,但是贊同的竟然比反駁的還要多,這就有意思了,很多人還到周遲的微博下評論,周遲坐飛機還沒看到,估計看到了,肯定是氣瘋了。

這一切坐在酒館里的幾個人是不知道,此時此刻他們正在把酒言歡。 包廂內,金礦和老鍾眉頭都是一陣微皺,他們都屬於這一行的老手,這幾樣東西也是金礦特別讓拿來的。

在他們看來第四塊最垃圾的,第三塊才可能有好東西,但林楠竟然選擇了第四塊!

「唉,林楠你還是別玩這個了,實話告訴你吧,這第三塊可能有點好東西,權當是我送給咱們老同學的見面禮了,至於這第四塊還是算了,空的!」

金礦一臉無奈的說道,覺得林楠真沒有什麼能耐,不適合玩這一行。

楊胖子一聽,臉色有些異樣的看著林楠,暗道難道自己猜的不對?

林楠沒有傳說中的透視眼?

不過很快楊胖子就否定了,因為他看到了林楠的眼神。

特么的又不是第一天認識,這傢伙一副淡然的表情,太明顯了。

信心十足啊!

「多謝了,不過到底有沒有,咱還是事實說話,金礦你可別不相信,我眼光應該不會錯。

這第三塊看起來不錯,但其實只是外表而已,其中應該是空的,你真若是切開,那可就要打眼了!」 絕世飛刀 林楠輕笑。

「打什麼眼?」楊胖子不解,金礦和老鍾則是有些微驚。

打眼這兩個字,其他人可不見得懂,就好比楊胖子,完全不明白林楠在說什麼!

「死胖子,打眼的意思是說我看走眼了的意思!」金礦給楊胖子解釋了一句,隨即一手拿過第三塊石頭,又讓身邊的中年男子老鍾看了一圈,還是非常確定。

至於第四塊他們依舊非常不看好。

「我還是不相信,不過這也沒啥,老鍾你給這小子切開第四塊讓他死心好了,這東西真不能玩你倆!」金礦最終開口說道,準備現場給林楠解石,讓林楠死心。

林楠沒有意見,他也想證實下自己的猜測,這第四塊石頭裡的東西雖然不大,隱藏在最深處,但看起來倒是不錯,翠綠色的,絕對是翡翠無疑。

當即,老鍾從身上摸出一把小刀,異常的鋒利,很是熟練的操作起來,一看就是老手,這種原石的表皮並不算堅硬,小刀也是特別加工的,專門針對這種原石,普通石料根本擋不住,不多時便切開了一個大口子。

不過,依舊看起來沒有任何變化,裡面還是石頭色。

看到這裡,哪怕是楊胖子也覺得是不是自己走眼了,金礦和中年男子老鍾更是暗自搖頭,切開了幾公分。

若是能夠有好東西,此刻應該能夠看到一些變化了。

「廢料一塊,我就說你這傢伙眼力還不行,等會讓老鍾把第三塊的東西切出來給你們拿著。」金礦搖頭無奈說道。

「別急啊,繼續往下切,老鍾麻煩稍微注意下,我還是覺得可能有東西!」林楠毫不介意的淡笑一聲。

金礦和老鍾見狀也不多說,繼續解石,這種東西不完全解開,誰都不好說有沒有什麼東西隱藏著,老鍾繼續進行著,林楠金礦三人則坐在一旁等待著。

「嗯?」眼看著整塊石頭都要切下去一大半的時候,金礦和楊胖子都要失望的時候,突然間老鍾這邊有了反應。

「還真有東西!」老鍾瞬間精神大震起來。

「啥玩意?」金礦聽到這話,忍不住一愣,隨即連忙站起身來走上前去,楊胖子也連忙跟上。

即便是林楠也上前,到底是什麼東西,他自己也不清楚,對原石玉石這些東西他很陌生,知道打眼兩個字也是先前用度娘查的時候無意間看到的。

這一刻,老鍾神情凝重,顯得極為小心,小刀在他手中運用的極為靈活,林楠只是看了一眼心中也有數了,這傢伙肯定也是一位高手。

而且是用刀高手,否則普通人即便是給他一把刀,也切不動這玩意,更不要說掌控力那麼好。

眾人等待著,不多時當老鍾將一些廢渣擦掉之後,頓時讓幾人看清了其中的東西!

「卧槽!」第一時間,林楠楊胖子還沒有出聲,金礦已然忍不住大叫了出來,即便是一直很穩重的老鍾看清楚這個顏色后也不淡定了。

「祖母綠!」老鍾眼神發亮,簡直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這個年輕人。

到底是真的有眼力,還是蒙的?竟然能看出這東西?

這可是翡翠玉石之中最高端的一款了,傳說中的帝王綠,實際上說的就是這種!

「啥玩意到底?值錢不?」楊胖子不懂,即便是林楠也不怎麼懂,二人看向金礦。

金礦一副白痴的看著這倆同學,突然間感到一陣肉疼了,感覺到特別的糟蹋東西!

這可是最高端的帝王綠啊,真正的價值連城!

「老鍾,大概有多大?」金礦沒有理會楊胖子的無知,轉而低頭詢問老鍾。

老鍾仔細研究了一會,沒敢再繼續從這邊解石,小刀畢竟不是最專業的解石工具,萬一破壞了一些,那就損失大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東西應該不大,但那也是價值連城。

「雞蛋大小吧!」老鍾開口。

「靠!」

聽到這話,哪怕是金礦心裡早有準備,但還是忍不住又爆粗了一句,隨即則是兩眼放光的看著林楠,難道幾年不見真的在這方面有著獨到的天賦?

這塊原石他們是一點都沒有看出來什麼,這塊祖母綠隱藏的那麼深,專業角度來看,真的是看不出什麼東西來。

「你靠什麼靠,趕緊說說這玩意什麼價?」楊胖子聽到金礦的爆粗,顯得更加興奮了,能夠猜測的出這東西肯定很貴重,否則不至於如此。

林楠也看著他,很是期待的模樣。

「現在還不太好說,若是純凈的極品,千萬不止,若是垃圾的那種,幾十萬左右,反正你們是賺了!」金礦解釋道。

「我艹!」此言一出,楊胖子也忍不住爆粗了,這特么的價值可能過千萬?

金礦一副白痴的看著他,這不是很正常嗎?這可是最珍貴的帝王綠翡翠玉石!

玉石之中的王者,哪怕是他金礦這些年經手的也不多,極為罕見!

能在這幾塊原石中淘到這麼一塊帝王綠,絕對的賺大了,這若是傳出去,不知道讓多少玩原石的人痛心疾首,羨慕嫉妒恨! 包廂內,老鍾很仔細,生怕破壞了裡面的東西,一直到最後,他自己都忍不住再度看了一眼這個年輕人,真不知道是眼力,還是狗屎運!

雖然算不得極品帝王綠,但也算是上品了,兩百萬是沒問題了!

「還不錯,上品帝王綠,剩下的只能靠慢慢打磨了,不能再輕易動刀了!」老鍾開口說道。

金礦也明白,給林楠楊胖子解釋了一下,這種好東西,動刀子太危險,需要專業機器打磨,一點點的將東西搞出來,林楠也不介意,這次他主要還是為了嘗試而已。

隨即,金礦也也證實一下林楠的眼光,到底是蒙還是真有點眼力,讓老鍾將第三塊原石也解開。

一開始老鍾還小心翼翼的,生怕將裡面的好東西給搞壞,然而當解了大半之後,老鍾和金礦都傻眼了,這次輪到楊胖子激動了。

「卧槽,林楠你這本事吊炸天啊!」楊胖子激動說道,因為這塊原石竟然真的是空的!

金礦和老鍾這個時候也看出來了,這塊原石之前確實有點顏色,但卻都是假象,解了這好半天都沒有東西,已經很清楚了!

果不其然,少卿之後原石徹底解開,空空如也,這徹底讓金礦和老鍾眼睛都亮了!

「兄弟,你行啊?火眼金睛啊!」金礦也上前,頗為激動的說道,真若是林楠有這個實力,那對於他們做原石這個行當的人來說,絕對是人才!

不對,是財神!

這一刻,所有人都看向林楠,這份眼力對於他們這一行而言,太重要了!

若是單單猜中一個,金礦還可以理解為好運,不過接連兩塊,那就不一樣了!

林楠內心也頗為高興,高興的不是這些錢,而是真的能夠看準,這對他而言,意義重大。

「什麼火眼金睛,只是有點感覺而已,從小到大都住在石頭邊上,久而久之的也就熟悉石頭了,這種原石說白了也是石頭的一種,也是僥倖而已。」

林楠輕笑解釋了一句,他可不敢說自己百分百的看中,更不敢說自己透視眼什麼的,只怕這樣的話自己估計很快完蛋!

聽到林楠這話,金礦和老鍾都不怎麼相信,按照林楠這話,豈不是住在山窩裡的都是這方面的高手了,真那樣的話,早就發財了,哪還輪到其他人。

楊胖子更是一臉不相信的表情!

包廂內,金礦變得更為熱情了,且不管林楠有什麼特殊的識別之法,眼下來說就是財神,這可是要打好交道了。

這塊帝王綠他要帶回去幫林楠處理好再給他,同時也邀請林楠明天去一趟他家,讓林楠再去識別一下,幫他也掌掌眼。

對此,林楠沒有拒絕,他本就計劃從金礦這裡下手,否則他這種外行,連門路都沒有!

「你可別忘記了,我家位置死胖子知道,明天上午我就等你們了!」金礦最後開口說道,不知不覺中也到了晚上十一點鐘左右了,餐廳都快要大洋了。

林楠點頭,這個沒問題,正好也徹底印證一下,如此才能讓金礦真的帶自己進入這個圈子,才能真正得到大量的原石。

一邊客套著,一邊幾人就準備起身,金礦一招手,當即餐廳一名副經理跑了進來,顯然是認識他的,是一名三十歲左右的男子。

「小張,這頓飯我今天可不請,找這倆貨,吃大戶!」金礦大笑道,原本肯定是他請的,不過這連帝王綠都搞出來了,肯定要林楠請客了。

當然,更多的說笑,他們都不在意這一頓飯錢。

這位餐廳經理一看林楠和楊胖子,頓時感覺有些熟悉,不過一時間卻想不起來,畢竟今天客人太多了太忙了。

似乎看出了這位經理的疑惑,林楠淡淡開口。

「以後他來這裡吃飯,一律五折!」

「額……」聽到這話,餐廳經理有些愣住了,即便是金礦和老鍾二人也是一愣,感覺自己好像沒聽清楚一樣。

「看什麼看,他是陳凡,我是楊振雄,還楞著幹嘛!」看到經理這個表情,楊胖子直接開口說道,自報家門,同時也不忘對金礦挺了挺胸口。

顯然那意思很明顯。

在裝X了!

胖子很嘚瑟!

金礦和老鍾還在犯楞,不過餐廳經理一聽這話,頓時醒悟了過來!

尼瑪的,怪不得感覺那麼熟悉,赫然是自家真正的老闆駕臨了,這位副經理突然間感覺有些失禮了,連忙上前打招呼。

「是是是,林總好,楊總好!」副經理連忙上前幾步,一邊應著楊胖子的話,一邊上前客氣行禮,口中更是不敢怠慢,連忙道歉自己的濁眼。

楊胖子貌似非常享受這種狀態,看向一副傻眼的金礦還擠吧著眼,那意思不言而喻,嘚瑟之氣十足。

金礦這個時候也反應過來了,之前上前大笑一聲。

「行啊死胖子,竟然當老闆了,這是你們倆的,竟然還讓我丟人現眼那麼久給你們介紹,太特么的的坑了!」 都市大地主 金礦有些不滿的笑罵,先前他可謂是介紹了不少,結果現在打臉了,是這倆老同學開的。

「哈哈,我可沒這本事,大老闆是林楠這貨,我屬於跑腿的。」楊胖子笑道,不過雖然嘴上說的跑腿的,但任誰都看的出來,這傢伙非常的嘚瑟。

「可以啊林楠,之前我還聽人說你在老家搞,不少同學談起你倆都不屑一顧,現在看來,你們這混的真特么的可以,連我以後都要來經常蹭飯了!」金礦笑道。

這一點,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這仙府餐廳竟然是林楠的!

「我都說了,以後歡迎來蹭飯,給你五折!」林楠笑道,金礦的性格看起來率真不少,雖然今日接觸不算多,但也看的出來。

「靠,才五折,鄙視你倆,不過以後我決定每天都來吃,吃垮你們!」

三人笑罵,老鍾站在金礦身邊也不說話,林楠估計老鍾應該算是金礦的保鏢之類的,實力不弱,林楠能感覺的到。

將人送上車離去,約好明天金礦在家等待著林楠和楊胖子的到來,林楠也欣然應了下來,林楠倒是很期待。

先前那塊帝王綠雖然還沒有完全解出來,但林楠也嘗試摸了一下,結果和自己猜測的一樣,可以兌換靈氣值。

而且,就那麼一小塊,竟然能夠兌換六百點靈氣值,相比之前,那就實惠太多了!

賺大了! 「易陽我和他見過兩次,他有一點兒慢熱,但是人真的很好。」

做為酒桌上唯一和易陽有過交集的人,何老師又是一個事事周全的人,所以就主動找話題把易陽帶進來,其他人主持人團隊不說,黃宣和佟莉亞也是上過好多次節目的,算是熟人。

「我可能話少一點兒,大家不要介意。」

這句話也就是那個老郭沒聽到,要不然很可能直接活過來,說他話少,不信的人能從天安門排隊到長城。

「易陽最近就是拍戲嗎?」

「對,我答應了給學生講課,之後就進劇組。」

北電的課還有兩個星期就要開講了,易陽也沒做什麼準備,講什麼就看當天的情況了。

話題切入進去,大家就開始說一些拍戲的事情,或者一些八卦,別以為明星就不八卦,只不過八卦的東西可能更真實一些,但是不熟悉的人,肯定不會說太多就是了。

穿越之凰妃要改嫁 一頓飯吃的大家還是挺開心的,可能知道易陽不太喜歡加別人的微信什麼的,也沒人提這個事情,何老師其實很多時候都是主動加微信,但是這次也沒提,他知道怎麼做會讓人舒服,所以讓人不舒服的事情自然是避免了。

第二天易陽直接坐早上的飛機回到了帝都,到家之後就開始發廣告,他的微博百分之九十都是給自己要上的電影打廣告,關於個人消息很少發,經紀人之前提議讓公司幫他打理,也被他拒絕了。

可能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的每一天微博下面評論都很多,少的幾千條,多的七萬多條,這個熱度一般明星都沒有,粉絲數剛剛破了一千萬,其實不算多,但是也不少,除了那些流量,他的粉絲速度增長已經超快了。

發完微博完成任務,就沒其他事情了,最近他也不打算直播,兩個星期還真是有點兒閑,不知道幹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