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昨天太累了,今天起來晚了。」舒曼麗說話的時候,眼角還帶著一股風情。

2020 年 11 月 2 日

「沒關係,你平時太勞累了,辛苦你了。」盛永年道:「今天還得要辛苦你一下,帶兩個孩子去挑選禮服。」

「老公,我們是夫妻,我再辛苦都不算什麼。」舒曼麗笑道:「那一會兒,雪落和羽西就一起去禮服店吧!」

盛雪落看到舒曼麗說話的時候,眼角都是遮不住的被滋潤過的痕迹。

她心中若有所思,心想自己這個渣爹應該沒這麼好的體力,難道說舒曼麗在外面有人?

盛雪落心思浮動,臉上卻是十分乖巧,「好啊,爸爸給了我一張卡,讓我隨便買呢!」

她一邊說著,還一邊把卡拿出來,很天真地晃了晃,像是得到禮物在炫耀的孩子。

舒曼麗、盛羽西母女氣得暗暗咬牙,盛永年咳嗽一聲:「食不言寢不語,快點吃完就出發吧!」

「好的,爸爸!」盛雪落開心地說。 盛永年笑了笑,倒也有了點慈父的樣子。

吃完早飯,盛永年就去公司上班了。

而舒曼麗則帶著盛羽西、盛雪落出門了。

「雪落,雖然你爸爸給了你一張卡,可這是我們三個人的禮服錢。你是小孩子也不懂挑禮服,所以一會兒你別選了,就讓我幫你選,知道嗎?」舒曼麗道。

盛雪落在心裡冷笑,這是要花她的錢,還把她當傻子呢!

她表面上乖巧地答應:「好的,夫人。」

到了禮服店,舒曼麗顯然是這裡的常客,剛一踏進門,店員就熱情地上來招呼。

「盛太太,請問您今天想看什麼款式的禮服?我們店裡來了不少新款。」

「我帶我女兒來買禮服,讓她隨便看吧!」

店員也認識盛羽西,將她迎進去,「盛小姐,這邊請,這邊擺放的都是最新的款式。」

而盛雪落則是被冷落到了角落裡,無人問津。

不過她半點也不著急,反而坐了下來,享受著店員送來的藍山咖啡。

舒曼麗和盛羽西挑選著禮服,忽然,盛羽西看到了一件特別漂亮的禮服,她立刻沖著店員說道:「我要試穿這件。」

「這件?」店員的臉上露出了為難的表情,「不好意思,這件禮服是設計師墨菲的作品,已經有人買下來了,是非賣品。」

盛羽西的眼睛刷的一亮,「墨菲?就是那個獲獎無數的設計師?」

「是……」

話音剛落,墨菲就走了出來,他的眼睛在店裡四周掃來掃去,似乎在焦急地尋找著什麼。

「墨菲先生,我很喜歡你的作品……」盛羽西含笑說道。

可是墨菲卻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在他看到坐在休息區悠閑地喝著咖啡的女孩時,頓時鬆了一口氣,急忙走過去。

「盛雪落小姐?」

吸血寵兒誤闖美男學院 盛雪落抬頭。

「你好,我是設計師墨菲,孟少爺已經為您高級定製了一套禮服,請您來這邊試穿。」

聞言,盛羽西和舒曼麗的眼睛里幾乎要噴出火來!

她們選的這些禮服,和墨菲設計高級定製的禮服相比,和套麻袋有什麼區別!

難怪剛剛她們說讓盛雪落最後再選,盛雪落沒有意見呢。

原來她早就等著她們出醜!

盛雪落淡淡地掃了瞪著眼珠子的母女二人一眼,語氣很無辜地說道:「不好意思,我要去試穿我的禮服了。 王者榮耀之風起長安 你們要是等不及可以先走,畢竟這種高級定製禮服穿起來很麻煩的。」

舒曼麗、盛羽西氣得差點咬碎了一口牙齒!

盛雪落換好了禮服,從試衣間的幕布後走出來。

鏡子裡面的女孩有點陌生。

她的身體被禮服緊緊地包裹,勾勒出她近乎完美的線條。

裙擺的輕紗散落如霧一般輕柔,雕琢的手工蕾絲撐起了寬大的下擺。

盛雪落看著鏡中的自己,彎起了嘴角,「墨菲先生,這件禮服很漂亮,你的設計很出色。」

總裁專屬,寶貝嫁我吧! 「太完美了!」墨菲臉上滿是讚歎,在聽到盛雪落的感謝后,急忙搖頭說:「不,你誤會了,這件禮服是孟少爺親自設計的,我只是負責剪裁和後期的製作。」

「是他設計的?」盛雪落的嘴角露出一抹甜蜜的淺笑。

她滿意地原地轉了一圈,然後對著鏡子拍下了一張自拍,發給了孟星寒。

孟星寒幾乎是秒回,「很漂亮。」

「謝謝。」她打下兩個字。

「你等一會兒。」

盛雪落以為他是在公司忙著工作或者是開會,就沒有再看手機,而是繼續欣賞著鏡子里的自己。

墨菲不知道什麼時候退出去了,留她獨自在那裡欣賞。

忽然,她聽到腳步聲。

從鏡子里抬眸一看,是同樣穿著禮服的孟星寒走來。

他的眼裡有真切的驚艷。

孟星寒走過來,從後面攬住了盛雪落的腰,在她的耳邊輕輕親吻了一下。

盛雪落的手放在他環住自己腰的手上,看著鏡子里的男女,這確實是非常相配的一對。

「你什麼時候設計的,我怎麼不知道?」她問。

「在你睡覺的時候。」他的薄唇含著笑:「小貓,你真美。」

盛雪落眨了眨眼睛,「你每次叫我小貓的時候,就表示你腦子裡在想少兒不宜的事情。你現在又是在想那些事了嗎?」

孟星寒吻著她圓潤的耳垂,聲音沙啞,「既然都被你發現了,我是不是該做點什麼?」

說著,大手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臉扳過來,火-熱的吻就要落下來。

「嗯?」盛雪落動了一下,低下頭看,纖細的手指拎起了裙擺,露出了一點腳踝,原來是鞋子上的珍珠扣子鬆開了。

盛雪落看著他,眼底帶著一抹狡黠的光,「我的鞋帶鬆了。」

孟星寒單膝跪了下來,把盛雪落鞋子上的珍珠扣子重新扣好。

他沒有急著站起來,而是握住了她的腳踝,然後一點一點往上。

從她纖細的小腿,到圓圓可愛的膝蓋。

「把裙子拉高一點。」孟星寒的聲音帶著一絲沙啞。

盛雪落慢慢地拉高了裙子,露出了裙下白皙的腿。

孟星寒不受控制地親吻她的小腿,到膝蓋,再到大腿……

就在他要繼續往上親的時候,眼前忽然一黑,是盛雪落把寬大的裙擺放下來了,他被籠罩在了她的裙下。

盛雪落咯咯的開心偷笑,像是吃到松子的小松鼠。

孟星寒成為她的裙下之臣,名副其實。

他透過輕微的光,去窺探裙底的風光。

盛雪落忽然就笑不出來了,因為她發現孟星寒竟然不要臉的在親她那裡……

她的腿在發抖,她幾乎快要站不住。

盛雪落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雙頰酡紅,她咬住了唇角,剋制住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但是在孟星寒唇齒的攻擊下,還是有細微的聲音不受控制地溢出來。

……

再打開門時,盛雪落已經換下了禮服,她走得急匆匆的,小臉上滿是紅暈。

接著,是慢吞吞出來的孟星寒。

他的衣服一絲不苟,襯衣的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顆,一臉不可侵犯的禁慾氣質。

孟星寒高貴冷艷,彷彿剛才在裙底化身為狼的人不是他似的。 孟星寒一臉平靜地對墨菲說:「把裙子的褶皺處理好,晚上之前送到孟家。」

墨菲百思不得其解,好好的裙子怎麼會有褶皺呢?

高冷的孟少爺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邁著大長腿走了。

盛雪落因為在試衣間的事情,羞得厲害,也不理孟星寒,自己就先跑了。

孟星寒微勾唇角,他還沒有告訴她,今天的宴會他也會去參加呢!

想了想又算了,反正一會兒就見到了。

今天的宴會是在御尊集團旗下的一個酒店舉行。

這個酒店坐落在半山腰上,客房全都是獨棟別墅,不僅環境優美,而且重點是還有一個很漂亮的人工湖。

孟星寒和白墨一起來的。

當兩個人一走進來,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一個眼神凌厲,渾身透露著生人勿近的氣場;

一個面如冠玉,臉上帶著如沐春風般的親切微笑。

「我的天啊,這不是孟氏的總裁和副總裁嗎?」

「他們怎麼一起來了?」

「這兩個人的顏值太能打了!站在一起簡直就是暴擊,雙倍buff啊!」

孟星寒並沒有理會一眾人欣賞傾慕的眼光,他凌厲的視線在花園裡掃了一圈,因為沒有看到盛雪落而顯得有些煩躁。

宴會的負責人看到孟星寒來了,急忙小跑著過來,想和孟星寒說幾句話。

白墨手裡端著一杯紅酒,輕輕搖晃著,臉上掛著恰到好處的親切笑容,「你好,我是孟氏的副總裁。」

「啊!原來是白副總裁,今天兩位光臨,真是蓬蓽生輝……」

白墨和負責人客套的寒暄起來。

這種事情,一向都是八面玲瓏的白墨更合適。

就在孟星寒想給那丫頭打個電話的時候,忽然就聽到不遠處的人工湖那邊,傳來了尖叫聲。

「啊,不好了,有人落水了!」

這種事情,孟星寒一向都是不會去管的。

可偏偏,接下來又有人吼了一句:「是盛家小姐落水了!」

聞言,孟星寒的瞳孔猛地一縮,瞬間就在原地消失,朝著人工湖那邊奔去。

好在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到人工湖那邊去了,沒有人注意到孟星寒使用了超能力。

到了湖邊,孟星寒想也不想的就跳了下去。

「救命啊!救救我!」落水的人是盛羽西。

孟星寒聽到聲音不對,已經想轉身走人。

盛羽西的目標,原本是在人工湖邊上的另一個男人。

她已經打聽好了,那男人叫宋涼生,在國外生活了五年,剛從國外回來的。

宋氏是化妝品行業的龍頭,還有軍方的背景。

最重要的是,宋涼生一直未婚,長得很帥,就是年紀比她大了點,但是年紀大的男人會疼人啊!

盛羽西故意在宋涼生的視線內落水,就是想著他能救她起來。

可是宋涼生剛剛要下水救人,卻不想有人比他動作更快,於是他就不動了,而是端著一杯紅酒,在岸邊悠哉地看著。

盛羽西看清楚跳下來救她的竟然是孟星寒,她激動得差點腿都抽筋了!

可孟星寒看清楚她的臉之後,竟然淡定轉身遊走了!!

游!走!了!

盛羽西氣得差點吐血,急忙喊道:「孟少爺,救救我,救命啊!」

孟星寒頭也不回的游到岸邊,上岸了。

盛羽西:……

忽然間,一個肥碩的身影跳下來,一個浪頭打過來,差點把盛羽西給掀沉在湖裡,濺了她一臉的水。

可惡!

到底是哪個混蛋乾的!

「羽西妹妹,我來救你了!」一聲油膩的吼聲,接著一個兩百斤的大胖子朝著盛羽西遊過來。

盛羽西一看,差點沒氣吐血,竟然是黃有金,那個暴發戶的兒子!

「不不不,我不用你救。」盛羽西忙不迭擺手。

開什麼玩笑,她可是游泳健將,要不是為了設計宋涼生,她需要跳下湖嗎?

黃有金體重足足有兩百斤,長得極其油膩,賊眉鼠眼的,在看到盛羽西落水后,那曼妙的曲線,整個人都激動不已。

哪裡管盛羽西說什麼,激動地朝著她游過來。

不由分說,一隻肥碩的大手圈住盛羽西的脖子,拖著她往岸上游。

盛羽西無法掙脫,差點沒背過氣去,喝了不少水。

等到上岸的時候,整個人臉色蒼白如紙,跟死了一樣。

「啊,羽西妹妹你怎麼了?我來給你做人工呼吸!」黃有金一邊說,帶著口臭的嘴巴就要親下來。

盛羽西被熏得差點吐了!

她一個激靈,陡然睜開眼睛,「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經醒過來了!」

「醒了就好,羽西妹妹,我們真有緣分啊!我救了你,你是不是該以身相許?」黃有金看著盛羽西的衣服全濕透了,緊貼在曼妙的身體上,眼底露出了邪-淫的光芒。

盛羽西急忙裝作嬌弱道:「好冷,有毛巾嗎?我先去換衣服。」

她這才急忙跑掉了。



這出鬧劇發生的時候,盛雪落正在和謝太太說話。

這位謝太太原本是花嘉言的閨蜜,當年就看不慣舒曼麗,總說舒曼麗是綠茶婊,讓花嘉言別和舒曼麗玩。

可是花嘉言被迷昏了頭腦,壓根聽不進去謝太太的話,還有些惱謝太太。

謝太太覺得自己真是白操心,一來二去的,兩人就漸漸斷了聯繫。

花嘉言去世之後,謝太太也曾經去看過幾次盛英奇和盛雪落兄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