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與她還有這樣的緣分。」這也是席敬沒有料到的,故而如今看著的時候,也覺得有些意外。

2020 年 11 月 2 日

席華也覺得奇怪,看著席敬說道,「父親,這件事情?」

「你自去便是了。」席敬看著她,「這袁家掌管夕照國百萬大軍,這袁家的大小姐性子也是刁鑽的很,極少有對脾氣的朋友,未料到竟然主動地要與你結交,想必這也是緣分。」

千億寵婚:重生嬌妻不好惹 「是。」席華也覺得是。

席敬接著說道,「袁家不同與其他的士族,雖然很重視士族與庶族之分,不過袁家的人卻也是極投脾氣的。」

「是。」席華見席敬如此說了,便也回了院子去準備了。

袁緋茉回了袁家,她今兒個因著表現出對席華的重視,故而並未騎馬,自是坐著馬車去的,此時剛從馬車上一躍而下,自是原形畢露了。

她扯了扯那有些累贅的裙擺,比起尋常大家閨秀女子的步伐,自然是大了不少,等入內之後,便瞧著裡頭坐著一位男子,身著著亞粉色長袍,頭上戴著同色的髮帶,那雙眸子宛若星辰,殷紅的唇色透著有人的色澤,正端著茶盞抿了一口。

抬眸看著毫無大家小姐風範模樣的袁緋茉,只是暗暗地嘆了口氣,「即便穿著綾羅綢緞,也難以遮掩你這洒脫的性子。」

袁緋茉笑了笑,嘴角一撇,便大大咧咧地坐在了他的下首,當即便豪氣地將茶盞端起,仰頭猛灌了一口,重重地放下,扭頭看著他,「大哥,你可知曉我去何處了?」

群史爭霸 「嗯。」眼前的男子乃是袁家的長子,袁陌塵。

袁家男子好武,可是卻生出了一個怪胎,這袁陌塵便是如此,獨獨喜歡文墨,通體的儒雅之氣,卻缺少了一股袁家該有的殺伐之氣,倒像是十足的士族公子。

「我親自去下了帖子。」袁緋茉笑吟吟道,「到時候你也可以瞧瞧。」

「哦。」袁陌塵看著自己的妹妹,優雅地放下茶盞,淡淡地挑眉,「我見過。」

「見過?」袁緋茉皺了皺眉頭,「何時見的?」

「自然是沈家與謝家。」袁陌塵當然見過的,畢竟席華太引人注意了,沈家與謝家的老夫人壽宴上,她所送的壽禮可都是讓人眼前一亮的,更何況與這兩家的老夫人對一個寒門之女如此喜愛,如今京城內對她可是議論紛紛,恨不得直接衝進席家去親眼瞧瞧。

袁緋茉也是最近剛回來,也只是趕巧了,在謝老夫人的壽宴上見到了席華,第一眼便日服了她。

她盯著袁陌塵,好奇地問道,「大哥覺得如何?」

「倒是不像寒門之女。」袁陌塵低聲說道。

「我也覺得。」袁緋茉單手撐著下顎,仰頭看著遠處,「我與她一見如故。」

「看出來了。」袁陌塵低笑了一聲,「只不過她的身份,終究是不同的,你即便不顧及自己的身份,也要顧及袁家的臉面。」

「我才不管。」袁緋茉騰地起身,「這個朋友我交定了,倘若不是門第之見,我定然讓她入了袁家的門,成了我的大嫂也不錯。」

「咳咳……」袁陌塵正抿了一口茶,這下子著實被袁緋茉的話給嗆到了。

袁緋茉沖著袁陌塵咧嘴一笑,而後湊了過去,「大哥難道不覺得她很適合嗎?」

「是嗎?」袁陌塵也跟著起身,轉身便飄走了。

袁緋茉嗅了嗅鼻子,嘴角一撇,便也離去了。

席華當然不知曉這兄妹二人說了些什麼,只是準備著前去袁家的東西。

陳氏當然知曉了袁家下了帖子,有心想讓席楣跟著過去,不過因著席華如今的身份,再想起席楣上次在謝家的丟人現眼,便猶豫了。

江媽媽看著她,「太太,切莫操之過急了。」

「嗯。」陳氏便壓下了前去尋席華的衝動,只等著席楣徹底地脫胎換骨之後再說。

到了前去袁家的日子,席華穿的依舊素雅,不過也不失禮數。

袁家當真來人接她,瞧著倒很是重視。

席華坐在馬車內,鄭媽媽與巧鳳在一旁伺候著。

巧喜笑了笑,「這袁家的大小姐倒是待大姑娘很是重視。」

「是了。」鄭媽媽也覺得如此。

席華也只是淺淺一笑,卻也不知為何,只覺得今兒個會出事兒。

等到了袁家,席華便下了馬車,便見袁緋茉已經在側門那處等她了。

畢竟不是大日子,故而袁家的正門也是不開的。

但是特意留了一個側門,而這也不是尋常的側門,而袁緋茉此時卻站在門口,瞧見席華下了馬車,連忙笑著迎了過去。

「我算著時辰,便過來了。」袁緋茉反倒與席華不陌生,連忙上前握著她的手。

席華笑了笑,接著說道,「倒是讓我過意不去。」

「說什麼呢。」袁緋茉不悅地朝著席華瞪了一眼,便直接牽著她的手,朝著裡頭走去。

二人一同坐著同一個軟轎,袁緋茉自始至終都握著她的手,低聲道,「待會你便與我坐在一處,放心便是。」

「好。」席華知曉袁緋茉這是要給她撐腰,便也笑著應允了。

只是席華沒有想到,四大門閥,她如今卻入了三家,眼下也只剩下蕭家了。

袁緋茉看向席華,想了想,「是了,你與謝家、沈家的人誰交好?」

「啊?」席華倒是沒有想到袁緋茉會有此一問。

袁緋茉接著說道,「倘若都沒有喜歡的,你日後便與我多來往。」

「好。」席華沖著袁緋茉笑了笑。

袁緋茉自是高興不已,等到了后宅,袁緋茉與席華一同自軟轎內下來,二人對視了一眼,袁緋茉便牽著她的手過去了。

謝穎與沈歡正在閑聊,遠遠地瞧見袁緋茉,二人正要上前,待看見席華的時候,二人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除了這兩家的人,還有蕭家的小姐也過來了,這個時候也站在謝穎的跟前,「她怎得跟寒門之女牽扯上了?」

「不知,瞧著倒是很親近。」謝穎低聲道。

反派女王 「是啊。」沈歡轉眸看著蕭家的小姐,蕭若如,「她素日不是與你交好嗎?如今竟然自甘墮落,寧可跟一個寒門之女來往。」

蕭若如乃是蕭家的長女,她跟袁緋茉乃是自幼玩到大的,兩個人的性子算是互補,這些年來,也不知怎得,袁緋茉表面上看似與她親近,實則二人的關係也漸漸地在疏遠。

她沒有想到,袁緋茉竟然跟席華這般親近,這下子,讓蕭若如心裡頭不是滋味。

席華當然不知曉二人的關係,只是覺得有無數道目光向她射了過來。

袁緋茉只是握著席華的手,直接朝著謝穎與沈歡、蕭若如這處走了過來。

「怎麼回事?」蕭若如看著袁緋茉問道。

袁緋茉看向蕭若如,低聲道,「這是我的朋友。」

這下子,謝穎跟沈歡的臉色也跟著一變再變,倘若不是因著她們如今的身份,怕是一早便與袁緋茉翻臉了。

蕭若如只是盯著袁緋茉,「你怎得跟她?」

「嗯?」袁緋茉挑眉,「我喜歡。」

說著便帶著席華直接進去了。

不遠處,便瞧見謝忱與謝詁正看了過去,而沈家與蕭家、袁家的公子也都在一處。

謝詁嘖嘖了兩聲,也未料到袁緋茉這般古怪的一下子,竟然如此護著席華,轉眸看著謝忱,「大哥,你說席華這丫頭到底有什麼好的?」

謝忱也只是端著酒杯,淡淡地看著,過了許久之後才說道,「她很好。」

謝詁只是勾唇一笑,接著將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沈家的長子沈戢的身上,「沈煜怎得沒有來?」

「也不知又去何處了。」沈戢無奈地笑著。

對於沈戢來說,他最不耐煩的便是在外頭有人問他沈煜的事情,不過礙於謝家的面子,只好強顏歡笑的回道。

謝詁這是故意找沈戢不痛快,故而才會如此問。

他當然知曉沈煜是什麼性子,如今去了何處。

席華隨著袁緋茉入了花廳,先去見了袁家的老夫人與各位夫人們,未料到並未像謝家與沈家那般,備受白眼,反而很是和善。

袁緋茉是一早便與她們說過,席華當年救她的事情,故而袁家的人都是知恩圖報的,對待席華的時候,自然是格外不同的。

可是在謝穎與沈歡、蕭若如那處看來,便覺得甚是不可思議。

不遠處,便見袁陌塵先走了過來,與上次不同,穿著一身鵝黃色長袍,淺笑著走了過來,待看向席華的時候,只是微微拱手,「早先便聽妹妹提起過你。」

席華未料到他會主動地開口,倒是有些意外,不過還是鎮定自若地福身。

「這是我大哥。」袁緋茉接著說道,「他對你可是很好奇呢。」

這話說的,讓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席華身上。

席華頓時覺得有些尷尬,只是低著頭不知該如何回應。

袁陌塵無奈地嘆著氣,而後說道,「我妹妹性子太過於直爽了,你莫要在意。」

「不妨事。」席華低聲道。

「我說錯了嗎?」袁緋茉不解地看著袁陌塵,她說的沒錯啊,大哥本來就對席華很好奇啊。

「咳咳……」這下子連袁夫人都聽不下去了,連忙打著圓場,「你莫要讓席小姐站在這處了。」

「哦。」袁緋茉這才想起來,連忙帶著席華去一旁坐著了。

袁陌塵見席華自始至終都不敢抬頭看他,他也只是淺淺一笑,轉身便去了謝詁那處。

謝忱看著袁陌塵這般,而後又將目光落在了席華的身上,也不知怎得,這心裡頭很不是滋味。

謝詁扭頭看著謝忱,而後又看向走來的袁陌塵,「陌塵兄,這緋茉妹妹這些年性子倒是沒有變過。」

「哎。」袁陌塵也只能嘆口氣,「總歸是在邊關待的時間太久。」

「不過瞧著,她與席家的小姐倒是很親近。」謝詁笑吟吟地說道。

「只說是救命恩人。」袁陌塵看著他說道。

「救命恩人?」這下子謝詁有些不解了。

「正是。」袁陌塵便將二人的淵源說了一遍,「這丫頭一直記得,當日在謝家便一早認出來了。」 「原來如此。」謝詁倒是沒有想到席華跟袁緋茉還有這樣的緣分。

他轉眸看了一眼謝忱,「大哥,可是覺得席小姐是個難得之人?」

謝忱未料到謝詁會如此問他,他抬眸看向袁陌塵,也只是淡淡地開口,「嗯。」

席華坐在袁緋茉的身旁,「到底是有些不妥。」

「有何不妥的?」袁緋茉挑眉,笑吟吟地說道,「你與我交好,更何況你還是我的救命恩人,自然以禮相待。」

沈歡與謝穎、蕭若如自是聽到了,當即便將目光落在了席華的身上,狐疑地看著她。

席華倒是沒有想到袁緋茉竟然將此事這般坦然地說了出來,反倒讓她覺得自己多想了。

「這好端端的怎得成了救命恩人了?」謝穎不解地看向袁緋茉。

袁緋茉笑得一臉的得意,「救命恩人便是救命恩人。」

蕭若如只是看著袁緋茉,「你怎得沒有與我說過此事?」

「你我也許久不見了。」袁緋茉到底是性子太過於直白了,如此直接地說明她與蕭若如的關係。

蕭若如多少是知曉袁緋茉的性子的,只是沒有想到她竟然當著眾人不留任何的顏面給她,那嬌嫩的臉頰漲得通紅,氣惱地看著袁緋茉。

席華心裡頭明白,這蕭家的小姐怕是也不會與她交好了,她打量了一眼謝穎與沈歡,見二人此刻正冷冷地看著自己,她便將目光收了回來。

袁緋茉的生辰,來了不少的人,不過也都是素日有往來的,雖然熱鬧,不過因著席華的到來,氣氛反倒顯得有些尷尬了。

晚些的時候,袁緋茉吃了不少的酒,便起鬨著與眾人一同玩耍起來,不過卻與席華形影不離,反倒讓旁人不知該如何親近了。

好不容易熬到結束之後,席華才暗自鬆了口氣,袁緋茉親自送她出了袁家,席華坐在馬車上,等走了很遠之後,才輕揉著眉心。

「大姑娘,這袁大小姐待您倒是真心的。」鄭媽媽看著她說道。

「嗯。」席華點頭,心中明白,袁緋茉是真心想與她結識,不過如今的情形看來,這士族與庶族之間的隔閡,怕是會越來越深。

席華回到家裡之後,便見紫釵匆忙地過來,「大姑娘,出事了。」

「出事?」席華愣了一下,想著府上好端端的,會出什麼事情?

紫釵接著說道,「祖宅出事了。」

「祖宅?」席華雙眸一沉,「老太太的院子?」

「是。」紫釵點頭應道,「聽說有人闖入了祖宅,老太太的院子差點被毀了。」

「可知曉是何人所為?」席華冷聲問道。

「大老爺已經派人去查了。」紫釵低聲道,「不過瞧著大老爺的臉色,怕是有人在老太太的院子裡頭尋到了什麼東西。」

「我去看看。」席華也顧不得換衣裳,轉身便去了席敬那處。

席敬面色反倒很是平靜,見席華前來,低聲道,「倒是沉不住氣。」

「父親,祖母的院子?」席華看向席敬問道。

「不妨事。」席敬看著她,「今兒個在袁家如何了?」

「袁小姐待我如上賓。」席華壓下心底的疑惑,低聲回道。

「嗯。」席敬微微點頭,「如此便好,那袁家的人對待士族與庶族之分比起其他的三大家倒是不那麼重視,既然你與那袁小姐有緣,便好好相處著。」

「是。」

席華見席敬似乎不願提起老太太院子裡頭丟了什麼東西,只是看著席華說道,「你回去歇息吧,至於你祖母的院子,並未丟什麼重要的物什。」

「是。」席華知曉如今即便問了,怕是也問不出什麼來,索性便回去了。

「大姑娘,老奴也去問了。」鄭媽媽看著她說道,「只說是老太太佛堂裡頭丟了東西。」

「佛堂?」席華緩緩地坐下,「可知曉丟了何物?」

「這個倒是不知。」鄭媽媽接著說道,「想來不是外頭放著的。」

「我知道了。」席華知曉,席敬是不想讓她插手此事,只不過她總覺得所丟的東西與自己有幾大的關聯。

席華似是想到了什麼,而後起身,「我記得之前有人送了我一張地契,乃是京城謝家的。」

「是。」鄭媽媽垂眸應道。

「可是去查過那家鋪子?」席華看向鄭媽媽問道。

「老奴查過。」鄭媽媽壓低聲音,「不過那鋪子一直關著,並未營生。」

席華愣了一下,接著說道,「乃是空的?」

帝少寵妻成癮 「是。」鄭媽媽看著她,「只說是被封了。」

「封了?」席華沉默了一會,「明兒個去瞧瞧。」

「是。」鄭媽媽低聲應道。

席華想了半晌,接著說道,「祖母那處可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

「老奴一時也想不起來。」鄭媽媽抬眸看著席華,「不過大姑娘,眼下您該如何?」

「等。」席華覺得既然尋不到答案,那麼只能等了。

鄭媽媽低聲道,「老奴明白了。」

外頭,席沅大步流星地走了進來,待看見席華的時候,歪著頭說道,「妹妹,我有東西給你。」

「什麼?」席華笑著問道。

「這個。」席沅塞給席華,「這是祖母給我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