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才完蛋呢,你說什麼呢?」看著劉飛滿嘴都是油水,還哭著,楊柏一腳都踹了過去。

2020 年 11 月 2 日

「以後我還怎麼吃農場的飯,蔡佛弄的也太好吃了,以前我們簡直吃的是豬食。」劉飛的話,讓楊柏還是踹了下去,惹得眾人一片歡騰。

蔡佛也是安定心來,一棟別墅歸蔡佛所有,楊芹作為酒店經理,而蔡佛作為主廚,開始招兵買馬。

又折騰半天,楊柏這才從生態園那邊回來。楊柏先把劉飛送回農場,這麼多天沒有回家,楊柏準備先回村裡好好休息一番。

尤其楊柏也想趙艷紅了,明明酒醉的時候想著艷紅姐,結果卻跟那個拉拉莫名其妙發生了關係,這讓楊柏有點覺得對不起趙艷紅。

村中的小路依舊有了路燈,隨著塘子村的出名,加上家家戶戶都種上了黃金塔玉米,整個塘子村的氣象為之改變。加上鄉長萬雪的支持,路燈沿著國道通向整個塘子村。

可就在楊柏的奧迪車開進村的時候,楊柏猛的一腳踩住剎車,狐疑的看著前方。路燈照耀,遠處卻是一片漆黑。

神話版三國 現在才八點多鐘,村裡應該也有人亮燈,可是如今的塘子村一片漆黑,甚至一點聲音都沒有。

「怎麼回事?」楊柏慢慢走下車來,寂靜無比的村落,彷彿深淵一樣,要吞噬一切。楊柏長長的影子,擴散開來,更顯得邪魅無比。

金瞳已經激發,楊柏的目光所及之處,旁邊的院落當中的村民都在睡覺,而且不光是人,就連動物也在睡覺。

「不好!」楊柏身形如電,衝進車裡,一腳油門朝著趙艷紅家的走去。可是就在楊柏發動車子的時候,突然聽到車胎轟鳴一聲,就自爆開來。

四道氣流,讓楊柏的車直接就掀在旁邊的溝壑當中,而楊柏已經出現在前方的路面當中,冷冷的回頭看去。

寂靜的村路的當中,三條影子慢慢延伸過來,三個人從遠處慢慢的而來。其中一個人,就是那個吳學義。

「哈哈,楊柏,我可等了好久了。沒有想到,這個村裡還有美女的存在。」吳學義狂笑一聲,伸出手指慢慢晃動,指了指遠處的一個宅院。

那個院落是趙艷紅的,而同時吳學義的手指,也指向村委會的方向,那裡是周芷燕的宿舍。只是周芷燕平時在新建小學當中,不知道今天是何人在周芷燕的房間。

「吳學義?她們怎麼了?」楊柏瞳孔一縮,金瞳徹底運轉,穿透一切。楊柏都感覺自己瞳孔要裂開,趙艷紅的房間當中,趙艷紅趴在桌子上安然入睡。

而原先周芷燕的房間當中,居然是林嬌在那休息,兩人都是甜蜜的睡著,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讓楊柏稍微放心。

「原來這個兩個人,你都認識?」吳學義冷笑一聲,而這時候楊柏也注意到,吳學義的旁邊都是兩名外國人。

一名外國人明顯歐美血統,高大的身軀,鷹鉤鼻子,眼窩深陷,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而另一個,居然是一名紅髮女子,女子樣貌很平常,只是眉心之上卻有一個金屬環。

這樣奇怪的兩個老外,讓楊柏當然疑惑,尤其楊柏能夠發現,這兩個老外丹田沒有任何的能量,顯然都不是什麼武者。

「楊柏,你知道我為什麼找你嗎?」吳學義張開雙臂,傲然的看著楊柏,完全不把楊柏當成一回事。

「吳學義,村裡的人都是你做的?你是如何做到的?」楊柏已經恢復冷靜,既然知道這些人都沒有事,楊柏當然要弄明白,吳學義這次要來幹什麼的。

「來殺你!」吳學義很直接,甚至伸出手來,指著楊柏的鼻子,張狂說道:「我要親手殺了你,你值十個億!」

「多少?」楊柏也笑了起來,自己原來這麼值錢。楊柏的笑聲,讓吳學義猛的一揮手,就在這時候,空氣當中傳來一股音嘯,一道風刃猛的斬向楊柏。

楊柏當初就見識過吳學義體內蘊含的一種能量,如今吳學義好像更加強大了。極快的風速,讓楊柏的腳下突然出現一道痕迹,猶如刀痕一樣。

楊柏並沒有動,知道吳學義的能量,可是憑藉金瞳,自己可以很輕鬆的躲開。尤其楊柏可是先天武者,隨手之間都擁有驚人之力。

「看到沒有?這就是我從M國獲得能力。哈哈哈,現在知道,我是能夠掌控人生命的神,哈哈哈,就算你再厲害,你也不可能戰勝我這個神!」

吳學義的話,剛說完,也就說道這裡,因為吳學義的眼前出現一個人影。楊柏不知道如何出現在吳學義的身邊,如此的鬼魅,如此的突兀。

吳學義還在張狂的笑著,瞳孔在收縮,看到楊柏詭異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驚恐的差點咬了舌頭。

而楊柏一個耳光就抽了出去,可怕的力量,直接就吳學義抽在旁邊的水溝當中。

「神,有這麼弱的神,你神經病吧?」楊柏揉了揉手,趕緊有點髒兮兮的。而此時吳學義臉都腫了,從水溝里爬了出來,瘋狂的吼道。

「楊柏,你個王八蛋,你敢打我。麥克,雪梨?你們就這麼看著?」吳學義能不鬱悶嗎,這個楊柏速度怎麼那麼快,尤其直到現在吳學義的雙腿依舊在發麻,居然無法站立,這樣的事情,讓吳學義相當驚恐。

隨著吳學義的話,那個高大的老外目光慢慢的看向楊柏,嘴角傲慢的上揚,同時也看向旁邊的雪梨,不屑說道。

「他是華國的武者,他居然還要跟我們動手?」生硬的漢語,從麥克嘴裡哼出。而旁邊的雪梨卻面無表情說道:「愚蠢的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什麼?」

「吳學義,你只是初級者,這個人真值十個億?」雪梨冷冷的看著吳學義,而此時的吳學義依舊驚恐喊道。

「完了,我動不了了,我的腿。殺死他,有人出十個億。我們一起分,只要殺了他,殺了他。」

吳學義狂吼一聲,手中凝聚無數的風刃,朝著楊柏就斬了過去。而此時的楊柏,猶如行走在風中,殘影極快的閃現而出,躲避的風刃。

「他的力量來自哪來?」楊柏的速度很快,同時臨空一彈指,先天之力,轟在吳學義的雙臂,讓吳學義雙臂都被點住。

愛死你 吳學義雖然在驚恐,居然還能夠操控風刃,只是這樣的風刃已經沒有準確度,在楊柏的四周湮滅下去。

「咦,他的能量源泉,來自眉心?」楊柏也揉了揉眉心,金瞳所出,看到一股股青色的能量從吳學義的眉心所出。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重生巨星是女生:凌總別來無恙 楊柏一揮手,把吳學義又一次抽飛出去,狠狠的砸進院牆當中。 總裁的惹火嬌妻 幸虧旁邊的人家都睡過去了,不然肯定驚醒整個村的人。

「無知的人,你居然擁有很強的攻擊力。 造個小混血兒 這就是你們東方的武學?哈哈,可惜,對我們是沒有用的。我們是異能者,來自西方的異能者。」

雪梨冷酷的說著,同時一股特殊的力量,朝著楊柏而飄去。而此時的楊柏居然感覺沉沉欲睡,雙眼都無法睜開了。

而此時那個高大的麥克,拳頭突然變為岩石,這樣的一幕,讓已經迷糊的楊柏,心中警鈴大作,可是卻依舊無法擺脫想睡覺的感覺。

岩石的拳頭,凝聚一股強大的力量,狠狠的轟在楊柏的胸口。 楊柏意識陷入迷糊狀態,不過體內的先天之力自主保護。麥克的拳頭撞擊在楊柏的胸口,楊柏猛的後退,在村路之上滑出一個長長的溝壑。

而麥克卻也悶哼一聲後退,拳頭之上的岩石已經裂開無數的縫隙,發出咔咔的聲音。

「FK,他的身上怎麼這麼硬?雪梨,不能夠讓他恢復了。」麥克的攻擊,也讓雪梨愣住了。

「難怪他值那麼多錢,看來他是個強大的東方武者。」雪梨的嘴角慢慢上揚,眉心的金屬片好像反射的光芒,而遠處的楊柏居然都無法戰力了,晃悠悠的要坐在地上。

「怎麼會這樣?我不能夠睡過去。」楊柏想用力的晃著頭,想要激發丹田內的金丹,可是那種昏昏欲睡的感覺,依舊瘋狂的衝進腦海當中。

「村民就是這麼睡過去的,這是異能,這到底屬於什麼能力?」楊柏剛想到這裡,麥克又一次沖了過來。

這一次,麥克的雙臂都化為岩石,高大的身軀猶如坦克一樣,轟鳴中砸向楊柏。

「轟!」楊柏被狠狠的砸進地面當中,不過楊柏體內的先天之力反震,讓麥克又一次後退。麥克都要瘋了,打一個要昏迷的人,都這麼麻煩。

「麥克,你先等等,我會加大催眠力!」雪梨也看到了,楊柏的體內好像擁有一股特殊的能量,能夠很好的保護自己。

「殺死他,一定要殺死他。」冷清的村路之上,只有吳學義在那慘叫,鑲嵌在牆上,讓吳學義感覺自己都要成廢人了。

「吳學義,放心,你應該知道異能組織的能力,你會恢復過來的。」雪梨豎起指頭,慢慢的點向眉心。

「異能組織?M國的?」楊柏感覺自己的腦袋更加迷糊了,眼睛已經閉上,一股睡意充斥的自己,楊柏心中已經知道,如果自己要睡過去,估計再也醒不過來了。

「該死的,金丹,你到有反應,關鍵時刻你掉鏈子。」楊柏心中發狠,在呼喊金丹。可是雪梨的催眠異能,根本不是什麼靈氣,讓金丹一點反應都沒有。

就在楊柏絕望的時候,楊柏眉心的山字突然盤旋起來。隨著山字的盤旋,楊柏腦海當中的那股能量被慢慢的融入進山字當中。

「這個山字能夠吸收異能?」楊柏雖然閉著眼睛,可是卻感覺腦海中清涼無比,睡意已經漸漸消失。

眉心的山字真的在吸收這股能量,隨著山字的吸收,楊柏能夠感受到自己好像要騰空而起,那種超脫的感覺,讓楊柏又一次緊張起來。

「先別管這麼多了,先解決這兩個異能者。」楊柏閉著眼睛,卻能夠看到對面的麥克猙獰的朝著自己走來。

麥克的上半身都已經石化,那種可怕的模樣,讓楊柏嘴角慢慢上揚。而此時麥克也在笑,只是滿臉的岩石,看起來相當的可怕。

「哈哈,去死吧,十個億!」麥克興奮無比,舉起拳頭瘋狂的就要砸下。而就在這時候,楊柏猛的睜開眼睛,彷彿一道匹練出現。

楊柏這樣的動作,讓麥克心中一驚。而此時楊柏的拳頭,也凝聚先天之力,朝著麥克也轟了過去。

「轟!」沉悶的聲音響起,一道氣浪從兩人的身下發出,無數的塵土飛揚。高大的麥克,被楊柏一拳就轟飛出去。

雄渾的先天之力,擊穿岩石,讓麥克的手臂徹底折斷。而且楊柏的速度更快,在麥克飛出的時候,楊柏已經來到麥克落地的地方。

「殺我?」楊柏的一拳又一次落下,在麥克驚恐當中,楊柏一拳就轟碎上半身的岩石,麥克門口一聲,狂吼一句亂七八糟的話,反正楊柏也聽不清。

無論麥克說什麼,楊柏都不能夠留手。麥克的渾身都化為岩石,想要擋下楊柏的攻擊。可是麥克只是初級異能者,楊柏卻是先天武者。

麥克的岩石異能根本無法擋下楊柏的攻擊,就算化為岩石,也被楊柏一拳給轟碎了。

這下可好,滿地都是岩石,那可是麥克的屍體。

「你,你殺死麥克,混蛋,你怎麼能夠清醒過來。」雪梨相當震驚,就是這麼一會的功夫,楊柏居然擊殺了麥克。

「轟!」雪梨的嘴唇都被咬出血了,強大的催眠能力猛的釋放出來,這一次,彷彿出現無形的波紋。

那是一種無差別的攻擊,雪梨的眉心已經亮起光芒。雪梨已經半跪在地上,瘋狂的運轉異能。

楊柏本來剛要動手,可是立馬腦海又一次迷糊起來。這種迷糊的感覺,更加恐怖,只是一下子,楊柏的意識已經被佔據。

不過就在雪梨的異能降臨楊柏的意識當中,楊柏的眉心山字卻盤旋的更加快了。楊柏只是迷糊一下,就感覺自己慢慢的升起。

「這,這是什麼?」楊柏感覺自己漂浮而出,彷彿三魂七魄出體,就這麼站在自己身體之上,看著雪梨在用功,看著遠處的村民在沉睡。

「這是靈魂?我的靈魂出竅了?」楊柏有點傻眼,第一次有這種感覺,這樣的感受讓楊柏在空中發獃不已。

楊柏在那發獃,雪梨都要瘋了,自己的能力降臨在楊柏的身上,居然感受到一種渦旋吸力,讓自己根本無法擺脫出去。

「該死,你也是異能者,吳學義,你個混蛋,你居然招惹異能者,這還是強大的念力異能者。」

雪梨使勁的吼著,說著每一句話,都讓楊柏疑惑萬分,楊柏就這麼看著,甚至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內發出的任何的動靜。

「我也是異能者?念力?什麼意思?」楊柏想搞明白,自己現在擁有的能力,也就是靈霧讓自己隱身算個異能,可這個念力是什麼意思。

楊柏當然不明白,一切都是楊柏自己在摸索。楊柏現在的狀態,跟什麼念力無關。那是一種神魂的狀態,山字訣吸收異能,讓楊柏的神魂壯大,可以破體而出。

東西方的差異,讓雪梨覺得楊柏也是異能者。神魂要比念力強大的太多了,只是如今的楊柏還太弱小。

「楊柏,放開我,求你了,只要你放開我,我什麼都答應你。」雪梨終於無法承受了,自己所有異能都被楊柏給吸收,馬上雪梨就會成為普通人,甚至會變成白痴一樣的存在。

「放開你?我怎麼放?我現在都沒辦法返回身體內?」楊柏也是鬱悶,在空中慢慢走動,逐漸冷靜下來。

「只能夠算你倒霉,弄什麼催眠,把自己都要催進去了。」楊柏聳了聳肩,無奈的蹲在空中,就這麼看著痛苦無比的雪梨。

雪梨要知道楊柏的神魂蹲在空中看著自己,估計直接能夠鬱悶死。此時的雪梨已經無法承受山字的吸收,眉心的金屬片都在顫抖,甚至雪梨的嘴角都在流血。

「你不能夠毀掉我,我可是異能組織一員,我死了,我們的大人一定會降臨這裡,會屠滅你所有人。就算你是念力者,可大人可是中級異能者。」

雪梨還要威脅楊柏,楊柏蹲在虛空這麼聽著,無所謂的哼道:「中級異能者,吳學義去了M國進入異能組織,開啟了異能。」

雪梨說的每一句話,楊柏都能夠聽到,不過楊柏卻無法出現跟雪梨討論,楊柏現在猶如幽靈一下的四處飄蕩。

可就在楊柏飄向雪梨的時候,楊柏突然感受到一種虛弱,神魂馬上就要返回體內,這讓楊柏就是一愣。

「原來現在這種狀態,我不能夠離開身體太遠,也就三米的範圍?」楊柏心中暗喜,只要能夠返回體內,一切就都好辦了。

楊柏朝著前方又一次踏步,楊柏終於感覺自己的體內產生一種吸力,讓楊柏的神魂飛快的融入進眉心當中。

「哈哈,終於回來了。」楊柏相當興奮,剛才那種體驗太超脫了,其實讓楊柏也有點慌亂。可就在楊柏返回體內的時候,眉心當中的山字逐漸明亮起來,楊柏的眉心當中彷彿出現一道水滴。

山字的下面凝聚一滴水珠,猶如水晶一樣。這樣的東西,讓楊柏又一次愣住了,楊柏現在發現無論是金丹,還是山字,好像都隱藏秘密。

「這個水滴,是什麼?」楊柏也想搞懂這個水滴是什麼,可是就在此時,山字慢慢的穩定下來,散發一層光輝,不過依舊不吸收異能。

「搞什麼?異能呢?」楊柏還看著水滴慢慢的壯大,結果異能卻沒有了。這讓楊柏睜開眼睛,看向前方。

「這,這是我弄的?」楊柏看著雪梨,對面的雪梨已經成為屍體,滿臉都是周圍,七竅流血。

「自作孽不可活!」楊柏搖了搖頭,活動一下身體,並沒有感覺有什麼異樣。楊柏也揉了揉眉心,也沒感覺有什麼不對。

「吳學義?」楊柏看著牆上的吳學義,此時的吳學義依舊在昏睡,不過吳學義的氣息逐漸在減弱,畢竟剛才吳學義已經受傷,又一次被雪梨催眠,讓吳學義腦部造成嚴重的損傷。

就在楊柏要詢問吳學義的時候,村中逐漸有了狗叫,顯然雪梨的死,讓村中人和牲畜都慢慢復甦起來。

吳學義也睜開眼睛,不過睜開眼睛的剎那間,看到是楊柏,頓時讓吳學義尖叫一聲,然後腦袋一歪就這麼死了。

「被我嚇死了?這搞什麼?」楊柏又一次愣住了,看到吳學義被自己嚇死了,楊柏也鬱悶起來。可就在此時,楊柏的心底好像傳來一種聲音。

「楊柏,你在哪裡?」 而後,幾個人立馬離開,林夫人便和趙以諾說起了以前的事情,好讓她多防著點兒。

「以諾,我可告訴你啊,這些人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林夫人擔心的看著她,嚴肅的說道。

趙以諾的眼睛里閃過一絲不滿,究竟,以前的她們對自己懷著什麼樣的心思?她放下手裡的工具,喝了一口茶,陷入了沉思。

顧忘最近一直在公司里不停的忙碌著,所以趙以諾也便沒有告訴他這件事情。

「以諾,要不然,咱們和顧忘說一聲?」林夫人看著面前的她,低聲問道。

「還是不要了吧,最近顧忘挺忙的,我不想讓他分心。」趙以諾輕聲回答。

都是女人,林夫人自然是了解趙以諾的心思的,也便沒有強求,直接和趙以諾去應了飯局。

幾個人看到她們的到來之後,個個都是獻殷勤似的去迎她們。

「你們可算是來了,我們都已經等你們好長時間了呢。」

「對啊,我們還怕你們不過來了呢。」

「就是說啊,來來,快請坐。」幾個女人立馬招呼著,生怕惹到趙以諾和林夫人似的。

對於她們的這些反應,林夫人心裡自然是有數的,她一直緊緊地握住趙以諾的小手,怎麼也不鬆開。

「呦,夫人,您這是什麼情況啊?您怎麼老是抓住趙以諾啊?這讓她怎麼吃飯啊?」突然,旁邊的一個女人故意說道。

趙以諾輕輕拍了拍林夫人的手掌,笑了笑,示意讓她放心。

幾個人便開始了一頓嘮叨,既然趙以諾已經來到這個飯局,她便也早就已經做好了聽這些大媽的嘮叨。

該吃就吃,該喝就喝,至於她們在聊什麼,要聊什麼,那還是隨她們的意願比較好。反正只要她們所說的內容不牽扯到自己,那她便只低著頭吃著飯就可以,對於一些人,就應該小心謹慎……

趙以諾夾著菜不停地吃著,惹得周圍的幾個人很是無奈。

「怎麼辦啊?她怎麼一句話都不說啊?敢情只是過來吃飯的?」包廂門口,一個年輕女人趕忙問道。

「你先別著急,慢慢來。」另一個婦人立即回答。

「呦,以諾啊,吃好了嗎?飽了嗎?要不然,咱們再叫幾個菜?」那婦人立即走進包廂,趕忙問道。

她既然都這麼熱情了,那自己也不必客氣了,「好啊,那就再來個糖醋排骨吧,還有清蒸鯉魚。」

一下子,周圍的人都愣了,就連旁邊的林夫人也驚訝了,可是趙以諾卻不管三七二十一呢,自顧自的叫著菜。

她才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呢!

反正到最後,花錢請客的人又不是她!既然這幾個人非得讓自己出來陪她們吃飯,那自己又何必拘著?搞得跟她是外人似的。

「怎麼了?是不是我叫的有點兒多了?」趙以諾捂住自己的小嘴,低聲問道。

「啊?那個,沒有沒有,能吃是福。」

「對對對,你多吃點兒,長身體呢。」另一個人故意說道。

多吃就多吃,反正是你們讓我吃的,趙以諾繼續夾起盤子里的菜,塞進嘴裡,一副很是悠閑的模樣。

林夫人看著眼前的一幕,嘴角處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看來,她的心裡已經有了主意,這個趙以諾啊,還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這種事情,也就只有她能做出來了。

許久,趙以諾一直在吃著,旁邊的人也一直在看著,她們就是很納悶,為什麼吃了這麼久,趙以諾還是一副沒有吃飽的模樣。

「這個臭丫頭,到底在想什麼壞心思呢?她是不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的!」包廂門口,一個女人低聲吼道。

「你趕緊小點兒聲!」

其實,對於包廂門口的每一番話,趙以諾都聽得一清二楚,只是故意裝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

這些女人啊,心思一個比一個壞!她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隨時做著準備。

誰知道她們讓自己來到這裡究竟是為了什麼?到已經過去這麼長時間了,她們竟然還沒有開口,倘若她們說只是想請自己吃個飯,敘敘舊,那麼,她是死也不會相信的。

「以諾啊,你看,咱們這兒也吃的差不多了,我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終於,有個人開口了。

趙以諾放下手裡的筷子,擦了擦嘴,立即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幾個人,表情很是淡定。

「嗯,你說吧。」她趕忙說著。

「是這樣的,有幾個姐妹想要去超市裡上班,但是沒有凌辰的同意,你知道的,她們是絕對不能直接進入超市的,所以你能不能去和凌辰說一下,讓他通融通融。」

嗯,這只是說的是一部分姐妹,那麼剩下的女人呢?趙以諾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人,眼睛里充滿了好奇。

「而另一些姐妹,想要自己去做生意,但是她們手裡又沒有幾個錢,所以想向你借點兒錢。」

原來是這樣,終於,趙以諾搞清楚了事情的真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