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 日

不過稍微愣了一下之後,李霸便激動不已的坐在了林逸的旁邊,他這麼著急的追林逸,不正是想要讓林毅原諒他們,不正是想要找機會再度跟隨林逸。

「以前的事情我也不想再計較,就讓它隨風散去吧。」林逸淡淡的說道。

「是,多謝老大,現在李家是我做主,我保證,以後,整個李家絕對不會再有人對林少不敬!」

李霸聞言,馬上瞪著眼睛,一臉認真而凝重的盯著林逸保證道。 林逸聞言微微點了點頭,隨後看著李霸笑道:「你這麼辛苦的找我,不應該僅僅只是道歉這麼簡單吧?」

李霸一聽,那剛毅滿是橫肉的臉上忍不住浮現了一抹尷尬的笑容,粗壯有力的大手輕輕的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藉以掩飾自己心中的尷尬,訕笑道:「其實還有一點點私心,我也想跟白俊傑一樣跟隨在林少左右。」

林逸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盯著李霸苦口婆心的說道:「你小子倒是會隱藏自己的想法,不過你跟白俊傑不同。白家離了白俊傑尚且能夠正常運轉,可李家卻不同了,你現在是李家的家主,如果你貿然離開對整個李家來說,恐怕是一場災難,而且今天你從我這裡走出去。代表著什麼,我想你也清楚,李家子弟也清楚,如果沒有人能夠約束他們,到時候狗仗人勢。哪怕有我的光輝籠罩你們,李家也未必能夠存活下去。」

林逸這話倒不是在危言聳聽,他的修為進步堪稱可怕。要不了多久可能就要從九重天離開,一旦他離開。到時候你李家又樹敵太多的話,等待他們的恐怕真的就是滅亡了。

李霸一聽眉頭微微一皺,剛毅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凝重之色。顯然在內心深處他也認同林逸的說法。

世家子弟哪個身上沒有一點兒壞毛病,便如他跟白俊傑,在沒有遇到林逸之前,不也是出了名的紈絝子弟嗎?

林逸雖然現在無比強大,可卻未必能夠保他們李家傳承萬萬年。

「回去好好的教導李家子弟。這才是你作為一個家主應該做的事情,萬萬不可因為自己或者說因為我在太白天的威望而橫行無忌,你要知道。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便是強悍如我也不敢說自己一定就能夠橫行於整個太白天。」

林逸神色無比認真的盯著李霸告誡道。

他從靈那裡拿走東西的時候,隱約察覺到了一些氣息。太白天似乎並不像是表面上那麼簡單。否則也不會總有高手從三十三重天上降下。

再者李霸跟白俊傑的情況不一樣,白俊傑這一路都一直追隨在他左右,現在想要退出也已經來不及了,可李霸卻不同,他卻有隱藏在暗處的機會,畢竟高家可是一個定時炸彈啊,便是林逸都不清楚什麼時候會不會爆炸。

所以在這個時候,林逸實在不太想要有人跟在自己身邊。

李霸聞言,雖然心中也清楚林逸說的非常有道理,可見自己不能跟隨林逸,這心裡還是有幾分難掩的失落,不過倒也算是乖巧,點了點頭盯著林逸笑道:「那以後我能叫你老大嗎?」

「當然可以,不過只局限於在你我面前,在外人面前你還是叫我林少吧。」

林逸起身,拍著李霸那健壯的肩膀淡淡的笑著。

李霸見狀,雖然自己的心愿沒有達成,不過能夠跟林逸重修於好。他的心裡倒也開心,當即笑道:「那你後天是商會開業,開業的時候我要去捧場。」

「那是自然,你老大的商會開業,你要是敢不去捧場,小心老子拆了你的李家。」

林逸盯著李霸笑罵道,隨後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說道:「你先行離去吧,外面圍了那麼多人也不太好,而且我還要修行。」

「是老大,你放心,我保證馬上讓他們滾蛋。」

霸道總裁寵萌妻 李霸一聽林逸要修行,哪裡還敢墨跡,起身便急匆匆的朝著外面衝去,很快外面就傳來了一陣陣嘈雜的聲音,不過整個聲音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林逸見狀,收起銘牌,便再度開始修鍊大衍劍法。

時間慢慢的過去,林逸對於大衍劍法的領悟也越來越深刻,只是每當他深刻一分的時候,他的心裡就多一分震驚,這大衍劍法簡直是變化無窮,神鬼莫測。

他每次多看一遍都會有一種不同的認知,每一次多看一遍,他對於劍道上面的看法就會多一分,彷彿這就是一本蘊含著無儘可能的寶藏。

三天的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林逸看著照在地板上的陽光嘴角微微揚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隨後起身朝著外面走去,在假山旁邊他直接隨手招出一條水龍,便給自己沖了個澡,隨後換洗了一套得體的衣衫,便朝著外面走去。

一直守護在門口寸步不離的店小二見狀,急忙起身盯著林逸,無比激動討好的笑道:「林少,您出來了,可有什麼吩咐?」

林逸看著眉宇間帶著幾分疲憊之意的店小二,上前一步溫和的笑道:「在這裡等了我兩天了?」

「嘿嘿,您可是我們這客棧最尊貴的客人,老闆在知道了您的身份之後就給我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都讓我在這裡等著您,以免怠慢了您。」

林逸聞言淡淡一笑,把手中的銘牌扔給了店小二笑道:「多謝你跟你們掌柜的好意,今天是我龍騰商會開業的日子,有空的話大可以去我龍騰商會湊湊熱鬧。」

說著,林逸又扔出了一小袋靈晶,算作是打賞便轉身離開。

「龍騰商會開業?看來我要去一下了。」

店小二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靈晶,忍不住咧嘴笑了起來,光是林逸這兩天給的打賞都足以讓他小資一把了。

而今天對於整個天龍峽谷來說都是無比熱鬧的,簡直就像是過節一般,寬闊的街道上行人匆匆,密密麻麻,不少人都是盛裝出席,顯然對於龍騰商會的開業都十分的看重,這倒是讓林逸心裡有幾分得意。當即加快了腳步,朝著龍騰商會走去。

十分鐘后。

當看到眼前那一座八角玲瓏寶塔造型的龍騰商會,林逸忍不住眼睛猛地一瞪,一臉的驚訝之色,整座寶塔一共18層,高聳入雲,雄渾大氣,在寶塔的入口,則懸挂著一塊巨大的牌匾,牌匾上龍飛鳳舞的寫著龍騰商會四個大字。

而今天青娘的打扮更是讓人眼前一亮,一席白色長裙,端莊之中帶著一絲風情簡直就像是一朵嬌艷的牡丹花一般微微的搖曳著。 特別是,當一陣陣微風吹來的時候,帶起青娘身上的長裙,使得她那讓人直吞口水的身材,也若隱若現的展現了出來。

而白俊傑則如同一名隨從一般,站在青娘的背後,不時的跟來往客人打招呼,畢竟他在太白天還有幾分面子,倒也認識一些人。

而每次有客人過來,這龍騰商會那也會走出一名名精氣神兒十足的下人,引導客人進入其中。

婚途有坑:總裁吃上癮 整個畫面,倒是非常的不錯,而且能夠在區區三天時間內,重新打造出一座如此恢宏大氣的寶塔,可見青娘在太白天的確有一些自己的關係網。

「嗯?」而一直站在門口翹首以盼的青娘,當看到林逸竟然站在遠處盯著她發獃時,頓時如同孩子見到了親人一般,那絕美的容顏上,瞬間就綻放出了一抹讓人心醉神迷的絕美笑容。

隨後,青娘就像是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優雅的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正忙著招呼客人的白俊傑,一看青娘竟然離開了,頓時有些詫異,不過當看到遠處嘴角含笑,正緊緊盯著他們的林逸時,也是面色一喜,不過他倒是聰明的沒有上前,而是繼續招呼著來來往往的客人。

今天對龍騰商會來說,實在是太過重要,這可是他們開業的第一天,而且白俊傑也在這裡入了不少股份,自然希望整個商會的生意能夠蒸蒸日上。

「什麼時候來的?」青娘走到林逸的旁邊,熟練地挽著他的胳膊,抿嘴甜美的笑問道。

「來了有一會兒了,只是見我的夫人如此漂亮,我倒是有些愣住了,還望夫人,切莫見笑。」林逸看著珠圓玉潤的青娘,一臉討好地笑道。

「哼,油嘴滑舌,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你這麼會哄女孩子呢?」青娘冷哼一聲,撅著性感的小嘴嘟囔道,只是心裡,卻像是吃了蜂蜜一般開心隨即接著說道:「這次商會能夠如此順利的開業,小白可是功不可沒,劍破天的儲物戒指幾乎都貢獻出來了。」

林逸聞言,點了點頭,對於白俊傑的表現倒是非常滿意,笑道:「這小子倒是挺雞賊的,以我夫人的聰明才智,這龍騰商會,將來肯定會成為九重天第一大商會,他現在只是進行一些少許的投資,可將來能夠得到的回報,絕對是無比驚人的。」

正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林逸的一句話就讓青娘整個人的眼神變得蕩漾了起來,畢竟被自己喜歡的男人如此誇獎,在她看來,這簡直是最高的榮譽,「那是當然了,將來不禁他會高興,你也會高興的,我告訴你,以後你的修行資源,本小姐包了。」青娘得意洋洋的笑道。

「金龍門,門主夏伯陽到。」

突然有下人扯著嗓子,高聲的喊了起來。

青娘一聽,急忙拉著林逸的胳膊笑道:「今天你可是男主人,咱們不能失了禮數,這金龍門雖然實力一般,可他們的門主,卻是成名多年的老前輩,咱們不能怠慢了,上前迎接一下吧。」

化妝術 林逸點了點頭,便跟著青娘一起上前,去迎接金龍門的門主夏伯陽,他從來都不是一個仗勢欺人的人,更不是一個擺臭架子的人,今天但凡是來道賀的人,自然都是給了他林逸面子的,他林逸當然不會讓對方坐冷板凳。

「哎呦,這位就是林少吧,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夏伯陽一看青娘跟林逸兩人,竟然上前來迎接他,不禁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慌忙抱拳,咧嘴哈哈大笑道。

「夏老前輩客氣了,您威名遠揚,今日能來這龍騰商會,是我們的福氣才對,裡面請,今天看上什麼,直接八折。」林逸盯著夏伯陽,神情熱絡地笑道。

可青娘此時眉頭卻忍不住微微一皺,今天是龍騰商會的開業典禮,各種物品的價格本身就已經定價不高,而且還贈送很多東西,今天虧本,青娘早就已經想到了,只是,虧損的金額卻也在她的接受範圍內,可林逸一句八折,卻讓她有些承受不起了。

要知道,今天的交易額絕對不會小,如果以八折的優惠購買他們龍騰商會的東西,便是轉手賣出去,最少也能夠掙上十分之一的差價,這樣一來,很可能會讓龍騰商會的備貨被搶購一空,不但如此,損失的錢,恐怕也是一個天文數字了。

只是夏伯陽還在這裡,她倒是不好多說什麼,急忙看著夏伯陽笑道:「夏老前輩,今天真的很感謝您的光臨,等會兒看中什麼了,直接來找我,我在給您一個優惠。」

夏伯陽一聽,那真是喜上眉梢啊,林逸現在在太白天的聲望,簡直是如日中天,青娘又是他們十分熟知的一個女強人,現在這新的商會開業,林逸跟青娘都如此給他面子,這簡直讓他有種飄飄然的感覺,不過這夏伯陽能夠在修真界活了幾十年,卻也不是沒有眼色之輩,自然十分清楚今天對林逸跟青娘來說,一定是十分忙碌的一天。

當即,夏伯陽抱拳笑道:「多謝二位,那我就不打擾二位了,先進去看看,咱這商會有什麼好寶貝。」

「好,夏老前輩裡面請。」林逸跟青娘同時說道。

夏伯陽見狀,不再廢話,帶著自己的子弟,便一起朝著商會裡面走去。

早就站在一旁恭候多時的迎賓,直接迎了上去,帶著夏伯陽一行人走進了龍騰商會。

而站在門口的白俊傑,更是主動上前寒暄一番,讓夏伯陽臉上的笑容是越發的濃郁了起來。

青娘見夏伯陽離開之後,便湊近林逸的耳邊小聲說道:「夫君,今日給他們的優惠已經很大了,如果再打八折的話,你怕是要把你的夫人都賠出去了。」

林逸看著青娘,那委屈的小女人模樣,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錢財乃身外之物,何須如此看重,再者,今日是商會開業的第一天,就當花錢買個高興吧,我就不信,以我夫人的能力將來還能不賺錢?」 「你呀,就知道說些好聽的。」青娘白了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不過心裡也清楚,這男人都好面子,今天又是商會開業的第一天,一點折扣不給的話,林逸的面子恐怕掛不住,而且正如林逸所言,以她青娘在商會工作的經驗,想要把龍騰商會做的紅紅火火,的確也不是什麼難事。

這樣一想之後,青娘的臉色,倒是好看了許多。

天煞門,蘭家到。

地煞門,洪家到。

幽冥海,黃家到。

天劫門,龍家到。

一道道高亢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林逸在太白天,也算是頗有身份地位的強者,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六次黑魔,那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可現在呢,不也死在了林逸的手中。

劍破天,那更是被譽為萬年難得一遇的劍道天才,連三十三重天上的超級強者,都為之心動,親自降下神跡,收他為徒,可現在,不也死在了林逸的手中。

最讓人震驚的是,根據當日客棧內眾多人的描述,林逸殺劍破天,可僅僅只是用了一招啊!這樣可怕的強者,他的商會開業,試問有幾個人敢不給面子?敢不來呢?

「林少,青娘,恭喜恭喜!」

眾人紛紛抱拳,一臉熱情地盯著林逸跟青娘大笑道,那感情就像是認識了幾十年的老朋友一般。

「多謝諸位大駕光臨,裡面請,今日但凡看上的東西,在原有的優惠上再給你們打個八折。」林逸豪氣十足的笑道,他雖然不曾經商,不過作為一名仙帝,他的眼界跟目光,卻是十分長遠的。

龍騰商會,畢竟只是一個剛剛開辦的商會,雖然今天有很多人看在他的面子上,前來恭賀道喜,可如果在價格上,龍騰商會沒有太多的優勢的話,想要掙錢那可就有點兒難了。

所以他這個八折,其實更多的是在幫青娘打廣告,只要今天龍騰商會的價格,能夠讓前來參加開業典禮的客人們開心,能夠讓他們在購物的時候,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龍騰商會,那麼,今天不管花多少錢都值得了。

畢竟各大商會之間的價格幾乎沒有太大差距,所以,當一部分人習慣性在某一個商會購買東西的話,那這個商會,就等同於是請到了財神爺,將來商會的利潤自然是源源不斷。

而且人多之後,商會的利潤就會像是滾雪球一般,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現在,虧上那麼一丁半點兒的錢財,對林逸來說,實在不算什麼,別看他最近沒有什麼太過驚人的收入,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光是他儲物戒指內存放的那些丹藥,多的都足以再度掀起整個太白天的轟動。

青娘一聽林逸又在這裡打八折,那絕美的臉頰上,頓時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無奈之色,不過僅僅只是一閃即失,馬上跟林逸一起熱絡的招呼著眾人。

「小白,過來帶著諸位,進咱們龍騰商會好好地轉悠一番。」林逸扭頭,對著白俊傑,扯著嗓子大聲的喊道。

正站在門口的白俊傑一聽,急忙走了上來,看著諸位掌門豪傑,恭敬地笑道:「諸位前輩,咱們裡邊兒請,今天龍騰商會開業,這東西可是齊全的很,我保證你們絕對能夠挑選到自己喜歡的東西。」

「那好,林少,青娘,我們就先進去看看,捧捧場。」諸位掌門強者,紛紛盯著林逸討好的笑道。

「諸位,裡面請。」林逸同樣笑容燦爛的說道。

隨後,一行人便在白俊傑的帶領下,朝著龍騰商會內部走去,而接下來,一名名強者的名字,不斷被商會的下人叫出,那感覺,簡直就像是武林大會一般,但凡是在整個太白天,稍微有幾分名頭的人,幾乎都來到了龍騰商會,畢竟關於林逸,眾人心中實在充滿了太多的好奇。

隨著時間的推移,來到這裡的強者也越來越多,只是林逸的臉色,卻漸漸變得有些詫異起來。

這倒是讓站在一旁的青娘,有些不解跟好奇,歪著腦袋,瞪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林逸,詫異的問道:「怎麼了,夫君,來了這麼多的強者,還不開心呢?」

「這些強者來不來,我都很開心,因為我跟我的夫人站在一起,只是我有些好奇,咱們今天開業真的就這麼順利嗎?」

青娘一聽,嫣然一笑,挽著林逸的胳膊,親昵的說道:「怎麼啦?這麼順利,你還不習慣了,再說了,你林少現在的大名,可是已經響徹整個太白天,我想應該沒有什麼人敢來搗亂吧。」

「最好如此!」林逸淡淡一笑道。

只是林逸話音剛一落下,卻有三五名教主之境的年輕人,搖頭晃腦,一臉痞子相的走了過來,青娘見狀,眉頭微微一皺。

「你好,老闆,老闆娘,今天商會開業?」其中一人,盯著林逸跟青娘,笑嘻嘻的問道。

「是啊,怎麼了?」林逸盯著眼前三名教主之境的強者,一臉無奈的笑道。

正所謂,不打勤的,不打懶的,專打不長眼的,他林逸現在在太白天是什麼身份,什麼地位,三名區區教主之境的小子,還敢來他這裡找麻煩,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那名開口的少年一聽,扭頭看了一眼左右兩側的朋友,便盯著林逸跟青娘,說道:「既然是開業大喜的日子,那就好辦了,今天我們兄弟三人來到貴寶地,這還沒吃飯呢?不如借我們三兄弟千兒八百的靈晶如何?」

青娘臉色陰沉,不過卻也清楚,今天是龍騰商會大喜的日子,她實在是不想鬧出一點點的動靜,當即便準備答應下來。

林逸見狀,卻眉頭一皺,冷冷一笑:「你們沒吃飯,跟我有個狗屁的關係。」

林逸話音一落,青娘的臉色頓時就變得有些焦急了起來,急忙輕輕的拉扯了一下林逸的袖子,小聲說道:「附近這些人是職業乞丐,他們平日里除了修行之外,什麼事情都不做,一旦遇到有人開業,或者是,家裡辦什麼喜事,便前來討要喜錢。」

「若是不給呢?」林逸盯著青娘反問道,這種人,他在華夏的時候,倒也聽說過,只是沒有想到,來到了這兒太白天,竟然還能夠遇到這樣的人。

「如果不給,哈哈,那就是不給我們兄弟面子,我們只能讓我的兄弟過來了。」那名年輕人一臉痞子相的盯著林逸冷笑了一聲,接著說道,「只是我們這些兄弟,平日里不愛穿著打扮,所以身上的氣味可能有些難聞,怕是會影響到諸位今天的生意。」 青娘見狀,急忙解釋道:「他們這些人除了修行之外,什麼事情都不做,甚至數十年都不會洗一次澡,所以一旦那些同伴外出,光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味,都足以令人作嘔,今天是商會開張的大喜日子,我不想出現這樣的事情。」

雖然,這樣被人拿走一千幾百靈晶有些不爽,可跟今天的開業典禮相比,青娘願意出這一份錢,畢竟今天對她來說,實在太過重要,而且,她也不想為了這一千幾百靈晶,讓整個龍騰商會成為太白天的笑話,特別是在今天。

林逸聞言,看著青娘淡淡的笑道:「可我就不喜歡,怪事,這些人明明有手有腳,明明有能力自己去賺取靈晶,非要走這條路。」

為首的那名年輕人一聽,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去,目光極為不善的盯著林逸呵斥道:「小子,你可想清楚了?若是我的那些兄弟來,這件事兒可就不是那麼好解決的了。」

「夫君,今天是咱們大喜的日子,實在是犯不著跟他們一般見識。」青娘一看林逸的牛脾氣上來了,頓時慌了神,急忙小聲地提醒道。

「不錯,我的那些兄弟如果來了,我告訴你,今天沒有萬兒八千的靈晶,我們是根本不會走的。」最先開口的那名年輕小子,盯著林逸,桀驁不馴的冷笑道。

他們可不是一般的乞丐,不但身上的味道無比的熏人,而且家中還有一些修為不俗的超級強者坐鎮,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敢來林逸這裡鬧事的原因,在整個太白天,幾乎就沒有他們不敢去的地方,反正破罐子破摔,光腳不怕穿鞋的。

這些年,他們可一次都沒有失手過,所以,哪怕明知道現在的林逸,在整個太白天內如日中天,他們也敢上前,畢竟索要的錢財並不多。

「林少,我知道您現在實力很強,名氣也很大,可這保護費,你要是真的不給,以後你們龍騰商會的生意,真的很難做起來。」另外一名年輕人,忍不住盯著林逸,玩味的冷笑了起來。

他們這些人,是出了名的不怕死,而且身上的味道,真的特別噁心,只要他們出現過的位置,那味道,真是十天半個月都無法散去,若是再死在龍騰商會,那味道就更加的可怕了,簡直如同附骨之蛆一般,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強者都不願意跟他們計較的原因,招惹了他們,可就等同於是招惹了一群臭蟲。

為了區區數千靈晶,得罪這麼一群人,恐怕沒有幾個人願意,只可惜,他們今天遇到的卻是林逸,這麼一個從來吃軟不吃硬的傢伙。

林逸看著眼前的幾人,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怒極而笑,他林逸在太白天這些日子,還真沒有被人上門威脅過,當即,林逸盯著眼前的三名年輕男子,冷冷的笑道:「今天,我一個子兒,都不會給你們。」

年輕人一聽,頓時神情一怔,隨後,臉色變得無比猙獰了起來:「一個子兒不給,你確定?你不是在給我開玩笑?」那神情,威脅的意味實在太過明顯。

「你看,我像是給你開玩笑嗎?」林逸反問道,別人畏懼他們,可他林逸,天生就不知道什麼是怕字,如果這些人,真的不怕死,敢來找他的麻煩,那麼他絕對不介意送他們歸西。

「老大,怎麼呢?有人鬧事兒?」白俊傑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出來,站在林逸的身邊,一臉冷漠的盯著眼前的幾名年輕人,冷冷的問道。

「媽的,一群叫化子,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你信不信,今天老子就抄了你們的老巢。」此時,李霸家主從遠處走了過來,帶著一群李家的長老,浩浩蕩蕩的怒吼道。

「呦呵,我當時誰呢?原來是這群叫花子,怎麼著?還想要找林少的麻煩。」此時,在龍騰商會內的客人,似乎也都發現了這邊兒的異常,紛紛神情玩味的走了出來,平日里,他們幾乎都給過這群人的錢,雖然給的不多,可畢竟讓他們心中不爽,現在有林逸牽頭,他們還真不介意跟對方叫囂一下。

婚色蕩漾:別樣情深慕先生! 「不錯,平日里你們欺負一下普通人也就算了,林少,那可是連六翅黑魔這樣老前輩,都能夠斬殺的恐怖存在,也是你們能夠招惹的。」

「一群廢物滾回去,問問你們的長老,問問你們的當家的,林少,是你們能夠打攪的嗎?」

「林少,你一句話,我馬上殺了他們。」

「不錯,一群叫花子,倒是讓他們在這太白天橫行的有一段時間了。」

「今個要不就把他們留在這裡好了。」

……

一名名在太白天雄霸一方的霸主,紛紛上前,站在林逸的背後,殺機凌然的盯著眼前的三名小混子。

三人一聽,那真是亡魂俱冒,遍體生寒了,壓根兒沒有想到,今天竟然真的捅了馬蜂窩,一時間,一個個緊張的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們背後,的確有高手,有強者撐腰,否則,也不敢如此狂妄,可他們背後的高手跟強者,數量也是有限的呀,如何能夠跟眼前的這些強者叫囂呢?

你要知道,今天龍騰商會開業,整個太白天,幾乎百分之八十的高手都到了這裡。

他們再強大,再囂張,也不可能跟這百分之八十的高手叫囂呀!

「今天我林逸把話放在這裡了,以後你們想要靈晶,就憑自己的雙手去賺,如果膽敢再仗勢欺人,我林逸第一個,挑了你們的總部,殺光你們這些廢物。」林逸咬著槽牙,殺機凌然的盯著面前的三名混子呵斥道。

那冷漠的聲音,就像是寒冬的颶風一般,從三人的面前刮過,讓三人抑制不住的哆嗦了起來,心頭更是充滿了濃濃的恐懼。

「林少這個提議實在太好了,我,趙家同意林少的提議。」

「這群人,早就該收拾一下了,我王家也同意林少的提議。」

「我北唐家也同意林少的提議。」

「我太倉家也同意林少的提議。」

異種騎士團 ……

一名名家主此時紛紛上前一步,表示著自己的立場,幾乎是在瞬間,在場所有強者都表示無條件的支持林逸的決定,這一幕,簡直要把三名小混子給嚇死。

他們一脈,平日里最大的收入就是別人辦喜事時給的賞錢,可如果以後收不到賞錢,那他們可就沒有了收入來源,而他們三個人更是會成為這一脈的罪人,那下場,可想而知,絕對是十分殘忍的。 「你,你們都瘋了嗎?得罪我們這棄天一脈的後果是什麼你們可要想清楚了!」

三名混子聲音有些顫抖,盯著那幾十名氣息彪悍,神情威嚴的霸主,威脅到。

「我想應該想清楚的是你們吧!今天,太白天百分之七八十的強者都在這裡,你們什麼狗屁棄天一脈還能怎麼地?你信不信,今天我就能讓你們棄天一脈消失?」

林逸神情陰冷的盯著眼前的三名混子獰笑道,找事兒找到他林逸的頭兒上了,這三個傢伙也真是有夠倒霉的。

「不錯,便是你們一脈的長老在這裡又如何?」

「難道還敢跟我們所有人為敵不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