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太陽的落山,森林變得越來越漆黑,陸方的生存能力還是比較強的,一路上利用了他以前學到的技能,躲過了很多的危險。

2020 年 11 月 1 日

他也在一棵樹上度過了他第一次來到三千世界第一個晚上。

隨著太陽的升起,陸方從樹上下來,隨後再次往他認定的方向走去。

一直就這樣,慢慢的過了三天的時間。

陸方已經在這山林裡面行走了三天之久,還好這裡面的野果比較充足,不然也不知陸方會不會被活生生給餓死,陸方卻發現越往這個方向走著,裡面的花草樹木就越是茂盛,這些奇花異草就越是居多。

陸方開始懷疑自己是否走錯路了,前幾天的時候,陸方還能遇到一些動物,可今天他來到這裡,連毛都沒有遇到一條。

「不管了,我相信那名女子應該不會騙我。」

陸方咬牙,隨後繼續前進,他認為那名女子是不會害他的,如果她想置自己於死地的話,當初完全可以不出手相救,以她的實力想殺掉陸方,不過是抬手間的事情。

他認定太陽是從西邊下山了,所以一路往西走。

當陸方再次行走了半個小時之後,就已經不敢再前進了,他整個人也愣在了原地,目光緊緊盯住面前這詭異的一幕。

在陸方前面的是一個巨大的湖面,在這森林中竟會存在著一個湖,最重要的是這湖水和平常的顏色不一樣,一般的顏色都是清澈見底,可面前這湖裡面的水竟是呈暗紅色,這樣的感覺好像不是湖水,而是一個血池。

「我的天?這世界竟會有如此詭異的湖水?難道湖水被鮮血染紅了?」

陸方感覺不可思議,但他的膽子還是比較大,愣了那麼一小會就大步往湖邊走了過去,準備看看這湖水到底是水還是血。

提起心中的勇氣,陸方咬牙把手放入這湖水中,陸方驚訝的發現,這湖裡面的是水!!這水冰冰涼涼的感覺非常舒服。

「這簡直是世界奇觀,要是放在華夏,必定會引來大家的奇觀,要是這裡有手機,我必定會拍下來,唉,還是別說這些沒有用的,我還有沒有命活著離開這裡,還是一個問題。」

陸方搖搖頭,自嘲了一聲,這幾天遇到的事情,已經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說實話,陸方心中也沒有多大的信心,能從這裡活著出去。

不過想想現在好像已經有很多天沒洗澡了,這湖水好像挺舒服的,不如好好清洗一番吧!!

想到這裡,陸方也沒有多想,把身上的衣服給解開,就在陸方剛把上身的衣服脫掉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一個巨大的吼聲。

這是一個來自動物憤怒的吼聲,吼聲響破天際,讓陸方心中升起恐懼之意。

在華夏中,也有動物會發出這樣的聲音,那就是被稱作為森林之王的老虎!

「我的運氣不會這麼差吧?從蛇口逃生后又要遇到老虎?」

要是在華夏遇到老虎的話,或許陸方還能有一戰之力,可是這幾天在深林的行走里,陸方的認知被刷新了,你能想想,在華夏一個小小的蝙蝠,在這裡和一個老鷹沒什麼區別,反正這裡的動物和地球比起來體積要大很多。

陸方相信這裡的老虎絕對是恐怖的主。

突然,陸方感到一絲震蕩,肯定是有什麼龐然大物過來了。

陸方的目光緊緊盯住一個方向,剛才被他脫掉的衣服也再次穿在身上,身體不停的後退,隨時準備跑路。

但很快,一個巨大的身影就出現在陸方面前,這是陸方遇到過最大的一隻老虎,老虎的體型刷新你的見識,和一隻幼象沒什麼區別,身上那金光燦燦的毛,顯得威風無比,額頭上那個王字特別清晰。

陸方一步一步的往後退,喉嚨艱難蠕動一下,難以想象這麼大的一隻老虎,只要它隨便揮揮爪子,都能把陸方給捏死,陸方可沒有信心和這麼大的一頭老虎戰鬥。

轟!!

在陸方暗自想撤退時,老虎突然怒吼一聲,隨後龐大的身影無比快速的往陸方撲了過來,陸方和這隻老虎的距離起碼有兩三百米,可僅僅只是過了兩三秒的時間,老虎已經過了一半的路程,這讓陸方心中升起一絲絕望,這樣的速度他絕對不可能比得上。

怎麼辦?

很急!在線等!!

陸方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很快,陸方就把目光移到了這紅紅的湖面,與其被這巨大的老虎給吃掉,還不如跳入這詭異的湖水中,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想到這裡,陸方眼中露出一絲堅定,隨後也沒有多想,一個起躍跳入了這紅紅的湖水中,陸方不敢有一絲停頓,往湖水的深處游去。

陸方並沒有發現,這頭老虎看到陸方跳入湖裡后,原本正在快速奔跑的身體硬生生停下來,看湖面的瞳孔中帶著一絲恐懼,隨後甩甩尾巴離開了這裡,如同一個乖巧的小貓。

陸方根本不敢有回頭之意,他害怕一回頭就是一個血盆大口,只能一股勁的往湖底深處游去。

不知遊了多久,陸方就是一直游一直游,緊緊憋住一口氣,他發誓,這絕對是他這輩子憋氣憋最久的一次,陸方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身體非常難受,不用說,肯定是因為沒有空氣的存在。

可他又不敢往上游,他已經看不到湖面,鬼知道他剛才在情急之下遊了多深。

媽的,再這麼下去,就算老子不被老虎吃了,也會被水給逼死!!

陸方緊皺眉頭,把目光轉向了四周,卻發現湖底地位置到處是岩石,離岩石就只有那幾米的距離,讓他感到驚訝的是,那岩石竟異常明亮,讓他能看到四周的景象,簡直是世界奇觀。

就在這時,陸方感覺窒息感越來越重,再不找到呼吸的要點,他就要被湖水給憋死,情急之下,陸方看到在不遠處出現了一個岩石洞口。

陸方什麼也顧不上了,快速往洞口游過去,洞口呈圓形大概和一個貨車的車胎差不多大小,能讓陸方在這洞口裡游進。

乏力感傳來,陸方臉色憋得通紅,只能死死忍耐這種痛苦的感覺,一直奮力往前游,這種地方出現了這麼一個洞口,肯定有作用,陸方不想放棄任何生還的機會,這是他身為多年特種兵結合出來的經驗。

在陸方快要頂不住暈倒過去的時候,發現洞口盡頭竟向上翹了,不由得心中大喜,壓抑住要暈過去的感覺,快速向洞口前進。

皇天不負有心人。

20秒后,陸方終於找到了一處可以呼吸的地方,他所在的位然是一處岩石山洞,他正處於岩石山洞中的一個水坑。

陸方不管不顧,張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品嘗著空氣給他帶來的舒暢感,這是陸方第一次感覺到有空氣的存在,是那麼的幸福。

足足過了一分鐘的時間,陸方才從喘過氣來,隨後從這個小水坑中爬上來,發現這裡是一個偌大的大廳,到處滿著岩石,除了岩石之外,還是岩石。

甩甩身上的水,陸方帶著好奇抬起頭看向四周,想看看裡面的結構,這時,發現大廳的正南邊有一個人頭高的洞口。

懷著滿滿的好奇心,陸方緩步的往洞口走過去,想看這是什麼情況,當他靠近之後,發現洞口覆蓋著一層薄薄的膜。

這層薄薄的膜如同地球里那些小孩子玩的泡泡似的,好像隨手就能捅破了一樣。

國民男神是女生:惡魔,住隔壁 紫竹林一 多年的經驗告訴陸方,絕對不能隨意觸碰未知的東西,他隨手從旁邊拿起一塊石頭,輕輕往這洞口一丟。

讓陸方感到驚訝的是,這塊小石頭碰到那觸手可破的薄膜后,竟然轟然倒地,並且一分為二。

我去?

還好老子剛才沒用手去觸碰,不然手也不知會不會被切成兩半。

看到這樣的情況,陸方一陣心悸不已,隨後再次從旁邊撿起一塊石頭,用力一丟,想再次嘗試一番,看這薄膜否牢固。

這塊石頭起碼有拳頭般大小,陸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讓他沒想到的是,這塊石頭直接被給撞得四分五裂。

經過這一次的試驗,陸方再也沒有這種隨意觸碰薄膜的想法,他沒法料到後果。

就這樣,陸方在這裡呆了兩天的時間,他一直在這石室里打轉,想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出口,或是奇怪的事情,可陸方發現,石室里除了那一個奇怪的洞口之外,再無他物。

兩天的時間沒進食,陸方產生了一絲飢餓感,留給他的選擇就只有兩個,一是觸碰那薄膜,二是原路返回。

原本陸方也有過要沿路返回的想法,可他過來的時候可是遭盡了千辛萬苦,有好幾次都差點被憋死,再一次原路返回的話,陸方沒什麼信心能游這麼長的一段距離,畢竟當初他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

就算他能回到原來的地方,也不一定能有命出去,外面可是還有一個巨大的老虎虎視眈眈。

想到這裡,陸方眼中露出了一絲決絕!!

拼了!!

都已經來到了這裡,已經非常倒霉了,既然如此,我為何不拼一拼,橫豎都是死,我為何要死在一個畜生手中?

陸方堅定了心中的想法,一步一晃的往覆蓋著薄膜的洞口走去,當陸方準備跨入薄膜后的地方時,身形不由自主的停頓了一下,最終還是咬咬牙,鼓起心中所有的勇氣,跨出了這一步。

讓陸方感到奇怪的是,他沒有一絲障礙,身體穿過了這一層薄膜。

進入這薄膜后,陸方才發現,這裡又是另外的一番場景,從外面看進來,什麼都看不見,就好像一面鏡子一樣,進入這個洞口后,陸方發現這是一個僅僅只有幾米的通道,在通道的盡頭還有另外一個偌大的大廳。

這個大廳和之前那個大廳根本沒法比,這大廳的空間大多了,裡面的岩石各形白態,中間還有一個凸起來的圓台。

出乎意料的是,大廳里異常的明亮,明明沒有什麼光照耀著,卻很明亮。

陸方壓下心中的震驚,隨後往這大廳里走進去,這幾天的時間裡面各種各樣奇怪的事情他都已經遇到了,面前的一切,他已經覺得不足為奇。

進入諾大大廳的時候,陸方才一覽大廳的容貌,不得不說,這絕對是一個世界級別的奇觀,刻畫在大廳四周的岩石無比生動,擺出各種各樣的造型,栩栩如生,給人龐大的視覺衝擊。

「沒想到這裡竟會別有洞天?嗯,這又是什麼?」

在陸方感嘆四周景象的時候,突然發現大廳中央高高聳起的圓台靜靜地擺放一塊四分五裂的玉,這玉看上去通體透白,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凡物,從這幾塊玉的碎片也可以分辨出這塊玉若沒摔壞,必是一塊上剩的玉佩,只是體型有點略大罷了。

陸方隨手撿起其中一塊玉石,只見這上面刻畫的圖案,竟是一條栩栩如生的龍,哪怕玉佩被四分五裂,陸方還能通過手中的玉石察覺到玉佩的不凡。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感覺這麼詭異??」

陸方自言自語,開始打量四周。

「何人?」

在陸方疑惑不已時,空曠的大廳突然響起一聲蒼老的聲音,聲音中還帶著一絲滄桑,在這空曠的大廳中,響得異常的刺耳。

荒野幸運神 陸方被嚇了一大跳,隨後丟掉了手中的玉佩,一臉驚慌的往後面退了好幾步,目光警惕的盯著四周,企圖想找到這聲音的起源。

最終陸方還是沒能如願,這聲音就如同憑空在虛空之中響起一般,無論他如何觀察,都找不到任何人影,陸方感覺一陣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咦? 豪門盛寵之暖婚霸愛 你小子為什麼能來到這裡?」

這候,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聲音還帶著一絲驚奇之意。

「你是誰?躲躲藏藏的算什麼英雄好漢,有本事出來再說。」

在國際上當了這麼多年的特種兵,陸方的膽子也不是一般的大,很快就平靜住了心中的恐懼,隨後警惕的開口道。

聲音中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還帶著一絲凄涼。

「小子,不是我不想出來,而是我根本沒法出來見你,我的真身已經被毀了,我的存在不過是七魂六魄之中的一個罷了。」

老者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語氣帶著濃濃的自嘲。

「七魂六魄?你是在逗我玩嗎?你的意思是說你是鬼魂?」

若不是見識到了這三千世界的奇異之處,陸方絕對不會相信如此荒渺之話,什麼七魂六魄在地球都是不存在的。

「你要這麼認為的話,也可以這麼說,我如今的存在不過是一個鬼魂,不過我倒是非常好奇,你小子怎麼會進入這裡?你可否知道外面設置了一個什麼樣的結界?我很好奇你一個毫無元力的小子竟能輕易破除封元絕界。」

老者後面的時候聲音中儘是好奇。

「我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也不知道你口中的封元絕界是什麼東西,你要是指外面那一層薄膜的話,我可以很準確的告訴你,我自己也想不明白,我就這樣正常的走了進來。」

陸方有點聽不懂老者的話,不過他還是老實的說出了剛才的事實,他的確是很輕易就走了進來。

「什麼??你說你輕易的走了進來? 重生之全能男神:雲爺拽翻天! 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

虛空中的聲音再次響起,語氣中的震驚之色很濃。

「是的,我沒有遇到任何的隔閡,這薄膜沒攔著我進來,若你不相信的話,我可以嘗試給你看。」

說完,陸方直接掉頭,再次來到洞口面前,輕而易舉就出去了,隨後再次穿過薄膜進入洞口。

「妙了,這就妙了!!沒想到你小子能無視這一個結界,或許這是老天對我的垂憐。」

老者的聲音無比激動,好像遇到了失散幾十年的兒子一樣。

陸方越來越疑惑了,好在這老者對他並沒有太大的惡意,若他真的想對自己做些什麼,陸方也是沒法抵抗。

「老先生,小子不懂你在說些什麼,若我有什麼可以幫助老先生的話,老先生儘管開口。」

話音落下后,虛空中的聲音突然靜止了下來,周圍恢復了平靜,好像這聲音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老先生??」

陸方輕聲呼喚一聲,虛空中並沒有給予任何回答,剛才那蒼老的聲音也不再出現。 難道是我出現幻覺了?

有可能,這幾天遇到的事情太顛覆了,出現幻覺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陸方搖搖頭想到。

「小子,你想不想成為強者?」

這時,虛空中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可把陸方給嚇了一大跳。

很快陸方就調整了過來,原來並不是他的幻覺,這聲音是真實存在的。

「老先生,這世上有誰不想成為強者?」

「很好,既然如此,你就拜我為師,我能助你成為絕世強者,哪怕你天賦再差,我也能幫你伐經洗脈,能加強你肉體的強度,這一切都必須要你拜我為師,向我表達你的忠心,若不行,我也只好消失在這歲月之中了。」

蒼老的聲音說到後面,帶著一絲不甘和懺悔,更多的是堅定。

「拜你為師?為什麼?」

對於拜師這兩個字,陸方並不陌生,就算在地球那個空間里,也有拜師這樣的說法。

「因為我的武學絕技只傳親傳弟子。」

蒼老的聲音平淡回答,聲音中還帶著一絲傲氣。

聞言,陸方臉上出現了一絲猶豫,他在思考這方面的問題,他壓根不是這世界的人,他只想找到回去的道路。

但經過這幾天的領悟,他發現這世界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這麼簡單,隨時都有可能暗藏殺機,如果有個師傅在他身邊指點的話,對他來說必定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好!我拜師!」

過了30秒,陸方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堅定,他在進來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此刻有了生還的希望,他自然要好好的把握這個機會。

有了這個決定,陸方沒過多的遲疑,只見他雙腿一屈,眼看就要跪在地上,蒼老的聲音卻再次響了起來:「小子,你想清楚沒有,拜師可不是叫我一聲師傅就可以了,一日為師,終生為父,若今天你拜我為師,他日你敢背叛於我,我必定會與你玉石俱焚。」

老者的話語滿是肅意,又帶著一絲異樣的怨恨,讓陸方的心中不由自主的一顫,不過陸方是個重情之人。

他決定了認這名老者為師傅,他自然會承擔弟子職責。

「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從今天起,我陸方有任何對不起師傅的事情,必定天打雷劈,此生此世不得好死。」

堅定的誓言響起,虛空之中的聲音再次陷入了沉默中,好像在考驗陸方一樣,陸方也沒有害怕,就這樣跪在地上。

一直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虛空中的聲音終於再次響了起來。

「既然如此,我就暫且相信你,你叫陸方是吧?從今天起,我們兩個就是師徒關係,你可以叫我天老。」

老者的聲音帶著一絲平靜,看來已經默認了這個事實,他想離開這裡必須要依靠陸方,唯一的做法就只有把全部賭在陸方身上。

「天老,以後還請多多指教,不過弟子有一點不明,你剛才說的封元絕界是什麼?難不成你是被困在了這裡?」

聞言,虛空中傳來自嘲的笑聲:「這個我們還是先不要討論了,先讓我進入你的腦海之中,你只要盤坐在地放鬆全身,一會無論遇到什麼樣的情況,都不要有任何的反抗之心,不然極有可能會讓我無法進入你的識海,到時我也無法走出這裡。」

陸方不明白這一切,只能按照天老說的去做,連忙盤腿坐在這圓桌上,靜靜的閉上眼睛,放鬆全身,這時,陸方突然感覺一絲冰冷的感覺毛孔深處而起,緩緩往他腦子闖進。

這一絲冰冷的氣息所過之處都會有一種刺痛的感覺,讓陸方不由自主的皺起眉頭,不過他牢牢記住了天老的話,沒有起一絲反抗之心。

很快,冰冷的氣息來到了陸方識海的深處,此刻,陸方腦海中浮現了一個老頭的身影,老頭穿著一身青色的衣服,仙風道骨,白鬍子白頭髮,看上去相當蒼老,那雙渾濁的眼眸衝擊著陸方的視覺。

「陸方,這是我本體的樣貌,我已進入了你的識海之中,從今以後我就要寄居在此,等有一天你能修鍊到那個層次,為我重塑增生的話,我就能從你的識海中出去。」

在陸方驚訝之餘,天老突然緩緩開口,嘴角還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看上去極其和藹。

「那個層次?」

陸方脫口而出。

「這一點以後再說吧,以你現在這樣的實力,根本無法接觸到那個層面上,你還是好好努力一番吧,以後你和我交流,不需要直接說出來,只是要在腦海里想就行了。」

聞言,陸方點點頭,這才明白了過來,他非常好奇天老的處境,雖然他不知道天老之前的實力有多麼的強勁,可天老的身體被人家毀了之後,還能保存魂魄,足以說明,天老在強盛期的實力一定非常強大。

「現在我來回答你之前的問題吧,洞口那一層薄膜是三千世界中最為歹毒的一種封印,它可以把一個人的魂魄永遠封在這裡,無論你如何努力都無法解開,哪怕實力再高,也不一定能打破這結界。」

說到這,天老臉上露出了一絲感嘆,他被困在這裡已經有100年的時間了,那100年前的事情,他到如今還是歷歷在目。

那是他被困在這裡的一場惡戰,也是他人生當中唯一的污點。

「師父,實話告訴你,我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來自地球那個空間,在一次誤打誤撞中,我被人家帶來了這裡,我想問你的是,有什麼辦法能回到原來那個世界?」

陸方想了想,還是把心中的疑惑給說了出來,程月婷她們幾個還在家鄉等待陸方的歸來,他最想要的就是找辦法回到原來的世界。

「你來自另外一個空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