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話,歐陽清凌過來,也不會看到那一幕。

2020 年 11 月 1 日

後面的事情,就都不會發生了。

水凝煙痛苦的伸手捂住臉。

葉墨笙無奈的看著她,有點心疼:"凝煙,你不要難受了,你給歐陽清凌打電話,讓她停下來,她現在的車速,真的很危險!我相信,她會相信你的!"

水凝煙無奈的搖了搖頭,不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

而是,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誰的面前,誰都不能接受。

況且,歐陽清凌那麼愛葉墨笙。

別人不知道她的感情,她這個好朋友還能不知道嘛!

水凝煙難受不已:"你別說了,我給她打電話,你盡量想辦法,看能不能超車,堵住她!"

葉墨笙點了點頭:"我試試!"

水凝煙拿起手機,給歐陽清凌打過去。

結果,她一連打了五六個電話,歐陽清凌一個都沒有接聽。

水凝煙急的哭了出來,她伸手抱著腦袋:"她根本不接電話啊,怎麼辦?她肯定很生氣,她生我的氣了,是我剛才不好,我不應該承認你的話,說我們在一起了!"

看著水凝煙痛苦著急的樣子,葉墨笙無奈不已:"你也不要難受了,這種事情,也怪不得你!"

水凝煙悶聲不語。

葉墨笙的車速飛快,他努力想要追上前面的歐陽清凌。

歐陽清凌痛苦難受,只要一想到,葉墨笙不愛自己,他愛的人是水凝煙,他的心裡,就像是針扎一樣的難受。

她開著車,油門踩到底,神情有點恍惚。

就在這時,她突然看見,面前有一個三角警示架,距離三角警示架五百米的地方,有一輛車。

歐陽清凌頓時慌了,她趕緊猛地踩油門減速。

可是,她的速度太快了。

最終,三角警示架被撞飛,她直接撞在了前面的車上。

站在路邊上的車主,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幸虧他不在車上,著什麼車速,這麼遠了,速度都沒有降下來。

話說,歐陽清凌的車子,有點裝扁了,還有些許的油漆蹭下來。

可是,對方的車子,質量可就沒那麼好了。

後面直接給撞了個稀巴爛。

歐陽清凌知道這次有點過了。

她趕緊下來,先給對方賠不是:"對不起啊,這位先生,我剛才……一時走神,實在是沒有看到您的車,這樣,您車的損失,我全都賠了,您看這樣,好嗎?"

車主一看歐陽清凌態度還不錯,他也不是那種的得理不饒人的主兒。

他皺眉看著歐陽清凌:"我也不是不能原諒你,只是你今天這車速,簡直太快了,還一時走神,我說你是在開車呢,你還敢走神,這動不動就是生命的官司,你擔得起嗎?以後可不敢再開這麼快了!這今天是我下了車,離得遠,我要是在車上,我估計我自己今天就廢了!"

這個車主年齡比歐陽清凌大一點。

他語重心長的給歐陽清凌嘮叨了一番,他也看的出來,歐陽清凌今天是心情不好。

步步攻心:總裁的劫愛計劃 只不過,不管是心情不好,還是身體不舒服,這開車,就要負這個責任,不能三心二意的。

歐陽清凌看對方人不錯,她忍不住鬆口氣,幸虧是個好人。

要是遇到個死纏爛打的,今天可有她受的。

歐陽清凌只能勉強的笑著,看向對方:"謝謝先生這麼善解人意,真的很感謝!"

車主擺了擺手:"沒事沒事,我也不是那麼愛上計較的人呢,只要人沒事就好!"

歐陽清凌像個傻子一樣的,連連點頭。

就在這時,水凝煙和葉墨笙下了車,已經走到了他們面前。

葉墨笙一把將歐陽清凌拉在他身後,他看著對方車主開口道:"今天的事情的確全賴我朋友,但是,我們會負全責,有什麼事情,還希望您沖著我來,不要為難我朋友!"

車主一看,葉墨笙這麼維護歐陽清凌,他笑著開口道:"小姑娘,你男朋友啊?"

他這不問還好,一問立馬戳中了歐陽清凌的痛楚。

她一把將葉墨笙拉開:"先生,您誤會了,我跟他不熟,還有,他剛才說的話,你也別放在心上,他這人就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老是做這種事!"

葉墨笙聽歐陽清凌這麼說,他頓時吃驚的看著歐陽清凌。

他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他怎麼就那麼犯賤呢!

如果這事情不是跟歐陽清凌有關,他用的著上趕著管嗎?

現在還被她這麼說!

葉墨笙的臉色有點黑。

水凝煙看氣氛不對勁,她趕緊上前,拉了拉歐陽清凌的手:"這位先生,我朋友今天心情不好,您擔待一點,接下來的事情,我們協商著處理就好,行不行?"

車主看了看這兩個人對歐陽清凌的態度,很是包容。

他笑了笑:"行啊,我沒有意見,只不過,她有你們這兩個朋友,的確不錯……"

男人說完,水凝煙趕緊推了推葉墨笙:"把名片給這位先生,我們方便處理後面的事情!"

葉墨笙雖然有點不爽,但是,到底是歐陽清凌的事情。

他將名片遞給了面前的車主。

車主笑著開口道:"行,那你們先走吧,剩下的事情,我們在再聯繫,我現在打電話叫拖車過來!"

葉墨笙點了點頭,轉身拉著歐陽清凌,向著一旁走去。

歐陽清凌雖然不情不願,但是,到底還是跟著走了。

水凝煙跟著他們,走到了葉墨笙的車旁。

葉墨笙從歐陽清凌的手裡,拿過她的車鑰匙,然後,把自己的車鑰匙給水凝煙:"你來開車,別讓她再逞能了,她的車,我給開回修車廠去!"

水凝煙拿過車鑰匙,點了點頭,推著歐陽清凌,兩個人上了車。

正好,她還能跟歐陽清凌好好解釋解釋!

非婚彼婚 葉墨笙拿著車鑰匙,直接向著歐陽清凌的車子走去。

歐陽清凌坐在車上,盯著葉墨笙的背影,有點難過。

誰讓他剛才幫自己的,她壓根就不需要,好嗎!

他那麼幫自己,又讓自己忍不住心軟了!

怎麼辦!

她真的好生氣,好難過啊!

水凝煙發動車子,掉頭,慢慢向著歐陽清凌家裡開去。

上了車好久,她才看了一眼,一直低著頭的歐陽清凌。

她開口道:"清凌,你現在是不是很委屈,很生氣?"

歐陽清凌轉過頭,眼睛看向車窗外:"沒有,我沒有生氣!"

水凝煙無奈的搖搖頭,就算是她嘴上這樣說,可是,她的聲音已經出賣了她。

她很生氣,聲音都帶著悶悶的感覺,還有點沖!

水凝煙嘆了口氣,解釋道:"清凌,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是我做錯了,就算是葉墨笙說那樣的話,我也不應該順著他說,我知道他是為我解圍,可是,我當時真的沒想那麼多,看見你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慌了,我害怕你生氣,害怕你不再相信我,看著你開車從外面出去,我真的擔心壞了,沒有人知道,我到底有多害怕你出事!"

水凝煙更想說,如果這次歐陽清凌真的生氣了,那她自己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

因為歐陽清凌今天出事,肯定跟她有脫不開的關係。

那她一輩子都會自責死的。

所以,水凝煙才這麼著急的跟歐陽清凌解釋。

歐陽清凌聽著水凝煙的聲音,有點哽咽。

她知道水凝煙的眼睛那樣,不能哭的,哭了對她的眼睛影響很大。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酸酸的眼睛,大大咧咧的開口道:"凝煙,你可別哭,我今天真的沒有怪你,再說了,今天的事情,根本不是你的錯,而且,我介意的都不是這些,你知道的,我一直介意他明知道你不愛他,卻還死心塌地,可是,有時候看看自己,我又何嘗不是呢,我明知道他喜歡你,尤其是聽見他說出來的時候,我心疼的要碎了,可是,哪有怎麼樣,我還是要受著,誰讓我知道明是苦果,卻還要吃呢!我都放不下他,我有什麼資格,要求他放下你呢,你說呢!"

歐陽清凌說完,自嘲的笑著。

水凝煙看的心疼不已:"清凌,你真的別這麼說,你要是這麼說,我真的更心疼了,感情的事情,都不由人的,可是,不管怎麼樣,我們三個人,都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嗎?"

歐陽清凌哭了出來,她伸手擦著自己的眼淚:"是啊,我一直都知道,正因為知道,我們三個人,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有些事情,我明明知道真相,卻還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你說我傻不傻!"

水凝煙一邊開車,一邊心疼的開口:"不,你不傻,你只是太善良了,你的愛情是包容,是付出,卻不是強奪,你的愛情沒有勾心鬥角,只有一味的真心付出,清凌,我第一次看見這麼純粹的感情,真的!"

歐陽清凌聽到水凝煙的話,她哭的比笑的還難看:"我那是什麼純粹啊,你對靳言的感情,不純粹嗎?你對他付出的,不比我對葉墨笙付出的少!"

提到自己的事情,水凝煙的神情有點不自然。 她感覺聽到靳言的名字,自己的心,就開始隱隱作痛。

明明在靳言面前的時候,自己那麼嘴硬,感覺就像是對待陌生人一樣。

可是,真的被人問及感情,她覺得,一下子就戳中了自己最柔軟的地方,極為容易受傷。

她說:"清凌,我這種人,已經不是善良了,我這是蠢,蠢得可憐,你知道嗎?清凌,不要學我,我這樣的人,真的是蠢到了極點,最終的結果,也只不過是自作自受,好在老天爺看我可憐,給我帶來了芸芸和昊昊,有了他們,這輩子再苦再難,我也都覺得,值了!"

歐陽清凌看著水凝煙的樣子,心裡忍不住嘆息。

其實,相比於自己,水凝煙更苦。

愛而不得,很苦澀。

可是,得到了,卻失去了,還承受了巨大的傷痛,這豈不是更苦。

她一直都很心疼水凝煙。

現在看水凝煙的樣子,她心裡又不是滋味了。

她明明很難受,現在卻要開口安慰水凝煙:"好了,今天的事情,我們就當沒發生過,我們現在回去,帶著兩個寶貝去外面大吃一頓,好不好?"

水凝煙看著歐陽清凌,點點頭:"好,我們今天出去吃飯!"

兩個人說說笑笑,歐陽清凌感覺,自己的心情,慢慢的好起來了。

只要不提到葉墨笙,心裡那種苦澀,似乎就沒有那麼嚴重了。

她們兩人回到家裡,帶上兩個寶貝,出去吃飯。

接下來的幾天,葉墨笙也沒有出現過,歐陽清凌一直用著他的車子。

至於水凝煙每天都要去寶麗珠寶分公司,看看他們設計稿的進度。

那天跟靳言不歡而散之後,靳言也沒有再出現。

只不過,水凝煙也沒有再主動去找他。

水凝煙跟董潔說清楚了,這個合同,她也談不了。

說實話,這件事,如果她去做了,可以,但是,她不做,也行!

雖然有責任,但是,這件事本就不是她職責範圍內的事情。

因為董潔沒有告訴水凝煙,對方的身份,所以,水凝煙對這件事,心裡對董潔,已經產生了介懷。

她對董潔說:"你為公司著想,我理解,但是,我請你不要利用我,我可以一直指導分公司的設計師,等到他們的設計,徹底入了對方的法眼,剩下的事情,我也無能為力!"

董潔根本不知道水凝煙和靳言的關係。

只不過,看到水凝煙的反應之後,她隱隱約約開始後悔了。

雖然她跟水凝煙道歉了,可是,水凝煙和她的關係,卻變不到剛開始那樣好了。

就像是玻璃碎了,就再也回不到一開始光滑的樣子。

水凝煙每天的工作,都是上班,下班陪孩子,畫設計稿。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她接到路西西的電話。

話說,路西西本來跟她連一面都沒有見過。

只不過,她和靳東在國外,接到靳言助理的電話,說靳言一直好久沒上班了,把自己一個人鎖在房間里,誰去都不開門。

路西西和靳言就這麼一個兒子,一聽到兒子這個樣子。

他們頓時著急壞了,連忙回國。

當年,水凝煙不見的時候,靳言就經歷了這麼一次要死不活的狀態。

好不容易慢慢好起來了,現在又變成這樣,路西西是真心接受不了。

等到她和靳東回國,這次知道,原來水凝煙回國了。

其實,路西西對水凝煙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邪王心尖寵:金牌醫妃no.1 最重要的是,路西西聽說,水凝煙是路紫蘇的閨蜜。

她問了路紫蘇,路紫蘇對水凝煙的評價,那是相當之高。

而且,她相信自家孩子看人的眼光。

再加上,她得知兒子小時候被水凝煙救過,最重要的是,水凝煙為了兒子,居然自願把眼角膜捐給了別人。

這些事情,都是路西西在靳言喝醉的時候,從他隻言片語的話中,拼湊出來的事實。

這樣的一個姑娘,莫說不是路紫蘇的閨蜜。

就算她不是的,水凝煙也相信兒子的眼光。

可是,重要的是,人家姑娘都被傷成那個樣子了,還能願意原諒他嗎?

路西西心裡一直犯嘀咕。

她覺得,實在不行,就讓時間沖淡這一切吧!

可是,她卻偏偏沒想到,那姑娘人回來了。

妖孽鬼相公 當然了,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兒子又變成那種要死不活的樣子。

她和靳東回來,用了各種辦法,靳言依舊是那副樣子。

這不是實在萬不得已了,路西西才跟靳言說,你這麼在乎她,但是,你們之間發生的事情,讓她很排斥你,這樣,我代替你,去跟她談談,或許,結果能好點呢!

靳言一聽,路西西願意幫自己,他趕緊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全都告訴路西西。

路西西這才知道,原來水凝煙,就是大名鼎鼎的寧不悔,更知道了,她的眼睛,現在有一隻完好的經過。

最重要的是,她問清楚了,兒子這麼頹廢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人家找到了男朋友。

無罪謀殺 路西西也不想強人所難。

她就是想跟水凝煙見一面,問問水凝煙心裡的想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